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這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可千萬別自己找死!”司空卓冷笑道。

“是嗎?”張誠面對威脅,不僅有些好笑,“我是四眼的朋友,你說我該不該插手?”

“四眼?”司空卓一愣,茫然的問道:“是誰?”

杜冷瞳孔一縮,恍然道:“你就是那小子的同學吧?沒想到居然還跟到這兒來了!”

“同學?”司空卓又是一愣,隨即哭笑不得。

張誠神情淡定,面對他們沒有絲毫慌亂,反而還顯得有些傲慢。

他原本還以爲真有什麼來頭呢,沒想到只是個學生,這膽子真的是有點匪夷所思了。

“算了,算了……我也懶得殺你,趕緊滾吧。”司空卓揮了揮手,就像趕走一隻蒼蠅一樣。

“不殺我?”張誠點了點頭,“行吧,憑你這話,我也饒你一命。”

“你!”司空卓腳下一晃,險些跌倒。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他司空卓是誰?

司空家族的下一代家主,異能者中的天才,馬邊市的太子爺!

你一個學生,居然說要繞我一命!

你特麼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小傢伙,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司空卓冷聲說道:“你如果再不走,可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看見那棵樹沒有,那就是你的下場!”

“噗……”張誠突然笑出聲來,“就憑你那點異能嗎?威力連三昧真火都算不上,我就算站着讓你燒,你又能把我怎樣?”

一聽這話,司空卓臉色徹底變了,“你……到底是誰!”

其他人也都目光一凝,死死盯着張誠。

知道三昧真火,還知道異能,眼前這個青年肯定不是普通人,難道是……法師? 陸老爺子氣的胸口一陣疼,最後顫抖着身子,昏厥了。

“完了,老爺子昏迷了,快快,送搶救室。”

“哎呀呀,看看都是什麼事兒。”

“她就是個災星。”

……

所有人不停的在說些什麼,唯有陸少宸緊緊地抱着蘇薇兒,發現她臉色蒼白,整個人身體冰冷顫抖的厲害。

一雙眼眸空洞無光,好似傻了似的,無論陸少宸怎麼呼喊着她,都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不停地留着眼淚。

最終,身子一軟,昏迷了過去。

“薇兒?”

陸少宸擔憂極了,抱着蘇薇兒送去了搶救室。

一時間,陸家亂作一團。

當所有人被眼前的一幕給擾亂的時候,紛紛都去了其他科室的搶救室等待結果的時候,只有黎茉脣角揚起一抹譏笑,走到了樓梯道,下了好幾層,確定周圍沒有人的時候,撥打了一串電話號碼。

“做的很不錯,現在所有人的都信以爲真。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保證他的安全,然後把人平安無事的交到我的手裏。謹記,一定不要讓人發現任何的端倪,我要你做的乾淨利落,明白嗎?”

“絕對沒問題,你放心吧,不會有人發現假死的情況,我一定會把人安然無恙送到你的手裏。不過……錢?”

“膚淺!是十分鐘後,五千萬會出現在你的賬戶上!”

掛掉了電話,黎茉把手機上那串電話號碼刪除了,擡手看着樓上,脣角笑意更濃。

“陸少宸,蘇薇兒?好戲纔剛剛開始,我會陪你們玩到底。你們……準備接招了嗎?”

……

蘇薇兒在牀上昏迷了三天三夜都沒有醒過來,小寶則被送到了殯葬公司火葬,然後立碑。

一時間,寶寶的事情驚動了B市所有的人,成爲了當下議論的焦點。

所有矛頭紛紛指向了尚在昏迷的蘇薇兒,都說她是掃把星,剋死了親生父母,現在又剋死了孩子。

陸家老爺子甚至登報對外聲稱,陸家永遠不可能接受她進入陸家!

陸少宸因此跟陸老爺子決裂。

“唔……寶寶?寶寶?你不要死啊寶寶?”

醫院病房裏忽然傳來一聲尖叫,站在窗戶旁的陸少宸一回頭便發現蘇薇兒從病牀上坐了起來,面色蒼白,滿頭汗漬。

“薇兒?薇兒,你沒事吧?”

陸少宸面容憔悴的走到蘇薇兒的面前,關心的問道。

蘇薇兒一擡眸,迎上陸少宸的眼睛,一把拉着他的手臂,問道:“少宸,寶寶呢,寶寶呢?我要去看看寶寶,他在哪兒?在哪兒?”

蘇薇兒掀開了被褥從牀上起來,卻被陸少宸摁在了牀上,“別鬧,好好休息薇兒,醫生說你身體不好,需要好好休息一陣子。”

寶寶現在已經火化了,蘇薇兒怎麼可能見到寶寶?

根本沒有機會。

蘇薇兒忽然停止了掙扎,不可思議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少宸,怎麼回事?寶寶呢?”

