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文聰似乎沒看到她神情般,還叮囑她自己要注意一點。

「嗯,我會注意。」

殷文聰一走後,唐小芯一個人處於發獃狀態,過了半晌,她眼睛一亮,她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她會在永和鎮上,會覺得心裡不安,原來是任曉萍是對她下手。

任曉萍先是將席秋怡的事,跟宋多金說了,然後讓杜美華和席秋怡都懷疑到她頭上來,讓席秋怡和杜美華都過來找她麻煩,再來就是,她心思都用來應付杜美華和席秋怡,無暇顧及店裡的生意上,任家再接著對大飯店出手。

想到這,唐小芯的眸子驟然間一沉,夾雜著冷冽的光芒,這個到底是任曉萍的主意呢?還是任繼德的主意?

不管是誰的主意,現在她已經知道他們的目的,那她隨時都要做好措施與反擊。

從大飯店回到席家滷味店的總店,一進門口,她就看到席秋怡火急火燎朝她飛奔而來。

「唐小芯你這個賤人,我跟你……」

「啪」的一聲!直接打斷了席秋怡還沒說完的話。

唐小芯冷眼瞪著她,「你當這裡是哪裡?是你家嗎?還有,你剛才罵誰是賤人?我很想問問你,到底誰才是賤人?」她停頓一下,目光掃了一眼宋多金,繼而,薄唇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你心裡不是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嗎?」

赤條條的暗示,讓席秋怡想起自己之前跟任曉棟的事,又還為了任曉棟打掉孩子……所以,唐小芯就在對她說,自己是賤人,自己怎麼把話說反了呢!

想到這,席秋怡惱羞成怒地捂住被打的面頰,氣惱惱瞪著唐小芯,憋著再想罵唐小芯『賤人』的衝動,因為她內心深處擔心唐小芯甩打她耳光之餘,還擔心唐小芯再將她和任曉棟的事明說出來,連宋多金都羞辱在其中,那樣的話,她跟宋多金之間很有可能又會鬧矛盾。

看到席秋怡敢怒不敢言,唐小芯由衷大笑,譏諷的目光盯著席秋怡,繼而淡淡地問席秋怡,「你跑來這裡做什麼?」席秋怡都已經跟宋多金結了婚,按道理就應該待在村子里,好好過好兩個人的小日子,偏偏跑來這裡,還這麼生氣罵她,想必應該是有點什麼。

「我來找你算賬的。」她這麼一問,席秋怡才想起自己是來幹嘛的。

「算賬?算什麼賬?」

都市之仙帝歸來 「有人說我的事,就是你在背地指使的。」

聞言,唐小芯立即想到了任曉萍,盯著席秋怡那愚蠢的面孔,不由很嫌棄地皺起眉頭,「我看你腦袋應該讓門夾了,別人說什麼你都相信,別人喂你屎你都信以為那是米飯,難道你就不會有自己的辨別能力嗎?」

席秋怡讓唐小芯說得啞口無言,只能生氣瞪著唐小芯。

唐小芯看她如此憋屈的模樣,心裡覺得大塊,就當是自己可憐她,自己將事情弄明白吧!「任曉萍是怎麼跟你說的。」

「就說你指使的,你利用哥哥的職位,你用這個來挾她。」哼,她倒要看看唐小芯要怎麼解釋。

唐小芯冷哼笑了一聲,側目看著一直都不出聲的宋多金,「你呢?也跟席秋怡一樣信了?」

「我……覺得你沒理由這麼做。」

「你還是有幾分小聰明的,我是沒有理由這麼做,我是巴不得有人趕緊把席秋怡接手,更是恨不得她這一輩子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我去說關於你的事,這不是給我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這麼愚蠢的事,我可不會做。」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她的話,席秋怡想了想也是沒錯,但任曉萍的話也不是完全不能相信。

