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這樣安慰着自己,可她還是睡不着,她強忍着不讓自己胡思亂想,直到凌晨才漸漸有了倦意。

一覺醒來後,蘇黎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身邊,除了施仁還躺在懷裏,另一半依舊是空空如也。

他真的,一夜未歸……

蘇黎起身洗漱,又幫施仁換上新衣服,送他出門上學的時候,施仁還特別奇怪的問蘇黎,“媽媽,爸爸也出差了嘛?”

“恩對呢。”蘇黎替施仁緊了緊圍巾,“乖乖上學,爸爸很快就回家啦。”

施仁被小老師牽着手出去,走到門口才回頭看了眼蘇黎,吞吞吐吐的問:“那媽媽不會也出差了吧?”

“不會。媽媽肯定在家。”蘇黎忍住心頭的難受,又安慰了句孩子,這才把施仁妥妥當當的送了出去。

她回身去找鄒晉,鄒晉和白錦然都還沒有離開小院,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陸千麒不在,他們今天也不着急去公司。

蘇黎把鄒晉和白錦然都叫到了葡萄架下頭,她猶豫了下還是開口問了,“四爺會不會有事。”

“不會的吧。”鄒晉訕笑着說:“四爺就是回老宅子去了,在自己家怎麼會有問題。”

“但是聞少逃出來了,萬一在路上呢?”蘇黎現在只是覺着陸千麒明明答應過會回來,可卻一夜未歸這件事不尋常,她的思維就直接跳到了聞少的身上。

這個假設讓鄒晉和白錦然都有些面色凜然,鄒晉琢磨了下說:“這樣吧,我去查一下。”

“他一直沒接我電話。”蘇黎又補充了句,“所以鄒晉,你去趟老宅子,問問情況,白錦然,你關注下從老宅到這個四合院的路上,是不是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總之有什麼消息就儘快的告訴我。”

“好。蘇姐你別擔心,你也別太着急,爲肚子裏的孩子想想。”鄒晉走之前還是三令五申了下,怕蘇黎一個急火攻心,孩子保不住那可就完了。

蘇黎點頭,面色依舊如常,“我沒事,在知道真相之前,我不會脆弱到保不住自己的孩子。”

白錦然和鄒晉都離開了小院。

蘇黎撫着手臂坐了下來,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孩子才一個月,感覺不到胎動,她卻在想,幸好提前告訴陸千麒,自己懷孕了的事情。

如果沒來得及說,現在恐怕她會後悔至極。

蘇黎和陸千麒在一起的時間並不算長,滿打滿算也就不到一年而已,可是蘇黎發覺自己還是很瞭解陸千麒的。

他是個很難給出任何承諾的男人,但是他一旦答應了什麼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雖然可能是個簡單的事情,但蘇黎清楚,他既然已經答應了自己,就肯定會回來的…緒…

昨天她怎麼睡的就那麼沉,一個電話都沒接到患!

蘇黎惱恨的拍了下自己的頭,可卻還是一點辦法也想不到,小白哼哧哼哧的在她旁邊坐着,可能是今天她居然會在家待着,小白都有點奇怪。

坐在冷風裏又怕自己會感冒,蘇黎匆匆回到臥室裏去。

等待消息的時間是漫長的,蘇黎時而在書房裏待着,時而又在牀上坐了會,最後想起陸千麒說的話——如果你還有點家主的意識,就去把這各個房間走一遍。

閒着也是閒着,蘇黎拿上手機,她們的主臥就可以下到地下室去,而且小白在地下一層也有個自己的小房間,雖然它從來不去地下室睡覺,而是在他們的臥室或者施仁的玩具房裏。

地下一層統共有兩個大房間,一間是給小白的,另外一間還真的就像陸千麒說的那樣,專門放上了各種鑑定古玩的工具,還有切割機和砂輪,一些石頭的碎屑還留在砂輪機裏,昨天晚上陸千麒剛剛用這臺機器打磨過那塊帝王綠的原石。