她聲音哽咽沙啞,眼底盡是不可置信。

“寶寶真的死了……死了嗎?”一句話說完,眼淚奪眶而出,她不敢相信突然的情況,“怎麼可能就死了?是不是我在做夢,是不是做夢?”

她拉着陸少宸的手,使勁兒的在自己的臉頰上打了一巴掌,啪地一聲,很疼,很疼。

可再怎麼疼,也不敵心口的痛,那揪心的疼,好似能將五臟六腑給撕碎了似的。

“薇兒,你別這樣!”

陸少宸猝不及防被她握着手打在她的臉上,疼的陸少宸的心裏。

“唔唔唔……爲什麼會這樣?少宸,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後再也不跟你吵架了,對不起,你原諒我好不好?對不起嗚嗚……”

經歷過太多太多的事情,蘇薇兒有些精神崩潰。

自從父親去世之後,她本來心理狀態就不是特別的好,現在相繼寶寶出事,讓她更加無法面對現在的情況。

“少宸,對不起,你打我,你打我好不好?!”

似乎只有被陸少宸狠狠地責罵一頓才能消除她心理陰影。 在華夏,異能者的地位跟邪修差不多,都是被打壓剿滅的對象。

也是因爲馬邊市地處偏遠,法術界的勢力沒有延伸過來,司空家族才能延續至今。

但即使如此,以前司空家族也是過得小心翼翼,處於半隱居狀態,最近聽聞法術界大亂,所以膽子才慢慢大了點,增大了活動範圍。

“那小子的同學……居然還有法師?”

杜冷微微皺眉,見張誠胸有成竹的樣子,越發肯定了這個判斷。

“小子!”杜冷眼珠一轉,厲聲喝道:“你朋友的魂魄現在還在我身上,只要你幫我逃出去,我就將你朋友的魂魄放了,如何?”

聽見這話,張誠卻是眼皮都不擡一下,只是冷聲說道:“你今天是走不了了,你要是敢動四眼的魂魄,大可以試試,我會讓你嚐嚐生不如死這四個字的真正含義。”

聽見這話,所有人心中都莫名生出一陣寒意,好像眼前這個青年的話並不是威脅,只是闡述一個簡單的事實而已。

司空卓目光上下掃視張誠,見他除了皮膚白淨一些外,氣質詭異一點之外,全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法師的樣子。

“他要不只是普通人,因爲接觸過法師,所以知道這些,要不就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司空卓心中默默有了判斷,表情也變得更加警惕。

“我再問一次,你究竟是誰?”

“你倒是聰明。”張誠歪了歪頭,淡淡的說道:“我叫張誠,江城人。”

說完之後,張誠似笑非笑的看着衆人。

“張誠?”

在場衆人一愣。

這個名字可以說氾濫到了極點,不說全國,就算小小一個馬邊市也能抓出十個八個叫張誠的來。

但是加上江城兩個字,代表的意思就完全不同了!

在所有人的認知裏,只知道一個江城人叫做張誠……

此人便是現在威名赫赫的神君觀之主,華夏鬼物之王!

這個張誠出世不過一年時間,死在他手上的法師便不知凡幾,聽聞最近更是連斬幾名法術界名宿,以一人之威,壓得整個華夏法術界擡不起頭來。

而且還不僅如此,真正讓此人聲名大振的,還是東瀛一戰!

滅神社!毀黑龍會!

富士山之巔擊敗神道教第一人!

單槍匹馬擊潰東瀛自衛隊!

陸太太復婚吧 這種戰績,已經不能稱之爲人了,在不少華夏人心裏,張誠已經是神!

“張……張誠……”司空家一人身子一抖,不可思議的叫道:“你就是江城那妖孽!”

“沒錯了!”另一個司空家的高手也顫聲說道:“叫張誠,又這麼年輕,還來自江城,肯定是那鬼王!”

“鬼王?妖孽”司空卓微微皺眉,眼中滿是猶豫和詫異。

他身爲司空家的少東家,爲了安全,一向是深居簡出,雖然聽說過張誠的名字,但是對他的具體事蹟還不怎麼清楚。

“張大師……不是!張……張神君,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你老人家千萬別往心裏去。”

“少爺……我看這件事,咱們就算了吧。”

“少爺……咱們快走吧!”

司空家的其餘高手,平時負責查探消息,自然遠比司空卓明白張誠的厲害,之前高高在上的神色瞬間一掃而空,眼中只剩下深深的畏懼和惶恐。

“這個張誠……真有那麼厲害?”司空卓詫異的看着自己的手下。

他帶來的人他心裏清楚,這些都是家族精挑細選出來的高手,身有異能不說,一身橫練外功也是練得的爐火純青,就算是刀砍上去都不一定傷得了。

自己這些手下,對上法術界真人級別的法師也絲毫不弱,聯手之下,連天師都能拼一拼。

他們在馬邊市,向來都是橫行霸道,不管黑白兩道都要給面子,怎麼一見這小青年,就跟耗子見了貓似的?

