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兒,不可。」

「它還有五隻腦袋,再給我一點時間。」葉飛與玄蛇心意相通,在穩住身形之後,連忙發出靈識傳音。

上古玄蛇頭頂的觸角,爆發出的這一擊之力,那可是曾在天空之內,與那道清有過一戰,威力不言而喻。

不過施展之後,對於玄蛇的負荷極大。

葉飛記得上一次,璇兒剛剛蘇醒,就是因為這一招,再次選入了沉睡,若非是他在天宮第二層內,運氣還算不錯,如今的玄蛇,怕是還處於沉睡狀態。

直到這一刻,玄蛇才忍不住爆發這股力量,可見是其最後一擊,而絕不能浪費在這個時候。

「在,在砍掉一隻,璇兒就能吞了它。」遠處的半空之中,玄蛇頭頂的幽光,慢慢平息同時她的聲音緩緩傳來。

在葉飛面前,上古玄蛇還算的聽話。

頭頂的觸角之力平息,四周的那幾道黑炎,隨之一擁而上,再次將玄蛇封鎖在了其內。

「吼吼吼!」下方半空之中,那隻八頭異獸,此刻一陣狂怒,一連被斬落了三隻腦袋,已然是將它徹底激怒。

低吼過後,剩下的那五隻腦袋,再度同時張口大嘴,噴出一道黑炎火柱,相比起之前的火團,威勢明顯提升了數倍不止。

而且目前,直指前方半空之中的葉飛。

「你二人退開,此獸實力達到了通神後期,餘威足以傷到你們。」葉飛目光一凝,此刻臉上的嚴肅,掃了身旁二人一眼低語道。

別說是此刻的黑炎柱,哪怕是方才的黑炎火團,都不是身旁二人能夠承受的。

「不行!我要留下來幫你。」朱紅一口回絕,此刻體內的朱雀焰之力爆發,身上的氣勢再度提升至了接近元嬰之境。

岳小洪見此情景,此時不禁轉了轉眼珠,抬頭望向前方,他的臉上露出少有的思索之色。

只是片刻的沉吟,岳小洪隨即猛然轉頭,目光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葉前輩,那隻八頭異獸,可是屬於靈獸級別?」岳小洪眼中閃過著異光,此時低聲開口問道。 半空之中,葉飛微微一愣,忍不住轉頭望向身旁之人,只是片刻的沉吟,他隨即輕輕點了點頭。

在武道中人眼中,但凡懂得修鍊之道的異獸,都可以統稱為靈獸。

這其中而下為妖,上則稱仙,一般妖獸居多,靈識吸收,而傳說中的仙獸,如武道中的真仙一般多只是古籍杜撰。

「此獸很強,但依舊屬於靈獸級別。」葉飛深深地看了岳小洪一眼,肯定地開口說道。

無論是獸,還是人,仙之道,飄渺虛無,哪怕是葉飛的上古玄蛇,成功踏入劫境,也依舊屬於靈獸的範疇。

岳小洪一聽這話,頓時眼前一亮,隨即開口道:「葉前輩,既然是靈獸,那晚輩的縛獸圈就能發揮作用,可以限制那畜生身形。」

「哦,限制多久?」葉飛目光一閃,連忙問道。

「至少三息,三息之內,那畜生無法移動身軀,力量也會受到壓制。」岳小洪滿臉的自信之色,立刻開口回應道。

半空之中,葉飛聽到這話,臉上頓時露出笑容。

三息的時間,對於他來說,無疑是足夠了,前方那隻八頭異獸,已經被斬下了三頭,只需再斬下一頭,上古玄蛇就能佔據上風。

而此時,前方夜空之中,那帶著毀滅之意的黑炎火柱,此刻已然臨近。

「雷界,封。」葉飛壓制住體內的傷勢,周身雷弧暴漲。

在他的身上,那道雷龍紋身,此刻爆出耀眼的電光,隱約中似有龍鳴聲傳來,夜空之中的雷幕,同時氣勢大盛。

下一瞬,一道粗壯的雷霆之力,隨即從天而降,宛若龍形之影。

前方黑炎臨近,兩股力量瞬間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反震之力,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

