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慕洛琛說的話,會被葉簡汐聽到,讓她也擔心,妞妞找了間客房,安置了慕洛琛。

等收拾好一切,回到自己的卧室。

已經是十二點了,妞妞拿起手機,看了眼消息,見有喬崢發過來,詢問她事情辦的怎樣了。

妞妞回復,今天家裡忙,沒顧得說,明天我會告訴父親的。 酒店裡——

喬崢看著妞妞發來的消息,以及安然睡在身旁的書瑤,心裡有點難過。

身為孩子的父親,清歡的男朋友,碰到了威脅,他只能求助慕洛琛,實在是太無能了。

什麼時候,他才能為他們,支撐起一片天空呢?

……

翌日。

妞妞早起,去找慕洛琛。

想跟他說封景的事情,可走到了門口,聽到房間里傳出來葉簡汐的笑聲,「咱們一家,很久沒去瑞典了。趁著清歡回來,一起去旅遊吧。」

「嗯,剛好,你也能散散心。」慕洛琛的嗓音溫柔。

妞妞站在門外,腳步頓了頓。

難得父母開心,自己若是說了封景的事情,只會掃了他們的興緻吧。

妞妞看向了站在對面的周文達,朝他招了下手:「周叔,能跟你說幾句話嗎?」

周文達走向了她。

妞妞低聲問,「能借給我幾個人不?身手好點的。」

「小姐,你碰到麻煩了?」

「嗯,一點小麻煩,最近總覺得有人在跟蹤我。所以,想多找幾個人,保護我。」妞妞撒了謊。

周文達說:「那我跟先生彙報下……」

「別彙報!」妞妞打斷了他的話,緩和了兩秒,發現自己有些激動,又道:「我爸爸最近心情不好,還是別打擾他了。只是一點小麻煩,我可以自己解決的。如果實在解決不了,再告訴爸爸也不遲。」

「可是……」周文達面露猶豫。

「周叔叔,你就答應我吧。我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妞妞懇求。

周文達親眼看著家裡的幾個孩子成長,哪裡捨得拒絕她的懇求:「好,好,我答應你,總成了吧?」

「周叔,你最好了!」

妞妞眯起眼睛,笑的格外開心。

周文達把人撥給她后,再三叮囑道:「你可千萬記得,自己不能解決,告訴你爸爸,或者我。我們大人來出面。」

「嗯,我知道啦!」

妞妞滿口答應。

……

找到了人,妞妞便跟喬崢商量,怎麼教訓封景那個色鬼的事情。喬崢讓她把事情交給他辦。

妞妞對喬崢很放心,便由著他去做。

喬崢盯著封景三天,發現他每到晚上,都回去市區的一棟私密性很好的公寓,待上一晚。

於是,他心裡生出了計劃。

這天晚上,暮色沉沉。

喬崢帶著幾個人,埋伏在了封景前往公寓的路上。

封景坐在車裡,跟雪薇視頻。

鏡頭裡,雪薇穿著兔女郎的服裝,扭動著妖嬈的身體,極盡勾引、魅惑。

封景看的差點流鼻血。

「寶貝,你給我等著,我這就過去!」

話音剛落,車子忽然吱嘎一聲,猛地朝著路邊的綠化帶沖了過去。

封景的腦袋一下撞在了車背上,手裡的手機也沒拿穩,掉在地板上。

「哎呦~」

封景捂著額頭,破口大罵:「你個兔崽子,怎麼開車的?你想要了老子的命嗎?」

司機戰戰兢兢地回頭,「封先生,有人在路上撒了鐵釘。」

封景抬起頭,看向車窗外,只見黑通通的夜色中,幾道人影朝著他們的車靠近。

「開車,快開車!」看出情況不對,封景趕緊催促司機。

「開不了了,封先生……」

司機趕緊打開了車門,跳下了車。

因為他清楚,自己平凡的一個人,哪裡會招來別人針對?肯定是封景,惹到了什麼人,人家故意來報復呢!

