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熏溪可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人,看得出來許警官的小心翼翼,想到錢滿月的身份在這裡,他們應該也不會忽悠自己的,也就點了點頭!

在警隊的一路護送下快速的朝著家裡面走去! 因為她現在還是完全不想和他過早地產生一些感情上的糾葛。

迄今為止和他所有的關係,都像是發生得太過隨意和散漫的意外。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那所有的場景裡面,都是和自己理想中的一見鍾情或者一見傾心完全不搭配的陌生元素。

真正的動心,哪怕就是稍稍的有些感覺,也都不是那個樣子的。他的一言一行,除了可以勾引起她一再的失望而外,也就沒有流露出什麼自己喜歡和想要的味道。

就是拋開自己的苛求不說,他就是正兒八經地來接近和追求人家,也至少應該考慮到女孩子那不想過多地引人注目的顧慮吧?

所以她就是抽空恨恨地白了轉悠著的他一眼,心裡只是想著,

他如果還是想通過之前那樣的方式來逼迫自己就範的話,就真是大錯特錯執迷不悟的了。

因為自己是怎麼都不會那樣輕易地放棄抵抗,屈服著去遂了他的心愿。

他心裡正是焦躁不安,有些快要冒煙的感覺。

其實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探聽到她的一些個人信息,甚至運氣好一點,摸清她的真實想法和態度的。

卻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忽略了她心裏面還會有那麼多的彎彎道道。

還是太過樂觀和驕傲了,之前那些計劃。

不過看樣子,無論如何今天在前台這裡都是沒有什麼機會的了。

人來人往不說,她也得不停地忙這忙那。

旁邊的保安小哥也還經常帶著困惑不解過來噓寒問暖。

簡直就沒有一分鐘是可以和她說話。

不過這也難不倒他。

再思忖了一會,就是眼前一亮地來了主意。

心想畢竟人都是要三急需要解決的。她再清秀脫俗也是免不了要去洗手間的。

那就轉去不久前遇到她的走廊,那是往返洗手間的必經之路。

果然眼巴巴地站了一陣之後,就再次等到了和她在走廊里的相遇。

不過還是很有節制地只是遠遠地用目光追隨著她,人並沒有跟上去。

因為那可是洗手間來的,跟過去是想被當做變態色狼痛扁的嗎?

他一直站在原地不動,等著她從那裡面出來的。

其實他剛一離開前台,她早已經是看穿了他的用心。

說實話如果剛才不是真憋不住了的話,自己是一定不會去洗手間的。

明知道他就在旁邊無所事事地轉悠,像是只野獸伺機而動。

而自己的所有行為舉止都是盡收他的眼底,來回的路線和時間節點也都盡在他掌握之中。

但那真是又羞又急的事情,既不能對同事明言也還不能請別人代勞。更怕會因此影響了工作。

所以也就只好匆匆地完成那無奈的往返,只是再次便宜了這個無賴還要當面撞到一次。

不過對於他這樣,一天裡面兩次三番地玩這種帶有逼迫性質的邂逅把戲,既是無聊透頂,又還是惹人厭惡不已。

甚至會讓人生起疑心,他是不是個心理變態的跟蹤狂或者偷窺狂呀?

一旦是有了那樣的想法和猜疑,換了其他任何一個女孩子都是會要生氣的。

而且不管那是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發火,哪怕就是一些突然想要發作的小情緒。

也都會讓人更加忽略他或許還有的善良正常的一面。

試問在那種不愉快的心情之下,還有誰會在意到他或許就是有著很真誠的心意在流露的呢?

