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畢竟顧可彧剛拍完戲,再加上之前被梁銘思打了幾巴掌,體力已經完全跟不上了,跑著跑著,步伐就慢了許多,不一會兒,就被梁銘思追到了。

這下樑銘思狠狠的攥住顧可彧的手,往回一拉,惡狠狠的看著她,說道:「跑啊,還想往哪兒跑?」

這時的顧可彧被絕望包圍,不想前世的命運,或許是要在今世重演了。

可這是自己絕對不能讓前世的悲劇重演,自己不能看著這兩條毒蛇的奸計得逞,顧可彧讓自己的重心放低,不管梁銘思怎麼拉扯,她都呆在原地,不往前挪動一步。

她知道只要呆在陽光下就會被人發現,而不像那個沒有人可以看到的小小化妝間,只有在那裡她才有危險,或許在這裡她還是有機會被人發現的。

但是畢竟梁銘思是一個男性,她怎樣用力也不可能有他力量那麼大,所以不一會兒,梁銘思就將她拉進了大樓之中,在樓梯的拐角,她突然看到有一個人影閃過,剛想張口呼救就被梁銘思捂住了嘴。

這畢竟是生的希望,若是真的被他拉進了化妝間,那真的不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這時,她想盡辦法準備大聲喊,可卻被梁銘思死死捂住,掙脫不得。

顧可彧用沒有被他控制住的另外一隻手,推了梁銘思一下,但是梁銘思根本就屹然不動,還是死死的捂住顧可彧的嘴,根本不會讓她有求救的可能。

顧可彧眼看著人影消失,她也不再寄希望於此了,這時,梁銘思連推帶拽的把顧可彧帶進了化妝間。

進入化妝間的梁銘思,眼睛布滿血絲,目光比之前的還要狠毒,因為顧可彧走的時候留下的那句話徹底激怒了他,畢竟本應該沒有人知曉的事,從顧可彧的嘴裡說出來,這讓他更加肯定了,一定要將她除掉。

於是梁銘思又重重地甩幾個巴掌在顧可彧的臉上,不一會兒她嘴角剛凝固血液的地方,又流出了新的血液。

跑了這麼半天還受了這麼重的巴掌,不一會兒顧可彧就虛弱的癱在了地上,一陣暈眩過後好像馬上就要沒有了意識。

正在梁銘思要上前用雙手掐死顧可彧的時候,這時,化妝間的門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沖開了。

梁銘思嚇了一跳,也想看看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力量能將化妝間的門直接打開,這樣破門而入,等看清來人時,這兩個人呆立在了那裡,來的人正是陸季延。

這巨大的聲響讓倒在地上昏迷的顧可彧醒了過來,看到來的人是陸季延,頓時像在死亡邊緣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陸季延看到倒在地上的顧可彧,眼神十分陰沉的,盯著那兩個人看,目光中的寒光咄咄逼人。

他快步走進化妝間,然後將自己的衣服披在顧可彧身上,輕輕的將她抱在懷裡。

而梁銘思這時在一旁已經被嚇傻了,眼前的這個人可真是他惹不起的,所以現在他只剩下了驚恐。

陸季延想了想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倒在地上的顧可彧,他用手帕輕輕擦拭著她臉上的血跡,然後將懷中的她輕輕抱起。 李天到了辦公室的時候,這裡就沒有其他的老師了,只有曲老師對面坐著一名老師,李天認識這是一名別的班級的,過去點了點頭。

「這就是咱們學校的神童學生吧,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我還以為你得長得跟愛因斯坦一樣呢,不過考試考的那麼好,別是作弊弄來的吧?」還沒等李天說話呢,這邊有個男老師就開始損上了,有些老師的心理就是這樣,看不得別的班的有好同學。

「張老師,說話還請慎言,這可是校長都批的。」沒等李天反駁呢,旁邊的曲老師先不滿意了,這個張老師也是太不會做人,人家的老師還在對面坐著呢,你張嘴就說人家作弊,這不是連人家的老師都打臉了嗎?

