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冥船之上,下方禁靈領域之內,此刻眾人目光所致,均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只待片刻,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葉飛手持巨斧,迎面向著那天威一指猛然劈去,狂暴的力量帶出的血芒,彷彿劃破了空間。

「哐……」

「轟隆!」

巨斧落下,瞬間與那天威一指碰撞在了一起。

無形的反震之力,掀起了冥海的駭浪,遠處的冥船,更是在這股衝擊之下,隱約有了不穩之感,使得李燕不得不繼續控制著冥船前行。

「給葉某崩!」

半空之中,葉飛低喝一聲,這一刻他身上的氣勢,已然超越了天劫之威。

那手持血色巨斧的魔神,帶著天地不可擋之勢,欲要將上方的天劫撕碎,天威一指雖然強悍,但仍舊無法扛不住葉飛的血斧之威。

「咔……轟轟。」

斧芒落下,那一指之力,隨之逐漸崩潰。

接踵而來的,則是上方半空之中,天劫之力的慢慢消散,精純的靈力,開始在空氣中聚集,最終化作一道光柱,將下方陳雪的身形包裹。

重生之喵生逆襲 「謝謝。」

「此恩,陳雪永生難忘。」

下方半空,陳雪此刻身形穩住,有了靈力融身,她體內的傷勢,隨之在迅速恢復,身上的氣息開始攀升,短短几息之間,便是達到了劫境的程度。

天劫過後,此女的實力,踏入劫境一重天。

海面之上,此刻葉飛身形很快恢復如常,他的衣領處,有金光閃動,璇兒早已閃身回歸,其掌中的巨斧,同時收入了其體內。

「舉手之勞,」葉飛目光沉靜,直言開口。

以他如今的實力,有無數種辦法,幫助一個一重劫境的武修扛過天劫,若非是因為那血色劫雲,他多半不會祭出不朽魔體。

方才血雲劫之下,那根粗糙的手指,讓葉飛有些恍惚,以至於他全力出手毀劫。

而就在二人交談之時,葉飛目光忽然一凝,他猛然轉頭,向著遠處的海面望去,目光隨之冥船不知何時,竟然失去了蹤影。

「嗯?」

「洞察之眼。」

半空之中,葉飛眼中有精光閃過,淡淡的藍芒閃動浮現。

「不好……」

方才與那天威一指的碰撞,使得葉飛的靈識,出現了短暫的致盲,待四周威勢平息之後,這才反應過來,冥船似乎出事了。

說罷,只見其身形閃動,下一刻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燕兒妹妹。」後方不遠處,那剛剛度完天劫陳雪,此刻同時反應過來,忍不住俏眉微皺,她體內的氣息凝聚,隨之身形閃動而出。

冥海之上,二人身形,帶出一道流光,很快便是出現在了冥船消失的海域。

可見下方,海面之上,隱約有冥船的殘骸,應該是受到什麼極為恐怖的攻擊,而且速度極快,不光是冥船上的南境散修,就連葉飛都沒有反應過來。

「有靈力波動,應該不是海獸。」葉飛眼中藍芒閃動,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

對於這冥海,他本身了解有限。

古獸宗,白吾給他的地圖,其上的記載,也僅僅只是寥寥幾句,除了提醒冥海極為危險之外,便是在沒有什麼其他的信息。

「葉先生,若不是海獸,那就應該是武修強者出手。」

「只是這片海域方圓數千海里,並沒有發現其他的冥船。」一旁不遠處,陳雪隨之緩步臨近,她的靈識橫掃,並未發現異常。

沒有冥船,那便應該不會有武修才對。

在這片冥海中心地帶,就算是再強的存在,那都是需要冥船渡海的。

「除了冥船,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海面半空之中,葉飛眼中的藍光悠遠,抬頭掃向前方遠處。

他的洞察之眼,能夠感知的範圍,那是極為恐怖的,一旁的陳雪無法感知,不代表葉飛也一無所獲,在他的感知之下,前方近萬海裡外,隱約可見有著一座海島。

「浮光島。」

「船沉了,我們沒有其他選擇。」葉飛低喃一聲,臉上的神情平靜,那如星辰般的雙眸,此刻望向遠方無邊的海平面。

此言一出,一旁的陳雪,不禁眸光一顫。

「你是說,攻擊冥船之人,來自浮光島?」陳雪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下意識輕聲開口道。

她身為南境強者,自然知道那所謂仙人坐化之地。

「是不是,前去一看便知。」

葉飛低聲回應,說完之後,他周身氣息凝聚,身形隨之閃動,在海面之上帶出一道長虹。

沒有了冥船,就算還是如今的葉飛,想要單單依靠飛行,渡過冥海剩下的一半海域,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海著實有些龐大。

