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洛洛好漂亮,不僅好看還很有氣質,是鄭欣十輩子都比不上的。

再看她身邊站著的男人,身材挺拔修長,自己有178CM,而那男人應該有183CM左右,比自己還高了幾公分。

他不苟言笑的站在譚洛汐身邊,臉上也是極為冷淡的神情。

看他西裝革履,難道他是什麼公司的總裁?

幾人都在互相打量,場面氣氛有些尷尬。

鄭欣本以為自己這麼說譚洛汐,她一定會羞憤。

沒想到譚洛汐笑眯眯道:「在你眼裡是便宜和昂貴之分,在我看來這設計很特別獨特,而且還適合我。

既然你這麼在意價格,不如讓詹嘯買十斤黃金打成項圈套在你脖子上,讓別人都知道貴重,這樣不是更好?」

譚洛汐一句話就替自己解了圍,周圍的人也都笑了笑。

這麼一對比,一個高貴,一個庸俗。

鄭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夜暴富的暴發戶,從貧窮到富有,想要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有錢。

手上戴著金手錶,恨不得十根手指都戴著戒指,脖子上還得套上一根拇指粗的金鏈子。

自以為是很有錢,殊不知別人在背後都在嘲笑他的品味。

鄭欣被她這麼一諷刺臉都紅了,但她死鴨子嘴硬。

「T家的東西在我看來每一件都是藝術品,比起這對耳環,我倒是覺得這個手鐲更好看。」

說著她讓櫃姐取了一個鑲滿了鑽石的手鐲,價格七萬多。

她將手抬了起來,上面還有一個卡家的手鐲。

「這個是剛剛在卡家買的,二十幾萬呢,嘯對我可真好。」

譚洛汐內心有一百頭羊駝跑過,好歹她也是出身豪門,就算家道中落,她也算是從小在蜜罐子里泡大的。

饒是譚洛汐不太喜歡首飾,她家裡也有幾件很值錢的,每一件都是七位數起。

還有一些六位數的她都沒太注意過,不喜歡都給姐姐了。

對於家裡很窮的鄭欣來說二十幾萬就是特別昂貴的東西了,她拿著二十幾萬的東西在譚洛汐面前炫富。

譚洛汐只覺得可笑,是不是她平時太過於節儉,導致鄭欣覺得她家很窮?

「是嘛,對你好就好。」譚洛汐忍住了爆粗口的衝動。

好歹身邊還有林均,好歹身邊還有其他人,她可不想被人嘲笑。

換個地方,她肯定把鄭欣揍得滿地找牙,當白蓮花當上癮了。

「均哥哥,我就要這個了。」譚洛汐指著自己耳朵上的耳環,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以後每天我都戴著。」

她的笑容對詹嘯來說不知道有多諷刺,自己追了她那麼久,還談了一段時間,她可從來沒有這麼對自己笑過。

譚洛汐是一個樂天派的女孩,她很容易微笑,可是那都是沒心沒肺的笑容,像是這樣小女人嬌羞的笑容很少有人見過。

悶騷總裁霸道愛 明明才這麼短暫的時間,她怎麼會對另外一個男人微笑。

心中溢出一抹苦澀,詹嘯不相信她這麼快就找了男朋友,更覺得她是為了讓自己生氣,故意演戲。

林均揉了揉她的頭,「好,每天都戴著。」

兩人並沒有太多交流,只是四目相對那種愛意都溢出來了。

詹嘯眼中充滿了不甘,而鄭欣也很不爽。

本以為她被自己搶走了男朋友會難過得要死要活,沒想到居然沒有一點難過,這麼快回國就找到了男朋友。

而自己還得撿她剩下的男人,還不被他所喜歡。

譚洛汐牽著林均準備去付款,林均卻是矗立在櫃檯前面。

「把這條項鏈取給我。」

他所看到的是一條紅寶石和鑽石鑲嵌而成的鎖骨鏈,鏈條很細。

寶石並不大,周圍鑲嵌著一圈小小的鑽石,很是精緻。

她皮膚白,戴上一定會很好看。

看似細膩的項鏈其實也要四萬多,林均沒有考慮價格,而是他覺得這條項鏈很適合小女人。

「均哥哥,不要了,一對耳環就夠,我不喜歡項鏈。」

「試試看。」

林均不由分說取來了項鏈,撩開她的碎發,親自給她戴上。

明明只是戴項鏈的動作,卻讓人覺得充滿浪漫和溫馨。

譚洛汐回過頭看著他嬌羞道:「好看嗎?」

林均手指撫摸著那顆小小的紅寶石,在她雪白的脖頸上熠熠生輝。

很漂亮也很有格調,不會那麼突兀,處處透著精緻。

他的手指撫過項鏈的時候也順帶碰到了她的脖子,指腹撫摸過的地方讓她顫慄不已。

她的身體居然敏感到了這種地步,想著那一天那一場沒有到最後的情事,她的臉倏然變紅。

林均醇厚的聲音傳來:「很好看。」

周圍的櫃姐們全都是兩眼冒著粉紅色小泡泡,卧槽,要不要這麼撩啊!

