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也不是,那我就在這。」

少爺揉了揉手,師叔這勁兒也太大些。

「師兄,我說你可真是的,為了大霖這點事兒至於這麼生氣嗎?有什麼事兒和孩子好好說,要多溝通,以後遇到這種事情你交給我,我幫你教育他,你看為了這事兒還讓我過來一趟,我看大霖也知道錯了,大霖,在家好好和你爸聊聊,那什麼,我還有事兒,我就先走了。」

迎接易陽這段話的是老郭的拖鞋,這拖鞋挺准,一個鞋印正好全印在了褲子上。

「師兄你想留我吃飯就直說唄,何必動手動腳的,哎,別動手,我錯了,我不說話了,聽您說還不成嗎。」

看著老郭放下的手,易陽緩緩舒了口氣,差點又挨一下啊。 確認林楠沒事,周穎也就稍稍放心一些,堅持不過林楠,他死活不去醫院,周穎也沒有辦法,然後二人不敢再耽擱,林楠送周穎回家,距離這裡不過幾分鐘的路程,周穎這兩年發展不錯,哪怕是在這寸土寸金的省城也購買了一套房子。

而且還是在市中心位置,可見她這兩年過的如何。

在靠近小區大門口的位置,有著一家不錯的酒店,周穎堅持讓林楠先辦理好入住再說,自己到小區門口,也就不需要送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楠尷尬了,左右摸索,卻找不到身份證了,連同錢包都丟了。

「麻煩了,錢包在包里,先前打架的時候砸出去了。」林楠一拍額頭,這才算是想了起來,先前幾個小混混逃跑的時候,順帶著將林楠的背包也給帶走了,這些東西自然也就丟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裡沒有身份證是無法辦理入住的。」大堂內的酒店服務員很是客氣的對林楠說道,身份證這個東西,屬於出門必備,否則眼下住宿都不行。

林楠一陣無奈,這住宿是個問題,明天回家也是個大問題,火車票都買不來,更何況眼下他身無分文。

「走吧,先跟我回家吧。」就在這個時候,周穎突然間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當即讓林楠臉色微微一變,一旁的酒店服務員也抬頭多看了一眼周穎,這種大美女邀請男生去他家,這種好事不言而喻了。

「這個不好吧?」林楠有些遲疑,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他還真不大適應。

周穎臉色緋紅,在提出讓林楠回家住的瞬間,她也發現了不妥,但眼下也沒有其它辦法,林楠這裡沒有身份證,難不成真要讓他睡大街?這還一身的傷勢,正好她也不放心。

「有什麼不好的,難不成你睡大街?」周穎白了他一眼,隨即便直接走出酒店,林楠只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不過心中卻對此充滿了期待。

從酒店回家,周穎竟然一句話都不說,自顧低著頭前行,林楠也不說話,氣氛當即顯得有些異樣了,刷過門禁卡,林楠跟著周穎進入小區,他這個模樣看起來當真是有些糟蹋,看門的保安都忍不住多看他兩眼。

小區環境不錯,屬於省城高端小區了,價格自然非常昂貴,周穎的房子在十樓,擠在狹小的電梯內,二人雖然相對,但卻一句話依舊是沒有說,林楠實在是受不住這種氣氛,太怪異了。

「你家什麼樣?我是不是應該感到特別的榮幸,應該是第一個來家裡的男性吧?」看到周穎這種神態,那種臉上是緋紅之色哪怕她刻意掩飾都掩飾不住,林楠這才打趣說道。

聽到林楠的話,周穎白了他一眼,不過卻沒有回答他的話。

不過正如林楠猜測的那般,一直潔身自好的周穎,一直以來都沒有談過什麼戀愛,雖然有無數追求者,但都被拒絕,一直過著單身的貴族生活,這個房子也是她的閨房,除去她的閨蜜秦嵐之外,還真沒有什麼人進入過,更不要說男人了。

房門打開,周穎率先走了進去,電燈打開,房間內的一切當即映入林楠的眼前,看著裡面的裝修布置,充滿了溫馨之意,非常的整齊。

「換上鞋子,趕緊去洗個澡,然後換上睡衣,我給你看看身上的傷勢,塗點跌打藥水。」林楠正在打量著房間內的溫馨之意時,周穎已然拿著一條幹凈的毛巾以及一件非常明顯的女士睡袍,紅著臉遞了過來。

這件睡袍,正是她的貼身之物,但是家裡實在找不出林楠能穿的上的衣物,也就這麼一件還能穿的上,以林楠身上的衣服,此刻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須脫下來換洗。

