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埔歸一深吸了一口氣,盯著鶴髮童顏的老者,無比惶恐恭敬的說道。

他的實力不俗,皇埔家的實力也不俗,可是在這種超越了仙人之境修為的強者面前,他們那就是狗屁啊!

「老夫說讓你把你的兵器拿出來,你難不成聾了?」

鶴髮童顏的老者似乎有些不悅,聲音驟然加重了一分,呵斥道。

皇埔歸一隻感覺就像是有數道天雷在他的腦海中滾滾蕩蕩炸響一般,炸的他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顫抖起來,一張臉在這一刻更是變得猶如豬肝一般難看。

隨後,他的仙劍驟然出現在手中,沒辦法,惹不起啊!眼前這老者的一聲冷哼,就已經有如此威力,如果動手的話,恐怕能夠瞬間斬了他!

「前輩,這便是我的隨身仙劍,還請前輩檢查!」

皇埔歸一,雙手托著仙劍,輕輕一拋,仙劍便直接朝著老者飛了過去。

「唰!」

雄渾的靈氣直接化作一隻白色的大手,一把抓住了仙劍,隨後快速收回。

只是這一看,鶴髮童顏的老者卻眉頭微微一皺,顯得有些失落,「竟然僅僅只是半步神器級別的東西,真是掃興啊!」

皇埔歸一聞言,卻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討好的笑道:「我等普通人自然不能跟前輩相比了。」

「哼!你少廢話,我既然來了,自然不能空手而歸!」

鶴髮童顏的老者冷哼一聲,便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什麼?」

皇埔歸一一看傻眼了,這他嬢的是來搶老子兵器的?不是嫌棄老子這半步神器嘛!

可僅僅只是遲疑了片刻,對方竟然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便是想要喊住對方,也沒有機會了啊!

「嗖嗖!!!」

數道破空聲響起。

幾名同樣氣息恐怖到了極致的強者,紛紛從遠處走了過來,每個人的穿著都非常的普通一般,可是每個人的氣息卻全部都恐怖到了極致。

皇埔家的子弟一看,個個都驚呆了,因為,每一個人給他們的感覺都猶如虎狼一般可怕恐怖,彷彿隨時都能夠把他們撕成無數的碎片一般。

皇埔歸一也驚呆了,他同樣也能夠感受到這些人的不爽。

「你就是皇埔歸一?」

其中一人,盯著皇埔歸一一臉陰沉的質問道。

「是,是的,請問前輩有什麼吩咐?」

皇埔歸一這會兒老實的簡直就像是小老鼠一般,恭敬的看著對方說道。

「把你的佩劍拿出看來,老子放你一條生路,否則,殺無赦!」

「哼!昆虛道人,你未免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吧?」

「不錯,佩劍只有一把,憑什麼你要?難道我坤龍的實力比你弱不成?」

昆虛剛一開口,馬上就引起了眾人的不爽,紛紛呵斥了起來。

可皇埔歸一等人在聽到幾人的名字時,一個個卻是面色狂變化,瞬間就猶如積雪一般蒼白無力啊!

不管是昆虛,還是坤龍,那可都是仙域赫赫有名的存在,傳聞都是只差一步就能夠超越仙人之境的強者啊!

他們的戰鬥力簡直恐怖到了極致,每個人都在仙人之境打磨了最少有一百年的時間,實力早就已經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

可現在,竟然同時出現在了這裡。

最讓人震驚的是在不遠處,還有強者正緩緩朝著這裡走來啊!

「諸位前輩,我的佩劍已經被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拿走了啊!我可以對天發誓!」

皇埔歸一心驚肉跳的說道,眼前的這些人他是一個都招惹不起啊!萬一真的把對方惹急眼了,甚至有可能直接滅了他們皇埔家。

所以,現在他也不敢擺什麼家主的譜了,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兒就發下了天道誓言。

「鶴髮童顏的老者?」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他們相信皇埔歸一不敢騙他們,更何況他們還真認識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

「瑪德,沒想到被他捷足先登了,不行我要去找他!」

「不錯,那等好東西,豈能讓他一個人得到?」

「追,他的身法雖然號稱當世無雙,可老子也不比他差多少!」

醫女鳳華 一名名讓人心驚膽顫的強者,紛紛轉身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這是怎麼會事兒?有誰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皇埔歸一全身顫抖,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他可是皇埔家的家主,可在剛剛,他竟然生出一種上小學被人堵在門口欺負了一頓的感覺,這簡直他恨欲狂啊!