宋多金打心底就是不想得罪唐小芯,所以在唐小芯剛把話說完,他就順著她的話去說席秋怡,「嫂子,我都說了她,這件事不可能會是嫂子乾的,她非不信,還要跑來城裡找你。」

他牽著席秋怡的手,「好了,你非要說事情要弄清楚,現在事情弄清楚了,不是嫂子乾的,我們回去吧!」

「我不要!」席秋怡有點置氣甩開了宋多金的手,「她說不是她,那就不是她了嗎?她說不定就是看不慣我過得好。」

「你到底走不走?」宋多金越聽她的話,就覺得越離譜。

「我不走。」

「你不走,我走。」

宋多金生氣轉身就出滷味店。

席秋怡站在原地,還想著最少宋多金回頭哄一哄她,結果她站了五分鐘,宋多金還是沒回頭哄她,反而唐小芯一直盯著她,頓時覺得自己特別沒面子,要是去追宋多金,那唐小芯肯定會打心裡瞧不起她,如果要是不追宋多金的話,那他們兩個之間的矛盾就會加深,要是萬一先一步回到村裡,那她一個人怎麼辦呀!

唐小芯看得出她心裡的矛盾,又想要面子以及台階下,她自己也是免得席秋怡繼續待在這裡影響到店裡生意,她順著就開口,「你再不走,你可能追不上宋多金的腳步了,別回頭又把這件事怪罪到我頭上來,還要在我這邊住,我這裡可不收留你。」

席秋怡氣呼呼剜了她一眼,「你以為我願意待在你這裡呀!我巴不得走得遠遠。」

「那好,請吧!」唐小芯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唐小芯你給我等著瞧!」席秋怡生氣跺著腳走了。

席麗瓊等席秋怡走遠了之後,才問唐小芯這到底怎麼回事?

唐小芯對她,不隱瞞,直接什麼都說了。

「那個任曉萍是真的要對付我們店裡嗎?」

「生意上的競爭,她對付我們也是無非避免的事,如果是良性競爭還好,但任曉萍所做的事,挑明就是惡性競爭。」

「那我們可得要小心一點。」

「你放心了,我大致已經想到了對付任曉萍的辦法。」只要任曉萍敢出手,那她也不會手下留情。

……

席秋怡追出去的時候,街上早已經看不見了宋多金的身影了,一股莫名的委屈浮上了心頭,在宋多金還不知道關於她和任曉棟的事,宋多金對她是百依百順,她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知道了她不是處的了,對她沒有以前那麼有耐心了,而她也在宋多金面前無形中放低了不少身段,這一切都是要怪唐小芯,怪任曉萍,如果要是宋多金不知道她跟任曉棟的事,她和宋多金過得都不知道有多幸福呢!

「這麼巧呀!」

原來席秋怡不知不覺走到了街道的中間,這中間的位置剛好就是任曉萍管理的飯館子。

「你這麼在這裡?」

「我店裡就在這裡。」通過席秋怡的表情,任曉萍不禁在心裡揣測她,「你怎麼了?」

「……」席秋怡沒出聲搭理她。

任曉萍接著說:「你是不是來問唐小芯指使我乾的那事?」

「……」

任曉萍見她又沒出聲,自顧自的說:「其實那天我就想說,就算你去質問了唐小芯,唐小芯也一定不會承認是她乾的。」

「唐小芯就是什麼都不承認。」

席秋怡一出聲,任曉萍就找到了突破口了,接著說:「我很了解唐小芯,她說不定還會說你愚蠢,相信我的話,但我可以跟你保證,我跟你說的,那都是真實的事,我就是不想看到你被蒙在鼓裡。」

任曉萍眼睛算計轉了幾下,笑容很親切和溫柔,「你是一個人來的嗎?你老公呢?」

席秋怡一臉很委屈的樣子說:「他先回去了!」沒有等她。

「那我們先到我店裡坐一下吧!」

席秋怡微微停頓了一下,眼眸浮現了警惕盯著她看。

「我就是想讓你休息一下,喝點茶,等你休息好了,你再回去!」

「你會這麼好心?」

「光是沖著你幫我和我媽對付任曉棟的事,我都應該感謝你。」

這話讓席秋怡放下所有的警惕,「好吧!」反正她也是坐一下,等一下就走了。

於是她跟任曉萍進店裡去。

熱茶、點心、水果等等都送到席秋怡面前,任由她吃。

任曉萍在她吃水果的時候,就問:「你想不想反擊唐小芯呢?」

「什麼意思?」席秋怡放下手上的梨子,眼中微帶著困惑。

「就是你想不想報復唐小芯?我這麼提議也是沒其他的事,我就是看你被唐小芯欺負,一直都沒辦法翻身,我就想著幫你忙,畢竟你之前也幫過我,如果你想報復唐小芯,我可以給你出出主意。」