看到這些,林楠當即傻眼,讓自己穿女士睡袍?林楠還沒有這麼特殊的愛好……

「這個還是算了吧,我身上傷沒啥事,而且也不用洗澡,明天我回去了再好好洗洗算了!」林楠推辭道,讓他在這裡和周穎同處一室洗澡,然後還換上周穎的睡衣,林楠還真做不到,太彆扭與難受。

若是有兩個房間林楠也就算了,洗個澡也是可以的,但林楠看來看去,周穎家也就這麼一個卧室,屬於一室一廳的那種,只有一間她的閨房。

周穎自然看的出來林楠的彆扭,但這般情況下還不洗澡,那該多難受。

「必須洗澡,看看你身上都什麼樣子了,衣服脫下來我給你洗洗。」周穎開口說道,這個時候如同一個賢妻一般,非要照顧著林楠,讓林楠無奈。

「咳咳……」林楠乾咳了兩聲,雖然這一刻幸福感突然爆棚,但真的做不到,太尷尬,林楠的臉皮還沒有那麼厚。

「別,你再這樣我可就撤了,還不如我睡大街呢……」林楠無奈,只能開口說道,一副誓死不從的模樣。

聽他這麼說,再看看這副模樣,周穎突然間笑了出來。

「膽小鬼,你好歹還是個大男人,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一笑之下,整個房間都如同花兒綻開了一般,讓林楠更是尷尬了,不過最終還是沒有扭過周穎,林楠還是老老實實的決定去洗澡,不過肯定不穿周穎的睡衣,而是讓周穎先休息,然後他自己隨便洗洗,然後找個床單他直接就在客廳將就一宿了。

周穎見狀,也是無奈,也就不再強迫,給林楠找了一個乾淨的床單,然後先走進衛生間內洗漱了起來,這大半夜的,周穎工作了一整天,再加上之前的驚嚇,早就累的不行了,林楠則隨意的坐在客廳內看著電視等待著。

儘管衛生間的大門緊閉,但那流水聲,卻一次次的刺激著林楠的耳朵,讓他不得不暗自一陣安撫自己,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沒多久,周穎從衛生間內走出,滿頭濕漉漉的長發,剛一出現便讓林楠聞到那種沐浴后的芬芳,讓人一陣迷亂,再來看看周穎此刻的打扮,一席睡裙,雖然相對而言這件睡裙頗為保守了,但依舊將她完美的身材盡顯。

一時間,林楠都擔心自己多看上兩眼鼻血會流出來,趕緊將頭轉了過去,不敢多看。 面對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而且還是出浴的畫面,身上的睡衣根本無法掩飾她的美麗,反倒是更加讓人垂簾三尺,讓人感到衝動,哪怕是林楠只是不經意間掃了一眼,也是覺得熱血沸騰,這對他這種二十多歲的老純種男而言,是一種折磨。

空蕩蕩的睡衣,根本掩蓋不住動人的軀體,夾雜著那種淡淡的香味,絕對是最致命的東西,林楠哪怕是極力控制,也讓自己不可能無動於衷!

無奈,林楠所幸直接扭頭過去,生怕自己控制不住,鼻血若是流了出來那就尷尬了。

一旁,周穎心中也是很不平靜,這麼一個男人就這般站在自己不遠處,她這副打扮,讓她的臉色一片緋紅不已,不過看到林楠這副模樣,讓她心中更是多了一種甜蜜感。

原本她是想直接進入卧室休息的,這種場面太過尷尬了,然而鬼使神推的,她竟然邁步直接來到林楠身前,濕漉漉的頭髮,散發著特殊的香味,也不知道是洗漱物品的味道還是她身上本來的香味,沁人心脾,林楠本就覺得自己有些把持不住了,她還這般主動送上門來,直接讓林楠心跳暴增。

只見周穎認真的在客廳內收拾著,在給林楠鋪地鋪,時不時的彎腰,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就在林楠眼前晃來晃去。

「得,你這太折磨人了,趕緊給我睡覺去,我自己來就行了。」林楠終於無奈的開口說道,著實忍不住了,他真擔心再這樣下去,自己會犯大錯誤!

