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坐在裡面一身貴氣的兩父子,道:「請問閣下是?」

警察局長開口格外的客氣,眼裡也帶著一份敬畏。 第2174章雙生花:我要見到我女兒

「你們不是很清楚我的身份了嗎?」查理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但從他高貴的氣質,以及王室獨有的霸氣里,能猜出來答案。

警察局長心頭一跳。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會抓到瑞典的國王呀。

這可怎麼辦?

「抱歉,我們只是收到了舉報,才會前去調查。請您原諒我們的過錯,現在就放你們出去。」

換做平時,查理肯定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可此刻——

他想儘快看到清歡。

帶那丫頭回家。

所以,他道,「我可以原諒你們,但是請你們馬上把我女兒帶到我跟前。」

瑞典國王的女兒,那是尊貴的公主殿下。

人要是在他們手裡,出了什麼岔子。

誰能負的起責任?

警察局長道,「我馬上就派人,把您女兒接過來。先生,請您先移駕到乾淨的地方吧。」

再把他關在監獄里,自己的心臟病都要犯了。

警察局長心裡想。

「嗯。」

查理淡淡的點頭。

警察局長畢恭畢敬的請他們走。

……

警察局這邊派人去醫院接清歡。

而就在這時,顏父派來接應顏溪等人的,也趕了過來。

他們迷暈了醫院的醫生,將顏溪送上了車。

顏溪渾渾噩噩的醒過來,看到眼前有影影綽綽的人,抓住其中一個人,說:你們要帶我去哪兒?」

「少爺,我們奉先生的命令,前來接你回去。」

「清歡……」顏溪吃力地說:「把她也帶回去。」

「先生,現在瑞典和荷蘭都插手了這件事,我們不能帶她走。」

清歡留在這邊,查理才不會追的那麼緊。

若是帶上她,怕是要永遠留在這裡了。

「不行,必須帶她走……」

顏溪執著的要爬起來。

可顏父派來的人,將她強行按壓了下來。

顏溪眼裡迸射出強烈的殺氣,「你們要是不把清歡帶上,等我康復了,一定會把你們都挨個殺掉!」

他好不容易才搶出來的人。

若是不能帶回去,他真的會殺人的!

「少爺,這是先生的命令,我們無法違抗。您若是想殺了我們,我們也沒半句怨言。」

顏父的人壓根不怕顏溪的威脅。

淡定的回答。

顏溪像是一頭狂怒的獅子,掙扎了幾下。

可他身受重傷,根本無法行動。

硬是被顏父的人壓制的死死的。

車子迅速的駛離醫院,朝著曠野出發。

在他們離開后不久。

監獄的人趕來,找到了清歡。

清歡坐在病床上,看著站成一排的警察,問:「你們來做什麼?」

「我們是奉您父親的命令,前來接你,跟他見面的。」

父親?

清歡頓了幾秒,意識到是查理。

不顧身上的傷,開心的跳下來,說:「他在哪兒?我要馬上去見他。」

「您父親在酒店裡等著。」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祕女人 警察回答。

清歡聽到這,明白荷蘭已經查清了查理的身份。

心頭的大石頭落了一半。

「那顏溪呢?你們沒把他抓起來嗎?」

「他還在搶救中,請你先跟我們走吧。」

「搶救?他傷的很嚴重?」

「是的,命幾乎沒了半條。您放心,他跑不了的。先跟我們走吧。」

警察只想把這個燙手的山芋,趕緊丟掉。

不想再留在身邊了。 第2175章雙生花:得救

清歡有點擔心,把顏溪單獨留在這裡,會出意外。 穆先生,你不安好心 畢竟,他背後的勢力不簡單,隨時有可能來人救他。

可她又非常的想念查理和青城。

聽到警察局的人這麼說。

她便想,先去見查理和青城,再跟他們說明情況。

回頭,馬上派人來醫院這邊。

將顏溪控制住。

中間只有不到一個小時時間,應該不會出多大的問題。

這般想著。

她跟著警察局的人,離開了醫院。

……

威爾遜酒店。

在警察局的人層層保護之下,清歡平安抵達了酒店。她走到酒店的頂級包廂,看到了查理,沒有任何猶豫,走到他跟前,抱住了他。

「叔叔。」

「清歡,你平安無事就好。」

查理長了兩條魚尾紋的眼角,隱隱的閃爍著淚光。

簡汐和洛琛那麼信任他,把清歡交到了他手裡。

素衣艷陽 如果清歡出了任何事情。

他怎麼跟他們交代?

