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你不要太過激動。到底是不是靈寶出世,也還說不準。你安排人的話,還是不要說的太明白,知道了嗎?」

見中年男子轉身欲離開,白須老人連忙出聲把他叫住,然後臉色嚴肅的吩咐起來。

「是!」

中年男子聞言面色一肅,隨即沉聲應道。

白須老人見狀揮了揮手,然後又看向叢林中的那陣陣雷霆。

那空中的雷霆,自從落下來以後,便沒有停過。這實在是不像靈寶渡劫,或者是妖物渡劫的景象。

「我怎麼覺得,這雷霆就彷彿是被什麼吸收了一樣么?」

白須老人突然下意識的說道。

但是話一出口,他就搖了搖頭。他覺得他這個念頭實在是太過瘋狂,劫雷充滿了毀滅之力。從來沒有任何人或者妖能夠直接吸收天雷,更別說是劫雷了。

就算是人族有名的雷天王,和妖族五帝之一的雷帝,也不敢像這樣直接吸收劫雷之力,更別說同時吸收千百道劫雷之力了。

把這個不靠譜的念頭拋之腦後,白須老人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遠處的叢林,然後便轉身躍下樓頂,不知所蹤。

就在白須老人消失后不久,城門樓下的城門突然大開,然後一行六人,便迅速的從城裡跑去,確認了方向以後,便直接朝著叢林跑去,消失在叢林入口處。

……

金猿和黃大仙此時已經安然的渡過了雷劫,有姜辰替他們分擔雷劫的壓力,他們想要渡過雷劫,還真不是什麼難事。

此時兩妖正在姜辰所在大樹不遠處的一塊巨石的上方,兩妖站在巨石的頂部正觀察著姜辰動靜。

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抬眼望去除了雷霆在不停的閃爍以外,雷霆中央的姜辰,他們卻一點也看不見。

「你覺得老白,還活著嗎?」

金猿撓了撓自己的腮幫子,一臉焦急的詢問起黃大仙。

黃大仙聞言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這肯定還活著啊,要是已經死了,這劫雷不早散了。」

黃大仙此時還等著劫雷散去以後,天上降下造化之力來讓他們步入化形,變成人類呢。

兩妖現在雖然渡過了雷劫,但是他們現在依然還是在妖元巔峰。

只有雷劫消失,天降造化之力的時候,他們才可以憑藉著造化之力完成化形,形成金丹,步入金丹期。

當他們完成化形以後,他們便可以修行人類的術法,修行也是按照人類的修行來修行。

可以說,他們在華為人形以後,便也算的上是人了,或者說是妖人,因為他們還是可以變換成原來的模樣,顯化本體。

……

金猿在聽到黃大仙的的話以後,也覺得有道理,然後又看向空中的雷霆聚集地。

也就在這時,空中的雷霆開始慢慢的消散。

兩妖見狀俱皆一喜,他們知道,這雷劫即將過去,他們的造化也將到來。

而此時身處雷霆包圍的姜辰,此時卻陷入在一種莫名的狀態中。

那漫天的雷霆之力全都融入了他的身體,在他的身體里遊走一圈后,把其周身的經脈破壞一通,然後便被雷煉法煉化分離,生之力和毀滅之力分開,一個投入心臟,一個投入氣海,還有凈訣吸收的純粹的雷電之力便跟著毀滅之力鑽進氣海,落到假金丹的雷紋上面。

網遊之三國無雙 由於經脈肉體細胞的破壞重生,讓姜辰感到無比的痛苦,所以漸漸的姜辰也就進入到了一種似醒非醒的狀態。

雷煉法和凈訣全靠本能控制運轉,姜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一股奇異的能量湧入姜辰的身體,融入他的氣海金丹上之時,姜辰這才緩緩回過神來。

