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突然,陸方眉頭一挑,就在他的手中,長鴻槍居然斷成了兩截,在這槍之上,還有著一個牙印子。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與詫異之色。

不對,陸方抬起了自己的腦袋向著前面看去。

只見凌天的手中握著的那一柄龍鱗劍居然在嚼著什麼?仔細看去,發現這東西吃的正是長鴻槍的上面的一部分。

「沒想到,你手中這把劍居然還有如此本事。」陸方長嘆了一聲說道,將長鴻槍直接扔在地上。

「我告訴你吧,龍鱗劍可不止這一點實力,你等會就會明白,它到底有多麼可怕了。」

凌天這樣的說道,下一刻,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對著陸方一劍就是劈了過去。

可是這個時候,陸方的手中多出一把拂塵。

這一把拂塵上面帶著晶瑩剔透的蠶絲,上面散發著淡淡的元力的波動,還瀰漫著一股寒氣。

這是之前的時候,綠眼女王斬殺道士的時候為陸方所得。

下一刻,陸方揮舞出了自己手中的拂塵。

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寒意,就在這時,彷彿是招來了雨雪,這股氣息在空氣中瀰漫。

「咚!」

可是下一刻,一柄劍彷彿是思考不講道理一般,已經殺到了面前,張開嘴咬了過來,陸方攪動著自己手中的拂塵,拂塵像是擁有的生命力一般,一下子捲住了這柄劍。

這一柄劍是那麼的鋒利,可是這時卻在不斷的掙扎著,嘶吼著。

「你再掙扎也沒用,落在我的手中,你還想做什麼?」陸方笑著說道,往前再次跨出了一步,用力的一收。

拂塵瞬間如同瀑布一般從天而降,化成了密密麻麻的絲線,向著凌天而去。

「這是?」

凌天嚇了一大跳,瞬間倒退而去,努力催動自己手中的元力,想要讓龍鱗劍動起來,但是卻沒有絲毫的作用,反而被牢牢的困住了。

「收!」

只見陸方一點,下一刻,這柄劍直接被控制住了,回到了陸方的手中。

「嘶!」凌天倒吸了一口涼氣,睜大了自己的眼眸死死的盯住了陸方。

「這怎麼可能!龍鱗劍可是珍品靈神期道器,居然會被你奪走,你到底是哪一家出來的?」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陸方所施展的功法還有表現出來的實力都不是散修。

很有可能是,什麼極其厲害的門派或者家族出來的人。

「哈哈!」

陸方聽到這裡,抬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還真是讓人覺得好笑,就這點見識嗎?我還有許多寶物,只不過是不想在你面前用罷了,你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還不值得我動用那些大威力的寶物。」陸方說道。

陸方和凌天都沒有動用全力,反而收斂了自己身上的力量。

否則這兩個人全力出手之下,這個酒樓也會被拆掉。

當然,之前對付那個鄭老卻又不一樣,他雖然實力強悍,但是陸方要比他的實力更加強悍,碾壓之下,就算是全力出手,也不會對這裡造成太大的破壞。

「等等!」

聽到這裡之後,只見他大聲的說道,要求停下來。

陸方看著面前的凌天,微微一笑:「為什麼呢?給我一個理由。」

「你是我的侄女素兒的朋友,我自然只是想試探一下你的身手而已,對你其實並沒有什麼惡意。」凌天說道。

抵達靈神期之後,修為極其難以提升,所以就必須要服用許多的靈藥,以及漫長的時間打磨。

除非必要的戰鬥之外,或者有什麼不可放棄的寶物?不然的話,臨時級高手一般都不會進行生死之戰。

雖然凌天挨了兩巴掌,受到了奇恥大辱。

但是陸方如果是某個大家族或者大門派出來的高手,那麼他即便是挨了兩把掌也不會是什麼大事。

在證道大陸之上這種事情太過於常見,強者可以為非作歹,弱者只能逆來順受。

就算是身為商會在這天龍城的負責人,他也不能夠逃脫這個範圍之外。

「可以,不過你的這把龍鱗劍要賠給我作為道歉,否則的話,我恐怕就要跟你不死不休了。」

陸方笑笑,往前跨出一步,身上的元力在波動著,手中的拂塵隨時都有可能出手。

感受到了陸方的表現,凌天雖然還有一些其他道器,但是就算拿出來,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所以就根本就不想拿出來獻醜了。

