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葉修心裡浮現出來一個名字:王宇林!

這個地球上的高手,此刻也不知道是什麼修為了,葉修自己的實力雖然提升了,但是王宇林可是比葉修還要強大的存在,在數百萬年之前就曾經推翻過古天庭的統治,這樣的人物究竟會突破到什麼地步,誰也說不清楚。

如果真的是王宇林的話,那葉修就要考慮和王宇林聯繫了,否則在這裡,自己一個人,孤掌難鳴,根本做不了什麼事情。

突然,虛空之中傳出了一陣隱晦的波動,葉修目光一閃,感受到了諸仙的氣息,以他的智慧,自然猜出來了諸仙來到這裡究竟是什麼目的。

他也不害怕,直接身體一動,打破虛空,就飛了出去,他要看一看諸仙究竟要說什麼。

虛空動蕩,葉修的身影出現,就看到在虛空亂流之中的一道身影,諸仙身上染血,手中的大槍都快要斷掉了,但是氣息卻很平靜,直到葉修出現。

「你來了?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居然敢來這裡,真的是好膽量。」諸仙回頭看著葉修,冷笑了起來。

「你把我們兄弟可是欺騙的很慘啊,我們反抗軍之中大部分的力量都被我們兄弟帶了出來,現在卻全部毀到了這裡,從此之後,反抗軍也算是名存實亡了。」諸仙笑了起來,卻很凄慘。

發生了現在這樣的事情,他甚至都不敢回去了,否則會被憤怒的人們直接殺死的。

葉修也很平靜,不會因為諸仙的話而有絲毫的動容,「你說的我自然明白,但是你如果說是我騙了你的兄弟,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身份高貴,怎麼會去欺騙你們?只是我遇到你們比較早,就和你們合作了,之後遇到了更加強大的人,我自然要換一個人合作,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諸仙笑聲越來越冰冷,他的心情憤怒,其實無論葉修說什麼,他都不會他理會,他只是告訴葉修這些,讓葉修心中懺悔,做一個明白鬼而已。

聖主要殺人,哪怕是其他聖主都阻擋不了。

諸仙手中大槍一動,就有無窮的威能釋放了出來,鋪天蓋地,幾乎是要把面前的一切全部都摧毀,變化成為一個完全由他自己掌控的世界。

葉修卻不後退,只是平靜的看著諸仙。

轟,就在那大槍已經刺到了葉修面前的時候,卻突然消失,就連諸仙的身影也徹底消失,諾大的虛空之中,居然只剩下了葉修一道身影,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只是葉修自己的錯覺一般。

葉修卻是冷笑了起來,已經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好一個不朽聖地,居然用這樣的方法來試探我,可惜,你就算是模仿的再像,也不可能模仿出來諸仙的氣質,否則我還真的有可能被你們給欺騙了,說出來實話。」葉修心中清楚,剛剛那個並不是真正的諸仙,雖然感覺上很像,但是真的不是。

「你果然說出了你的心裡話,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和我們合作,大道之行也,大道之行也的文章,恐怕也只有皇朝之中才有,看起來你真的是宙空皇朝的七皇子。」突然,虛空之中響起了一道身影,一個手持大槍的身影出現,身上戰袍已經有些殘破,身上的傷痕觸目驚心。

葉修卻是心中駭然,居然是諸仙,真正的諸仙!

好一個不朽大聖地,居然是用這樣的計策,剛剛如果自己說了實話,立刻會被他們的高手擊殺,如果說了假話,又會被諸仙誤會,自己會被諸仙殺死,到時候就算是宙空皇朝找了過來也沒有關係,甚至宙空皇朝還會幫助他們將反抗軍一網打盡。

最重要的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依照諸仙的性格,無論葉修說什麼,他都是不會相信的,這個問題就有些嚴重了,這意味著葉修與諸仙之間將有一場生死戰。

當然,葉修本人獲勝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聖主級別高手,堪稱是不死不滅,彈指蒼穹碎,一滴血液都可殺天尊,葉修面對這樣的人,連戰鬥的可能都沒有。