「這是什麼?」

看著湧入體內的淡白色能量,姜辰不禁有些迷茫。

當其湧入氣海的時候,姜辰這才發現,原來自己體內的假金丹上面,已經出現了九道銀白色的雷紋。

而那漆黑的假金丹,此時也已經變大了不止一輪,在氣海之中就彷彿是一顆純黑色的星球一般。

淡白色的能量一湧入氣海立馬便將假金丹包裹,也就在此刻,姜辰突然覺得自己的思維突然清晰了許多。

他下意識的回想起當初看到的凈訣上的那些奧妙無比,他根本就看不太懂術法,此刻他驚訝的發現,以前看不懂的術法,此刻他居然可以看懂,理解了。

「空間論……變形初解……」

一些神奇無比的術法理論,姜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東西,現在他都能輕易的看懂,學習。

姜辰如饑似渴的吸收起各種術法理論,學會了以前他怎麼也學不會的一些精妙術法。

沉浸在這種狀態的姜辰,全然沒有注意到,他此刻氣海里的金丹猛然發生了改變。

只見姜辰體內的漆黑色金丹上面突然出現絲絲裂痕,然後緊接著裂痕迅速增大,金丹直接破碎。

隨即一個縮小版的姜辰突然出現在他的體內。

也就在這個小姜辰出現的同時,姜辰也從那奇妙的狀態中脫離出來。

發現自己再也沒有那種奇妙的感覺以後,姜辰不禁有些可惜,他知道他的機緣算是過去了。

重新把注意力放回體內,當姜辰看到體內的那個縮小版的自己時,姜辰便不由得一愣。

「這是……?元嬰?」

姜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縮小版的自己,眼睛緊閉,九竅前方各有一道細小電弧在不停流轉。

這電弧應該就是那雷紋化成,姜辰能夠感受到其正在強化這縮小版的自己。

這縮小版的自己,不管是從樣貌,還是從其他的地方看,分明就是凈訣記載中的元嬰。

姜辰不免有些茫然,自己怎麼突然莫名其妙的就渡過金丹,直接進入了元嬰期。

這種跨境界升級,姜辰可謂是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凈訣上也完全沒有相關的記載。

這讓姜辰不禁有些擔憂,自己這種進步方式,到底是好還是壞。 楊柏手忙腳亂解釋半天,廢了半天勁才從方小畫魔掌中解脫出來。楊柏也怕自己的拒絕,讓方小畫有什麼心理陰影,結果方小畫卻笑眯眯的上岸。

「反正你現在沒有,就算有了,我也可以跟姐姐公平競爭。不管,反正我喜歡你了。」

「哎呦我去了,喜歡就得追嗎?」楊柏無奈的看著方小畫,而此時的方小畫卻搖了搖頭,再次說道:「喜歡就是喜歡,你說再多也沒有用。我就是覺得你好,你不追我,那我就追你,楊柏,我追定你了。」

「那什麼,我還有事,回農場。」楊柏撒腿就跑,後面緊緊跟著方小畫,尤其方小畫還嬌聲喊道:「楊柏,你跑出天邊也沒有用,我喜歡你!」

公園還有人呢,就方小畫這樣好看的姑娘,追著一個小白臉喊出這句話,那殺傷力讓周圍的紛紛矚目。

「姑奶奶,你小點聲。」楊柏瞬間臉就紅了,從來沒有被這麼多人看過,就算二愣子也被方小畫弄的尷尬無比。

「呵呵,你跑啊?反正我知道你農場在哪?」方小畫跑的氣喘吁吁,不過卻柳眉一挑,主動的開心摟著楊柏的胳膊。

「哈哈,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大英雄。」

「拜託,咱們有話說話,別動手。」楊柏掙脫出去,就怕方小畫喊趕緊把方小畫弄回車裡,折騰將近半個小時,終於讓方小畫回醫院的宿舍。

從後視鏡望著宿舍這個魔窟,楊柏絕對打死以後也不過來,楊柏現在對於感情還迷茫呢,在加上一個方小畫怎麼受得了。

寒風吹過,楊柏開著皮卡終於返回金鯉農場當中,剛剛返回就看到農場門口聽著嶄新的奧迪Q5,劉飛等人正興奮的看著呢。

「楊柏,你買了三輛,這是給我的嗎?」劉飛的話,讓楊柏哈哈笑了起來,而此時農場工人也陸續下班,臨走的時候也都紛紛看著奧迪車,楊柏越來越有錢,農場發展也越來越好,這些工人心中都有數。

