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清茶,現在這個影視圈,缺的不只是好導演,更缺的是能站在導演那邊的人。」

「市場開始變了,就算你能力再強,也不一定能拍你想拍的東西……」

林清茶對現在的市場或許沒有李東了解,但她想的卻是,當年90年代之前,政策那麼嚴,不知道多少導演因觸及禁區被禁,但不照樣挺過來,迎來了90年那麼一個影視藝術綻放的年代么?

她不止這麼想,也說了出來。

李東笑了笑:「你倒是記得清楚。」

他又問了一句:「90年代確實經典電影電視劇層出,但過了90年代呢?」

林清茶愣了,從這半年,她對這個世界的電影史的了解,00年之後的經典電影確實……不多。

「曾經那個年代,華夏影視工作者,大多是真心抱著對電影的熱愛在奮鬥,但現在不一樣了。」

李東看著林清茶,愈發語重心長:「清茶,你是個有天賦的孩子,我也能看出你對電影的熱愛,但我希望以後你真正走入影視圈,不要被利益迷了眼,保持住你的初心。」

林清茶很鄭重的點了點頭:「老師,我會的。」

……

從李東那兒出來,她沒有回宿舍,而是轉到了學校後面的小樹林后,那裡有一條被藤蔓纏繞的石廊,很安靜。

她跨入石廊,靠著柱子在廊凳上坐了下來。

冬天還沒過,廊道不僅靜,也很冷……

是個適合人冷靜冷靜的好地方。

林清茶需要自己保持清醒,李東的話提醒了她,還有她的目標。

利益確實是個迷人眼的東西,但她不只是為了還錢才拍電影的……

她的路很長,她的眼光不能因為這三千萬就這麼縮短!

在這個異世界,未知的東西太多,她要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迷了眼。

在石廊坐了好一會兒,林清茶差點把自己的鼻涕給凍出來,不過腦子倒是真的凍清醒了!

她起身回宿舍。

……

一進門,金依就興奮的撲了過來:「茶茶,茶茶,我們宿舍一起出去吃火鍋怎麼樣!!!大冷天的吃火鍋最棒了!」

林清茶點了點金依的額頭:「你喲,每天除了吃就是玩,以後還是個要做演員的人吶~」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現在先浪著,你就說去不去吧!」金依叉腰。

「行行行,去。」她看向蘇葉,笑道,「蘇大忙人今天終於有空啦~」

蘇葉翻了個白眼:「這話說的你好像就不忙似的。」

金依聳聳肩,將林清茶推到她的座位:「你們都是大忙人,就我最閑了,好啦,快收拾一下出門吃火鍋!」

林清茶將電腦放下,蘇葉從抽屜中拿出一本精心包裝過的書,遞給林清茶:「生日快樂。」

「《蛤蟆的油》?」林清茶看包裝過的書封上寫到。

「唯三獲得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的亞洲導演黑澤明寫的自傳,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

「謝謝。」林清茶細心將書收好,我會好好閱讀的。

另兩人早就收拾好了,林清茶五分鐘將東西收了一下,很快一起出了門。

……

來到海底撈,門口排隊的人感覺能排到兩小時以後了……

「em……還好我提前在網上排了號!我太機智了!」金依在一眾排隊的人群中,驕傲的走到前台,對了一下號。

「還有三桌,麻煩這邊等一等,小零食和飲料可免費飲用,如果無聊,有跳棋可以玩,也可以選擇領牌子做個美甲,也是免費的呢~」小姐姐很親和的笑著說道。

「嗷~」

金依轉過身看向二人:「三桌很快噠,我們等一會兒!」

二人皆捂嘴笑了笑:「好,聽你的。」

在旁邊的小桌子坐下,立馬有服務生將小零食和飲料端了上來。

金依順手又拿出手機;「嘿,那個,我先來局遊戲~」

「重度網癮少女。」

「玩吧你。」

林清茶和蘇葉二人同時說道。

金依嘻嘻笑了笑,手很誠實的點開了遊戲玩了起來,一邊玩還不忘一邊抓點小零食塞嘴裡吃……

「這裡的小零食還不錯呀~」還順便誇了一句。

這孩子,還有的救嗎?