後方,陳雪見此情景,此時也是不在多想,閃身連忙跟了上去。

……

二人所處位置,本身距離浮光島,已然不算太遠,葉飛踏空的速度極快,不到半刻之間,那座傳聞中的海島已然落入他的視線之中。

「此島四周,有古陣封#鎖。」

「而且這片海域,空氣中的靈氣極為稀薄。」

海面半空,葉飛頓住身形,此刻抬頭凝望而去。

目光所致,那是一座圓形浮島,四周有淡淡的白茫閃動,那是海島的防禦古陣,而古陣之內,可見雲霧繚繞,一時間無法看清。

「陳雪,你可知,這浮光島上,可有原住民?」葉飛眼中有微光閃動,此刻轉頭開口問道。

話音落下,在他的身後,陳雪的身形隨之出現。

「沒有,絕對沒有,浮雲真人坐化之地,宗門古籍記載,這浮光島上,布滿了各種遠古符陣,想要踏入都不容易,有何談生存。」

「而且冥海之上,靈氣極為稀薄,不利於武修的修鍊。」

陳雪沒有猶豫,此刻將她所知道的,都一一告知了葉飛。

海島邊緣,葉飛在聽完之後,他的臉上不禁露出笑容,若是如他們一樣的外來者,那麼對方一定有著冥船,活著其他渡海法寶。

如今冥船被毀,他急需一個渡海工具。

「入島……」

葉飛低聲開口,隨之身形閃動,帶出一道長虹。

在他的身後,陳雪稍有沉吟,此刻也是不在多想,連忙閃身跟上了前方之人。

不多時,待二人身形再度停住之時,前方閃動的光幕,已然變得極為刺眼,其上遠古符文閃動,散發著濃郁的歲月之息。

「葉先生,這是古符文印訣。」

「在源界,早已經失傳。」再其一旁,陳雪本身見識不凡,在看到前方陣法屏障之後,此時忍不住俏眉微皺。

觀這浮光島,四周古陣的規模,想要強行破陣,多半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古陣屏障前,葉飛聞言,臉上露出淡笑。

「古印界,開。」他沒有過多的廢話,雙手迅速掐訣,抬手之下一道道古符文印記,開始在他的掌中不斷凝聚。

這世間陣法,只要給葉飛時間,沒有他破不開的古陣。

下一刻,抬手一指之下,前方的古陣屏障,隨之陡然一顫,伴隨著古符印訣的碰撞,其上的竟是慢慢出現裂痕。

一旁半空,陳雪見此情景,頓時忍不住瞪大雙眸。

「古符文已決!而且還凝聚了界脈之力。」陳雪低喃一聲,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此刻忍不住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前方葉飛,此刻指尖閃動,最後的印訣劃出之後,眼前的古陣屏障,已然被他劃開了一道裂口。

「進去吧。」

「我感受到了南境武修的氣息,他們應該還有人活著。」葉飛收回手指,身上的氣息隨之逐漸平息,此刻抬頭望向前方。

浮光島的護島大陣,此刻被破開之後,他的洞察之眼已然不受阻礙。

說罷,其身形閃動,下一刻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燕兒。」後方陳雪,此時臉上露出擔憂之色,見到前方之人已然進入島內,她更是沒有任何的遲疑,連忙閃身跟上。

……

浮光島。

穿過古陣屏障,落入二人眼中的,那是一處亂石之地,四周空氣中,靈氣依舊十分稀薄,自踏入之後,更是有著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籠罩著他們的心神。

四周岩地,給人的感覺極為貧瘠,空氣中略顯安靜。

「葉先是,您能夠感應到李燕的氣息嗎?」一旁的陳雪在進入之後,便是感覺到,她自己的靈識已然無法散開。

這浮光島四周的古陣,鎮壓她的感知力。

「前方,穿過亂石之地,有不少強者。」

「隨我來。」

葉飛抬頭望去,眼中有微茫閃過,他體內的氣息,此刻暗中凝聚,此刻古陣鎮壓靈識,但他的洞察之眼,卻是可以無視這種鎮壓。

在其感知之下,這座浮光島,似乎是被數個遠古大陣,分成了幾個區域,而且海島之上的武修應該不少,而他們二人,此刻還處於海島的邊緣地區。

說罷,二人沒有猶豫,身形帶出流光,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前方閃身而去。 浮光島邊緣,亂石之地不算寬廣,隨著葉飛二人的前行,前方傳來陣陣磅礴的靈力波動,時而有陣陣靈光衝天而起。

不多時,前方葉飛忽然頓住身形。

前方遠處,靈力的波動極為龐雜,其中南境武修的氣息,已然能夠感知,只是略顯得有些混亂不堪。

「葉先生,我能感應到,燕兒就在前面。」一旁的陳雪眸光微顫,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此刻二人,身處一處岩壁之上,前方靈力暴亂之地,被一處矮山擋住,儘管視線無法查探,但靈識已然可以感知。

