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衝着葉繁星來的。

進來之後所有跟葉繁星握過手,霍振東就被諒在了一旁。

霍家太子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忽視過?

今天在這裏的,這個影視公司的老總地位應該是最高的,剛剛在樓下都一直跟他點頭哈腰的,對他的態度好得很。

然而現在進來的這幾個人,反倒卻沒人關注他。

他們以前沒見過霍振東,自然就沒有太留意他。

在他們眼裏,葉繁星才是最值得關注的,畢竟她現在很火,在微博上的人氣,簡直是如日中天。

一行人坐了下來,來之前想到要見很多人,葉繁星挺緊張的。

現在見到了,發現大家都很客氣,緊張的心情也沒有了。

霍振東湊了上來,說:“你這麼有名啊?”

我靠!

他壓根就沒發現好嗎?

還一直以爲她就是個小女生,靠着運氣好,嫁給了傅景遇。

卻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都認識她,把她當朋友似的,還老師老師地叫着。

葉繁星說:“沒有啊。”

她壓根不覺得自己哪裏有名了。

就是每天在微博上弄一弄,搞一搞。

在學校裏上課,還時常會被同學排擠。

有人看到霍振東跟葉繁星說話,好奇地問道:“難道這位就是書裏的y先生?”

他們對葉繁星很感興趣,對她書裏的y先生更是很感興趣。

葉繁星說:“他不是。”

見葉繁星否認,其中一個女演員笑道:“不知道什麼時候葉老師能夠讓我們見見y先生?”

這個女演員,也是影視公司的,影視公司想要推她當女主角,這次過來就是跟葉繁星見個面。

葉繁星之前看過她的作品,她雖然不算特別火,但是演技很不錯。

葉繁星平時連見個明星都忍不住尖叫的人,現在被演員叫自己老師,簡直是受寵若驚。

“他在忙工作,以後會有機會的。”

作爲傅景遇的妻子,葉繁星不想讓別人知道她跟傅景遇的關係。

但……把大叔以葉繁星的老公這個身份帶出去,她還是很樂意的。

霍振東在一旁,聽着他們說話,拿着手機上網搜索了一下一世長安這個名字,看到了一世長安的簡介,也知道她出了一本書。

而且,還是目前很火的書。

這讓他忍不住多看了葉繁星兩眼。

明明那麼不起眼,卻沒想到,在網絡上,竟然有她自己的小天地。

重點是,她還把她跟傅景遇的故事寫成了書,火得一塌糊塗。

難怪景遇愛她愛得要死。

自己的女人把他們的故事寫成了書,想想就很浪漫啊!



吃完飯出來,霍振東送葉繁星回去,他一邊開車,一邊看着葉繁星,“真沒看出來,你挺厲害的啊!”

“還好。”葉繁星都已經習慣別人用這麼驚訝的態度看着自己了。

因爲只要在傅景遇身邊,所有人都只記得她是傅景遇的妻子這個身份。

今天來的這些人,只是正好不知道她跟傅景遇有關係而已,才這麼追捧她。

霍振東笑了笑,“什麼時候給我籤個名,大作家?”

(8更,後面還有。以我的速度,寫出來估計要6點。最後一天,繼續求月票……過了0點這個月的月票就會清空了,有的都投一下麼麼噠) 第二天蘇芮照常完成了早上的內容,就去了學校,當杜言載着她來到二中的校門口的時候,校園裏已經響起朗朗的讀書聲,門口已經沒有多少學生在進出了,杜言將車門打開,蘇芮一片從容的從車裏出來,那些遲到的學生全部駐足圍觀。

馮康全看到那輛熟悉的外國小轎車就知道是自己的小老闆來了,昨天他接到杜祕書的電話,通知他今天早上到二中一趟,但是沒有通知他時間,所以他一大早就來到這裏,好在蘇芮沒讓他等多久。

他快步走上前去,笑的爽朗,沒有一點陰霾,“蘇總。”