所以這第二次,他再像是之前那樣子的一番操作就是怎麼都行不通的了。

「Ane小姐,Ane小姐,你聽我說好不好。」

「你不用那個樣子對我的啊,我覺得我們真是可以很好地聊一聊的呢。」

儘管他那一聲接一聲深情的呼喚,再一次成功地喚起了她的羞澀。

而那些羞意,其實絕大多數程度上也都是擔心被同事譏笑的那種怕出來的類型。

幾乎就是和他本來的意圖沒什麼關係。

所以她只是覺得那聲音和他整個人,都像是只怎麼都丟不掉的跟屁蟲。

還有著說不出來的厭煩,簡直要讓她鬱悶到不行。

那種憋悶必須是要捶胸搗足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一番,才能發泄得出來。

不過現在卻是很快就演化成為略帶薄怒的那種了。

因為聽到他又說到讓人很不愉快的那一部分了,

「為什麼你要這樣子冷酷地對我啊?這是要逼得我不得不去。。。」

既然是無處可逃,乾脆她就轉過身來。

帶著一些像是參透了什麼至高真理那樣的覺悟,卻依然是面無表情地說道,

「好吧。Frank先生。」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話,顧承恩陷入一陣糾結,場面再度變得尷尬起來。

此刻的喬語和陳晨,依然是已經跑了上來,看著突如其來的尷尬場面,忍不住微微皺眉,”這什麼個情況?」

按照道理,林青青這種熱情的角色,在心愛男人的面前,那是絕對不可能冷場的呀!

聞言,顧承恩先不做他的回答,這才叫低垂著腦袋,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亂的衣裳,十分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和我有過接觸的女人太多了,簽名擁抱,這樣的數不勝數,我實在不記得你是誰。」

突如其來的一番話,猶如晴天霹靂,夜晚轟雷,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不是,不是找你要簽名合照什麼的,是只屬於咱們兩個的事情……」

林青青扭捏著,試圖想要再提醒一下他,可是看著顧承恩面無表情,此刻一雙眼神飄忽不定,似乎怕後有追兵。

本是一顆激動澎湃的心,此刻卻瞬間沉入海底,倒顯得有幾分失落和無趣了。

陰主不息 看著二人尷尬的場景,喬語都覺得自己的尷尬癌都要犯了,這才連忙笑著站到二人中間,”呵呵,現在還不是敘舊情的時候,現在可怎麼辦?」

吳承恩這畢竟是大明星,站在這裡那明星氣質都是難以忽視。

豪門婚色之老公寵上癮 慶幸周圍無人,否則的話,他們都要陷入眾矢之的了。

聽到這一番話之後,顧承恩的眼睛卻微微眯起,不自覺的扭動拳頭,”這一件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算計我,那花架明明之前試了這麼多次,這麼粗的麻繩,怎麼可能說斷就斷?」

所謂人紅是非多,不是招同行嫉妒,就是遭黑粉算計,反正沒有遺憾失落的好處的,如今這突發事故。

對方顯然是想要利用這花架一事,讓他陷入人群,最好是意外死亡,這樣就追究不到誰的頭上。

如此心思縝密,極為歹毒,除了娛樂圈那群混蛋人,還能有誰想得出這種混蛋事兒?

「你說有人想要算計你,什麼人這麼歹毒,連你都不放過!」

林青青聽到這番話后,不由得倒抽一口氣,一隻手下意識的抓住他的胳膊,多了幾分擔憂。

……

片刻的無語之後,顧承恩這才輕輕的將她的手擺了下去,十分禮貌的說道:「這位小姐雖說感謝你的救命之恩,但男女授受不親,還希望你能自重一點。」

這傢伙,一看就知道是禁慾系,平日里就沒傳出過什麼緋聞,肯定是不會貿然和女人接觸。

林青青越是這樣,就越會讓他誤認為,是什麼搭訕的女人。

重生纔不是救世主 喬語摸了摸下巴,這才一把,將林青青扯了過來,”你還是矜持一點吧,現在可不是讓你談情說愛的時候。」

這堂堂大明星落到他們手裡,現在進退兩難,不僅是顧承恩為難,就連喬語都為難了!

旁邊的陳晨,看到林青青主動投懷送抱這一幕,卻覺得心中不太是滋味。

儘管,明星效應他還是知道的,男的萬千寵愛,那明明是眾多如山倒,

可是沒想到,林青青這活潑自由的女孩,居然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追星族!

