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洲上冷冷清清不見人影,原本綠油油的青草披上了一層潔白的衣裳,原來冬天已至。

「我要加快速度了:答應姐和雪兒,要陪他們過年的,可不能失約。希望能趕得上。」辨明方向,林炎施展起「游魚身法」快速前行,身後掀起無數的雪花。

兇猛總統很狂野 數日後,林炎出得沙漠中圈,來到就近的集市。補充食物,買上馬匹,蹬鞍上馬,打馬揚鞭一刻不停的往家趕。

穿過嚴家莊地界時,林炎向那裡遙看了一眼,而後繼續趕路:這已經不是林炎記憶中的嚴家莊啦。

穿集過市、越過城鎮,林炎除了補充食物或者更換馬匹而稍作停留,其他時間一直都在馬背上度過。

終於,氣勢恢宏的西沙城城牆出現在林炎眼前:終於在年前趕了回來!

林炎放慢馬速,從容的向城門進發。

剛進城門,耳邊呼聲響起,「炎哥哥!」、「小弟!」百里雪、林思凡從茶樓快步走出,沖向林炎,而林思凡懷中還抱著個瓷娃娃般的小女孩。

林炎伸出雙臂,將他們攬入懷中。「我答應過你們要陪你們一同過年的,沒有食言吧。雪兒,明月什麼時候回來的?」

百里雪沒有回答,從林思凡懷中抱過女兒,對著女兒說道:「明月,這是你爹,快叫爹。」

小明月躲在百里雪懷中,眼睛偷偷瞄著林炎,在百里雪和林思凡的一再催促下,最終輕聲叫道:「爹」。

「哎,乖女兒,來讓爹抱抱。」林炎激動的向小明月伸出雙手,想要抱她。

小明月遲疑了一下后,還是探出身體讓林炎抱了。

抱著女兒,林炎的幸福感爆滿,「走,我們回家。回家后爹有好東西給你玩。」

二女知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手牽著手跟在林炎身後,一同返回家中。

林炎安全到城的消息已經傳到家中。大門口處,林朝元不時向外張望著,看到林炎一家子向家門走來,臉上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義父,炎兒讓義父擔心啦。明月快叫爺爺。」看到站立在門口的義父,林炎抱著女兒快步上前。

「爺爺,抱。」小明月顯然跟林朝元很熟,叫完爺爺就向他伸出了小手。

林朝元單臂伸出,從林炎懷中將明月接了過來,「爺爺抱、爺爺抱。明月,剛才有沒有叫爹啊?」

「叫了,爹還說過會兒給我好東西玩呢。」

「真的啊,明月好幸福啊,你爹一回來就給你帶好東西啦。走,我們先回家。明月,過會兒你會讓爺爺看看是什麼好東西嗎?」林朝元一邊轉身進門,一邊逗著孫女。林炎三人也快步跟上,向他們的小院走去。

「會的,我有好東西就跟爺爺一起玩。」小明月雙臂抱著林朝元的脖子,親呢的答道。

「真是爺爺的好孫女!」爺孫倆其樂融融。(未完待續。。) ?小院內現在已經人滿為患,不光林家族人,沙家也有不少人在場,眾小兄弟當然一人不落。見林炎來到,紛紛上前熱情擁抱。

林炎邊走邊向眾人打著招呼,來到林永強跟前,林炎請安道:「爺爺,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怎麼樣一切順利吧?」看到林炎,林永強滿心歡喜。

