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忽然發現他的怒是絕對是因她而起的,想到自己接下來要承受的,楚語楠下意識的捂住小腹,想掙脫他。

可是她越掙扎,他的鉗制越緊,“現在才感到害怕是不是太晚了,楠楠。。。”

楚語楠聽着他低聲的叫着她的暱稱,不寒而慄,咽了口氣,楚語楠小心翼翼的問着,“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讓你找的東西你都找齊了嗎?”他細聲問着,他可是有很多賬要跟她清算。

“找好了,就差。。.。”

“我不接受任何的不圓滿的回答,一顆都不能少。”冷昊擎看着血色從楚語楠臉上一點點的抽走,眼中沒有半點波動。

生于望族 “我會再找的,求你。。。別把東西曝光!”楚語楠懇求着。

“可是,不能曝光的東西現在可不止這一件了,”冷昊擎忽的放開楚語楠,走到唯一一張還算是擺放在原位的桌子,拿起那個檔案袋,取出裏面的東西,往房間上空一拋。

一改原本冷凝的語氣,他低吼着,“看看你做的好事!”

—–

今天就口氣上傳兩章了,更新完畢,墨墨去忙了~~

麼麼大家,記得幫人家去添加書友印象啦~~ “看看你做的好事!”

隨着他的聲音,數百張照片在房間裏四散,有的照片打在了楚語楠的臉上,照片的菱角割痛了她的臉,她卻木然的低着頭看着地上一張張內容精彩的照片。

那些照片個個鏡頭*,楚語楠的心被這些照片割成一片一片的,她難以置信的看向冷昊擎。

“你終究還是不相信我!”她到底要怎麼做他才會相信她。

她忽然間明白,這一切,從緋聞到現在,他都在設局。

“相信?”冷昊擎冷笑,“我跟你說過不要給我弄出緋聞了,你倒好有跟他私下見面,現在你真的給我弄出一個升級版,連他抱着你的照片都出現了,楚語楠,你倒是說說看昨夜你還揹着我幹了什麼?”

想到另一個男人抱起她的情景,他的心底遏制不住的翻騰。

“你不是都派人跟蹤我了嗎,我去了哪兒你不是比誰都清楚,”爲什麼他還要這樣誣衊她。

“跟蹤你。。。”冷昊擎冷冷的走到楚語楠的面前,步步緊逼,“我倒是希望是我在跟蹤你,那麼這件事就只有我知道,現在我連這些東西從哪裏來的都不知道,過了今晚這樣的照片就會鋪滿各大報社的社會版。”

被冷昊擎逼得一再倒退,直到她的腳抵在了牆前,她才頓住,而他的話也楚語楠驚慌起來。

他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

如果真的如她所說,所有的一切就真的無法收拾了,失去西島案冷昊擎勢必會抓狂,而第一個受牽連的必定是爸爸!

久久,楚語楠想着這一切的後果,只能顫抖着開口,“對不起。。。”

沒等楚語楠的說完,他的怒氣延續在他的行動上,而知道反抗的後果會是什麼,所以她只能任由他的*。

看着她沒有反抗,他笑意變濃,一臉挑釁,“我和男人誰比較令你難忘?”

“冷昊擎,你什麼意思?”

楚語楠握緊拳頭,努力不讓自己情緒波動太大,那樣會對肚子裏的孩子不好。

“就是這個意思,”冷昊擎看着她壓抑自己的樣子。

他倒要看看,她的底線究竟在哪裏,非得他將所有的事情全都攤開來說她才會有反應嗎?

假戲真做,呆萌甜妻不簡單 楚語楠被他惡毒的話弄紅的眼睛,他怎麼能這麼看輕她,難道在他心裏,她楚語楠就那麼不堪嗎?

“不說話,”本來以爲她會因爲他的話而賞他一耳光,或者大聲爲自己辯解,可是,她卻一個字都沒說。

這是在默認嗎?

冷昊擎脣角的帶着諷刺的弧度慢慢消失,眸裏迸發出的怒意彷彿都帶着灼傷的溫度,直勾勾的看着楚語楠,“你現在連辯解都懶的說了嗎.?”

