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氣,她在他身邊坐下,想起剛剛方紹爲的話,宋清雅真是夠可以,當初弄出了這麼一出讓所有人給她收拾爛攤子,結果一轉身,她告訴別人說她跟慕彥沉之間無關……

轉頭,看着他睡着的容顏,她心裏絲絲的難過——

面前躺着的人突然睜開了眼,微眯眼睛凝着她,沙啞的聲音道:“誰又惹你了,眉頭都要打結了……” 現在的赫天翼其實已經是不堪重負了,當遭受了一次牢獄之災,再加上他的公司是盜取了別人的商業機密才建立壯大起來的,所以誠信就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雖然這次遠洋集團沒有再做任何的追求,但原赫天翼的一些合作單位都紛紛和他取消了合作關係,還有他的一些員工也都紛紛辭職。

最近赫天翼的心情真真的是糟透了,可以說他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一步錯步步錯,他的事業完了愛情也完了,現在的他才是真真的一敗塗地,這些還是在南宮辰沒有刻意跟他過不去的情況下,現在南宮辰要介入他的日子便越發的不好過。

這件事雖然交給了黎明澤,但在幕後操控的還是南宮辰,商場如戰場,在商場上南宮辰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他決定要對付的人就會連根拔起,本來是想給他留一條活路的,但他自作孽不可活,這就怨不得別人了。

“你們這是幹什麼?這是幹什麼?快住手,都給我住手!”當警察來查封沒收他這裏所有的資產時赫天翼的腦子一蒙,慌忙的去制止。

“對不起,我們這是依法辦事,你的公司靠盜取來的商業機密做營銷獲取了大量的利潤,對此我們要進行沒收和查封,請配合我們的工作。”說着警察便大肆闖了進去,在赫天翼眼裏就如同土匪一樣。

現在赫天翼已經到了絕地,本來想再靠手上這筆錢可以再東山再起的,可現在竟然連這筆錢都要給他沒收,沒收了這些錢他還有什麼?他沒有資本,沒有了這些他真的就一無所有了,就會連一個乞丐都不如。

“不,不,你們不能沒收我的東西,不能查封我的公司,遠洋集團都已經撤訴了,你們憑什麼這麼做?我不服,我要上訴,我要去告你們!”意識到這一點赫天翼真的是害怕,這跟殺了他有什麼區別?


這樣一來他就會身敗名裂,而且一無所有,他不像南宮辰,也不是向茹熙,他沒有龐大的家室做後盾,他什麼都沒有,他現在就只有這一家公司,這就是他所有的財產,沒有了這些他真的就什麼都沒了。

“赫先生,我們今天來就是因爲遠洋集團再次的起訴我們才來的,依照法律你這些不法得來的資金是全部要被沒收的,只是上次遠洋集團堅決的表態不再做任何的追究我們才沒有這樣做,對不起,我們這也是依法辦事,如果您覺得這種處理不妥可以按照您說的……”

“少在這裏跟我說這些屁話,不過就是你們收了南宮辰的錢要幫着他要對付我,南宮辰呢?南宮辰現在在哪兒?”

“赫先生,請你說話注意,如果你再妨礙我們辦事我們會以……”

“不要再說這些廢話,我問你南宮辰呢?南宮辰在哪裏?”現在的赫天翼是真的急了,他知道現在要對付他的人就是南宮辰,現在赫天翼恨得先殺了南宮辰的心都有。

“就你,一個只會躲在女人背後,一個靠女人給你解決問題的懦夫也配去見南宮?勸你還是省省吧。”赫天翼的話音剛落就聽門外傳來了一個悠然諷刺的聲音。

進來的不是別人就是黎明澤,對赫天翼黎明澤早就恨透了,早就想把這個僞君子狠狠的打擊一頓,苦於南宮辰一直不同意,現在終於是找到機會了,黎明澤怎麼會不好好的出了這口氣呢?

“黎明澤!”當看到是黎明澤進來了赫天翼也是恨,已經被逼瘋了赫天翼上前直接拎起了他的衣領罵道,“黎明澤,你現在很得意是不是?”

赫天翼上前抓過了黎明澤的衣領,可立馬就有黎明澤的保鏢衝上來扣住了他,讓他動彈不得,看到此赫天翼大笑,不禁開口大罵道:“黎明澤,黎家大少爺,遠洋集團未來的接班人,好威風啊,但你不覺得可悲嗎?如果你不覺得可悲我都替你覺得可憐,你就是南宮辰的一條狗你知道嗎?不,你甚至連狗都不如,在他跟前搖尾乞憐,狐假虎威,你才是個懦夫,你才不是個男人!”

