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暖,你準備生下秦騁的孩子,和他在一起了嗎?」

宋晴暖掌心不自覺收緊,似乎有些抗拒這個話題。

「江辰,我不知道,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霍江辰識趣的沒有在問,眼神不自覺看向宋晴暖身後不遠處。

那裡,有抹淺白的身影一閃而過。

看來,秦騁現在對她很上心?

如果真的是這樣,也好…… 宋晴暖回去時,外面暮色漸漸西沉。

意外的在客廳看見了秦騁的身影。

秦騁頎長雙腿交疊,暖橘色的燈光打在他身上,透過他白襯衫,甚至能看見他肌肉美好的線條。

宋晴暖臉色不自覺有些發紅,特別是對上秦騁似笑非笑的視線。

「回來了。」

他放下手裡雜誌,對她微勾手指,「過來。」

宋晴暖只能很沒出息的走過去——

「怎麼了?」她站在旁邊問。

她今天穿的很淑女,長發綁成了馬尾,針織的裙子貼在身上,身材玲瓏有致,完全看不出有身孕。

本是如此賞心悅目的一幕,秦騁卻有些心浮氣躁。

他蹙眉,「你去哪了?」

猶豫了一瞬,宋晴暖如實回答,「去見一個朋友,有點公事商量。」

秦騁想要調查她簡直是輕而易舉,她行的端坐得正,沒什麼好隱瞞的。

可這話聽在秦騁的耳中,卻異常的刺耳。

他伸手,直接將她扯到自己的懷中,冷哼,「所以你打扮的這麼花枝招展,就是為了去見霍江辰?」

這個女人的膽子,真的是越來越大了。

宋晴暖被他這個模樣嚇了一跳,許是他最近少有發脾氣的時候,她倒是沒多少害怕。

只是淡笑著看他,「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吃醋了嗎?」

「我和霍江辰真的只是談工作,霍氏和秦氏的合作案,我想試試。」

她準備趁熱打鐵,卻沒想到,秦騁聞言眉頭蹙的更緊。

「那個合作我已經安排好,你不要插手。」

安排給秦語了嗎。

宋晴暖心中冷笑連連,原本好心情的一顆心也瞬間覺得涼透。

她伸手想要掙脫秦騁的懷抱,卻被男人摟的更緊。

「小暖,以後不許在背著我見那個男人,否則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秦騁的聲音悶悶的,從她的頭頂傳來。

「你要幹什麼?」宋晴暖忽然就有些火大,憤慨不已,「我和霍江辰從來都是清清白白,有什麼見不得人?」

「倒是你,和某些人的關係不清不楚。」

宋晴暖唇色呈現異樣的白,說出這話不禁有些緊張的看著秦騁。

他們之間,越是靠近,那些傷疤就會被一個個揭開。

這才是他們再也沒辦法好好相處下去結——

秦騁俊臉微沉,沒給宋晴暖反應的機會,他迅速起身,將她的腰身緊緊的攬住,然後一個旋轉,宋晴暖直接被壓在了沙發上。

「宋晴暖。」他盯著她,聲音冷凝又清晰無比,「我這幾天是對你太好了,你才會敢這麼挑戰我的底線?」

「和任何人的關係,我秦騁不屑於解釋,但你……給我安分守己一點!」

他威脅的話語和當初幾乎一般無二。

讓宋晴暖忍不住感嘆,這才是她知道的秦騁!

這幾天的一切都不過是表象,都是因為她肚子裡面的孩子。

她將本要復甦的心再次冰封,抬起一雙清麗的眸子看他:「放心,我比你更懂安分守己!」

「你……」

秦騁被她氣的不輕,她嘴角嘲弄的笑,更是刺痛了他。

紅唇奪人心魄,他幾乎是不受控制的,狠狠的,吻了下去。 她的唇,冰冰涼涼的,卻甘冽甜美。

秦騁吻了好一會,都沒有得到懷中女人的回應。

心臟沒來由的沉悶異常,他稍微頓了瞬,眼中的火光漸濃。

然後加深了這個吻——

「疼。」

秦騁的力氣大的驚人,宋晴暖疼的痛呼了聲,忍不住像沙發裡面蜷縮。

殊不知,她身子稍微動了下,秦騁直接起身。

整個人被懸空,宋晴暖嚇得他的脖子,羞惱的看著他,「秦騁,你要幹什麼。」

「快點放我下來。」

可秦騁哪裡會聽,他長腿一跨,直接抱著她往隔壁的卧室走去。

宋晴暖擔心肚子裡面的孩子,不敢太用力掙扎。

她被放在床上,秦騁直接欺身壓了上來。

「不要,我還懷著孕。」宋晴暖的手抵上他胸膛。

那裡火熱滾燙的溫度,燙的她瑟縮了下,一張臉紅的快要滴血。

秦騁雙手撐起,聲音透著暗啞,「小暖,我想……」

「我還懷著孕,不行!」

宋晴暖義正言辭,難為情的恨不得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算了。

這話將秦騁弄得一陣失笑,他低笑兩聲,最後躺在她身邊。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和孩子。」 試婚老公強勢寵 腹黑甜妻纏上身 他輕嘆,聲音似乎透著這無奈。

「那就好。」

宋晴暖嚇得不敢動,只僵著身子,直直的看著天花板。

過了一會,耳邊漸漸響起均勻的呼吸聲——

她驚訝的回頭,身邊的男人闔上眼睛,顯然已經熟睡。

他最近似乎很累?