「好的,你儘管拿去就好。」

只見他帶著一些畏懼說道,往後倒退了一步。

陸方聽到這話,頓時笑了起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這東西可不錯,我收下了。」

說到這裡,陸方的手中涌動出一股元氣,這股巨大的元氣直接湧入了這一把劍之中,就在下一刻,這把劍直接就被陸方給煉化了。

只見陸方深吸了一口氣,就在下一個瞬間,就感覺到手中的劍似乎就在這一瞬間活了起來。

「咦?」

陸方發現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那就是自己手中這把劍,居然和自己的身體有著契合。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的一雙眼眸就在這一瞬間,變得明亮起來,彷彿有些不敢置信,這把劍在不斷的向著陸方的腦海之中傳送了許多的信息。

陸方閉上自己的眼眸,開始仔細的感應了起來。

「這是?」

突然睜大自己的眼睛,一雙眼睛帶著不敢置信。 就在這把劍之中,居然流露出了許多的信息告訴給了陸方,那就是這把劍並不是普通的劍,而是一柄異常可怕的劍。

在這其中蘊含著龐大的生命力,更有著一股奇異的變化。

陸方感受到這股奇異變化的那一瞬間,這才發覺自己是不是和這把劍有著一種親密的聯繫,彷彿這把劍就是應該屬於他的,有著一種血脈上的聯繫。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看著劍遲疑的想到。

「血?」

陸方從這把劍之中感受到了一種奇異的共鳴,不由自主的拿起了這把劍,在自己的手上割了一刀。

鮮血從手中流了出來,這一把劍似乎整個劍都活了過來,在陸方的手中狠狠的喝了一口。

下一刻,這一把劍上面出現了一些綠色飛光芒。

「太驚人了。」居然就在這一瞬間被激活了,就在這一瞬間化成了巨大的怪物,如同一條真龍,瞬間纏繞在了陸方的身上。

「鎧甲?」

陸方嚇了一大跳,之前的時候凌天使用這一柄劍的時候,這柄劍似乎是活著的,同時帶有一種異常獨特的力量,顯得十分的陰毒。

但是自己用的時候,為什麼就是這個樣子呢?

陸方突然只感覺到自己腦袋微微一疼,居然就在這一瞬間,湧入了一套功法的內容。

「修鍊法門?真龍經?」

陸方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震驚,怎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功法?難道這把寶劍之中?居然還有這樣的能力不成?

「化身成龍,蛻變無敵,至高道典!」

開篇就是三句,這三句只是簡簡單單的述說著一件事情,但是卻讓人感覺到一股無比強大的可怕的能力,彷彿之間,似乎在宣告著,這只是一個開端而已。

陸方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帶著驚喜。

要不要讓天老給自己看看?陸方想到,只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天老如今早已經沉睡了,現在也沒有醒過來,肯定不能夠隨隨便便給自己查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想到這裡,陸方睜開的是眼眸。

面前的凌天此時已經驚呆了,要知道龍鱗劍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是根據血脈而來。

如果是一個從來沒有血脈的普通人,那麼龍鱗劍落在了手中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劍而已。

但是如果體內之中有著一些特殊的血脈,那麼龍鱗劍就不再只是一把普通劍,而是充滿著奇異力量的寶劍。

根據血脈的不同,高低貴賤,形成能力也有所不同。

血脈越高貴,龍鱗劍所得形成的傷害也就會變得越加的強大,所形成的威力也是讓人不敢置信的。

「呼!」

凌天這時已經完全相信了陸方所說,只有血脈異常的高貴,才可以形成如此強大的變化。

原本心中異常高傲的凌天,此時內心之中只剩下了平靜還有一絲絲的期待,如此高貴的血脈,肯定是出自某個大世家,自己的侄女沒想到在這不經意之間結交了這樣的高手,真的是太好了。