張老師臉上有些下不來台,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去看自己的書了。

張老師沒說什麼,李天倒是看出了一些不對勁的,這傢伙表面是在看書,但實際上卻是在看曲老師,從他的那個視線看過去,這傢伙身高比瞿老師要高,長得人高馬大的,正好可以看到曲老師衣領之間的雪白,如果這個傢伙在做的高一點的話,什麼都能夠看得到。

這種為人師表的敗類,竟然什麼事情都干,曲老師雖然離婚了,但外表絕對夠90分,也是整個學校的美女老師,尤其是火爆的身材,這可不是普通的小女孩能擁有的。

「曲老師,平時的時候最好也是注意一點,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好人,有些人披著羊的外皮,裡面卻是狼的內心…」李天說話的時候拉了拉自己的衣服領子,又看了看在對面正襟危坐的張老師,這傢伙表面上是在看書,可當曲老師看過去的時候,卻看到了她的眼神兒,曲老師有些憤怒的繫上了自己的扣子,怎麼會想到自己的同事竟然這樣。

「你…」曲老師指著張老師,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原本以為張老師人還挺好呢,自從離婚之後,這位張老師不斷的獻殷勤,只不過卻不敢管教導主任的事情,沒想到竟然是個這樣的人。

被拆穿之後,張老師臉色通紅,啥話也沒說,趕緊的離開了辦公室,這實在是太丟人了,就是這個可惡的學生,只不過張老師也知道,這學生背後的能力很大,並不是自己一個普通老師就能夠干涉的,還是老實一點比較好,要不然的話以後沒啥好日子,上一任的教導處主任就是一個結果。

不過這傢伙也是個小心眼兒的貨,看到現在辦公室里沒有其他人,拿出自己的手機拍了兩張照片,然後就準備離開了。

「自己一個單身女老師,長得還那麼漂亮,平時的時候就應該注意一點,別動不動的就讓這樣的色狼佔了便宜,平時也不是我說你,你自己就不知道多觀察一下嗎?這樣的傢伙還不知道開了多長時間呢。」李天生氣的說道,這會兒的確是心裡氣憤,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已經超越了一個學生的範圍了,這些話就好像是曲老師的兄長說的一樣。

說來也奇怪了,雖然李天是在罵曲老師,但曲老師的心裡卻感覺到非常溫暖,都不知道有多長時間,沒有人這麼關心過自己了,曲老師竟然沒覺得李天越權了,反而是跟犯錯的小學生一樣點頭稱是,這可真是奇了怪了,過了半天才回過味兒來,自己是老師呀,這傢伙就是自己的學生呀。

「你這個小子,竟然連你的老師都教育起來了,明明應該是我教育你的。」曲老師小聲的說道,臉上紅紅的,就好像是跟男朋友撒嬌一樣,絲毫沒有當老師的威嚴,連李天都看得有些傻眼了。

「課堂上的知識當然是你教育我的,但眼下這個事情就是我教育你的,找我來幹啥事呀?是不是我又給你闖禍了,我可是剛進學校沒多長時間。」李天大咧咧的在對面坐下了,坐在這個位置上才知道這個位置多好,不但能夠欣賞曲老師的容顏,連曲老師的一舉一動都能夠看到,如果曲老師的動作稍微大一點兒的話,這可真是能夠大飽眼福了,這個該死的張老師,這一段時間的確是享受了不少。

說來也奇怪了,人家曲老師跟李天半毛錢關係都沒有,要說有關係的話,也就是一個只交了七天的老師,李天竟然會感覺到氣氛,就好像自己被佔了便宜一樣,這廝的佔有慾一向很強,但是也不能佔有到曲老師身上吧,可現在的確是有了,真是難以解釋。

「你看什麼呢?剛才還好意思說人家…」徐老師抬頭的時候,正好迎上了李天的目光,跟剛才張老師看的地方一樣,只是剛才自己感覺到噁心,恨不得過去把張老師給打一頓,但自己單身又帶個孩子,說不好聽的就是寡婦,這樣的事情不能夠鬧出去,要是鬧出去的話,恐怕毀的還是自己的名聲。