他手裡的至天神雷塔是厲害,但是面對聖主,仍然是彈指就能夠打爆,沒有絲毫的懸念。

「諸仙,無論你相信不相信,我從來沒有欺騙過你們,這一次也是情勢所迫,沒有辦法,但是你要相信我說的,我絕對沒有和不朽大聖地聯合起來算計你們的意思。」葉修對著諸仙說道,試圖做出最後的努力。

然而諸仙卻只是冷笑一聲,眼中閃爍憤怒的光芒,這一次他們的損失實在是太嚴重了,一下就被抓了這麼多人,還死了一個聖主,這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彌補的損失。

這些還不算什麼,雖然聖主死了,但是既然來到了這裡,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問題是自己這邊的人或者是被抓,或者是被殺,或者是重傷,可是葉修卻安然無恙的在這裡,甚至還成為了不朽聖地的座上賓,這就讓諸仙感覺到了憤怒,心中的怒火焚燒起來,蒼穹都要毀滅。

傳說之中,古老的佛陀,怒火可以化成明王滅世,諸仙雖然沒有佛陀那樣的修為,但是怒火同樣可以化身成為恐怖魔神,毀滅自己面前的一切。

葉修心中無奈,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有作用了,嘆息一聲,「如果你真的要殺我,那也沒有辦法,我實話實說,我並不是什麼宙空皇朝的皇子,所以你殺了我不會有絲毫的後果,所以你不用擔心會有皇朝來毀滅反抗軍。」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既然你不是皇子,難道就不怕我真的殺了你?我要殺你,你逃跑的機會都沒有。」諸仙覺得葉修有些古怪,自己之所以沒有直接動手,也是聽說葉修是宙空皇朝的皇子,怕給反抗軍惹上大麻煩,可是葉修現在卻主動說出了實情。

「我是一個普通的修士,之所以會冒充皇子,也是因為面對虛存和紅拂的聯手,我根本不是對手,不得已而為之。」葉修至天神雷塔一動,封鎖周圍的一切空間,隨後嘆息著說道。

看到諸仙沒有動手的打算,他就把所有的事情都給諸仙說了一遍,他心中也是有些無奈,如果可以的話,自己當然不會願意來到這不朽聖地之中。

「這麼說起來,你完全是在和他們虛與委蛇?」諸仙皺眉說道,「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葉修道,「我可以留下一絲命魂給你。然後去想辦法救人,如果半個月之內救不出來人,你大可以直接捏碎我的一縷命魂,到時候我自然是魂飛魄散。」

命魂對於一個修士來說非常重要,將命魂交給別人,也就相當於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給了對方。

諸仙冷笑一聲,「你的命魂,我取來也沒有什麼作用,要殺你哪裡需要這麼麻煩?半個月,我就給你半個月時間,半個月之後如果你沒有做到你所說的事情,那就不要怪我,縱然當初你有助我突破之恩,但是該出手的時候,我也是不會留情的。」

話音落下,諸仙已經消失不見,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手段神出鬼沒。

葉修這個時候卻知道,諸仙可能是已經突破了,所以他才能夠從五大聖主的圍攻之下逃脫,只是他自己也受了重傷,現在傷勢好的差不多了,就找了過來。

雖然諸仙走了,但是葉修知道,自己的危險其實還沒有解除,畢竟對方可是一個強大到了極致的高手,雖然做不到聖王的心靈投影,但是一道意念擊殺葉修,還是不算困難的。

「想要從暗黑煉獄之中把諸戈他們救出來,非常的困難,但也不是沒有可能,只要我領悟了自由之道,同時配合時空,兩兩無間之下,自然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暗黑煉獄之中救人,只是,想要領悟卻是漫長,縱然大道之行也在我的心中已經越來越清晰,但是想要徹底感悟,還需要漫長的歲月積澱,而時空之道,我只掌握了時間,對於空間的把握還不是很清楚,還不知道需要多少歲月才能夠了解,或許不得到太宇聖塔的修行方法,我的修行就永遠不可能成功。」葉修自己卻是知道自己的情況,不由得嘆息一聲。

救出來那些人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哪怕是沒有諸仙的原因,他也必須要做到,可是現在看起來,卻是非常的困難。

皺眉思索,葉修卻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有的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就算是強求也沒用,比如修行,一味的想要提升,最終的結果,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直接走火入魔,修為不增反降。 所有人都在看著風玫,等著她跑,或者繼續開口能讓那些喪屍停下來。