「艷紅姐,挑一輛,其中有一台是你的。當然還有我的,剩下一台是給農場辦公事用的。」楊柏的話,讓趙艷紅臉色一紅,趕緊緊張起來,楊柏當著這麼多人面給自己送車,這讓趙艷紅感覺慌亂。

就連身旁的羅彩聽到這是給趙艷紅買的,更是哀怨的盯著地面,內心無比後悔,如果當初選擇楊柏的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艷紅姐的?那我就開公事車。」劉飛卻大大咧咧,相當興奮,反正都是白車挑了一輛就開進農場。

「楊柏,我也不會開車,你給我買車幹嘛?」趙艷紅嘴角含情,望著楊柏,而楊柏手中再次把羽絨服遞給趙艷紅,輕聲說道:「現在不會,以後學。現在有錢了,我們當然要改善生活。」

趙艷紅趕緊搖了搖頭,而此時劉四叔也走了過來,也都知道楊柏買車,只是楊柏買了三輛奧迪車,這也讓劉四叔愣住了。

「楊柏,聽說你要提前開農場大會,真的?」劉四叔的話,讓楊柏想起什麼,點了點頭再次說道:「四叔,這個月底就提前開吧。除了農場留一部分整理大棚子的活,其餘的工人就直接放假,同時生態園那邊的工地快完工了,就差開春裝修了,這次開大會我們熱鬧熱鬧。」

「楊柏,咱們農場的確發展好了,這才幾個月,如果沒有你,四叔我,唉。」劉四叔想到幾個月前農場差點被逼黃,而如今農場增增日上,每個月都是百萬的流動資金,這樣的情況當初根本不敢想象。

「李剛烈弄了十多頭豬,農場大會結束之後,我們弄殺豬菜,請全村的人吃,到時候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什麼?楊柏,你要請塘子村全村人吃流水席?」劉四叔再次愣住了,而趙艷紅也想到什麼,也關心說道:「楊柏,現在農場有錢了,也不至於請全村的吧。」

「四叔,艷紅姐,我們富了,可塘子村太窮了。經過小學的事情我終於明白,就是我們村太窮了,所以外頭的人都可以看不起。如今我們農場富了,我也要帶動塘子村富起來。四叔,你應該明白,農場會越來越好,可我不希望農場只是獨自的經營,我們在村中之地上,領著大夥一起富,才是真正的富。」

「說的好,楊柏,四叔沒有看錯你。不愧是楊瘋子的孫子,當初你爺爺,就算村民沒有錢,也照樣治病。」

「爺爺?對了,四叔,我爺爺到底是不是獸醫,還會給人治病?」楊柏憋了好久的話,終於這時候想起來。

「獸醫是獸醫,不過也的確給人看病,你爺爺就是土郎中,用山上的草藥治病。不過手法很獨特,從來沒有看你爺爺失手過,反正人和獸也差不多,當初要不是你爺爺,我也差點死過去。」

「四叔,我爺爺怎麼救的你?」楊柏光知道劉四叔自從爺爺走後,一直照顧自己,當初劉四叔一直把爺爺楊瘋子當恩人一樣。

「唉,當初我也腦袋瓜一熱,自己帶著劉飛太累了。那時候農場剛剛建立,也是缺著一筆錢,我也借了高利貸。還不上錢了,我就喝了農藥,幸虧遇到你爺爺,我隱約記得好像有什麼金光一閃,然後我就把胃裡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爸,你也借過高利貸,你還自殺過,你怎麼那麼慫。」劉飛開著奧迪車正好回來,聽到劉四叔的往事,鄙夷的看著劉四叔。