剛才感覺張老師看是噁心,現在讓李天看怎麼就是害羞呢?曲老師使勁的搖搖頭,想要把這個念頭給攆回去,雖然自己胸前兩個大燈很亮,但是李天還是個孩子呀。

額…

看到曲老師臉上的嬌羞,李天必須得承認,這可真的很誘人,剛才自己看的很舒服,兩隻眼睛就好像是得到了洗禮一樣。

「那個…那個曲老師…找我來啥事兒啊?」為了緩解這一刻的尷尬,而且這裡可是辦公室呀,隨時都有可能有老師進來的,李天必須得先打破沉靜。

「上次的事情還沒來得及說謝謝呢,你就請了那麼長時間的假,如果沒事的話,今天我想買點菜,在家裡請你吃頓飯,我可就只有這麼點工資,還要養孩子呢,沒有辦法請你吃大餐呀!」曲老師這才想到了這個事情,原本曲老師從來不會讓別的人到自己的家裡去,可李天是自己的學生,而且還幫了那麼大的忙,這就無所謂了。 「其實都是舉手之勞的事情,又沒有什麼好謝的,就不用破費了吧?」那件事情,李天早就忘記了,不就是一個學校的教導處主任嗎?對自己來說連個螞蟻都算不上,那傢伙一直在打曲老師的主意,而且還把自己給牽連進去了,不說那個傢伙找死也差不多。

「少廢話,今天晚上放學在門口等我,不然明天我要你好看,趕快滾回去上課,馬上就要打鈴了。」曲老師撅著嘴說道,真是可愛極了,李天真是沒有想到,曲老師竟然還有這一面。

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李天也就不作假了,況且曲老師還幫自己補習過,晚上自己弄點好吃的過去,當李天起身的時候,聽到門口有腳步離開的聲音,看來剛才有人聽牆角呀。

李天推開門的時候,門口早就沒人了,看來剛才這傢伙速度夠快,不知道為什麼,李天的腦子裡出現了剛才的張老師,應該是這個傢伙,不過也不敢確定,李天也沒有仔細想,就算是天王老子,敢找自己的麻煩一樣照揍。

怪不得曲老師讓自己晚上去吃飯呢,今天是周五了,晚上不需要上晚自習,下午的時間過得也很快,李天只要是鑽到書的海洋里,基本上就不會管別的事情了,一個勁的學習,當李天緩過神來的時候,就看到同學們都收拾書包了。

絕世神通 張萌過來跟李天打了個招呼,晚上是張萌的父親過生日,所以要回家吃飯,就沒有辦法陪李天了,本來兩個人說好了放學再約的。

這樣也好,按照李天的打算,如果張萌沒事的話,就帶著張萌一塊到去老師的家裡去吃飯,雖然這樣有些失禮,但大家都是熟人,應該沒什麼的,現在張萌要回家陪父母了,這就更少了要解釋了。

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就看到曲老師推著一輛電動車在門口等李天了,在學校的不遠處,一輛賓士600和兩輛奧迪a6也在等李天,這是姚爺的意思,姚爺覺得現在李天已經是成長起來了,如果還是原來那個護衛,恐怕就有些不足了,雖然李天的實力很強,但是有足夠的護衛這也是必須的,難道什麼事情都要李天自己出手嗎?

這次的應對方案過後,斧頭幫上上下下都對姚爺十分服氣,認為這個乾巴老頭很有能力,所以李天也就確定了姚爺軍事的地位,姚爺這一次也算是跟對人了,如果當初跟著老黑三個兄弟離開的話,恐怕現在就只能是買套房子養老等死了,這對於姚爺來說,那簡直就要了命了。

「我可沒有多麼豪華的車,只有這一輛電動車了,還是用了我將近一個月的工資買的呢,你會騎這東西嗎?」曲老師笑呵呵的跟李天打招呼。

學校門口一向都是人潮湧動的,不管是放學的老師還是放學的學生,此刻都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笑得如此燦爛的曲老師,自從曲老師的愛人去世之後,徐老師都沒有給別人這麼好看的笑容。

再看看曲老師的對面,原來是學校的風雲學生李天呀,這也難怪了,早先就說他們兩個有事情,原本還以為教導處主任冤枉了他們呢,現在看來的確是有些事情,不過全校上下沒人敢多事,教導處主任就是個例子,難道你比教導處主任更強嗎?

「就沒有咱不會的東西…」李天帥氣的把書包準確的扔到了框里,然後就坐在了駕駛位上,曲老師有些嬌羞的坐在後面,一隻手攬住李天的腰,其他人的眼睛都要蹦出來了,李天這小子還真敢呀,學校的美女老師都被你小子一網打盡了嗎?真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在眾人的詛咒聲當中,李天帶著曲老師一路向南,曲老師的家在距離學校不遠的小區當中,這也是前夫給她留下的。

白素在旁邊也看到了這一幕,她從心裡看不起李天,這樣的人真是太花心了,明明都已經跟張萌確定關係了,這會兒竟然又跟曲老師這樣的愛慕,她雖然跟張萌關係一般,但是也為張萌感覺到不值。