岳小洪與朱紅二人,此刻面色微變,身形均是被震退數丈之遠,心中不免一陣震撼不已。

「我只需一息足以,你還不出手。」葉飛嘴角溢出鮮血,體內的靈力,已然運轉道極致,在擋住八頭異獸的黑炎火柱之後,不禁發出一聲低喝。

「是!」岳小洪目光一凝,立刻點頭稱是。

只見此人話語剛落,掌中隨之迅速掐訣,元嬰中期靈力,從體內洶湧而出,他手中的金色項圈,此刻金光大盛。

符文印訣融入,金色項圈脫手而出,盤旋在了夜空之中。

「靈御門第十三代門主岳小洪,請先祖之靈,束縛此獸。」

「驅獸訣!」岳小洪此刻全身氣勢暴漲,身形閃動之下,瞬間衝上前來。

夜空之中,那金色的項圈此刻會讓變化的數倍不止,閃耀的金光之中,隱約出來一絲古老的歲月之感。

項圈不斷旋轉,不到兩息之內,竟是已然變得與前方的八頭異獸一般大小,一股無形的威壓之力,瞬間籠罩了整個夜空。

只待瞬間,金色的項圈,融入空氣之中,下一刻出現之時,便是盤旋在了那隻八頭異獸的頭頂。

「百獸封靈。」岳小洪一聲低吼,隨即抬手一掌,周身磅礴的靈力涌動。

只見從那金色項圈之內,衝出無數的異獸虛影,那隻巨大的白虎,此刻一馬當先,緊接著是無數靈奇異獸,從項圈之中衝出。

這些異獸,彷彿都是來自遠古,儘管本身只是殘靈,實力並不算強悍,但這麼多聚集在一起,卻是爆發出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

「吼……」八頭異獸發出低吼,那巨大的身形,忽然為之一顫。

此獸噴出的黑炎火柱,竟是被完全壓制下來,隨著半空之中,那金色項圈的旋轉,其身上的氣息,同時減弱了許多。

夜空之中,葉飛定了定心神,目光掃向前方那個巨大的金色項圈,眼中不禁閃過奇異之芒。

仙寶級別的法器,果然是非同凡響,那個金色的項圈,似乎對靈獸,有著極為強的剋制作用。

「葉前輩,此術乃是我靈御門秘法,晚輩最多撐三息。」後方的岳小洪,此刻體內的靈力,正在不斷地流失,他的臉色同時變得蒼白起來。

二者硬實力,相差巨大,儘管仙寶極強,但他也不可能憑藉此寶,能夠通神後期抗衡的。

葉飛聞言,目光一凝,抬手之下蓮華冰劍,隨著落入了掌中。

「冰劍,封寸。」葉飛沒有任何猶豫,身上的氣息陡變,瞬移之力隨之展開,不到半息之間,便是已然衝上前來。

冰冷的寒霧,已然將前方的八頭異獸封鎖,凝結成一個透明的四方玄冰封印。

「斬!」掌中冰劍揮動,一道驚天的劍芒,隨之猛然斬出。

葉飛體內幾乎一般的靈力,此刻都融入了這一劍之中,他此刻的臉色,不免變得有些慘白。

前方半空,上方有金色項圈壓制,四周有冰封之力凝結,那隻八頭異獸,這一刻已然是被完全封印,葉飛的一劍之力同時臨近。

「呼嘯……」

「嘶吼!」

劍芒落下,前方冰界之內,那八頭異獸的第四個頭,幾乎是被瞬間斬下。

狂暴的怒吼聲,此刻響徹四周,只見此獸一連噴出數十道黑炎,瞬間將冰界震碎,同時上方的岳小洪也是被猛然彈開。

葉飛周身雷甲陡現,展開防禦的同時,他同樣也是震退了數步。

「岳小洪,你可還撐得住?」葉飛身形閃動,迅速將此人接下,他的掌中一股精純的靈力,隨之湧入跟前之人體內。

面對通神境的強者,相比之下葉飛還算是較為有經驗的,他傷得並不算重。

「多謝前輩,晚輩沒事,只是有些脫力。」岳小洪臉上露出恭謹之色,在穩住身形之後,連忙抬手抱拳道。

豪門隱婚之權爺寵妻 葉飛微微點頭,看了眼前之人一眼后開口笑道:「你我還是同輩相稱為好,畢竟都是元嬰之境。」

對於前輩這個稱呼,葉飛向來不太喜歡,而且眼前之人的年紀,怕是要比他大上不少。

半空之中,岳小洪聽到這話,也是笑著點了點頭。

「葉兄,那隻凶獸?」岳小洪沉吟少許,此時也是很快反應過來,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他依稀記得,方才自己被震開之時,眼前之人那一劍,並沒有將那隻八頭異獸斬殺,似乎僅僅只是斬下了此獸的一個腦袋。