蘇芮笑着衝他點點頭,“馮叔肯定在疑惑我爲什麼要讓你來這裏,今天叫你來,是想讓你看一出好戲。我們先進去吧。”說着,蘇芮就走進了學校。

馮康全跟在蘇芮的後面,與杜言並排而行。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杜言瞭然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將昨天放生的事情全部都跟馮康全講了一遍,想到自己查到的東西,他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蘇芮,心裏暗自琢磨,小主子讓他跟馮老闆走在一起估計就是讓他將這些事情告訴他,所以他也放下心來,將自己昨天查到的東西也都告訴了馮康全。

馮康全聞言大怒!他倒不是因爲有人詆譭了自己而生氣,他惱怒的是居然有人將這等下三濫的招數用在一個少女的身上!如果蘇芮只是一個普通的女生的話,這樣的傳言很有可能會毀了她一輩子!而且那個始作俑者竟然也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女生!這太讓他驚訝了,難道是他太老了嘛?!這麼小的年紀就有如此心機,長大了還得了?!

不過很快他就收斂了自己的怒氣,也明白了自己今天的任務。

很快,三人就來到了校長辦公室,敲門進去,姚校長趕緊起身、

“快請坐,快請坐。”

蘇芮點點頭,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杜言依舊站在她的右手邊,馮康全見杜言沒有坐,他當然也不敢坐下了,索性他就站在了杜言的右邊。

“馮叔,你也坐。”蘇芮用下巴點點另一個沙發,示意馮康全坐在那裏。

馮康全見狀只得坐下。

“校長,這位是萬古軒的老闆,馮康全。”

姚校長心中一驚,就算他不玩古玩,也知道古玩界有一個大名鼎鼎的馮老闆啊!誰叫他有一個愛好古董的岳父呢!所以他也耳濡目染,對萬古軒是耳熟能詳,萬古軒的馮老闆更是經常被岳父唸叨,單不說他的鑑定能力有多高超,就說他一個人之身在龍蛇混雜的古玩界闖蕩,用幾年的時間就闖下偌大家業,他的能力就可見一斑了。

但是不是聽說萬古軒的老闆娘攜款跟別人跑了嘛,還留下了一堆外債給馮康全……他突然想到許佳佳之前說是在萬古軒的門口見到蘇芮跟一個中年男子舉止親密,難道那個中年男子就是萬古軒的馮老闆?

姚校長覺得自己真相了,不由的有些怪異的看着馮康全。

馮康全被他看得一僵,不過馬上就恢復了神色,他笑着站起來跟姚校長握握手。

兩人都坐下之後,馮康全才再次開口,“姚校長,昨天的那件事我都聽說了,對於有人污衊蘇總,我感到十分的氣憤!”

姚校長腦子有些轉不過來彎,剛剛馮老闆說的是什麼,蘇總?蘇總是誰?難道是蘇芮不成?馮康全爲什麼叫蘇芮蘇總?!難道……嘶,姚校長爲自己的猜測感到一驚。

他驚訝的看着馮康全,想要確定自己的猜測。

馮康全當然看到了姚校長的驚訝,但是他並沒有解釋,而是繼續說道,“雖然事情已經解釋清楚了,但是我想我還是有必要來學校向您解釋一下,謠言中的那個中年男子正是在下,而那天正是我與蘇總簽約的日子。我在門外迎接蘇總卻被有心人利用,妄圖用這個來污衊蘇總,這是絕對不可饒恕的,如果她不給蘇總道歉的話,我想我們會拿起法律武器來對付她!”

姚校長聽完馮康全說的話,驚訝的回不過神來,剛剛馮康全說的是什麼?他跟蘇芮簽約了?難道是蘇芮與馮康全有什麼交易?不,不對!剛剛馮康全對蘇芮的態度明顯是下屬對上司才有的態度啊!嘶,難不成萬古軒已經易主?現在真正的老闆已經變成了蘇芮?