「滾犢子,你個王八羔子,你還瞧不上老子了,你給我下來。」劉四叔的暴脾氣上來了,脫下鞋就追劉飛,劉飛一腳油門,惹得劉四叔跳腳亂罵,讓楊柏偷笑半天,趕緊說道:「四叔,我爺爺會醫術可他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那我哪知道,這是你們楊家的事情,再說楊瘋子不是給你留了秘方嗎?沒有這秘方我們是上哪發展農場。」

楊柏尷尬一笑,這可不是楊瘋子留下的,看到劉四叔也不知道什麼,楊柏定好日子,月底召開農場大會,到時候請全村人吃殺豬菜,好好熱鬧一翻。

趙艷紅當然上了楊柏的車,坐在真皮座椅上,趙艷紅的臉色依舊通紅的,而此時羅彩撅著嘴,痛苦的揉著衣角。

「羅彩,你幹嘛呢,趕緊上來,先把你送回家,你好好跟村長說這事。」楊柏的話,讓羅彩慢慢抬起頭來,那種哀怨的眼神,再次讓楊柏一個激靈。

「你幹嘛呢?」楊柏的話,讓羅彩都要哭了,那是後悔,看著楊柏越來越好,羅彩能不後悔嗎。

「沒事,艷紅姐,你跟楊柏?」羅彩的話,讓趙艷紅徹底臉色通紅,都不敢看楊柏,偷摸捂著臉,趕緊說道:「楊柏是我弟,你別多想。」

越解釋越亂,而羅彩卻從趙艷紅的身上感覺出什麼,不過人家楊柏不說,羅彩也無法問,這一路之上羅彩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在下車的時候,輕聲對著楊柏說道:「楊柏,如果有來世就好了。」

「什麼?」楊柏就是一愣,一腳油門就離開羅德才的家門口。楊柏這個奧迪車太過顯眼了,等把趙艷紅送回家中,這一圈下來所有村民都知道楊柏買新車了。

楊柏本來想上趙艷紅家,結果周圍的村民太多了,都圍在車子旁邊,弄得楊柏也哀怨看著趙艷紅,惹得趙艷紅更是羞澀起來。

等楊柏剛回到家裡,就聽到村中的喇叭已經傳來羅德才興奮的聲音,已經開始告訴村民金鯉農場在月底舉行大會,到時候請全村的人吃飯。

「這個羅德才就這個事情最積極。」楊柏目光幽深起來,等簡單吃了一口飯後,楊柏朝著廂房走去。

楊柏在廂房當中買了一些烈酒,這些烈酒都是為了讓金丹吸收的。如今楊柏為了恢復金丹,已經想了很多辦法。

「白天時候,就在林嬌的魚塘待著,吸收一部分魚氣。晚上回家就用烈酒恢復金丹,等明年開春種上靈米,到時候就能夠把金丹穩定下來。」

楊柏想到靈米更是興奮起來,看著地上十斤的塑料酒桶,楊柏直接拿了起來。烈酒灌下,楊柏再次利用靈霧開始轉化烈酒。

一道道奇特的能量在楊柏的體內匯聚,丹田內的金丹再次緩慢的吸收能量,楊柏只能夠管這樣的事情叫修鍊。

尤其楊柏盤腿坐在炕上,猶如武俠片一樣,利用烈酒轉化能量的同時,也用靈霧按照《寸崩勁》的功法緩慢的運轉。

「我怎麼感覺,葛家的這套功夫跟靈霧是相輔相成的,而我眉心的山字,也是跟靈霧有一定的聯繫。」

「葛家是如何認識我爺爺的,我是不是應該上林場再次見見葛春。」可是想到葛春那個老妖模樣,楊柏真的打怵,真要讓自己娶葛寶彤怎麼辦?

