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禪杖裡面投射出一道金光。

看著掉落在自己腳邊的蛇屍,魏季冬舔了舔嘴唇,「……幽魂,元嬰後期妖獸。」

怪不得這個洞穴會無人佔領。

「我想服下這枚蛇膽。」如此,不只是傷勢,元嬰境界有望達到。

不出意料,魏季冬沒有聽到任何回應的聲音。

這和尚一直都是這樣,也幸好自己耐心足,不然換了別人,非得把自己憋死不可。

怕取蛇膽的時候濺出的血液會弄髒禪杖,不舍的摩挲了一下,魏季冬將之放到一旁。

盤坐在法杖內部開闢出來的空間,玄空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

他是當真不懂魏季冬身上傳來的感情,亦無法感同身受。

用匕首剖開蛇皮,挖出裡面的蛇膽,魏季冬不顧手上滴落的血跡,活生生的將它吞入腹中。

半柱香后,一股暖流自丹田流轉。緊接著,他身上氣勢大盛。

有人來了。

修為猛增之後,對於周圍的判斷力也強了不少。

進階之後難免會出現幾個呼吸的虛弱期,他們恐怕是想趁著這個機會,取自己的性命。

元嬰期的弟子,想也知道身上堆砌了多少資源,這些東西總不可能全部用完吧?

在秘境之中不限制廝殺,這難道不是天賜良機嗎?

不用多費心思,魏季冬就猜到那幾個金丹期的弟子在想什麼了。

微微閉上眼睛,他身上的氣息宛若潮水一般的收斂。

漸漸的,他內息開始攀升,直到抵達臨界點。

如果他出意外,這佛修是不是會坐視不理?

魏季冬運轉的法力忽然一泄,全部流傳蘊養給了紫府。

一個小小的嬰孩,盤坐其間。

就是現在!

原本守株待兔的幾個金丹期弟子眼中閃過狠厲,紛紛使用秘法,呼嘯而來。

他們只有一擊之力,賭的就是身家性命!

魏季冬氣息微弱,禪杖靜止,兩者彷彿是在較量著什麼。

直到法器即將落到頭頂的一瞬間,魏季冬沒忍住,瞬間暴起。

只一掌,為首的人瞬間身死道消。

這力量,恐怕已經相當於元嬰後期抬手一擊了吧,怎麼可能?!

魏季冬心情很不好,冷冷的環視了一周,他面露森然,「都給我滾!」

見能保住一條小命,眾弟子紛紛退散。至於那個死去的人,已經被他們從腦海里給剔除了。

扭過頭,魏季冬踱步半晌,接著瞪著那柄禪杖,「你還真的見死不救!」

這和尚能把人氣死。

禪杖內,將抬起的手放下,玄空淡淡道:「這是你的選擇,生死之事,貧僧無權干涉。」

「阿彌陀佛。」 每次聽到這和尚念法號,魏季冬都覺得頭疼。

不知道是不是晉級的緣故,他總覺得腦海里突然多了些什麼,然而就是這種看不透摸不著的東西,讓魏季冬變得格外煩躁。

漸漸的,他身上的法力開始變得渾濁,然後外溢了些許。驀然間,法杖那裡傳來的清涼,讓魏季冬瞬間清醒。

「靜氣凝神,勿動雜念。」怎麼剛晉級,他就有入魔的跡象?

玄空眉頭微皺,半晌后才鬆開。不過索性有他在,大約是出不了什麼岔子的。

魏季冬挑眉,「你這是在關心我么?」

回答他的當然只會是沉默。

再厲害的情場高手,碰到這種悶葫蘆也沒轍,況且魏季冬自己還是個新手,狀況就更慘了。

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他拿起禪杖往外面走了。

很快,在遇到季雲生之後,魏季冬的內心平衡的許多。在對方差點被妖獸打死的時候,這佛修也是冷眼看著,連動都沒動。

一直到季雲生成功晉級,玄空才現身揮手趕跑了妖獸,然後替他療傷。

一陣宛若薄霧的白光閃過,以為自己會死的季雲生髮現他好像能動了。再抬頭,一個猛子坐起來,他完全忘記了別的事情,一把抱住了玄空的腰。

「噼里啪啦」,魏季冬身上的法力開始燃燒,其中夾雜著絲絲縷縷的黑霧,看起來十分駭人,「鬆開!」

季雲生這才反應過來,面前這個小師弟是喜歡這佛修的,自己的行為大概是讓他誤會了。

這只是劫後餘生的本能反應而已。

擦了擦眼角掛著的淚珠,季雲生似哭似笑的說:「我還以為這次要死了呢。」

就是不知道師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會不會為他傷心。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深深拜伏下去,季雲生心中滿是感激。

玄空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大概也是因為他。兩次相救的恩情,實在是大於天。

看到旁邊抿唇不語的少年,季雲生咬了咬牙,突然開口道:「前輩,小心魏季冬。」

「他……」喜歡你。

最後三個字還沒有出口,接著就被打斷了,「閉嘴!」

對方先是抱了佛修不說,現在又又挑撥離間的嫌疑,一時間,魏季冬心中惱恨達到了極限。

剛剛時間短,季雲生還沒有回神,所以並不知道魏季冬已經晉陞到元嬰期了,現在直面過去,季雲生只感覺到深深的窒息感。

他身上法力渾厚的程度,比之自己的師父也不逞多讓。

但魏霖可是神魂境的強者啊!

