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龍其實是很生氣的,遲玄這個人他很欣賞,欣賞他在商場上做事雷厲風行的手段,所以當初他和歐晴訂婚的時候,他是很滿意這個女婿的。

可是沒有想到沒過多久,他便和歐晴解除了婚約,讓她成爲了全a市的笑柄,這樣的新聞他壓了多久才壓了下來。

他已經傷害了自己那麼寶貝的一個女兒,絕對不能讓他再傷害自己另一個寶貝女兒。

看到這一幕,歐晴跑到歐龍旁邊,湊到他旁邊說了一句話。

聽言,歐龍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真的?”

“嗯!”歐晴點頭。 他在雷御風面前可不敢造次,那杯咖啡處理不好,就會讓他有苦說不出。

看着關上的書房門,慕一一沒好氣的瞅了正在美滋滋的品着咖啡的雷御風一眼:“真小氣!一杯咖啡而已!”

“你男人就是這麼小氣!”

“兩杯咖啡,你喝得下去嗎?”

“喝,怎麼喝不下去?只要是你做的,就是鶴頂紅、砒霜湯,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喝下去!”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雷御風笑着把她拽到了腿上坐着,“你是我的女人,我的,明白嗎?”

慕一一冷着臉瞪了他一眼,一會又忍不住嬌羞的笑了:“那你也是我的,以後不準跟別的女人接觸,握手都不行。”

“那怎麼辦?在意大利,不會握手,只會擁抱親吻……”他笑着逗她。

“你少來,我上網查過,意大利人見面會握手或者用手示意,絕對沒有你說的什麼擁抱親吻。你別想鑽空子!”

“你爲這事還專門上網去查?”

“你不是說要帶我去意大利嗎? 三萬代人類(紫檀進化系統) 我也想先瞭解下風俗習慣什麼的,到時候萬一有什麼做得不對,那多不好啊!”

“誰敢說你不好?這麼用功,你說我拿什麼獎勵你呢?”雷御風傾身端起了另外一杯咖啡,意味深長的一笑。

就在他把杯子輕輕端離碟子的時候,慕一一驚奇地發現在那個碟子裏躺着一條閃閃發光的鑽石項鍊。

雷御風會變魔術,她是知道的,可是這條項鍊是怎麼被變出來的,她一點意識都沒有。

只有一個感覺,神奇,太神奇了!

“幹嘛傻看着?”雷御風放下了咖啡杯,從碟子裏挑起了那條項鍊。

鑲嵌着豔彩黃鑽石的向日葵花型的墜子,在光線下熠熠生輝,閃耀着奪目的光芒。

“太漂亮了!”慕一一接過來拿在手裏仔細的端詳。

雍容華貴的豔彩黃鑽,精湛的做工,完美的設計,讓整條項鍊看起來既脫俗,又顯得是那麼的尊貴獨一無二。

“喜歡嗎?”雷御風笑着從她的手裏拿過項鍊,給她戴在了細白的頸項上。

“太貴重了!”慕一一用手指撫摸着黃鑽吊墜,有些感慨。

“你喜歡就好!”

“喜歡!這麼純淨的豔彩黃鑽不好找吧?”黃色的鑽石本來就很罕見,何況還是頂級的豔彩。

就這一條項鍊,已經是價值不菲了。

“你上次送我一個鑰匙鏈,我怎麼也要回禮的,想着你喜歡向日葵,就專門在意大利訂做了一條項鍊。今天早上剛送到。”

慕一一不好意思的笑了:“我的鑰匙鏈可不值錢!”

雷御風笑了:“對我來說,千金不換!一一,那是你送給我的第一個禮物,我要好好收着。以後好拿給兒子、孫子們看看!”

“雷御風,謝謝!”

慕一一摟着他的頸項甜甜的喊了聲,然後就把臉藏在他懷裏,一個勁的笑。

“笑什麼?傻里傻氣的?”他的眼眸裏全是寵溺的神情。

“我開心!”

“有多開心啊?”

慕一一歪着頭在他臉頰上狠狠地親了一口:“感覺到沒有?我的開心!” 雲槿自從接到了這個消息之後,她心裏都覺得驚奇,但是能說出這個消息的不是別人,肯定是自己的老闆啊!