聽到這些話黎明澤急了,從來還沒有人敢跟他這樣說過話,他上前狠狠的一拳打在赫天翼的臉上,這一拳很是重,很快的便有一股暖暖的液體從赫天翼的嘴裏流出來,赫天翼重重的將嘴裏的血都吐了出來,很是嘲諷的大笑了出來,再次的罵道:“黎明澤,這就是你們骯髒不堪的有錢人,就只會仗勢欺人,我現在被你的人押着,你想怎麼打怎麼打,你不是恨我盜取了你公司的商業機密嗎,好啊,有種今天你就打死我啊,你來啊!”

現在赫天翼真的是氣急了,查封了他的公司就等於是要了他的命,倒不如乾脆一點,黎明澤有種就打死他,反正這些個有錢人總會用錢買命了,也無所謂!

“王八蛋!”聽赫天翼這麼說黎明澤也氣的猩紅了眼,“你以爲我不敢?赫天翼,你這個敗類,試圖利用女人上位,又盜取我公司的商業機密,你就是個人渣,你也配在這裏跟我說話,我今天就打死你這個敗類爲社會除害!”

說着黎明澤上前又是狠狠的一拳,可這一拳下去卻馬上被警告給制止了,被訓斥道:“黎先生,我們現在還在執法,你要當着我們的面打架鬥毆嗎?”

“哈哈。”看黎明澤被警告給拉住了赫天翼不禁大笑,“黎明澤,你真是太可憐了,黎明澤,我就是賤命一條,可就是這樣你也不敢打死我,因爲你還怕南宮辰,你打死了我南宮辰也會追究的,你沒法交代,這就是你給人家當狗的無奈!”

黎明澤沒有想到這個赫天翼竟然是這般的死豬不怕開水燙,本來他是想來這裏好好的出口氣的,不想竟然來吃了一肚子的氣,他真是恨死了,真恨不得打碎他的骨頭,可是他的確不能這麼做!

黎明澤惡狠狠的暗罵了一句,之後對着警察大吼:“給我查封了他的公司,馬上查封了他的公司!”

他說完那些警察的動作便越發的快了,見狀還被保鏢押着的赫天翼急了,慌忙的掙扎大喊着:“你們住手,你們都給我住手!不要動我的東西,不要動我的公司,你們放開我,放開我!”

就算是黎明澤受了氣,就算是赫天翼還能嘴硬,但這次畢竟也是黎明澤佔了上風,這會兒赫天翼急了,身子很是掙扎,可是任他怎麼掙扎都掙扎不開那兩個保鏢,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屬於他的財產被充公,他感覺他真的是要瘋了,真的是要瘋了。

“赫天翼,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個怪不了別人,按理說你還要賠償我遠洋集團的經濟損失,沒有讓你賠沒有讓你去坐牢這已經是便宜你了,赫天翼,你還有臉嘲笑我,你以後會過的連條狗都不如!”

黎明澤惡狠狠的對他這麼說,可心裏還是覺得有一股氣沒有完全的發泄出來,還是覺得這樣是太便宜他了,沒有讓他去坐牢,沒有讓他理賠遠洋集團的損失,只是沒收了他的不法財產和查封了他的公司他就該偷笑了!

很快的,赫天翼的資產全部都沒收了,賬戶也全部被凍結,還有他的公司也被貼上了封條,最後他就被警察趕了出來,眼看着公司被封赫天翼緊緊的攥着拳頭,眼睛裏只有恨,只有綿綿不絕的恨。

“赫天翼,今天這個下場你就是活該,好好的品嚐你自己種的惡果吧,這次沒有人會再幫你!”最後黎明澤給他丟下了這一句之後轉身大步的走開,就只留下赫天翼一個人站在那裏,看着那已經被貼在了封條的大門,他恨,他真的恨,他犯了法得到了報應他認了,可是憑什麼?憑什麼他的命運要掌控在南宮辰的手裏?他說放他就可以相安無事,他說不放他就會一敗塗地?

