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在經過一側沙發時,完全沒去在意沙發的人,而蘇薇兒戴着口罩,她自然也沒有發現。

看着她走過去,蘇薇兒放下手裏的雜誌跟了過去。

張姨看到走過來的王麗蓉忙的起身,害怕唯唯諾諾的樣子,“夫人……您來了。”

王麗蓉看着張姨,眼神之間充斥的藐視意味,走過去直接坐下。

擡眸看着張姨,“你說的什麼資料!”

就在張姨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時,蘇薇兒直接推開了落地窗走了過去。

王麗蓉一驚,側頭看向走過來的女人,只是這一眼,看到這個女人,王麗蓉驟然睜大的雙眸,盯着蘇薇兒,又看了一眼一旁害怕膽顫的張姨。

重生之少將萌妻 瞬間明白了什麼,猛地拍桌而起,怒指着張姨,“我看你真的是想你孫子活不過去啊?!”

這話嚇得張姨不知所措,忙的看向走過來的蘇薇兒,那求助的目光。

只聽到蘇薇兒輕佻的嗓音道:“王麗蓉威脅一個手無寸鐵的老人你還真的幹得出來?”

說話間,蘇薇兒直接扯下的口罩,頓住腳步,凌厲的目光直射向王麗蓉。

“賤人你……”

王麗蓉瞪着蘇薇兒,隨即怒視盯着張姨,那眼神恨不得要將人凌遲了一般。

“王夫人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了!!”輕佻的聲音卻充斥那凌厲冰冷的氣息。

王麗蓉瞪了蘇薇兒一眼,隨即伸手拿起自己的小包,“我跟你這個賤人可沒什麼好談的!看到你還真的是髒了我的眼!”

說着,轉身就要走,但是蘇薇兒又豈能讓她這麼輕易就離開,一把拽住王麗蓉的手腕,用力一拉,反手一推。

“你幹什……啊!”

王麗蓉整個人直接重重跌倒在椅子上坐着,原本帶着的宮廷帽直接掉落子啊了地上。

卻還沒有等她緩過神來,茶水直接潑到了他的臉上。

嚇得王麗蓉雙手忙的擦拭着臉頰,划着眼睫毛的眼睛,被她這麼一弄,都開始花妝了。

“蘇薇兒!!!”

王麗蓉大喝叫着蘇薇兒的名字。

“王麗蓉你叫什麼叫,我不是聾子,我聽得清楚。”

話落,王麗蓉猛地起身,擡手就要扇蘇薇兒的耳光,還沒扇下去,手腕被一股力量緊握住。

下一秒。

啪的一聲耳光響聲驟然而起。

王麗蓉整個人直接被扇的側倒在了茶几上,茶杯嘩啦的掉落在地上。

這樣的一幕嚇得張姨不禁一顫。

蘇薇兒從始至終淡然平靜的狀態,只是那盯着王麗蓉的眼神凌厲的可怖。

而此刻落地窗外的人看到了這裏的情況,服務員忙的上前,查看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王夫人!!”一名服務員忙的上前扶起王麗蓉。 什麼情況?

好淒厲的叫聲!

難道有厲鬼來襲?

這個時間,大多數人都還沒睡死,瞬間就被這一聲驚天慘叫給驚醒,爬起身來滿臉茫然。

原本安靜的大佛寺很快就變得喧鬧起來,無數護寺武僧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快速匯聚到了第二層走廊。

那些參會的山門一看,第一感覺就是有事發生,於是也跟了上去。

事發突然,張誠也是一臉懵逼,直到對方發出尖叫,他才猛然醒悟過來。

操尼瑪……老子被坑了!

現在這情況,要是被人看見,那就是黃泥巴掉進褲襠裏,不是屎也是屎了。

張誠心裏一橫,一把捂住那女人的嘴,想讓對方安靜下來,然後再解釋。

那女人沒想到張誠如此膽大包天,居然還敢直接上手,立即就想反抗。

可是她現在一絲不掛,只能靠手遮掩,這一反抗,更是被張誠看了個一乾二淨。

而就在這時,突然一聲門響,無數人從外面涌了進來,女人大吃一驚,顧不上跟張誠搏鬥,伸手一拉紗布,胡亂裹住了身子。

“師姐,發生什麼事了?”

“圓慧,你還好吧!”

幾個和尚剛一進門,就大吼了一句,但當看清屋裏的情況時,所有人都瞬間呆立原地,原本嘈雜的人羣也變得寂靜無聲。

張誠的一雙手,一隻還捂在那女人的嘴上,一隻死死按着對方的香肩。

而那女人,臉上盡是屈辱和羞憤,身上只裹着一層白紗,被浴桶裏的水浸溼之後,緊緊的貼在身上,顯露出無比曼妙的曲線。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面露驚駭、如見鬼魅!

