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沒有多說,而是跟著進來了,齙牙在十五分前接到了林洛的電話,裡面只是說了一個地址,但是他不敢怠慢,馬上約上了黃毛,帶上十多個小弟就火急趕了過來。

十多人一下子就湧入了客廳之中,就一下子變得擁擠了起來。

「老大,你有什麼事要吩咐還請說,就算是讓我們去死,我黃毛也眉頭也不眨一下!」黃毛表著忠心。

「把他帶走吧!」林洛看了一眼曾大貴。

「來人,將這個得罪老大的傢伙給抓起來!」黃毛一揮手,頓時就有兩名混混大步沖向了曾大貴。

本來酣睡的曾大貴忽然睜開了眼睛,看到黃毛一群人,眼中閃過了驚恐的神色「你們要幹什麼?」

其實剛剛他一直沒有睡著,只是裝睡而已,但是他沒有想到,十多分鐘后,那個小白臉卻叫了一幫道上的人來,而且這些人還喊那個小白臉老大,頓時,他就害怕了。

兩名小混混哪裡管曾大貴叫喊什麼,一左一右將他架起,就向外面拖去。

「放開我!放開我!」

曾大貴不斷的掙扎著,叫喊著。

「黃毛,齙牙你們聽好了,我不想在蓉城再次看到這個人,該怎麼做,你們應該知道了?」林洛冷冷的聲音響起。

黃毛與齙牙忽然一愣,然後就一咬牙,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老大你的意思是?您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做的乾乾淨淨的!」

曾大貴看到黃毛的動作,頓時,心中大驚,不由睜大了眼珠子,全身一軟,再也不掙扎了,因為那個抹脖子的動作,就是要他命的意思。

林洛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忽然看到黃毛與齙牙沉重的表情才知道他們誤會了他的意思,不過看到曾大貴那驚懼的樣子,覺得嚇嚇他也好,免得他再來騷擾谷雪。

「將他拖出去!」

黃毛不屑的看了眼軟倒的曾大貴,沉聲說道。

剛剛被拖出不遠,曾大貴忽然回過神來,大聲喊道「谷雪,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要死!女兒,救救你爸爸,我不要死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哼!讓他閉嘴!」齙牙冷哼道。

一名小混混又沖了上去,捂住了曾大貴的嘴,不過他知道如果被拖出去的就真的沒有機會了,他拚命的掙扎,不斷的搖頭,掙脫開來「谷雪救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

「媽的!」

兩名混胡看到曾大貴居然被掙脫了,頓時一怒,一上前就將他給按在了地上,另外一名小混混卻是靈機一動,扯下了自己的鞋子,脫掉了襪子,然後就塞進了曾大貴的口中。

「嗚嗚嗚!嗚嗚嗚!」

曾大貴睜大了眼睛,被臭襪子塞了一口,卻已經喊不出聲音來,至於此時的谷雪和曾珍也是一片驚懼之色,看到曾大貴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不忍。