然而,風玫只是淡淡收回目光看著男人:「你做了什麼?」

一邊畏懼,一邊靠近。畏懼於她,卻因他而靠近。

他是做了什麼讓這些喪屍這般緊盯著不放。

男人偏頭想了想,道:「拿了一些屬於我自己的東西。」

就在這短暫的時間裡,那些喪屍已經到了橋中央,眼見就到了他們身邊了。

「江寧,走、走吧……」那兩個人打著顫開口。

另一邊藍爵等人眼見不對,就尋思著跑路。

風玫看著男人,輕扯了一下唇角,扭頭看向已經近在眼前的喪屍:「幹什麼?沒聽到人家說嗎?人家拿的是自己的東西。你們是要好好的喪屍不當,改當強盜了嗎?」

眾人:「……」

真是神特么的見鬼了。

最前面的喪屍已經做出了攻擊的動作,在風玫開口后,愣是頓在了原地,喉嚨里不停地發出「嗬嗬」的聲音,很是狂躁的模樣,卻始終不敢再跨進一步。

風玫眨了一下眼睛,這下是確定了,這些喪失是真的聽她的話。

那這個被喪屍圍攻的末世,她時不時就可以橫著走了?

風玫立即笑了。

這感覺真不錯。

她開心時,並沒有注意到她身邊的男人盯著她的眸子更加晶亮,似乎比她還要開心,那模樣……就像一個科學家見到了最讓他感興趣的研究對象,目光是極盡的狂熱。

但是又害怕風玫發現,所以他又很小心地將那份狂熱壓在了心底。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都散了,該幹嘛就幹嘛去,不許再盯著他。」

風玫繼續對那些喪屍道,語句間暗含警告。

他們是喪屍,殺人是本能,她沒意見。殺誰她都不管,但是她身邊這個男人不是它們能動的。

那些喪屍沒攻擊他們,卻也沒聽風玫的話離開。

它們似乎陷入了一種兩難的境地,在猶豫徘徊著。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走!」

男人突然拉著風玫跑了起來。

與此同時,那些喪屍仿若突然拋卻了對風玫的畏懼向他們撲來。

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了,就在那一瞬間,這些喪屍似乎都硬生生的又提升了一個等級。

藍爵陳厲等人心頭隴上陰霾,很是後悔,他們剛剛就該立即跑掉的,為什麼要留下來觀看?現在好了,這些喪屍發了狂,實力又提升了,他們還丟了車……

一想著,便是止不住的絕望。

——作死!

他們剛剛腦子一定是秀逗了——還不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能夠控制住這些喪屍,若是成功了,那他們就什麼都不用怕了——可關鍵是,現在分明就是失敗了啊!

執手千年 風玫已經反被男人攬著腰快速狂奔,她靠在男人的身上,順著他的肩膀往後看。

那些喪屍已經有一小半追過了橋,後面都還在陸續往這邊來。

她視線略過那些喪屍大軍,看向遠處昏暗的天空,微微眯起了眸子。

眸中湧現一絲冷光,她凝聚精神力,鋪天蓋地地往那個方向壓過去—— 「修行……我在修行的道路上走的還很近,只是封聖而已,之後還有封原,封祖,封天,然後才是空元,魂元,靈元,道元,祖元,聖主,聖王!」葉修的心裡升騰起來了一種濃郁的無力感,自己距離聖主實在是太遙遠了,哪怕是靈元境界,對於自己來說都是猶如天淵在首。

他之所以可以抗衡靈元境界,也完全是憑藉自己至天神雷塔的非凡,他本身的實力並不足以讓人稱道。

封聖境界可以越階戰鬥,那的確是天才,但是再怎麼厲害的封聖,也不可能殺的死封天,這就是差距,而葉修憑藉至天神雷塔做到了。

獨家婚戀:酷少別使壞 如果這個時候有一個無敵的強者出手,奪走葉修的至天神雷塔,他恐怕立刻就會被打回原形,再也沒有什麼可怕了。

葉修也深刻的明白這一點,只是修為的突破,並不是那麼簡單,不是他想要突破就可以突破的,而需要積累與沉澱,還需要一個突破的契機。

「我的修行速度已經算是很快了,但是我真的缺少時間,如果給我幾百萬年的歲月修行,我自信縱然是無法成就聖主或者是天尊,但是成為至尊還有可能的。」葉修對於自己還是有自信的,並不是盲目的自大。