“砰!”

一個武僧手裏的木棍直接砸地上了。

“嘭!”

一個道士之前好像正在刷牙,嘴一張牙刷落在地上,泡沫順着嘴角不斷往下淌。

後面一些年輕弟子更是下意識的拿出手機,但是卻遲遲不敢按下快門。

我的天啊!

三清道尊啊!

如來佛祖啊!

觀音姐姐啊!

這……這個傢伙也太生猛了吧……我特麼出現幻覺了吧?

在大佛寺居然敢做這種事?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好……好牛逼……

一個年輕的道家弟子用雙手死死揪住旁邊一個同門的頭髮,喃喃說道:“對……對尼姑……都能幹出這種事……這傢伙到底是有多飢渴啊?這特麼還是不是人?”

看着周圍人的目光,張誠的心徹底涼了,心裏只剩下兩個字:完蛋……

“大膽狂徒!居然敢在大佛寺行此惡事!”

“守衛的人呢?怎麼會讓外人進到內門弟子的居所!”

一幫武僧終於反應了過來,一時間雙目噴火,差點沒氣炸。

兩個小和尚耷拉着腦袋,弱弱的說現在正好是換崗的時間,張誠應該就是趁着這機會溜進來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張誠身上,複雜到了極點。

大佛寺在華夏法術界可是一個超然的存在,不管是佛是道,面對大佛寺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有半點失禮。

但是眼前這一幕,已經完全超越了他們的想象力。

居然……居然有人敢在大佛寺調戲婦女!

而且調戲的對象還是……三代弟子之首,在佛門四傑中排行第一的圓慧法師!

這……這人特麼是瘋了嗎!

張誠嘴脣動了動,動作僵硬的放開手,弱弱的說道:“如果……我說這是個誤會,你們信不?”

信你個鬼!

不少人同時哼了一聲,大家剛纔可是親眼所見,要再來晚一點,說不定圓慧法師都被你侮辱了。

還誤會?

你咋不說是夢遊,現在剛醒,啥都不知道呢!

“張道友!”就在這事,圓光突然從人羣中走了出來,痛心疾首的說道:“你之前問貧僧圓慧師姐漂不漂亮,貧僧還以爲只是玩笑而已,沒想到你居然真做出這等禽獸行徑!”

“好哇!原來早有預謀!”

“這傢伙,居然白天就已經盯上圓慧法師了!”

“真是色膽包天!看你現在還怎麼狡辯!”

一聽這話,所有人頓時一片譁然,張誠更是差點氣暈過去,心裏將圓光罵了個狗血淋頭。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你特麼這時候冒出來多什麼嘴!這不是往死裏坑我嗎!

“拿下這個狂徒!”

“先把他押出去,然後交給長老發落!”

“各位道友還請先行離開,讓圓慧法師穿上衣服,然後再說怎麼懲治這個惡徒!”

一幫武僧組成人牆,將看熱鬧的吃瓜羣衆全部趕了出去,然後黑着臉看向張誠。

這個時候,如果動手反抗,反而會顯得心虛,所以張誠主動走到門口,任憑那些肌肉棒子似的武僧將自己推搡出去。

不過十幾秒,圓慧就穿好了衣服,連頭臉上的水珠都來不及擦,就打開門走了出來。

此時一看,張誠發現這個圓慧長得還真是不錯,脣紅齒白,妙目生輝,配上一顆光頭,更是給人一種異樣的美感。

不過現在可不是欣賞美女的時候,對方一出來,張誠就試圖解釋道:“美女……不是,大師,這真是個誤會!”

面對張誠,圓慧只是冷冷一笑,突然衝了過來,速度快的幾乎看不清。

她也不用什麼武器,雙手一揚,打出七枚菩提子,在周身環繞,發出不同的光澤。

“登徒子,受死吧!”圓慧瞬間來到張誠對面,直接一掌劈下。

“嘭!”

張誠牙一咬,居然不閃不避,硬受了這一掌。

這小尼姑看上去秀秀氣氣的,但是出手可真是一點不含糊。

小小的手掌落在胸前,張誠卻感覺就像被一塊巨石撞上,瞬間就被衝擊力推着往後倒去,被旁邊的武僧給迅速架住。

“放開他,讓他還手!”圓慧怒斥一聲,如同一座爆發的火山。

旁邊的武僧全身一抖,趕緊放開張誠,退得老遠。

周圍看熱鬧的人羣也迅速退開,在走廊上騰出老大一片空地。

圓慧作爲佛門四傑之首,很多人以前都有了解,就算現在不是尊者修爲,也相差不遠,放在普通山門,已經是長老水平了。

這種境界的人一出手,威力絕對是非同小可! 電話撥通之後,那端傳來郭子珉問道聲:“喂!媽有事?”

