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悠著點,別把自己玩兒死了啊!」

神府顯然也清楚林逸手中儲物戒指的恐怖,有些畏懼的提醒道。

「呵呵,放心!」

林逸獰笑,而後,屈指一彈,手中的儲物戒指直接朝著那裂縫飛了過去,剛好恰在其中。

而後,林逸右手成拳,直接狠狠朝著蒼穹上轟了過去。

「轟!!!!」

驚天巨響猶如巨龍升天一般,震撼蒼穹,讓虛空都如同水面一般蕩漾起一道道可怕的漣漪。

林逸見狀,嘴角扯過一抹邪魅的笑容,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便直接衝天而起,順著那蕩漾開來的漣漪消失在了虛空中。

「轟!!!!」

又是一道巨響,伴隨著無數可怕的火蛇,電光驟然在大地之上肆虐開來。 恐怖的高溫,蘊含著無邊偉力的神雷,幾乎是在瞬間就把周圍堪比鋼鐵的寒冰融化。

而林逸則是隱匿在虛空之中,靜靜的盯著下方的火海,雷海。

兩萬修士的儲物戒指,雖然不是特別的珍貴,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保命的手段。

剛剛林逸扔出去的那一枚儲物戒指,便是他從眾人儲物戒指中收集起來,能夠當做一次性炸彈使用的各種法寶。

品質不是很高,但是勝在數量龐大,按照林逸的估計,同時爆炸造成的威力就算是不能夠撕裂寒冰,最少也應該可以炸出一個深坑。,

靈這種存在是無比狡詐的,它們生存的地方不但要蘊含有精純的靈氣,而且還必須要安全。

這幾十萬年形成的寒冰,幾乎就是最天然的屏障,如果單純讓林逸用自己的道法神通來轟擊,想要炸開見到靈恐怕有些不現實了。

最少,沒有個十年八年是做不到了,所以,他只能出此下策了,畢竟他的修行時間還是無比寶貴的,不可能一直在這裡呆著。

經過這次陳天雲的神情之後,他這些年漸漸變得有些大意,麻痹的心境也再度警惕了起來。

修真界就像是眾生頭頂上的天空一般,蘊含著無數的可能跟危機,便是強悍如他不努力修行也隨時有死的可能啊!

這一次他稀里糊塗的重生了,算他運氣好,可下一次呢?誰敢保證他下一次還能重生呢?

他林逸更不會把這種虛無縹緲,億萬分之一的事情放在心上,想要活下去,想要安安穩穩的活下去,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提升自己的修為,只有自己的修為上去了那才是王道。

「老大,怎麼樣?那麼多東西一起爆炸,那太白天的靈應該會被嚇的瑟瑟發抖吧?」

神府幸災樂禍的聲音再度在林逸的識海中響起。

林逸聞言,抿嘴一笑,就像是一個小偷一般,悄然從虛空中走了出來。

只見,之前如同鏡子一般乾淨明亮的寒冰直接被恐怖的溫度炸出了一個足足有千米大小的深坑。

在深坑的邊緣很明顯還寒冰被融化的跡象,不過在超級恐怖的溫度之下,此時卻已經再度凝結成不規則的寒冰。

而在深坑的中心位置,則出現了一個窟窿,猶如魔鬼的嘴巴一般,黑漆漆,深不見底,有一陣陣讓人頭皮發麻的嗚咽風聲不斷的從深坑內傳出。

「看這寒氣跟風力,最少炸出了千米的深坑啊!」

林逸盯著彷彿能夠吞噬人神魂的深坑輕蔑的冷笑道,隨後身形一動,整個人便直接縱身朝著深坑之中飛去。

頓時,一股凌亂的颶風之力就像是一雙無形的大手一般,直接把林逸整個人朝著四面八方推了出去。

「瑪德,今天小爺我親自前來,你就算是有三頭六臂,也必須給老子唱征服!」

林逸咬著槽牙,眼眸瘋狂的獰笑到,他不知道以前的陳天雲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但是有一點他卻能夠肯定,太白天的靈是沒有辦法輕易離開自己棲息之地的。