「哈哈,恭喜恭喜!」

只見凌天看著面前的陸方,眼眸之中帶著喜意。

「嗯?」陸方笑了笑,臉上的笑容遮擋不住,就在凌天準備巴結陸方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巨吼。

「剛才是誰在教訓我孫子?給我滾出來,老子都捨不得教訓我的孫子,你們居然膽敢對我的孫子不利?真是找死。」這聲音帶著怒吼,更是帶著一股震蕩才是周圍瀰漫著。

「都給我滾出來,要是不敢出來,我就直接劈了這酒樓,叫你們一群人都給我死在這裡面。」外面的聲音如同轟雷一般震天響動,是讓人感覺到那麼的驚恐和不安。

這些家族子弟們一個個都嚇了一大跳,紛紛向著外面走去。

因為他們早就對這個聲音有些熟悉,這正是黃家家主的聲音,平日就最寵自己的孫子,如今正是因為他的暴脾氣,就要動手了一般。

陸方冷笑了一聲,也是走了出去,手中捏著龍鱗劍,心中帶著冷笑,想試試龍鱗劍的威力,沒想到就有人送上門來,正好拿這人開刀。

得到了寶物,自然是想要試試水。

陸方早已經打聽清楚,黃家老祖也只不過是靈神期三重,他自然也可以爆發出這樣的實力,心中早已經有了計策。

「哈哈!」

陸方走出去之後,就看見了懸浮在天空之上的黃家家主,只見他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殺氣。

黃家老祖整個人都帶著一股龐大的氣勢,只不過是懸浮在天空之上,就散發出一股鎮壓之力,周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他所壓制著。

這種強大的力量,讓周圍的這些家族自己,每一個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即便是他們在面對著家族族長的時候,也很少會碰到這種情況

靈神期之間的交手往往是短暫而又珍貴的,這對於他們來說可以獲得許多的經驗。

每一個靈神期,在天龍城都是顯得那麼的珍貴,往往都是在修鍊著,爭取突破境界,就凝神期的高手突破了,才能夠分得更多的資源。

如果一個家族沒有靈神期高手,那麼就會直接淪落一個檔次。

原因很簡單,沒有高手的家族是無法在爭鬥中獲得更多的資源分配。

所以就算是家族子弟,他們也只能在很少的一段時間內受到靈神期高手的培養。

而像是黃家老祖這種不過自己的修為境界,也要為自己的孫子主持公道的,其實是非常稀少的。

大多數的時候,根本就不會出來。

最多只是派家族其他成員出來,解決這種事情。

「你們說會不會打起來?這兩個都是靈神期的高手,要是打起來,我們是不是應該躲遠一點?」

有人小聲的說著,眼眸之中帶著凝重。

「那誰說的定,不過躲到後面一點的確是最好的事情,沒想到黃家老祖果然一如既往的疼愛自己的孫子,居然要為了自己孫子出來找另外一個靈神期高手的麻煩,要是受傷了怎麼辦?」其中一個人小聲的說道。

下面都是議論紛紛,但是所有的人都沒有離得太遠,因為接下來很可能發生一場靈神期之間的戰鬥。

在整個天龍城靈神期就是最強的戰鬥力,就連城主也只有靈神期四重,但是卻已經控制整個天龍城。

陸方哈哈大笑了一聲:「原來是黃家主啊,你好啊,你的孫子就是我教訓的,你這孫子太不聽話了,沒辦法,就只好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沒想到小孩子之間的事情,居然還跑回去跟你告狀了。」

