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求你再深一點!」丁玲不要臉的大喊著,聲音又酥又媚。

宴會廳里的人全都是帝都的名人權貴,突然出現了這種不堪入目的畫面,那些有身份的人臉上全都一沉。

北冥梅剛剛要說出今天是北冥夜和丁玲訂婚的話,就此卡在了喉嚨,就像是稻草一樣的塞在她的喉嚨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畫面並不長,大概放了一分鐘大屏幕就黑掉了。

丁玲整個人都像是傻了一般,丁父率先衝上台來,想也不想的就抬起手,對著丁玲的臉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你個不要臉的東西!我怎麼會養出你這麼個不成器的女兒!」丁父指著丁玲,氣得連鼻子都歪了。

丁玲這才反應過來,腦袋僵硬地轉向北冥梅,喊道:「大姐,你聽我解釋!」

北冥梅側身避開她,臉都氣成了豬肝色,憤怒地說:「你姓丁,又不姓北冥,誰是你大姐!!」

北冥梅心裡都要氣炸了,這個丁玲原來是個這麼放蕩的女人,居然還搞出這樣不知廉恥的視頻來了。

還好她剛才還沒有說出要北冥夜和丁玲訂婚的話來,否則他們北冥家可丟不起這個人!

丁玲這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她朝北冥夜看過去,希望那個本來要和他訂婚的男人可以這個時候站出來救救她。

可惜,她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北冥夜。

北冥夜先是看向北冥爺爺,問道:「爺爺,你還好吧?」

北冥爺爺臉色雖然有點難看,但是畢竟北冥夜已經給他打過預防針了,告訴他馬上就有好戲上演,所以北冥爺爺也沒有太過驚訝。

不過這樣不堪入目的視頻實在是太過分了,他的黑眸朝著丁家人看了過去…… 北冥爺爺的語氣不怒自威:「警衛排!把這幾個人給我趕出去!」

「北冥爺爺,北冥爺爺!求你聽我解釋!」丁玲哭著喊著想要撲過去,只是還沒有靠近北冥爺爺身邊五米,就被北冥爺爺身邊的警衛員給擋住了。

首長身邊的警衛排可不是吃素的,北冥爺爺話音剛落,宴會廳里就立刻出現了一群裝備整齊的士兵,手上可個個都拿著真傢伙。

丁家父母還有丁玲,全都被警衛員毫不留情給丟出了宴會大廳。

說起來,丁家在帝都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丁父是A大的校長,丁母也是出自書香門第,就連丁玲自己也是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

可沒想到,事情居然會出了這樣的變故,丁家的臉可徹徹底底的丟完了。

北冥梅臉色不善的走過去,沖著北冥夜開口:「小四,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了吧?」

北冥夜眨了眨眼睛,無辜地說:「關我什麼事情?我不是說了事情全都交給你安排嗎?」

北冥梅憤怒地說:「好啊,你居然這麼對我,我可是一心一意的為了你好……」

北冥爺爺開口道:「夠了!」

北冥梅立刻啞了聲音,但是一雙眼眸還是狠狠地瞪著北冥夜。

北冥爺爺說道:「小四的婚姻讓他自己決定,誰都沒有權利干涉!」

「謝謝爺爺!」北冥夜由衷地說,這下子他可是得到了免死金牌了。

北冥梅將來再想對他的私事指手畫腳,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那麼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丁玲的不雅視頻會突然出現在宴會上?

原來,在北冥梅見過張有晴之後,張有晴就懷恨在心,將之前設計陷害丁玲拍下的不雅視頻發到了帝豪集團的郵箱,指定要北冥夜收信。

技術部檢測過沒有病毒之後,就把視頻發給了北冥夜。

北冥夜打開視頻的時候,愣了好半天,這不雅視頻里的女主角這不就是大姐非要他娶的那個丁玲嘛!