陳雪在說完之後,時刻似乎是忍不住了,便是想要衝上前去。

「且慢。」

岩壁之上,葉飛目光一凝,只見他抬手之下,一股金芒閃動,將身旁之人身形定住,使其無法上前。

「葉先生,燕兒有危險。」

「她體內的靈力混亂,生機也是在逐漸低弱。」陳雪輕咬著銀牙,此時臉上的焦急之色更濃,若非是身形被定,怕誰早就沖了出去。

這南陵宗的二女,本身關係極好,如今身處冥海,無依無靠,更是如此。

葉飛見此情景,眼中有藍光閃過,只見他緩緩抬手,向著身旁之人的眉心一指點去,指尖凝聚的,那是界主的洞察之力。

岩壁前方,陳雪此時眸中同時有藍光閃動,前方小山後面的情景,已然落入此女眼中。

「這是……」

「什麼?」

陳雪身形一顫,此刻不禁愣在原地。

她的目光所致,只見那小山前方,有著一處極為寬廣的盆地,盆地盡頭有古陣屏障封路。

盆地中心,有著一處血色祭台,平台之上矗立著數百位武修,每個人的實力各有不同,但無一例外,都是劫境之下的武修。

同時這些人,全部被封印在祭台之上,身形被束縛無法動彈。

「元老,還差多少?」祭台後方半空之中,只見一位身穿長袍,長發,白面,相貌俊朗,周身氣勢不凡的青年,此刻正踏空而立。

話語落下,只見後方不遠處,一位身穿灰色長衣,滿臉皺紋的老者,此時緩步走上前來。

「差不多了。」

「再有二十,便可開啟祭壇。」那老者聲音略顯沙啞,此時低聲開口道。

說罷,這老者掃了一眼前方的祭台,隨即收回了目光,他的身形落在了盆地之上,只見他抬手之下一塊黑色羅盤落入掌中。

下一刻,此人周身氣勢爆發,劫境之力衝天而起。

觀這氣勢,單單是這位老者,本身的實力便是達到了八重劫境,周身臌動的長袍,使得四周空氣都為之一顫。

「古盤,轉。」

「吞天食地!」

老者大喝一聲,掌中已然打出印訣,只見他抬手之下,將黑色羅盤拋入了半空之中。

羅盤轉動,四周空間隨之扭曲,一處黑色的漩渦傳送口,隨之出現在了羅盤之上,下一刻其中有身影閃動,彷彿被傳送而至一般。

只是眾人眼中,均是帶著迷茫之色。

「怎……怎麼回事?這是哪裡?」

「我們不是在冥海上航行嗎?」

「這是劫境之力!」

那黑色羅盤之上,可見半空之中,不等眾人反應過來,身形便是被立刻被劫境之力束縛。

在那老者的控制之下,將其全部扔進了祭台之中。

「還差一點。」灰衣老者緩緩開口,此刻抬手收了羅盤,穩固了一下#體內的氣息。

可見此術,雖說能夠將四方海域之人吸入此地,但顯然不能一直施展,羅盤承受的空間扭曲之力有限,需要循序漸進。

……

遠處岩壁後方,葉飛緩緩收回手掌,一旁的陳雪這才慢慢回過神來。

「葉先生,這。」陳雪此時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如今已經踏入劫境,但在感受到前方盆地內,那老者爆發出來的氣息之後,頓時心神一陣微顫。

二者的差距,絕非是一星半點能夠形容的。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應該是神域仙境的強者。」

「一個八重劫境,一個六重劫境,他們想要打開盆地盡頭的封印古陣。」葉飛目光沉靜,緩緩開口說道。

那血色祭台,顯然是某種獻祭之主,威力如今尚且不知,但多半能夠破開盆地盡頭的古陣。

「八重劫境!」一旁的陳雪聞言,臉上不禁露出震驚之色。

這樣的強者,就算是在南境,那都是宗門老祖級別的強者,眼前之人儘管戰力不凡,但這樣恐怖的存在,陳雪心中此刻也是沒底。

葉飛見此情景,此刻不禁淡笑一聲。

仙境之下,他並未放在眼中,此刻之所有沒有直接衝出,乃是因為那血色祭台有些詭異,一個不好那數百位武修,怕是會命喪於此。

而且這浮光島,從直接踏入的那一刻,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似乎遠沒有其表面上,看上去的這般簡單。

「你想救南境武修,則需要進入那座血色祭台。」

「祭台上的束縛之力並不強。」

岩壁前,葉飛收回目光,此刻轉過頭來,望向身旁之人開口道。

「葉先是的意思是……」陳雪稍有思索,心中已然有所猜測,但此刻還下意識地開口。

再其一旁,只見葉飛抬手之下,一把閃動著靈光的仙劍,此刻落入了他的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