夜空之中,前方不遠處,失去了四個頭的異獸,此刻顯然是陷入了徹底的狂暴。

恐怖的黑炎之力,在此獸的周身洶湧而起,氣勢上隱約更盛了幾分,咋一看並沒因為被斬掉了腦袋,而喪失戰鬥力。

「無需擔心,此獸不足為懼。」葉飛面色平靜,嘴角泛起了淡笑。

他身上的氣息慢慢平復,掌中的蓮華冰劍,早已經被收入了體內,同時抬頭向著前方望去。

方才在斬下那八頭異獸的第四個頭后,葉飛能夠明顯的感應到,上古玄蛇傳來的興奮之意,而且此刻的玄蛇,早已經掙脫了黑炎的束縛。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可見夜空中,上古玄蛇頭頂的黑色觸角,再度爆發出濃郁的幽光。

「呼吼!」只聞一聲低吼,震耳欲聾。

遠處的上古玄蛇,那悠長的身形,瞬間劃破半空,其身上的氣勢,更是隨著觸角的閃動,變得越發的強勢起來。

下一瞬,玄蛇周身爆出幽光,無懼那些黑炎,用她那悠長的身軀,將下方的八頭異獸,此刻死死地纏繞封鎖。

「璇兒的氣勢,已經完全佔了上風。」半空之中,葉飛淡笑一聲,此時也是放下心來。

很明顯,那隻八頭異獸,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

如此同時,後方不遠處的朱紅,此時隨即閃身上前,站在了葉飛二人的一旁,她抬頭望向前方的情景,不禁面露震驚之色。

不等朱紅詢問,只待下一刻,她面色不禁微變,身形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前方夜空之中,上古玄蛇陡然張開血盆大口,在三人的目光之下,竟是將那頭異獸,活生生地吞入了腹中,場面過於震撼。

連岳小洪,見此情景,眼中都不免露出震驚之色。

「這……葉兄,你這條玄蛇,應該也屬於靈獸級別吧。」岳小洪面露驚嘆之色,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對於一些珍奇異獸,有著極深的研究,同屬靈獸級別,按照古籍上記載,多半會斗的兩敗俱傷,像這樣直接吞噬對方,岳小洪還從未聽說過。

「嗯,算是靈獸。」

「不過若是細分的話,璇兒應該屬於荒獸級別,荒獸一般有著上古血脈,一旦成長起來,比起一般的靈獸,要強大許多。」 穿越時空之心理系花 葉飛微微點頭,同時開口解釋道。

擁有上古血脈的荒獸,一旦渡過九重天劫之後,甚至比傳聞中的仙獸還要強大。

「荒獸?」岳小洪面露疑惑之色,下意識地低喃一句。

靈御門,算是隱門之中,對於珍奇異獸最為了解的一個宗門,但此刻葉飛所說的,他卻是從未聽聞,畢竟如今這個時代,連靈獸都實屬罕見。

葉飛淡笑一聲,轉頭望向身旁之人,向其大致解釋了一番。

夜空之中,岳小洪在聽完之後,眼中不禁露出敬佩之色,下意識地向著葉飛在場抬手抱拳。 「葉兄學識淵博,在下佩服。」

「若有閑暇,不知可否與在下一起回到華夏,前往靈御門一敘。」岳小洪抬手的同時,臉上的表情也是極為的真誠。

元嬰之境,就擁有界脈之力,而且又對靈獸極為了解,這樣的強者,絕對值得他深交。

葉飛聞言,不禁輕輕搖頭。

「你被困在此地,有數年之久,如今的華夏武道界,並不是很太平。」葉飛完全拒絕,他這段時間之內,估計都會有些繁忙。

「哦,發生了什麼事?」岳小洪微微一愣,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他在被困此地之前,在他的印象中,武道界並沒有發生什麼奇異之事,各大隱門之間互不干涉,華夏武道界乃武道之首。

「你回到華夏,自會知曉。」葉飛沒有多言,只見他說完之後,隨即轉眼向著前方望去。

前方夜空之中,上古玄蛇在吞噬了那隻八頭異獸后,全身的散發的幽光,明顯更盛了數倍,身上的氣息同時暴漲。

上方夜空,一股無形了力量,在悄然中凝聚,空氣中頓時出現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

連同葉飛在內,三人都是面色一怔,這樣的情況,顯然他們也是第一次遇見,而此時的天空中,那股威壓之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發的恐怖。