這個男人簡直是自帶撩人系統,男友給女友戴項鏈是很常見的動作,偏偏他做出來就讓人臉紅心跳。

鄭欣看到譚洛汐臉上那一抹嬌羞,她知道譚洛汐是真的愛上了這個男人。

這些年來追她的男生不少,她都沒有感覺,這個男人有什麼好的?

鄭欣打量著林均,他長相偏秀氣,是現在最流行的那種小鮮肉類型。

穿上一身西裝,身上的冷意讓人覺得他十分禁慾,偏偏就是這樣的感覺很撩人。

林均才沒有管別人怎麼想,他的眼中只有譚洛汐脖子上的那顆紅寶石。

越看越喜歡。

「就這了。」

譚洛汐想要拿自己的卡出來付錢,「我說了我不喜歡欠別人東西,我自己給。」

四萬多,林均平時那麼節儉,太貴了。

林均蹙眉,是不是因為那輛車導致譚洛汐覺得他是一個窮光蛋?連女朋友喜歡的首飾都買不起。

見譚洛汐要付錢,詹嘯覺得應該是那個男人沒錢。

他拿了一張金卡出來,「刷我的吧,我給你買了那麼多東西你都沒有接受過。」鄭欣眉頭一皺,「詹嘯,你什麼意思,你現在是我男朋友,你給你前女友買東西是幾個意思?」 譚洛汐從來沒有想過這個理由,她不可置信的看著林均。

「我不信……」

林均替她打開車門,給她繫上安全帶,他冷漠的回答:「你知道你們女人和男人相比最大的弱點在哪嗎?」

「在哪?」

「這裡。」他指著譚洛汐心臟的位置。

「男人天生就是理性動物,女人則是感性動物,一個男人說要分手那絕對是分手,而女人口中的分手不過是為了得到男人關注的借口。

不管心愛的男人犯下多大的錯誤,男人只要稍微說說好話,女人都會心軟原諒。

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出軌的男人都不會離婚,他們背後總有一個原諒他們的女人。

而女人只要一出軌就會被世人當做骯髒的老鼠,人人喊打喊殺,男人也不可能原諒。

男人比女人心狠,同時也比女人心機更深。他如果不這麼做,你會答應他嗎?」

林均的這番話讓譚洛汐無言以對,確實是這樣。

她的爸爸風流成性,而她媽媽日日以淚洗面,都病倒了還不願意離婚。

因為媽媽始終抱著一個希望,她的爸爸有一天會回家,一定會回家。

「我覺得他平時都很爽朗……」

「洛兒,相信我,男人沒有你想象中這麼簡單,如果我願意,我現在身邊也有很多女人,你信嗎?」

林均是有魅力的,這一點她肯定相信。

「他說他是為了試探你,才會出軌別人,就算他成功了,你會吃醋,那也改變不了他已經出軌的事實不是嗎?」

「這……」譚洛汐從未想過這個假設。

「因為你不愛他,不在乎他,所以就不會深思這些東西。

他是在為他的錯誤找借口,洛兒,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我愛你,想要得到你使用心計,這個無可厚非,但我絕不會因為你不愛我而和其她女人上床,還美名其曰打著試探你的幌子。

這隻不過是給出軌戴上了一頂清新脫俗的帽子罷了,錯就是錯,對就是對,妄圖以錯論對,這就是最大的錯誤。」

譚洛汐都傻了,「均哥哥,你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可為什麼我覺得你好懂的樣子。」

「我說過我看過很多霸道總裁的書,其它的感悟就是這些年來我在生意場上所經歷的一切罷了。」

他抬起她的下巴,「最關鍵的是,我不喜歡你對那個男人愧疚,你的心裡只要有我就好了。

因為我不是他,這輩子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都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

我知道,我和他不一樣,你愛我,若我出軌,你會難過。」

林均是難得看得最清楚的一個人,譚洛汐聽完他的一番話,內心之中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謝謝你均哥哥。」