危險面前,當然是小命要緊了!

司機眨眼之間,逃之夭夭。

封景氣的罵娘。

起身想要把車門關上,叫來警察。

可只關上車門,他撿起來手機,就發現自己的手機屏幕摔碎了。

根本沒辦法撥打110.

封景咚的踹了一腳前車座。

「出來。」

車窗外傳來詭異的聲音,封景瞬間僵住,不敢動彈一下。

「不出來是吧?那我就強制請你出來。」

話音落,喬崢掄起鐵棍,猛地擊打玻璃窗。

封景起初還抱著幻想,覺得自己做的車子是號稱最安全的邁巴赫,他們肯定砸不開。

可當車窗嘩啦一聲裂開時,封景徹底的慌了神。

拉開另一邊的車門,想要強行闖出去。

結果,剛冒出頭,就被人像拖抹布一樣,拽出了車廂。

封景再也顧不得驕傲和自尊了,哭嚎著說:「各位英雄好漢,求求你們放過我,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們想要錢,多少,我都給你們。只求你們能放過我!」

「我們不要你的錢,我們只要你的命!」

喬崢抬腳,把封景踹倒在了地上,掄起高爾夫球棍,朝著他打了過去。

咔嚓!

骨頭斷裂開,封景殺豬似的慘叫了起來。

喬崢沒有任何猶豫,再次打了下去。

十幾下之後,封景躺在草地上,一動也不動。

喬崢踩著他的大腿根,用力的碾壓了幾下,說:「別再去騷擾你不該騷擾的人,否則,下次不只是打你一頓了事。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斷子絕孫。」

封景聽到這話,馬上明白了,這些人是慕家派來的。

是為了給安清歡報仇的!

封景抬眸朝他們看過去。

喬崢揚了揚手裡的高爾夫球棍,封景嚇得立刻抱住了自己的腦袋。「我知道錯了,別打我了!我再也不敢去騷擾清歡了!」

喬崢冷冷的收回了高爾夫球棍,對其他人說:「走。」

……

雪薇躺在床上,等待封景的到來,可直到深夜,才看到封景拖著一條殘腿,滿身傷痕的走了進來。

「你這是怎麼了?」雪薇赤著腳,走到他跟前,關切的問。

「滾!」

封景一把推開了她,拿起電話,給私人醫生撥打。

等確定醫生來了,封景一頭倒在了床上。

雪薇捂著自己的胳膊肘,低聲下氣的問:「你說你受了傷,我好心關心你,你幹嘛擺臉色給我看呀?又不是我揍得你。」

「你還敢說?要不是你,遲遲沒進展。我至於冒險去接近安清歡,被人打成這個模樣嗎?」封景滿肚子的怨氣。

雪薇嘴角抽了抽。

竟然又去招惹安清歡,這不是找死嗎?

慕家對安清歡百般維護,知道他去騷擾安清歡,不得往死里揍?

真是活該!

慕洛琛怎麼就沒拿他去填大海呢?

心裡這麼想,面上卻是不敢露出半點。 「我不是說了嗎?讓你再給我幾天時間。」

「我等不及了!我現在想到她,渾身都要爆炸了!我要立刻、馬上得到她!你要是不給我想辦法,讓我得到安清歡,我就把你的身份揭穿!你可以試試看,慕洛琛會不會再把你填海!」

「你……」

雪薇臉色煞白,這個男人竟然那麼絕情。

自己好歹陪著他睡了那麼多次,為了安清歡,竟然要將她的老底揭開。

她好不容易才換了張皮,重新出現在眾人跟前。怎麼可能讓封景這個混賬,重新推到懸崖的底部?