“啊!”看着這封條赫天翼恨極了,大喊着上前就要去撕掉這些封條,可卻被一個老大爺給阻止了,那個老大爺是公司看門的,公司出事之後幾乎所有人都走光了,可這個老大爺卻一直在,直到今天公司被查封。

“赫總,你可別再幹衝動的事了,撕了着封條那些警察又會來找你了,別再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你就算撕了這封條公司也不會還給你的。”那老大爺很是好心的提醒。

聽到這些話赫天翼的手一軟,是啊,他現在衝動有什麼用?不過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罷了。

“赫總,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吧,你得罪了南宮辰在這裏你沒有立足之地的,唉,好自爲之吧。”老大爺勸了他一句之後嘆氣離開,可聽到這句話卻點燃了赫天翼心裏所有的怒火,他攥着拳頭狠狠的打在了牆壁之上,血就順着手一點點的落了下來。

“南宮辰,向茹熙,你們把我往死路上逼!”赫天翼眸子放射出來的目光像是要殺人,“不過你們別得意的太早,我赫天翼是不會這麼輕易認輸的,南宮辰,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在這t市不是你能一手遮天,不是你能爲所欲爲的,你們給我記着,你們給我等着!” ☆099 去他娘的想訂婚?門都沒有!

當歐陽薇薇與李晴談得正歡時,一隻強鍵的手臂從脖子後面摟了過來,她背脊一僵,頭頂上頓時籠罩上一股不好的預感。她知道,唐千夜平常絕不會做她這種霸道張揚的舉動,就算是歡*愛時,他也是要將人吞進去欲*仙*欲*死的溫柔,而不是這種蠻橫強硬……

“寶貝,太冷淡了,出來怎麼不叫上我呢。”輕挑的語氣,帶着吟吟笑意的懶魅男子聲。

果然……

唐耀西挨着歐陽薇薇坐了下來,手卻還掛上她的脖子上。

“放開!!”歐陽薇薇甚至都沒擡頭,直接將那隻手甩開。

但隨後那只手又纏了上來了,八爪魚一樣,怎麼都甩不掉。唐耀西就這麼愉快地跟她玩着這個‘遊戲’,邊說,“維也納之旅愉快嗎?有沒有在外面偷人哪,從實招來……”

看着這對像‘冤家’一樣的人,對面的李睛看得有點茫然,“額,請問這位是?”

唐耀西一手將她摟進懷裏,一手邊向李睛揮揮手,微笑如朝陽,“我是唐耀西,你好,美麗的警官。”

李睛眉頭皺了起來,這個人就是薇薇以前說的那個差點害得她出車禍死掉的渣男,唐二少嗎?

果然有着魅惑全城的外貌,不過,行爲也如薇薇所說的一樣惡劣……

見歐陽薇薇在他魔抓下掙扎得厲害,李睛凜凜神,一本正言說道,“唐二少,人家已經是有主的人了,都快訂婚了,你就放過她吧。”

“訂婚?”唐耀西重複了句,臉上卻出奇地沒有震驚,一邊繼續與她玩鬧着,一邊說,“上次相親,這次直接訂婚了?我告訴你,別說訂婚,你就是結婚了,我也會站在牆角等你離婚……”

“神經病!!”歐陽薇薇實在受不了,怒吼一聲。

立即,整個咖啡廳的人都向這邊看來。

唐耀西無動於衷。

歐陽薇薇想離開,但這人擋在外面,完全將她禁錮在了裏面的空間,她左右尋不到出去的縫隙,他還時不時地貼過來……

李晴面色嚴肅了地抱着手,“唐二少,我是警務人員,請不要在我面前調*戲女性,不然我會很難辦的。”

“調*戲,哈哈,薇薇,聽到沒有,她說我調*你呢,聽着就興奮。”

“你就是個神經病,讓我出去!”

見某人毫不畏懼,李晴又馬上改口問歐陽薇薇,“薇薇,唐大少怎麼還沒來呀?你不是說在這等到他一起回家去見你爸媽商量訂婚的事嗎?他是不是快到了呀……”

警察對於有錢的富家公子根本起不到威嚇的作用,李晴再次深深地認知到了這個道理。

於是乾脆將另一個當事人搬了出來,希望唐二少會顧忌,能解決薇薇的困境……

果然,唐耀西動作有些停滯了,但臉上的笑容依舊,只是是咬着牙在笑。

微微側了下臉,他臉上有一閃而過的陰鷙和沉怒,但回過來時,又是笑容滿面,他用力地捏捏歐陽薇薇的下巴,“原來如此,你是在這等我那親愛的哥哥呀……”

“沒錯,他們已經在維也納定情了,薇薇很快就你的嫂子,你最好放尊重一點。”

“維也納,嫂子,哈哈哈哈……”唐耀西突然一陣瘋狂地笑,在整個咖啡廳內的客人和李晴無比的震驚中,當衆,他拽過歐陽薇薇狠狠地在她臉頰上吻了一口,帶着一絲諷刺意味的口吻說,“那好,嫂子,爲了慶賀你跟我哥哥,我得送你們一件賀禮,跟我去拿吧。”

“放開我唐耀西,這個混蛋……”薇薇破口大罵,怎奈敵不過這個一米八幾的身軀。

他就這樣,在衆目睽睽下,強硬地將歐陽薇薇從座位上拽了起來,肆無忌憚地往外帶……

咖啡廳在座靜悄悄,無人敢出聲,只有李晴在後面喊了句,“站住!”

