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轟隆!」

劍芒落下,狂暴的力量,同時橫掃四周,震耳的爆響襲卷,威勢可謂驚天。

不多時,劍芒散去,定仙術的封身之力,隨之慢慢消失,遠處古城前方,魔仙堡的兩位魔仙,此刻抬頭掃向了前方一眼,臉上露出笑容。

「咦?師兄,有些不對。」

翁不凡眼中閃過一道微光,他感覺到方才的定仙術,前方之人似乎還是提前掙脫。

再其一旁,宗元浩此時臉上的神情收斂,只見他大袖一揮之下,恐怖的劍芒之威收回,前方狂暴之力,隨之全部散去。

目光所致,只見那青魔族之人,此刻還安然無恙的處理在原地,再其身形四周,則是多了一道青色防禦屏障,完全將二人的攻勢抵擋。

「不可能!」

「難帶是……」

宗元浩稍有驚嘆,隨之目光一震,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凝重起來。

如此同時,前方不遠處,只見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此時緩步踏空而來,很快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穆王,見過族主。」

青魔族冥主,在見到來者,臉上同時露出恭謹之色,隨之連忙轉身,向著眼前之人恭謹一拜。

「我說過,你不可隨意出手的。」

前方半空,一道略顯纖細,其中帶著一絲冰冷之感聲音,此時緩緩出來。

這開口之人不是別人,正是青冥魔主小青無疑。

「穆王知罪。」

「甘願受罰……」

穆王面色不變,對於眼前之人,他的崇敬那無疑是發自內心的,雖說心中對於魔仙堡,早已是憎恨已久,但面對青魔族之主,他顯然不甘多言。

而此刻,在小青的身旁,葉飛此刻正抬頭望向前,目光掃向下方的戰場,最終落在了前方邊陵城之上。

這邊陵城內,除去那些宗門弟子不談,外域八大宗門師叔祖強者,大部分他都曾在魔仙堡見過,連逍遙門的徐清鳳也在其內。

此刻,邊陵城城牆之上,魔宗的強者眾人,此時目光也是落在了葉飛的身上。

「嗯?此子,不是逍遙門的那位榜首嗎?」

「守魔城一戰,我等宗門天驕弟子,盡數身亡,為何此子還活著?而且還與青魔族的那些魔人走到了一起。」

城牆之上,各大宗門八星師叔祖,此刻臉上的表情略顯陰沉。

「徐峰主,此事,你逍遙門需給我等一個交代!」

一旁不遠處,魔劍宗的一位身穿灰色長袍,手持黯黑長劍,長須,長發,周身氣勢不凡的老者,此刻猛然轉頭,目光落在了徐清鳳身上。

如此同時,各大宗門強者,此時目光也是紛紛凝聚,臉上露出了不善之意。

徐清鳳此時,臉上的表情略顯複雜,她抬頭望向前方,稍有沉吟之下,只見其身形踏空而起,向著前方的戰場而去。

在眾人目光之下,這逍遙門的峰主,已然踏入了魔仙強者交手範圍之內。

「徐峰主,青魔族族主,乃是極地五強之一,交給我魔仙堡便可,你且暫退城內,以免被餘威所傷。」前方半空之中,宗元浩此刻轉頭,望著來者低聲開口道。

魔仙級別的戰鬥,顯然絕不是這些八星天魔能夠干預的。

徐清鳳聞言,卻是並未退去,她的身形閃動,此刻向前一步,眸光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葉飛,本座有話問你。」徐清鳳神情沉靜,盯著眼前之人輕聲道。

前方不遠處,葉飛不禁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他的隨即抬手禮貌抱拳。

「徐師叔,但講無妨。」葉飛面色如常,望向前方之人開口道。

當初在聖墓之時,他的洞察之眼,在探查到邊陵城的情況之後,葉飛便是已然深知,守魔城之內,魔仙堡的計劃成功了。

各大宗門天驕弟子身亡,此事多半米已成粥。

而此刻,連逍遙門的師叔祖強者,都趕赴陵城,可見此事其中的緣由,南宮邪並未如似告知各大宗門,又或者此人只是單純的懶得管。 戰場半空,徐清鳳眸光閃動,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嚴肅了幾分。

「你且如實告知本座,當初守魔城內,發生了什麼?」

「紫風此刻身在何處……」徐清鳳目光凝聚,此刻聲音回蕩在戰場半空。

此言一出,後方古城城牆之上,其他宗門的師叔祖,此刻目光同時一閃,可見對於當初魔仙堡所言,這些外域宗門強者心中,還是有所懷疑。

守魔城,本身防禦不弱,在加上有魔仙堡三老之一鎮守,就算被魔族攻破,那也不至於這一次參與此戰的後輩魔修,全部玉碎才對。

而且僅僅只是一個青魔族,除非是那位族主出手,否則絕不會這般慘烈。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不禁掃了遠處的魔仙堡二老一眼,他的眼中忍不住有寒芒閃過。