姚校長不禁倒抽一口冷氣,若是這樣的話,蘇芮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啊,小小年紀就可以買下一個萬古軒!現在他才明白,蘇芮可能根本就沒被人包養!杜言之所以對蘇芮那麼尊敬,完全是因爲蘇芮就是杜言的主子!

姚校長現在是無比的後悔啊,昨天他若是沒有兩不相幫,而是幫蘇芮說話的話,學校擴建算什麼!只要讓蘇芮捐十幾萬就夠了啊!不過還好,他昨天將許佳佳開除了,也算是將功補過了。

現在他可以肯定,蘇芮一定是哪個大家族的小姐,否則蘇芮小小年紀怎麼可能有如此氣度,更是大手筆的買下了萬古軒!

現在姚校長無比的慶幸,自己迷途知返,還不算太晚!他趕緊表忠心,“馮老闆放心,對待這樣品德不過關的學生,學校一定會嚴懲的!昨天我已經將那個誣陷蘇……蘇同學的那個學生開除了,今天讓她當着全校師生的面想蘇同學道歉,替蘇同學澄清這件事!”

馮康全看了一眼一直坐在一旁的蘇芮,見她的臉上一直掛着淺笑,心中一鬆,才露出滿意的神色,又對與姚校長相互吹捧了幾句,一陣鈴聲響起。

姚校長站起身,“要到課間操時間了,我們現在就去操場吧。”

操場上以班級爲單位,站滿了操場。宋桂玲和許佳佳已經站在了主席臺上,許佳佳一直低着個頭,讓人看不出她的表情。

下面的學生看到臺上的許佳佳,都議論紛紛的,昨天發生的事情他們已經知道了,原來蘇芮是無辜的!那些謠言全部都是許佳佳傳出來的,就是因爲嫉妒蘇芮比她漂亮學習好!

然後就有人扒出來許佳佳的過往,那個同學跟許佳佳曾經是一個小學的,據她所說,小學的時候有幾個跟許佳佳關係不好的學生,都是傳出來不好的傳言,名聲被搞臭了,最後只能轉學離開。

這下子學生們沸騰了,他們沒想到一直以來覺得乖巧文靜的許佳佳居然是這樣的人!她一直以來的乖巧都是假象,毒蠍心腸才是她的本來面目!

許佳佳看着下面的人對自己的指指點點的,眼中的怨恨像要把地面戳穿!她攥緊雙手,指甲嵌入肉裏,也不覺得疼痛。不過她很快就鬆開了手,任由血液順着手指留下。她詭異一笑,好戲還在後頭呢。再擡起頭,又恢復了往日我見猶憐的表情。

姚校長帶着蘇芮走上主席臺,所有人都安靜的看着姚校長身邊的少女。

今天蘇芮上身穿着一件白襯衫,下身穿着一條淺藍色的小腳牛仔褲,腳上穿了一雙帆布鞋。這條牛仔褲是她特意讓人改的,穿上身的效果還不錯,顯得她的身材格外的修長,她依舊把一頭長髮全部弄到後面紮成了一個高高的馬尾,露出她光潔飽滿的額頭,桃花眼上挑,一陣眼波流轉,硬生生的鎮住了臺下的人。

臺下的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同時想到了一個詞語,女王。

蘇芮站在那裏,身材修長,身着簡潔,但是那一身氣勢,卻讓人忍不住的臣服。旁邊的許佳佳也是一個美人,可是跟蘇芮站在一起,就變成了背景牆。

許佳佳看到臺下人們全部都驚豔的盯着蘇芮看,頓時嫉妒的整個面容都扭曲了。

“喂喂喂,好了,大家安靜一下,安靜一下。”姚校長走到話筒前,試了試音。

“想必大家都知道最近發生在二中的惡劣事件,經由昨天已經查明,關於初三一班的蘇芮同學的包養傳言與現實全部不符,是有人惡意的誹謗蘇芮同學,今天當着全體師生的面前,特此澄清,希望以後同學們能夠團結友愛,與人爲善,更是與己爲善!”