「所以不要再因為任何情緒去記得他,他不值得。」

重生國民男神:校草,很會撩 「好。」

兩人相似一笑,林均親昵的揉了揉她的臉,「乖。」

這才關上門回到駕駛室,林均的話徹底讓譚洛汐解開了心結。

就算她平時很彪悍,其實她的內心深處對詹嘯還是愧疚的,林均消除了她的負罪感。

她偷偷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他睿智而又謙和。

在被鄭欣那麼嘲諷的時候也能淡定如水,對自己寵溺有加,這樣好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她覺得有點不太真實。

林均沒有轉頭看她,卻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

「想看就看,我是你男人,可以正大光明的看。」一句話將譚洛汐給逗笑。

譚洛汐捂著嘴笑了笑,「均哥哥,我怎麼覺得你有一種特異功能,你能猜到人心裡的想法。」

「跟在他身邊時間太長,自然而然練就了這個本領。」

「總裁很難伺候嗎?」譚洛汐問道。

「也許在很多人眼裡他是魔鬼,是惡魔,大家怕他敬畏他,身邊很多助理也是受不了離開。

對我來說還好,其實他也是人,在太太沒出現之前,他將所有的喜怒哀樂都藏了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

而我為了追上他的腳步,一直努力學習,慢慢的我就能明白他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的意思。

認識他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他很好,真的很好。」

提到司厲霆的時候林均眉眼之間溢出了一抹溫柔,譚洛汐要不是知道他之前對自己有過反應,都要覺得他是愛慕司厲霆了。

「均哥哥,你就這麼喜歡他?」

「是尊敬和欣賞,沒有他也就沒有今天的我,別人都說我是工作狂。

那是因為帝凰是他所有的心血,我不會讓他心血打水漂,有我在一天,我就要守住帝凰。」

「如果我真的做了對帝凰不好的事情,你會和我分手嗎?」

「會,一定會,不管我再怎麼愛你,你要是做了損害帝凰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分手。」

譚洛汐嘆了口氣,「這麼說來在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一個男人和公司,我得排第三。」

「乖,你是並列。」

譚洛汐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自己居然和一個男人並列。

不過想到林均每次提到司厲霆之時眼中的那抹尊敬,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信仰。

司厲霆就是他的信仰,帶著他走出黑暗的信仰,這樣一想她也能釋懷了。

兩人的感情突飛猛進,然而譚家卻是突然傳來不好的消息。

這天譚洛汐正在辦公室整理一會兒要拿給林均看的資料,上一次李助理在地下停車庫撞見兩人之後,再回辦公室李助理就和她保持了距離。

雖然不甘心,誰讓譚洛汐喜歡林均,林均也喜歡她呢?

但凡有一方不是真心,他也不會放棄。

通過他這幾天的觀察,兩人都是一起上下班的。

有幾次他還看到譚洛汐主動偷吻林均,而林均伸手揉著她的腦袋。

兩人分明就是熱戀中男女的模樣,自己又算什麼呢?

因為譚洛汐的出現,林均也沒有以前那麼冰冷,辦公室氣氛好了太多。

李助理在帝凰也算是呆得比較久,林均終於有了愛人,他應該祝福才是。

所以李助理沒有再糾纏譚洛汐,譚洛汐每天認真工作,下班談戀愛,日子過得很幸福。

聽說司厲霆下周就要回公司,她還想要親眼看看林均的大偶像真人是什麼樣的。

她突然接到姐姐的電話,從那次見面以後姐姐已經不反對自己和林均的事情。

也沒有再提過要摧毀帝凰的事情,其實兩人都知道,帝凰猶如一塊大石頭,譚家則是雞蛋。

摧毀帝凰就是拿雞蛋碰石頭,結果顯而易見,雞蛋會被碰的頭破血流,石頭毫無感覺。

姐姐偶爾會打電話問自己和林均的感情,然後提醒自己要保護好自己之類的。

她從來不會在上班時間給自己打電話,譚洛汐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就覺得心裡有些不安。

「姐,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洛洛,公司出事了,我們家是真的要完了。」電話的那頭姐姐是一片哭腔。

那樣驕傲的姐姐,在任何時候都是泰山壓頂面不改色,也要保持優雅的氣質,可是今天卻哭了。

「姐,究竟怎麼了?你好好給我說。」

「我在公司等你。」姐姐泣不成聲,似乎根本沒有辦法告訴她。

「好,我馬上就回來。」譚洛汐掛了電話。

她將手中的資料往李助理桌子上一扔,「李助理,我家出事了,我必須馬上回去一趟,麻煩你幫我處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