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浪哈哈一笑,給了渾身緊繃的龍兒一個眼神,龍兒將身體放鬆了下來,但雙眸依舊充滿了警惕,一切以葉浪的安全為前提!

江一撇了撇嘴,沒有應答,倒是萬種風情,旋即擺了擺手「走吧,葉少,裡面請!」

「啊?幹啥?」

葉浪微微一愣,下意識的問道!

「你也有怕的時候?」

江一略微有些不滿,葉浪一副怕自己吃了他的樣子,忍不住瞪眼說道「怕什麼?我還能吃了你?你不是說談事情么?這是談事情的地方么?」

話落,江一便氣呼呼的向著裡面走去,葉浪微微一愣,有些尷尬,輕咳兩聲,摸了摸鼻子,站起身形向著裡面走去,龍兒緊跟在身後!

隨著江一的步伐,穿過大廳來到了樓房後面,葉浪頓時眼前一亮,原來前面的四樓樓房只不過是掩飾,穿過大廳,在穿過一條走廊,這後面別有洞天,自成一片!

數不清的人,形形色色,進進出出,佔地面積自然是不小,葉浪與龍兒相視一眼,紛紛一愣,顯然,這裡絕對是江一的大本營啊,居然已經形成了公司的模式!

「江總……」

果然,一些進進出出的人,不時與江一打招呼,紛紛稱之為江總,也有稱之為一姐,江一似乎很滿意葉浪的眼神,帶著葉浪穿越過兩個辦公區域,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一姐對著自己身邊的四名屬下點了點頭,四名女子身形微微一躬,點頭退到一旁,守在門口!

葉浪看著一姐暗自點了點頭,這就是大姐大的氣勢啊,很強勢,旋即,葉浪也沖著龍兒點了點頭,然而,當葉浪走進去的時候,龍兒毫不猶豫跟了進去!

江一與葉浪同時一愣,尤其是葉浪,滿臉糾結,都是腰間盤突出,為何自己的這麼突出,龍兒根本就不聽那一套!

江一看著葉浪萬般無奈的表情,啞然失笑,也並未對龍兒說什麼,而是轉身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依靠在辦公桌上「坐吧,兩位!」

江一的四名屬下見到龍兒這般不識抬舉,眼中明顯閃過一抹怒色,然而見到一姐都未說什麼,四人自然不好說什麼!

葉浪輕咳兩下,故意偏頭,對著龍兒小聲說道「龍兒,你不能給我點面子么?」

「我怕你的魂都勾走了!」

龍兒目不斜視,看都未看葉浪,緩聲說道!

葉浪一瞪眼,剛想說什麼,江一便問道「葉少,在說什麼悄悄話呢?」

「哦,沒什麼,就是跟龍兒說一下一姐這的規模,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葉浪隨便打了一個哈哈,總不能跟一姐說,我在跟我的屬下說給我點面子,那還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醜女大翻身 「一個組織,不光有組織有紀律就完美了,還得有規劃性,比如,戰鬥力是一方面,資金又是一方面,管理當然也是一方面,葉少身為誅神的老大,不會連找個都不懂吧?」

江一似笑非笑的對著葉浪說道,葉浪點了點頭「一姐說的我自然明白,但是能做到這一步的,可是不容易啊!」

江一不可否認的點點頭,自己把這一勢力經營到了現在,付出了多少,付出了什麼,自然很是清楚!

葉浪這次來可不是跟江一討論這些問題的,葉浪心中一直想著龍幫的事情,自然沒心思在這方面上心!

江一多聰明?怎能不知道葉浪的來意,但葉浪不先提,江一也不提,好像沒這回事似得!

看著葉浪萬般無奈的樣子,又不好意思先開口,江一心中有些好笑「好啦,不逗你了,你不就是為了龍幫而來么?」

葉浪急忙點了點頭「一姐,龍幫好像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吧?還有,手腕上的七彩鱗片是什麼意思?」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一姐好笑的看著葉浪,對其問道,葉浪瞬間語塞,一時間那個糾結啊!