「哼,小孩子之間的事情?」

黃家老祖冷笑了一聲,伸出自己的手,就在他的手中,有著一顆如同甘露一般的球。

這個球在他的手中不斷的滾動著,下一刻,直接就向著陸方重重地砸了過來。

「霹靂雷火,黃家家主瘋了啊。」原本在周圍圍觀的這些人,一個個都發出了尖叫的聲音,彷彿之間,似乎是不敢置信。

霹靂雷火攻擊範圍異常之大,下一個瞬間就已經席捲過去。

要將陸方重創,殺人誅心,可謂兇殘。

感受到這上面的襲擊,周圍的人已經紛紛的向著外面逃竄而去,這要是被擊中,那可就死定了。

「你還真夠兇狠毒辣的。」陸方笑了笑說道。

還有幾個厲害的高手,此時已經運轉起了自己身上的氣息,拿出了寶物,屁護著自己的身體。

陸方睜開了自己眼眸,一劍劈出。

下一刻,龍鱗劍被陸方握在手中,就在這一瞬間,化成一條真龍一般的存在,隨著元力波動,下一刻展出了一劍。

這一劍是那麼的恐怖,就在這一瞬間劃破了虛空。

直接打破了面前的黑暗,隨著黑暗破開,陸方猛的站了出來,手中的龍鱗劍向著上方直衝而上,其中蘊含的一股龐大的力量,斬破了這些雷火。

這些雷火在這一瞬間全部都是熄滅,反而有一道龍形的劍氣直撲而上。

這一劍釋放出來的劍氣,已經鎖定了黃家老祖身上的氣息,要見他一劍斬殺,衝上去的這股劍氣速度是那麼的快。

片刻之間,周圍的一切都是被劈開了。

陸方往自己身上的道袍一拍,下一刻,身上也變成了靈神期三重的氣息,龐大而恐怖,向著周圍席捲而去。

原本在周圍圍觀的人,看到陸方所釋放出來的氣息,一時間,周圍的人都向著四周倒退而去。

這一股氣息,已經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因為太過於強大了,這樣他們都感覺到了驚疑。

「靈神期三重?」只見這些人帶著恐懼說道,一個個彷彿有些不敢置信。

「這是怎麼回事?剛才不也只是靈神期一重么?難怪他竟然如此囂張,看來也是有這底氣啊。」

「哈哈,沒想到黃家家主遭遇了這樣的事情,要龍爭虎鬥了呢。」周圍的聲音都是議論著。

凌天倒吸了一口涼氣,一雙眼眸之中不敢置信。

「怎麼可能!這也太可怕了吧,幸虧自己小心猥瑣了,不然的話恐怕也要遭遇麻煩。」

伸出手在自己的額頭上擦了一把冷汗,凌天這才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之前的那些囂張霸道,已然消失不見,在絕對實力面前,不管是什麼樣的陰謀詭計,都只不過是浮萍。 在凌天的心裏面,已經把陸方當成了某一個大家族出來的子弟,一看就是實力非凡,之前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認真的跟他出手,而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這才是最讓人驚悚的地方。

黃家家主接二連三打出了好幾掌這才擋住了陸方的招式。

看著陸方所展示出來的氣勢,他的心中也不由的驚疑,這人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有點恐怖了,居然和自己差不多,而且剛才這一劍,爆發出了恐怖的威力,讓他心中遲疑。

剛才使用出了霹靂雷火,就是為了打出自己的名聲,保護自己的孫子,同時也正是這些小人。

可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一劍就劈開了霹靂雷火,直接將這雷火給熄滅了,甚至還有餘力對付自己。

「這人的實力有點超乎尋常了。」只見黃家家主的眼眸之中帶著驚疑。

「小子,你的實力的確非常不錯,不過接下來你就跪在地上哭吧。」只見他這樣的冰冷說道,居然就在這一瞬間出手了。

不管陸方是不是靈神期高手,他都要為之一戰。

「這傢伙怎麼這麼疼愛自己的孫子?這這疼愛的有點過分了吧?」陸方感覺到一股寒意,感覺到這裡面很可能有著某些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