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谷。」磊磊問小夥伴有沒有看見路上的風景。 小谷看看自己爸爸。

丁團長拿下帽子撓著自己腦袋,尷尬地乾笑,對兒子說:「回頭,爸爸載著你回家的時候,一路都給你說。」

「你爸爸答應你的,做得到。」磊磊同樣安慰著小夥伴,因為他爸爸就是答應他的肯定做到。

丁團長快被磊磊的話感動到淚流,蹲下來對磊磊說:「叔叔謝謝你,到時候給你送個玩具,你想要什麼?」

磊磊看著丁叔叔,不用爸爸媽媽教,小嘴巴都這樣說:「不用。」

「什麼不用了?你爸爸媽媽怎麼能把你教的這麼好呢!」丁團長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磊磊這娃子人見人愛了,真的是太體貼人了。

一群人將單車放到寄存處的時候,孟晨熙說起了弟弟小四:「你路上好好騎好不好?」

由於大哥照顧大嫂,二哥要顧著載小五,所以路上盯著弟弟小四的任務落到了孟晨熙這個姐姐的肩頭上。弟弟騎車急匆匆的毛病都被她看在眼裡了。

孟晨峻二話不多說回頭懟回她:「三姐,你怎麼不說你自己。你騎個車都騎不穩隨時可能摔下去來說我?」

女孩子騎車,到底都是比較安全和小心謹慎的。遇到人多的時候,孟晨熙肯定是慢下來,再有她那輛自行車比較高,腳碰到地上有限,踩不到地上穩不住車子,所以看起來總是要摔下來。事實上,怕要摔下來,她是情願推著自行車走一段的。

孟晨峻接著說:「我看你,乾脆走路算了。騎什麼車?你走路的時間都比騎車的時間長。」

孟晨熙氣到臉都青了:「我這是為你好,說你兩句,你不聽就算了,這樣說我?」

「等你自己搞定你自己再說我。」孟晨峻道。

孟晨熙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自行車座位。

孟晨橙跑過來了,很遠的地方聽見了三姐被四哥說,立馬來給三姐誠邀了,道:「四哥,你不要到時候被警察叔叔抓了。」

「我能被警察叔叔抓?小五,我是你哥哥是不是?你說話什麼時候能站一下我?」孟晨峻氣惱的是這個毛丫頭怎麼總對他這個四哥沒有一點兒自信心的。

「你老是毛手毛腳的。叫小五怎麼幫你說話。」孟晨熙說。

家裡兩個女孩子站在一起懟他。孟晨峻一臉無辜相不和姐姐妹妹吵了,彎下腰檢查自己自行車的車鎖。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他的第一輛自行車,他比任何人都寶貝。

兄弟姐妹吵架不到大問題,孟晨浩他們這些老大老二都是不管的。按照寧老師的說法,吵吵肯定比心裡話不憋在心裏面積怨更好。再說總是一家親,等於前頭吵完後頭完事。夫妻倆一個樣,從不吵架比吵架的可怕,因為那等於從沒有真正地溝通過,雙方將真心話都藏起來了。

丁團長和小谷媽媽和其他人一樣,逢看到寧雲夕他們見到孩子吵架不怎麼管都挺稀奇的。

田園辣妃:撿個傻夫來種田 果然是,幾個兄弟姐妹吵完架后,回頭又開始說說笑笑了。 孟晨橙的水壺被自己四哥拎在手裡。嘴上說著毛丫頭,孟晨峻心裡有多疼這個妹妹可見一斑。

要準備登高望遠去了。三歲的娃子今天要自己爬山,爸爸媽媽不抱著。

磊磊和小谷兩人幾乎並齊著,一步一步走上登山的台階。

其他路過的行人看見這兩個幼小的娃子都自己爬山,很是吃驚。相比之下,只看很多他們這種年紀的娃子都是騎在爸爸的肩頭上,由爸爸扛著上山。

爬了一陣,磊磊和小谷的小額頭全是汗珠子了。寧雲夕和小谷媽媽都給兒子擦擦汗。

「歇一下吧。」丁團長向兩娃子招招手,讓他們坐到路邊的小石墩子上休息。

磊磊和小谷走過去,被丁團長抱起來放在了石墩子上坐著。

天氣涼爽,陣陣風吹過來。孩子的媽媽比較擔心孩子會因此著涼,繼續給娃子猛擦汗。兩個當爸的看了有些無語。在他們看來,小男子漢流流汗出掉一身惡氣是挺好的事情,怎麼在當媽的眼裡都走了樣。