楊柏長嘆一聲,還是先好好修鍊吧,一切都依靠楊柏的琢磨,而此時的楊柏沉浸在自己琢磨的修鍊當中。

當然不知道一場風雨正在圍繞楊柏展開,而這場風雨只是紅日鋼廠葉善動了一次嘴而已。 「老白,你好了沒?」

正在姜辰迷茫的當頭,他突然聽到一聲清脆的男聲。

聲音青澀,普通十五六歲的少年,讓姜辰不由得有些奇怪。

低頭往出聲的地方望去,兩個渾身光溜溜的男子,赫然站在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之上。

一個年紀越十五六歲,長著一雙招風耳,相貌一般,大大的眼睛里透露出一股機靈勁,頭髮比姜辰還要短一點,是個標準的圓寸。

而另一個則是一個年齡大概二十齣頭的年輕男子,眼睛略小還眯著,五官不夠緊湊,看起來極為猥瑣。一頭亂糟糟的齊肩長發,更是讓他看起來十分邋遢。

咋一看,還以為是哪裡跑出來的精神病患者,正在這裡果奔。

「老白,好了沒?」

見姜辰看向自己,少年便再次出聲問道。

「叫我老白,莫非是他們兩個?」

姜辰聞言臉色有些古怪,由於距離兩人比較遠,所以他倒也探查不出兩人的氣息。

不過從少年對他的稱呼來看,似乎正是那隻金毛猴子。

想到這裡,姜辰的臉色不由得有些古怪,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兩人的樣貌,倒是的確跟兩妖很像,所以姜辰也基本確定了兩妖的身份。

沒有太過猶豫,姜辰直接飛身下樹,來到兩妖的面前。

「誒!老白你居然會飛?」

少年看到姜辰直接從樹梢躍下,輕飄飄的來到自己的面前,他的眼睛不由得微微一亮。

就連一旁相貌猥瑣,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年輕男子,此時也是一件詫異的盯著姜辰。

「這有什麼難的,就一個浮空術的小術法就可以做到。」

姜辰聳了聳肩,一臉不值一提的神色。

事實上,如果不是剛才他陷入那種莫名的狀態,讓他對浮空術的掌握直接達到爐火純青的話,他此刻絕對做不到這麼輕鬆寫意。

就飛天這件事,沒有什麼特殊的飛天法門,就只有學習浮空術這種基礎的御風法門。

且由於浮空術太過基礎的緣故,所以並不能直接在地上,緩緩升空。只能說使勁蹦一下,躍到空中,然後使用浮空術控制氣流,讓自己的身體在空中停住,穩住。

這並不算是真正的飛天,如果要學習飛天的話,還需要專門的術法才行。

不過很遺憾的是,凈訣里並沒有相關的術法,姜辰對此雖然有些奇怪,但是也不太在意,他對飛天沒什麼執念。

化為少年的金猿在聽到姜辰的話以後,眼睛瞪的越發大了起來。

「你怎麼會人類的術法啊?你什麼時候學的?能不能教教我?」

金猿忍不住出聲問道,兩眼充滿期待。

「是啊是啊,這好東西,不如拿出來分享一下好了。」

一旁的黃大仙此時也是小眼一眯,臉上擺著一副討好的笑容說道。

「額……這浮空術是我從人類哪兒搶來的,在我渡過雷劫以後,便開始修行了,到現在你們也看到了,也算是有點效果。至於教你們嘛……」

姜辰眯著眼睛,摸了摸下巴,打量起兩妖來。

「你放心!我們出去以後,肯定唯你馬首是瞻!」

看到姜辰的眼神,黃大仙哪裡還不明白姜辰的意思,直接拍著自己光溜溜的胸脯保證道。

一旁的金猿再聽到黃大仙的話以後,還有些懵逼,沒跟人類接觸過的他,聽不懂人類的這些成語詞語,所以他不明白黃大仙的話是什麼意思,正打算詢問的當頭,卻見到黃大仙一直在不停的使著眼色。

再看到姜辰此時也把視線投到自己的身上,他明白現在該自己表態了。

「嗯,對,我們出去以後,一定唯你馬什麼什麼戰!」

雖然不明白黃大仙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這絲毫不影響金猿他借用一下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聽到兩妖的保證以後,姜辰不由得滿意的點了點頭。

「行吧,有時間我就教你們。」

「白老大大氣!」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兩妖頓時喜笑顏開。連對姜辰的稱呼都變了。

「誒,你們以後別叫我白老大,也別叫我老白什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