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裝作不經意的碰了碰沈半仙的手,想渡過去一絲鬼力探查一下對方體內的情況,但是沒想到鬼力剛接觸到沈半仙,瞬間就被一道無形的氣牆擋在了外面。

“嗯?”沈半仙飛快的收回手,警惕的問道:“你剛纔做了什麼?”

張誠表情不變的說道:“沒做什麼啊?怎麼了?”

“我剛纔感覺到一絲鬼氣……”沈半仙沉吟半晌,恢復了鎮定,“你可能沾染上了什麼髒東西,稍等一下。”

張誠心中也有些意外,對方明明不是法師,居然能察覺到鬼氣,看來以前應該接觸過靈異方面的東西。

還有剛纔擋住自己鬼氣的究竟是什麼,難道對方身上還有辟邪驅鬼的寶貝?

不過張誠也沒多想,如果全靠這些破爛來矇事,沈半仙也不可能騙得了這麼多人,有點本事也不奇怪。

正想着,紗帳再次打開,一個黑東西飛了出來,張誠下意識的伸手一接,發現是一個嬰兒木雕,只有手指大小,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木頭做的,觸手一片冰冷。

“這東西你拿着,就不收你錢了。”

“哦?”張誠仔細觀察了一下手裏的嬰孩木雕,隱約察覺到了一縷怪異的氣息。

見張誠面色疑惑,沈半仙補充道:“這東西雖小,但是你也別小看它,回去之後貼身佩戴,能夠驅鬼辟邪,加上延壽符的作用,你這一輩子都會無病無災。”

“謝謝沈半仙,我記住了。”

那什麼狗屁延壽符一點法力都沒有,明顯是假貨,張誠壓根就沒往心裏去。

但是嬰兒木雕卻有種他都不認識的氣息,這就有點古怪了,不過他也沒多問,將木雕揣進兜裏,點頭道了聲謝。

“戴先生,如果沒別的事要問,那就請你先出去吧,外面還等了不少信徒呢。”

收了張誠一千萬,中年道士的態度也好了不少,見沈半仙再不出聲,纔對張誠做出個請的手勢。

張誠離開後,中年道士快步走回紗帳邊,低聲說道:“今天賺了這麼大一筆,咱們應該趕緊撤了,你還給他嬰靈幹什麼?”

沈半仙慵懶的聲音傳出,“着什麼急,戴氏集團可是江城數一數二的大企業,咱們難得遇上一隻肥羊,當然要好好宰一刀,一千萬哪夠……”

中年道士愣了愣,擔心的說道:“這個戴凌雲可是江城三少之一,又不是普通小老百姓,要是出了什麼亂子可不好收拾。”

我的女兒你惹不起 “放心吧,華夏這邊沒幾個人知道嬰靈是什麼,等那姓戴被嬰靈附身,他就會對我俯首帖耳,到時候狠撈一筆就走,就算事後暴露了也沒人能找到我們。”

張誠拿着百八十張黃符走出小樓,外面的人一看,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要知道沈半仙的靈符至少是一萬起,這年輕人進去一趟,居然抓了一把出來,這得是花了多少錢啊……

所有人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在他們看來,能從沈半仙那求來這麼多靈符,張誠今後絕對是順風順水、飛黃騰達。

張誠沒理會這些人的目光,徑直走到王大富他們身邊,守在門口的青衣女子立刻叫號,繼續讓人進去。

“怎麼樣了?摸清楚那沈半仙的底細了嗎?”王大富低聲問道。

張誠點點頭,“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出去再說。”

三人離開院子,回到悍馬車上,張誠這才把剛纔的經過講了一遍。

“啥?你花了一千萬?”王大富瞬間就炸了,搶過那把黃符仔細看了看,直接扔到了一邊。

“什麼破玩意,一點法力都沒有,純粹是鬼畫桃符,一千萬就買來一堆廢紙!”

蔣青嚥了口唾沫,低聲說道:“大哥,我知道你有錢,但再有錢也不能這麼造吧?明知道對方是騙子你還上當……”

張誠笑了笑,“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這樣哪能查清楚他們的底細。而且這一千萬又不是真給出去了,今天吃進去多少,到時候全部都得給我吐出來。”

“可是……”蔣青想了想說道:“畢竟是一千萬啊!萬一這些人跑了怎麼辦?”