他是一個二十幾歲的直男,衝動還是有的。

林楠不好受,周穎豈又好受,心中一直七上八下的,早就想落荒而逃,但還是耐著性子的來給林楠收拾好休息的地方,今日她自己都覺得自己亂了套了,不再是往日的那個自己了。

聽到林楠這麼抱怨,突然間她心中的那種七上八下消去了不少,轉而直勾勾的看著林楠,一瞬間更是讓林楠直勾勾的看到她胸前的大片白花花的存在。

「我怎麼折磨你了?」周穎突然間有些戲虐的問道。

林楠看著周穎,怎麼之前沒有發現她還有這麼俏皮的一幕呢,這不擺明著嗎?

看著她,林楠一副埋怨的模樣……直翻白眼……

「怎麼看起來你跟一個怨婦一樣,還是個大老爺們嗎?」看著林楠這般模樣,周穎忍不住大笑了出來,並且調笑了一句,然後不等林楠對這句是不是大老爺們的話抗議,直接回到房間,猛然間將房門關上。

卧室內,周穎背靠房門,這一刻只覺得心跳的厲害,整個人更是面紅耳赤,再也無法控制,有著羞澀,有著激動,還有著那麼一絲絲的期待,這讓她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而同樣,客廳內林楠無奈的站在客廳,周穎最後那句話他都沒有來得及反駁。

「我怎麼就不是一個老爺們了呢?」林楠苦笑自語道,當然這個問題現在無法和她真正論證,然後確認她不會再出來了,這才拿著乾淨的毛巾進入衛生間洗漱。

「哼,你就不是一個老爺們,更像是一個怨婦……」卧室內,周穎聽到林楠這句喃喃自語,臉上再度笑開了花,然後徑直暗自回了一句,隨即聽到衛生間內有流水的聲音,這才翻身上床,準備休息。

但腦海中,卻充滿了林楠的身影,從他們最開始接觸的兒時,一直到今天。

原本,在周穎眼中,他就是一個受自己保護和管教的小表弟,哪怕這種表弟關係並非是真正的,但也是一個大姐姐的形象,但是今日突然而然的,他真正出現在自己心底,久久無法消散,揮之不去。

衛生間內,哪怕是進入衛生間內,林楠也無法保持平靜,周穎雖然洗完回房間,但這裡依舊充斥著她身上的味道,甚至還有她今日的衣物,連內衣也都放在一旁,也許是平時一個人習慣了,洗過澡之後還沒有來得及出來,而今都展現在林楠面前。

「這丫頭!」林楠自語了一聲,努力保持自己的心態,不去多看,不去多想。

林楠褪去衣服,身上的傷勢一目了然,雖然先前在周穎面前他看似什麼事情都沒有,但實際上身上的酸痛一直不曾消散,被鋼管鐵棍猛抽了許多下,誰能受的了,先前林楠右臂感覺都要斷了,不過好在後來慢慢適應了一下,應該沒有真正的斷掉,還是肌肉的疼痛。

任憑熱水沖洗著,林楠也檢查著身上的傷勢,尤其是後背上,一道道烏青,甚至是發紫,可想這次受傷的程度,這些傷勢林楠連碰觸到都覺得疼的要命,絕對比上次林宏他們下手重的多。

「江浩嗎?」身上的疼痛,讓林楠對這個幕後主使者的恨意也增加了一籌,毫無疑問在這省城內,和自己有點仇怨的也就那個江浩了,之前陳佳影提醒過林楠要注意,只不過他並沒有當回事,沒想到還真敢這麼做。

這個人,林楠暫時是記下了,以後若是有機會,林楠自然不會客氣。

簡單的沖洗了一下,身上的傷勢林楠也沒有力氣再去洗衣服,而且此刻若是洗了,明天可就真就要裸著了,隨便收拾了一下,便直接躺在客廳,周穎給自己準備的地鋪,雖然看似簡單了一些,但也很舒服,從長生小店內發費一千靈氣值購買了一顆大力丸之後,林楠忍不住抱怨了一番,還真是燒靈氣值,又是一千沒有了,好在最近生意不錯,否則還真是買不起。

服下大力丸,林楠便只能等待著它的神效了。

躺在地鋪上,和周穎一樣,也是一直睡不著,今天經歷了好多,尤其在和周穎之間,林楠感覺和她已經不僅僅是之前的那種關係,隱約的林楠有著更多的期待,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林楠願意保護她,能感覺到更多的快樂,哪怕是肉體上的疼痛也無法消除他內心的愉悅。