天價寵婚:雙性總裁好凶猛 「噗……」

江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搖著頭「沒想到啊,堂堂葉老大,也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

葉浪嘴角一抽,心道,老子這哪裡是孩子氣,明明是你太妖孽,跟江一相處還是對話,葉浪怎麼都感覺很弱勢呢,自己明明是男人,卻處處被調戲,或許是自己太君子了!

葉浪輕咳兩聲,江一微微一笑,看到葉浪吃癟,江一總是很高興「龍幫,當然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你以為都是張狂萬德方那種貨色?這開發區啊,水深著呢,尤其是龍幫,不僅僅是龍幫的勢力,而是龍幫背後的勢力!」

「手腕上有紋身的那個勢力?」

葉浪眼前一亮,對著江一問道,江一笑著點點頭「準確的來說,是龍幫屬於這個勢力,而這個勢力,名叫逆鱗壕,手腕上的七彩鱗片,是他們隊伍的標誌,這個隊伍里,所有人,全部都是殺手……」

「什麼?」 葉浪微微有些吃驚,按照江一所說的情況,龍幫背後的確有一個很強大的勢力,然而卻不是龍幫的附屬,而是龍幫屬於背後勢力的分支!

「這個勢力有多少人?具體情況如何?」

葉浪眼中精光一閃,對著江一問道,江一沒有回答葉浪,而是對著葉浪翻了一個白眼,葉浪輕咳兩聲,顯然,自己有些冒失了,的確,這恐怕是重要情報了,江一說與不說都是本分,葉浪輕咳兩聲,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葉少,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江一雙手背於身後,撐在桌子上,身形微微向後依靠,對著葉浪說道!

葉浪急忙點頭「嗯?你問!」

別說問問題,特殊情況特殊對待,此時此景,就是稍微出賣一下色相,也不是不允許的,咳咳!

「葉少,你憑什麼會認為在這裡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江一看著葉浪,一臉認真的說道,葉浪微微一愣,旋即大嘴一咧「那是啊,一姐,你不知道,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覺得緣分,你我啊,以後一定是同道中人……」

然而,江一面色不變,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葉浪,葉浪說到後面聲音越來越少,看著江一這不冷不熱的態度,葉浪實在有些受不了,悻悻然不再言語,還他么能在尷尬點么?

「好吧,既然如此,一姐,那我就先走了,回頭請你吃飯!」

葉浪一臉囧態,實在不想在待下去了,站起身形,就要離開!

「站住,真是個不解風情的傢伙!」

江一翻著白眼說了一句,旋即轉身打開抽屜,拿出一份文件,一臉不爽的甩給葉浪,文件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落在葉浪手中,葉浪下意識的接過文件,疑惑的看著江一!

「這裡面有你想要的東西,應該比你想象的更完整!」

江一揉著額頭,對著葉浪說道,葉浪先是一愣,旋即大喜,看著眼中的文件,顯然,江一早就料到自己會來管自己打聽消息,早已準備好給自己,葉浪心中頗為感動!

「行了,行了,我不會當你的絆腳石,你若敢君臨天下,我必生死相依!」

江一也看著葉浪,緩緩的說道,只不過那語氣,沒有一絲猶豫,葉浪深吸了一口氣,墊了墊手中的文件「一姐,謝謝你!」

江一擺擺手,葉浪不在遲疑,轉身與龍兒離去,辦公室內頓時只剩下江一個人,江一端起桌上的水杯,輕抿了一口水,紅唇微動,有些出神!

「嘎吱!」

葉浪與龍兒走後,江一的四名貼身屬下走了進來,最前方的女子跟的江一時間最久,見到江一這副樣子,忍不住問道「大小姐,這樣真的值得么?」

一句大小姐讓江一身形一震,回過了神,幽幽道「不知道……」

四人相視一眼,半響也只能嘆息一聲,眼前的大小姐,早已不是以前的大小姐,經歷了這麼多,改變的真的是太多了!