張誠笑了笑,“人的貪慾是無限的,如果我只花了幾萬塊他們可能還不會在意,但是一千萬絕對能勾起他們的了,到時候這些人就會想要兩千萬、三千萬,乃至更多……”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還是小心點好……”王大富想了想說道:“蔣青,你找幾個兄弟守在附近,別讓這些傢伙跑了!”

“好嘞!”蔣青點點頭,拿出手機安排去了。 “所有人,全都進到指揮部的大院裏!全都擠進去!”這個時候,王燦燦對着有些慌亂的士兵大聲的喊道。@這些士兵雖然慌亂,但是對這種狀況卻是並不陌生。鬼魂襲擊,很常見的事情,只不過這一次的鬼有些多而已。

但是他們相信,師長肯定是有辦法的,以前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都是師長和他手下的警衛連出手,然後鬼魂就消失不見了。王燦燦的警衛連,說是警衛連,實際上只有一百人不到。其中有二十人左右是執行者,剩下的都是兵王級別的人物。

畢竟他現在的天命者身份是一個師長,大小算是一個將軍級的人物,要是被土著居民暗殺,那就實在是太丟臉了。雖然他有不死之身,卻不能用在這種地方,因爲太浪費了。也正是因爲這樣,警衛連中才會有一些非執行者的土著。

在王燦燦的吩咐之後,警衛連連忙出面,將所有的三萬人部隊,加上還有兩千多人的俘虜,全都集中在了指揮部大院裏。幸好這裏地方不算小,原來的三千多鬼子士兵住在這裏也沒有多麼擁擠,只是現在人的確是多了一點,只能站着了,摩肩擦踵的,但是卻已經平靜下來了。

而王燦燦則是帶着一衆執行者離開了院子,去阻擊鬼潮的來襲。這種溝通陰陽,死人變成鬼魂迴歸現實世界的詛咒,可以說算是《通靈者》任務世界中的一個特色了,在這種情況下,最重要的就是絕對不能讓人死!

尤其是執行者!只要有人死了。那麼他的靈魂就會馬上變成一隻鬼魂,然後通過高位空間與現實空間之間的不穩定關係。直接進入到現實世界,然後開始攻擊執行者。

而且相比普通土著來說。執行者變成的鬼魂更加的可怕,幾乎是越級成長的!如果一個執行者是高級執行者,那麼死了之後幾乎有九成以上的機率會變成一隻惡靈!要知道,一隻惡靈,就算是最低級的惡靈,相當於頂級詛咒了!如果在對抗鬼魂的過程中死了兩三個高級執行者,那麼基本上團滅已成定局了。畢竟沒有兩個頂級鬼魂加入的情況下都能死人,兩個頂級鬼魂加入之後,其他人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蕭晨曾經詢問過陳宏。在鬼潮中能不能利用空間詛咒逃走,結果得到的答案是,如果想死的話,儘可以試一試!

空間詛咒,說到底還是詛咒,而不像是科幻小說中的空間法則什麼亂七八糟的。只要是詛咒,那就要承受詛咒等級的壓制。在鬼潮爆發的情況下,那絕對是頂級頂等的程度!不管是頂級低等的任務,還是頂級頂等的任務。只要是鬼潮爆發了,那整個鬼潮籠罩的範圍,其詛咒的強度累加起來就是頂級頂等!當然,或許可能更強。不過目前理論上頂級頂等就是最強的詛咒了,更強的詛咒起碼蕭晨這個程度還沒有接觸過。

在這種程度的詛咒強度之下,想要使用空間詛咒逃走。那唯一的結果就是被捲入空間亂流之中,然後渾身粉碎而死!當然。在戰鬥中空間詛咒還是相當強的,只需要擾動周圍的空間。就能讓很多因爲空間不穩定才能來到現實世界的鬼魂重新進入高位空間,比其他的詛咒之物更強一些。

“陳宏,你領着你的人,帶上鄭翔和樑克,一起去守着東門和北門。正門還有西門交給我和其他人,開始行動!”簡單吩咐一下,王燦燦就已經行動了起來。

剩下陳宏和鄭翔等七名高級執行者,外加還有五六個中級執行者,快速的分成兩組,來到了北門和東門處,開始阻擊鬼魂的前進。

這是蕭晨第一次正面對抗鬼潮,雖然曾經經歷過殭屍類詛咒,也有類似的殭屍潮,但是現在蕭晨才知道,爲什麼殭屍潮只能叫做小鬼潮了,因爲真正的鬼潮實在是太可怕了!