腦海中,不斷上映著今日的一切,還有以前關於周穎的一切,甚至有時候他想刻意聽聽卧室內的聲音,自己更是一動不敢動。

卧室內,周穎也是一直睡不著,默默的躺在床上,靜靜的聆聽著……

然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二人才迷迷糊糊的睡下…… 看著兩人乖巧的樣子,老郭明知道是裝的,還是舒心了不少,這兩個貨也不知道是不是約好了,都趕著今天找事情,兒子被他大罵了一通,對易陽就稍微柔和了點,雖然易陽一點兒也沒感覺到。

「師兄,你別生氣了,我這也是迫不得已啊。」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易陽打算先發出信號,戰術上講這叫佔據主動權。

「迫不得已,我問你什麼叫迫不得已,你是有辦法沒想還是腦袋裡竟想著你爸那點東西,我問你找我借行不行,就算我不行,找你爸生前的朋友借行不行,實在不行你把油豆網的分紅抵押了行不行,這麼多辦法你不想,就想著走捷徑,我看你是不把師父的東西敗沒了不甘心。」

老郭越說越生氣,看著易陽哪哪都不順眼。

「那個……分紅也能抵押嗎?」

易陽是真不懂,他也沒接觸過,哪知道這個也能抵押啊,要是知道的話不就沒這事兒了嗎。

「銀行不能抵押,但是個人投資的願意接受,這些東西也怪不得你,是我沒幫師父帶好你,回頭我給你找個專業的人士,你多學習一下。」

老郭到底看他委屈巴巴的樣子心軟了,他也知道易陽只是為了做一點事情。

「行,那師兄你費心了,不過抵押的事兒還得您幫忙啊。」

「也不用抵押了,郭奇霖最近不是覺得自己賺錢了嗎?戲也不想好好拍,我要沒算錯他手裡能有三百萬左右,心心念念想著買跑車,這回不用買了,我做主了,全借給你,剩下的我借給你。」

「爸,怎麼說到我了?我沒錢,我真沒錢,不信你問我媽,我……」

「用不用我讓財務過來給你算算賬。」

老郭一句話直接讓少爺沒話了,他的酬勞都是走德雲的,所以賺了多少錢自然家裡也知道,只能在那可憐的看著爸爸,希望他能改變主意,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

「明天把錢轉過去,易陽把卡號發給他,這回我看他沒錢了還在不在家待著,你也不用指著別人,我會告訴你的那些師兄弟誰也不會借錢給你的,還有你媽那你也別想,一分錢都沒有。」

易陽看著少爺每聽一句話臉色就暗了一分,心裡笑的不行,誰都知道郭奇霖是把錢不當錢,當命的主,這回可真是要了他的命了。

炮灰修真指南 「坐下吧都。」

老郭發了話,兩個人才敢坐下,易陽一看正事完了又恢複本性,沙發上一歪拿了個橘子就吃。

「我聽說你新戲馬上要開拍了,怎麼樣,遇到什麼困難沒有。」

老郭是怕有人暗中搗鬼,畢竟他也不是沒遇到過。

「應該沒有吧,我也沒問,這次油豆網也參與了,如果這些事情都解決不了我還和他們合作有什麼意義。」

易陽當初就是抱著讓油豆網擦屁股的打算談的合作,所以他的原則就是只負責拍好戲,其他的就讓老林操心去吧,他卻不知道,老林確實接了不少黑鍋了,自從易陽拍攝的題材泄露了出去,就有人向上邊告狀,說他們這是違反建國成精的規定,老林跑了不知道多少次,上面才鬆口,說網路劇暫時沒有明文規定不允許拍攝,無法可依,這才算了,至於是誰告的,老林估計還是其他網站的可能性大一些。

不說老林怎麼忙,易陽倒是理所當然的清閑,所以老郭問他,他還真是不知道。

「你沒事兒也多上上心,投資這麼大,恐怕你是想大邁步吧。」

易陽從來沒小瞧過老郭,能從千軍萬馬中混到現在,肯定是有本事的,對他能看出來自己的想法也不奇怪。

「是有這個想法,我前面的時間荒廢了太多,現在腦袋裡有很多東西迫不及待的想要蹦出來,所以我想索性大膽一些,大不了就是把拍劇賺的都賠進去,我的起點已經這麼高了,沒理由還一點一點做起來。」

老郭也沒再說什麼,他其實不太希望易陽這樣做,但是當年他也是這樣做的,所以他能理解人想成功的迫切,到底是沒在勸,老郭媳婦兒看幾個人談完了,這才出來喊他們吃飯,這也是兩個人的默契,老郭教訓兒子也好教訓徒弟也好,媳婦兒都不會插手,唯一一次就是她弟弟,被老郭說的太狠了,她出面說了話,老郭告訴她真想為弟弟好,就不要管,從此之後就再也沒管這些了。