最少,還不能幻化成人性的靈是不具備外出的資格的。

所以,不管這靈有多強大,它註定只能在這一個地方,那在林逸的眼裡就是活靶子了,不管你多能抗,反正這次來了,就要好好的修理一翻。

「六道輪迴圖給老子鎮壓!」

林逸怒瞪雙眸,暴喝道。

「轟!!!!」

一張明顯之前更加清晰的輪迴圖驟然出現在了林逸的胸前,輪迴圖有磨盤大小,上面各種複雜的神紋繚繞不絕,有一道道恢弘的磅礴的氣息從上面蕩漾出來。

原本力量恐怖的風暴,在輪迴圖出現的瞬間,就像是老鼠見到了小花貓一般,馬上乖巧的蟄伏了起來。

林逸見狀,淡然一笑,操控六道輪迴圖直接朝著深坑內鎮壓而下,一路上颶風的撕扯的力量也越來越大,當下降到千米距離的時候,便是林逸都只能拼盡全力來抵擋按恐怖的風力。

「老大,看來這太白之靈應該是感知到你的到來了,否則,光憑藉六道輪迴圖的恐怖力量,你下潛個數千米,可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神府也感受到了林逸的吃力,冷冷的笑了起來,這次他也同樣是九死一生啊!

不過雖然活下來了,可他心裡的不爽絕對不會比林逸少到哪裡去,這傢伙跟林逸在一起時間久了之後,完全就是一個活寶,不但有林逸的銀盪,還有了林逸的小心眼兒。

本來,他白白胖胖,長相俊美帥氣的,可現在,因為太白之靈的插手,直接讓他變成了一個老態龍鐘的和尚。

這簡直就是毀容殺親之仇,它可巴不得早點見到太白之靈,好給自己報仇。

「不錯,應該是它在操控風力,否則,斷然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不過今日我既然來了,任由它再多的手段也是枉然。」

話落,林逸眸光再度一寒,體內的靈氣在這一刻就像是開水一般瘋狂的沸騰了起來,六百萬龍之力,在這一刻,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就像是六百條剛猛有力的巨龍蘇醒了一般,充斥著在林逸的奇經八脈之中。

兩條手臂上的青筋在這一刻也一根根的凸起,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輪迴圖,給老子砸!」

林逸揚天咆哮,而後,雙臂托起輪迴圖奮力的朝著下方砸了過去,那兇狠的樣子,簡直就像是神靈拿起磨盤朝著凡間砸去一般,似乎要把這蒼穹,把這大地都砸出一個窟窿。

「呼!!!」

可怕的風聲驟然響起。

輪迴圖簡直就像是天外流星以無上之姿態急速墜落而下,跟周圍的空間,寒風,迸發出了無比驚人的摩擦。

火花四濺,照亮了整個深坑,幾乎是瞬間就飆出去數千米。

林逸見狀咧嘴銀盪一笑,身形一動,也追了上去。

數十個呼吸之後,一聲巨響坑內深處傳來,整個大地都猛烈的晃動了一下,彷彿發生了大地震一般恐怖。 這一股可怕的波動,足足持續了接近數十分鐘的樣子才停下來。

而此時林逸也接住六道輪迴圖的恐怖衝擊力,直接來到了冰層下數萬米的地方。

這裡突兀的出現了一個冰窟,四周都是潔白如玉的寒冰,甚至林逸的影子都能夠清楚的呈現出來。

而且也沒有恐怖的風暴跟讓人神魂劇顫的風吼,一切安靜的都像是處在另外一個世界一般,似乎這裡就是乾淨透明的代言詞,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

林逸站在原地沒有妄動,先是打量了一周之後,才咧嘴自言自語的笑道:「風暴既然已經停止,那就證明你知曉本少的到來了,難道還不準備出來迎接一下本少?」

這一番話,林逸可謂說的無比強悍啊!畢竟他只是一個凡夫俗子,可他訴說的對象卻是整個太白天的靈。

假以時日,這可是能夠統領整個太白天的恐怖存在,如果再說誇張一點,他甚至可以說是整個太白天的祖宗,真正意義上的神明。

一個存在了幾十萬年的老怪物,可現在,林逸這麼一個普通人竟然敢高聲呵斥,眾人如何能不詫異呢?