聞言,席秋怡心開始蠢蠢欲動了,腦中一想到唐小芯對她各種欺負,今天還當著宋多金的面打自己一巴掌,她要是能狠狠甩唐小芯一巴掌,那是多麼令人心情愉悅的事。

於是她問任曉萍:「你能有什麼好主意?」

「我主意多得很,但就不知道你會不會堅持按我說的去做。」

「只要你幫我對付唐小芯,你說什麼,我都按你說去的做。」

「真的?」

「當然!只要你能幫我出氣。」

「那好,你過來……」任曉萍就俯在她耳邊說了一會兒……

接著她坐回位置上,笑盈盈地對席秋怡說:「只要你按我說的這個辦法去做,那絕對可以報復唐小芯。」

「可是……」席秋怡不禁露出了猶豫,這件事還把她哥給搭上。

「你哥是不是在唐小芯還沒來之前,他很疼愛你這個妹妹?」

「……」席秋怡不出聲,但已經在默認了任曉萍說的話。

「其實你哥都是因為唐小芯的教唆,所以才會這麼對你的,你現在也不過是通過你哥來對付唐小芯而已,就算是你哥萬一有點什麼,這也是很正常的,你可要想好了,我剛才跟你說的,那可是對付唐小芯最好的辦法,你要是錯過了,那就沒有機會了。」

席秋怡一聽到『沒機會了』四個字,不假思索就答應她了。 兩天後,特殊隊收到一封,來自告發席錦琛貪污的信。

信上的內容就說,席錦琛親妹妹席秋怡,結婚當天,嫁妝就是一輛鳳凰牌自行車,而且這是其中一部分,信上也很明白指出,唐小芯和席秋怡的關係不好,不可能會給席秋怡那麼多嫁妝錢,還又說了席家的一些情況,也是不可能會有這麼多錢的。

貪污的錢就是四百塊。

這件事引起上面高度重視。

然後又進行調查。

席錦琛面臨就是放假。

席錦琛還不想讓唐小芯擔心,也沒去找她,他也想著私底下查一查這件事。

然而,柳小玉第二天就把這件事告訴她了。

知道了這件事後,唐小芯急得直接趕去特殊隊。

兩個人一見面,唐小芯就把席錦琛說了一通,責怪他為什麼不將這件事告訴她。

席錦琛只能將自己的打算告訴她,然後哄她大半天了,才將她哄好。

唐小芯也知道現在不是鬧脾氣的時候,也原諒他,兩個人就齊心協力開始想著怎麼處理這件事。

過了兩人,事情絲毫沒進展,偏偏到了下午,席秋怡出現在特殊隊里,接受審查,一副傻乎乎又害怕的樣子,將自己就是代替席錦琛受賄,那自行車什麼錢都是任家給她的。

立刻上面就開始懷疑唐小芯開店子的錢是不是也來自於受賄才發展起來的。

又要求調查唐小芯店子里的賬本。

這件事鬧得有點大。

風聲也傳了出來。

當唐小芯知道席秋怡那個千刀砍的說出替席錦琛受賄,她就恨不得將席秋怡砍死去。

要不是席錦琛攔著她,她都已經寫信回去,讓席建立來收拾席秋怡。

短短半個月,唐小芯已經是忙得焦頭爛額的。

賬本一轉交上去,包括每一筆錢,都是來路清楚,很正當。

上面的人也心裡知道什麼。

來來回回就是席秋怡這個代替席錦琛受賄的事,深受影響。

席秋怡也是害怕,擔心最後他們會把她抓進去坐牢,任曉萍再三跟她保證過,不會,席秋怡這稍微放下心。

而隨後,任家出面,否認了賄賂一事,說這些錢就是給席秋怡的一個紅包。「」

上面的人也不傻,誰會給紅包,隨隨便便就是四百塊錢呀!