—–

今天兩更,下午還有一更哈~~

麼麼,大家要給力收藏,留言啊~~ 楚語楠眼裏朦朧的看着冷昊擎,千瘡百孔的心又被撕開。

她什麼都不說,他就急着跟她定罪。

就算她不言不語,就算她找不出要說的話,他也不能這樣,所有的理由他統統都不去想,只用知道,她楚語楠是真心,一直到到此刻,心底的人都是他,他爲什麼要用言語輕薄她的心意,將她所有的感情在這些照片面前變得可笑。

如果踐踏的她的心意,他會快樂的話,她成全他。

“所有的事情正如你說的那樣,但是,這統統不是他的本意,而是我明知道他對我的心意還去故意招惹他,至於昨天晚上,我們*的*,這樣的答案你滿意了。”

楚語楠感覺到他的手一點點的在鬆開自己,她卻半點也高興不起來。

稱了他的想法,也讓她稱了倔強的性子之後,她的心卻還是好沉重,半點都開心不起來。

這個謊話有沒有傷到他,她不清楚,但是她可以肯定這些話已經傷了她自己。

本以爲冷昊擎會這樣緩緩的放開她,卻不想他的手只鬆開了那一剎那,便狠狠收緊,可怕的力氣的抓的楚語楠很疼很疼。

“滿意。。。”冷昊擎冷哼着,現在他滿意的想要把她給撕了。

楚語楠倒抽一口氣,而讓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不是因爲他的手上力道,而是他臉上鐵青的表情。

他真的信了!

他真的一個字都不漏的信了!

“求你放過我好不好。。。”這場誰信誰,誰不信誰的糾纏她真的已經很疲憊了。

她違心的話,真心的話,他統統都可以安罪名,她還能說些什麼。

“放過你。。。”冷昊擎看着楚語楠露出疲憊的臉,就好象在證明她所做的的事實,這好似一記耳光響亮的打在了自己的臉上,頓時澆紅了他的眼睛,他想也未想的扣住她的手,拉住她。

“你跟我來!”

“啊。。。”楚語楠被冷昊擎踉蹌的拖在身後,當看清他要帶她去的地方,她奮力的扭動着手腕,“冷昊擎,你瘋了,你瘋了!”

“進去!”冷昊擎將楚語楠往浴室裏面一扔,將她送進去了之後他隨後也跟上,重重的關上門。

“把自己洗乾淨,”冷昊擎擋在楚語楠面前。

啪!

楚語楠喘着氣,眼中的眼淚控制不住的落下,看着他臉上的紅痕,她的心依然還是堵了一口牆,“放我出去!”

偏過臉,冷昊擎儘管感覺臉上在發燙,卻不怒反笑,“看來是你不打算你自己來了。

沒等楚語楠反應過來,他已經將她抵在了牆面上。。.。


楚語楠本能去抓住什麼阻止他,他的手卻先一步的牽制住了她。

—–

今天的更新完畢了哦,明天繼續~~ 狹窄的浴室裏,沒過多久緊閉的門扉被打開,一陣香氣溢出浴室,很快的溢滿了整個房間。

許久,沒了聲音的房間裏,終於發出了聲響,“像條死魚,我很懷疑他是怎麼忍受你的!”

他的話帶着毒,麻木了楚語楠所有的感知,這一刻,她只希望永遠都不要再見到這個人。

已經整理好衣服的冷昊擎,蹲在身子看着楚語楠失神的臉,決絕的開口,“等我再次回來,我希望這裏關於你所有的東西全都消失了,而你楚語楠滾回楚家,不過你要跟你爸爸說我把你趕回去都是因爲你的檢點,懂嗎?”

終於楚語楠的眼睛動了動,她奮力的撲向冷昊擎,卻撲了個空。

“如果你敢說出另外一個版本,我想後果是什麼你應該再清楚不過吧。”冷昊擎黑色的眼瞳沒有任何的波動,機械化的交待聽似無情,卻好像又在壓抑着什麼。

而這一切楚語楠全部都沒有看進眼裏,此刻她心中的冷昊擎已經碎了,眼前的男人是惡魔。

“你明明知道我爸爸身體不好卻故意要我氣他,冷昊擎,你是想毀了我的家麼?” 首領的小貓 楚語楠看着冷昊擎,徐徐的開口,無波的話裏透出絕望。

“被你氣死,或是牢底坐穿,你選一個吧,”冷昊擎諷刺的勾着脣,緩緩的在楚語楠面前站起來,最後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後,邁出了離開的步子。

嘭!