王爺你作弊 在巨虎等人怒目的直視下,葉浪與龍兒徑直的走了出去,葉浪瀟洒的竄上電瓶車,對著龍兒說道「上車……」

龍兒很是無奈,只能彎曲自己的兩條大長腿,不情不願的跨上電瓶車!

「葉浪……」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只見人高馬大的巨虎追了出來,葉浪偏頭看去,只見一道白影閃現,龍兒不知道什麼時候竄了下去,此時已經來到了巨虎面前,攔住巨虎的步伐!

每次見到龍兒的時候,巨虎都有一種恐怖的感覺,這個女人,很危險,但身為一個男人,氣勢怎麼能弱「你讓開,我找他!」

然而,龍兒紋絲未動,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葉浪騎著電瓶車,點燃一根煙,輕聲道「龍兒……」

聽到葉浪的聲音,龍兒這這才邁動玉足,向旁挪了兩步,但還是一臉警惕的看著巨虎,雖然她不認為巨虎能傷害到葉浪,但保護葉浪是他們龍魂六隊的使命,從不輕視任何一個敵人!

所謂從戰略上藐視敵人,從戰術上重視敵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怎麼?客人走了,你才準備倒杯水,安慰一下自己么?」

葉浪嘿嘿一笑,雙肘放在電瓶車的握把上,叼著煙捲對著巨虎說道!

巨虎嘴角一抽,麵皮抖了抖,這個什麼葉浪,哪裡像什麼誅神老大,簡直就像是一個無賴,而且這什麼電瓶車?也太沒品了吧?

彤雲 巨虎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然而,看到葉浪手中的文件,巨虎身形一垮「葉老大,你知道這份文件,我們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多大的代價?」

葉浪微微一愣,看著葉浪這副茫然的樣子,巨虎頓時怒氣「整個殺手壕都是殺手,想要弄清楚這情報,需要付出什麼代價,你自己不會想?」

葉浪身形一震,思索片刻,點了點頭,殺手顧名思義,隱藏在暗處的終極手段,而一個殺手壕,更是可怕,想要弄清楚裡面的門道,這代價,自然是不小,葉浪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你是個男人,不要讓一姐失望,哼!」

巨虎冷哼了一聲,轉身走了回去,葉浪急忙反應過來,急忙道「喂,那個小虎啊……」

巨虎一個趔趄,猛的回過頭,咬牙切齒道「曹,老子叫巨虎!」

「這不重要,小虎啊,你回去告訴你們一姐,我這個人有一句人生格言,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以後,你們,我葉浪罩定了,提我,好使著呢……」

話落,在巨虎蒙蔽的狀態下,葉浪騎著電瓶車帶著龍兒離開,巨虎嘴角一陣抽搐「你嘛,你是哪來的勇氣說這話的?」

忽然,巨虎感覺有些不對勁,急忙大吼道「曹了個DJ的,老子他么叫巨虎,巨虎,巨虎,不是叫小虎,擦……」

「巨虎哥,怎麼了?」

巨虎的聲音久久不能平息,一聲大吼頓時引起了屋內人的注意,一群人紛紛手持傢伙竄了出來,然而,見到的只是巨虎面色鐵青的咆哮著,眾人嘴角一抽,還他么以為敵襲呢…… 葉浪一手騎著電瓶車,一手叼著煙捲,將文件放在電瓶車的車框內,後面載著一臉無奈的龍兒,兩條大長腿似乎無處安放!

這種欠別人人情的滋味真是不好受,看來誅神是要組建自己的情報網了,一想到這裡,葉浪就想起躺在醫院的楚歡,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少主,我總總覺得這個江一怪怪的……」

坐在後面的龍兒思索片刻,對著葉浪說道!