易陽錢有了著落,美美的吃了一頓飯,拒絕了再三挽留他的少爺,開車走了,他可不敢留,他確定,他要是敢住在這,今天晚上少爺能在語言上折磨死他…… 第二天一大早,當林楠蘇醒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鐘,和之前遇到的情況一樣,剛一起床林楠便聞到自己滿身的腥臭味,莫說是自己身上,就連床單上都儘是一些污穢的黑東西。

「完蛋了。」林楠自語,自己身上弄髒沒事,但把周穎的床單都弄成這樣,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當即林楠便準備起床,然後好好清理一下。

然而就在下一刻,林楠無語了,原本放在不遠處的衣服不見了。

「我衣服呢?」林楠盯著空空的位置,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現,然後在房間內打量著,發現卧室的大門早已打開,但卻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周穎?」林楠試探下的喊了一聲,沒有人回應,這才終於讓林楠確定周穎應該是出去了,那麼自己的衣服也肯定是被她拿走清洗了。

果不其然,林楠裹著床單在房間內饒了一圈,都不曾看到周穎,不過卻在客廳的茶几上看到了周穎給自己留的一個字條。

很清秀的一行小字,看完之後林楠臉上露出了笑意。

茅山遺孤 「乖乖的在家等我回來,我去給你清理下衣服,早飯在廚房。」

這行小字,猶如一個妻子給丈夫的留言,充滿了溫馨之感,讓林楠心底暖暖。

「這丫頭,越來越招人喜歡了,讓我如何抵擋的住?」林楠幸福的自嘲了一聲,嘴角露出淺笑,代表著他此刻的心情。

獨自在家,林楠這才有機會好好打量著周穎的家,一室一廳的小戶型,但也有著六十多平方,顯得很寬敞,裝修的很溫馨,整個房間都顯得很整潔,林楠好奇之下站在周穎的卧室門口,更是滿滿的溫馨感,這是周穎的閨房,站在這裡他甚至能感覺到周穎在這裡的生活的氣息。

隨後,林楠這才進入衛生間沖洗了一下,這些腥臭味他可受不了。

再看看身上的傷勢,正如同林楠估計的那般,大力丸的神效再度體現而出,讓林楠暗道一分價錢一分貨,昨天傷的那麼重,這麼一夜之間,問題全消,只有著一些淺淺的痕迹,沒有任何的疼痛感,甚至全身山下此刻都充滿了活力。

「果然是好東西,這東西看來還是要多吃,其它功效都不用說,至少吃了這種大力丸,打架都強的多。」林楠自語道,若是放到以前,估計一個小混混就夠林楠受的了,更不要說四個久經沙場的混混,而且還是手持鋼管鐵棍之類的。

在林楠看來,自己此刻恍如變成了銅骨鐵臂了,否則昨晚那幾棍下來,自己肯定要躺在醫院了。

而這一切的變化,都是這大力丸帶來的。

衝過澡之後,林楠所幸將床單也給洗了一番,同時也將客廳都清理好,然而等他將一切都安排好之後,林楠突然間悲劇的發現自己到現在除了一件內衣之外全身赤裸著,原本還能依靠著床單裹著,但此刻卻再沒有什麼東西遮掩。

尼瑪,忘記了!

林楠自嘲了一句,這副模樣肯定不能在客廳內,真若是周穎回來,那就真的尷尬了。

正想著,陡然間林楠聽到門口有動靜,當即毫不遲疑的跑到衛生間躲著,不敢冒頭。

少卿,大門打開,周穎從外面回來,手裡提著一個手提袋,與昨天的工作職場套裝不同,今日換上了一件普通的連衣裙,顯得更是清純脫俗,少了那種職場女神的氣質,多了一股純天然的青春與靚麗。

看著空蕩蕩的客廳,還有陽台上掛著的床單,周穎不由有些奇怪,怎麼沒有看到林楠,要知道她可是將林楠的衣服都給拿走了?這般情況下林楠還能去哪?

