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身上沒有啥特殊的氣息波動,實力修爲,也就在一二品機甲兵之間,在主星當中,根本算不了什麼。

可是,押送的軍士們,卻是拿着擴音器,播報着:“今天,發現上百奸佞小人,暗中與黑暗種族勾結,罪大惡極,當殺!現爲以正軍法,將在菜市口刑場,執行死–刑。請市民們,一定要觀看!”

隊伍當中的一個小軍官,還尤爲賣命地嘶喊着。

現在,在枯山主星上面,除卻有銀河軍的存在。

還有,一大部分兵力,來自當地各處的星球政-府私募而來的憲兵,軍警,政務兵等。

“怎麼可能呀!我的爺爺,可是忠厚的老者,修爲也不行,怎麼會串通黑暗種族?”

在人羣當中,突然間有人叫喊着。。

“一定是冤枉的,我爺爺一定是被冤枉的!”

緊接着,這上百平民的一些家屬們,紛紛是抗爭喊冤着。

“哼,爲叛徒喊冤,這些人,都有問題,全部抓起來!拉出去,全部槍斃掉!”

一個軍官狠辣地說道。 “嗚呼!悲哉,這些兵卒,要逼-死我們呀!”

“橫也死,豎也是,不如拼一把了!跟他們幹!”

平民之中,亦有血氣中人,振臂一呼。

很快,一時激起千層浪。

就如同古之陳涉吳廣一般,紛紛是反抗了起來。

“掃射,全部擊斃!”

一個軍官,冰冷地下令道。

“嘟嘟!”

一排軍士扛起機槍,開始掃射。

平民大都只是機甲兵,連機甲戰士都沒有達到。

哪裏,血肉之軀,哪裏能夠承受得住。

當即有大-波-的平民被射-殺。

鮮血濺了一地,慘狀令人髮指。

在一旁,南天都是嚇了一大跳。

他沒有想到,這些“同僚”,竟然真的向着平民開槍了。

那些軍官們,還指手畫腳地說着:“反抗者,全部殺掉,一個不留!串通黑暗種族,罪大惡極!”

南天憤怒無比!

呵呵,黑暗種族,遠渡而來,裹挾着無邊大軍。

哪一個黑暗種族士兵,實力差了?

會瞧得上,這些只不過是機甲兵之流的平民?

簡直是無稽之談,栽贓陷害!

南天怒了!

人羣大亂,四散奔逃!

南天就要出手。

忽然間,有一隊人馬,開着飛船,從遠處,飛了過來。

從飛船上面,降落了不少人。

婚色傾城 這些人,裝備精良,統一套着一個黑袍,訓練有素,一看就是正規的職業人。

“嘟嘟!”

這羣黑袍人與這一批“銀河軍士”們,發生了激烈的廝殺。

“是黑衣軍!”

“可惡,這羣王八羔子,又出現了!真的很可惡!將他們全部擊殺!”

那些銀河軍們,全部退到了巷道里頭,進行着回擊着。

“轟隆!”

“砰!”

“轟!”

手雷,槍彈,大炮。近戰格鬥。

兩夥兵馬,廝殺得很嚴重。

不過,最終是這羣所謂的“黑衣軍”,全殲了那一夥“銀河軍”。

擊殺了那些“銀河軍”,還不算啥。

這些黑衣軍當中,忽然間,走出一個看似領頭的人。

這個領頭的人,下令着,讓這裏的平民,有序地登陸到“飛船上”。

南天因爲沒有召喚機甲,也被這些人,認爲是“平民”,上了飛船。

黑衣軍們的飛船很大,是專門的運輸飛船,裝載能力很強。

南天也覺得奇怪,這些平民們,被黑衣軍們,拉到了一個陌生的飛船上,怎麼不害怕?

南天心頭有些揣測,便向旁邊的一些人悄悄地打聽着。

通過這些人之口,南天漸漸地瞭解到了,關於黑衣軍的一些消息。

首先,黑衣軍,不是最近才冒出來的。

黑衣軍,算是枯山主星上,一個很特色,有着悠久歷史的地下私兵組織。

因爲,枯山主星毗鄰黑暗王朝。

在銀河聯盟一百零八顆主星當中,枯山主星,算是最靠近黑暗王朝。

幾乎每隔一些年,就會有黑暗大軍入侵而來。

黑衣軍最初創立起來,就是爲了自發地抗擊和抵禦黑暗大軍,來保護自己的家園。

在許多年的戰爭歷史上,黑衣軍往往都是戰績彪炳,頗得民衆口碑。

後來,隨着時代的發展。

每隔一段時期,黑暗大軍入侵,在枯山星球上肆虐的不僅僅有黑暗種族,還有許多當地的一些官員們。

他們大發戰爭財,甚至是暗自投誠,叛變了人族,搞-得許多地方民不聊生。

黑衣軍的任務,自此,不僅是抵抗和殲滅黑暗種族,還有就是,反抗和擊斃一些地區性已經叛變或者是實行暴–虐統治的軍閥貴胄們。

很多,自發加入黑衣軍的,都是一些貧苦家的孩子,甚至一些都是孤兒。

常年的口碑積累,讓枯山主星的原著平民們,對於黑衣軍,還是挺愛戴的。

南天這才恍然。

這黑衣軍和古武時代的,那些反抗當地朝-廷的暴-虐的民間遊俠組織很是相像。

“這個黑衣軍,還挺有意思的。我就在這裏,好好地看一看。若是,他們誠心爲枯山主星的民衆好,我倒是不介意剷除奸佞,順便將他們詔安,給他們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

南天心裏頭唸叨着。

南天不是自大,也不是吹牛-逼。

現在,南天手掌紫印章,擁有着枯山主星上最大的權利!