“子妮,你們家老闆有說爲什麼要這麼做嗎?”

“哎呦喂,我的大小姐哎,我怎麼知道啊,主要是你不知道的是真的是太邪門了,我們還不知道你在外面開起了設計室了,他居然先知道了,真是不知道是不是在你身邊安排了什麼東西了!”元子妮的話成功了提醒了雲槿了,是的,w怎麼會知道的?

之前以爲元子妮會這麼做的,但是元子妮肯定是沒有做這種事情出來,因爲元子妮的態度她看到了,元子妮只是一個負責自己在娛樂圈的事情的人!

“子妮,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吧!要是老闆安排你怎麼弄下去就怎麼弄下去吧!我決定了這個工作室,我不露面就好了,那樣大家就不知道這個工作室是我弄起來的,你們只需要負責我在這個方面的代言就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元子妮跟雲槿通完電話之後,就想到了趕緊去拍通告去!

老闆做事情真是從來不給人商量的餘地了!

隨着沈凌在國際上的名聲的崛起,國內的一些品牌也打起了國際沈的主意了!

很多贊助商都想着要去跟國際沈見一面,或者是跟國際沈談談合作的事情,但是奈何國際沈就是太過於神祕了!

這不早上,元子妮就接到了一通電話,說是一則廣告!

元子妮想着肯定是老闆推薦過來的,想都沒想的就過去越了!

但是沒想到的就是這個拍廣告的人就是雲家的雲天!

這讓她很吃驚,怎麼辦?老闆肯定不會接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您好,請問你是?”逃不過去了,死就死吧!

“哦,我是沈凌的經紀人!”

“哦,原來是經紀人,請坐請坐!”雲天表現的很是紳士,但是紳士怎麼了?要是紳士能夠換來雲槿不暴露,不讓他發現原來自己他的女兒,那就好了,除非他是傻子就好了!

“經紀人啊,我們幾次想要約沈凌給我們怕廣告,但是好像沈凌都是沒空的,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能夠合作一次啊!”

“這樣啊,可是這個事情她不在於我的安排啊!他都是沈凌自己安排的,要是沈凌不願意的話,我們都是無法勉強的!”

“那你們公司呢?”

“公司也是要尊重藝人的想法的啊!藝人們都是自由的!而且我們家沈凌還沒開始接國內的品牌!”他的意思是,國內的品牌要是能夠被接,還要一段時間呢,希望你認準了自己的位置!

但是偏偏有些人就是不想讓你好的,就是故意聽不懂的!

“經紀人啊,你看從來都市有人來做第一的,那我們絕世想要做這個第一,你看如何?”

“對不起啊,雲先生,這個我得去問問雲槿,要是她不同意的話我們也是無能爲力的!”笑話,要是被自己的父親發現了,利用價值可高了!她是這麼想的!雲槿的價值可真是相當的高了!

一個國際巨星的身份,能給人帶來多少的利益!

一個代言就是好好幾千萬的,想想都是誘惑,自己的女兒是巨星,難道父親會傻傻的不用?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經紀人,我可是遠道而來的,我希望你還是考慮考慮,要是這件事情成了,我們之間的合作不斷,我們給你的好處也不會少的!”

元子妮聽了頭大了,這根本就不是好處的事情好不好!

强婚99次:墨少,寵上天 “雲先生,那這樣,這件事情我先回去跟沈凌商量商量吧!至於她答應不答應,那是她的事情了!”

“好說,好說!”雲天說着就拿出來厚厚的一沓人民幣,但是元子妮謝絕了,要是雲槿在場肯定是氣死了!

回去,元子妮,將這件事一說,果然,雲槿就發表了!

“元子妮,你這個蠢貨,你就不能拿着錢回來的啊!拿錢了,你不辦事也可以啊!你就說你已經盡力了就好了!真是呆瓜了,那樣下次他會給更多的!”雲槿真是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啊,真是怎麼就學不會自己的機靈勁兒呢!

“那好的,那我回去就跟他說我願意幫忙,將錢拿回來!”

“你要是現在去拿的話,我是不是就非得答應代言了!”真是笨瓜!

“好嘛,好嘛,那你說到底要不要去代言啊!”

“去啊!怎麼不去啊!找個人去,然後跟他們說,要是代言可以,拍後背,跟一個不太正面的側臉!”