前兩天晚上北冥夜回軍區大院北冥家老宅吃飯的時候,北冥梅才跟他提了這件事情,沒想到轉眼就收到了丁玲的不雅視頻。

北冥梅是個非常強勢的女人,她一心想要為家人好,但是她的做法卻不太恰當。

北冥夜根本就不喜歡丁玲,北冥梅卻希望他早點結婚,所以硬把丁玲塞給他。

北冥夜也知道北冥梅和丁家父母見面的事情,對他這個當事人完全置之不理,他們幾個人自己就把他的終身大事給定下來了。

北冥夜「啪」的一下把不雅視頻給關掉,他對別的女人可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過嘛,丁玲如果自己沒有痴心妄想,他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了。

北冥夜想了想,拿起電話給丁玲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北冥夜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丁玲正在貼面膜,她拿起手機,看到屏幕上「北冥夜」這三個字,唇角瞬間就勾了起來。

現在北冥梅是全力支持她的,也和她的父母見了面,訂婚的事情基本上已經定下來了。

這件事情,看起來北冥夜怎麼也沒有辦法拒絕了。

丁玲沒著急接電話,而是帶著幾分得意的將面膜撕掉,用紙巾擦乾了多餘的精華液,才按了接聽鍵,將手機舉到了耳邊,語氣平淡說:「你好,我是丁玲。」

電話里的北冥夜,語氣格外的平靜:「我是北冥夜。你現在有時間嗎?我們見面談談吧!」

「四少找我想談什麼事情呢?」

丁玲高高傲傲的話還沒說完,北冥夜又開了口:「耽誤不了你多久,最多半個小時。」

丁玲沉默了一會兒,擺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模樣,答應:「好啊,在哪裡見?」

「你現在在哪裡?」

「家裡。」

「那你家門口對面的那家咖啡店怎麼樣?」

「可以。」

「我大概二十分鐘後到。」

丁玲覺得自己許久都沒有像現在這一刻的心情好了。

她對著梳妝鏡,精描細化了一個妖嬈的妝容,然後試了二十多件衣服,最後挑了一件寶藍色的短裙,拿著閃亮的水晶包,出了門。

丁玲到咖啡店的時候,北冥夜已經來了好一會兒了。

此時剛剛好上客的時間,咖啡店裡的客人並不少。

丁玲推開門,站在門口,四處張望了一圈,然後在最里端靠窗的位子處,看到了北冥夜。

丁玲踩著高跟鞋,款款的邁著步走了過去。

「坐。」北冥夜淡淡地丟出一個字。

丁玲風情萬種的坐下,服務員拿著菜單過來請她點飲料,丁玲看到北冥夜的面前擺了一杯咖啡,她給自己點了一杯卡布奇諾。

在等飲料上來的時間,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丁玲對今天自己的妝容非常有信心,所以一直都是趾高氣揚的,而北冥夜則是一臉平靜的,桌上的咖啡他基本上都沒有動過。

丁玲心裡一點都不著急,反正北冥夜現在不得不娶她了!

卡布奇諾才剛剛端上來,北冥夜就直接了當地開口了。

「我大姐去過你們家了?」北冥夜直接開口,沒有拐彎抹角。

丁玲微微一笑,拿起桌上冒著熱氣的卡布奇諾輕輕地吹了一口氣,喝了一口甜甜的卡布奇諾,非常滿足的抿了抿嘴唇,然後才對著北冥夜點了點頭:「是啊,大姐和阿姨都過去我們家了。」

北冥夜輕輕皺眉,他真的對北冥梅這種強勢的舉動非常反感。

完全不在意他心裡的想法,想給他安排哪個女人根本就不會來問問他的意思,直接就給他安排好了,而且還是這樣的一個女人。

想起發到他郵箱的那個不雅視頻,北冥夜再看著眼前的丁玲,就覺得一陣的噁心。

這個女人怎麼不要臉呢?

和別的男人都拍下來那樣的視頻了,居然還好意思想要嫁給他?

「你真的想要和我訂婚嗎?」北冥夜語氣冷淡,就像是在說一件和自己完全不關緊要的事情。

終於說到正題上了,丁玲沖著北冥夜笑笑,開口說道:「四少,我覺得我們兩個其實真的很合適,不管是家世背景還是身份地位。」 「我們認為我們在一起是個不錯的主意。」丁玲道。

「你真的不後悔?」北冥夜淡淡地說。

丁玲羞澀的一笑:「四少,我真的很喜歡你,又怎麼會後悔呢?」

北冥夜笑而不語。

丁玲看著他那張好看的俊臉,隨意的坐在那裡,卻還是散發著高貴的氣質。

她突然覺得有些口乾舌燥,她抿了抿唇,放柔了聲音:「四少,我都聽家裡的安排,這件事情大姐和我父母都說好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當然,我本人是非常願意的,我相信我們訂婚之後,有很多時間來了解彼此……」

她說到這裡,北冥夜非常諷刺的笑了笑,拉開西裝的外套,拿出錢包,從裡面掏出兩張一百元的鈔票壓在面前的咖啡杯下面,然後直接就站了起來,朝外面走去。

丁玲有些慌亂了,北冥夜是什麼意思?