李天路過車隊的時候,就給了孫瑞一個眼神兒,讓他們慢慢的跟著自己吧,雖然李天不需要他們保護,但如果有些事情的話,也是可以吩咐他們去做的,身份增長了,要做的事情也會很多,所以跟著幾個小弟是必須的。

「咱們老闆這真是神速呀,到什麼地方都能夠有漂亮的妹子,兄弟們還都是光棍呢,原來這社會上就男的多女的少,這要是平均下去,可真是太可怕了。」 重生之千金傳奇 站在孫瑞旁邊的一個兄弟說道,。

「你小子少扯淡,昨天晚上我就看見你在酒吧里跟個姑娘眉來眼去的,這會兒又說自己是光棍,是你自己不願意成個家吧,咱們這些人工資又不低,現在混的也不錯,想要成家的話還是很容易的,別把啥事兒都推到老闆身上,再說這樣的話是你能提的嗎?」孫瑞現在是李天的護衛隊長,余陽春到了省城那邊,自然是沒辦法當司機了,對於手下的這幫小子,孫瑞必須得嚴格管教。

手下的這幾個傢伙無奈的上了車,他們也知道孫瑞說的對,剛才也就是打趣兒。

「前面那個菜市場里停一下,我進去買點菜,你想吃什麼呢?我最拿手的就是紅燒排骨。」曲老師一路上都沒有撒手,說來也奇怪了,曲老師這一刻感覺到很溫馨,在這麼長的時間當中,曲老師都沒有跟其他的男性接觸過,反而是自己的這個學生跟自己接觸最多了,剛才摟著李天腰的時候,好像又回到了當年。

可惜這一段路程太短了,如果能夠選擇的話,曲老師願意選擇永久的走下去,只是並沒有那麼好的事情。

李天一個漂亮的停車,硬是把電動車開出了跑車的感覺,這也沒誰了,旁邊竟然還有人鼓掌。 陸季延本來就十分高大,而這時又將自己的西裝披在了顧可彧的身上,他身上古龍水的氣息讓顧可彧覺得很安心。

看著懷中這個虛弱無比的顧可彧,陸季延很是生氣,慢慢的將她抱起放在躺椅上,說道:「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在這裡,沒人再敢傷害你。」語氣雖然堅定但也柔和,好像是害怕再讓顧可彧受到任何驚嚇。

這時卸下所有恐懼的顧可彧,一時之間竟有些疲憊了,畢竟剛才的一頓折騰,讓她十分疲倦。

可是顧可彧絲毫沒有睡意,這時她只想扎紮實實的看到陸季延,她害怕自己一轉頭這個人就會消失在化妝間里,而自己又會被這兩條毒蛇狠狠的羞辱。

而這時陸季延看到顧可彧的狀態有所緩解,這才把目光移到了梁銘思和顧可君的身上,那目光狠戾異常,看著這兩個人,目光中的感覺像是要將這兩個人分分鐘粉碎掉。

從前的他溫潤爾雅,而且一般不會輕易生氣,這是顧可彧第一次見到陸季延生氣的,竟然可以把人嚇得渾身發抖。

顧可彧看到陸季延這時可以生氣到如此地步,心裡竟然湧上些許溫暖。

想著自己的前世,現如今的狀況顧可彧覺得還是幸運的,畢竟現在在圈子中也如魚得水,而且演技也與日俱增,而且還多了這麼多關心自己的人,這都是他她這一生最大的幸運了。

而這時陸季延冷漠的說道:「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顧可彧聽到陸季延冰冷的聲音響起,就知道這件事不是很簡單,因為他平時從來不對人輕易發怒,但只要他發怒,就一定是大事了。

梁銘思還來不及反應,就被陸季延一腳踹倒在地,而且飛出去好遠,可見他的這一腳分量有多重。

這一踹就將梁銘思踹到了顧可君的身邊,這時她看到身邊倒地的梁銘思,心裡也十分恐慌,臉色也變得蒼白,梁銘思倒在地上嘴角鮮血溢出,這可把她嚇壞了。

梁銘思從地上緩緩的爬了起來,振作了一下精神,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說道:「陸總,我沒有什麼事情妨礙到你吧,何必下如此重手。」