「林楠?」周穎開口叫道。

衛生間內,林楠尷尬不已,這麼赤裸裸的還真不能見人,只能躲在裡面應了一聲。

「我在衛生間內。」林楠回應道。

「趕緊把我衣服還我!」

周穎先前沒看到林楠一度還以為林楠走了,不想竟然躲在衛生間內,聽到他這話,當即笑了出來。

「怕什麼?一個大男人,還怕我吃了你啊!」周穎調笑到,也許是有著昨晚的事情,使得她說話也隨意的多,若是平日這種話打死她也說不出來。

衛生間內,聽到周穎的調侃,林楠也笑了。

「那行,你不怕我就出來了,我倒要看看你怕不怕。」

「啊……」果然一聽林楠這麼說,再看到衛生間的門打開了,周穎嚇得尖叫一聲,連忙後退。

「哈哈,嚇你呢,趕緊把我衣服給我!」林楠大笑了一聲,自然沒有暴露的習慣,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玩笑而已。

「好你個林楠,那你就待著吧,衣服沒有了!」周穎一副生氣的說道,還果然就是不給衣服了,讓林楠無奈,只能繳械投降,給周穎說了不少好聽的,才算是讓她放過自己,總算是把衣服給了自己。

當然,並不是林楠昨晚的衣服,哪怕是周穎一大早就出門想給林楠的衣服清理一下,但人家乾洗店也都沒有開門,無奈之下只好去最近的市場,直接按照林楠的尺碼買了一套,回來的時候才將林楠昨天的臟衣服丟在小區外面的乾洗店。

不僅如此,周穎基本上從頭到腳都給林楠置辦了一身,一雙嶄新的皮鞋,一條腰帶,一雙乾淨的襪子,還有一台嶄新的刮鬍刀,準備的一應俱全。

當看到這些東西后,林楠心中更是一暖,這麼周到的照顧,估計除了自己的爹娘,其他人根本做不到,哪怕是和趙小娜在大學的幾年交往之中,她也不曾有過這麼細緻的體貼照顧過自己。

這一刻,突然間林楠心中清楚了一些事情,昨晚他想了很久,但一直都沒有真正確認,但是眼下他有了決定,不想要錯過。

新書十幾萬萬字了,超級大仙農,更精彩的故事,都在這裡,歡迎各位朋友閱讀,從超級大農民到超級大仙農,一路上很多朋友追逐,謝謝了!塵浮會更加努力的! 人靠衣裝馬靠鞍,躲在衛生間內,林楠這麼一搗拾,當即有著一種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如同換了一個人一樣,充滿了精神。

之前的林楠,衣著很隨意,頭髮幾個月不打理一次,鬍鬚更是懶得理會,再加上長久在地里幹活,灰頭土臉的,曬的顯得有些黝黑,但是而今則不然。

一身休閑裝西裝褲,配上一條嶄新的皮帶,再加上一雙圓頭錚亮的皮鞋,還有一件白色襯衫,再配上林楠一米七八的個頭,當即一個十足的充滿了陽剛之氣的帥哥走了出來。

剛一從衛生間走出,周穎都有些呆了,眼前一亮,滿是驚喜之意,竟然一時間有些盯著林楠看個不停。

「咳咳,帥嗎?」林楠輕笑的看著對周穎問道,一副很自戀的模樣。

周穎也意識到自己先前的失態,被林楠這般取笑,心中有些羞澀之意,但嘴裡卻還是由衷的誇了一句。

「我買的衣服還不錯!」周穎說完,整個人都笑了出來,林楠也跟著笑了起來。

隨即,二人一起吃了個早飯,周穎一大早做的,放在廚房,林楠還不曾吃,正好一起吃個飯休息一下,夜裡都不曾休息好,吃飯的時候周穎還在關心林楠的傷勢,本來上午的假都請好了,要帶著林楠去醫院看看,不過當看到林楠身上的傷勢竟然奇迹般的好轉之後,她才徹底放心。

待在這裡,林楠竟然真的有著一種家的感覺,和周穎相處的時光,讓他感覺到內心都在跳動個不停,顯得很活躍,但眼下他知道還不能久留,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去辦,等自己真正穩定了,會再來。

有些人過去了也就過去了,但同樣有些人,一旦遇到,就絕對不能放棄!

吃過飯,二人又待了一會,林楠便要準備到農大研究所去了,關於黃瓜和西紅柿的最終檢測報告今天要出來了,林楠必須要去一趟看看結果,雖然心裡早已猜到,但他需要一個權威的證明。

臨行前,周穎給林楠準備了一個錢包,其中還帶著兩千塊現金,非要讓林楠帶著,錢包都是嶄新的,看著也不便宜。

「我怎麼有著一種吃軟飯的感覺?」林楠拿著錢包,對周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