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看了一眼喬家三人組,這三個人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趾高氣揚的,對喬如安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今天在黎昭言面前,嚇得大氣都不敢出,果然是報應來了。

她現在已經沒那麼害怕了,只覺得這麼多年的這口惡氣總算是出了一點。

「黎昭言,雖然我不喜歡你,但是我也覺得肖雅這種貨色根本配不上你。」喬如安看著肖雅嘲諷道。

「你…喬如安,你這個賤人,你有什麼資格說我!」肖雅剛剛被黎昭言那麼說,就覺得堵著一口氣,如今又被她一向踩在腳下的喬如安這麼說,她再也忍不住罵了出來。

喬如安看了她一眼道:「誰是賤人誰清楚。」

她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安怡。

「安怡,你才是個賤人,忘恩負義的賤人,當年我媽好心收留你,你到好,登堂入室,還害死我媽,你會遭報應的!」

說完她又看了一眼肖雅:「還有你,你和你媽一樣,骨子裡都是賤人,專門搶別人的男朋友。」

肖雅想說什麼,卻被安怡拉住了,她也恨不得撕了喬如安的嘴,可現在不是時候,等男鬼把她帶走,她必死無疑。

喬如安又走到喬連戰身邊,狠狠的踢了他一腳:「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渣男,你不配做我的父親,你也不得好死。」

喬連戰一雙眼睛就跟淬了毒一樣盯著喬如安,恨不得現在就掐死她。

看著喬連戰看自己的眼神,喬如安只覺得悲哀。

她何其悲哀,來這世上走一遭,居然沒有一個人愛她關心她。每個人只想利用她,想著榨乾她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

喬如安長舒了口氣,轉頭看著黎昭言道:「你想要什麼,明說。」

「我太悶了,需要一個女人陪我!」黎昭言說。

喬如安無奈的笑了一下,看來她倒是都是做不得自己的主的。

黎昭言看著她無奈又絕望的眼睛,這個時候的喬如安有一種別樣的凄美,他的心底像是被什麼觸動了一般,有點不忍,不過這種感覺也只是稍縱即逝。

他可不是容易動感情的…鬼…

「好,我答應你!」喬如安說。

肖雅和安怡一喜,差點都要笑出來了,只要喬如安答應了,她們很快就能擺脫這個男鬼了。

喬如安又怎麼會不知道肖雅安怡她們的想法,這一次,她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全球諸天在線 「我有條件!」喬如安忽然開口,然後嘲諷的看了看喬家三人組。

安怡心裡咯噔一下,感覺不太對。

果然,下一秒喬如安道:「你把他們三個從樓上扔下去,但是別叫他們死了,我要看著他們生不如死的活著。」

喬如安話音剛落,喬連戰就破口大罵:「喬如安,你這個小賤人,老子當初就該讓你和安雲那個賤人一起去死。」

喬如安猛地回頭看著他:「你說什麼?」

她走近喬連戰,一腳踩在他手上:「我媽到底怎麼死的?」

喬連戰自知說漏了嘴,不過此刻他恨毒了喬如安道:「我她下了葯!」

「啪!」喬如安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畜牲。」

喬連戰怨毒的盯著喬如安大笑:「賤人,你們母女兩個都是賤人,如果安雲能給我生個兒子,我也不會因為超生丟了工作,都是你們母女兩個害的,我恨你們,恨你們!」

喬如安看著滿臉恨意毫無愧疚的喬連戰,怒火中燒,她可憐的媽媽,就因為生了女兒就要被這樣對待。

還有她,她何其無辜,還有那個夭折了的妹妹,喬如安甚至懷疑,妹妹就是被喬連戰害死的。

「你這個畜牲,我殺了你!」喬如安拿起一把椅子就朝著喬連戰砸了過去。

「砰!」

喬連戰頭破血流當場昏死過去,喬如安扔下椅子,忽然像是被抽幹了力氣的行屍走肉,跌坐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而肖雅和安怡也被這一幕驚呆了,她們沒想到喬如安發起狠來這麼可怕,更沒有想到,喬連戰是個豬狗不如的畜牲,害死安雲就算了,他害她們的理由居然是因為安雲生了兩個女兒。

安怡覺得後背都被冷汗浸濕了,她居然和這樣一個人生活了這麼多年,想想都覺得恐怖。

同樣驚訝的還有肖雅,而且,在看到地上那一攤鮮血的時候,她腦袋犯暈,暈了過去。

這裡面最冷靜的就是黎昭言,他看著喬如安跌坐在地,形如瘋癲,聽著她歇斯底里的哭泣,他的情緒似乎也受到了觸動。 第882章半斤八兩

鳳沉希是下午才看到微信的。

他其實也知道,喬如安一出去就等於是羊入虎口。

可他已經幫過她了,他覺得人各有命,接下來的路還需要她自己走,而且,對於她來說,他也是個妖怪不是嗎?