林清茶和蘇葉二人齊齊看著金依,無奈笑了笑。

「清茶,你的短片怎麼樣了?噢,別忘了,期末考試也要來了。」

不愧是學霸,一開口就是學習…… 「我知道,期末有準備,短片準備做聲音後期了。」

林清茶倒了杯酸梅湯喝了一小口,有點酸,餓了……

「進度這麼快!為了趕在京都大學生電影節之前弄完?」

林清茶也往嘴裡塞了點小零食,墊墊肚子。

「啊,算是。」

「李老師最近總誇你。」蘇葉也倒了杯酸梅湯,一口喝的有點多,雙眼酸的微微眯了起來,「這酸梅湯,酸度有點大……」

「嗯。」林清茶托腮往嘴裡扔著小零食,淡淡道,「李老師人很好。」

「李老師向來很嚴肅,只認可真正有實力的學生。」蘇葉微微抿嘴,「他認可了你。」

蘇葉是個極其看中自己的成績和專業能力的人,她向來是專業第一名,結果上學期,林清茶黑馬殺出,差點超過她。

那個時候她雖然覺得林清茶進步很大,又想到她家裡的情況,說跟她做對手,激勵她,但其實心底還是有著一絲長期作為優等生的優越感的。

因為她才大二,就能自己拍短片,受到老師看好,準備申請參加電影節。

而林清茶就算專業成績趕上來,實踐經驗也比不過她!

可她沒想到,她剛拍完自己的短片,緊接著林清茶也要拍短片,而且是真的一個人,也沒找人帶。

她覺得林清茶有些冒進,所以提醒了她,林清茶不聽,她也隨她,她自信自己的短片絕對會比林清茶的短片拍的好。

可從李老師的態度看,李老師竟是對林清茶越來越看好,她甚至隱隱感覺,李老師對林清茶的看好要超過她。

而現在,林清茶也要參加京都大學生電影節,她突然覺得,林清茶是認真的想要超過她……

林清茶淡淡看了蘇葉一眼,大概猜到她在想什麼。

「所以?」她托腮笑眯眯的看著蘇葉,「蘇葉,有話直說,才像你的性格。」

蘇葉有些複雜的看了林清茶一眼,道:「我們再比比,這次不看期末成績,比我們的短片,比誰能在比賽中獲獎。」

林清茶倒也無所謂,只要不是背後插刀子,這種遊戲陪小姑娘玩玩沒什麼。

「那要是都沒獲獎呢?」她挑了挑眉提醒道。

兄妹戀人 蘇葉很認真的想了想,道:「那就都上傳網站,比點擊量!」

林清茶搖了搖頭。

「你不同意?」蘇葉微微皺眉。

林清茶停止往嘴裡丟小零食了,她又沒有金依的胃,再吃待會兒火鍋都吃不了多少了。

「em……我不打算直接在網路上傳。」

「為什麼?」

林清茶嘆了口氣:「這件事等電影節結束再說吧。」

「反正總會有個比試結果的。」蘇葉認真道。

對比試這件事,蘇葉真的是很認真了。

有競爭意識是好,但怎麼說呢,競爭意識太過強烈,也可能會阻礙她在這條路的發展。

林清茶雖然是這樣覺得,但這樣的話她不會說出來,已她現在同樣是個新人的身份,蘇葉不一定聽不說,破壞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至於短片,不管拿不拿獎,京都大學生電影節在四月開始,而她三月就要把短片拿給章雨堂和奇點影視。

她雖然很努力想拿到這個機會,但也得為自己留條後路,畢竟奇點影視她還沒接觸過,不知道那邊到底是怎麼想的。

沒有人脈,能得到的信息真是太少了。

不過,她對自己片子的質量是有信心的,或許,她會選擇多參加幾個電影節,曝光率這東西,能增加一點十一點。

除了國內的,不還有國外的么?