他冷笑了一聲說道:「沒有,你難道不知道她是我的人嗎?你竟然敢動她,這可比妨礙我嚴重多了吧。」

說罷陸季延就來到了梁銘思的近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總裁的棄婦新娘 梁銘思剛想要辯解,這次卻被陸季延重重地踩了幾腳,他的背一下子就火辣辣的疼了起來,但是陸季延卻並沒有松腳,而是將腳就這麼放在了他的背上。而且力量並沒有減弱分毫。

陸季延說道:「你還真是個畜生,這樣重的巴掌落在她身上,我也讓你嘗嘗趴在地上的滋味。」

說罷陸季延腳下的力量又加了幾分,這時梁銘思已在地上癱著動彈不得了。

而這時陸季延伏下,狠狠的盯著他,對他說道:「你既然如此眼拙,那要眼睛也實在沒有什麼用了,那就不妨將它挖出來吧。」

陸季延說這話的時候十分平靜,沒有任何的情緒,趴在地上的梁銘思也被嚇了一跳,眼睛中多了恐慌。

身體竟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聲音顫抖的說道:「不行,不可以,你身為一個總裁怎麼能這麼做?這可是犯罪!」

「犯罪?真是可笑,如果你今天就死在這裡,恐怕也沒有誰知道這世界上死了一個畜生。」

這時的陸季延已經站直了身子,因為他不想在看著這個人,這個人讓他覺得噁心,但是腳下卻更加用力了。

而這時地上的梁銘思十分害怕,畢竟陸季延說這些話並不是嚇唬他,因為他一直是有實力可以辦到這些的,如果他今天死於他手也無人可以知曉,因為他可以將這件事情做到滴水不漏。

但是梁銘思最後的求生欲,不能讓他就什麼也不說。

於是他想了想說道:「陸總,我既然奉少東家的命來調查此次唐黎佳受傷事件,我就不能不好好完成任務,在我調查的過程中,顧可彧一直從中作梗,所以我才這般對她,畢竟這件事,少東家也十分焦急,還請陸總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以後再也不會找顧可彧的麻煩了。」

這時,陸季延冷冷的輕笑了幾聲。

而此時本就害怕的顧可君,竟然爬了過來,雙手抱住他的腿,還苦苦懇求道:「陸總救救我,我也是受害者,都是因為他,他就是一個瘋子,我根本攔不住啊。」

顧可君邊說邊哭的梨花帶雨。

而這是在躺椅上的顧可彧轉頭看向陸季延,不知道他接下來會做什麼,畢竟這樣一個花容月貌的女子這般凄楚的跪求自己,任何人應該也不會在為難於她了吧。

剛有這樣的想法,顧可彧就想馬上打消,畢竟她不想看到陸季延因為顧可君在地上楚楚可憐,就因此動容。

顧可彧忍不住好奇,還是想看看陸季延的反應,於是狠下心看向陸季延。

而陸季延和她想的一點兒也不一樣,根本沒有被顧可君的賣慘行為打動,相反他眉頭緊皺,看顧可君的眼神中只有鄙夷和嫌棄。

顧可君看著陸季延不為所動,更是死死的抓住了陸季延的西褲褲腳,抬起頭,楚楚可憐的看著陸季延,淚水止不住的掉。

她抽泣著說道:「我恰好路過這裡,看到梁銘思將顧可彧帶進了化妝間,有些粗魯,就覺得有問題,所以想來看看。畢竟從小到大的姐妹,就是現在關係不太好了,也不一名影響之前的情意啊。她要是有事,我也於心不忍。」

「我本以為梁銘思只是強迫她答應一些事情,沒想到,這個瘋子還動了手,我實在拉不住他,陸總,你可要為我們討回公道啊!」

說完話,手還搖了搖,眼神中滿是凄楚。

看著這一通演技拙劣的表演,陸季延心中的厭惡更深,本來只覺得她惡毒,現在還多了欺騙和出賣,真讓他噁心至極。

陸季延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說道:「拿開你的手,憑你也配碰我的衣服!」

語氣之中滿滿的嫌棄,說完,就一抬腿,把顧可君甩出去很遠。 「你要不要這麼耍帥呀,不就是來買個菜嗎?差點沒把我電瓶車的輪胎給磨平了。」曲老師沒好氣的說道,其實李天剛才也不想出風頭,只不過剛才兩邊有車,只能是這樣才能夠衝過去。

李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於這樣的菜市場,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李天都沒有到這裡來過。