她忍不住也站了起來,喊了一聲:「四少!」

北冥夜腳下不停,頭也不回的丟下一句:「你可不要後悔。」

丁玲見他是真的要走,心裡著急,又喊了一聲:「四少!」

咖啡店裡已經有不少人側目朝她看了過來,可是北冥夜就這麼頭也不回的拉開咖啡店的門走了。

丁玲跺跺腳抓起凳子上的手包,想要去追北冥夜,這時候服務員大步走了過來:「小姐,您還沒有付賬。」

丁玲被服務員這麼一攔,再朝大門的方向張望,北冥夜早就走得沒有影子了。

她恨恨地瞪了一眼服務員,然後打開手包從裡面抽出好幾張一百塊的鈔票甩在服務員的身上:「這些錢夠了沒有!」

丁玲咬牙切齒地想,北冥夜不喜歡她又怎麼樣?

訂婚的事情可是北冥母親和北冥梅親自來談的,木已成舟,就算是北冥夜想不同意也沒有辦法了。

丁玲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北冥夜這次約她見面本來是想給她一個機會。

如果她有自知之明不要痴心妄想,那麼他也不會當眾公布丁玲的不雅視頻,可惜的是丁玲不珍惜這個機會。

在壽宴的現場,雖然那段不雅視頻只播放了短短的一分鐘,可是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裡面的女主角就是丁玲。

北冥梅本來想在北冥爺爺的壽宴上宣布北冥夜和丁玲正式訂婚的,卻沒想到居然丁玲出了這麼大的醜聞。

北冥梅很慶幸自己還沒有宣布這件事情,否則北冥家的臉都會被丟盡了!

當然剛才在宴會上,北冥梅拉著丁玲四處跟人介紹,言下之意就是丁玲將會是北冥家的少奶奶,大家其實都心照不宣了。

現在北冥梅後悔得要命,大家雖然礙於北冥家的聲望,不敢多說什麼。

可是看她的眼神卻是非常的明顯,北冥家人的眼光也太差了吧?

居然想找這樣的一個下賤的女人來做北冥家少奶奶?

當這段視頻播出的時候,顧九九也驚呆了,她本來還在為北冥夜將會和丁玲訂婚也感到心裡不舒服,卻沒有想到現場來了個大轉折!

那段視頻剛剛播出了兩秒鐘,顧九九馬上就臉紅耳赤的移開了視線。

側頭的時候,剛好對上身邊北冥蘭的眼光。

北冥蘭的臉也很紅,顯然也不想看這樣大尺度的不雅視頻。

還好那段視頻很快就在屏幕上消失了,然後就發生了丁玲全家被北冥爺爺的警衛員趕出去的事情。

北冥蘭唇角勾起,笑著說:「我說嘛,小四怎麼可能乖乖聽話呢?他這回可幹得真漂亮!」

顧九九還沒有從剛才的震撼中給醒過來,她微張著小嘴,愣了好半天,才明白過來北冥蘭在說什麼。

她僵硬地轉動脖子,看著她,動了動嘴皮:「你的意思是這件事情是北冥夜做的?」

北冥蘭風情萬種的一笑,差點讓顧九九看花了眼。

北冥蘭揚了揚下巴:「你瞧小四那得意的樣子,殺人不見血,不給任何退路,這明顯就是他的手筆。」

小娘子不凡 「他為什麼這麼做?」顧九九還是不明白。

她心裡覺得丁玲怎麼說也是個女孩子,北冥夜怎麼能拿一個女孩子的清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

