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葉修這麼說,原本就因為和青竹沒打完不悅的君軒逸,臉色更不好了,見他的樣子,葉修也能想到,只是這點小事就控制不了情緒,也難成大事。

隨後就聽君軒逸強裝鎮定的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五人平分,這下你們滿意了嗎?」

接下來,幾人就拿出瓷瓶,開始收集靈石乳液,這裡的靈石乳液很多,不過他們的瓷瓶也不是普通之物,也是內藏乾坤的,所以五人各用三個瓷瓶就裝了這裡的靈石乳液。 葉修和青竹將靈石乳液帶回來后,分給了紀雨落一些,隨後就找到了白少君他們,希望好東西可以和兄弟一起用。

此時葉修的院子中,幾個人聚在一起聊天,靈石乳液的話題已經翻過去了,說起了其他的事情。

「也不知魔月銀狼前輩如今過的怎樣?有沒有順利回到聖龍山?」此時張小河有些惆悵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葉修想了想回道:「想來以前輩的實力應該已經順利回去了,它也可能去別處闖蕩一番吧。」

隨後司徒正浩也說道:「前輩說過,三年之內它不會離開聖龍山的範圍。」

「……」

六人修鍊結束后,相互談到了魔月銀狼。距離它離開天君門已有兩個月的時間了,幾人還是會有些想它的。

「時間差不多了,咱們回去吧。」過了一會兒,張小河說道。

聽到他的話幾人也示意是該回去了,隨後便一起離開了修鍊場地。

因為前一段的路幾人同道,所以幾人都一起走。還可以說說話,研究研究各自修鍊上遇到的問題。

就在六人剛要分開回往各自的住處時,便看到通往張小河住處的路圍滿了人。

「楚月師妹,這玲瓏草可是我先發現的,怎麼會在你手裡呢?」只聽一道猥瑣的聲音傳來,幾人一看是一個長相堂堂的青年,臉上帶有一絲淫意的感覺看著面前梨花帶雨的少女質問道。

隨後只聽一道稚嫩卻也是動聽的聲音傳來,「孫師兄,這個真是我在後山發現的,是我自己在後山採的玲瓏草。」此時這少女聲音帶著哭腔,語氣中帶有懇求之意,清純可人的小臉兒上也是淚水直流,惹人憐愛。

聽到少女這麼說,那叫姓孫的弟子再次開口說道:「楚月師妹,別哭啊,這玲瓏草師兄送你又怎樣?只是這玲瓏草確實是我先發現的啊。」

「孫師兄,這真是我自己發現採的,這玲瓏草對我真的很重要。」

「楚月師妹,你知道我的心思,就算你跟師兄我要這草,師兄我都主動給你,可你怎麼不承認呢?不管怎樣,我都會原諒你的。」這青年話中好似要放過這少女,可語氣之中毫無此意,並且還帶有一絲威脅之意,一絲輕佻。

六人看了一會兒,都明白過來了,這個看似相貌堂堂的青年其實是看上了這少女,可能是這少女不同意,所以給她下了個套,讓這少女往裡鑽。對於來自地球的葉修來說,他知道這就和碰瓷是一樣的。