雪薇心裡生出了殺意,但礙於自己目前還要利用封景,只得強行按捺回心底的深處。

「好,我這就給你想辦法。兩天內,我把安清歡送到你的床榻上,你滿意了吧?」

雪薇笑的諂媚。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之前策劃了那麼久,只是為了保證計劃能萬無一失的執行。既然你心急,那麼我們提前幾天,也沒什麼大礙。」雪薇坐在他跟前,說:「封先生,你想要的,我都會幫你得到。」

封景剛才說出要把她老底揭穿的事情,其實只是氣話。現在被她三言兩語擼順了毛,笑著把雪薇拉到自己懷裡說:「雪薇,對不起,剛才對你說了那麼過分的話。」

雪薇沒敢真的依偎在他胸膛里。因為,她不知道,自己一旦弄疼了封景身上的傷口,又會被他怎樣毒打一頓。

「我知道。封先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會不知道,你是怎樣的人呢?」

雪薇極盡溫柔。

封景暗暗地感慨,倘若安清歡那個小辣椒,也跟雪薇一樣,柔順的服從自己,該多好啊。

不過,他這種想法,也只能在腦海里存在罷了。

雪薇替封景侍弄了一番,服侍他睡下。

走到洗漱間里,重新刷了一次牙。

重返回卧室,看著陷入睡眠中的封景,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一步步的靠近他。

殺了他。

自己就能解脫了。

這世上,除了喬母和雪莉,再也不會有人知道,她就是雪薇。

腦海里這個念頭越發的強烈。

雪薇將刀刃,抵住了封景的喉嚨。

睡夢中的封景絲毫沒察覺到危險,砸吧了下嘴巴,發出痴痴地笑容:「清歡,我的小心肝……快來伺候爺……」

雪薇維持同一個動作,許久之後,緩緩地收回。

……

第二日。

妞妞詢問喬崢,怎麼對付的封景。喬崢直截了當的說,把封景揍了一頓,估計這段時間,他都要休息一段時間了。

「你揍他的時候,沒被人看到吧?」妞妞害怕喬崢暴露,擔心的問。

「沒有。你放心,即便露出了破綻,他也不敢報警的。」

這裡是A事,慕洛琛的地盤。

封景心裡應該清楚,報了警,對他也沒什麼好處。

因此,多半是要息事寧人。

妞妞卻依然有些不放心,忐忑不安的等了兩天。

見新聞媒體和警察局那邊,一片風平浪靜,絲毫沒人提封景挨打的事情,這才稍稍的放心。

中午——

妞妞接到了喬家二老打來的電話,希望她過去跟他們一起吃飯。這幾天都沒見面,喬老太太可想念她這個孫媳婦,眼巴巴的想跟她碰面。

妞妞自然是非常樂意的答應了。

坐車趕到了約定地方,妞妞看到只有喬家二老,問:「阿崢呢?」

「他說自己有些發燒,跑去醫院輸液了,等會兒就過來跟我們匯合。」

什麼,發燒了?

妞妞急了臉:「他在哪家醫院?」

「沒告訴我們,說是小燒,沒什麼大礙,讓我們不用去。」

沒告訴喬爺爺和喬奶奶嗎?

妞妞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喬崢瞞著他們,該不是去給阿瑤看病了吧?前兩天,阿瑤受了點風寒,的確有發燒的前兆。喬崢跟她視頻通話時,提起了這件事,還擔心不已呢。

「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心事了。我們也管不著他了。算了,咱們吃咱們的,等他過來了,給他點碗粥就行。」喬老太太大大咧咧的說。

妞妞:「……」這真是親奶奶嗎?

怎麼覺得,老太太對她,比喬崢好了百倍不止呢?

喬老太太拿了菜單,詢問妞妞想吃什麼。妞妞推薦了幾道,酒店裡的菜,而後說:「奶奶,你喜歡什麼樣的口味,別只顧著我,我經常來這邊吃,都沒什麼新鮮感了。你們倆來這邊沒多久,應該嘗試下新鮮的味道。」

「哎,好。」

喬老太太點頭,跟自己老伴兒合計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