忽然,林洛聞到了一陣騷味,抬眼看去,卻是曾大貴的身下濕了一片,他的臉上不由露出了嘲諷的神色,冷聲道「將他帶過來!」

「是老大!」

這些混混已經不是第一次見林洛,所以二話不說,就將好似死狗一般的曾大貴的拖了過來。

「讓他說話!放開他」林洛繼續說道。

那名奉獻出襪子的小混混,從曾大貴口中將襪子扯了出來,另外兩人也放開了他,頓時,曾大貴就連滾帶爬的來到了林洛的腳下,抱住了林洛的雙腳喊道「老大饒命!饒命啊!」

「滾開!」

林洛厭惡一腳踢出,就將曾大貴給踢飛,主要是這個傢伙不但小便失禁了,就連大便也失禁了,那種臭味,林洛實在忍受不了。

被踢飛的曾大貴毫不介意,又向林洛撲來,林洛看的臉色一沉「站住,不準動!」

曾大貴頓時不敢動了,站在原地,口中喊著求饒。

「曾大貴你聽好了!谷雪已經和你離婚了,和你沒有半點毛的關係,她也不想見到你,當然,我更加不想見到你,你知道你該怎麼做吧?」

曾大貴連連點頭「知道!知道!老大你只要不殺我,我馬上就消失!我絕對不會再來騷擾你的女人,你就放心吧!」

林洛忽然站了起來,面色一冷「曾大貴,我醜話說在前頭,如果以後我再在蓉城看到你的身影,我就直接讓人宰了你,黃毛,齙牙,你們將他送到車站去,讓他從哪裡來,就滾回哪裡去!」

「是!老大!」

黃毛齙牙兩人向林洛一躬身,然後一揮手,就有人架起曾大貴離開了這裡。

很快擁擠的大廳一下子就變得寬闊起來,林洛心中也鬆了一口,看向谷雪「雪姐,他已經被我趕走了,再也不會來騷擾你了!」

「林洛,你,你是黑社會的嗎?」

林洛一愣,看著谷雪那害怕的神色,他不由笑了「谷雪,你看我的樣子像黑社會的嗎?剛剛我喊來的黃毛和齙牙他們是混混不假,不過我和他們沒有什麼關係,我只是教訓過他們一次,他們心中畏懼我,才叫我老大,剛剛我不是說過我是武術社團的第一高手么?」

谷雪鬆了一口氣「嚇死了我了,林洛你剛才的樣子好嚇人,真像一個黑社會的老大!對了,他們不會把!」谷雪露出了擔心的神色。

林洛臉色閃過一絲笑意「嘿嘿,如果我是黑社會的,還會來給小珍上課嗎?還有雪姐你放心,他們有分寸的,不會將曾大貴怎麼樣的,最多就是讓他吃點皮肉苦!然後將他送走!」

「小林老師,你好厲害!我好崇拜你!」一直沒有說話的小蘿莉曾珍忽然從沙發衝起,一下子撲入了林洛的懷中並且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腰肢。

解決了曾大貴這個大麻煩,谷雪似乎顯得格外的興奮,先是做了一桌子香噴噴的好菜,最後吃飯的時候,還特意拿出了一瓶紅酒打開了。

「小林,雪姐敬你一杯!」餐桌上,還圍裙都未有取掉的谷雪舉起了杯子,這樣的她卻有一種難言的家庭女性美,很是溫馨,很是親近。

「好!」林洛微微一笑,舉杯了水晶杯子。

「乾杯」

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兩人的杯子碰在了一起。

「我也要喝!」曾珍的目光盯著紅酒瓶,似乎有點躍躍欲試。

「嗯,好,小珍也一起喝。」

谷雪一口就答應了,又拿了一隻杯子來,為小珍倒上了。

「乾杯。」

三隻杯子碰在了一起,然後曾珍就迫不及待的喝乾了杯子中的小半杯紅酒,頓時,臉色微微一變,一抹紅霞就爬上了臉蛋,她張嘴吐了吐舌頭,看到她可愛的樣子,林洛與谷雪都忍不住笑了。

「來,小林,小珍吃菜!」谷雪伸出筷子為林洛和曾珍各自夾了一塊菜。

「謝謝雪姐!」

「謝謝媽媽!」

「呵呵,快吃吧,這麼多菜,你們必須吃完!」谷雪滿臉滿足的笑容,曾大貴一直是她心中的一塊大石頭,如今終於沒有了,她怎麼能不高興,想到這些年為了躲避曾大貴,她帶著女兒四處躲避,就是一陣心酸,她的目光落在了林洛的臉上,當初在街上,那麼多人都沒有人幫他,這個男孩子卻幫她搶回了包,後來在好人局錄完口供,本來會以為會見不到那個好心人了,沒有想到對方又打電話來了,成為了她女兒的家教,今天,幫助他解決了最大的難題,不得不說這是一種緣分。

