此刻,在磨沫市的政務大樓裏頭。

頂層當中,匈永面色陰沉如水,向着宋獻墳彙報着情況。

聽完彙報。

宋獻墳也是一怒:“什麼,派出去的一個艦隊,主將都被殺了?”

匈永點了點頭:“那人是我的得力助手之一,實力很強勁,未來,我準備讓他接替我的班。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巔峯八品機甲戰王!這一次,我們準備也很充分,派遣的是一個王牌艦隊,參戰人員都是訓練有素,實力強悍之輩。可是沒有想到,最後還是在栽倒在哪裏了!”

宋獻墳眉頭一皺:“我們在黑衣軍的分部,安插了不少間諜。根據間諜所說:黑衣軍的那個分部,掌舵者也不過是九品機甲戰王吧!”

“一個艦隊開過去,又找到了他們的大本營,怎麼會鎩羽而歸?連主將都死了?”

匈永低下頭:“大人,我這個還正在調查中!過一段時間,相信結果就會水落石出!”

宋獻墳一拍桌子,憤怒無比:“調查,調查!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

“戰區的特使,提前飛過來了!我明天就要去接待特使!”

“還有,黑衣軍那邊,既然出現了能夠擊殺巔峯八品機甲戰王的高手,匈永,你就要主動掛帥了,以後那邊的事務,你要直接負責,直接帶領大軍過去,容不得一絲含糊!”

宋獻墳吩咐道。

“諾,卑職遵命!”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着。

龐蒙率領着黑衣軍大部隊還有一干倖存的,四肢健全的“平民”們,來到了一處,距離磨沫市市區很遠的荒郊野嶺。

這裏層巒疊嶂,綠樹成蔭。

不過,夜色降臨。

一片黑幕降下,又給這裏,增添了幾分陰森與詭譎。

轟隆隆!

飛船依次降落而下。

龐蒙領着左右幾個副手,昂首闊步地走了過去。

爲了保險起見,龐蒙還特意命令手下的黑衣軍埋伏在左右。

龐蒙來到空地處,用特殊的哨子,吹了吹!

過了良久。

霍然間,發生了奇異地動靜。

咕嚕嚕,咕嚕嚕!

大地在震顫,然後撕裂成了一個口子。

從上往下看,入目所及。

一個陰森的地下建築,凸顯而出。

很快,數十道黑影,閃動而出。

家有悍兒:我娶,你敢不嫁! 領頭的是一個斜眼男子。

斜眼男子,似乎認識龐蒙。

“龐總管!貨帶來了嗎?”

斜眼男子沉聲問道。

“烏老闆,這個你放心,和我做生意,我豈能騙你。我已經拉了十幾艘運輸戰艦的平民。都是四肢健全,身體強壯的。”

龐蒙笑嘻嘻地說道。

斜眼男子,也就是這個烏老闆,他的身份也不簡單。

這個烏老闆,可是附近黑市裏頭,身份最爲德隆望重的一個大-boss。

在銀河軍所劃分的各大戰區裏頭。

這個烏老闆,都是地-下黑-市裏頭,響噹噹的存在。

“行,我派人去驗貨。”

烏老闆微微頷首,揮了揮手。

從地底下,又蹦出幾百個身着統一骷髏服的男子。

這些骷髏男,在烏老闆的指示下,逐一登錄上各大運輸戰艦。

許多平民,他們都是一眼掃過,一手拿着計算器,一手拿着筆,隨意地記錄着。

不多時,有一個高壯的骷髏男,跳了下來,對着烏老闆恭聲道:“老闆,我們已經大概清算過了。這些運輸飛船上面,大約有平民二萬餘人,根據每個人的身體強壯程度不同,進行具體的明碼標價,我們已經大致算出來了。”

“這些貨物,價值:二百億銀河貢獻點!”

骷髏男彙報着。

“就二百億銀河貢獻點?”

“烏老闆,你上次可是說,給三百億銀河貢獻點呢!”

龐蒙說道。

烏老闆臉色冰寒。

“就這個價格,你賣就賣,不賣就算了!”

烏老闆,說着就就要離開。

龐蒙頓時臉色一變!

要養活二萬多人,龐蒙算過,那也是不小的開支。

賣給烏老闆,價格縮水了不少,但是,能換來二百億銀河貢獻點,總算是能補貼一些軍費上的損失。

忽然間,龐蒙似乎又想到了啥。

龐蒙走到烏老闆的身旁,壓低了聲音說道:“烏老闆,我這裏,還有一個好貨!價值不菲,需要您親自評測價格!”

烏老闆一愣:“什麼貨,還需要我親自評價?”

龐蒙嘿嘿一笑:“大人,我給您看的貨,可是我們大本營的掌舵,陸煙小姐!”

烏老闆一下子喜笑顏開:“陸煙小姐?你將陸煙給綁了?”

龐蒙點了點頭:“不滿烏老闆,我已經成功接管了整個磨沫市黑衣軍分部!”

烏老闆翹-起-了大拇指:“好,好!龐總管,真人不露相呀。”

“陸煙,呵呵,是一個水靈的丫頭,一口價,一百億銀河貢獻點!”