一眼望去,無窮無盡的鬼魂慢慢的飄散着,向着所有生存着的生命移動着。蕭晨甚至可以看到一些藏在地底下的老鼠什麼的都被將靈魂剝離死亡,然後融入鬼潮中,成爲其中的一員。動物類的鬼魂以及詛咒之物的確不多,不過卻也不是沒有。起碼蕭晨就知道孔凡的血統就是狼魂,根源性的鬼魂就是一隻狼死亡之後留下的靈魂化成了詛咒。

不過,一般情況下動物死亡,就算是被鬼魂殺死,最後變成的鬼魂也不會很強,反而相當弱,只需要低級詛咒之物就能驅散很多,這方面倒是不需要擔心。

但是鬼潮的時候,鬼魂實在是太多了!只是蕭晨和東方小白以及陳宏,黑子站的這一邊,就有一兩百隻鬼魂!要知道,這些可不是像殭屍那樣沒有用的低級鬼魂,每一隻至少都是中級鬼魂,想要驅除的話就必須要用至少中級詛咒之物。

而且就算是大範圍的中級詛咒之物,也不是可以輕鬆驅除這些鬼魂的。這些鬼魂聚集在一起,會產生質變,詛咒抗性大大增加,就算是同等級的詛咒之物,也需要十秒鐘左右的時間才能驅散一隻!如果都用中級詛咒之物,那恐怕將那件詛咒之物用到半個小時,也未必能將這麼多鬼魂全部驅除!

見到鬼潮已經涌了上來,蕭晨也不再猶豫,直接取出了那件血屍詛咒之物,然後直接驅動,開始對抗鬼潮的臨近。只見到血屍身上冒出陣陣紅光,然後血屍身上的鮮血竟然開始不斷向外蔓延,最後所有接觸到這片血地的鬼魂全部被驅除了!

蕭晨一愣,沒有想到這件詛咒之物雖然失去了頭顱,但是能力卻好像不減反增!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這件詛咒之物實際上已經相當於是一件高級中等的詛咒之物了,只不過等級依舊是高級低等而已。

原來之所以會比較弱,其實就是因爲整個血屍中存在有兩隻鬼魂!一隻是那個不知死了多少年,依舊還存有一絲靈智的老傢伙,而另一個,就是這具血屍當年鎮壓的一個鬼魂,兩者糾纏在一起,才造成了這件詛咒之物當時發揮不出威力。

蕭晨在發威,其他人也都沒有留手。 回收商的萬界之旅 東方小白直接用出了自己的最強詛咒之物,那把空間系的鑰匙,對準了鬼潮中央一下劃下,只見到那附近的幾隻鬼魂突然之間身形模糊,就好像影響信號不良一樣。實際上只是那個部位的空間被擾亂了,本來就是通過空間不穩定才能降臨到這個世界上的鬼魂已經不能穩定存在於這層空間中了,然後那十幾只鬼魂就這樣被送到了高位空間中。

理論上來說這並不是詛咒之物的驅鬼能力,而是通過影響空間從而將鬼魂送回高位空間,不過這樣做卻是省卻了大部分的力量,讓空間類詛咒之物的驅鬼效率大大增加。

其他兩個人,陳宏和黑子,也都用出自己最擅長的詛咒之物,最後幾個人合力將鬼魂驅除了。不過他們並沒有高興得太早,因爲他們這裏的鬼魂實際上是數量最少的,所以才能這麼快。

而最多的地方則是正大門。那裏雖然有王燦燦守着,不過因爲他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就用出自己的最強詛咒之物,所以在不動用頂級詛咒之物的情況下,王燦燦的實力和孔凡,陳宏他們是差不多的,是以那裏還沒有完事。

但是現在情況已經基本平穩下來了,鬼魂也被驅除了大半,衆人也都是鬆了一口氣,他們這一次危機就算是已經平穩度過了,這讓陳宏不由得有些慶幸了。因爲這也幸好是和王燦燦進行了聯合,要是三十三號島獨自遇上這種規模的鬼潮,就算不會團滅,也絕對得不了好!