唐耀西回頭,笑得無畏,“警官若是對我不滿的話,隨時可以到唐氏大夏來找我,哦,記得必須帶着你們局裏最高權威的長官,然後到唐氏找我,的律師團。”

後面還特別強調,就是明白地告訴她,憑你一個小女警想管我還不夠格!

看着歐陽薇薇被擄走,李睛真的很不是滋味,她是警察,但什麼作用都起不了。她知道,這種事要真說到局裏去,上司和其他的同事只是怪她當時爲什麼不迴避要惹這個麻煩……

唐家是凰城權貴的代名詞,支撐着這個市裏大半的經濟,官員只有巴結的份,哪有人敢得罪。

但李晴真正沒有追上去的原因是,她看得出來這個唐二少雖然渣,卻是喜歡歐陽薇薇的,應該不會害她,加之唐大少,這個三角戀情太複雜,恐怕只有靠他們自己解決。而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在這等唐大少來,然後告訴他薇薇的去向……

歐陽薇薇被強拉硬拽地拽到了外面,塞進了車裏。

然後車子啓動,向相反的方向開去,歐陽薇薇在車裏大吼大叫,“你要帶我去哪!放我下去……”

唐耀西沒出聲,加快車速。她氣得撲過去掐他脖子,“停車停車,我要等千夜!”

“等下x!讓他一個人等到太陽下山吧!”唐耀西氣憤地道,想起這兩個人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玩私定終生,特別是他那個奶奶可能也在故意瞞他,他就氣不打一處來。他媽!全世界都跟他作對!

去他娘的想訂婚?門都沒有!

見歐陽薇薇鬧騰得厲害,他一隻寬大的手掌把她的雙手固在了後面,然後另一只手嫺熟地轉動方向盤開着車子向遠處的天邊駛去。

帶着他心愛的女人,遠遠地遠離這座讓他火大來氣的市中心。

唐耀西的車技極好,鉗制着歐陽薇薇,一路單手開車幾乎沒出什麼事。

日落黃昏,車子開到了一個市邊區的海邊。

諸天旅人 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

路上鬧騰得累了,歐陽薇薇有氣無力地看着車窗外的豔麗的海天地平線,幽幽地問,“說吧,來這做什麼?”

“做什麼都行,反正今天不回去了。”不知是因爲離開得遠了,唐耀西之前陰鬱的心情像是一掃而空。外面暮色漸晚,他打開車內的燈,打開音樂,低沉性感的男音在車內狹小的空間迴盪着,有着一種莫明的溫暖、舒心。而唐耀西不知在翻找什麼……

而歐陽薇卻一直靜不下心來,滿腦子都是千夜找不到她時的情景,這一想,又急起來,“不回去?你瘋了,這周圍一不着村二不着店的……”

“放心!”他揚起一瓶水,道,“餓不了你。”

然後又將車裏的一些零食蒐羅出來……

看着那一堆今晚的乾糧,他回過溫潤的臉,性感地揚揚脣,“好了,有吃有喝又有地方睡,等下打開車頂,還有星空觀賞,多好?”

歐陽薇薇氣悻地瞪了他一眼,抱起手,“你的目的是什麼。”

“放他們鴿子。我早就說過,你只能喜歡我一個人,跟其他的人在一起,你永遠都別想安寧。”他語氣很強硬,卻說得平靜,聲音雖不似千夜般的優美空靈,卻有着一種實在感。

之後他又說,這片海是他最喜歡的地方,小時候離家出走,或心情煩悶的時候經常來這呆上一整天。

並且還說,過段子考慮在這蓋座別墅……

但即使氣氛再好,也安不了歐陽薇薇的心,中途打斷了他回憶的話,“我問你,你到底給不給我開車回去?!”

“不回!”他回答得緩慢確定。

“那開門!”

“想下去就下去吧,”他意外地給歐陽薇薇打開了車門,反正這裏沒人沒車,她也走不了。

本以爲她只是下去走走,卻從車後鏡中看着她越走越遠,唐耀西一驚,忙下車追上去,“歐陽薇薇,你給我回來!!”

歐陽薇薇不理他,繼續往回走,拿起手一看,沒信號。不過她沒有停下來,她記得不遠處有公路的,想着趨天色還沒暗下來,走出去也許可以搭上別人的車也說不定,幸好身上還有點錢……

“歐陽薇薇,你給我站住!”唐耀西氣急敗壞地追上來,一把拽住她的手。

歐陽薇薇直接甩開,“放手,你不回去,我自己回去!”