很快,一名管家級別的老者就急匆匆的沖了上來,看著氣憤不已的皇埔歸一焦急的解釋道:「是林逸,那小子的仙器被你的仙器打的炸開,所以就在外面放話,說你的可能是神器。」

「什麼?神器?這個該死的王八蛋!」

皇埔歸一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就臭罵了起來,他的實力在林逸之上,再加上手中使用的乃是超越上品仙器的法寶,打碎林逸的軒轅劍並不是什麼難事兒。

可現在,林逸竟然說他用的是神器,這個玩笑可就開大了啊!

神器不要說是他了,便是那些超越仙人之境的強者,也極為心動啊!

也難怪有這麼多的強者老怪物出現,要搶他的佩劍了。

「呼呼,馬上放話出去,我的佩劍已經被人搶走了!」

皇埔歸一咬著槽牙,胸膛不住的起伏,猙獰的呵斥道。

「是,我馬上就去安排!」

下人恭敬離開。

皇埔歸一的目光則是落在了北邙山所在的方位。 「林逸,你跟你的北邙山,從今天開始,我要讓他成為過往!」

皇埔歸一咬著槽牙,猙獰的咆哮道,隨後一飛衝天,竟然不去理會背後的家族子弟,直接一馬當先的朝著北邙山衝去。

城主府內,高俅坐在金燦燦的龍椅上,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手臂一揮,收起銅鏡,淡淡的問道:「他當初殺雷霆使用的火焰可曾調查清楚?」

安靜的空氣中,緩緩響起一道聲音,說道:「暫時沒有查清楚,不過根據對在場所有人的搜魂,發現他應該動用的是紅紅蓮業火,只是……紅蓮業火卻絕對不可能有這麼恐怖的威力,以他的修為斷然是不可能弄死仙人之境的強者的,所以,還在調查!」

「你們的速度有點慢了啊!現在看似歌舞昇平,可隨時都可能出現大的變動,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方法,儘快查出來,否則,你就不要再回來了!」

高俅輕飄飄的說道,只是雙眸卻彷彿雷霆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是!」

隱藏在空氣中的聲音帶上了一絲緊張,坐擁一方城池,掌管億萬強者,又豈能是心慈手軟之輩呢?

而此時。

整個北邙山卻是一片繁忙的場景,開泰樓的重建,兵器鋪的重建,使得原本陰氣森森,冷冷清清的北邙山一下子忙的簡直跟工地一樣。

大量的修士,來回在山間穿梭飛舞,這一幕就連白雲六仙都懵了,這還是墳場嗎?這還算是北邙山嘛?

這你妹的是想要把北邙山打造成白雲城的CBD嘛?

他們活了一百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把墳地給搞的這麼熱鬧的。

而在林逸的別院內,火工頭陀此時也拿著儲物戒指滿頭大汗的衝進了林逸的住所。

「林少,錢花完了,一共收到了十五件仙器怎麼樣?」

火工頭陀滿頭大汗,盯著林逸咧嘴笑道。

「什麼玩意兒?你說收到了多少?」

林逸猛的睜開眼睛,一臉詫異的看著火工頭陀問道。

「十五件啊!怎麼了?」

火工頭陀收斂笑容,神情有些緊張的看著林逸說道。

「瑪德,你什麼價位收的?」

林逸懵比了,他給火工頭陀的靈石,最少能夠購買到數百件仙器啊!

可現在,這二愣子竟然就帶回來了十五件,還把他給的靈石都花完了,林逸如何能不吃驚呢?

「嘿嘿,平常在仙域,一件仙器的價格差不多是一千萬靈石左右,不過這次咱們不是有錢嘛,再說了你之前不要吩咐過不要心疼錢,我就開價兩千,有的時候三千,五千的也收。」

火工頭陀咧嘴傻笑道。

「咕嚕!」

林逸聞言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憤怒的咆哮道:「你們的兵器鋪以前是怎麼開下去的?」

「怎麼開下去的?我負責打鐵,師妹負責購買材料,出售啊,怎麼了?」

火工頭陀神情越發的迷茫了,不知道林逸為什麼這麼問。

「我……算了,準備丹爐,這次我要升華,一次性把十五件仙器都放進去!」

林逸懶得跟火工頭陀廢話了,現在東西都已經買回來了,總不能再找人退了吧!再說,雖然有點心疼,可倒也不算什麼,畢竟他的靈石到現在還沒有花完,而且還有大量的靈晶沒有動呢。

「什麼玩意兒?一次性升爐十五件?你這是瘋了,我告訴你,這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

火工頭陀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不爽的呵斥了起來。

上次,他為了幫林逸升爐軒轅劍,結果墊進去好幾把仙器才成功了那麼兩次。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一次性把十五件都放在一起,這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了。

否則,人人都這樣弄,神器哪裡還會這麼珍貴呢?