「各大宗門弟子,早在守魔城破城之前,就已經身亡,至於紫風師兄,若是葉某沒有猜錯,應該是被囚與魔仙堡之內。」

葉飛神情沉靜,此刻聲音不大,但卻是在四周回蕩開來。

此言一出,四周眾人,面色均是不禁劇變,邊陵城那邊,各大宗門師叔祖,此刻也是愣在了原地,臉上的神情各有不同。

能夠踏入八星天魔之境,這些宗門強者,自然不是愚笨之輩,豈能不明白前方之人話語中的意思。

「你是說。」

「這一切,都是魔仙堡所為?」徐清鳳目光一寒,此刻聲音變得低沉幾分。

戰場半空,葉飛聞言微微點頭。

此時徐清鳳稍有思索,隨之猛然轉頭,眸光落在後方魔仙堡二老身上。

「數百年前,當年外域三強與極魔之地有過約定,按照當年的約定,極魔之地若是沒有明確表態入侵外域,我等八大宗門則無需出手。」

「三百年前,守魔城,邊陵城,本身就屬於青魔族。」

「二位前輩,我等宗門弟子,甘願來此守城,多是為了歷練,魔仙堡與青魔族的私怨,本身就與我等無關。」

徐清鳳此時心中已然明了,此刻眸中滿是怒意,盯著前方則魔仙堡二老。

她此刻這般開口,遠處城牆之上,八大宗門的師叔祖強者,此刻臉上神情不禁微變,目光也是同時落在了魔仙堡二老的身上。

儘管如此,此刻場面,仍舊還是有些僵持。

單憑一己之言,顯然是難以服眾,魔仙堡的實力,畢竟凌駕於魔宗之上,此事尚不可輕信。

「簡直一派胡言!」

「徐峰主,此子與魔族勾結,各大宗門弟子,皆是死與他手中,待老夫斬了信口雌黃的小兒。」

戰場半空,宗元浩低喝一聲。

他的眼中,殺機見顯,同時目光掃向身旁的師弟,二人對視一眼,兩位魔仙強者威勢,隨之轟然爆發,恐怖的威壓之力橫掃四周。

在這股壓迫之力下,徐清鳳的身形,忍不住被震退了數步。

「定仙術,封。」

翁不凡此刻抬手掐訣,那是忽然出手,引動天地之力,抬手向著前方之人一指點去。

如今青魔族族主,已經冥主穆王,再加上前方那個小輩,就算是此刻魔仙堡的魔仙二老,此刻心中也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此刻忽然的出手,便是要一擊斬殺葉飛。

「斬仙劍,現!」

「諸位,待老夫二人,斬殺那妖言惑眾之輩,我等在一起出手對抗青魔族。」 我的二婚時代 宗元浩此刻低喝一聲,他的白茫仙劍已然握入掌中。

這兩位魔仙聯手,一擊之下斬殺普通冥主級彆強者不在話下。

磅礴之力橫掃,前方葉飛身形,幾乎是被瞬間封定,而接踵而來的斬仙劍之威,同時將其身形鎖定,那帶著必殺之意的一劍之力襲卷而來。

見此情景,青魔族穆王此刻,眼中不免露出擔憂之色。

「青主,我等還不出手?」穆王對於葉飛的實力,還是有著一些了解的,之前二人初見之時,差點就動起手來。

論實力,那外族小輩,應該在他之下。

前方魔仙堡二人,此刻同時出手,前方之人多半難逃一死。

「不急,本族尋覓之人,沒你想得那麼簡單,若連眼前二人他都對付不了,當初我便不會接觸此子。」小青抬頭望向前方,臉上此時露出微笑。

魔仙堡的實力,沒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簡單,那三位成名已久的魔仙,絕不會是魔仙堡的終極力量。

「青主的意思是,此子能與那人一戰?」穆王此刻心中一驚,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他對於魔仙堡的實力,同樣也是十分了解。

「嗯,若非如此,這次的收復之戰則毫無意義,僅憑藉你我二人,哪怕是整個外域魔地,還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撼動魔仙堡,但眼前之人則是截然不同。」