要知道以林逸的身份地位,在靈這樣的生物面前,他弱小的簡直就像是剛剛出生的嬰兒,可偏偏這個嬰兒現在卻指著一名成年人的鼻子臭罵,簡直瘋狂到了極致。

可偏偏林逸在一翻臭罵之後,整個乾淨透明的冰窟內並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有林逸的迴音,還在微微的蕩漾著,彷彿這裡壓根兒什麼都沒有一般。

林逸見狀,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瘋狂之色,鋒利無匹的盤古幡驟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反正這裡荒無人煙,他也不怕別人發現混沌至寶的存在。

「咻!!!」

手腕翻轉,手中的盤古幡攜帶著撕裂空氣的刺耳厲嘯狠狠的朝著堅硬的冰面上砸了過去。

「砰!咔咔!!!」

堅不可摧的冰面直接再度炸開。

林逸神色瘋狂的獰笑道:「老子倒要看看你能藏多深,今日,我既然來了,那你就必須要給老子唱征服!」

話落。

林逸咬著槽牙,催動靈氣,手中的盤古幡幾乎如同暴雨一般瘋狂的朝著地面上砸了過去。

「砰砰!!!!」

一道道令人牙齒髮顫的恐怖聲音不斷的響起。

上一秒,還平靜的猶如處於另外一個世界的冰窟瞬間就被林逸砸的冰塊亂飛,一片狼藉。

雖然現在林逸能夠調動盤古幡的力量十分微弱,可架不住這傢伙的力量出奇的恐怖的啊!

六百萬龍之力,再加上這盤古幡本身的鋒利,這世間能夠擋住他進攻的存在絕對不多,而這寒冰顯然不是其中之一。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林逸周圍的冰窟直接被這傢伙擴大了一倍有餘,不但如此,四周光可鑒人的寒冰也變得坑坑窪窪起來,簡直狼藉到無法形容。

「嗡!!!」

正當林逸砸的興起的時候,突然,一道漣漪驟然從虛空中蕩漾開來。

而後一枚不過拳頭大小,通體雪白猶如雲彩一般的東西悄然漂浮在了林逸的面前,它剛一出現,周圍被林逸砸的亂七八糟的冰窟竟然在瞬間就恢如初。

林逸見狀,停下手中的盤古幡,眼眸陰冷,如毒蛇一般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那一團白雲一般的東西冷笑道:「你應該就是太白天的靈吧?」

「不錯,你找我何事?」

靈盯著林逸直接開口,聲音無比冷漠的質問道,那是一種林逸從來沒有聽過的冷漠聲音,似乎一點感情色彩都沒有,簡直就像是一根木頭,一把兵器發生的出聲音。

那種冷漠,便是林逸都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而且林逸很清楚,這不是靈開口,而是靈在利用自己強大的力量影響他的神魂所造成的聲音。

「既然能夠溝通,那事情就好辦多了,你挑選的那人給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所以,你準備怎麼賠償?」

林逸咧嘴輕鬆的盯著靈冷笑道,他是一點著急的意思都沒有,今天他既然來了,自然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收拾一個靈還是沒有什麼太大問題的。

現在的靈就算是能夠掌控整個太白天,可他也同樣有著諸多的束縛,想要直接抹殺他也根本不現實。

「賠償?人類,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你面前站著的可是整個太白天最偉大的靈,用你們人類的話來說,我便是神,高高在上的神明,你覺得我需要給你賠償?」