“你這是要騙人家啊!”

“你懂什麼,這叫做代替的藝術,找個跟我側臉差不多的去吧!”雲槿越想越覺得開心!

但是當她知道了這些代言費都是從自己的股權裏扣除的時候,她是徹底的憤怒了!

那個代替的模特自然是開心的,說是接到了廣告了,雖然是代替的也是開心的!

雲槿從對方的口氣中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氣的真是吐血!

因此,她是將自己的代言費提高了十倍!

她相信雲天一定會支付得起的,而且他一定會付的,代言要是上了國際,錢肯定能夠更多了!

“子妮,這次你不要去談合同了,找一個人代替你去!”

“爲什麼?”

“不要問那麼多,你以後就會知道的!”雲槿故作神祕了一下子!

“好吧!那就讓凱文帶着模特過去吧!”

“好!他辦事穩重,好的!”雲天,我非得氣死你跟劉怡不可!等着我回去吧!你們敢這麼快就出手了!

但是最可惡的事情就是雲天竟然將這件事情宣傳開了,他的目的是爲了讓他們知道雲槿是他的女兒,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很好!

但是他的行爲遭到了同行人的嗤笑,大家都知道雲槿已經在國外那麼多年了,而且對這個繼母一直是不滿,他居然說是對自己和繼母的心意,真是太好笑了!要是去採訪一下雲槿的話,真是能讓大家成爲茶餘飯後的笑柄!

“槿兒,你看到那則消息了嗎?你不要太難過了,你的這個父親簡直就不是人啊!”

“沒事的,我能有什麼事情的啊!我都習慣了,只要他們不去騷擾我的弟弟跟我的媽媽他們一家子生活就好了!”

“槿兒,可是我聽說阿姨好像最近就是被雲天給糾纏上了!”

“什麼事情的事情?”

“就最近一個星期!”

“梨姐姐,你給我帶些人保護好我媽媽,我要回來!”雲天對媽媽的態度,她知道,那是後悔了,想要挽回的!

但是自己怎麼會允許的呢!有些人他死性不改,現在媽媽有了莫凌叔叔,而且兩人的感情這麼好!

可是感情再好的兩人,要是被摧殘下去,不是感情不好了,而是要崩潰了,尤其是母親,她太脆弱了!

“槿兒,你先別急,你莫凌爸爸可是時刻防範着的!”

“梨姐姐,就算是防範着,都是不行!我必須回國一次!這次,我要將他們一起打落,收入網中,讓他們在也不會興風作浪了!”這次雲天怎麼會亂來,是不是劉怡在裏面又起了什麼作用了,她真是非常的懷疑那個女人的用心了!

“槿兒,那我們等你回來,我先給你去安排住處?”

“嗯是的,謝謝梨姐姐,我回來的這件事情,最好不要讓媽媽知道!”要是媽媽知道了,肯定會因爲要保護自己,而變得更加的勇敢去跟雲天爭鬥,勇敢起來是一件好事,但是要是收到了傷害了,那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她能做的事情,就是將損失降低到最小!

“好吧!我就是這麼的懂你,我總是知道你需要的是什麼!”鐵梨在電話那端笑哈哈的說着!


“對,梨姐姐是最理解我的!”雲槿賣乖賣着!

鐵梨掛斷了電話,都是心疼!

這個孩子總是讓人喜歡又心疼的,但是生父這件事情上來說,她處理的可能還是會矛盾的吧!鐵梨一直擔心着,但是其實不知道的是雲槿對這個父親早就已經是沒什麼感情了,她留下的只是濃濃的恨意!

就算是那個男人知道了錯了,也是徒勞,他造成的傷害已經不能抹去!

“雪兒姐姐,我要回國,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去!”

“好的!”

“子妮,你留在這裏吧!給我注意一下成就。舒殢殩獍他回來了就告訴他我去了國內!”

還有莊園的事情,槿尚已經正式起步了,這些事情還是給師傅去做吧!師傅有這個經驗!

還有最後的一件事情就是趕緊通知麥克西,去買石油的股票,要是一旦爆發了戰爭了,那麼這些石油價格可是會飆升的!

“麥克西,趕緊拋售你手頭上所有的股票開始套現,我們要再來一次石油的投資!”