在冷昊擎離開的瞬間,楚語楠拿起地上的凳子便往浴室裏照着自己的臉孔,卻好似嘲笑她的無能一般的鏡子。

“啊。。。”

身後的聲響,讓冷昊擎頓下了步子,他的視線剛準備往後看,他的眼底便出現渾濁的雜色,阻止了他的動作。

深深的吸進一口氣,冷昊擎壓住心裏的翻騰,一臉僵硬的離開房間。

“哈哈哈。。。”

楚語楠看着散落一地的碎片,看着每塊碎片裏的自己,她的笑更加歇斯底里,最後變成了無法遏制的嚎啕大哭。

冷昊擎,這個她愛了很久很久的男人,她真的很想馬上讓自己將他從自己的心裏刨出來,她真的想看看沒了他冷昊擎,她楚語楠究竟還能不能活。

如果能活,她真的好想回到過去,爲什麼非要他冷昊擎不可!

一滴滴悔恨的淚打在破碎的玻璃上,朦朧了鏡面也朦朧了裏面的自己,楚語楠握緊拳頭,迅速的拿起那塊玻璃,冰冷的觸感讓楚語楠所有的哭泣都靜止了。

她緩緩擡起另一只手,看着手腕上清晰可見的血脈,忽然她覺得她都能看見裏面流動的紅色液體,一點點的從她的身體裏流出,它們可以抽出她的愛恨,可以抽出冷昊擎,更可以結束將走入更可怕的境地的局面。

只要她不在了,冷昊擎應該會放手的。

而且,她還可以解脫.。

閉上眼,她將冰冷的玻璃放在手腕,漸漸加重力道,沒過一會兒,那紅色的液體從她的手腕落下,滴在了地上發出噠噠的響聲。

—–

第一更來了,親們多多留言收藏啊,墨墨會很快的送上第二更的~~ 麻麻的感覺纔剛開始,她的小腹突然出現一陣抽痛,那尖銳的痛讓楚語楠的手一抖,玻璃碎片也隨之掉落,清脆的聲響,讓楚語楠張開眼。

她看着地上殷紅的血,那顏色令楚語楠終於緩過神,緩緩的把手落在小腹上,她把所有的感觸變成了無聲的落淚。

這個孩子。。。

是她的,她不可以不愛他。

起身,楚語楠在狼藉的房間翻出一件自己原來的衣服,快速的穿上,捂住還在流血的手,逃一般的離開了那個被視作噩夢般的家。

出了冷家,楚語楠不敢打電話回家,而她腦海裏浮現的人成了她唯一樂意抓住的浮木。

接到楚語楠的電話,禹墨軒立刻終止進行中了會議,一路飈車了趕到了楚語楠說的地方。

看着她無助抱坐在地上,手腕甚至還在滴血,而她整個身子都好像在澀澀發抖一樣。

這樣的楚語楠沒了高官之家的傲骨,而以往她最擅長的保護色,現在都被褪的一乾二淨,這樣的楚語楠令禹墨軒掀起少有的怒焰。

感覺到有人接近,楚語楠迅速的武裝好自己,一臉戒備,當看清是禹墨軒時,她頓時送了口氣,但是她忽然又想起之前在餐廳和他說過的話,她覺得這樣的自己卑鄙的可以,但是除了她,不知道可以找誰。

閨蜜,她從來沒有遇到可以交心的同性朋友,而那些曾經說愛她的男人,要的絕不是這樣的楚語楠,只有他。

在這樣無路可退的時候,她想到的只有他。

看着楚語楠複雜的臉色,禹墨軒一臉認真的開口,“你現在什麼都不用說,放心。”

說完,禹墨軒第三次抱起楚語楠,這次,他在心裏暗暗發誓,這一次他決不退讓!