在王燦燦最後將所有聚集在正門的鬼魂全部驅除之後,執行者們並沒有過於放鬆,而是趕快聯繫部隊,讓部隊開拔轉移。這個城鎮現在已經淪爲鬼城了,雖然鬼魂被他們驅除了,但是這個地方的空間已經不穩定了,,鬼魂隨時可能再次出現,所以他們不可能再在這裏待着了。

實際上,如果擁有穩定空間的能力,是可以避免這個地方變成鬼城的。只不過擁有這樣能力的人,整個詛咒世界也就只有三巨頭了,不過就算是三巨頭也不會這麼做,因爲不僅浪費詛咒之力,而且一個人和整個世界對抗,實在是太傻了。

衆人快速的進行轉移,一些重型的武器甚至都捨棄了一些,只是將所有的物資全都帶走了。這個年代,只要有糧食,基本上是要什麼有什麼。要人有人,要槍有槍。

離開了這個鎮子,蕭晨回頭看了一眼。整個鎮子都被一股黑雲所籠罩,就好像曾經他經歷過的殭屍任務李家村一樣,只不過這一次更加嚴重,他甚至在黑霧中,已經看到了一些鬼魂的虛影。這就是高位空間降臨的前兆,過不了多久,那些虛影就會變成真正的鬼魂從高位空間降臨人間! 王大富看向張誠,說道:“照你剛纔說的,這沈半仙根本就不是法師,但是身上卻有一些驅鬼辟邪的法器,這就有點奇怪了。”

“可能是買的吧,對了,這玩意兒你認識不?”張誠掏出兜裏的木雕,拋給王大富。

“這是什麼東西?”王大富接過研究了一下,一臉的疑惑。

“沈半仙給的,說是能辟邪,讓我隨身佩戴,但我感覺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王大富點點頭,“雖然我也不認識這東西,但是這股氣息絕對不能辟邪,我估計他們是想陰你。”

“呵呵……”張誠笑了笑,“你不說我也知道,不過還是搞清楚這是什麼的好,畢竟咱們神君觀能不能出名就看着這次了。”

王大富點點頭,“雖然我不知道,但是葉天師見多識廣,應該能認出來,我們還是先回去再說吧。”

張誠點點頭,發動汽車,返回神君觀。

半個小時後,三人在神君觀門前下車,朝山門裏一望,還是冷冷清清,一個香客都沒有。

張誠走上石階,進到前殿,一幫法師正昏昏欲睡,恍惚間還以爲是香客上門,待看清是張誠之後都嘆了口氣。

“別哀聲嘆氣了,過幾天你們想清閒都清閒不了。”張誠笑了笑,直接穿過前殿走向神君觀後山。

後山上風景如畫、鳥語花香,樹林中建着一棟三層小樓。

爲了跟神君觀風格搭配,小樓外觀古樸,但是裏面卻裝修豪華,所需物品應有盡有,跟別墅差不了多少。

這棟樓是專門給張誠準備的,除了專門移栽過來的花木,地下還有一個大陣,萬一發生什麼情況,可以防護小樓方圓五百米之內。

神君觀修好之後,在張誠的建議之下,林婉兒和葉小曼就從龍灣別墅搬到了這裏。

雖然後山很美,但是神君觀卻有條鐵律,除了張誠之外,任何人都不得擅入。

那些法師也知道後山上住的是主母,也沒人敢亂闖。

走進小樓,張誠發現林婉兒正在修煉,於是也不打擾,對着葉小曼招了招手,讓她到一旁說話。

聽完張誠的講述,葉小曼讓張誠先把黃符拿出來給她看看,只是一眼,就點頭道:“上面的確沒有法力波動,而且延壽之術怎麼可能這麼簡單,以前諸葛亮想用七星燈續命,就算成功也只能多活一年而已,你這一道靈符就能多活十年,簡直是離譜好不好!”

說完葉小曼頓了頓,又接着說道:“而且延壽乃是逆天而行,不可能輕而易舉就成功,諸葛亮臥龍之才,費盡心機最後還是失敗,那個沈半仙明顯就是騙你的。”

張誠聳了聳肩,“我知道,但我還是覺得有點奇怪,沈半仙的名頭這麼大,明顯不是騙了一兩天了,她這些把戲並不高明,怎麼就從來沒人發現上當?”