“何止是厲害啊……”旁邊一人偷偷看了眼張誠,壓低聲音說道:“他現在可是江城一霸,連法術界都不敢動他。”

“江城一霸?”司空卓微微皺眉,不屑道:“他就算是江城一霸又如何?這裏是馬邊市,我們的地盤,難道還怕他不成?”

聽見這話,一幫手下腿都嚇軟了,暗罵司空卓作死。

張誠一怒,那可是連軍隊都幹不過的妖孽,區區一個司空家算根毛啊!

別人吹口氣,跺跺腳,只怕就煙消雲散了!

“我之前說過饒你們一命,現在仍然算數。”張誠表情依舊平淡:“跪下求饒,然後滾吧!”

“混賬!”司空卓一聽這話,差點沒氣得吐血,“就算你再厲害,但是司空家也不會怕你!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在馬邊這地方,你就算是一條真龍,也得給老子乖乖盤着!”

說完,他猛的伸出雙手,對着虛空一抓。

兩團碩大的火焰,瞬間從掌心憑空冒出,熊熊燃燒,炙熱的火焰,將周圍人的鬚髮都烤的焦黃乾枯。

司空卓雙手握火,感覺此時的自己簡直如同掌控天火的神仙,瞬間信心大增!

“我司空家憑藉這手控火之術,縱橫馬邊上百年,不知燒死了多少亡命之徒,今天就讓你嚐嚐我神火的厲害!”

此時張誠還未出聲,司空家的一個老者已經臉色狂變,身形一閃,張開雙臂擋在了司空卓的前面。

“少爺!萬萬使不得啊!你這一出手,司空家族必定會遭到滅族之災啊!”

“七叔!你可是家裏老人了,怎麼也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還滅族,信不信我先滅了你!”

司空卓大怒,怒髮衝冠的盯着面前的老人,只要對方一個回答不對,他手中的神火就要落在對方身上。

老人額頭上冷汗直冒,心裏將司空卓罵了個狗血淋頭,但爲了保命,還是隻得耐着性子,低聲說道:“這個張誠……他不是法師!而是鬼魂和殭屍合爲一體!前幾天江城出現天劫的事,少爺你也知道吧?那就是茅山一位太上長老爲了對付他而招來的,結果張誠什麼事都沒有,那太上長老反倒把自己給活活劈死了……”

“什麼?前幾天那事就是因爲他?”

司空卓目瞪口呆,隨即一萬頭羊駝在心裏橫衝而過。

日尼瑪!你怎麼不早說!

前幾天江城出現天劫,轟動整個華夏,司空卓自然也聽說了。

只是因爲事後神君觀並沒明言是誰渡劫,所以司空卓一時還對不上號,現在一想,瞬間反應過來,差點被嚇得尿褲子。

實力威名還有可能是吹出來的,但是天劫可是實打實的!

況且當時的雷劫之威,連馬邊這邊都能感覺到,可見有多麼恐怖!

與那種天劫相比,自己控火術的威力連根火柴頭都比不上……對上這種怪物,又能有個雞毛卵用? “是什麼?”

陸少宸忽然欲言又止,讓蘇薇兒越發的着急。

這一次的事情深深地打擊了蘇薇兒,讓她無法振作。

“寶寶的母親……很多年前就失聯了。”

話到了嘴邊上陸少宸終究沒有說出來。

寶寶現在已經不在了,他不忍心將事實真相告訴蘇薇兒,生怕蘇薇兒會無法承受現實。

天知道當初知道寶寶跟蘇薇兒之間的關係,那一剎,連他自己都沉浸在驚訝之中久久無法自拔。

後來,把真相告訴了蘇薇兒她並不相信,然後就被封鎖記憶。

所以之前那一番話蘇薇兒已經不記得了,既如此他還要說出來幹什麼?

“失聯了?”

蘇薇兒眼眸微怔,整個人有些恍惚,坐在牀上,雙手抱住膝蓋埋着腦袋,沉浸在痛苦之中無法自拔。

“爲什麼會這樣,我對不起寶寶,我對不起他……是我……”

她哽咽的呢喃着。

陸少宸走到了她的身邊,擡手撫了撫她的背脊,“薇兒,我是主要責任,你不要把所有的錯都攬在自己的身上,你知道嗎?”

寶寶是他心頭肉,他非常愛寶寶。

現實的打擊讓他無法承受,可他不得不去面對,否則的話會讓蘇薇兒陷入更加痛苦的過程中。

即便是痛,他也要表現的不是那麼的明顯。

叩叩叩——

正在此時,病房門響了。

“進來。”

陸少宸話音落下,有人推開門走了進來。

“宸,蘇小姐,你們還好嗎?”

是伊娜,伊娜牽着婭婭兩個人走了進來。

“唔唔唔……爹地,我……我想寶寶了,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