「真是過份,這傢伙看起來相貌堂堂,沒想到是個人模狗樣的傢伙。」楊碩憤憤道。似乎有了出頭相助之意。

而其他幾人顯然也是有了此意。

「嗖!」

還未等楊碩幾人出手,只見楊碩旁邊的司徒正浩急奔出去,沖向了少女和那青年身邊。

「楚月師妹,怎麼了?」只聽司徒正浩的聲音已經響起,看起來他和這個楚月也認識的。

葉修他們五人能看出來,司徒正浩這話說的很是平靜,可眉宇間的怒氣卻是擋不住,眾人能感覺對面的青年可能要遭殃了。

不過眾人也感覺奇怪,這司徒正浩往日都未曾動怒,就算遇到不平事時,也會冷靜從容的解決,怎麼今日會發怒呢,還是這麼的怒。但幾人現在也沒法問他。

只聽司徒正浩剛說完,那個叫楚月的少女便急忙開口哭著說道:「司徒師兄,我,我真的沒有拿孫師兄的玲瓏草,你要相信我。」

「楚月師妹,別怕,我相信你。」司徒正浩說道。

不遠處聽他這麼說的葉修覺得,這傢伙要是在地球,絕對能夠把一堆妹紙。

而這時幾人這才知道,原來司徒正浩和這個名叫楚月的少女是真的認識,並且還很熟的樣子。

那個孫姓弟子見二人此時的樣子,語氣酸酸的說道:「司徒師弟,這是我和楚月師妹的事,和你好像沒關係吧。」

「哦,沒關係嗎?沒關係我就不能管了嗎?」

聽到司徒正浩這麼說,孫姓弟子很是不爽的再次開口:「哼,難道你要幫她?這理可在我這。還是說她采了我先發現的玲瓏草是你的授意。」

隨後那個姓孫的傢伙又看向正在一旁哭泣的楚月說道:「楚月師妹,想來你這麼單純善良,應該不是你想拿我的玲瓏草,告訴師兄,是不是有人逼你,我幫你解決他。」

還沒等司徒正浩說話,楚月先是開了口:「不是!孫無言,不准你誣賴司徒師兄,這玲瓏草是我自己在後山弄的,不信去刑罰殿評理去。」

「哼,楚月師妹是不好意思說出他嗎?那不用你開口,我這就來教訓他。」說罷,這個叫孫無言的青年便要出手打司徒正浩。

「司徒!」只見張小河想要衝上去幫助司徒正浩。

見狀,葉修攔住了他,開口說道:「沒事!他不是司徒對手。」

「哼!就這點兒實力也敢當英雄。」孫無言看司徒正浩沒有動彈的意思,以為他怕了,於是語氣很是不屑的說道。

誰知下一秒,司徒正浩嘴角微微上揚,有些邪魅,然後一手緩緩抬起,竟然一拳就接住了孫無言的招式。而那孫無言顯然因為輕敵,吃了點小虧。

「唉,就這點兒實力還敢隨便誣賴別人。」司徒正浩將孫無言的話還給他,氣的那孫無言臉色鐵青。

而那孫無言竟然毫無頭腦,竟然又沖了出去。

若說這世上有那種看不出火候,毫無自知之明的人,那一定說的就是孫無言這種人。

明眼人都知道他不會是司徒正浩的對手,雖然他年紀大些,可武道只看實力。

司徒正浩看他又沖了上來,也收起了臉上那邪魅的笑容,而是面容冷峻,令葉修他們五人都覺得有些冷,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司徒正浩這樣的表情。

「哈!」

司徒正浩毫不客氣,又是一拳破了孫無言的招式。

下一秒鐘,司徒正浩趁那孫無言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毫不溫柔的把他扯了過來。而楊碩竟然把頭轉了過去,似乎不忍看到什麼場面一樣。

「嘭!」

「說,這玲瓏草到底是誰發現的?」

「嘭!」

「這玲瓏草是不是楚月師妹的?」

「嘭!嘭!嘭!」

一連幾十拳,司徒正浩都狠狠的打在了孫無言的身上,而那孫無言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並且這司徒正浩雖然問話,卻不曾給過對方回答的機會,好像今日非要暴揍他不可。打到現在都沒有停手之意。

媽咪別玩火 看著已經被揍的不成樣子的,甚至各位師兄弟都認不出的孫無言,葉修,青竹,還有張小河和白少君都明白楊碩為什麼轉過頭,還面帶不忍,可又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