“這個我也不明白……”葉小曼想了想,“你不說說還有什麼木偶嗎?拿出來我瞧瞧。”

“好!”張誠原本就像讓小曼姐看看這東西,立刻掏出來放在旁邊的櫃子上。

葉小曼飄在半空,雙眼湊到嬰孩木雕前仔細看了半天,緩緩皺起了眉頭。

“你剛纔不是問爲什麼沒人發現上當嗎?”葉小曼沉聲說道:“問題就出在這東西身上。”

張誠一愣,喜道:“你真認識?”

葉小曼點點頭,“你要是找別的法師肯定不認識,但我們葉家當年交友甚廣,知道得也多,所以我認得這東西。”

“那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張誠追問道。

“這不是我們華夏的東西,而是東南亞一帶的巫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東西應該叫‘庫漫’。”

“什麼鬼?庫漫是啥意思?”

“是泰語。”葉小曼緩緩答道:“你知道古曼童嗎?”

張誠點點頭,“小說和電影裏看過,好像是把小孩的魂魄封在陶俑裏,然後賣給那些明星,好生飼養就能交好運,其實就是養小鬼。”

葉小曼點點頭,“庫漫跟古曼童差不多,都是東南亞的巫術,用夭折孩童的靈魂煉製而成。雖然飼養古曼童會被吸收陽氣,久而久之必定會減壽,但古曼童一般情況下不會直接害主。但是庫漫不同,庫漫採用的是沒見過光的嬰孩……”

張誠一愣,打斷道:“沒見過光是什麼意思?盲童嗎?”

葉小曼瞟了張誠一眼,沉聲說道:“就是還沒出生就夭折的胎兒,這些胎兒雖然發育沒完全,但是魂魄卻是完整的。好不容易轉世輪迴卻胎死腹中,或者被墮胎打掉,難免會產生很大的怨氣,比普通鬼魂厲害得多。一些利慾薰心之徒就收集這些胎兒的靈魂,煉製成邪物,供自己差遣。”

張誠眉頭都皺成了一坨,聽完葉小曼這番話他的心裏也十分不舒服。

自然死亡的就不說了,那些懷了孩子又打掉的父母真的該下地獄。

不說別的,當時你們就那麼急嗎?連買個套的時間都沒有?

哪怕是有別的情況意外懷上了,說一千道一萬那也是你自己的孩子。

經濟不予許?

工作不予許?

我還沒準備好?

這些都是藉口而已,雞鴨豬狗都知道護崽子,連自己孩子都能下黑手的人,只能說畜生不如!

張誠感嘆了一陣,又疑惑的問道:“不過這跟沒人發現受騙又有什麼關係呢?”

葉小曼笑了笑,說道:“庫漫翻譯過來,就是嬰靈的意思,這些胎兒的靈魂怨氣很重,雖然不能直接上身,但是卻能影響活人的思維,特別是長期把它們帶在身邊,最後就會被迷惑了心智。”

“原來如此!”張誠恍然大悟,“怪不得所有人都說那沈半仙的好話,估計都被嬰靈迷了魂了!”

“也不一定,嬰靈很難煉製,沈半仙應該也是有選擇性的,只給一些大客戶發放。一來這類人勢力大,發現受騙之後可能會出大亂子,二來這類人都身價不菲,被嬰靈控制之後還能再撈一筆。”

“呵……”張誠冷笑一聲,“這沈半仙還真看得起我,怎麼金貴的東西都用在我身上了。” 葉小曼看了張誠一眼,平淡的說道:“不過她做夢也沒想到,你的靈魂居然會是鬼首,就算嬰靈再強也不可能影響到你。”

“雖然對我沒影響,但是這婆娘也太狠了,騙了人不說,還箱用嬰靈去控制,簡直是喪盡天良!”

葉小曼點了點頭,“沒錯,光是用夭折胎兒煉製邪物這一點,就必定是邪修無疑。但是你又說她身上沒有法力波動,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張誠咬了咬牙,“她背後還有別人!”

“不錯!能煉製出嬰靈的,肯定是東南亞一帶的高手,東洋法術跟華夏不同,十分詭異,防不勝防,你得小心點。”

張誠哼了一聲,“有什麼可小心的,山本家族最後還不是被我滅族了。敢到我的地盤搞事情,還搶老子的生意,我要真想滅掉她,易如反掌!”