正當幾個人陷入糾結,想著該如何處置顧承恩的時候,卻突然聽顧承恩說,”各位,現在我已經離開大眾視野,估計那邊的情況還沒消停,不知道你們方不方便……」

「方便方便!」

不等對方將話說完,林青青這張嘴。簡直是快如閃電熱情似火。

……

轉眼之間,旅社裡面,其他人也不知道在幹些什麼,此刻都沒回來。

「哎,那群傢伙,可千萬別是在演唱會裡面出了什麼事情,那麼嚴重的情況,他們也都這麼大個人了……」

喬語坐在陽台上手中的一杯茶,此刻沒有半絲動靜,反而是一片疑慮。

畢竟這一次都是自己帶出來的人,一個人出了事故,那她恐怕是難辭其咎。

「你就放心吧,作為咱們顧總的粉絲,還是很有素質的!」

林青青拍了拍想的肩膀,試圖讓她安定下來,所謂的顧總。

誰讓顧承恩平時對外一副冷漠的樣子,有才多金長得還帥,儼然是小說里神一般的霸道總裁形象,人送外號”顧總”。

突如其來的一番誇獎,顧承恩卻有些不敢恭維,”你可別什麼鍋都往我身上推,粉絲素質這件事情,我可保證不了。」

要是真的有素質的話,自己又何必如此鋃鐺離開?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隊友們這才陸續回來,一個不少,喬語也就放心了。

「你說說你們,這人都已經掉下來了,還跟著那裡湊熱鬧,可擔心死我了,看看你們手機,我給你們打多少電話!」

將成員召集到一起之後,喬語就沒忍住自己這張嘴,指著手機,那是一番喋喋不休。

別說他這裡鬱悶了,那群人更加鬱悶,”這好不容易花錢搶到了一張演唱會門票,出了這麼個驚喜事故。本來想去接觸一下偶像的,誰知道搞成這個樣子,連毛都沒看到一個根!」

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人財兩空得不償失。

喬語沒好氣的笑了一下,叫做糾結片刻,這才有說道,”得了,咱們的旅行就到此結束,大家就準備回去吧。」

如今帶著顧承恩這麼一個定時炸彈,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眾人倒也沒什麼意義,但是抱著古鎮遊玩,順便看一下偶像,如今這兩件事情都已經過去,再停留也沒什麼意義了。

等到晚上,所有的隊員離開之後,顧承恩才得以能夠出房間透口氣。

「顧總,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林青青不停的在顧承恩身邊晃來晃去,儼然是一個十分到位的小跟班。

顧承恩這是被煩得一個頭兩個大,就在方才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突然看遠處遊走著一個戴著攝像機的人。

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不由得為之惶恐,連忙拉著林青青,一路就退居到門后,”不要出聲,我們好像被發現了!」

這些狗仔,沒事的時候怎麼會在民宿裡面晃悠呢?顯然是走漏風聲!

幾個人聚集在一個房間裡面,將房門緊鎖之後,這才又跟著連忙說道:「這什麼情況?誰走漏的位置?咱們明明神不知鬼不覺好吧!」

林青青一陣鬱悶在場,不過一共也就四個人,東張西望,卻也不覺得任何人有嫌疑。

陳晨小做糾結,臉上看著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不免引來喬語的疑惑,”陳晨。 七十年代喜當娘 你這是怎麼了?難不成是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事。”陳晨被提及名字,臉色突然一下泛白,連忙惶恐搖頭,不作回答。

可就在幾人糾結如何暴露位置的時候,卻突然聽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誰啊?」

「哦,服務員是定時過來打掃衛生的,麻煩開一下門。”外面的人,這說話倒是挺客氣的。

不過看了看時間,誰抽了風的,這都已經大晚上了,還來打掃衛生,不一般都是吃飯的點嗎?

