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金光璀璨的白小鳳,便是扭頭看向了尊主和鬼王。

然後,他聳了聳肩,咧嘴一笑:“本大爺,不介意你們出手的,反倒是,很希望你們出手呢。”

尊主和鬼王同時臉色大變。

mmp!

你想錘死我們,當然想我們出手了!

緊跟着,白小鳳又笑道:“你們不出手,就以爲本大爺能放過你們麼?”

說完,白小鳳猛地大喝了起來:“大師兄,錘死攔住他倆!”

轟!

轟!

轟!

轟!

話音剛落。

地面的風長卿等人轟然爆發出陰力和屍氣。

幾乎同時,風長卿便是被金光包裹,和洶涌屍氣的霍去病一起沖天而起,直接朝着尊主和鬼王殺了過去。

而在地面的周擎蒼和巫天行,也紛紛出手。

匹練長虹,撕裂了金光璀璨的夜空,好似蛟龍沖霄,直奔尊主和鬼王殺了過去。

“媽耶!要死了呀!”

鬼王嚇得魂火驟然一暗,淒厲哀嚎道。

而站在鬼王背上的尊主,眉頭一挑,卻是嘴角勾勒起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隨即扯着嗓子大喊:“重噩大人,他們四打一,屬下無法救援啊!”

“……”重噩。

轟隆隆……

蒼穹之上。

尊主和驚恐的鬼王同時出手,陰力術法和陰氣匹練同時轟散了周擎蒼和巫天行的攻擊。

隨即,一人一鬼便是直接朝着風長卿和霍去病衝了過去。

豪門小寵妻:闊少的一品夫人 逃不掉!

千億影帝,惹不起! 必須打!

哪怕能逃掉,這一刻,也必須迎上去,打一場。

這是尊主的想法。

和白小鳳硬拼,肯定會死。

但,和風長卿四個人拼一場,卻有活的希望。

只要堅持到重噩嗝屁,那他和鬼王,就能理直氣壯的掉頭就跑了。

“呵呵!”

白小鳳收回目光,重新看向下方被金光漣漪阻擋的重噩,神情不屑,彷彿看待一隻螻蟻一般:“你看,沒人能救你了,蒼龍和螻蟻的轉換,是不是很刺激呢?”

重噩渾身陰力涌動,彪悍的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他有些恍惚。

在不久之前,還是他飄在天上,俯瞰着白小鳳,猶如看待螻蟻一般呢。

在不久之前,還是他親自出手,牛氣沖天的打算一招絕殺呢。

在不久之前,他還信心滿滿,穩操勝券呢。

可現在。

一切都變得太快。

就像龍捲風啊!

恐懼、死亡的威脅、絕望,彷彿野草一般,席捲了全身。

重噩咬了咬牙,忽然,身子一軟,落在了地面,跪在了地上。

“我願意臣服於你。”

認慫!

果斷的認慫!

身爲和冥尊同時代的人物,身爲赤果果從馬仔走上鬼生巔峯的人物。

重噩太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道理了。

活着,纔有希望。

哪怕,給天上那小子牽馬**,也在所不惜。

當年幹過的事情,此時生死威脅下,他不介意放下尊嚴,再來一次。

然而。

“抱歉,本大爺沒想過收豬當手下。”

白小鳳冰冷的聲音從天穹上落下,徹底將重噩打入了絕望的深淵。

轟隆隆……

隨即,白小鳳也懶得廢話了,右手直接一揮。

懸浮在蒼穹之上的鬼王印璽,驀地掀起刺目的金光,攜裹着磅礴如獄的惶惶之威,直接朝着下方的重噩鎮壓了下去。

斬草除根的道理,白小鳳懂。

他也不像冥尊那麼頭鐵傲嬌。

重噩當年給冥尊牽馬**,最後都能和別的大人物一起聯手誅滅冥尊。

這麼大的教訓擺在眼前,要是還傻不愣登的放過重噩,收到麾下,豈不是自找麻煩?

重噩這種反覆無常的小人,不殺,難道還等着過年麼?