曲老師一看就是能夠持家的,買菜的時候經常砍價,對於李天來說,幾塊幾毛的事情沒有必要這樣砍價,但如果好好的過日子,這就是必須的了。

對於曲老師這個人,李天了解的並不是很多,但從今天的事情上能夠看得出來,這絕對是一個居家過日子的好人,可惜老天不長眼呀,讓她的丈夫英年早逝,這才讓曲老師如此的受欺負。

一會兒的功夫就買了好幾個菜,在這樣的市場買菜,價格也不是很貴,四個菜外加一些肉類,總共花了一百多塊錢,要是去飯店的話,至少得是三倍的價格。

就在兩個人走出菜市場的時候,李天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雖然沒有看到臉,但是李天卻記得這身衣服,這就是在曲老師對面的那位張老師,沒想到竟然是跟到這裡來了,要是沒有被李天發現的話,李天也不敢肯定門口聽牆角的是不是他,現在發現了這個傢伙,那就百分之百的是他了。

「你在看什麼呀?」曲老師有些不解的看著李天,從曲老師的這個角度看過去,自然是什麼都看不到。

「沒什麼,咱們走吧。」李天看向了坐在車裡的孫瑞,又看向了那邊若無其事的張老師,孫瑞立馬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這位張老師的確是心裡不爽,本來在曲老師心裡的地位還不錯的,尤其是印象的問題,現在被李天給拆穿了,曲老師肯定認為自己是個色狼,以後也不會跟自己接觸了,張老師雖然已經結婚了,但也幻想著能夠跟曲老師有點什麼,所以平常的時候就經常跟曲老師套近乎,只不過今天被一個學生給拆穿了,多年來積累的良好形象啥都沒有了,心裡當然是懷恨在心的,既然是自己得不到,你們兩個也別想過好日子。

「你們這對該死的狗男女,別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等明天我把照片拿出來,就要你們兩個的狗命…」看著李天跟曲老師騎著電動車過去了,張老師惡狠狠的說道,他可不敢跟李天正面對抗,只能是採取這樣的行動了。

張老師看到李天走遠了,趕緊走向了自己的電動車,只要是能夠拍到他們兩個一同進房間,這件事情基本上就行了,從學校到這裡,幾十張照片兒都在自己的手機里,這可真是全程報道呀。

只要是這些照片被散播出去,曲老師在學校里的名聲就別提了,學校肯定會把曲老師給開除的,到時候自己再出現在曲老師的旁邊,噓寒問暖的,這女人肯定會對自己以身相許的,那想了那麼長時間的好事兒也就可以成型了,就在這個傢伙做夢的時候,他的電動車砰的一聲就撞上了一輛豪華轎車。

張老師暗叫一聲不好,剛才光顧著想事兒了,根本就沒有看到前面的情況。

現在是自己逆行,人家是正常的行走,就算是把交警叫來的話,也肯定是自己的原因,看來今天要出血了,張老師無奈的看了一眼前面,幸好是輛奧迪a6,還不是多麼貴重的車,要不然的話自己根本就賠不起的,可就算是這樣,一兩個月的工資應該也會花出去吧。

仙草供應商 「各位大哥,是所有錢我都賠,別動手好吧!」李天的保鏢正愁找不到這傢伙的機會呢,沒想到竟然自己騎著車撞上來了,看著車門凹進去了一塊,今天這事情可沒那麼容易解決的,張老師看到車上下來幾個穿黑西裝的,而且還有兩個光頭,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所以趕緊的道歉,如果道歉道的慢,沒準就得被他們給揍一頓。

「你小子眼睛長屁股上去了,怎麼就騎這個車子撞上來了,這麼大的一條路,就看上我們這輛車了是不是?」幾個大漢什麼也不說了,正好就把這個傢伙給拉到旁邊去了。

張老師真的是害怕了,如果是碰到了普通人,最多賠錢就是了,可這些人是賠錢能夠過得去的嗎?剛被拉到了旁邊的小巷子里,手機立馬就被拿走了。

「孫哥,就是這個小子,裡面全部都是老闆的照片…」一個手下拿著手機,小聲的對孫瑞說道。

「叫這傢伙老老實實的交代,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孫瑞懶得看已經尿褲子的張老師,這傢伙太慫了,被幾個人一嚇唬就尿了褲子。