這孫無言現在的樣子真慘,估計他爹娘都認不出來了。

幾人不得不感嘆:看人不能看表面啊,一定要深入再深入的了解,這司徒正浩平日那麼溫和的人,竟然也有那麼暴力的一面。

想著想著,眾人看向了白少君,目光怪異,表情讓人搞不懂,看的白少君汗毛直豎。

「怎麼了嗎?」白少君弱弱的問道。

「少君,你是不是也有這麼暴力的一面。」

楊碩這話問的,讓白少君不知如何回答。而楊碩的問題也是其他三人的問題。

誰讓白少君和司徒正浩兩人太像了呢,第一天見面時葉修只以為二人長的像,時間久了他才發現二人很多地方都很像。

幾人繼續看向了司徒正浩那裡,看他似乎已經有了要停手的意思。

「孫師兄的皮真夠厚的,打的師弟我手都疼了,不如師弟繼續開導開導師兄,師弟我手疼些也沒什麼。」

說罷,司徒正浩甩了甩手,好像真的有些疼一樣,隨後好像又要打向孫無言。

「司徒師弟,我錯了,這玲瓏草是楚月師妹的。」

「向楚月師妹道歉?」

「楚月師妹,師兄錯了,原諒師兄吧。」此時的孫無言毫無之前的氣勢,只知一味的求饒。

而那楚月哪裡經歷過這樣的事情。頓時有些不知所措,水靈靈的眼睛瞅向司徒正浩,好像一個小妻子在徵求丈夫的意見一樣。

「楚月師妹,想說什麼就說吧。」

「我,那好。孫師兄,以後你還欺不欺負別人了?」

「不了不了……」

「那行,那你說好了啊,以後在欺負人就讓我司徒師兄揍你。」說完,她還看了看司徒正浩。「行,既然楚月師妹放過你了,你就可以走了。但你要是還有下次,我定不饒你。」

「謝謝司徒師弟,謝謝楚月師妹。」

說完,那孫無言便屁滾尿流的逃了,而那些看熱鬧的人還看著他的背影指指點點。

不多久,那些人覺得沒意思,也都離開了。

「司徒,不介紹介紹這位漂亮的小師妹?」張小河一挑眉,問道已經帶著楚月走過來的司徒正浩。

而被他這麼一問,楚月竟然有些不好意思,面容有些紅潤。

「這位是楚月師妹,之前去找一位朋友時遇見的。」

而幾人的表情顯然是有些不信就這麼簡單。但也沒多說什麼。

隨後幾人也都向楚月做了介紹,了解了一下,他們對楚月印象也很不錯,乖巧可愛,心地善良,是個乖巧的小師妹,不過是司徒正浩的。

不多會兒,楚月因為有事所以就先離開了,而後,葉修六人也分開了。 旁邊雲加聽到這話心中對風玫滿是感激,更多的是愧疚,小姐幫他說話,可實際上他並沒有保護好小姐。

而衛冕聽著風玫對雲加的維護,心中更是發酸,他的女兒這麼好,這麼善良,老天為什麼就不給她一個好的身體!

「好,爸知道,雲加是你的人。」

在衛夙小的時候,一次因為她身邊伺候的人的失誤造成她發病,衛冕就責罰了對方。衛夙知道后很是內疚,那傭人並不是故意的,若是她是健健康康的身體,那點小失誤根本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雖然衛冕心中不認同衛夙的這個想法,但是自那以後,再不敢輕易動衛夙身邊的人,只是能夠到衛夙身邊的人在挑選上更加嚴格。

風玫聽到衛冕的話,滿意地將手機遞給雲加:「我爸找你。」

雲加接過手機:「老闆,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小姐。」

逆劍狂神 風玫瞪了他一眼,她才幫他說完話,他倒好,自己一上來就認罪!

衛冕也沒有要責怪他的意思:「剛剛小姐都與我說了,你做的很好,只要發現對小姐不利的,無論是誰,直接給我狠狠地教訓,出了事我擔責。」

若是別人,今天很可能就因為林玉的身份猶豫了,而雲加毫不猶豫的動手,這點讓他很滿意。

至於將林玉踹暈了進醫院,他更是再滿意不過:「這個月你工資翻倍。」

敢動他的寶貝的,絕不輕饒!