幸好,最後清歡平安無事的歸來。

「嗯。」

清歡哽咽著回應了一聲。

查理稍稍將她拉開,檢查她的情況,結果,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腕上的割痕,「這是怎麼弄得?是不是那個畜生傷害了你?」

「不是,查理叔叔,這……是我不小心弄出來的。」

清歡不想讓查理為自己擔心,是以,沒說自己割傷手腕的事。

查理卻不相信這話的,清歡一向心細,怎麼可能那麼馬虎?

但她不願意說實話,他也不會逼問。

顏溪那個混賬……

他一定會抓到,讓其付出代價!

查理掩去了眼底的陰霾。

「你受著傷,先跟青城回瑞典,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查理安撫道。

「叔叔,我擔心你有危險。對方不是善茬……」

「我活這麼大年紀,什麼風浪沒見過?會怕一個毛頭小子嗎? 神廚狂后 你儘管回家,記得第一時間,向你爸媽報平安,他們可擔心你了。」

查理說完,不再耽誤時間,馬上命令手底下的人,去找青城。

清歡見他決議已定,便不勉強了。

「叔叔,現在顏溪在醫院裡,麻煩你派人去圍堵他,我怕他趁亂跑了。」

「嗯,我會第一時間抓到他的,你放心。」

清歡點了點頭。

……

沒過多會兒——

青城趕了過來。

看到平安無事的清歡,他開心的擁抱了她一下,隨即憤恨道:「早知道顏溪那麼混蛋,我直接把他廢了!」

後面也不會生出那麼多事端了。

青城恨不得把顏溪抓回來,大卸八塊。

清歡笑著說,「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你呀,別多想了。」

「清歡姐,你怎麼還笑的出來呀。」

青城不知道,該說清歡是心比較大呢。

還是她沒什麼戒備心。

不然,經歷了這麼大的事,怎能這麼淡定?

這幾天,他跟父親都快急死了好嗎?

「不笑的話,難道還哭嗎?你想看我哭的話,我馬上哭給你看。」

清歡說著話,要揉眼睛。

青城一個腦袋,兩個大:「別,清歡姐姐,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打趣你了。」

「你這小子呀。」

清歡伸手,敲了敲他的額頭。

青城靦腆的笑了笑。 第2176章雙生花:單槍匹馬去追人

「快別貧了,護送你姐回瑞典,記住了,別處任何岔子,不然我把你吊在樹上,痛打一百鞭子!」

查理打斷了兩姐弟的談話。

青城不樂意道:「不行,綁架清歡姐的壞蛋還沒抓到呢,我要抓到他,狠狠地教訓他一頓,給清歡姐出氣!」

誰敢動他家的人,那就得付出代價!

青城一定要讓對方,再也不敢動清歡一下!

「你個臭小子,上哪兒去抓人?」

「哼,我才不是臭小子呢。要不是荷蘭那幫混蛋插手,我早就抓到他們了!」

只差那麼一丁點,他就能抓到顏溪!

青城實在不甘心。

「那是你僥倖!對方沒有太多的幫手。你再繼續追下去,鬼知道等待你的是什麼。聽我的話,馬上送清歡回家。我來抓那些人。」

查理道。

「不!」

青城態度堅定地拒絕。

眼看著兩父子要吵架,清歡低聲說:「叔叔,你們倆別爭吵了,我們交給警察來辦吧。至於回家的事,不著急的。」

「什麼叫不著急呀?我可著急了!這幾天,我都在想等抓到姓顏的混蛋后,怎麼把他大卸八塊,來給你報仇呢。」

青城恨不得立刻把顏溪抓到跟前,狠狠地教訓一頓。

畢竟,這個人竟然敢從他眼皮子底下,把清歡抓走。

實在是可恨至極!

查理冷聲,道:「你別衝動,整天毛毛躁躁的像什麼樣子?」

青城聽到父親的話,扯了扯嘴角,說:「我不跟你一般見識,我出去轉轉。」

欠情還心 「你給我回來!」

查理要把青城抓回來。

清歡趕忙上前,攔住了他:「查理叔叔,你別生氣。先喝一杯茶吧。」

查理停下了腳步,望著青城的背影,嘆了聲氣道:「這個臭小子,那麼沉不住氣,將來我可怎麼把國家交代他手裡?」

「青城還小呀,等他再長大一些,定住了性子,肯定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瑞典遲早要交到青城的手裡。

在那之前……

他還有很多地方,都需要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