頓了一下,姚校長繼續說道,“至於謠言的傳播者許佳佳,必須得到她應有的懲罰!經過全體教室的商議,我們給予許佳佳同學退學處罰!”

姚校長的話音剛落,下面就一片譁然,他們沒想多只是說一個人壞話而已,怎麼就被退學了呢。同時心裏也忍不住的心虛,要知道當初他們也說過蘇芮的傳言啊!

姚校長看到下面的學生眼神慌亂,心中一嘆,希望以後可以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安靜一下,今天把大家都叫到這裏,不只是要澄清蘇芮同學的謠言,還要讓許佳佳當着大家的面,向蘇芮同學道歉!”說罷,姚校長向後退了一步。

許佳佳轉過身,眼中是再也掩蓋不住的怨恨,蘇芮坦然微笑的看着許佳佳,好似根本就沒有看到她眼中的惡意。

許佳佳看着蘇芮並不說話,蘇芮也不着急,倒是臺下的學生們不明所以,不是要道歉嘛?怎麼還不開始?

許佳佳看到操場入口的一個身影眼睛一亮,嘴脣勾起,衝着蘇芮得意的一笑,她突然上前,一把抓住話筒,“我沒有說謊!蘇芮就是狐狸精!是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

姚校長目眥欲裂,沒想到都到了這個關口了,許佳佳居然還敢出幺蛾子。

臺下的衆人被許佳佳突然的話嚇了一跳,不明白她是哪來的膽子,當着校長的面還敢放肆,但是原本相信了校長的話的學生這個時候又猶豫了起來,看許佳佳的樣子,好像說的不像是假的,否則她也不敢在這個時候當着全校師生的面說出這樣的話。這下子他們不知道該信誰了。

臺下的肖小小看許佳佳居然當着全校的面詆譭蘇芮,心中一驚,頓時就擔心起蘇芮來,她踮起腳,向主席臺望去,看到蘇芮臉上的笑容依舊,心中大定,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姚校長快步上前一把奪過許佳佳的話筒,厲聲訓斥道,“許佳佳,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若是你執迷不悟,就算賠上二中的名聲,也要讓蘇芮將你告上法庭!”

許佳佳拍了拍沒有一點塵土的裙子,笑容詭異的說道,“校長,我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蘇芮同學敢做不敢當,那就讓我來揭露她的真正面目!”

“你!”姚校長還要說什麼,卻被下面的一陣喧譁打斷。

“那邊是怎麼回事?!老王!”

下面一男一女,那個男的正是門口的看門老大爺,老王。

“校長,這,我這實在是攔不住啊!”老王一臉無奈,他也是五六十歲的人了,一攔住這個娘們,她就叫強姦,這讓他的臉面何在喲。不是他不攔,實在是他攔不住啊!

“別攔着我!我倒要看看狐狸精長什麼樣子?!”闖進來的中年女人穿着一個皮裙,畫着濃妝,一頭大波浪的長髮,卻因爲油膩而打了結。她在主席臺上掃了一眼,盯着蘇芮就撲了上去。

“啊!好你的小浪蹄子,小小年紀不學好,我叫你勾引我老公!看我今天不抓死你!”

姚校長一驚,猜測出蘇芮的身份之後他更是不敢怠慢,若是讓蘇芮在自己眼前被人打,那他這個校長可就不用再當了!更何況那張小臉若真的被抓一道子,那可就真的毀了!可是他還是晚了一步,眼看着蘇芮就要被哪個潑婦打到了,一個胳膊伸了出來,擋在了蘇芮的前面。

一開始杜言沒怎麼擔心,因爲他知道蘇芮的身手很好,雖然昨天他把蘇芮送回四合院就去查許佳佳去了,並沒有親眼看到蘇芮與柳宗的比試,但是回來之後他還是聽說蘇芮一腳就將柳宗踢下比武臺的事情。但是一看馮康全的衣服都被抓破了,杜言忍不住心驚膽戰,這一爪子要是抓到了小主子的臉上,那可就真的毀容了,他趕緊上前擋着蘇芮。

那個中年女人過來的時候,馮康全就有種不好的預感,所以當那個中年女人就要撲過來的時候,他第一個衝了過來,用手臂擋了那中年女人一下。不管蘇芮有多大的能量,在他眼裏也都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女,他沒有孩子,所以對蘇芮格外關心,若是他有孩子的話,也應該跟蘇芮一樣大了吧!