烏老闆,猥–褻地說道。 龐蒙邪笑一聲:“烏老闆慷慨,可是我們的掌舵,可是貌美如花,一百億銀河貢獻點,是不是太少了些?”

烏老闆難得沒有生氣,豪爽地說着:“走,現在,立馬帶我去驗貨!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果真的是陸煙本人,我可以直接開價二百億銀河貢獻點。到時候,我直接叫助手給你轉四百億銀河貢獻點過去!”

“好,烏老闆,您這邊請!”

龐蒙笑容燦爛,領着烏老闆一行人,就急匆匆地趕到飛船中。

“噗通!”

關押南天和陸煙的房間大門,被一下子踢開了。

龐蒙等人,出現門口。

南天倒是神色不變。

可是,陸煙就憤怒無比了。

龐蒙!

陸煙,看到了害自己,給自己暗中使壞的龐蒙!

還有,那個陰側側的黑市中人——烏老闆。

陸煙知道,這個中年男子,比龐蒙,還要心黑手辣,是黑市裏頭一個狠角色。

而且,這個烏老闆,爲人還特別的貪婪-好-色。

“龐蒙,你這個混蛋!快點放開我!”

陸煙忍不住,怒吼道。

“呵呵,陸煙,我的陸妹兒,我可是一直把你當妹妹。你就這樣對着你的哥哥,大吼大叫?”

龐蒙冷笑道。

陸煙聽到“陸妹”這個詞,更是生氣。

“去你的!”

“不要叫我陸妹!”

“龐蒙,之前,算我看錯你了!你這樣做,會把整個黑衣軍,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醉玲瓏 “我們黑衣軍,是由一羣劫富濟貧,懷有理想的遊俠組成。現在,你這樣-搞,別人,都把我們當成販賣人口的了!你居心何在!”

“黑衣軍的總部,不會放過你的。等到考察組親臨,你就等着完蛋吧!”

陸煙大聲地說道。

陸煙還抱有一絲幻想,期待,這個龐蒙,能夠醒悟過來。

龐蒙卻是毫不在意地,對着一旁的烏老闆,嬉笑道:“烏老闆,你看,這個是,就是我們的掌舵,不錯吧!”

烏老闆,邪邪地笑了:“嗯,沒錯,是陸煙,沒錯!”

“過會兒,我去叫助手給你轉四百億銀河貢獻點。這個陸煙,我就先帶走了!”

烏老闆揮手而笑。

“嗯,您請便!”

龐蒙恭聲地說着。

陸煙也不是傻-子,在一旁聽着他們的談論。

陸煙也是知道了一些。

嗬!

這個龐蒙,竟然將自己賣給了黑市裏頭的烏老闆。

龐蒙真的是可惡至極!

陸煙氣憤得臉蛋通紅,拼命地掙-扎着。

可是,那鎖鏈,卻是用特殊的材質打造而成。

陸煙沒有機甲在身,哪裏能夠掙脫呀!

“諾,烏老闆,這是我給您的鑰匙。您就帶着,陸妹,去好生逍遙吧。”

“嘿嘿,我家的掌舵,自小就性格烈,甚至面對生人,連面紗,都不曾揭開。”

“烏老闆,你這會可是有福氣了呀!”

龐蒙嘖嘖讚歎着。

他們有說有笑,將一旁的南天給自動忽略掉了。

甚至龐蒙看都沒有看南天一眼。

南天不使用機甲異能,也不動用真氣,乍一看上去,還真的很像是一個平凡得無比的青年。

就在,烏老闆要去將陸煙拖走的時候。

南天神色冰冷,宛如刀子一般,投射在烏老闆的脖頸上。

烏老闆本能地渾身一顫,好像是被尖刀抵在了喉嚨一般。

龐蒙在一旁,看得清楚,頓時大怒,指着南天,罵道:“區區賤民,也敢用這樣的眼神看烏老闆?”

“來人,給我將他五馬分屍了!”

龐蒙一聲令下。

當即,有十幾個黑衣軍強者,衝了進來,就要攻向南天。

陸煙更是悲慼。

現實地無奈與現實的殘酷,讓她留下了痛苦的眼淚。

“不要啊!”

“他只是一個平民,你們不要這麼殘忍!”

陸煙叫喊着。

南天卻是呵呵一笑。

“宵小之徒,也敢與皓月爭輝?”

南天輕斥一聲。

九天神龍真氣,從身後,傾斜而出。

一道流光一閃。

“倏!”

“倏!”

那十幾個黑衣軍強者,立馬是人頭落地,鮮血噴灑了一地。

南天拍了拍手,淡然地說着:“你們喊打喊殺的,真的當我不存在嗎?”

“我南天,真的是那樣任你們欺凌嗎?”

南天冰冷一笑。

龐蒙也是嚇了一跳。

那十幾個人都是黑衣軍中的強者,弱小者比肩二品機甲戰尊,強大者已經是半步機甲戰王。

可是,毫無意外,他們全部被擊殺了。

就在那一瞬間。

這到底是什麼修爲?

龐蒙清楚,自己就不可以!

這個時候,又有人出聲道,他的面色驚恐,指着南天,一字一句的說着:“他,他,他是,施展神通的超級高手!”

“先前,那個銀河軍中校,就是被這樣的流光,給一下子擊殺掉了!”

有知情者,大呼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