「一切順利,爺爺。歐陽昌狂已經被誅。」

「好!你二爺爺他們仇終於報了,他們也可以安心離去啦。炎兒這一路趕回很辛苦吧,要不先休息會?」

「不辛苦,爺爺。想取的東西我也取到,我過段時間就為爺爺煉製恢復的丹藥,到時您透支的身體就能康復如初。」

「這個不急。等你休息好了再煉製不遲。見到你安全回來,我們也放心了。大夥沒什麼事就跟我一道走吧,給他們年輕人留點空間。」雙手輕拍林炎的肩膀,林永強對著族人說道。

眾族人跟著林永強魚貫而出,沒多時小院內剩下了眾兄弟。

藥王重生:神醫皇妃 急性子的沙驚天率先發問:「炎弟,對付歐陽昌狂你有沒有出手啊?」

「沒有,他那麼強的實力,我出手對付他不是純粹在找死嗎。有這精力還是留下來趕路吧。」

5長5風5文5學,c⊥▲t「瞧你這膽小鬼像,要是我,怎麼的也要跟他過過招。」

「是啊,跟他過過招,然後被人家一招拍死,這種事情只有你喜歡干,我可不擅長。」

小院內笑聲一片。

「大哥,你的傷勢恢復的怎麼樣了?」見到林少欽,林炎關心的問道。

「差不多好了。有你這大藥師在,想不恢復都難。」林少欽也打趣道。

「正好你們大夥都在。我有好東西要送你們。不過事前申明:東西有限,之前有玄冰玉的這次就沒啦。我還得留幾顆給我寶貝女兒呢。」

「行啦,別啰嗦了,快點拿出來讓我們見識見識,到底是什麼寶貝,把你稀罕成這樣。還跟玄冰玉相提並論了。」沙驚天催促道。

林炎從懷中取出回陽珠向大家展示,大夥接過去相互傳遞著察看。確實是好寶貝,跟玄冰玉有著同樣的功效,對精神力有很好的增效。

「炎弟,你可真是大運之人啊,這等寶貝也能被你得到,這東西我聽都未曾聽說過。」

「我哪有這本事得到這個,這些全是金蛇取來的。這不,它自己還吃了一顆呢。」說著。林炎從懷中取出金蛇。

金蛇好似聽懂林炎的話,竟然還有些不好意思。當然,它這不好意思估計是因為一不小心吃下了回陽珠。

「行啦,我留下幾顆給明月,其他的你們分了吧。仙姑,你也拿一顆,這對你練功有幫助。」有好東西,林炎自然不會少了自己的徒弟。

「謝師傅。」何仙姑開心的取過一顆回陽珠。小心翼翼的用錦袋裝好,貼身掛於胸前。

東西分發完畢。林炎再次問道:「大哥,我們同白駝山一戰後,現在白駝山是個什麼狀態?」

林少欽明白林炎問話的含義,笑著說道:「小弟,你放心吧,白駝山已經不復存在。綠洲一戰。歐陽家族精銳盡失,原本被他們欺辱過的勢力紛紛聯合起來,殺向了白駝山。歐陽家族族人死的死、逃的逃,根本不敢現身於世。」

「哦,那就放心啦。」

正事解決。大夥又開始閑聊和交流起來,小院內恢復了往日的常態。

時間不長,護衛來請諸人就餐。餐廳內熱鬧非常,眾人紛紛端起酒杯,慶賀林炎順利歸來。

送走沙家兄弟,林炎來到林永強處,將取來的回陽水及部分鐘乳石液交給爺爺。而後回到院子。

小院內,小明月正跟爺爺在玩耍,百里雪和林思凡站在一旁看著。見到林炎走進,小明月奔跑過來:「爹,你答應我的禮物呢?」

林炎將剩下的回陽珠交到女兒手中,「給,這就是爹給你準備的禮物,怎麼樣,喜歡嗎?」

「喜歡,這紅色的珠子真漂亮。爹,這珠子我能送人嗎?」

「送人?你想送給誰啊?」

小明月想了想,說道:「我想送給爺爺、外婆、阿姨還有姑姑。可以嗎?」

「可以。不過你姑姑已經有了,這多下的一顆你自己留著吧。」

「知道啦,謝謝爹!」小明月轉身就向林朝元奔去,「爺爺、爺爺,給,這是我送給你的,爺爺喜歡嗎?」

「爺爺喜歡!明月,這東西很寶貴,你要收好,在外人面前不要拿出來,知道嗎?」林朝元關照道。

「知道啦,爺爺。走,我們過去玩。」小明月伸出小手,拉著林朝元向小院深處而去。

「姐、雪兒,我們到那邊坐會兒。」

三人來到石桌旁坐了下來。

「姐、雪兒,你們是什麼時候動身回來的?」

「小弟,你走後,歐陽昌狂就沒有來試陣,因此可以推斷出,他應該是被你引走了。大夥都很為你擔心。爺爺索性決定,在綠洲呆上一個月,為陣亡的族人辦完『五七』再走,希望能等到你回來,帶著你一道回家。可是一個月過去,仍不見你蹤影。時間不能再拖,所以我們就動身返回了。」