鳳沉希記得她看到自己時的眼神,是那麼驚恐,震驚!

鳳沉希很不喜歡,他以為再見面時,她應該是驚喜的意外的,卻決不能是恐懼的害怕的。

他告訴自己他喜歡的永遠是雲淺落或者凌安那樣的類型。

至於喬如安,到底不是她們。

鳳沉希長舒了口氣,想起二十幾年前,他親手埋葬的喬筱曉,他一直找不到她的魂魄,後來終於找到了,她已經變成了遊魂,幾乎要魂飛魄散,而且根本不認識他。

那時候鳳沉希送她去地府投胎,她還緊緊抓著他,將他視作救命稻草,那麼依賴他。

「等你投胎成人,長大后再來找我好不好?」

鳳沉希說。

喬筱曉似乎聽懂了,沖他點點頭,甚至笑了一下,才依依不捨的走了。

鳳沉希看著手機,看了一會兒,將手機扔在床上繼續做事了,可卻總是心不在焉,他罵了一句什麼,拿起手機出去了。

等到了喬家,樓下圍著救護車,警車,鳳沉希打開神識探了一下,看見喬連戰滿頭是血的被送上救護車,而肖雅和安怡蜷縮著抱在一起,顯然嚇壞了,最後也被醫院帶走了。

鳳沉希還聞到了一點殘留的鬼氣。

他驅車趕到了學校,還有喬如安租住的公寓,都沒有找到喬如安。

他惱怒的在方向盤上拍了一下。



接下來的幾天,鳳沉希都沒有找到喬如安,她像是人家蒸發了一般。

人間蒸發…

鳳沉希想到一種可能,頓時一個激靈。

喬如安不會是死了吧…

以黎昭言的個性很可能殺死她,讓她永遠的留在他身邊,這都是那些噁心的男鬼慣用的伎倆。



鳳沉希著急找喬如安,而喬如安和黎昭言卻到了南方的一座大山蒼山,蒼山被開發成旅遊勝地,正是清晨,不少人遊客等著上山,誰也沒有注意到,山間瀰漫的鬼氣。

喬如安特意買了件軍大衣,山上溫度低,好多人都穿,她倒是不突出了。

她跟在黎昭言後面,不時的看一眼山腳下,只見越往高處越是雲霧繚繞,她不敢再往下看,只能硬著頭皮往上走。

「我們上山幹什麼?」喬如安問。

黎昭言回頭,清晨他的身影有微微的朦朧感,彷彿隨時都能融入著浩瀚的雲海中。

「找死!」

喬如安一怔,抬頭看著他,發現他不是在罵她,而是真的再說一件很重要的事一般。

黎昭言又說:「登上山頂,在清晨的第一縷陽光中,我將化為碎片…」

等待重生!

剩下的後半句他沒說,他想看看喬如安的反應。

喬如安先是錯愕,很快又鬆了口氣她覺得,黎昭言果然是個瘋子,她還以為他要她從山上跳下去呢,原來他是要自己尋死。

她抬頭看了黎昭言一眼,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自己尋死,鬼一旦魂飛魄散了,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

她忍著好奇沒問,她不久前擺脫了鳳沉希,如今能擺脫黎昭言,喬連戰又成了那個德性,那她以後的人生就順遂了。

黎昭言冷笑一聲:「走吧!」

他有點失落,不過很快這種失落一掃而空,他這種人,註定不會被情愛糾纏。

越往山頂道路越不好走,隨著時間的推移,太陽漸漸露了出來,黎昭言的身影愈發透明。

他抬頭看了看長長的山道,眼神漸漸沉了下來。

喬如安什麼都不敢問,也不敢說。

黎昭言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才說:「我們回去!」

「什麼?」喬如安一愣。

黎昭言眯了眯眼睛,意味不明的看著她,問:「怎麼?不想回去?」

「不…不是…」喬如安解釋,在黎昭言看來,她就是心虛,她果然是想他死的。

黎昭言冷笑了一聲,繞過喬如安往山下走,走了幾步,他折回來在她耳邊說道:「你怎麼確定我跳崖的時候不會拉著你一起。

喬如安詫異的看著他,像是沒明白他為什麼忽然要這麼說一般。

她看著他的背影,長舒了一口氣折了回去。

大山腳下有不少的民宿,價格都不便宜,好在喬如安有錢,她的運氣沒了,錢倒是她的了。

此時天已經亮了,黎昭言回了房間。

喬如安餓了,在外面買了點包子吃。

黎昭言則是拿著日曆翻來翻去,又看了看天氣預報,臉色有點陰沉,也看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