葉浪被龍兒的聲音拉回現實,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怪是怪了點,不過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

葉浪想起江一跟自己表態,待自己收復開發區,江一願意將自己所有的勢力併入開發區,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誅神無疑是如虎添翼,如果到時候事情一變,只能在做他算了,現在於情於理,葉浪也不能對江一動手,哎,葉浪苦笑一聲,真是個厲害的女人啊!

憑藉一紙文件,讓自己欲罷不能,不僅不會對她動手,還充滿感激,你說這樣的女人不厲害?葉浪甩了甩頭,深吸了一口氣,同時,他也有著自己的考慮!

龍幫在旁人眼中或許算個勢力,但是在葉浪眼裡,只不過是隨手便可摘除的勢力,所以,誅神真正的敵人,是這個背後的殺手壕,當然,這個龍幫自然也是跑不了!

楚歡的血,當然不會白流,楚歡也一定會醒過來,不過在這之前,自己這個做老大的,需要做一些事情,等楚歡醒來之後,送給他!

很快,葉浪便於龍兒回到了新城醫院,葉浪先是看了一眼楚歡,依舊在昏迷狀態,還沒有醒來的意思,不禁有些揪心,當下便拿起手中的文件,坐在長椅上翻開!

龍兒守在葉浪一米之外,也未打擾,經歷過之前的刺客事件,此時楚歡的病房,真是被裡三圈,外三圈包圍著,就算是一隻蒼蠅也我飛不進來,更有龍五跟龍三親自守衛,再加上龍魂與蘇霸霸,那真是不要太安全!

葉浪一個人輕悄悄的翻看著文件,在龍兒的注視下,並無人打擾,很快葉浪便將文件看的差不多了,面色越發的陰沉,怪不得誅神連連失利,龍幫背後有這麼一個巨無霸的存在,誅神如何能打贏?

葉浪站起身形,手掌緊握著文件,深吸了一口氣,走到窗前,看著病床上的楚歡「兄弟,早點醒過來……」

「轟隆隆……」

天氣悶的發沉,一陣悶雷傳出,雲層終於抵擋不住壓力,小雨開始淅瀝瀝的下了起來!

「誅神,太子,請戰……」

這時,一陣大喝聲從窗外傳來,眾人紛紛一愣,尤其是葉浪,與龍兒相視一眼,向著窗外走去!

只見,在那醫院空地之處,數個方隊站在雨中,太子站在最前方,大聲喝道,佁然不動,任由雨滴落在身上!

太子一聲大喝,真清晰的落入眾人耳朵內,醫院不少病人或者家屬,紛紛探頭望去,這一看可是了不得,醫院的廣場上,此時站滿了人,排成一個個方隊,密密麻麻!

「誅神,余天,請戰……」

此時的余天,渾身顫抖,激動的聲音都有些嘶啞,通紅著眼睛,楚歡的病危,在讓這個年輕的漢子,沒辦法在保持冷靜!

眾人順著聲音看去,不光是覺得震撼,還有那衝天的無形殺意,感覺能刺破蒼穹一般,又看著那最前方几名年輕人的眼神,心中有種莫名的憂傷!

「誅神,劉拓,請戰……」

劉拓幾乎是將自己的聲音嘶吼著,他與楚歡,乃是生死之敵,而在誅神這個大家庭里,不知何時,已經可以為對方付出生命,如果不是楚歡,恐怕躺在那病床上的是自己!

鐵齒般的漢子,此時緊咬牙齦,嘶吼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誅神,請戰……」

隨即,數不清的誅神漢子,異口同聲的大吼道,那聲音直衝雲霄,葉浪站在窗口,深吸了一口氣,眼中多了一抹莫名的東西,眼睛有些濕潤!

「誅神,龍魂六組,請戰……」

這時,站在葉浪身後的龍魂等人,也是紛紛喝道!