靈聽聞林逸的要求,頓時聲音越發冷漠的質問道,那恢弘的聲音,彷彿蘊含著無窮的力量一般,如果林逸只是一般人的話,恐怕在這充滿力量的聲音之下,都會心神顫抖,從而喪失鬥志。

只可惜,這靈也算是倒霉,林逸本身就擁有兩世人的神魂,再加上之前吞噬了一個十萬年黑鴉老祖的神魂,他的神魂強悍程度別說在整個太白天了,就算是在整個九重天都可以稱得上是數一數二的。

靈的聲音雖然恐怖,可是卻無法對林逸造成太大的干擾。

「少廢話,我今天來可不是聽你說自己多威風的,還有,神又如何?在我們人類中,屠殺神明的事情可沒少做,不管你是誰,做錯事情了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今日若是不能給我滿意的答案,我保證你會後悔!」

林逸盯著靈一臉玩味的冷笑道。

「後悔?哈哈,本靈從誕生之初到現在已經八十萬年,還從來不曾知道什麼是後悔,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靈聞言,頓時不屑的冷笑了起來,而後,林逸的周圍瞬間就被一層虛無的湛藍色火所充斥。

整個冰窟內的溫度並沒有變高,可是那湛藍色的火焰卻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這是極寒之火,老大小心,傳聞物極必反,溫度在極寒之後也會轉化成為火焰,而且不能能夠焚燒人的軀體,也同樣能夠焚燒人的神魂,讓人永世不得超生。」

神府一看到周圍那些湛藍色的火焰,頓時面色大變,驚悚的尖叫了起來。

原本安靜的靈此時也似乎有所察覺,雖然他只是以白雲的姿態存在,可是卻給人一種在深邃凝視的感覺。

「沒想到你體內的神府竟然已經誕生了靈智,你的運氣可真是不錯啊!如果你在二十年前能夠出現在這裡,倒是我最好的代言人了!」

靈盯著林逸靜靜的數道,言語間充斥著濃濃的惋惜之色,畢竟林逸可是憑藉一己之力打敗了陳天雲的人。 不管是在天賦上,還是在實力上,林逸可都遠比陳天雲要恐怖太多太多倍了,甚至可以說二者幾乎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如果不是靈的大力支持,以陳天雲的心境跟機緣,恐怕連跟林逸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更不用說成為林逸的敵人了。

「呵呵,果然不愧是靈,連神府的存在都能夠感應到,我也不想給你廢話,在來之前,我已經在在外面安排好了,給我足夠的寶貝,另外給我道歉,我可以原諒你,否則,我要把這整個冰原改成公共廁所!」

林逸眼睛微微一瞪,有些詫異的盯著靈冷笑道,神府的存在同樣是他的秘密,這些年還不曾跟外人說過呢,這靈卻能夠一眼看出神府的存在,光是這一份眼力勁兒已經堪稱是驚駭世俗了。

「什麼?公共廁所?」

靈一聽,頓時聲音尖了一個分唄,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作為太白天的靈他自然清楚公共廁所是什麼意思啊!

一旦整個冰原被改建成為公共廁所的話,那他豈不是常年都要被糞便所包圍?

「林逸,你在找死你知道嗎?」

靈深吸了一口氣,聲音無比凝重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實在是林逸招兒實在太損了,雖然仙人不吃五穀雜糧,體內的雜質比較少,可很多修為低下之輩,畢竟還是人類,還是需要排泄的。

一旦林逸所言成真,那後果靈簡直不敢去想啊!

它一門一族秉承天地之力而生,極為的純凈,而且最喜歡乾淨,靈氣充沛的地方,否則,他也不至於居住在這裡,為的便是能夠安心修行。

畢竟他們跟人類不同,修行動輒便是以萬年為基礎,最為不喜被人打擾。

可現在,林逸竟然說要把整個太白天的公共廁所改建到這裡來,這豈不是要他的性命?