時間流逝,轉眼就是十天的時間,這些天里,三皇子經常來找葉修討論一些大道的問題,葉修隨意說了一些,與三皇子交流。

現在對方已經真的把葉修當成了是宙空皇朝的七皇子,此刻自然是要巴結葉修。

「不朽乾天術!」葉修自語,一道術與法,在他的心中流淌了起來,卻是化成了無數的符文變化。

這是觀摩諸天乾元變化而參悟出來的術,非常強大,幾乎擁有不朽的特質,蒼穹不朽,只有到了紀元大破滅,那無量劫來臨的時候,蒼穹乾元才會毀滅。

而葉修也是交流了一些雷道術法,當然,比起來宙極神鍾來,都是皮毛了而已,不過就算是這些東西,對於三皇子來說也是非常珍貴的,重要的不是術與法的威力,而是本身的一種理念。

「三皇子,請問你們的暗黑煉獄在什麼地方?能不能帶我去參觀一下。」葉修對著三皇子說道,「監獄這種地方,才是最能夠體現一個勢力力量的地方。」

三皇子聞言,猶豫了一下,隨後道,「也好,反正現在暗黑煉獄之中的強者都已經被封鎖,除非是那些弱小的存在,其他的全部都已經被封印了起來。」

兩人離開這裡,向著遠處飛掠,突然虛空一變,就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位面之中,頓時就看到了一個古老而神秘的星辰,似乎是不斷的運轉,比那個黑暗星辰還要可怕,還要宏偉,還要強大,無邊無際,居然堪比不朽主神星!

這兩個星辰,一明一暗,就彷彿是雙生雙子星一般,猶如陰陽對立,卻在亘古運轉,一個星辰吸收信仰之力,一個星辰吸收的卻是種種負面力量,從而成就了一個平衡。

葉修看的心驚。這真的是大手筆,如果假以時日,他們還真的有可能成功,甚至能夠誕生出來一個強大的神靈。

剛剛接近這個暗黑煉獄,葉修就感受到了一種壓抑的氣息,彷彿是無限的怨恨,無限的恐慌,無限的可怕,無限的黑暗對著自己涌動了過來。

葉修覺得自己全身發冷,不由得低喝一聲,從九天雷獄之中就流淌出來了一絲絲的雷霆光環,纏繞在他的身體上,將一切負面氣息都給煉化。

原來,不朽大聖地早就已經知道他們這種強制吸收信仰的做法是不對的,所以將那些信徒產生的負面情緒,就都收集到了這裡,目的就是為了不去污染純粹的信仰之力,同時還可以藉助這些黑暗力量來侵蝕暗黑煉獄之中的囚犯,可謂是一舉兩得。

看到葉修的做法,三皇子眼中異彩連連,他們雖然用這種方法可以暫時解決掉負面力量的問題,但是時間一長,還是會出問題的。

所以只有以至剛至烈的雷道至法,才能夠將這一切負面氣息全部毀滅,凈化,成為精純的能量。

這也就是三皇子接近葉修的另外一個原因,如果能夠得到宙極神鐘的修行方法,又不朽聖王修鍊,恐怕直接就可以把整個星辰都煉化,到時候與不朽主神星融合到一起,那就是一種可怕的變化。

陰陽合一,就是天下無敵的時候,甚至真的有可能讓不朽聖王突破到神靈的境界。

神靈是什麼樣的一個層次,葉修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但是古老的記載之中卻有,那是傳說之中諸神的時代,有無窮無盡的強者,他們能一念之間締造宇宙,一念之間摧毀輪迴,一念之間衍生萬物,一念之間毀滅蒼生。

這是真正的絕對強者,當然,最重要的是,成就了神靈,就可以跨過那無量劫的魔魘,有了一絲真正永恆的契機。

神靈之上的境界是什麼,沒有人知道,傳說也沒有人能達到,哪怕是神王盤古,最終也不過只是神靈而已。

但是,只有踏出了這一步,才有繼續走下去的可能,連神靈都成就不了,如何才能夠真正永恆,天地滅而我不滅!