「難道他是我的命中的貴人么?」谷雪心中升起了一種奇異的想法。

林洛感受到了谷雪的目光,不由抬頭望去,二人的目光在空中撞在一起,谷雪卻一點都不忌諱,反而對林洛眨了眨眼睛,一時間,林洛臉蛋微微一紅「雪姐,我也敬你一杯,很感謝你對我的照顧!」

「好!」

「不行,你們總是忘記我,我也要碰杯!」曾珍不滿的瞪了林洛一眼,然後也舉起了杯子。

「好吧,大家一起!」

「乾杯!」

桌上的菜沒有見少,倒是一瓶紅酒卻是讓三人喝掉了大半了,此時,谷雪與曾珍的臉上都布滿了紅雲,看著這一大一小兩名紅臉美女,林洛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來,小林,我們再喝?」谷雪又一次舉起了杯子。

林洛的酒量還是可以的,加上紅酒的勁不大,所以他自然不會有事,而谷雪則是不行,看樣子已經有了七八分的醉意,而曾珍呢,小腦袋不停的搖晃著,俏臉耳根都是一副赤紅,看起來醉態可憨。

「雪姐,不要喝了,你已經醉了!」林洛小聲的提醒道。

「我沒有,我沒有醉!小林,你是不是不給雪姐面子,來喝,我先干為敬!」醉酒的人最不喜歡別人說她喝醉了,林洛算是犯了一個小小的低級錯誤吧。

「哎!」

林洛無奈,只好喝了。

「媽媽,我要睡覺!」曾珍從椅子上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好,媽媽送你去房間!」谷雪也站起,哪裡知道她也已經喝醉了剛剛站起雙腳就是一軟。

「雪姐小心!」

林洛連忙站起,頓時就感覺到了一具成熟的嬌軀撲入了懷中,一陣成熟女人的幽香不斷的鑽入了他的鼻子中。

林洛不由一陣身體發熱,連忙將谷雪扶來坐下「雪姐,你坐著吧,我來送小珍進去!」

「那你快去快回,我們接著喝!」谷雪說話已經有點含糊不清了。 林洛讓谷雪坐好后,看向小蘿莉曾珍正一步三搖晃的向自己的房間走去,他心中擔心,趕忙走了上去,扶住了她的手臂「小珍,小心一點!」

「嗯,謝謝小林老師!」

客廳離曾珍的房間並不遠,所以很快,林洛就將她扶進了房間之中,讓她躺在了床上,林洛才鬆了一口氣,不過想到外面還有一個大的,不由一陣腦仁疼。

「我好渴,我要喝水!」曾珍的兩隻手無意識的胡亂揮舞著。

「好,你等待,馬上就來!」林洛趕忙回到客廳倒了一杯水,又回到了曾珍的房間,扶起了她,然後喂她喝了。

看著曾珍那紅撲撲的美麗臉蛋,林洛嘴角不自覺的多了一絲微笑「小妮子的容貌比起雪姐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長大了也是一個美人坯子啊!」