這邊還沒動手呢,這位張老師全部都交代了,要是在戰爭年代,這傢伙絕對會是一個叛徒,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在學校內部的論壇上發出去,讓曲老師身敗名裂,當然了,這傢伙不敢得罪李天,說發的時候會給李天打格子的。

孫瑞給李天彙報了一下,李天那邊也真是無語了,自己只是拆穿了他的壞行為,竟然被這個傢伙給埋怨上了,而且還要毀了曲老師的名聲,一個女人的名聲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被這個傢伙給毀了的話,曲老師以後該如何做人呢?該如何在學校當中當老師呢?如果沒有了這份工作,人家怎麼生活呢?這張老師實在是太壞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咱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老闆,你可真夠壞的…」聽了李天的話之後,孫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後就掛斷了電話,準備按照李天的意思,好好的來炮製一下這個傢伙。

其他人看到孫瑞臉上古怪的表情,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到底老闆吩咐怎麼做事的,要讓這傢伙拍光屁股照嗎?這樣的確是能讓這傢伙身敗名裂的,不過卻沒有什麼新意呀!再說一個老爺們兒的那種照片,也沒啥好看的。 「咱們手下的場子當中,有沒有那種男同的,找幾個壯漢來,好好的伺候一下咱們這位張老師,一定要在旁邊記錄好,然後把這些東西發到這這傢伙老婆那裡,既然想要害得人家沒工作,那你以後就老老實實的到大街上去撿垃圾吧!」這就是李天想出來的辦法,難怪孫瑞會感覺到很無奈了。

其他幾個人也睜大了眼睛,真是沒想到老闆竟然有這樣的辦法,不過對付這樣的下三濫,這辦法的確是非常不錯的。

「你們幹什麼?你們不要過來…」這位張老師被拉到了一個酒吧,在這裡經常玩兒的全部都是男同,張老師這樣的新貨,立刻就吸引了兩個大漢,這兩個大漢樂呵呵的把張老師拉到了屋子裡,接著就傳來了一陣要命的喊叫,不知道張老師今天會遭受何種待遇,旁邊還有兩個小弟弟樂呵呵的在拍照。

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摧殘之後,張老師身上拉著個床單出來了,走路一步三晃的,就好像要倒下去一樣,慢慢的回頭看了一眼這個房間,剛才的兩個小時就好像是地獄一樣,真是一點也不願意回想,看著身後的這幾個大漢,張老師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小子放聰明點兒,趕緊的滾蛋…」看到張老師咬牙,旁邊一個小弟拿著棒球棍說道,張老師剛剛升起來的一點恨意也沒有了。

張老師一邊忍著疼痛,一邊穿衣服,到蹭到身體的某個方位的時候,張老師都感覺到自己要升天了,這種疼痛真是從內心又有的,今天早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打死自己也不敢去算計別人的。

「忘了告訴你了,剛才你撞的是一輛高配版的奧迪a6,那個車門拿去整個壞了,大概價格在3萬塊左右,趕緊的給我們準備好錢,要不然的話我們會上門要錢的。」等到張老師穿好衣服,另外一個噩耗又來了,上面是一張4s店的單子,說明了那輛車的維修費用,當時行車記錄儀清晰的記錄了張老師違章撞了上去,這個單子就算拿到警察那裡,張老師也是要賠錢的。

張老師一臉的驚訝,顯然不相信這個事情,自己當初撞的不知道是不是高配,但這個價格也太貴了吧,這個車門應該稍微修一下就可以,沒有必要全部換新的吧,可是看到這幾個凶神惡煞的人,張老師把剩下的話給咽下去了,如果在這裡理論的話,恐怕這些傢伙會把自己拉進去再修理一頓的,想到那幾個傢伙在自己的背後做那樣的事兒,張老師都想要撞牆了。

「頭,這傢伙已經夠慘的了,咱們還要不要把這些錄像發給他老婆呀?」一個小弟擺弄著照相機說道,剛才可是有很多火爆照片兒的,按照老闆的要求,肯定是要發給這傢伙的老婆的,既然這傢伙如此的齷齪,就不能讓他有個好結果呀。

「婦人之仁了不是?你覺得這小子可憐,我實話告訴你吧,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如果這小子剛才把咱們老闆的照片發出去,老闆如果是個普通學生呢,老闆豈不是就要被退學了嗎?而且老闆的老師也不好說呀,一下牽連兩個人,所以這傢伙的所有都是自找的,別覺得這傢伙多可憐,自己不辦錯事,咱們怎麼會找上他呢?」另外一個小頭目不屑的說道,很多人也覺得都是有道理的,本來就是這傢伙做錯事情在先,如果要讓他把事情做成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既然你那麼壞,那就讓你嘗嘗吧。