「小孩子的免疫力弱一些。」小谷媽媽和寧雲夕說。

丁團長和孟晨浩齊轉頭,不予置評。只能說現在生活條件好了,換做在以前,哪家的孩子能如此捧在心口上寶貝著,除非大富大貴人家的孩子。

再看一群大的孩子都興緻勃勃衝到前面去了。孟晨浩對二弟喊話:「晨逸,你看著他們幾個。」

「知道,大哥。」 大國公傳 可憐這個孟家老二的,同家裡人出來遊玩肯定是顧著一幫小的,哪裡有自己的空閑,更別說真正地玩了。

「你們家老二真是好。」小谷媽媽見到對寧雲夕說。

寧雲夕早就這麼覺得了,孟晨逸那是天生的顧家男人,比她丈夫還顧家,而且性格特別溫柔敦厚。一般男孩子,如果知道和家裡兄弟姐妹出來註定沒有得玩了,必定是找借口不回家一起玩。也只有孟晨逸這種,先顧著家裡的,聽說家裡有事馬上先扔掉其它回家。

「說來說去這和教育有關係吧?」小谷媽媽問寧老師。

肯定是和家庭教育有關係。對,這種處理家庭兄弟姐妹關係的,和學校教育真沒有什麼關係,只和家裡的長輩父母有關係。寧雲夕想起自己家那個被自己父母捧在心口上的媽寶寧雲寶,完全不懂得怎麼當哥哥的,和自己丈夫及老二一比,一個天一個地。從根源上來說,正是寧爸寧媽教出來這樣一個不顧妹妹生死的兒子。

做教育的,知道根源在哪裡,寧雲夕其實更痛恨寧爸寧媽這種教育方式。表面上看是捧兒子為兒子好,實際上是害死兒子。

磊磊扭頭看著姑姑叔叔們都跑遠了,有些著急,要下來去追姑姑叔叔們。小谷看他跳下來要跟著跳下石墩。兩個孩子媽媽馬上把著急的孩子從石墩上抱了下來。

「你們不累嗎?」小谷媽媽問兩娃。

磊磊顧不上回答阿姨的話,急著邁開小步子去追叔叔姑姑。

面對焦慮的兒子,寧雲夕說:「你二叔肯定在前面等著你。」 這樣的話,更不能讓二叔等急了。磊磊想。

或許是感覺到小侄子在後面追趕,孟晨逸停下腳,對跑在前頭的弟弟妹妹說:「你們悠著點,磊磊在後面呢。」

聽到這話,沖在前頭的三人跟著停下腳,剛好停在一個山腰上的觀賞平台上。孟晨熙和孟晨峻孟晨橙就此溜達起來,看看風景。

孟晨峻心裡冒出個主意,揚揚手招呼妹妹小五。孟晨橙從四哥的手勢馬上知道自己四哥想幹什麼了,跟在了自己四哥後面。

孟晨熙爬了一陣子山,有些累,靠在了欄杆上吹風。眼看有人擠過來,她一個人另找地兒。

孟晨逸後腳上到上面一看,哎,叫他們三人別再爬了,結果這三個人都沒影了。

不愛成婚,薄情老公請讓開 磊磊和小谷兩個娃總算是大汗淋漓地追上了叔叔姑姑們的大部隊。

「二叔。」磊磊走到一個人站在那裡的二叔旁邊。

孟晨逸馬上牽住小侄子的小手。

「小四叔,小姑姑,三姑姑。」只見到二叔一個人,磊磊問其他叔叔姑姑呢。

孟晨逸遲疑著:「這——」他一時也不知道這幾個人跑哪裡去了。

得不到二叔的回答,磊磊這顆聰明的小腦瓜一轉,扭回頭對小夥伴說:「捉迷藏。」

其他跟上來的大人們聽見了,小谷媽媽笑起來對寧雲夕說:「你兒子比你們還了解他的叔叔姑姑。」

對這點,寧雲夕是不需要否認的。她兒子都快變成小四小五肚子里的蛔蟲了。

只見磊磊又對小夥伴小谷指導著:「小四叔,小姑姑,躲角落裡。」

看得出來,平日里小四叔小姑姑怎麼藏起來驚嚇小侄子。磊磊已經習以為常了,被鍛鍊出了一顆強大的小心臟,非常淡定沉著。

抓住小夥伴的小手,磊磊再告訴小夥伴小谷:「不用怕。他們冒出來,你就——哇!」

知道小四叔和小姑姑最喜歡聽見小娃子被嚇到哇一聲驚叫,磊磊教育小夥伴小谷要配合他小四叔和小姑姑的戲碼。

小谷聽著小夥伴磊磊的指導,沉默的小眸子都不禁被嚇著的樣子眨了兩下,跟隨磊磊舉起的小手先練習受到驚嚇后舉手的動作。

丁團長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猶如陣陣狂風已經停不下來了。小谷媽媽斯文些,只是吃吃吃地笑著。