旁邊搭了個大超大的古董架,上面擺放着不少古玩珍藏。

陸千麒自己北苑的一些真品都已經在重華苑裏拍賣掉了,眼下這個架子上都是一些剩餘的真品,可能是他平日裏比較喜歡的。

其實關於陸千麒的過去,蘇黎知道的並不是很清楚。

關於陸千麒這個人的各種身份,蘇黎也比較模糊。

比如他是不是當年那個十二歲的少年天才,如果他是,那他鑑定的眼力一定不在自己之下,只是後來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以至於他疏慢了以前的那些學習倒是也有可能。

蘇黎那天問過他,他好像也沒反駁,那說明他真的是咯?如果是的話……誰教的他這些知識啊?

除了這少年天才的過去,陸千麒還是陸家老四,這不僅僅是南城甚至還是全國的名門望族,都給了他非常金貴的出身。

可他不僅僅滿足於這種身份的象徵,他在自己三十年的時間不斷的打磨自己,從君遠外貿到象徵了名望身份的重華苑,再到永霽麟這些門店,甚至還有和聞少一樣的那種身份。

蘇黎有時候在想,他到底是個成功的商人,還是個成功的實業家,又或者是個成功的老大?


內外交困的時候,他非常灑脫的放棄掉幾個事業,轉而抓住機遇,開始開拓森木珠寶。

蘇黎的目光落在架子上的一個青花瓷瓶上,這不是真的……是贗品,蘇黎的心鈍痛了下,其實陸千麒在她眼裏始終是模糊而又清晰的,她不希望他去做的事情他始終在做,只是他從來不讓她知道而已。

忽然間手機響了一聲,蘇黎低頭看了眼,是羅菲,她趕緊關上地下室的門,又回到臥室裏給她撥了回去。

羅菲在電話裏哭的抽抽搭搭的,“黎微微黎我錯了,我剛纔聽鄒晉他們說……說……”

“和你無關的菲菲。”蘇黎靠在沙發上,小白輕輕一躍便跳了上來,倚在她臂彎邊,“菲菲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是防不勝防的,即便你不說,也會有別人說出去。鍾欣來這裏本來就不是那麼好趕走的,你別想太多。” 004 總裁大人變身按摩師

“我在學她們給寶寶洗澡,”我目不轉睛地看着護士她們,“你看寶寶那麼小,看上去好脆弱,我該怎麼抱他呢?這樣,還是這樣?。。。。。晟天,怎麼辦,我突然覺得好緊張,我能當好一個媽媽嗎?。。。。。。”

我還沒說完,就被他一隻手攬在了懷裏。

他的脣細細密密地落下,安撫我忽然焦躁的心。

“別擔心,緋緋,我會請最好的嬰兒護理師幫你。我知道初爲人母,肯定會緊張,其實我也一樣。”看我漸漸平息下來,他也放心地減輕了力道,只是手還圈在我腰上。

“都說母親的心情會影響嬰兒,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有我們的愛,有這麼多人幫忙,他會健康成長的,相信我!”

我擡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保溫箱裏漸漸睡着的寶寶,把臉靠在他的胸膛,安心地點點頭。

————————————————————

可是,這樣放鬆的心情沒能維持多久。

正當我雄心壯志準備當一個好媽媽的時候,問題來了。

陳姐一大早拎着保溫瓶走進我的房間,笑呵呵地說:“少夫人,今天出奶水了沒?”

餘光看到坐在旁邊沙發上的男人身體一震,我都感覺自己臉燙了。

“沒有。。。。。”我低低地回答。

“還沒有?不會啊,這都生了兩天了,就算剖腹產奶水來得慢,也應該來了啊。”陳姐一邊說,一邊走到我chuang邊,用手在我ru房上按了按,嘴裏問着,“脹不脹?”