杜言看了一眼馮康全,眼中滿是感激,對於馮康全,杜言一直都有些看不起他,身爲男人居然讓自己的老婆跟別人跑了,這男人做的也太失敗了吧。直到小主子收購了萬古軒,馮康全成爲了他的同事之後,他對馮康全的感官才有所改變,現在看到他毫不猶豫的擋在小主子的面前,甚至比他的反應還要快速,對馮康全的感激之情更是無以言表了。

剛剛他小看了那個中年女人,險些讓小主子受傷,若不是馮康全事先擋在了小主子的前面,也許抓破的就不是馮康全的衣服,而是小主子的臉了!

一旁的姚校長看到蘇芮沒事,頓時就鬆了一口氣。

那個女人看自己一下沒有抓到蘇芮,有些不甘心,還想再上手抓蘇芮,結果就被杜言和馮康全兩人,一人一邊給架住了,她掙脫了幾下,發現自己根本就掙脫不開,索性也不掙扎了,張嘴就罵了起來,“你個小浪蹄子!狐狸精!小小年紀不學好你勾引我老公!你不得好死!有爹生沒娘教的浪蹄子……”

許佳佳早就躲到了主席臺的一角,微笑着看着這一場鬧劇。眼中的含着濃濃的嘲諷,嘴角勾勒出怨毒的笑容。

下面一片譁然,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麼戲劇性的一幕!因爲那中年女人距離話筒比較近,她說的話通過話筒傳到了操場上的每一個角落,所有的人都聽到了她所說的話,什麼狐狸精啊還有勾引人老公這些詞他們這些日子可沒少聽,這……這是被人家正房夫人打上門了?那個中年婦女就是朝着蘇芮撲過去的,難道許佳佳說的都是真的?!蘇芮真的是勾引有婦之夫的狐狸精?臺下的衆人心裏莫名的一鬆,剛剛他們聽到校長說要開除許佳佳的時候,就十分的擔心,因爲他們也議論過蘇芮的壞話,雖說法不責衆,但是許佳佳都被開除了,若是校長覺得不解氣在挑出幾個來以儆效尤怎麼辦,所以現在知道蘇芮真的是狐狸精他們反倒是鬆了一口氣。

許佳佳站在角落裏準備看到蘇芮狼狽的一面,可是左等右等,不管哪個中年女人怎麼罵她,她都是微笑的站在那裏,沒有一點不快,許佳佳暗自咬牙,心裏對蘇芮咒罵不停。

難道蘇芮真的不在乎這些嘛?許佳佳沒了原本的興奮,如果你贏了一個對手,你在那裏興高采烈的,可是對手一點失望都沒有,那你贏了也沒什麼意思了,許佳佳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撕開蘇芮的面具,看看她裏面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微笑!

姚校長看着這中年男子一直在這裏破口大罵,想要阻止,可是只要他一接近,那個中年女人就開始亂踢,他已經被踢了好幾腳,實在沒辦法了,只得讓老王從背後捂住了中年婦女的嘴。

蘇芮看了一眼站在角落的許佳佳,嘴角微微翹起,隨後走到了中年女人的面前,“你剛剛說我什麼?狐狸精?第三者?有爹生沒娘教?恩?”最後一聲“恩”,蘇芮特意加重音,嚇得那中年婦女一愣,也顧不得掙扎了。

姚校長驚奇的看看蘇芮,又看看那個中年婦女,不知蘇芮用了什麼魔法,竟然讓那個比潑婦還可怕的中年女人停止了掙扎!