孟晨浩和寧雲夕看著他們兒子教小朋友的一連串動作,無語問蒼天。

孟晨逸邊笑邊哎呀想,小四小五那兩個蠢貨,以為想戲弄娃子卻不知道娃子早知道了吧。

可能是順著風聽見了熟悉的笑聲,貓著腰躲在涼亭背後準備嚇唬小朋友的孟晨峻和孟晨橙,不由面面相覷著。

「四哥,我怎麼覺得磊磊知道我們藏在這裡了。」孟晨橙擔憂地說。

「他怎麼可能知道?他才三歲。」孟晨峻瞪著眼道。

「磊磊很聰明的。」孟晨橙說。

「他再聰明有我聰明嗎?」孟晨峻對自己的小聰明十分具有自信。

「上次你忘了,你想小聰明結果被磊磊反擊了。」孟晨橙提醒道。 「那只是一次。再怎麼說我是他四叔,我能不比他聰明?他什麼動作都是我教的。」孟晨峻不由之間說漏了嘴,說到自己平常怎麼教小侄子的。

孟晨橙因此拿手指著他:「四哥,你教磊磊什麼了?」

「你別指著我,我教他和你教他一樣,懂得保護自己。沒有其它了。」孟晨峻才不會再說出自己怎麼教小侄子耍滑頭。

咚咚咚,好像是娃子跑來的腳步聲。孟晨橙和孟晨峻立馬都收住了自己的聲音。孟晨橙兩隻手用力捂著自己的嘴巴從手指縫裡擠出聲音對著四哥:「我們沒有被發現吧?」

孟晨峻其實心裡也擔心,悄悄伸了個腦袋從上面望了下,在看到兩個小娃子影子時立馬縮回了自己的頭:「沒有沒有。他們沒有發現我們。等會兒,他們要到這裡的時候,我們繞過去,再繞到他們身後嚇唬他們。打游擊戰就是這樣子的,知道不?」

四哥是孩子王,玩這種遊戲最厲害了。孟晨橙從小跟著四哥玩沒有吃過虧,點點頭聽從四哥的指揮。磊磊跑著跑著突然停住自己的腳,拉拉旁邊的小夥伴小谷,用小眼神示意著:小心了!

此時,跟在後頭的丁團長孟晨浩他們都已經發現孟晨峻和孟晨橙兩個人的蹤影。畢竟這兩人是當兵的,偵查能力老強了,這點孩子躲貓貓的伎倆哪能逃得過他們的火眼金睛。

孟晨峻和孟晨橙猜到了這點。孟晨橙又擔心:「大哥會不會告訴磊磊?」

「應該不會。」孟晨峻知道自己大哥的性子。大哥比他更喜歡鍛煉磊磊這個小娃子呢。

丁團長和孟晨浩是不會向兒子們拆穿孟晨峻和孟晨橙在哪裡,是想看看這兩個小娃子怎麼打算對付。寧雲夕和小谷媽媽更是站在了外圈上看熱鬧。反正有孩子的爸爸們在一起,再怎樣都不怕。

「你們家的孩子有點反偵察能力。」觀察細緻的丁團長貼著孟晨浩的耳邊說。

只看磊磊帶小谷不時警惕地迴轉一下小腦袋。

孟晨峻和孟晨橙想繞到這娃子後面不被娃子發現有些難了起來。

「我覺得磊磊猜到了。」孟晨橙看小侄子回頭的動作說。

孟晨峻當機立斷改變策略:「你鑽到那邊的石頭後面去,引著他們的注意力,我一個人跑到他們後面去,然後同時出現讓他們措手不及。」

孟晨橙點著頭,聽著四哥的話匆匆跑去那邊的石頭。

磊磊發現了小姑姑跑動的身影,帶著小夥伴小谷追了上去。

見到這一幕,丁團長哎呦惋惜一聲:「這兩娃被聲東擊西了,要被包抄了。」同時讚歎著孟家的小四:「你們家那個小四,真是好腦袋。可惜不來當兵,否則肯定是一個偵查尖兵。」

孟晨浩聽到丁團長後面那句話擺擺手。他們家小四腦袋鬼點子是多,可那個整天按耐不住的性子,來當兵算了。光是部隊嚴格的紀律性都足以讓孟晨峻想去一頭撞死。 當兵不止是要腦袋行,身體行,更重要的是性子要行。