「剛才不是有好幾個人跟著你嗎?怎麼現在一個人都沒有了?」走到曲老師樓下的時候,曲老師並沒有發現李天的車隊,李天的身份在這一段時間基本上都知道了,所以對於李天有個車隊,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了。

「他們都有一些神秘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暫時就沒有辦法過來了。」李天笑呵呵的說道,總不能說自己的人去關照張老師了吧?李天仔細打量這個小區,綠化的還算是不錯,只不過樓有點老了,應該都是十幾年以前的了,但是這裡距離學校比較近,房價應該在噌噌的漲,這也算是學區房了。

「這座房子當初我們買來結婚的,沒想到他才在這座房子里住了十幾天,然後就去接任務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可能是想起了前夫,曲老師的情緒有些不高,當年兩個人也是非常恩愛的,父母不願意讓她嫁給軍人,但曲老師還是嫁給了軍人,沒想到最後是一個這樣的結果。

「哎呦,這不是美女老師嗎?今天回來的這麼早呀,還買了這麼多菜,家裡有客人嗎?不是說不往家裡帶男人嗎?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兒啊?平時不讓我進去,現如今帶來個小白臉子,你這是裝的什麼裝呀?」從樓洞里走出來一個醉醺醺的傢伙,看樣子就不像好人。

「王強,你說話能不能幹凈點兒?這是我的學生。」曲老師氣得一跺腳,這是曲老師的鄰居,喜歡曲老師很長時間了,只是這個傢伙就是個街頭混子,平常的時候老站取老師的便宜,就看準了曲老師家裡沒有男人,就算自己過分一點也沒什麼的。

平常的時候也沒這麼過分,今天看到曲老師帶了一個男人回來,自己當然是忍不住了,所以趁著喝了點酒,這就要下來找事兒,準備把李天給收拾一頓。

「這年頭流行師生戀呀,我說小子想要泡你老師也不打聽打聽,在這塊地界上,沒有強哥的允許,你哪來的膽子?」這傢伙一步三搖的朝著李天走過去,曲老師趕緊的拉開李天,就害怕跟這個傢伙有什麼衝突,這傢伙平時就是小區里的無賴,什麼事情都做的,本來是來感謝李天的,怎麼能讓人家摻合進這樣的事情呢?這可就不是感謝人家了,純粹是給人家招災。 這時顧可君一改剛才楚楚可憐的表情,眼神中滿是疑惑,之前自己的這個招數可是從來沒有是失效過的,今天還是第一次被拒絕的這麼難堪。

眼前發生的一切,再一次改變了顧可彧對顧可君的看法,這樣的禍水東引,把錯誤怪在別人頭上,還真是厚顏無恥。

這時顧可彧看向梁銘思,他正吃驚的盯著顧可君,眼神中充滿了疑問,不一會兒神色就暗淡了下來,整個人看起來都十分頹靡。

這時看到梁銘思的顧可彧,覺得梁銘思也真是夠可憐的,被人當槍使完,就丟在一邊,冒著生命危險守護的人,竟然如今把自己說成了瘋子,暴力狂,這樣的下場,也未免太慘了。

在顧可君心中,或許梁銘思就是一顆棋子,利用完了,就沒有價值,自然不必再考慮了,畢竟以顧可君的手段,多的是男人為他賣命。

陸季延的怒氣又多了一些,不想再和他們多說什麼,蹲下,給了梁銘思一巴掌,嘴角又有鮮血流出,而這時的梁銘思心如死灰,已經絕望至極,因此絲毫沒有反抗的意思。

一旁的顧可君看到自己的苦肉計並不能打動陸季延,又看到陸季延對梁銘思下手那麼狠,心裡害怕,趁著陸季延收拾梁銘思的時候,偷偷溜出了房間。

陸季延也懶得追她,一個小人而已,再說她的好日子也沒有幾天了,陸季延看到地上的梁銘思,他動彈不得,自己也不想再多費功夫。

他轉頭看向躺椅上的顧可彧,一改剛才的無情,溫柔的說道:「你沒事兒吧?要不要去醫院?」看著臉上有淤青的顧可彧,他臉上滿是疼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