心神有一瞬間的搖曳,魂魄也即將脫體而出。玄空看到季雲生的狀態,倏而眯起了眼睛。

抬起僧袍袖子,他輕輕一揮,施加在季雲生身上的壓力瞬間消失。

魏季冬額頭溢出了一顆汗珠,是他失態了。

「怎麼回事?」玄空聲音清冷,面上半點表情也無。

警探長 「不、不知道……」魏季冬也不是很明白自己現在的狀態。

看了看這個,又看了看那個,季雲生突然發現了一件事。

魏季冬喜歡玄空,玄空已經知道了。

算了,讓這兩位慢慢磨吧,他自己的感情問題都操心不過來。

魏季冬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玄空則進入了禪杖之中。雖然知道有玄空在,魏季冬不敢對自己動手,但季雲生還是離他遠遠的。

或許是生存壓力過大,季雲生在之後的三天里,又硬生生的晉了一小級。

如果他師父看到這一幕,不知道該有多欣慰。

完全無視了季雲生的魏季冬,這幾天日子並不好過。

每每入睡,他總能在夢裡看到佛修的身影。心中暴虐再也剋制不住,魏季冬想狠狠撕開他那身僧袍,然後瘋狂的佔有他!

被這種來勢洶洶的欲/望震住,魏季冬這幾天過的可謂是水深火熱。

害怕被玄空察覺到自己的心思,魏季冬徹底放棄了睡眠。

索性元嬰期已經超凡脫俗,正式踏入了修仙第一步的門檻,不再需要這些。

半個月後,試煉徹底結束。

魏季冬從元嬰初期晉陞到元嬰中期,甚至隱隱觸摸到了元嬰後期的門檻,儘管吃了許多秘境特產的奇珍異寶,但這種晉陞速度卻也是駭人聽聞。

季雲生在玄空不在的時候,直接化身成了啞巴,到最後更是恨不得變成空氣,直接蒸發掉。

出了秘境大門,大神宗外依舊是人山人海。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秘境一月,外界一個時辰。

到了外面,玄空就沒有再掩飾自己的身形,魏季冬手中的禪杖自然而然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感覺到佛修修長溫涼的指尖不經意間劃過自己的手背,魏季冬頓時打了個哆嗦。

「怎麼了?」玄空不解。

狠狠咬了一下舌尖,魏季冬回神,含混道:「……沒有。」

除卻難以啟齒的欲/望,還有洶湧澎湃的戾氣,這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我先去趟藏書閣。」

自己的狀態不對勁,很不對勁。

看著少年遠去的背影,一直到他消失,玄空才收回目光。

魏季冬這是入魔前的徵兆,可明明佛祖禪杖就在這裡,為什麼會控制不住?

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歷?

——

另一邊。

魏季冬來到藏書閣,遞了牌子給看門的老人。老人掃了他一眼,然後心下滿意。

不及弱冠就已經是元嬰期了,不隕落的話,未來會是大神宗老祖級的人物。

踏入藏書閣的一瞬間,魏季冬面前斗轉星移,他瞬間就出現到了一個暗色無光的空間了。

並不覺得驚慌,魏季冬之前聽季雲生提過這裡的情況。

面前的書籍玉簡多如星點,過了很久,魏季冬才從中挑選出一本來。

《魔道》:「戾氣初生,心有所染,短如明日,多為萬載。大道蒙塵,雙目漸封,有血光出,可勘破魔道兩界,是為魔種。」

放下殘破的古籍,魏季冬垂下眸子。若有人在,必定會發現其中有赤色閃過。

他有預感,自己剋制不了多久了。

先是殺了那佛修的徒弟,現在又要站在那佛修的對立面了么?

他!偏!不!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龍哥率先吃完早餐,走出戰艦,遠遠便看到有兩人立身在前方崖坡上,原來他不是最早的,此時,高翔正和陳柏站在一起,說著什麼。

「難怪沒看到高老師,能比我速度還快,一定是開了小灶」龍哥暗暗想道!

他邁步向陳柏他們跑去,剛跑出幾百米就聽到後面有人在呼喚他,他回頭看去,原來是機械師小波,略做停留後,兩人匯聚一起向陳柏他們的方向奔去!

「龍哥,匠人中,我就覺得和你最合得來」

奔跑中,小波突然說道!

「哈哈,是么,其實大家都很不錯的,不過我也有這種感覺」

龍哥爽朗道。

「是的啊,大家都很不錯,你說今天我們還能活著么」

機械師小波再次問道。

傅少的替嫁寶貝 「這……」

龍哥目視前方,內心掙扎許久,卻久久不能給出答覆,他也不知道今天還能不能活著,金甲盡然敢在他們面前造反,恐怕就是沒打算放他們活著離開,這一戰,就像高老師說的一樣,為了自己,不為別的,就為了活著!