「小珍好好休息,睡一覺就好了!」林洛將曾珍的腦袋放在了卡通枕頭上,就欲起身離去,忽然,一隻小手拉住了他的手「小林老師不要走!不要走!」

林洛轉身,看到曾珍依然雙目緊閉,顯然在說著夢話,他輕輕的掰開了小蘿莉的手,然後放入了被子中才走出了房間。

回到客廳,林洛不由往谷雪看去,發現她正趴在桌子上,將一杯酒紅酒灌入了口中,林洛不由一驚快步走了過去,奪過了谷雪的杯子「雪姐,你還喝啊!」

忽然他發現酒瓶中的小半瓶紅酒已經沒有了,也就是說,他送曾珍進去的一會兒了,谷雪將小半瓶紅酒給喝光了。

一時,林洛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雪姐,你怎麼能這樣?」

「小林,來我們再喝。」看到林洛谷雪又舉起了杯子,看到林洛沒有配合她,她喃喃自語道「我先干為敬。」

可惜,她的杯子中本來就沒有酒了,但是她卻沒有意識到這點,看來是真醉了,林洛一陣無奈加無語「這對母子真是極品啊,都醉了!」

「小林,坐下,我們繼續!」谷雪抓住了林洛的手,然後要他坐下來。

林洛知道醉了的人,要順著她來,所以他順勢坐下。

「咦,沒酒了!我還要喝!我還要喝。」谷雪嘟起嘴巴喊道,看的林洛一陣目瞪口呆,成熟的雪姐露出小女兒狀也是挺好看滴。

「雪姐,沒酒就別喝了!你真的醉了!要不,我扶你去休息!」林洛嘗試的說道。

「不要,我不要休息,我要喝酒!我去拿酒!」忽然,谷雪就站了起來,哪裡知道先前她就已經站立不穩,現在更是不穩。

「小心!」

可是已經晚了,谷雪身子一軟就向林洛撲來,林洛只能張開雙手準備摟住對方。

「唔!」

谷雪的身材很是高挑,有一米七的樣子,加上林洛又是坐著的,所以他想要摟住谷雪的腰肢,卻無奈摟住了對方翹臀,而且對方全身無力,林洛用力太小,對方身體往下一滑,好巧不巧的,兩人的嘴唇就碰在了一起。

在雙手嘴唇碰撞在一起的時候,林洛只感覺一股迷人的芬香鑽入了鼻子中,心中不由一股火熱升起,不過很快,他就意識到了不對,想要推開谷雪,不過現在谷雪可以說整個人都是伏在他的身上的,十分的不好小手。

忽然,他感覺到了一隻軟滑的舌頭在他的嘴唇四周添著,濕潤濕潤的,還帶著一種酥癢的感覺。

林洛只是一個初哥,甚至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牽過,哪裡經受得這般誘惑,頓時,身子就不敢動了。

迷失中的林洛漸漸醒悟過來,感受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一陣羞愧湧上了心頭「我這是在幹什麼?趁人之危嗎?卑鄙無恥,我不能這樣做!」

想到這裡他就準備推起谷雪,只是對方的身體與他貼的太近了,雙手又保住了他的脖子,慌亂之中,他扭開了頭,與谷雪的唇瓣分開,並且伸手打算將谷雪推起。

雖然隔著幾層衣服,林洛依然感覺到了那驚人的柔軟。

「嗯!」

谷雪鼻中發出一聲無意識的聲音來,但是這聲音在林洛聽來卻極為致命的,他感覺他的身體里有一層火焰在燃燒。

一時間,他居然忘記了拿開了那雙手,就在這時,他再感覺雙唇一濕,卻是谷雪又趁機將唇瓣湊了上來。

「雪姐,不要這樣!」

林洛喊著,然後快速放開了雙手,抱在了谷雪的腰肢間「起!」

順著一聲低喝,林洛將谷雪的身體抱起了,他也順勢起身了,然後轉抱為扶「雪姐,我送你去休息!」

林洛扶著已經失去意識的谷雪往房間而去,推開了房門,林洛鼻中就聞到了一股芬香,目光掃過房間,卻發現了一些令他有點面紅耳赤的東西。

這些東西當然是谷雪的內衣內褲,粉紅色的,乳白色的,儘是收入了林洛的眼中,快速收回了目光,林洛將谷雪放到了床上。

一時,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並且逃也似的衝出了谷雪的房間,回到客廳,想到剛才發生的一切,他不由一陣暗自好笑「希望雪姐不要怪我!」

在好笑的同時,林洛卻不自主的回憶起,雪姐那柔滑舌尖的銷魂滋味「原來接吻居然這般美好!」

桌子上還有不少的菜,林洛無聊,乾脆自己坐下,吃了起來,吃完后,又將剩下的菜放到了廚房,將碗筷收拾乾淨,偷偷的在兩間房門外瞧了瞧,這對母女都沒有醒來的跡象,他就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這對母女都喝醉了,林洛當然不能就此離去,不然出了意外怎麼辦?