「讓你們擔心啦。」林炎抱歉的說道。

「見到你安全回來,這點擔心又算得了什麼。」

「雪兒,女兒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娘和姐她們沒有跟來嗎?」

「爺爺在得知我們獲勝后,就安排人手護送明月回來了。女兒這麼小,娘跟姐怎能放心,當然陪著一道過來啦。她們見今日人太多就在客房呆著,沒有露面。」

「那我趕緊過去拜謝一下。女兒一直放在她們身邊,肯定讓她們操了不少心。你們陪我一道去吧。」說完,林炎起身,向客房走去。二女緊隨其後。

來到客房,蘇婉兒和蘇憶天正在吃茶聊天。見三人到來,二人站起相迎。

「義母、大姐,感謝你們這段時間對明月的照顧,讓你們費心了。」林炎躬身行禮。

蘇婉兒身手將林炎扶起,「炎兒,你不必多禮。我還要感謝你們將明月放在我身邊呢,這樣我才覺得有事可做。怎麼明月這小鬼沒跟你們過來?」

「沒有,她正跟義父在花園裡玩耍呢。」

「這小沒良心的,有了爺爺連外婆和阿姨也不要了。」蘇婉兒笑罵道。「別站著啦,大夥坐下再聊吧。」接著蘇婉兒招呼大家坐下。

「炎兒、思凡,聽說在出發之前,你們二人的事情已經定下來了,現在事情已了,你們二人什麼時候完婚呢?」

林炎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道:「義母,我這不是剛回來嗎,還沒來得及跟長輩們提起呢。」

「抓緊點!你們江湖中人事情多,說不定過段時間又有什麼事情要處理,又不得空了。趁著現在大家都還有閑就儘早把事給辦了。」

「知道啦,回頭我就找長輩們商量此事。正好義母、大姐在此,都能參加我們的婚禮。」

閑聊一番后,三人起身告辭。

第二日,林炎找到義父,向他請示了結婚之事。林朝元同家中長輩商量后決定下來:正月初八就為二人完婚。由於林炎的身份目前還沒有公布出去,為避免不必要的謠言,婚事從簡,有族人和沙家人前來祝賀就行,不再向外發出邀請了。

確定下婚期,林思凡整日里喜滋滋的,臉上掛著紅潤潤的光彩,一看就是喜事臨門之人。為此百里雪還時常拿此來取笑她。

能夠同林炎結為夫妻,終生相伴在一起,是林思凡這生最大的願望。現在願望終於要實現,她能不開心嗎。至於婚禮是否隆重,這些她不在乎。(未完待續……)

… ?新年到來,家家戶戶張燈結綵迎接新春。林家經歷一場決戰,人員受損嚴重,較往年稍顯冷清。

祭拜過先人,族人都聚集在餐廳,吃著團圓飯。林永強把林炎叫道身邊,「炎兒,還有幾天你和思凡就要完婚。明日你去趟城主府,請菩提子前輩和沙前輩來為你們主持婚禮吧。有他們二老出席,即便沒有很多賓朋,婚禮的層次也不會掉價。這樣對思凡來說也算是個補償。」

「是,爺爺,明日我就過去邀請,正好給二老拜個年。」

初一清早,林炎一家四口拜完族中長輩后就動身出門,前往城主府。進到城主府,直接去往沙傲天的院落。

院內,二老悠閑自得的吃著茶。

「二位爺爺,炎兒一家子過來給二老拜年啦。」

「炎兒來了,快點過來坐。你們可有一陣子沒到這裡來串門了,是不是因為又要大婚,興奮地把我們這二個糟老頭子給忘啦」

「怎麼會呢,二位爺爺,今日是大年初一,我可是什麼地方都沒去,一出門就直奔這裡,來給二老拜年的,而且是全家出動的。」林炎一邊賣乖,一邊對懷裡的女兒說道,「明月,快叫二位太爺爺,太爺爺這裡可是有好多好玩的東西的。」