喬如安也不敢問發生什麼了,她很乖巧的坐在一邊,連呼吸都放輕了,生怕吵到黎昭言惹他不高興。

黎昭言看了一會兒,起身道:「我出去一趟。」

喬如安點點頭。

黎昭言笑了下,湊近了看著她的眼睛道:「你不會又跑了吧?」

喬如安乾笑了一聲:「怎麼會?再說,我哪裡能跑的出你的手掌心!」

「知道就好。」黎昭言說完出了門。

喬如安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拿出手機開了機,看了下時間,早上十點多,這時候,手機突然跳出來幾條未接來電,還有幾條微信。

喬如安看著那個名字,心情有些憋悶。

就在她猶豫要不要回信息的時候,電話響了。

看著鳳沉希的名字,喬如安猶豫了下,掛掉了電話。

黎昭言是鬼,可鳳沉希是妖怪,他們兩個半斤八兩,何況黎昭言已經承諾,只要完成這件事就讓她走。

那邊鳳沉希卻不死心一般,繼續打著電話,一遍又一遍。

聽著來電鈴聲,喬如安心煩意亂的關了機。

電話這頭的鳳沉希氣的砸了手機。

又一個不怕死的女人!

男鬼到底有什麼好?有什麼魅力,值得她們一個個的前仆後繼?

鳳沉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給我追蹤一個手機號!」

掛了電話,他臉色越發陰沉,眼神也更加冰冷了。

喬如安去蒼山做什麼?

那個地方可適合鬼待。

一腳油門,鳳沉希的車竄了出去。 第883章就是他

黎昭言當晚沒有回來,喬如安倒是睡了個好覺,她沒有跑,不是不想跑,而是黎昭言不會讓她跑掉,若是被抓回來,處境就沒有現在這麼好了。

半夜,她感覺有什麼東西,一睜眼,就看見黎昭言正坐在窗前盯著她。

冷不丁的一下,她被嚇了一跳。

「怕什麼?我有那麼可怕?」他問。

喬如安道:「沒有,就是你忽然出現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是么!「他陰惻惻問。

喬如安看著他點頭道:「是。」

說完補充道:「再說,就算是我害怕不也正常么,你本來就很可怕。」

黎昭言笑了一下,道:「起來,我們走。」

喬如安看了看錶,現在是凌晨3點,現在起來幹什麼?

「去哪裡?」她邊穿衣服邊問。

「上山!」

喬如安一愣,隨即道:「你有沒有搞錯,這個點上山,我會被凍死,何況天黑路又不好走…」

她沒說完就注意到黎昭言正陰冷的看著她,她也不在說話了,認命的穿好衣服,跟著黎昭言出了門。

夜晚有點冷,好在喬如安有軍大衣,儘管如此,她還是忍不住哆嗦了兩下。

黎昭言看了她一眼道:「跟緊我」

喬如安問:「你為什麼一定要帶著我?沒有我你做什麼都更方便不是嗎?」

黎昭言輕笑了一下道:「我需要你見證一下。」

「見證什麼?」

見證他魂飛魄散嗎?她可一點都不想看。

黎昭言看著漆黑連綿的大山沒說話。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往山上走,喬如安體力不好,走到一半到的時候就走不動了。

黎昭言將她背了起來,喬如安有點不自在,不過沒有說什麼,這個時候不是她矯情的時候,她是真的走不動了。

兩個人在天亮前上了山。

東方有了魚肚白,太陽漸漸的升了起來。

黎昭言站在山頂的一塊石頭上,看著腳下茫茫的大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喬如安在他身後幾米處站著,呼吸放慢,生怕他注意到她,讓她和他一起跳下去。

不過喬如安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美的朝陽。

她看呆了,不由感嘆,活著真好。

就在這個時候,她發現,隨著太陽的出現,黎昭言的身體慢慢的被侵蝕,身體開始破碎,英俊的臉頰也缺了一部分…

喬如安這才終於明白,他沒有開玩笑,他真的是要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