可是自己還沒有吃晚飯啊!

宋晴暖想要起床,這才發現秦騁的胳膊始終緊摟著自己。

這傢伙,怎麼睡著了力氣還大的出奇?

沒有辦法,眼下她也只能這樣,不一會也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牆上的指針指向凌晨。

宋晴暖半邊身子都覺得麻了。

好在秦騁翻了個身,她這才有機會起床。

去浴室簡單洗漱了番,回來后她眼尖的發現書桌上的那份文件。

鬼使神差的,宋晴暖走上前伸手打開。

在看清裡面的內容后,眼睛陡然亮了下。

這上面,正是關於霍氏和秦氏的合作案。

幾乎沒有猶豫的,她拿出手機拍了兩張照片——

翌日一早,秦騁和宋晴暖坐在車上,兩人相對無言。

對於昨晚上的事情,誰也沒有提。

到了地方,宋晴暖正要下車,卻不曾想秦騁拉住她。

「我中午有個會議,不能陪你吃飯了。」

「啊?」宋晴暖被他的舉動弄得一愣。

這傢伙,要不要這麼親力親為?

但她只是一秒鐘就恢復淡定,點頭,「我知道了,你忙你的。」

兩人一前一後的下車,前排開車的許弋一張臉早已經驚訝的像調色盤。

總裁現在對夫人這麼好,他真的受不住啊哎呦喂!

中午,宋晴暖站在落地窗前。

看著秦騁的車子消失在視線,她猶豫了瞬,給一人打電話。

「有空嗎?幫我個忙,筱雨。」

半個小時以後,一輛玫紅色的保時捷停在君爵酒店樓下。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宋晴暖修長瑩白的美腿。

剪裁得體的小香風禮服,艷壓四方的臉蛋瞬間讓人駐足。

「這是哪家的千金?」 周圍不乏人的竊竊私語。

宋晴暖一步步的往酒店大堂走,臉上表情莫測。

筱雨走在她身邊,不無讚賞著看著她這幅裝扮。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話真沒錯,一會你過去,給我拿下。」

宋晴暖拉了下興奮的筱雨,小聲道:「這裡人多眼雜,淡定。」

筱雨不置可否,「小暖,一會就看你的了!」

兩人說話的功夫,霍江辰從酒店宴會廳的另外一邊走來。

身上暖色西裝,襯得他整個人越發溫潤。

「這次和霍氏對接的是顧俊,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宋晴暖點頭:「謝謝你江辰,你已經幫我很多。」

江辰神色有瞬間猶豫,似乎還想說些什麼,終究忍了下去。

宴會的另外一邊,包廂里。

「叩叩叩——」

宋晴暖敲門,裡面很快有人回應,「進來。」

紅藕香消南雲晚 她進門,就看見一個中年男人坐在沙發上,姿態隨意。

看見她進來,男人眼中有瞬間的驚艷,但似乎顧慮什麼,壓制了下去。

小霍總親自提點的人,不簡單。

「宋小姐對吧?坐在那說吧。」

「顧先生,我是來談關於您最近和秦氏的合作案,我有個方案,希望你考慮。」

重生異界好種田 宋晴暖將早已準備完全的資料遞過去。

那裡,是自己昨晚上重新設計的新方案。

而秦語的那份——抄襲都找不到重點。

接過資料,顧俊看了兩眼就扔在一邊,卻沒想到看見上面的方案,眼中亮了瞬。

「宋小姐,這個方案是你親自設計的?」

「是的。」宋晴暖坦言。

此生一齣戲,只為你 這下子,顧俊那張中年老臉上,可不是驚訝那麼簡單了。

似乎是帶著欣賞,還有猶豫——

宋晴暖面色一凜,「顧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問題,你的方案正和我意。」話鋒一轉,他接著道:「不過,之前秦總的妹妹已經給我設計出一個方案,你們兩個方案有很多相似之處。」

這話,不言而喻。

「那顧總的意思是?」宋晴暖看著他,心中做了最壞打算。

果然,顧俊直接道:「我不知道宋小姐的身份,但識時務者為俊傑,雖然你們都是為了秦總,但……」

他話未說完,而是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空頭支票,瀟洒的簽字。

「這個上面的數額宋小姐自己填,方案我留下了。」

「哈?」

宋晴暖冷笑出聲,真沒想到他們這麼不要臉。

更驚詫的是,秦語竟手段這麼厲害,擺布霍氏的人。

他們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

「我要是不同意呢?兩個方案都是我設計的,誰都沒有那個資格和我爭。」

她雙眸清冷的盯著顧俊,話雖說的不重,卻如一擊重捶打在人心上。

顧俊表情幾番變換,輕咳道:「宋小姐這是什麼意思,秦語這方案,我幾天前就看到了。」

當然幾天前能看到,自己一個月以前就設計出來了。

宋晴暖懶得和他解釋,知道今日說再多已經無用,站起身就準備離開。

「宋小姐。」

顧俊攔住她,接著門口進來四個男人—— 宋晴暖心中驚了瞬,面上卻保持鎮定。

似笑非笑的看著面前的人,「顧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宋小姐,我剛剛說的很清楚,相信你是個明白人。」

顧俊一雙綠豆眼忍不住在她身上流連,越看越是捨不得移開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