但任家一直都否認,那也拿任家沒辦法。

而席錦琛的聲譽受損了,這是沒辦法否認的,哪怕是再有升上去的機會,也不可能會落到席錦琛頭上來。

唐小芯心裡也是想到這個,很不甘心,事情來來回回都是在出現在席秋怡身上,而席錦琛對自己親妹妹下不了手,但不代表她唐小芯就下不了手。

她是自由隨意可以走動,席錦琛不行。

畢竟顧大鳳認識那些經常走動的人,她就去找顧大鳳幫忙,三天時間,顧大鳳將席秋怡住處告訴她。

唐小芯剛到的時候,席秋怡都在睡午覺。

席秋怡被敲門聲吵醒,通過門縫看到是唐小芯,她就不敢開門,直接當自己不在家一樣,也不敢出聲。

唐小芯剛才也是聽到裡面有動靜,她拍著門,「席秋怡你有本事就一輩子都不開這個門,不然我早晚都要把你撕碎了,你會不得好死的,你居然這樣污衊你自己的親哥。」

不管唐小芯在外面怎麼喊,席秋怡就是不出聲,不敢開門。

足足提了這個門一個小時,席秋怡還是沒開門。

她心裡明白,席秋怡已經學會了這個時候當縮頭烏龜了,最後唐小芯憤然離去。

當然,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

她往醫院跑,也是城裡沒有很多大醫院。

唐小芯有問到一家醫院,席秋怡來打胎的記錄,當然,這種記錄就是一個手寫的檔案,簡單的寫人名和出現在哪的人年齡等。

但唐小芯要問的不是這些,而是背後的。

可她又不是認識這些很熟的護士。

又通過多方面打聽,終於讓她知道打胎的護士是哪一個。

她就去找,對方剛開始不想理會她,唐小芯不惜天天上面。

足足找了對方一個星期。

她也終於要到了一個特別重要的線索——那就是席秋怡打胎當天,是任繼德找的關係。

有這個,她就不像詐不出點什麼來。

這次她還是去找席秋怡。

席秋怡對她還是避而不見。

待在房子里的席秋怡就覺得很納悶,為什麼唐小芯就不跟上一次一樣,又是敲門又是踢門了呢?

繼而……

唐小芯就在門外頭慢條斯理地說:「席秋怡你是想住在這裡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打胎的事嗎?我吧!最近時間很多,我可以天天在這邊跟這些人講,你只要換一個地方,我就換一個地方講,直到你自己都覺得自己沒臉,想喝農藥自殺為止。」當然,這是席秋怡逼她這麼做的。

「還有,我會到宋多金家裡那邊說關於你的事,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席秋怡的名聲到底是有多臭。」

「……」

「對了,爺爺還沒知道這件事,錦琛不讓我告訴他,我吧!偏偏就要告訴爺爺,讓爺爺親自對你動手。」

「……」

「我發現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你打胎的醫院就是任繼德找的吧!他還是有特別交代的哦!聽說還是要將你的整個連以後懷孕的機會都沒有,哼,席秋怡你現在害怕了沒?」

「……」席秋怡聽得也是心驚膽戰,但又害怕這就是唐小芯故意欺騙開門,所以她就硬生生按下心中的害怕。

「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要是不開門,我們面對面談,那麼你的醜事,我現在立刻就告訴所有人。」

「……」

「你以為我不敢嗎?」唐小芯盯著門看,一點動靜都沒有,她眼眸浮現了凌厲與冰冷。「你等著瞧吧!」

繼而,在房子里的席秋怡就聽到了唐小芯敲響了隔壁的門。

接著,她還聽到唐小芯說話的聲音:「對了,你認識隔壁家的那個人嗎?我也不知道你有沒有跟她平時有沒有來往,她的名聲可不好了,為了嫁個有錢人,還特地送上門去給別人玩,最後還讓給拋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唐小芯自己也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就跟瘋子沒什麼區別,從對方的眼神里,她也猜得出,『孩子你沒事吧!有事你趕緊去吃藥』的意思。

為了能夠將席秋怡逼出來,她也還是豁出去了。

她一邊說著,唐小芯的目光就一直都有留意著席秋怡住的房子的門。

然而,說到最後,唐小芯只差沒將席秋怡說成有傳染病了,還讓對方注意家裡孩子,遠離席秋怡。

唐小芯的舉動引起了不少左右住處的鄰居圍觀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