“你瘋了,給我回來!”說完不管她掙扎吼叫抱起便往回走。

“混蛋,你放我下來!我要回去……”

天邊,最後一抹殘陽逝去,海邊一抹昏黑漸漸暈開,歐陽薇薇的喊叫聲在海浪中聽起來聲撕力竭,格外傷心而心急。最後,她張口咬了唐耀西的手,一把從他手上掉了下來……

雖然有沙子,她卻還是摔了個全身痛……

本來,一個好好的夜晚,這死女人非得鬧!

唐耀西的臉一下陰沉了下來,一把揪起她的衣領,罵道,“歐陽薇薇,你這個蠢女人,你這樣做到底是爲哪般!”

“我爲千夜,我愛他!!”

歐陽薇薇氣急大吼,爬起來將他從眼前推開,突然大聲哭了起來,“都是你,你知不知道他好不容易才答應娶我,本來今天見過我家人後就可以訂婚了,都是你都是你!!”

(親們,每天保底更6千字,有時8千9千。請砸給偶吧,快月尾了,不砸就沒用了!!)

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 ☆099 去他娘的想訂婚?門都沒有!)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謝氏女謝薇,賢淑大方,溫良敦厚,品貌出衆,特賜予大學士沈瑾禕爲妻,允其成婚。另擇吉時,當予婚配。欽此。”

已入秋,楚嬙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聽聞,謝薇沒日沒夜的大鬧謝府,整日裏鬧自盡,鬧絕食。

只是,可憐見的,有個神醫哥哥,自盡也變得十分的困難了起來。

這日,許言玉特意來陪楚嬙解悶,無意間聊起此事。

楚嬙幽幽的嘆了口氣,感慨道:“哎,換了是我,要是自盡都被人阻攔的話,定然讓那人不得好死!!”

問題是,沒事玩什麼自盡啊?你說說,你要是當真想要自盡,還需要折騰這麼久?直接一泡尿把自己憋死了不就完事了?

許言玉一雙玉手將棋子放下,無奈的看了楚嬙一眼,“我倒是覺得,這世上誰會自殺,都輪不到妹妹你。你這性子,只有刺殺,絕不會自殺。”

嘿!!還別說,真準!!

楚嬙自己都覺得,自己肯定是上輩子得罪了誰,不然怎麼會被人一槍幹了還能穿越重生呢?

“許姐姐,要我說,自殺不好玩。這謝薇姑娘的眼睛被穆澤羲的美貌給矇蔽了,是不知道,人世多美好,誓死不在一棵樹上吊死。換了我,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我還自殺?我不給他兩刀子就好了!!!”

“得了,這話,你也就在六王爺不在的時候才敢說說。我瞧着,若是當着六王爺的面,這話一說,只怕是你六王府的醋罈子,又得翻了。“

許言玉捂着嘴,調侃的看着楚嬙。

難得能看到楚嬙臉紅,怎能放過。楚嬙不好意思的乾咳了一聲,“他敢!”不過,到底敢不敢,就只有穆澤羲穆王爺知道了。

此時,突然間,魚兒從外面衝了進來,一臉驚慌的道:“小姐,小姐!!!不好了!!!”

臥槽!!!小爺哪裏不好了?

楚嬙憤憤的將眼神一掃,無奈道:“你小姐我好的很!”

“不是,不是,小姐不好了!!!”

他麼的!!!都說了小爺好的很了啊!!!

正欲開口,突然許言玉輕笑着打斷了楚嬙的話,道:”你先別急,慢慢說。妹妹也過來聽一下,瞧魚兒這丫頭,似乎是跑的有些急了。“

嘖嘖!!!許美人這就太不瞭解魚兒姑娘了,這姑娘,可是追着孟毅連飛刀的女子,豈會跑急了呢?

魚兒突然皺着眉頭,十分憤怒的道:“皇后娘娘突然去求旨陛下,給謝薇小姐和表少爺賜了婚!”

“什麼?”

楚嬙以爲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又問了一遍。

而許言玉卻咬着下嘴脣,慘白着臉站在一旁,渾身止不住的發抖。

魚兒實在是不忍心,聲音小了些,道:“今日一早,皇后娘娘便突然間去求陛下爲謝薇小姐和表少爺賜婚。聖旨如今都到了謝府了。”

賜婚?

這皇帝公公又要亂點鴛鴦譜了?

臥槽!!!他麼的真是糊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