坐在沙發上的秦晟天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厲聲說道:“你在幹什麼!”這不是問句,而是警告。

陳姐被他忽然變得駭人的表情嚇住了,連忙縮回了手,說:“我看少夫人的胸脹不脹?裏面有沒有奶?”

“你問就好了,摸什麼!”

好傢伙!連帶被他嚇了一跳的我算是看出來了,秦大總裁在吃醋!而且在吃一個月嫂的醋!這佔有慾是不是太嚇人了點?我頓時哭笑不得。

“陳姐,你別管他。”給兒子準備糧倉的事迫在眉睫,我也顧不上羞澀了,直接對陳姐說,“我這兩天是感覺這裏脹脹的,偶爾也會分泌些。。。。奶水出來,可是很少。我也正在發愁,你幫我看看。”

我稍稍轉過身,背對着秦晟天,假裝他不存在。要不然對着他,臉一定會被燙熟。

“這。。。。。”陳姐猶豫着看看我的身後,遲遲沒有再靠近。想必他正虎視眈眈地看着她。

想到自己這兩個不出貨的糧倉,我一下急了,轉過身,兇巴巴地對他說:“要不你來看!”

他瞬間張開了一個“o”的口型,大概是想說“我來就我來!”

可他最終還是坐回了沙發,打開一張報紙,好似不再管我們了。

“陳姐,可以了,你幫我看看。”我又說了一遍,陳姐這才坐到我身邊,伸出手按到我的胸上。

“點到爲止!”一個冷冷的聲音從報紙後面傳過來,害得陳姐下意識又想縮回手,卻被我更快地抓住了。

媽呀,都怪這個男人,逼我這麼主動地讓人“襲胸”!爲了兒子未來幾個月的口糧,豁出去了!

陳姐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而後認真地在我胸上捏着。

“裏面有幾個硬塊,應該是奶水堵塞了。”陳姐熟練地摸摸我的胸,又在我的腋下捏了捏。

“那怎麼辦?”一聽這話,我就急了,不知所措地看着陳姐。

那個假裝看報紙的男人也放下報紙,走了過來。

“別緊張,這樣的產婦很多,只要不是太厲害,經過正確的穴位按摩就能疏通。”

“按摩?你說的是催ru師嗎?”我倒是聽以前的同事說過。可是這裏是國外,根本沒有這種按摩師。外國女人對於哺乳這種事很隨性,有奶就喂,沒有就喝奶粉。

“在這裏哪有催ru師?陳姐,還有別的辦法嗎?”我真的急了,又回過頭看着秦晟天,問他,“要不你現在從國內請一個過來?越快越好!”

“少夫人,別急,這裏就有現成的催ru師。”

“誰?在哪裏?”

“呵呵,就是我啊!”陳姐笑呵呵地指着自己,“經我妙手回春的產婦已經不下三十個了,你的不算嚴重,難不倒我的!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我先去準備熱毛巾給你敷一敷。。。。。。”

“你是說,要給她按摩胸部?你?”秦晟天的語氣很不好。

這個男人怎麼回事,一大早的肝火旺盛!

我實在忍不住了!

我笑着對陳姐說:“陳姐,那你先去幫我準備毛巾吧,辛苦了。”

知道我在支開她,讓她免遭狂風暴雨的襲擊,陳姐點頭,趕緊走出了房門。

“秦晟天,你有完沒完?”陳姐一走出房門,我便開始發難。

“沒玩,她在襲你胸!”他居然還義正言辭起來。

“她是月嫂,是來照顧我和寶寶的!”

“那也不行,這是我的,不能讓別人摸。”他說着,鹹豬手已經探了過來,“我都好久沒碰了。。。。”

我毫不客氣地用力拍掉他的手。

“不好意思!首先,它們是我自己的。其次它們現在被兒子徵用了,一切爲寶寶服務!”