雲加沒想到自己不僅沒有被責罵,反而還得到獎賞,頓時更加感動:「謝謝老闆。」懶人聽書

「夙夙說她沒事了,你看她真的沒事嗎?別是為了讓我不擔心哄我呢。」

「老闆不用擔心,小姐現在已經沒事了。」

在雲加這裡得到確認,衛冕才算是真的放心了:「嗯,我再和她說幾句話。」

雲加將手機還給風玫。

「夙夙,你有什麼事情要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嗎?你就是性格太好才有人敢在你面前放肆,記住你是衛家大小姐,只有你欺負別人的份,別讓別人欺負了你!」

別的世家的閨女大都飛揚跋扈,讓家裡人頭疼不已,他家卻是巴不得自家寶貝能潑辣一些,就怕她在外受了欺負。

聽到衛冕這麼教,風玫也有些哭笑不得:「我知道了。對了,爸,今天我這事你別告訴我媽和阿衍,免得他們擔心。」

衛冕既覺得貼心又心酸:「你若不是怕林家來找我,是不是打算連我也瞞著了?」

風玫:「……」一不小心暴露了。

「怎麼可能!我想瞞也瞞不住啊,雲加會不告訴你嗎?哎呀,您看我現在好好的,何必再讓他們多擔心一場呢。」

「好了,我不會告訴他們的。還有林家的事情你也別擔心。」

說著,衛冕眸中劃過一抹厲色,林家敢找來最好,他還怕他們不來呢。竟然動了他的寶貝女兒,不給他們點厲害瞧瞧,還真的當他衛冕已經死了呢!

風玫撇了撇嘴,對此她還真的是一點都不擔心,就衛冕這個女兒控,該擔心的是林家才對。 幾天時間過去了,關於那些以做任務為由索取村民好處的弟子也都被揪出來了,現在已經受到了懲罰。

此時葉修他們幾人剛剛從天君門的刑罰殿里出來,已經知道那些弟子的下場了,所以都很高興,算是還了那些村民一個公道。

「今天終於教訓了那幫龜孫子,看以後還有誰敢這麼做,欺負無辜村民。」只聽楊碩那豪爽的聲音傳來。

六人從刑罰殿出來,楊碩和張小河就一直說今天發生的事,沒停過嘴,這事確實也大快人心。所以其他幾人雖然臉上做出無奈狀,但實際上,他們心中也很高興,不亞於楊碩和張小河。

而葉修原本打算去煉丹峰,因為先前他和逍遙子說過自己要學習煉丹術。但看時間有些晚了,決定明日在去,就隨其他幾人一起去修鍊場了。

一夜時間過去了,葉修睜開眼睛時已經是第二天天亮,而墨麒麟這個傢伙還在睡著。

「今天該去煉丹峰了。」

此時,已經是第二天了,葉修手中拿了一個精緻的木偶,好像一個迷你的小美人,喃喃道。

房客別這樣~ 走出房門,不見青竹,看了傳訊玉簡,知道他去了煉器峰。這個傢伙,平日里用的都是竹劍,去煉器峰不知道究竟是搞什麼名堂,反正是學習煉器的。

也不知他的煉器水平如今怎樣,想來以他的天賦靈性是要遠超其他同期煉器弟子的。葉修暗暗想到。

隨後,葉修不做他想,轉身去了煉丹峰。

此時,葉修已經到了煉丹房,並且已經成功的煉製出了一爐回元丹。

煉丹房內,只聽那個女長老徐離珊珊說道:「葉修,你天資聰穎,學東西也很快,但可不能驕傲自滿啊。」

聽了徐離珊珊的話,葉修低下頭,拱著手說道:「是,長老,弟子定會好生學習。」

「嗯,我相信你的能力。」隨後徐離珊珊又說道:「葉修,絮兒她這階段總念叨你,她一個人在這峰上也沒個玩伴,你去看看她吧。」

「弟子正有此意。」

聽到葉修這麼說,徐離珊珊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呵呵」,聽得葉修不禁打了個冷顫。因為葉修感覺徐離珊珊剛剛的樣子很怪異。