顧承恩做了一個驚噓的手勢,”我剛才在外面看到狗仔,這人一定有問題,我們必須想辦法逃離!」

……

一個人在這裡緊張的商量著,一時間也沒拿定個主意。

而此刻的旅社外面,此時隨意的依靠在一面牆上,手中的礦泉水,喝的倒是津津有味。

「呵,想要把我趕走,門都沒有,我倒是要看看,要是讓人知道,是你們帶走了顧承恩,你們會陷入怎樣的地步?」

一個人的影響力,往往能夠決定一些非正常因素。

比如,若是真的被發現是他們帶著顧承恩,恐怕喬語他們就要無辜的被扣上各種帽子,綁架,猥瑣,劫色,斂財……

外面本是一個敲門的服務員,此刻拿著攝像機,看著裡面半天都沒有動靜,不由得皺起眉頭。

連帶著身後那群人,都跟著焦急起來,”什麼個情況?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呵,沒有動靜就是最好的動靜!他們肯定是有所察覺,我們破門而入!」

這說著,外面一群人齊心協力,直接將這旅社的門破開。

然而等進入到房間裡面,卻看到窗戶大開,窗帘隨風舞動,宛若一條游龍。

幾個人不約而同的趴到窗戶口,去看一群人,此刻帶著一個全副武裝的男人,這樣跑得歡快。

「可惡!看來我們上當了,他們從窗戶逃走了!」

這群記者那叫一個失望啊,若是能抓到這隻新聞,不知道稿酬要漲多少呢!

隨著幾個人爭相奔逐,直到落到一處安全的地方,這才又跟著微微鬆了口氣。

陳晨自顧自的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手機上未曾發出去的告密簡訊,陷入了小小的一陣糾結,”究竟是誰?為什麼會在我之前告密?」

這內部內鬼顯然是不可能的,林青青留他都求之不得呢,至於喬語,要是不想留他,也不至於這麼費苦心。

可就在他糾結不已的時候,身後卻突然伸出一隻腦袋。

陳晨惶恐轉頭一看,意外對上了林青青冰冷的目光,”原來是你告的密!」

那界面尚未編輯出去的簡訊,此刻寫的再明了不過。

事實擺在眼前,怎麼也沒有想到,真的是出了內鬼! 在門口,夏熏溪沒有想到會遇到蕭閻雲,也許不是遇到,只是他突然想來找自己而已!

明顯這個別墅區裡面可沒有他的住宅區,他又偏偏出現在自己的房間門口,如果不是說他來單獨找自己,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到這裡!

可是即便心裡清楚所有的事情,可是畢竟自己跟他的關係已經破裂了,她根本不敢想他是來找自己的!

想到這裡,夏熏溪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最近發生的事情有點催神經呀,搞得自己神經兮兮的!

夏熏溪想苦笑,最後卻只是面無表情的從他面前走過!不管是他來找自己還是偶遇,對於現在的自己已經無所謂了!

「你去哪裡了?」

蕭閻雲冰冷的聲音帶著幾分質問的意味響起,他也想好好的說話,也想要不受她的影響,可是一想到她今天跟另外一個男人來戲耍自己,他就忍不住滿心的怒火!

憑什麼自己為了家裡的事情焦頭爛額,為了兩個孩子的事情也是操碎了心,為啥在她這裡,她可以過得如此舒坦的日子!

她到底有沒有心?難道夏蕭趙三家變成如今低迷的情況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嗎?她不會覺得內疚嗎?

哦,不會,怎麼會呢?這不正是她最喜歡看到的結果嗎?她就是想要看到三家出事,才是在宴會上做的那麼決絕!

她的心裡只有她的父親他們韓家,什麼時候又真正的拿自己當過一家人?如果她心裡哪怕只有一點當自己是家人的話,她下手就不會毫不留情。

她那一次下手真是快准狠呀,每一個人的心理活動都考慮得清清楚楚,簡直是不得不讓人佩服,她都如此精心算計了,自己到底在指望她什麼?難不成還想她回心轉意不成,真是可笑呀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