兩人走近暗黑煉獄,那些守衛的人知道虛存是三皇子,都不敢多說什麼,直接讓葉修和三皇子進去。

這暗黑煉獄之中非常的大,一共分為十八層,是模仿傳說之中的十八煉獄鑄就而成的一種變化。

在第三層中,葉修看到了諸戈他們,他們的實力,才只有資格被關押在第三層,可想而知剩下的十幾層之中,關押的都是怎樣窮凶極惡的大凶!

第四層之中,一個個天尊中期的修士讓野豬看的目瞪口呆,第五層是天尊後期,第六層是天尊巔峰,每一層之中的人,實力都比上一層要強大。

「按照這樣推算,第七層就是聖主初期,第八層是聖主中期,第九層是聖主後期,第十層是聖主巔峰,第十一層豈不是聖王,這怎麼可能,如果這樣推算下去,最後一層的人,修為都要超越神靈了。」葉修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三皇子卻笑了起來,道,「這暗黑煉獄之中,其實也只有前十層關押的囚犯,剩下的八層都是空的,就算是以我們大聖地的實力,也不可能擊殺的了聖王,更不用說是活捉了。」

葉修卻是不可置否的點頭,他現在越來越覺得不朽聖地詭異莫測,深藏不露了。

不過想一想也是,對方畢竟是存在了億萬年歲月的古老聖地,其中的許多東西,都是不可能被他知道的,比如這暗黑煉獄,力量強大,比起來不朽主神星都絲毫不遜色,如果發揮出來全部的力量,至少也相當於是聖主巔峰的存在了。

如果有朝一日暗黑煉獄和不朽主神星全部蛻變,成為了堪比聖王的強者,那個時候,不朽大聖地恐怕就要稱王稱霸,重新成立一個皇朝了。

葉修看到諸戈他們,幾乎已經是氣息奄奄,可見這裡的折磨有多麼可怕,不說別的,僅僅是那些負面情緒的侵蝕,都可以把一個強大的天尊變成魔頭。

心念一動,葉修身體變化,一根頭髮無意之中斷裂,落到了地面上,然而,滋滋滋,一道道黑色的光華閃爍,那根頭髮居然瞬間就成為了灰燼,徹底消失。

葉修驚訝,沒想到這裡的防禦居然這麼嚴密,連自己的一根頭髮都會被發現,不過在他的頭髮變成的灰燼之上,卻有一絲淡淡的雷光在閃爍,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修行八九玄功,葉修掌握了七十二變的神通手段,想要變化什麼,都是輕鬆自如,而融合了宙極神鐘的功法之後,就更是強大,心神一動,雷霆都可以化成自己,變成身在化身,這種手段,神乎其神,憑藉暗黑煉獄之中的防禦,想要發現,還是有些困難的。

思索片刻,葉修便與三皇子一同離開了這裡,這裡的一切給葉修的震撼都太大了,一顆無邊可怕的星辰,很難想象這星辰到了最後會變化成什麼樣子。

修士生靈要修行,星辰自然也可以修行,星辰修行,化而為妖,追求的也是亘古不朽,天地滅而我不滅。

就在他們離開之後,空蕩蕩無比寂靜的煉獄之中,突然一道雷弧閃爍了起來,隨後虛空生電,變化成為了一道道的電光,凝聚成為一個身影。

葉修!

赫然,這雷霆變化出來的身影正是葉修,也是多虧這暗黑煉獄之中負面力量太可怕,哪怕是天尊來到這裡都要被侵蝕。所以根本沒有人看守,否則葉修也不敢用這一招。

「這裡的位置非常的古怪,就和反抗軍的總部一樣,隱藏在無數的陣法以及密密麻麻的空間之中,我雖然留下了化身在這裡,但是本體卻感受不到,恐怕需要幾天的靜坐推算,才能夠確定具體的方位。」那化身自語,隨後一晃,徹底消失,似乎是隱藏了起來,他的存在,其實就只是一個坐標而已,想要憑藉一個化身就在暗黑煉獄之中救人,恐怕就算是諸仙都不行。 而此時此刻,葉修的本體已經回到了房間之中,抬手至天神雷塔飛出,封鎖一切,隨後施展手段,開始推演種種變化。