青魔族族主小青,此刻輕聲開口,她抬頭望著前方,忍不住眸光有些閃動。

極魔之地,五大魔族,整體實力不弱,但當年青魔族被滅,他們卻是不敢聯手對抗魔仙堡,這其中顯然是有原因的。

而追究其根本,則是因為畏懼。

界主隕落之後,魔仙堡無疑是外域魔地,公認排在首位勢力。

「他……不同?」

穆王此刻面露疑惑之色,一時間不免有些不解。

前方之人,就算戰力再強,那也只是個天魔而已,硬實力上就算是他,都要遠遠超過那位外族小輩。

「呵呵,他沒有想得那麼簡單。」小青臉上露出自信之色,她似乎對於葉飛極其了解,在說完之後,目光隨之掃向前方。

戰場半空,那斬仙一劍,此刻已然臨近。

「小輩,去死!」

宗元浩面色陰冷,此刻殺意已決。

他的周身,天地之力引動到極致,那一劍落下,空間竟是出現扭曲,劍芒中爆發出來的氣勢,彷彿天地不可擋。

「葉飛,小心。」

遠處半空之中,徐清鳳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此子,必亡。」

「就算此刻,那青魔族之人出手,怕是已然有些來不及了。」

「……」

遠處邊陵城內,各大宗門強者,此刻望向前方戰場半空,忍不住紛紛搖頭,那恐怖的斬仙劍之威,放眼整個外域魔地,能夠接下之人屈指可數。

陵城前方半空,此時的葉飛,臉上的神情不變,身形更是沒有後退半步。

「血魔盾。」

下一刻,一道血芒閃過,在他的跟前,凝聚成一道暗紅漩渦屏障。

「哼,無知小輩。」

「想要憑藉此術擋住斬仙劍,簡直是痴人說夢。」

宗元浩此時,眼中不禁露出了不屑之色,他身為魔仙三老之一,對於巨魔之地五大魔族,自然是十分了解,此刻一眼便是認出那血魔族之術。

「砰,咔咔。」

「轟隆……」

那白色的劍芒,此時猛然落下,恐怖的威勢,襲卷了血盾,僅僅不到半息之間,此術便是被那恐怖的劍芒吞噬崩潰。

而仙劍之力,則是不曾有半分的停滯。

「這劍,不錯。」葉飛臉上的神情,始終平靜如水。

他此刻抬頭望向,靈識感知之下,可見那把白色仙劍,在品質之上,絕不輸於他的九玄劍,而且其內隱藏規則之力,鋒芒足矣驚天。

「哼,死到臨頭,還敢故作鎮定。」

「小兒,拿命來!」

宗元浩目光凝聚,身上的氣勢,隨之更盛了幾分,這一劍之下,他必須將眼前之人斬殺,否則接下與青魔族之戰,怕是會極為困難。

前方半空,葉飛此刻淡笑一聲。

「劍不錯,但用劍之人,卻是太弱。」

話音落下,他周身氣息一凝,四周空氣之中,魔煞之力開始迅速凝聚,彷彿被什麼吸引一般,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瘋狂地融入葉飛體內。

霎時間,他的身軀隨之陡然膨脹,整個變得高大了許多。

「哐……」

「轟隆!」

劍芒落下,帶起狂暴的毀滅之力,瞬間襲卷了葉飛的身形。

但下一刻,四周眾人,連同後方遠處邊陵城內的宗各大門師叔,此時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目光所致,只見從那狂暴的力量之中,緩緩伸出一隻大手,一把將此刻斬下的仙劍,直接拽在了掌中。

此刻持劍之人,更是在這股渾厚之力下,無法收回仙劍,身形也被定在了半空。

「空,空手接仙界?」

「嘶!那可是斬仙劍啊,此子的身體強度,難道已經超越了仙境。」

「不……不可能,就算那小輩隱藏實力,本身踏入了魔仙之境,那也不可能空手接下斬仙劍之威。」

邊陵城內,各大宗門師叔祖,此刻都是一臉茫然之色,眼前情況顯然是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魔仙堡的斬仙劍,那本身是成名數百年的至寶,傳聞可一劍斬魔仙,說是外域第一劍都毫不誇張,怎麼可能輕易別人空手接下?

而相比起邊陵城內魔修不同,此刻青魔族族人,眼中均是忍不住露出狂熱之色。

冥主穆王,更是目光微顫,此時忍不住上前一步,心中的激動怕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斬仙劍,並非無敵。」

「八百年前,我極魔之地,曾有人空手將其接下。」穆王眼中露出激動之色,知道這一刻,他才明白過來,青主方才口中所說的不同。 青魔族這邊,小青此時上前一步,她儘管早有預料,但此刻見此情景,臉上的笑容,還是忍不住更盛了幾分。

「不朽魔體。」

「雖說還不完整,但也有了當年界主大人八成之力。」小青臉上的笑容不變,此刻低喃一聲,抬頭望向前方,不禁輕閃了一下雙眸。

如此同時,可見戰場半空,空氣中的狂暴之力逐漸散去。

而葉飛空手接下仙劍的舉動,同時逐漸落在了下方魔修的眼中,使得那些魔修弟子,都是不約而同地愣在了原地。

「逍遙門榜首。」

「此人,居然強到了這個地步!」

「……」

城門戰場內,那些參與此戰的宗門弟子,多半也是聽過葉飛之名,畢竟當初魔仙堡的試煉,最後只有此人一人走出。

此事,早已傳遍整個外域魔地。

如此同時,宗元浩也是隨之愣在了原地,在反應過來之後,他體內的魔仙之力爆發,想要收回斬仙劍,但在那股渾厚之下,手中的仙劍,如同被牢牢吸住了一般。

「這怎,怎麼可能!」

「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