“你確定嗎?”

“我說的話,你覺得可以相信嗎?”

“能!”關鍵時刻只要有一個夥伴能相信自己,那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雲槿是這麼想的,就像是麥克西這樣永遠選擇相信自己! 這天是週五,劉姝特意早回了家,她是個心理藏不住事情的人,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她很想找個人來傾訴,而最好的傾訴對象,就是柳原。劉姝心想,冷戰已經十天了,無論如何自己這次要主動打破沉默,和柳原好好談談。

晚上,柳原難得地早回了家,並且也沒有半途出去。而小波照例不肯回家,留在了奶奶家,安琪今天也鬧着要和公公睡,去了劉厚仁家,家裏現在只有兩個人。劉姝把這看成是難得的機會,上了牀後,態度大好地向柳原獻了一番殷勤。

她的努力沒有白費,柳原沒有拒絕,半推半就地把她給做了。雖然沒有從前熱情,但總也算是打破了僵局。

完事後,劉姝偎依在柳原胸口,說:“老公,我跟你講件事。”

柳原一點不耐煩地說:“又有什麼事?”

劉姝一愣,但沒有生氣,還是好脾氣地說:“是我工作上的事情。”

柳原說:“就你那破工作能有什麼破事?成天不是你跟我拍桌子就是他對她拍板凳,要麼就是你和那個老辦公室主任怎麼勾心鬥角。我對你的事沒興趣。”

劉姝心一冷,竟然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下去。

過了幾分鐘,她怯生生地說:“柳原,你對我態度不好。”

柳原冷笑一聲:“我對你態度已經夠好了,你不要得寸進尺啊。”說罷,他調轉身去,背對着劉姝,隨手擺弄起自己的手機來,再也不理劉姝。

劉姝的一腔熱情徹底被一盆冷水澆滅,她在柳原背後筆直地躺着,一動不動,忽然流下淚來,然後,就不可遏制地哭出聲來。

以往這個時候,柳原都會輕聲細語地來哄她,可是這次,他態度截然不同,他憤怒地掀開被子,對劉姝大吼道:“夠了,一天到晚哭喪,煩都被你煩死了!要哭死到隔壁哭去!”

劉姝淚眼朦朧地擡起頭來看着他,不知所措地說:“柳原,你爲什麼要對我這樣?”

柳原繼續吼叫道:“我對你這樣我對你這樣,我就對你這樣怎麼了?你別再給我來使這一套,我告訴你我現在不吃你這一套,從今以後,你要死要活自己去作去,我不會再陪着你鬧了!我要再陪你鬧,就要家破人亡了!”

說罷,他翻身下牀,去了隔壁房間,留下劉姝一個人在房間裏痛哭失聲。

是夜,劉姝整夜未眠,她輾轉反覆地想着,究竟自己什麼地方做錯了,要如何才能讓柳原回心轉意?可是始終不得其法,而隔壁卻不斷傳來柳原打遊戲發出的開心的叫聲,劉姝又氣又急,想要過去找他,又被他剛纔那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攔住,只得一個人躺在牀上默默流淚。

第二天一大早,兩個人在客廳裏碰到了,柳原衣服已經穿戴整齊,像是要出去的樣子。

劉姝猶豫了一下,還是鼓足勇氣問道:“今天星期天,你要去哪兒?”

柳原冷冰冰地說:“今天有客戶來,我要作陪。”說罷,他轉身出門了。

柳原倒是沒說謊,今天的確是有一個客戶要來,一半公事,一半私事。並且,他這次來還有一個非常讓人頭疼事情,他再次指定了要一個小姐作陪。柳原在多次協調未果之後,掙扎了半天,終於同意。

上午的活動是公事,他們檢查了最後一批有問題的貨物,最後終於讓步放行。

晚上,一行六人酒足飯飽後坐到了本地最大的聲色場所:金童玉女會所的一個豪華包廂裏。

酒酣耳熱之際,電話響了,是劉姝打來的。此時,柳原的懷裏還有一個小姐。要是擱到從前,他肯定嚇得屁滾尿流地躲到僻靜的地方接去了,可是此刻,他卻不勝其煩,無所顧忌地接了道:“喂。”

那邊劉姝的聲音有些僵硬地說:“都十一點多了,怎麼還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