這時候站在角落裏的許佳佳呆不下去了,她本來只想看戲的,可是沒想到那個有名的潑婦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被他們制住了。

她走上前去,對着蘇芮,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不知蘇同學這怎麼解釋,人家都找上門來了,你們還想掩蓋事情的真相嘛?!”

蘇芮沒有理會她,而是繞過她對馮康全與杜言說,“好了,你們都鬆開她吧。”

馮康全怎麼可能答應,雖然這個中年女人已經不再掙扎了,但是如果他鬆手之後,她在發瘋怎麼辦!

杜言也一臉不贊同的看着蘇芮。

蘇芮看出馮康全與杜言的堅持,心中一暖,便沒再要求他們鬆開那中年女人,只是讓門衛老王將那中年婦女的嘴鬆開。

老王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姚校長,姚校長衝他點點頭,他才鬆開手,但是卻依舊站在中年女人的身後,準備一會如果她還是破口大罵的話就繼續堵上她的嘴。

那中年女人果然沒有再出口罵人,蘇芮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許佳佳,眼眸黝黑深沉,讓人看不出想法。她將話筒放在三人附近放好。做好這一切之後蘇芮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中年女人。

“這位……請問你是哪位?”


“你這個……”

那中年女人臉色一變,剛要破口大罵,就被站在她後面的老王將嘴捂住了,蘇芮遞給老王一個讚賞的眼神。

“在學校這麼神聖的地方,我們要講文明啊,吶,你看,咱們打個商量,如果你不罵人的話,我就讓人鬆開你,但是如果你還出口成髒的話,那就對不起了,我們只能在這裏等警察叔叔了。好了,如果你不罵人就點點頭。”

蘇芮說完,那個中年女人自以爲不着痕跡的看了一眼許佳佳,然後點了點頭。

蘇芮當然看到了中年女人與許佳佳的互動,但是她沒點破,衝老王點點頭,老王拿開了堵在中年女人嘴上的手。

中年女人的確沒有再罵人,蘇芮勾脣一笑,用手指着許佳佳,對那中年女人“你認識這個人嘛?”

“我不認識!我是來找你的,你個狐狸精!勾引我的老公!唔……”後面的話被老王給捂住了,不過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話。

蘇芮表情不變,臉上依舊掛着淡笑,紅脣輕啓,“你看,你不遵守承諾哦,現在又被堵住嘴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若你在敢出言不遜,就別管我不客氣!”蘇芮的語氣逐漸加重,將自己的氣勢向外泄露一點,雖然只是一點,連全部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但是先天高手的威壓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了的,不僅操場上那些距離主席臺很近的學生感覺呼吸一滯,站在主席臺上的那幾人除了杜言好一些之外,剩下的人無一不臉色慘白,許佳佳甚至一下子跌到再地!

只是一瞬間,蘇芮就將氣勢收了回來,臺下的學生們面面相覷,剛剛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他們覺得自己都不能呼吸了?!

跌坐在主席臺上的許佳佳心下十分驚慌,她看了一眼蘇芮,見蘇芮還是笑盈盈的,沒有一點影響,在對比自己的狼狽樣子,心裏對蘇芮更是怨恨了。

染指成婚:陸少輕點寵 姚校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剛剛他只是感覺到呼吸有點困難,但那只是一瞬,馬上他的呼吸就順暢了,所以他沒有在意。

那是因爲蘇芮將威壓全部鎖定在了許佳佳和那個中年女人身上,但是因爲控制的還不夠嫺熟,才泄露了一些,讓姚校長他們感受到了。

蘇芮示意老王將手鬆開,老王剛剛也下了一跳,若不是他很快就恢復了呼吸,他都要以爲自己的高血壓又犯了呢。蘇芮示意自己鬆開手,她毫不猶豫就鬆開了,站在主席臺上這麼久,他將校長對這位小姑娘的尊重看的一清二楚,雖然這個娘們說這個小姑娘是狐狸精,勾引她老公,但他瞅着蘇芮不像那種人,反倒是一旁的那個小姑娘,整天看着柔柔弱弱的,但是他早就看出來她不是一個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