「太爺爺好」、「太爺爺好」小明月向著二老連叫二聲,然後向他們伸出了小手,討要禮物。

「炎兒,你現在是越過越滑頭,連爺爺的竹杠也敲起來了。」菩提子笑罵著從懷中取出禮物,遞給明月,沙傲天也笑著點點林炎,表示贊同菩提子的說法,當然禮物是不會少的。

小明月接過禮物自顧玩耍起來,眾人也分別落座。

「炎兒、思凡,還有幾日你們就要完婚,家裡一切都準備好了吧」

「東西都準備的差不多啦。爺爺。我這次不光來給二位爺爺拜年,還有事情相求呢:我想請二位爺爺去給我們主持這場婚禮,好嗎」

「我是沒問題,隨時都可以。傲天。你方便嗎」

「當然方便啦。師叔,要不我們提前幾天過去吧,你看怎樣」

「你啊又在動金蛇的主意。既然這樣,今天就留他們幾個在此吃晚飯,吃過之後。我們就陪同他們一道回去。當主持嗎,總得事先綵排一下才行,可不能在現場出問題,傲天,你說是吧」

薑是老的辣啊明明自己也想金蛇的主意,卻拿我做擋箭牌,還要找出這麼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服不行啊。沙傲天笑著點頭稱是,隨後叫來家丁,讓廚房安排飯菜。

「炎兒,那歐陽昌狂真的被金蛇給滅啦他實力大概怎樣。你有數嗎」

「嗯,真的被金蛇殺死了。至於實力嗎,怎麼說來,肯定是比爺爺你們差得遠啦,而且膽小惜命,成不了大器。金蛇氣勢一開,他就自亂陣腳,想著怎樣逃命,根本就不敢向金蛇出手。唉,練武練到他這份上可算是奇葩一株。」

「金蛇同他對戰時氣息不會泄漏出去吧」

「不會。我們是在地下河縱深處同他一戰的。在我們頭,姐想知道真相。」見林炎想要隱瞞,林思凡不答應了。神情嚴肅的看著林炎。

林炎知道姐的脾氣,糊弄是糊弄不過去的,只得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最後突出重點的說道:「這就叫因禍得福,竟然讓我得到鐘乳石液,還找到了一條通往沙漠深處的安全捷徑,讓我順利的得到回陽水。」

林炎雖然簡要說過,但是林思凡也能想象得出當時的情景:那真是九死一生的絕路。一種藥材如此,那其他三種藥材恐怕也不簡單。「小弟,等你得空了,姐想讓你帶著我走一走你尋葯的路,感受一下你當年的經歷。雪兒,陪著我們一同去,好嗎雖然尋玄冰玉和玄武龜精血時你一直在旁,重溫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沒問題,當然沒問題,我巴不得想去呢。姐,你不知道,我們沿途走尋,所看到的那些風景真是美極了,讓人恨不能駐足不前、定居於此。能再次領略這美景,我可不能錯過。」百里雪突出另一方向來舒緩林思凡激動的心情。

林思凡意會的一笑,「行,那就這麼說定了,到時誰都不能落下。」

二老一直在旁邊觀察著,見三人相處的這麼融洽,會心的相視一笑。

見林思凡心情平復下來,菩提子繼續問道:「金蛇現在情況怎樣,突破后的狀態有沒有穩定下來」

林炎賣起了關子,神秘的一笑,「爺爺,到時你們就知道了。」

「行啊,長出息了,跟爺爺也保密啦。」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菩提子笑罵道。

院內笑聲一片。

吃過晚餐,眾人一同前往林家,菩提子、沙傲天再次入駐林炎小院。當晚,他們就見識到了金蛇的厲害。二老尋求突破的心思更濃。

正月初八,林家大院內舉行了一場簡單卻又濃重的婚禮,在二位至尊的祝福中,二位新人正式結為夫妻,今後相伴一生。族人們及到場的沙家人包括蘇婉兒母女紛紛舉起酒杯,獻上最真摯的祝福。這其中最活躍的當屬嚴明月,她就像個好奇寶寶,問題問個不斷,惹得眾人哄堂大笑。