「誅神,請戰!」

以及圍繞在走廊里保護楚歡的眾人也是紛紛大喝,這時,蘇霸霸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憋著嗓門,激動的大吼道「還有老子,他奶奶個熊的,六十年沒這麼熱鬧了,嗷嗷的,干就完了……」

所有人都注視著葉浪,葉浪深吸了幾口氣,緩緩幾秒鐘后,大吼道「戰……」

「戰戰戰……」

隨著葉浪一聲令下,一聲聲大吼聲傳來,眾人怒吼著,紅著眼睛,聲音久久不息!

……

夜間,此時離楚歡昏迷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半小時,就代表著,還有三個半小時,如果醒過來,皆大歡喜,如果醒不過來,一切都是徒勞的,就連蘇霸霸也沒有太多的辦法,剩下的一切,都只能靠楚歡自己!

夜色,雨依舊在犀利嚇著,眾人的心頭沉重無比,葉浪坐在一輛黑色吉普車內,輕拖著額頭,眼睛望向窗外,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在葉浪身後,余天,劉拓,太子,三人拿著文件,仔細的看著,生怕遺落某一點!

「狗東西,狗日的龍邦……」

劉拓咬著牙,看著文件說著,萬萬沒想到龍邦背後還有一個龐大的殺手組織,尤其是隱藏在暗處的殺手組織,誅神就算是在厲害,也防不勝防!

劉拓的聲音,將葉浪拉回了現實,回頭看向劉拓三人,幽幽的對著余天與太子說道「小心點……」

「放心吧,葉少……」

余天與太子齊聲說道,旋即沖著劉拓點了點頭,三人拳頭撞在一起!

「嘎吱!」

這時,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車隊,突然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下,旋即,余天與太子紛紛下車,葉浪與劉拓下車相送!

「葉少……」

太子與余天微微躬身,葉浪點了點頭「安全回來!」

二人點了點頭,尤其是劉拓,對著兩人身形一躬「拜託了……」

「我們懂,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我們是兄弟!」

太子拍了拍劉拓的肩膀,旋即大手一揮,喝道「出發……」

「轟隆隆……」

這時,一陣馬達聲傳來,眾人紛紛快發動車子,旋即車子居然快速分成兩路而行…… 夜,漆黑如墨,威風吹拂,細雨長眠,烏雲遮住了天地的光芒,讓這夜,顯得那麼肅殺!

誅神為何兵分兩路?因為誅神要雙面開戰,一方,由葉浪親自帶領,龍一,龍兒,龍龍,劉拓,進攻逆鱗殺手壕!

另一方,龍魂,余天,太子,則帶領另一隊直奔龍幫!

借著夜色,以及誅神的動作迅速,這一切神不知鬼不覺的進行著!

……

紫禁市,三十裡外側的郊區後身,一座人工造的巨大池塘,中央有著一個廢棄的人工輪車,矗立在蒼茫的夜色中,顯得那麼平靜!

然而,在這小雨淅瀝的黑暗中,兩里地外,誅神早已到達,因為怕被逆鱗發現,葉浪命令隊伍在二裡外就停下了車子,全部徒步前進!

葉浪,龍一,龍兒,龍龍,劉拓,一行五人,聚集在中央,周圍幾十名大大小小的頭目半蹲著,在外圍就是密密麻麻的誅神成員!

「按照情報上顯示,這艘船是逆鱗的唯一入口,這人工池塘也不過是擺設,掩人耳目,而逆鱗的總部,就在這地下一層跟二層!」

葉浪眼中閃爍著寒光,對著幾人說道,幾人紛紛點頭「他么的,這逆鱗真的陰險,居然把總部設在地下,這若是沒有情報,就算是翻遍紫禁城也找不到這群狗東西!」

眾人相視一眼,清晰記得,逆鱗總部外圍沒有任何的人員放哨,明哨暗哨都沒有,原因有兩個!

第一,在逆鱗總部周圍都裝滿了攝像頭,幾百米內,風吹早動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且各個攝像頭都是高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