葉小曼笑了笑,“我只是提醒你一句,以你現在的修爲,的確是沒什麼好怕的了。不過這件事最好給你那警官朋友打聲招呼,畢竟牽扯太廣,你現在不比以前,萬一鬧大了,涉及到神君觀就不好了。”

張誠呵呵一笑,“我就是要鬧大,而且是越大越好!神君觀能不能鹹魚翻身就看這一把了。”

葉小曼愣了愣,一看張誠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搖頭道:“算了,我也懶得管你,反正記住一點,三思而後行。”

“沒問題,小曼姐你就放心吧!”張誠點點頭,轉身就朝外走去,在前殿找到王大富,將從葉小曼那聽來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王大富聽完,想了想說道:“既然是邪修那就好辦了,不管她背後有沒有人,先弄掉再說。但是直接收拾掉她對我們可沒什麼好處,這件事咱們得好好計劃一下,爭取一炮打響!”

“沒錯!”張誠深以爲然的點點頭,要是自己出手,一根手指都能幹掉沈半仙。

不過那又怎麼樣,雖然算是爲社會除害,但是神君觀依舊是現在這種模樣,對於當無名英雄他可沒興趣。

張誠跟王大富商量了一陣,制定下計劃,這次的事由張誠親自動手不合適,畢竟明面上王大富纔是觀主,想要打響神君觀的名聲,還是得由他出面才行。

不過王大富只是真人下品,那個沈半仙身上好像還有些東南亞的法器,也不知道打不打得過,別到時候被人反殺,那可就丟臉丟大發了。

最後張誠還是決定通知夏嵐一聲,畢竟公門威信在那兒,這樣一來就算王大富打不過也不至於死得太難看,二來只有神君觀一家說話,那些香客未必會信,加上警察應該就差不多了。

二人商量妥當,各自開始準備,王大富讓侯靜山找來十個修爲高的法師,跟他們安排了任務,吩咐不要聲張,到時候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沈半仙的院外就停滿了車,小樓前依舊是人頭躦動,男女老少都有,每個人都攥着手裏的號牌,翹首以盼的盯着門前的竹簾。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怒氣衝衝的從院外衝了進來,扯着嗓子喊道:“麻痹的!什麼狗屁天山聖水,原本我媳婦兒好好的,昨晚上喝了你這玩意兒就不行了!你這到底是聖水還是毒藥!”

男人一臉的悲憤,一邊喊一邊往小樓方向衝,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什麼情況這是?”

“好像是老婆喝了聖水出事了,不可能吧?”

“胡說八道,聖水能包治百病,怎麼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這傢伙估計是求聖水求晚了,花了錢又沒救回來人,所以想把責任推到沈半仙頭上。”

院子裏的人議論紛紛,大部分人看向男子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男子根本不理這些人,徑直衝到小樓前,擡腳就要往裏闖。

守在門口的青衣男女立刻攔在了前面,橫眉怒目的喝道:“站住!沈半仙的仙居你也敢亂闖!還不速速退下!”

“我退你麻痹!”男子直接破口大罵,“什麼狗屁半仙,分明就是個騙子,今天要是不退我錢,我跟你們沒完!”

一聽這話,圍觀者的目光更加不屑,青衣女人冷笑着說道:“天山聖水雖然能包治百病,但也要有個時間,你該不會是等你老婆嚥氣了纔給她灌下去的吧?那樣別說是天山聖水了,就是千年靈芝也救不了!”

“放屁!老子懶得跟你囉嗦,趕緊滾開!”男子怒哼一聲,伸手去推擋在門前的青衣男女。

“放肆!居然敢在仙居門前動手!”青衣女人被推了個踉蹌,怒罵道:“沈半仙乃是活神仙,你在這裏亂來,必遭天譴!”

青衣男子死死的把住門,也怒聲說道:“求神問卜都是全憑自願,哪有事後退錢的道理,你如果還要搗亂,別怪仙法無情!”

院子裏的人也是一陣搖頭,大聲勸說。

“你還是趕緊走吧,要是得罪了半仙你可承受不起。”

“就是,也不看看這裏是什麼地方,跑這兒來搗亂,就不怕遭天譴嗎?”

“自己捨不得花錢把媳婦兒拖死了,還好意思怪到沈半仙頭上,趕緊滾,否則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