說是,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也不爲過、

權利是一種好東西,因爲,背後站着一個強大的銀河聯盟!

畢竟,任你再強大,個體力量,也拼不過銀河聯盟。

飛船繼續地行駛着。

此刻,在磨沫市的政務辦公樓的頂層。

頂層的一個包廂,匯聚了磨沫市裏頭幾乎所有的大佬。

坐在首位上的是一個西裝男子。

西裝男子面目陰蟄,陰狠毒辣。

西裝男子,隨意的往豪華的桌子的丟了一疊文件。

一個軍裝男子,率先打破了沉默。

軍裝男子,目光凌厲,聲音洪亮:“黑衣軍,又出手了!把我們找的一些替罪羊,全部拖走了!”

這軍裝男子,不是旁人,正是現在磨沫市裏頭銀河軍內部編制市區大隊指揮官匈永,軍銜:大校。

西裝男子,也是點了點頭,很是憤怒:“最近,黑衣軍,越來是過分了,頻繁插手我磨沫市裏頭的公務。”

如果愛情可以定製 宋喜那

這翩翩風度的西裝男子,也不是無名小卒,他是現任磨沫市的執政官宋獻墳。

在磨沫市當地,還有一個大家族——宋家,宋獻墳是宋家的家主。

目前,磨沫市裏頭,一把手,就是他這個執政官。

二把手,是市區的銀河軍指揮官匈永。

“匈隊長,你手握重兵,可不能幹養着呀!黑衣軍,都這麼猖狂,主動出擊,打到了我們的家門口,着實可惡的很!你要立馬出擊,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三日後,我需要看到效果!”

宋獻墳拍着桌子,怒吼道。

匈永嚇了一大跳,不敢怠慢,連忙是拍着胸脯保證着,事情一定完成。

宋獻墳聲音低沉:“這件事情,一定要嚴肅對待!要知道,我們磨沫市上面,還有一個第七戰區!”

“如果,第七戰區的那些領導們,發現了我們這些年來政-策和所作所爲,我們可就萬劫不復了!”

號外!野狼出沒,請注意! 宋獻墳,目光冰冷至極!

“我知道了,請長官放心!”

匈永鄭重地點了點頭。 現如今,隨着,戰局的推進。

在枯山主星上面,逐漸劃分出了十八個戰區。

其中,磨沫市就隸屬於第七戰區。

每一個戰區都設立一個區域首長。

區域首長,統領軍政兩方面大權,權勢滔天!

一般都是由枯山主星的當地貴胄,有影響力的地區雄主擔任。

或者,是由臨時指揮總部,從紫淵衛裏頭,挑選青印以上的紫淵衛去擔任。

反正,每一個戰區的區域首長,都不是普通人,都很牛-逼。

磨沫市也算是一箇中大型城市。

但是,在整個第七戰區,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在第七戰區裏頭,像磨沫市這樣的市,足有數千個。

只要,第七戰區裏頭的首長府,發出調查命令。

頃刻間,就可以讓宋獻墳等人,死無葬生之地。

“在過些時日,第七戰區首長府,會派遣特使過來。”

“我們必須要將黑衣軍的事情處理好,另外,既然,那幾百個替罪羊,已經沒有了。你們還需要去尋找一些,將一些暗中的事情,給擺平掉!”

宋獻墳又對着辦公室裏頭的,其他人,吩咐道。

他們都是磨沫市裏頭的各級高官們。

在磨沫市裏頭,都是大佬豪雄級人物。

宋獻墳威風凜凜地訓斥完了,就是宣佈散會。

…………

宋獻墳那邊的訓話,倒是結束了。

黑衣軍設立在磨沫市郊外的一個隱蔽的大本營裏頭。

黑衣軍們駐守在這裏的一些人,也是忙壞了。

每一天,黑衣軍們都要接受不少平民。

隨着時間的推移,黑衣軍的負擔也是增大了很多。

他們的物資供養,基本是自給自足,加上,劫掠正規軍的。

平時,他們單獨行動,單獨生活,倒是沒有什麼負擔。

現在,來了這麼多人。

負擔和矛盾,逐漸顯露。

正所謂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貧賤夫妻百事哀。

沒錢,沒物資,談什麼詩和理想?

黑衣軍的高層,現在也是矛盾重生。

一些激-進-派,甚至主張,驅逐這些救過來的平民。

甚至一些人,主張將這些平民,打包,賣給一些專門販賣人口的黑心商人。

總之,現在的黑衣軍磨沫市分支,很是混亂。

當南天他們這些“平民”被運送過來的時候。

負責的接待和安排的黑衣軍一名領班,很不友好。

這領班,面無表情地將南天他們帶到了一個黑煤礦當中。

“這裏有不錯的煤礦儲存量,你們負責挖,每個人,每天最少挖一萬斤,否則不給吃飯。”

領班冷聲說道。

言罷,就有專門的黑衣軍給南天發了工具。

還有一些黑衣軍,拿着鞭子,在趕着南天他們。

人們所口口所傳的,黑衣軍的生活,並不是很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