她低頭又抿了一小口酸梅湯。

只是,資金啊……還得繼續想辦法。

這時,服務員的到來徹底結束了她們的對話。

她們可以進去用餐了。

林清茶拍了拍戴著耳機完全忽略了外界的金依。

「啊,就到我們了啊。」她抬起頭,完全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啊,那我掛一下機。」

她快速站起來,連忙催促服務員:「走吧走吧。」

剛走到位置坐下,她的立刻又舉起了手機:「你們先點著,我打完這把。」

兩個人先看著,點了個四喜鍋,一個麻辣,一個番茄,一個菌湯,一個清湯。

然後肥牛呀,蝦滑呀,蛋餃呀等等,七七八八點了一堆。

不過想想她們就三個人,這裡一份的份量都挺大的,林清茶和蘇葉點東西幾乎點的都是半份。

金依終於打完了遊戲,看了一下兩個人點的單,疑惑:「幹嘛都只點半份?」

然後小手一動,把所有的半份都改成了一份,又添了不少。

等到食材上來,桌上碟子堆碟子,滿滿當當,還有好多個盤子還在旁邊的推車上沒有放上來。

服務員小哥哥猶豫了一下,弱弱提道:「你們,要不要撤一點食材?免得吃不完浪費。」

金依看了看桌上的食材,淡定而肯定的拒絕了。

「不用,我們可以。」

(⊙o⊙)……

「好吧。」

一個小時后,林清茶和蘇葉都已經退出戰鬥,靠著椅背,盯著仍在奮鬥的金依。

上次跨年,因為是一家家跑,林清茶對金依的胃認識的還不夠直觀。

現在,她已經很直觀的認識到了……

金依果然將所有的都吃光了。

她擦了擦嘴,滿足的笑道:「啊,飽腹感,開心!還想喝杯奶茶!」

「還能喝下?」

金依一本正經道:「我喝的奶茶和吃的東西不在一個胃,我覺得我甚至還能喝兩杯!」

em……

你說的都對。

金依以自己吃的最多為由,請了客。

BOSS兇猛:陸先生,請剋制 兩個人也沒拒絕,其他地方再請回來就是了。

三個人歡歡喜喜的走出火鍋店,給金依買了杯奶茶,然後開始壓馬路。

按理說,女孩兒都喜歡逛逛商場買買衣服什麼的,但林清茶宿舍,不算肖思卉,其他三隻可能都是女生中的清流……

金依:逛商場?還不如逛小吃街……

蘇葉:逛商場?學習不好嗎,為什麼要逛商場?

林清茶:別的沒學會,點外賣以及網購技能已經get,其餘時間,趕後期!(ノ`Д)ノ

……

於是,馬路上,出現三個在寒風中裹成團的壓馬路的女子……

不過也只堅持走了一段,很快她們便打了車回了學校。

回到宿舍,迅速,找暖水袋的找暖水袋,縮被窩的縮被窩,泡腳的泡腳。 泡著腳,順便點開微博,發現自己發的生日那條微博下有一個人評論。

「生日快樂,琴聲很美。」

評論者的微博名為「時間」。

出於好奇,她點開了此人的微博,裡面內容不算多,但往下拉了拉,能知道這個微博差不多有四五個年頭了,不過裡面發大多都是一些書評和影評,且這些評論的切入點都很獨特。

有些電影林清茶也看過了,但看過這個叫「時間」的博主發的影評,總感覺他看到了她沒有看到的一面,讓她有種再把這電影拉出來仔細看一遍的衝動。

這個「時間」,是今天才關注的她。

林清茶看了看自己的微博,名字就叫「L清茶」,雖然沒認證,但裡面第一個視頻拍的也大多是華影的景色,再加上今天的視頻,雖然看不清臉,但身形還是很明顯能看出來的。

如果認識她的人想找她的微博,倒也容易發現這個微博是她的。

就是,一般也沒誰會來找她的微博就是了。

她勾了勾唇,也沒有在意太多,回復了這唯一一個評論——

謝謝你。

啊,再看眼微信,還有謝安的消息,不過已經是上午的了,只是她關了微信,一直沒注意到。

九點——「生日快樂,你在宿舍嗎?」

現在天都暗了。

「謝謝祝福,今天一直在外面。」

林清茶察覺到謝安的一些心思,不深,只要冷冷也就涼了,林清茶如此認為,也沒有打算給謝安任何機會。

……

20歲生日,沒有親人,沒有太特別的去慶祝,也沒有多少人發來祝福,只是和室友一起吃了頓飯,聊了聊天,平靜的過了。

就算是朋友,只要不在身邊,也不是每個人都會記得你的生日,林清茶對這些看的很淡,能收到室友和一個不知名的陌生人的祝福,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