至於冥尊,當年都已經被搞得陰溝翻船了,他如果腦殼被拖拉機碾過,這會兒纔想着再收一次重噩呢。

畢竟,**這種事,又不會上癮。

感受着鬼王印璽釋放出如山如獄的恐怖威壓。

重噩絕望地癱軟在地上,這一刻,再也沒有剛纔的囂張氣焰,鬼軀瑟瑟發抖。

“不要,求求你不要,放過我,放過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王爺,王妃又去打劫啦 重噩絕望地求饒了起來。

悔意,和恐懼瘋狂席捲而來。

如果一開始他不託大,施展出了消耗一半陰力的大殺招,也絕對不會落到現在這種下場。

鬼王印璽的威力。

冥尊殘剩的陰力。

全都超出了他的預料。

甚至,鬼王印璽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偏偏,當年不可一世狂傲無匹的冥尊,現在認慫了,龜縮在白小鳳的身體裏,任由白小鳳調動陰力。

這導致他攜帶上來專門針對冥尊的殺招,根本毫無用武之地。

現在,面對有冥尊做後盾,有鬼王印璽加持的白小鳳,更是毫無還手之力。

轟隆隆……

鬼王印璽緩緩鎮壓下來,爆發出的金光將這一方天地都照的金茫茫一片。

恐怖的威壓,直接封鎖了這一方天地,讓重噩逃無可逃。

砰嚨!

終於,鬼王印璽鎮壓在了地面之上。

沒有遇到阻礙。

也沒有再橫生枝節。

甚至,重噩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

便是,直接被鬼王印璽鎮壓的魂飛魄散。 一切,都在轉瞬間發生而已。*

聽到巨響。

夜空上鬥法的風長卿等人也全都停了下來,紛紛朝白小鳳那邊看去。

一看到鬼王印璽鎮壓在地面上。

衆人登時反應過來。

隨即,尊主眼珠子滴溜開始亂轉起來。

不遠處的鬼王更是臉色大變,驚呼道:“尊主,道友死了,貧道可以扯呼了!”

“走!”

轟!

幾乎同時,尊主和鬼王同時爆發出陰力和陰氣,掉頭就想逃遁。

這場鬥法進行到現在,已經毫無懸念。

連重噩都被鎮殺了,尊主和鬼王再留着,也是送人頭。

且,他倆本身就抱着重噩一死,立刻逃遁的念頭。

至於拼命的事。

不闊能!

轟隆隆……

也就在尊主和鬼王掉頭的同時,轟鳴再響。

尊主和鬼王就感覺身後鋪天蓋地的金光籠罩而來。

同時,惶惶如獄的威壓碾壓而來。

“誰,允許你們走了?”

冰冷的聲音傳來。

正是白小鳳。

尊主和鬼王停了下來,驚恐轉身。

就看到。

白小鳳渾身金光璀璨,雙手負在身後,踏空而來。

在他的頭頂之上,十米大的鬼王印璽懸浮在空中,散發着刺目金光。

恐怖的威壓,從鬼王印璽中釋放出來。

將這一方天地,都封鎖死了。

尊主毫不懷疑,如果此時再敢逃遁的話,白小鳳頭頂的那方大印,絕對會劈頭蓋臉的碾壓過來。

連鬼劍尊重噩都擋不住的大印,他更沒希望擋住了。

“認慫!一定要認慫,只要能活命,怎麼樣都可以。”

這是尊主心裏的想法。

下一秒。

尊主身上的陰力猛地收斂,直線朝着地面墜落下去。

鬼王眉心魂火跳動了一下,也隨着墜落了下去。

風長卿和霍去病對視了一眼,隨即風長卿笑了笑:“下去吧。”

一人一屍落到地面後,正好將尊主和鬼王前後堵截。

而這時,巫天行和周擎蒼、豆豆也全都趕了過來,將尊主和鬼王團團圍住。

靜。

四周,一片死靜。

所有的目光,都仰望着天穹上那道巍然屹立恍若神祗的身影。

白小鳳頭頂着鬼王印璽,緩緩地落到地面上。

他神情淡然地看着面前的尊主和鬼王:“你們,想逃?”

尊主和鬼王同時身軀一顫。

一人一鬼直接跪在了地上。

尊主邪魅俊逸的臉上更是滿布驚恐,再無往日的囂張氣焰。

以往,哪怕和白小鳳的交手失利,但他依舊處境安然,能雲淡風輕。

可這次不一樣。

這次,特麼的是被堵了個正着啊!

分分鐘就得嗝屁的那種!

深吸了一口氣,尊主臉色的驚恐消失,肅然地看着白小鳳。

“嗯?!”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笑道:“你,想拼死一搏?”

什麼?!

一旁的鬼王悚然大驚。

扭頭一看尊主的神情,頓時哭的心都有了。

媽耶!

尊主抽什麼風了?

這時候,怎麼還想着拼死一搏了啊?

要搏,也是剛纔重噩大人在的時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