“那不行!他要是跟我搶,我就丟給他奶瓶。”

“你昨天還說聽我的,怎麼今天就變了?男人的話真是不可靠!”我假裝生氣,撅起嘴。

“。。。。。。那至少得給我福利吧,像按摩這種事我也可以做的。”

“你。。。。。”這個男人的腦子裏除了這些還能不能裝點別的!我惱火地說,“你懂催ru??,懂按摩嗎?不懂就別瞎搗亂!我已經夠着急了。”

“不就是按摩嗎?看一遍就會了。再說我這力道,我這手法,絕不會比她們差。”說到“手法”這個詞時,他還故意配合了一下動作,讓我頓時哭笑不得。

從門縫裏看到門口有人影在晃動,我知道是陳姐來了。

我低低地對秦晟天說:“一會別讓陳姐爲難。你表現好點,我會給你發福利的。”

我只是想敷衍,省得他搗亂。他卻好像聽進去了。

“記住你說的話。”他壞壞地笑,卻格外性感,讓我看得差點癡了。

他果然聽話了。走過去,給陳姐開了門。

陳姐大概剛纔被他威懾到了,也不敢看他,便匆匆來到我身邊。

“少夫人,要把衣服解開,我要把熱毛巾敷在你胸上,這樣有助於血液循環。”這次陳姐學聰明了,不再直奔主題,而是先說明情況,還偷偷地看了看秦晟天的臉色。

要脫衣服啊?還要當着兩個人的面?。。。。。。剛剛還氣勢洶洶的我,現在有些畏縮了。

“緋緋,陳姐讓你把衣服解開。”某人在得逞地笑,“要不要我幫忙?”

“不用,我自己來。”一個是女人,一個是他,有什麼好害羞的,脫就脫!

這裏的氣候暖和,按照醫生的吩咐,我只穿了一件罩衫,裏面是真空的。所以當我解開衣服的鈕釦,已經是半luo了。

靠臉吃飯的我 我躺在chuang上,假裝沒有注意到他忽地炙熱的目光。

趁陳姐轉身給我換毛巾時,他忽然俯身,在我耳邊說了一句:“寶貝,這麼快就給我發福利了。。。。。你的胸大了好多,我喜歡。。。。。”

當陳姐重新轉過身看着我時,我想我的臉一定很紅很紅,因爲她開口問了一句:“少夫人,是不是毛巾太燙了?你很熱嗎?”

我瞪了一眼在一邊偷笑的秦晟天,只能悶悶地說:“嗯,稍微燙了點。”

敷過毛巾後,陳姐終於察覺到了空氣中異樣的氣流。

她也有些不好意思,鼓起勇氣對秦晟天說:“少爺,要不你先去忙?這裏有我就行了。”

“我沒什麼忙的。你做你的,我在一邊學,就當我不存在。” 心釋 藉着這個理由,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毫無忌憚地流連。被他這麼注視着,我感覺自己都要紅得像只被煮熟的蝦。

陳姐輕咳了兩下,見他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好當他不存在,開始按摩。

我也開始裝死魚,當自己不存在。

她掐的那些穴位,酸脹感很強烈,有時還會很疼。疼過之後有一點酥麻,刺激着胸部的某些地方。

陳姐一邊按摩,一邊跟我說話,讓我儘量放鬆些。

“這個地方是不是脹脹的?等我幫你打通經絡之後,你的奶水就會噴涌而出,想擋都擋不住。。。。。少夫人,你不信?是真的!有的媽媽只要一聽到小孩的哭聲,奶水就會自己流出來,被子都溼透了!。。。。。別笑啊,我一點都不誇張,有的人奶水充足,一次喂兩個孩子都是足夠的。你看,你的ru房這麼飽滿,一定奶水充足,孩子也能吃得白白胖胖的。。。。。”

這次我不笑了。因爲我掃到某個男人喉結滾動了一下,連眼神都變了,沉了下去,濃得化不開一樣。。。。。 李嫂踟躕着拿着剪刀站在窗前,不知道該走還是該怎麼辦,整個人都有些心神不屬,一時間愣在那,就像是陷入了癔症一眼。

云溪放下電話,拿起毛巾擦着溼發的時候,見她這幅模樣,微挑起脣角,食指芊芊,慢悠悠地在她眼前左右擺了擺:“李嫂,回魂嘍。”

腦子裏不停地盤旋着云溪剛剛那句“在歐洲三個月都沒等到你”,只覺得從心口處漫出一股涼意,什麼都顧不上,一股腦地抓住雲溪晃在半空的手:“小姐,和我說實話,當初你去歐洲,是不是早就計劃好了?”