「如果加上這次得到的火魔晶呢?」

林逸目光平靜,盯著火工頭陀問道,雖然這傢伙為人辦事兒都非常的不靠譜,可正是因為他的這種性格,使得他在煉製兵器的時候,能夠比一般人更加的用心,幾乎是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最少,現在的林逸在煉製兵器上無法跟火工頭陀相比。

火工頭陀一聽,皺著眉頭沉吟了一翻,隨後小聲嘀咕道:「如果把這次的火魔晶全部都加進去的話,成功率應該在十分之一!」

「加上鳳凰天心銅呢?」

「百分之二十!」

「再加上萬年冰魄呢?」

「百分之二十五!」

「再加上一截天魔虎的虎骨!」

「百分之三十!」

「再加上藍星草?」

「百分之三十二。」

林逸直接把自己身上的材料一個個的念出來,而火工頭陀此時卻精明的簡直就是一名教授一般,不斷的在報出成功率。

「恩?你怎麼不說了啊?」

火工頭陀抬頭,有些詫異的看著林逸問道。

「呵呵,這是老子全部的家底了,都交給你,煉製成功,咱們以後是兄弟,煉製失敗了,我親自給你在北邙山挖個坑,活埋你!」

林逸話落,放下一枚儲物戒指,就轉身離開了自己的住所。

「什麼??」

火工頭陀一聽,頓時懵比了,他手裡雖然還有些家底,可就算是全部都拿出來,也不敢保證一定成功啊!最多能夠把成功率增加到百分之四十而已。

這個百分之四十,聽起來似乎還有點可能,看真實的可能性卻非常的玄乎,一個弄不好,就是失敗的節奏啊!

「我……怎麼就這麼命苦啊!兵器鋪沒有了,現在難道還要把我這個禿頭給搭進去啊!」

火工頭陀看著手裡的儲物戒指,簡直委屈的不行了。

「師兄,林少呢?」

練霓裳脆生生的聲音驟然響起。

「啊!出去了,他要讓我給你他升爐軒轅劍!」

火工頭陀一臉委屈的看著仙子一般的練霓裳說道。

「升爐就升爐唄,你也不是第一次弄了。」

練霓裳皺著眉頭有些不解的說道。

「他是個瘋子啊!他要一次性升爐十五件仙器,而且還說失敗了,就給我在這北邙山上挖個坑!」

火工頭陀越發委屈的說道,就算是林逸提供了這麼多逆天的寶貝,這成功率也低到令人髮指啊! 「什麼?他……他怎麼能這樣呢?」

練霓裳一聽,也有些氣憤,轉身就朝著外面走去,準備找林逸理論了。

火工頭陀一看頓時慌了神兒,林逸為了救練霓裳而得罪了一個五品家族,這件事兒,他可是一直覺得心裡有虧呢,這要是練霓裳再去找林逸大吵大鬧,他火工頭陀哪裡有顏面再在這北邙山住呢?

「你做什麼?給我站住,我都已經答應了,而且林少給了我不少的資源,成功率應該能夠在百分之四十左右!」

火工頭陀急忙上前擋住了練霓裳,瞪著眼睛,呵斥道。

「百分之四十?這怎麼可能?十五件仙器同時升爐,想要成功,這幾率幾乎等同於沒有啊!」

練霓裳一聽,頓時傻眼了,驚呼道。

她雖不擅長煉器,可畢竟是火工頭陀的師妹,耳濡目染之下,對於煉器的一些基本常識她還是知道一些的。

「他給了我一些珍貴至極的天才地寶,能夠提升一些幾率,現在也只能拼了!」

火工頭陀咬著槽牙,憨厚的眸子閃爍著堅定的目光說道,現在林逸可是整個北邙山的保護神,他若是出了什麼問題,那整個北邙山都可能出事兒。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盡量把這軒轅劍升爐成功。

練霓裳見狀,沉吟了片刻之後,沉聲說道:「我幫你吧!」

「你幫我?」

火工頭陀愣住了。

「是啊!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雖然我不曾獨自煉器,可對於煉器方面的了解,我應該是在兵器鋪最厲害的一個吧?」

練霓裳盯著火工頭陀淡淡的問道,她的聰明才智,可在火工頭陀之上,實際經驗也許不如火工頭陀,可是在理論上,她絕對比火工頭陀要厲害的多了。

「這……好吧!走,我已經找好了煉器的地方!」

火工頭陀遲疑了一下,只能硬著頭皮答應,林逸的武器他耽誤不得,也不敢耽誤啊!

隨後兩人便走出了林逸的住所,朝著煉器的地方而去。

而林逸,則如同一家之主一般,背負雙手,緩緩的看著忙忙碌碌的眾人,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頗有幾分,這是朕的江山的感覺。

畢竟,在他沒來之前,整個北邙山,那幾乎就是死寂一片啊!哪裡有一點生機呢?

「嗷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