“怎樣了?”焦急的詢問着從房間裏出來的醫生,禹墨軒焦急的詢問着。

“沒什麼大礙,而她肚子裏的孩子似乎也沒受到多大的影響,我會開些養胎藥,另外,懷孕的人最重要的是心情舒暢,你最好也注意一下。”

聽到醫生的診斷,禹墨軒的心頓時被放下了,送走醫生,禹墨軒推開房門,卻發現楚語楠已經醒了。

“覺得好些了嗎?”

“好多了,”楚語楠狐疑的看着四周,藍色系的裝潢,桌上殘留的文件,還有充斥着男性氣味的*褥,“這是你家?”

“嗯,”禹墨軒用着溫潤的聲音回答。

“跟我想象的差很多,”他的家似乎跟他的身份不太匹配。

“我的好朋友也是這麼說的,不過,我就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跟他一個意思,”禹墨軒邊說邊爲她倒上一杯水,放在她的手上。

“我想應該是的,你的家很像一個家,”冷家的房子雖然豪華,卻冰冷的可怕,“這兒很溫暖。”就像被他放在手心的裏水一樣,溫溫的卻能暖入心扉。

“好好休息,”禹墨軒拿過楚語楠手裏的杯子,扶她躺好。

將房間裏的窗簾全部拉好之後,禹墨軒才將視線落在那被白紗布包紮好的手腕,耳邊迴盪起剛剛替她換衣服的歐巴桑小聲跟她說過的話。

“這個小姐身上太可怕了,全身上下都紅紅的.。”

將手心收緊,禹墨軒小聲的說着,“等你醒了,我有個禮物要送給你,你一定會喜歡的。”

—–

今天的更新完畢,親們明天見~~ 當楚語楠再次醒過來,只覺得窗外的光芒雖然隔着半透明的白紗,但是卻照的她很刺眼。

困難的將手擋住光芒,楚語楠想坐起來,剛一用力手腕就傳來了痛楚,當她倒抽了口氣,“嘶——”

細微的響聲之後,原本合上的房門便被推開,出現了一張俊毅的臉,“怎麼了?”

“啊。。。”直到禹墨軒出現,楚語楠才想起自己會出現在這裏的原因,她露出窘色,“我想坐起來,卻忘了有這個,”她搖了搖手,不好意思的開口。

手腕的傷口只要不是傻瓜的人都會明白,而禹墨軒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沒事就好,歐巴桑準備了早餐,你去梳洗一下,出來吃吧,”禹墨軒的眼裏已經溫潤,開口說着。

從房間出來之後,她越發覺得這個家確實不算大了,估摸了下,所有的佔地也不過一百五十平左右的樣子。

發現禹墨軒已經在一張方桌前等着她了,楚語楠淡淡一笑,“對不起,因爲你的家確實有夠特別的,所以不小心多看了幾眼。”

“沒事,”禹墨軒沒有掩飾眼底的笑意,開口“吃飯吧。”

看着桌上的菜,楚語楠的臉忽的僵住,“你爲什麼?”禹墨軒,這個男人不是太體貼,就是太可怕。

無論小事,大事,她總覺得他可以把所有的東西算的面面俱到,就好象上次在餐廳,還是現在這裏。

他的用心,讓楚語楠莫名的沉重起來,“禹墨軒。。。”

“什麼都別說,你不是冷昊擎,而我也不是你,”禹墨軒擡起頭擡起頭認真的說着,“你只要順着你的心意就好。”

楚語楠看着滿桌爲她準備的菜,因爲他的話而失去了所有的胃口,只能木然的吞着,因爲她知道自己身體裏還有另一個生命要哺育。

剛吃完,楚語楠便想起了什麼,立刻問着,“你看了今天的報紙嗎?”

禹墨軒露出一閃而逝的深沉,而後才指向不遠處的茶几,“各大報社的報紙都在那裏了。”

楚語楠立刻走向茶几,在翻遍了所有的報紙沒有發現自己害怕的報道,頓時鬆了口氣。

太好了,事情沒有擴大。

“放心吧,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不知何時出來的禹墨軒正好看到了楚語楠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徐徐的開口。

“你又知道我在想什麼,”楚語楠心裏一凸,這男人很可怕。

將不知打那兒弄出來的衣服遞到給楚語楠,禹墨軒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去換下衣服,一會送你一個東西,到時候你會覺得我不是神,更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