一想到自己每天都要頂著大量的糞便修行,那一直表現的都算是篤定的靈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恐怖!

邪惡!

簡直邪惡到了極致!

簡直恐怖到了極致啊!

甚至,從某些方面來說,這簡直比殺了他都要過分啊!

畢竟死了也就死了,如燈滅,不會再去理會過往,可你活著,每天都有人在你的頭頂上方大小便,那種場景,簡直讓人不寒而慄啊!

「林逸,你不要亂來,我告訴你,有些事兒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這裡的溫度如此極端,想要見公共廁所絕非難事兒!」

靈慌了神兒,盯著林逸無比激動緊張的解釋道。

「呵呵,你放心,你有那麼大的神通,難道還能不知道老子有紅蓮業火?我的紅蓮業火無物不焚,只要有足夠充足的燃料,就算是冰原老子也能夠把他變成茅房,今日,本少前來是看你修行不已,給你一個機會彌補我,否則,我一聲令下,整個太白天最大的公共廁所馬上在這冰原上開建!」

林逸盯著靈,豪情萬丈的冷哼道,那神情,頗有幾分在華夏時見到的包工頭感覺。

這一幕,直接把靈搞懵了。

他不能隨意的移動,這是致命的缺點,可外面的人卻能夠不斷的過來,甚至,如果建個傳送陣什麼的,那就更方便了,幾乎想要上廁所就能夠瞬間出現在這裡。

一時間,幾乎執掌整個太白天的靈卻是陷入了兩難之地,本來,如果陳天雲不死,他倒是能夠重新再找一個代言人跟林逸抗衡,倒是無懼林逸的強勢。

可偏偏他花費了大量心血培養出來的陳天雲死了,而且還是剛剛死不久,他現在壓根兒沒有能力再去準備其他的東西啊!

林逸見靈陷入了沉寂之中,也不催促,就那麼自信滿滿的站在原地,今天,他吃定對方了。

足足過了十幾個呼吸之後,靈才深吸了一口氣,盯著林逸聲音凝重的說道:「林逸,你的實力的確不俗,可我也同樣有魚死網破的能力,這樣好了,我讓一步,給你三件寶貝,算是對你的補償吧!」

話落。

三件綻放著無上寶光的至寶便悄然漂浮在了林逸的面前。

第一件是一塊兒如同金磚一般的物件,十分的厚重不凡,散發著一股讓林逸都極為心動的氣息,最少存在了有二十萬年,應該是一種比較珍貴的煉器材料。

第二件則是一顆寶珠,白如雪,紅棗大小,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給林逸的氣息同樣無比的詭異,依舊散發著一股久遠的氣息,他的價值恐怕不會在金磚之上。,

至於第三件至寶倒是簡單的多了,一把劍,先天至寶級別的長劍,劍跟他之前的法寶差不多大小,但是劍身上面卻鑲嵌滿了無數的寶石。

這些寶石在寒冰的反射之下熠熠生輝,十分的不俗,一看便知是蘊含有強大能量的東西,林逸初略看了一眼光是各種價值連城的寶石都在數百顆左右,可見這寶劍是何等的珍貴。

「這第一件東西,乃是托月仙金,你可能不知曉他的珍貴之處,一顆星辰內只會誕生這麼一塊兒,當年也是從域外星空落在這太白天被我收起的,他能夠鎮壓你的識海,保證你的識海不會受到任何的衝擊,同時,也會提升你骨骼的強度!」

靈有些唏噓的說道。

這托月仙金絕對是世間罕有的天才地寶了,只可惜,他壓根兒用不上,否則,還真不會捨得送給林逸了。

「哦?你說這東西能夠提升骨骼的強度?」

林逸一聽,卻是眼睛一亮,激動的盯著靈尖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