「能的,我猜一定能的」

小波沒能得到想要的答覆,不禁自言自語的說道。

龍哥內心有些酸楚,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龍哥,你說如果有人做錯了事,還能得到原諒么?」

小波低聲嘟噥道。

聽到小波的話,龍哥瞬間想到了金甲巨人華西虹,華西虹的背叛刷新了他們的三觀,對盤古絕對是沉重的打擊!

「如果是背叛,我想所有人絕對無法原諒,我只恨自己沒有那個實力打死他」

龍哥低沉的說道!

卻不知這句話突然在小波的腦海中炸開,他不自覺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內心五味陳雜,傷心的喃喃道:無法原諒,真的無法原諒么?

兩人不再言語,默默向陳柏他們奔去。

終於,兩人奔上了崖坡,離陳柏他們還有一千多米的距離,卻見高翔突然轉頭,雙眼充滿了憤怒,向這邊衝來。

這時,耳邊傳來陳柏小聲的呢喃:「小心,快穿戰甲」

兩人一臉震驚,內心縱有萬般不可置信,卻很順從的按照陳柏說的做了,當即召喚盔甲,下一刻,破空聲傳來,盔甲零件劃破虛空從基地快速飛來!

咔擦——

盤古第三代盔甲的各部位零件包裹住兩人,瞬間組合成一副戰甲。

後面跑出戰艦的人遠遠見龍哥他們穿戴上戰甲,內心暗驚,當即不由分說的也召喚戰甲,很快戰甲組裝完畢,就聽到戰甲的耳麥中傳來高翔急促的嘶吼:「快打開神之界,有人混進來了!」

簡容、白玉蘭和蓮蓼等人還在戰艦中,她們一邊整理妝容一邊嘰嘰喳喳的討論剛才眾人的吃相和比賽似的早餐。

蓮蓼正在穿戴盔甲,突然,盔甲上的通訊燈急促亮起,蓮蓼急忙戴上頭盔,就聽到高翔的聲音響起,蓮蓼當即道:「我離主控室比較近,我去吧!」

「發生什麼事了?」簡容和白玉蘭齊刷刷的看向蓮蓼。

「容兒,玉蘭,有情況,你們先去集合我去趟主控室」

說完,蓮蓼風一般的跑了出去,留下懵懵的兩女。

這邊蓮蓼快速來到主控室,由於所有人都出去幫忙了,戰艦處於待機熄火狀態,蓮蓼通過了主控AI系統的驗證,激活了戰艦,又問高翔要來了開啟神之界的授權。

豪門:契約小新娘 剎那間,神之界被激活,戰艦被一層薄薄的光膜罩在其中。

也在這時,戰艦的四周突然發生劇烈的爆炸,一瞬間地動山搖,硝煙滾滾,蓮蓼看向外面,只見大地突然塌陷,劇烈的爆炸將地底的礦石拋飛,點燃,礦石中的能量被突如其來的力量激發,再次爆炸,一波又一波的恐怖能量將周圍的大地轟成齏粉,擋住了戰艦四周的視線。

恐怖的力量襲來,蓮蓼吃驚的發現,神之界盡出現了些微裂縫,她趕忙縮小神之界的籠罩範圍,就見神之界被爆炸的力量壓的扁扁的,四周各處都出現了變形的情況。

但是,神之界不愧是神之界,如此龐大的爆破力依然沒能突破神之界的防禦!

簡容和白玉蘭穿戴好戰甲剛跑出戰艦,就見神之界升起,她們聽從蓮蓼的建議,快速奔向眾人集合,哪知剛出了神之界的範圍,突然地底出現了大爆炸,她們被一股龐大的力量衝擊,掀飛!然後倒飛入神之界中!

戰艦外有幾人是最後一波吃完早餐的,他們見前面的人都召喚了戰甲,也急忙穿戴好戰甲,原本他們已經跑出戰艦很遠的距離,但聽到耳麥中高翔的指示,瞬間折返回戰艦,不過在聽到蓮蓼會去開啟神之界后,他們又再次折迴向眾人奔去。

突然的爆炸,直接將他們的戰甲撕碎,對他們造成的傷害是恐怖的,第三代盔甲雖然防禦不錯,但爆炸的力量更強,尤其是原本穩定的礦石元素被突然的力量打亂,極不穩定地爆發出更加恐怖的能量,他們甚至來不及反應,就在瞬間被撕碎,緊接著直接化為齏粉。

爆炸來的太突然,甚至毫無預兆,更遠距離的人只感覺到大地突然震動,一陣氣浪襲來,就見戰艦的四周升起了一朵蘑菇雲,接著就聽到耳麥中傳來慘叫聲,原來戰爭可以來的如此突然!

高翔睚眥俱裂,爆炸並未讓他停下腳步,他快速撥開獃滯的眾人跑到爆炸的前方,只見滾滾濃煙下,地面被炸開一個數百米方圓的大坑,深不見底,哪裡還有戰艦的影子!

高翔突然仰天嘶吼,脖子上根根青筋突起,他徹底憤怒了,以至於不自覺的變成了青綠色的蜥龍獸怪物:「金甲,我要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