丁團長聽著自己首長的話直點頭。兩人再看前面的小朋友們。

磊磊是追到了小姑姑躲起來的那塊石頭前面,小嘴巴喊:「小姑姑!」

小爺發現小姑姑了,小姑姑不用躲了。

被小侄子發現了,孟晨橙想到自己四哥的指示,猛地從石頭後面跳起來,沖兩個小娃子做了個張牙舞爪的鬼臉:嚇不嚇死你們?

兩個小娃子的小眸子仰望著做鬼臉的小丫頭。

磊磊看多了小姑姑這種嚇唬的把戲,紋風不動。

至於小谷,因為有小夥伴磊磊在前面提醒過,也沒有什麼驚嚇。

孟晨橙皺了下鼻頭,眼看自己沒有能成功嚇唬住娃子,只能指望自己四哥了。還好自己四哥已經不被兩娃子察覺繞到娃子後面去了。孟晨峻沖兩個娃子的小背影捏著自己鼻子吼了聲:「我是金角大王!」

這下,估計兩娃應該是要被他嚇暈了。

只看磊磊和小谷緩慢轉回過小腦袋,對著捏鼻子的孟晨峻,齊齊舉起自己的小手:「哇!」

那邊丁團長一陣大笑衝出了自己嘴巴。孟晨浩見著都不禁笑了起來。寧雲夕抱著要笑暈的小谷媽媽。孟晨逸搖著頭忍著笑。

孟晨峻本來洋洋得意的臉,在聽見後面丁團長和大哥他們的笑聲時突然感覺到哪裡不對勁。

孟晨橙吃驚地從石頭後面繞了出來,說:「四哥,他們是知道的了。」

孟晨峻的臉到了脖子上,再笨猶如妹妹小五都看出來了,他們不僅沒有嚇到小侄子還搞出了一個什麼烏龍。

「你們呀。」孟晨逸又好氣又好笑地走過來,一隻手拍下弟弟小四的腦袋,「整天想著嚇唬小朋友,也好,讓你們嘗試一下什麼叫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後果。」

孟晨峻聳聳自己的肩頭,雖說沒有能成功嚇唬住小侄子,但同時說明了他教育小侄子的方式成功了,同樣叫他挺洋洋得意的。

配合完小姑姑小四叔的戲碼,磊磊帶小夥伴到旁邊去玩沙子撿石子。

三姑姑呢?磊磊玩著玩著,小腦袋忽然慢半拍地想起來,小四叔小姑姑找到了,三姑姑不見。三姑姑不像小四叔小姑姑會和他玩躲貓貓。

孟晨熙是站在比較高的一個地方,手裡用自己帶來的筆記本上撕下的紙折了一架紙飛機,上面寫了一些字。眼看她前面是崖壁,正適合把紙飛機扔出去。

突然冒出這個念頭是因為她看到了旁邊有人拿筆在風箏上寫了字放風箏,一時心頭某種激情被刺激了起來。

這次他們家出來遊玩,她知道自己二哥有邀請過他一起來,不過他剛好在醫院裡沒空不能過來,很想著他。近期他來他們家多,都習慣了他在,好像他真成為了他們家一份子似的。

孟晨熙把紙飛機抓到了自己的手裡,迎著刮來的一陣風,嘴裡念著:「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這是詩經里的詩句,在她心裡,他才是那個窈窕淑女,讓她這個君子好逑。想到這些,她的嘴角又不禁揚起一絲弧度。