難道她以為我喜歡絮兒師姐?我和絮兒師姐會發生什麼?又或是她想撮合我和絮兒師姐?葉修感覺很可怕,但願是自己想多了。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有了足夠的老婆孩子,其餘的還是算了吧。

片刻后,葉修來到煉丹峰上一處風景秀美,翠綠青蔥之處,一道倩影正在追逐著什麼東西,很是惹眼。葉修也不忍破壞這種美好的氛圍。

倩影的主人是万俟絮兒,是葉修先前來煉丹房時遇到的女孩兒。對這個女孩兒葉修的印象還不錯,覺得對方是個好師姐,僅此而已。

不多會兒,万俟絮兒便感覺有人來了,她轉過身來,正是多日不見的葉修,於是很是歡快的跑向了葉修這裡。

戰狼神君是妻奴 來到葉修近前,只見万俟絮兒突然變得生氣了,氣沖沖的說道:「哼,小師弟終於捨得來看師姐啦,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這小妮子總是這樣,喜歡故意裝出生氣的樣子,來逗葉修,葉修自然也不揭破。

「唉呀,師弟可一直都記得絮兒師姐呢,師姐這麼說,師弟還是走了吧。」說罷,葉修裝作要離開的樣子,而万俟絮兒怎麼會讓她離開。

見葉修要走,万俟絮兒馬上拉住了她的手說道:「好啦師弟,師姐知道小師弟最好了。」

「絮兒師姐,你看這是什麼?」突然,葉修手中多出一個木偶,正是她早上拿出來的那個。

見到葉修手中的木偶,万俟絮兒頓時笑了起來,開心的說道:「哇,好漂亮,好精緻的木偶,跟我好像啊。」

「對啊,這就是師弟按照絮兒師姐的樣子刻的,可是用了好久的呢。」其實,這木偶葉修只用一個時辰就做好了,是他昨晚做出來的,只是這話他不能說出來就是了。

而万俟絮兒聽葉修這麼說,更加開心,燦爛的笑臉讓峰上的鮮花都失色。

「師弟,好謝謝你哦,我一定會好好珍藏它的。」

「嗯,對了師姐,我剛剛看你在追什麼,好像很重要一樣。」

聽到葉修這麼問,万俟絮兒小臉有些不開心。

隨後,万俟絮兒將之前的事情跟葉修說了。而葉修聽她這麼說,心裡覺得有些有趣,這万俟絮兒也夠執著的了。

原來,万俟絮兒幾個月前就發現了一隻漂亮可愛的小鳥,當時她就很喜歡,只是她沒抓到。這幾天,那隻鳥又出現了,她想了好多辦法都抓不到它,所以心中有些不開心。

葉修看她不開心,決定去看看,是什麼樣的神鳥讓万俟絮兒這個小天才都抓不到。要知道,這万俟絮兒不僅有煉丹天賦,武道天賦也很不錯,並且還很聰明,很有靈性。

只聽葉修對万俟絮兒說道:「絮兒師姐,那隻小鳥現在在何處?帶我去看看吧。」

「真的?」万俟絮兒很激動,有些不確信的問道,而葉修覺得這也沒有必要騙她的啊,但隨後一想這鳥可能對她真的很重要。也沒說話,而是點頭讓她放心。

万俟絮兒看葉修點頭了,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說道:「太好了,有你這個聰明的小師弟在,這次肯定能收服那個小傢伙。」

難怪万俟絮兒聽葉修要和她一起去看鳥時那麼激動,原來她打的是這個主意。可自己沒說過要幫她收服這隻鳥啊,只是說看看而已。看來自己是被這少女算了一把。葉修倒也不會計較這麼多,便和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