話落,王麗蓉開始激動起來,“兒子你一定過來給我做主,這個賤人竟然敢打我,你馬上過來,你馬上過來,好好收拾這個賤人,我倒要看看這賤人到底被誰包養?”

王麗蓉打着電話,那怒氣騰騰的火焰盯着蘇薇兒像是要將她焚燒了一般。

聽着王麗蓉的話,郭子珉又怎麼會不知道她說的是誰。

“媽你怎麼遇上蘇薇兒,出了什麼事情?”

“……”

“還能出什麼事情,還不是因爲一個不知好歹狼心狗肺的東西。”

惡狠狠的說着,那兇橫的眼神直盯向着張姨,嚇得張姨忙的退後的移步,唯唯諾諾的模樣。

“兒子你馬上過來,我今天就咽不下這口氣。”

這會兒所有人就看着王麗蓉潑婦一樣的語氣吼道着打電話,花了的妝容,散亂的頭髮,此刻面上的怒氣配上此刻狼狽的樣子,只讓人感覺滑稽又搞笑。

聽着王麗蓉說了地址,看樣子郭子珉是準備過來了。

這樣正好,就懶得她去找他出這個惡氣。

“蘇薇兒你這個賤人給我等着,等會兒有你好果子吃。”

重生資本狂人 蘇薇兒只是冷笑的一聲,不緊不慢的伸手將口罩戴上。

王麗蓉氣沖沖去了衛生間,期給方雪嫣撥通了電話,將事情經過全部告訴了她,當初想着等到這次成功之後好好讓雪嫣高興高興,但是現在那知道都被那臭婆子搞砸了。

“雪嫣你說現在有什麼辦法,真的氣死我了,看到這個賤人這囂張的樣子,真的恨不得撕爛她的嘴臉。”王麗蓉怒氣道。

“子珉現在正趕過去?”方雪嫣問道。

“我剛剛給他打電話,正趕過來,看這賤人的囂張的樣子,還坐在那裏等着,也不知道這賤人到底在打什麼壞主意。”

這會兒稍微冷靜下來,心底不免擔心,那個賤人那副淡然自若的狀態,也不知道到底打什麼鬼主意。

方雪嫣思考了一會兒。

“阿姨你先等等,我給子珉打個電話!”

“好好好!”

王麗蓉掛斷了電話。

方雪嫣和郭子珉通了手機,“子珉你現在到了哪裏?”

“差不多還有二十分鐘到藍星會所,我媽給你打電話了?”

方雪嫣回答道:“阿姨剛剛跟我說了,這個蘇薇兒到底在搞什麼鬼,找你到底什麼事情?”

“還能有什麼事情,無非就是那百分之二十股被轉移的事情。”

說着,方雪嫣一怔,“蘇薇兒知道了?”

“昨天我才和她通過電話,看樣子她是去查了銀行賬戶發現了。”

“……”

“子珉你過去準備怎麼辦?可沒必要和這個賤人死磕,真的不知道現在這個蘇薇兒到底怎麼這麼好運,還是說她背後的金主在幫她。”

越說方雪嫣心底越是氣,原本讓她滿身的紅疹正好趁機替換掉她,和舅舅說好取消她C·CO的合作讓她去,到最後不僅沒有合作成功,甚至還要瓜分她的資源。

到最後不僅沒有徹底壓下蘇薇兒,反倒是自己惹的一身騷。

越想覺得這件事情不對勁。

還有林芳怎麼會這麼主動去幫蘇薇兒,按照的林芳的性格可絕對不會這麼體訓一個模特。

“之前在別墅拍攝的車牌號去調查過,結果到最後沒有得到任何結果,對方不願意告知,甚至塞錢進去,也被拒絕,所以這蘇薇兒背後的金主恐怕是不簡單。”

一聽到郭子珉這話,方雪嫣更是氣急,心底不甘心,怨恨,想她在LK地位,方氏千金,甚至背靠陸家,但是到了現在竟然連一個不入流的小模特都收拾不了。

越想心底越是怨恨。

恨不得馬上將蘇薇兒打入地獄萬劫不復。

“那現在子珉可要小心,萬一她靠着她背後的金主要要回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這到時候可是很麻煩的事情。”

方雪嫣突然相當的擔心。 特別是圓慧法師作爲一個佛門弟子,又是四傑之首,現在居然被人非禮,此時肯定是怒火攻心,出手不會有絲毫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