冷家深陷泥潭,四處求救無緣的時候,B市所有人都把這當做一個定時炸彈。她到現在都記得當時去求人時,被擋在門外的尷尬與悲涼。如今,詹家那位已然被發配邊疆,詹溫藍已經破產去了英國。原以爲這些都是因爲老爺子早就拜託了那位嶠子墨嶠先生,再加上那位外國伯爵的作證才徹底洗刷了污名,可如今,如今聽着小姐剛剛那通電話。李嫂只覺得,手中的剪刀冰冷銳利得似乎要刺破自己的掌心。

一隻溫暖的手忽然貼在她的臉上。

不自覺地一直顫慄着的李嫂只覺得一股柔意從肌膚一直熨帖到心頭,那抹陰冷的心涼終究和緩了些。

“李嫂,冷家是不會敗落的。”云溪看着滿眼躊躇的李嫂,溫和地撫摸着她的髮絲,那裏已經斑白了大半。她是個單純而執着的女人,對人好便是永遠都一心一意,哪怕粉身碎骨,哪怕魂不附體,都恨不得將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獻給冷家裏的每一個人。李叔那麼心思城府過人的人竟然找了這樣的一位伴侶,有時候想想,不是不奇妙的。

李嫂聽着云溪忽然深沉下來的語調,雖然不知道她爲什麼神色一變,卻同意地點點頭:“當然,我們做事問心無愧,那些歪門邪道的絕動不了我們。”

云溪笑着搖搖頭,“不,你沒有理解我的意思。”

李嫂詫異地望向她,彷彿一瞬間對於這個從自己懷抱裏長大的孩子突然陌生了起來。

云溪卻淺淺一笑,似乎對於李嫂那驚異的目光毫無察覺一般:“那時候,詹家和喬老聯手,雖然把爺爺、爸爸、伯父他們都弄進去‘協助調查’了,但冷家的根基其實從來都沒有受過影響。”無論當時情況有多危機,老爺子都準備好了最後的一招,這也是自她從歐洲回來後,才漸漸看明白的。

她輕輕嘆息,像是在月下的一株飽飲雨露的幽蓮,“不管我當時身在何處,冷家都不會敗。”

云溪的眼中忽然像是吹來一陣薄霧,將那雙清冷的眼蒙上了一層神祕和幽靜,層層疊疊,就像寒江扁舟上一人獨飲,說不盡的灑脫,亦含着道不盡的高處不勝寒。

李嫂忽然後退了兩步,怔怔地愣在那裏,不知所措。

爲什麼,竟是覺得,小姐越發地像當年的老夫人?那麼像,每一絲每一寸都那麼神似,就像是從記憶中走出來的那位名門閨秀,眼波流轉間,笑如驕陽,煢煢流轉間,卻是滿腹機謀。那之後的年年歲歲,與老爺子在戰火紛飛的年代幾起幾伏,從未失過優雅。她至今還記得自己問過老夫人,那麼多的困苦,那麼多的艱辛,爲什麼從未想過放棄,如今,只記得那朦朧隱約的笑。名門淑女下嫁‘匹夫’,本該萬般委屈,她卻笑得那般滿足:“我自嫁入了冷家,過去的一切便就煙消雲散。我在,冷家便在。”

我在,冷家就在。

她望着眼前這張精緻絕倫的面孔,雖不過二十,卻崢嶸盡斂,低調奢華。

竟與當年的老夫人像是衝破了時間的桎梏,憑白重疊在一起……

“李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