北冥蘭一挑眉:「他不喜歡丁玲,也不喜歡沒有自知之明的女人。我的弟弟我了解他,大概是這個女人真的觸及到他的底線了吧!」

顧九九往北冥夜的方向看過去,剛好對上他的視線,他的黑眸微眯,在人群中就那麼輕易地鎖定了她。

顧九九心裡說不出來的感覺,她剛才因為北冥夜要訂婚的事情而產生的不舒服的感覺,瞬間就一掃而空。

吃定總裁沒商量 現在被北冥夜這麼凝視著,她的心突突跳得厲害。

她想也不想的對著北冥蘭說:「我想先走了,我們有空再聊吧!」

北冥蘭有些遺憾,非要拉著她,兩個人交換了微信和電話,然後才放她走了。

北冥夜遠遠的看到顧九九走了,給身邊的助理使了一個眼色,助理馬上就明白了,立刻朝著顧九九追了上去,要安全的把顧九九送回錦繡苑。

北冥夜暫時還走不開,北冥爺爺的壽宴出了這麼個鬧劇,他必須要留下來善後才行。

雖然出了個不愉快的鬧劇,但是在場的人都是見慣了大場面的上流人士。

在場的人都自動的屏蔽掉剛才發生的鬧劇,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一樣,繼續夠籌交錯、談笑風生,閉口不談剛才的鬧劇,畢竟誰也不想得罪位高權重的北冥家。

北冥梅因為這件事情氣得不行,強撐著站了一會兒,就以身體不適先走了。

北冥夜陪著北冥爺爺應酬,接受大家對北冥爺爺的生日祝福。

北冥爺爺畢竟年紀大了,沒過多久就覺得有些累了,於是就在警衛員的護送下先離場了。

助理給北冥夜發了個簡訊,報告說顧九九已經回到錦繡苑了,北冥夜見宴會也差不多了,這才準備離場。

在離開的時候,他去停車場取車,在前往停車場的路上,有一個人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北冥夜黑眸微眯,看清楚眼前那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后,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 「北冥夜,好久不見。」容若出現在他的面前,直呼他的名字,語氣非常冷淡。

這是容若這麼多年第一次沒有叫「四哥」,而是叫北冥夜的名字。

字眼裡聽得出來他語氣的憤怒,還有那張溫和的臉上隱隱壓抑著的怒氣。

北冥夜不動聲色的冷笑了一下,看這個樣子,他是知道顧九九的事情了?

他本來也就沒想要隱瞞,特別是霍煜和宋景辰都知道之後,他就猜到了容若很快就會知道。

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容若竟然能夠這麼沉得住氣,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才來找他。

「是啊,好久不見了。」北冥夜客套的回答。

話說得非常客套,語氣疏離,絲毫看不出來他們有二十多年的交情,是曾經親如手足的好兄弟。

容若高昂著緊繃的下巴,緊緊地盯視著北冥夜的眼睛。

北冥夜也一樣,含笑地看著他,絲毫沒有避開。

容若的眼睛里有著紅紅的血絲,但是卻一點也不影響他此刻眼神里的桀驁。

他渾身都散發著強勢,似乎在等待著一個一觸即發的機會。

鹹魚翻身之娘子威武 容若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北冥夜,一直過了許久,他才似笑非笑地伸出手,與他握手:「四哥,好久不見了,你最近還好嗎?我是來給老爺子賀壽的。」

北冥夜臉上的笑意加深,神情輕鬆,一邊笑著一邊說:「好,我當然好了,你也還好吧?怎麼現在才來,遲到了可該罰。爺爺剛才還在念叨著你呢!」

容若不動聲色地微笑:「是我遲到了,幫我跟老爺子道歉,怎麼罰我都行,只不過……」

「不過什麼?」北冥夜拿出一支煙來遞給容若,然後自己才點上。

容若接過,點上深吸了一口,開口緩緩說道:「只不過,請你放過顧九九。」

北冥夜雖然還在笑,但是眼眸里已經閃著點點寒星,他說:「我以為你了解我,怎麼開口跟我提這樣的要求呢?」

容若也笑了,可他的眼裡卻連半點笑意都沒有,他說道:「只要你放了顧九九,要我怎麼樣都行。」

北冥夜終於收起臉上的笑意,微眯著黑眸,盯著容若的眼睛里風起雲湧,半天才說:「真好笑!你要我放過她?你怎麼不說是她纏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