借著微弱的月光,可見夜之中,一片幽黑的烏雲正在迅速凝聚。

那黑雲的漆黑,此刻已然掩蓋了夜色。

「吼!」上古玄色仰天長嘯,頭頂的黑色觸角之上,狂暴的力量正在瘋狂的凝聚。

「轟,轟隆……」隱約間有悶響傳來,有如雷鳴,震徹心神。

除了葉飛之外,此刻的岳小洪與朱紅二人,都是忍不住身形一顫,不得不得遠轉體內的靈力,抵抗四周空氣中的壓迫之力。

「葉兄,一直靈獸體內蘊含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

「你的那隻玄蛇,只怕是有些承受不住了。」岳小洪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很快便是做出了判斷。

一旦玄蛇被撐爆,那爆發出來的威勢,無異於一位通神境強者的自爆之力,足矣將前方的那座雪山夷為平地,同樣也不是他們能夠阻擋的。

「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裡!」此時的朱紅,也是很快回過神來,她感受到的威壓之力,無疑是三人中最為猛烈的。

夜空之中,此時的葉飛目光沉靜,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只是片刻的遲疑,他的眼中隨即閃過一道靈光,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嚴肅了幾分。

「這是天劫。」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目光落在了前方天空之上,那片詭異的黑雲之上。

岳小洪聞言,臉上再度露出震驚之色。

御劍仙瑤 「天,天劫?這……」岳小洪此刻心中極度震撼,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來。

天劫這兩個字,哪怕這位靈御門的門主,也只是從門中古籍之內,看到過零碎的記載,在武道界之中,實則早已經被武修所遺忘。

畢竟如今這個時代,通神境的強者,已經是幾乎站在武道之巔,在這個境界之前,是不可能引來天劫的。

唯有本身的實力,擁有了於天威抗衡之力,才會被天地抹殺,從而降下天劫。

「璇兒,回來,不可在此地渡劫。」葉飛在察覺到了事情嚴重性之後,隨即身形向前一步,眼中靈光閃動,發出一道靈識傳音。

無論是武修的天劫,還是靈獸的獸劫,那都是極為恐怖的。

天威有多強,可謂不言而喻,若是璇兒此刻選擇渡劫,先不說能不能渡過,一旦雷界降臨,他們腳下的東都市,多半會成為一片廢墟。

「璇,璇兒知道,雷……雷劫拖不了多久。」上古玄蛇的聲音,很快傳進葉飛的識海。

前方不不遠處,璇兒轉過頭來,那雙巨大的幽瞳內,此刻閃動這微光,望向遠處的葉飛。

這一人一獸,在夜空之中對視,宛如當初在巫族聖地時,他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一般。

「我會幫你。」葉飛望向遠處的玄蛇,微微點頭的同時,低聲開口道。

「呼……。」上古玄蛇,隨之發出一聲低頻,身形忽然迅速收縮,化作了一道幽光,瞬間融入了葉飛的衣領之中。

夜空之中,威壓之力散去,半空之中的幽黑劫雲,也是在同一刻消散。

葉飛能夠感受到此刻玄蛇的狀態,若是不儘快尋到一處渡劫之地,上古玄蛇最終會落得一個爆體而亡的下場,他沒有多少時間了。

「岳兄,葉某有要事要辦,你可先回華夏。」葉飛轉過頭來,向著身旁之人禮貌抬手。

岳小洪連忙抬手回禮道:「在下明白,等回到華夏之後,在下若有閑暇,定當親自前往江東拜訪。」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說罷,葉飛隨即轉頭,目光落到了朱紅的身上。

「朱紅,你回到華夏之後,可否帶我回一趟葉家……」葉飛目光沉靜,望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上古玄蛇渡劫,此事極為兇險,他怕是一時間,無法回到華夏,即時葉家之人不免會有些擔心。

如今東西方武道界的局勢,已然是岌岌可危,華夏隱門不敢輕易出手,而這場大戰前夕,處境最為尷尬的當屬武道世家之人。

論實力,武道世家遠不遠西方武道界,一旦出什麼問題,多半會成為第一批犧牲者。

「你,準備去哪?」朱紅輕輕點了點頭,隨即開口問道。

「去一個,沒人的地方。」葉飛目光微閃,低聲開口回應道。

上古玄色的獸劫,爆發出來的威勢,連葉飛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會有多強,現在的他無疑是不能回到華夏,畢竟儘快解決此事。

一番思索之後,他並沒有多言,隨即向著眼前之人一抬手,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很快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葉……」朱紅還想說些什麼,但前方之人的身影已然消失。

夜空之中,只剩下岳小洪與朱紅二人,此刻四周方才戰鬥的餘威,早已經煙消雲散,夜有些深了,唯有一片寂靜。

「朱姑娘,恕在下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