修為高深的人,一心十用,百用,千用都是輕而易舉,此刻葉修一心二用,一邊推算那暗黑煉獄的位置,一邊在至天神雷塔之中,一絲邪惡的負面能量正在醞釀,卻是他剛剛從暗黑煉獄之中攝取出來的一絲能量。

這能量狂暴而混亂,與其他的能量截然不同,葉修不敢將這能量融入自己的身體之中,否則自己的法力立刻就要受到污染,靈魂都可能墮落,甚至不能將這能量用來淬練至天神雷塔,因為至天神雷塔也承受不住這種力量,甚至葉修留在至天神雷塔之中的烙印都會被這種能量給洗刷掉,讓至天神雷塔變成一件無主之物。

「這能量雖然狂暴,邪惡,可怕,但是如果能夠為我所用的話,將會無疑是一件利器。」 來自星星的寵妻 葉修心中思索,不過這麼做,就意味著自己要承擔億萬人的怨恨,責罵,反對,殺戮,兇惡等等一系列的負面力量的影響,到時候他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他自己都不清楚。

現在葉修真的沒有時間了,只能夠冒險,敵人的實力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可怕,哪怕是擁有至天神雷塔,他都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而如果能夠將整個暗黑煉獄之中的所有能量全部凈化吸收,那葉修的實力會提升到什麼地步?恐怕到時候諸仙都不是對手。

這不僅僅是葉修的自信,同時也是那暗黑煉獄本身的強大。

只不過,想要承受住黑暗力量的侵蝕,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雖然是精神意志的一種考驗,但是一個搞不好就會徹底崩潰。

「拼了,反應現在一步步穩紮穩打也沒有什麼作用,還不如一拼,如果成功了,我還會害怕什麼?」葉修心中堅定了起來,眼神之中閃爍冰冷的光芒,隨後那一絲負面能量就飛了出來,一下沒入到了葉修的識海之中。

「啊!」葉修痛苦的嘶吼了起來,那負面能量一進入自己的身體,立刻就開始攻擊自己的識海,彷彿是要把自己的靈魂都給徹底撕裂。

靈魂本就是無影無形,可是這負面能量同樣如此,誰也把握不住,如果不是葉修練就了九天雷獄,也休想能夠捕捉住它。

此刻這能量一被釋放,就好像是一個壓抑的力量要爆炸,恐怖而可怕。

轟轟轟,葉修體內的元氣都在暴動,葉修一瞬間彷彿是變成了一個書生,結果卻被不朽聖地的人強迫信仰不朽聖王,從此墮落。

他又好像是變成了一個屠夫,突然一隊隊的大軍降臨,讓自己每天對著神像跪拜。

自己又像是變成了士兵,原本青春熱血,現在卻冰冷的像是一塊石頭,沒有了絲毫的感情。

一瞬之間,好像是一個剎那,又好像是幾百次輪迴,每一次都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感悟,但是這些意志所表達的追求只有一個,那就是自由,不僅僅是肉體上的自由,更重要的是心靈的自由。

「我……」葉修睜開了雙眼,眼神之中充滿了滄桑,與之前大不相同,「究竟是誰?」

他迷茫的詢問著,得不到答案,也沒有人可以給他答案。

在他的腦海之中,彷彿有千百萬道的聲音在對他訴說,告訴他自己誰,可是每一個聲音說出來的話語都不相同,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應該聽誰的。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舉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突然,一道嘹亮的聲音響了起來,十分的浩大,他腦海之中的迷霧被瞬間衝散,彷彿是漆黑的夜晚結束,一輪大日緩緩升騰起來。

葉修的眼神變得清明,閃爍灼灼神光,「我……是葉修!」

他一身冷汗,剛剛的事情,實在是有些恐怖,太駭人了,千百萬道聲音,千百萬種意志,都要毀滅他的靈魂佔據他的肉體,這種力量,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如果不是最後大道之行也的文章浮現在他的心底深處,他此刻恐怕已經被那無數的聲音徹底摧毀,變成了一個白痴。

不過,隨後他的眼睛越來越明亮,身上的氣息也在發生變化,轟隆隆,虛空之中,似乎是有雷霆的聲音響起,彷彿是有光華在閃爍。

他居然是再次突破了修為,踏入了封聖境界中期,甚至是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