此時沒有想到的是,在她沒有想好要不要把紙飛機扔出去時,一陣強風過來,瞬間捲走了她手裡的紙飛機。

孟晨熙急著喊一聲哎,都來不及抓住。

紙飛機被強風一卷,瞬間消失在樹林子里的半空中不見了蹤影。

磊磊仰著小眼睛找著三姑姑會在哪裡時,看見了天上飄來了一架紙飛機。

紙飛機悠蕩悠蕩,落到了兩個娃子玩沙的空地上。磊磊馬上用小手撿起自己喜歡的玩具之一紙飛機。小谷的小眼睛望著小夥伴。

「小谷,給你。」家裡自己有好多架姑姑叔叔給他折的紙飛機了,磊磊大方地把撿到的紙飛機送給小夥伴。

小谷的小手接過磊磊遞過來的紙飛機,很珍惜地拿著。

寧雲夕站在高處,透過樹林頂端,似乎可以望到了整個首都的風景。或許是心裡念著李小慧他們,她的眼前依稀浮現出了李小慧的身影是在哪裡。

「原來他們是去了協和醫院。」寧雲夕喃喃道。

儼然是嚴師母帶著李小慧和羅慶東兩口子再次來到全國最著名的醫院想法子。

回頭,寧雲夕走回去和丈夫商量著,趁今天有空,不如順道去看看李小慧他們。孟晨浩同樣擔心著羅慶東他們兩口子點著頭。丁團長一聽,熱心腸地要跟著去。

一行人在山上休息片刻後由於有事決定離開。先準備到山腳下找個地方吃午飯。

孟晨熙從山上下來了,滿臉沮喪著,懊惱自己剛才的衝動。這下可好了,她寫的那封致敬他的情書不知道是飄哪兒去了。由於她心裡一直想著自己的心事,並沒有注意到小谷抱在手裡的紙飛機。

小谷媽媽知道兒子那架紙飛機是磊磊送的,幫兒子小心把紙飛機先放到了袋子里。

等吃飯的時候聽說大家等會兒要去他所在的醫院,孟晨熙心頭更是一怔。不知道該不該高興,想著這是啥事兒。她前腳想著他,丟了情書,下午馬上可以去見他了。

一行人騎著自行車再次出發了。這回,孟晨浩和丁團長借來工具,將兩輛車的兒童座椅都挪到了自行車前面的橫樑上。

兩個小娃子,於是都坐到了自行車前面,宛如坐在了爸爸的懷裡那樣。因為能時時刻刻仰起頭看到爸爸和爸爸說話了,娃子心裡頭當然是感到了安全感更高了。

「爸爸。」磊磊坐在新位置上,仰起小腦袋可以看到爸爸,讓他好興奮,小臉蛋再次激動到紅撲撲的。

小谷的小手伸出去像是要幫爸爸握著車頭。丁團長忙哎一聲,有孟晨浩和寧雲夕在不敢批評兒子,學著孟晨浩他們兩口子的主意引開兒子的注意力喊:「小谷,你看,磊磊在你旁邊了。」

聽見小夥伴在自己旁邊,小谷轉過自己的小腦袋看到了同樣宛如坐在自己爸爸懷裡的磊磊。 磊磊沖小夥伴小谷舉起自己雙手。

小谷跟著舉了起來,重複著今天磊磊剛教他的動作:「哇!」

各自騎著自己女士單車的寧雲夕和小谷媽媽笑得自己的自行車都在打哆嗦。

孟晨峻和孟晨橙看到兩娃子這個動作,登時恍然大悟之前發生的是什麼事。

「我早就說磊磊早知道了,磊磊比你還聰明!」坐在自己二哥後座上的孟晨橙沖四哥喊話。

孟晨峻嘟著嘴想。磊磊這個小侄子,竟然比他這個小四叔聰明了,敢糊弄小四叔了,哼哼。

到了協和醫院,是下午兩點多鐘了。

聽說老師來了,林尚賢馬上從醫院裡走了出來,對他們一行人道:「李老師他們和教授在談話。」

「沒有檢查出具體是什麼原因嗎?」小谷媽媽和丁團長關心地問著。

查了兩次,通過這次複查,暫時還是沒有查出很重大的問題。林尚賢搖了搖頭。

李小慧和羅慶東從醫生診室走出來的時候,看到了寧雲夕他們很驚訝。

寧雲夕從自己口袋裡掏出一支楓葉,給李小慧看:「看吧,都要開始變紅了。下次你們去的時候,剛好是最美的時候,一定得去看看。」

李小慧接過她手裡的楓葉,眼眉之間全都是憂愁。

羅慶東朝坐在爸爸懷裡的磊磊拍拍手:「磊磊,記得叔叔不?」

磊磊對叔叔點點小頭:小爺不會忘記羅叔叔的。

「感覺你又長大了一些了。」羅慶東察覺到娃子的變化說。

「上幼兒園了。」孟晨浩告訴他。

「上學了呀,磊磊。以前叔叔都沒有書可以讀,你要好好學習,磊磊。」羅慶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