這一呆就是是三個小時,忽然,谷雪的房門被拉開,林洛心中一喜,知道谷雪醒來了,連忙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雪姐你醒了!」

「林洛你還沒有走?」谷雪還有點迷糊,只感覺口渴,想要出來找水喝,但是此時的林洛卻瞪大的眼睛,隨即意識到不好,連忙扭開了頭「雪姐,你沒有穿衣服!」

「啊!」

一聲尖叫響起,然後就是一聲沉重的關門聲。

原來在剛才,谷雪僅僅穿著胸衣和內褲就跑了出來,其餘的地帶卻是讓林洛飽覽無遺,這讓林洛這個小男生暗自叫做慚愧的同時,又有點好奇,那遮蔽的部位下會是怎麼一番景象?

大約過了五分鐘的樣子,谷雪從房間中走了出來,雖然她臉上已經恢復了冷靜,但是隱隱一絲嫣紅,說明她還沒有從剛剛的尷尬中恢復過來。

「雪姐,對不起,剛才我不是有意的!」

「小林,給雪姐倒杯水吧!」谷雪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的羞澀之意,不過只是稍縱即逝。

「好的!」

「雪姐你的水,其實剛才!」

「小林啊,不好意思,我和小珍都喝醉了,卻耽誤了你這麼久,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快點回學校吧,不要耽誤了你的事情!」

「嗯!好的,雪姐那我就走了!」林洛不是傻子,知道谷雪不想提起剛才的那件事,既然對方都不想提,他當然不會糾著這件事不放,就是不知道,她能否記起,她喝醉了還強吻了自己?

帶著這個疑問,林洛離開了谷雪的家,在林洛離去后,勉強保持著鎮定的她,頓時,臉色就變得無比的緋紅,她伸出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蛋「我,我都幹了一些什麼,羞死人了,肯定小林也會以為我是那種女人,我該怎麼辦啊?」

在林洛回到學校后,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武術社團的劉揚學姐打來的。

「學姐,元宵節快樂!」

「林洛,你在哪裡?」裡面傳來了劉揚風風火火的聲音。

「剛剛回學校!怎麼了?學姐你有事?」

「那好,你在校門等我,我找你有事,別走啊,我先掛了!」

聽著電話中的盲音,林洛微微一愣「學姐這性格,真是?」

僅僅五分鐘,林洛的視線中就出現了劉揚那高挑的身影「學姐,你這麼著急,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嘿嘿,不是急事,是好事,廢話少說,跟我走!」劉揚一拉林洛的手掌,就向外跑去。

「學姐,你這是幹啥啊!男女授受不親啊!快放開我,不然被看到了就不好了!」林洛被劉揚拉起手莫名其妙的跑著,雖然劉揚學姐的手也很光滑細膩,但是他卻感覺渾身不自在。

「我呸!男女授受不親,現在都哪個年代了,林洛你也太老土了!」雖然劉揚這樣說著,還是放開了林洛的手,臉上閃過一絲羞澀。

林洛嘿嘿一笑「學姐啊,到底要去哪裡?就算死也要死得瞑目啊,我現在怎麼感覺沒頭沒腦的!」

「我帶你去見我爹!」

林洛一聽就露出了一副扭捏的神情來「什麼?見你爹,這也太快了吧,學姐,我還沒有做好準備!你怎麼這麼心急,再說!」

劉揚聽林洛越說越過份,俏臉不由一紅,一巴掌就拍在了林洛的背上「要死啦,再胡說八道,姐劈了你!」

「嘿嘿,學姐,不要太凶了,以後誰敢娶一個母夜叉啊!」

「好啊,林洛你居然敢說我是母夜叉,看我怎麼教訓你!」劉揚秀眸一蹬,凶光閃爍,就沖向了林路,不過他早就有了準備,怎麼會再次被逮住。

打鬧之後,林洛與劉揚一起登上了一輛計程車,劉揚緩緩轉動目光,一直盯著林洛看,看得林洛有點不好意思「學姐,我臉上有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