「姑姑,我以後是叫你姨娘呢,還是叫姑姑」

「隨便你,你想叫什麼都行,不過我還是喜歡你叫我姑姑。」

「我也是覺得叫姑姑更親熱,那我還是叫姑姑。」

「阿姨,阿姨和姨娘是不是差不多的意思,那我以後可以不叫阿姨叫姨娘嗎」

「你」蘇憶天被這問題問啞了口,臊得滿臉通紅,氣不過下,在明月的小屁股上打了一記。

小明月癟了癟嘴,帶著哭腔說道:「阿姨,我錯了,你別生氣,我以後還是叫你阿姨。」

「轟」林家大院內笑聲震天,很多人眼淚多笑了出來。

蘇憶天實在是呆不下去,滿臉通紅的返回客房去了。

「外婆、娘,阿姨是不是生我氣了,以後不會不理我吧」

「阿姨是生氣啦,走,跟外婆回去向阿姨認錯去,認完錯阿姨就不生氣啦。」

「嗯,外婆。」

蘇婉兒牽著明月向眾人告辭,也返回了客房。

「好了,差不多我們就先撤了,給二位新人多留些時間,你們說好不好」菩提子大聲問道。

「好」眾人響應。

將新郎新娘送入洞房,眾人離開。

「小弟」

「姐」

雙手相牽、四目相對,所有的言語都失去了作用,有的只是眼神的相溶。

婚禮完畢,林思凡正式搬入小院,和百里雪共住一室,夫妻三人其樂融融。調皮的小明月有時也回來住上幾宿,增進一下同父母、姑姑之間的感情。這段時間,她被阿姨教育的服服帖帖,滿腦子的奇怪問題也不敢隨便發問啦。

十五過完,北冰城的車馬來到林家,將蘇婉兒母女及小明月接上,帶回北冰城。百里雪沒有陪同回去,現在的林家缺不了她的才智。

自從決勝回來,百里雪就沒怎麼閑過,族人損失這麼多,家族的守護成了重中之重。為此,百里雪根據林家大院的布局,設計出了一套防禦型極強的陣法「八門鎖天陣」,並親手布置了下去。將陣法中心定在祠堂,主陣旗也保管在那裡,並派核心族人十二個時辰輪流守護。

經歷過綠洲一戰,族人們都知道陣法的神奇之處,對看護主陣旗更是格外上心,不敢有絲毫馬虎。

對百里雪,林家族人自上而下沒有不尊重的,包括林永強在內,在處理重要事情時都提前參考一下百里雪的建議。百里雪的才智征服了林家所有人。未完待續。

… ?綠洲決戰,林家成了最後的勝利者。聽到這個結果,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而最不甘的當屬唐傑。他雖然沒有親歷現場,但是通過萬馬山莊呼延贊的講述,他基本弄清了事情的真相:這一戰最大的功臣當屬百里雪:對付群蛇陣,百里雪的金蛇出力(他不知道金蛇其實是林炎帶來的);對戰歐陽家族,又是百里雪現場指揮和調度的。

百里雪原本應該是我的,是林炎破壞了這一切,讓他給鑽了空子,坐收了漁翁之利。早知如此,當年就應該將他除去。唐傑恨恨的想著。

如果百里雪跟我結合,那該多好啊,這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只有百里雪才能配得上我;也唯有我才是她的真命天子。我倆的智慧結合起來,天下之大,誰與爭鋒。今後的「刺天閣」還不是我的囊中之物,慕容智傑又算得了什麼。

林炎、林炎!都是你,你這個我生命中的掃把星,我一定要將你除去!

不甘的唐傑現在對林炎的仇恨已經無疑加幅。

「呼延叔叔,現在林家狀況如何?」

腹黑碰上傲嬌 「小傑,林家現在處在困難期:綠洲一戰林家族人損失了近七成,現在他們人手嚴重不足。但是如果給他們一段時間,讓他們恢復過來,林家必將會迅速在大陸崛起,成為僅次於超級家族的存在。到那時,我刺天閣將又多了一個很強大的潛在對手。」

「那呼延叔叔有沒有想到好的對策消除這個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