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人身後拽著繩索的士卒們也紛紛被撞倒。成功突破了包圍的玲玲大發神勇,把這些士卒們殺了個人仰馬翻、屁滾尿流。

處於黃巾將領們圍攻下的周倉和愛紗在沒有了遠程騷擾后,隨著越戰越勇的兩人解決了第一個黃巾將領,場面立即變成了一面倒的屠殺,只有三個黃巾將領逃進了黃巾軍陣中。

雖然宋傑的手下只有一千多人,但是五個大將的存在還是讓黃巾士卒們嚇破了膽,不斷的向後撤退,藏在了樹林中的暗處。玲玲也從黃巾軍陣中回到了愛紗和周倉的身邊。

「既然黃金亂黨撤退了,那我們也後撤,只要能夠拖住這些敵軍就行了。」隨著愛紗的話,大家紛紛停止了使用武將技,帶領著士卒們藏在了黑暗的樹林中。

周倉和愛紗聚在了一起,開始聊著自己解決了多少個黃金將領,愛紗算了一下后開口「我記得和我們戰鬥的一共有二十六個黃巾將領,三個跑了,四個弓將不是我們解決的,兩個追玲玲的也被玲玲解決了,剩下的十七個中我解決了八個。」

「看來,這次比試最後贏的人是我了。」周倉的臉上滿是笑容「剩下的九個敵將都是被我決解決的。」

「我只解決了三個敵將。」玲玲的目光變得黯淡起來「和姐姐們比起來差了好多。」

「要不是玲玲和歡歡,黃巾現在可是絕對不會潰不成軍的。你們也立下了大功。」愛莎一臉微笑的摸著玲玲的腦袋「不過下次不許再做單人沖陣這種魯莽的事情,你和歡歡陷入敵軍包圍的事情,蘭已經告訴我了。」

「嗯,我一定不會再這麼做了。」玲玲不住的點頭。

「現在我們就在這裡守著,希望皇甫將軍的大軍能夠儘快趕到,等到天亮的時候我們就真的沒有辦法應對這麼多的敵軍了。」愛莎看向對面一片漆黑的森林皺起眉頭「要是天亮了,黃巾亂黨還沒有退去,那要退去的就是我們了。」

周倉走到憂心忡忡的愛莎身邊「愛莎,你就放心吧。皇甫將軍一定不會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的。」

就在愛莎等人在等待皇甫嵩支援的時候,嚇退了皇甫大軍的張寶在親兵的攙扶下和波才、張曼成一起率領著剩下的黃巾士卒來到殘軍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其他的渠帥和將領呢?」

「地公將軍,她們都沒了。」面如死灰的將領搖頭「對面的樹林中有一隻漢軍,雖然沒有多少兵,但是她們武將的實力遠高於我們。」 「我去,這跑的也也有點太快了吧?」看著使用武將技,轉眼間就消失在自己面前的的廖化,宋傑不禁有些傻眼。

莉莉絲臉上露出笑容「主人,您放心,我已經在廖化的身上留下了魔法印記,無論她在哪裡我們都能夠找到她,您只要跟上我就好了。」胸有成竹的莉莉絲拉住宋傑向著廖化離去的方向而去。

「總算是擺脫他們了,沒想到居然還有人的武將技能夠改變自己的外形。」見到莉莉絲從斥候變成一個美女的廖化發出感慨「還有那個男的,居然一個人就輕鬆解決了好幾個黃巾力士,而且就連那個低級武將也被他輕鬆解決了。」

聽到喊殺聲的廖化心中一喜,趕緊拍馬向著發出聲音的地方趕去。沒走幾步,廖化坐騎所踩的地面開始下陷,深坑底部的尖刺也映入了廖化的眼中「可惡的陷阱!」抱怨了一聲的廖化蹬了一下自己的坐騎,一個空翻落到了陷阱的另一邊。繼續向著傳來喊殺聲的地方趕去。

就在廖化離開陷阱不久后,宋傑和莉莉絲也來到來陷阱前,看到陷阱中的戰馬屍體,莉莉絲一臉驕傲「這是她的戰馬,我就說跟我來沒錯吧。」

「是是,我們還是趕緊找到她,還有處於中軍的張梁,儘快解決這場戰鬥吧。」宋傑說著就繞過了陷阱繼續前進,莉莉絲的背後則是出現紫色的惡魔之翼,直接飛過了陷阱。兩人抹黑向著喊殺聲不斷的方向走去。

「看來就是這裡了。」在自認為擺脫了宋傑和莉莉絲之後,停止使用武將技的廖化抵達喊殺聲附近的,看著面前的兩隻不斷戰鬥的軍隊用出了自己的武將技,沖向了背對著自己的身著黑甲的漢軍士卒。

看到藍色『先鋒』出現在自己視野中的彭脫大喜過望「廖化到了,人公將軍快使用武將技告訴她你在這裡!」說著也使用了自己的武將技,率領士兵對廖化出現的方向發起猛攻。雖然人數處於劣勢,但在張梁的BUFF加成下,漢軍的防線被輕鬆的鑿穿。

衝進包圍圈中的廖化徑直跑到了彭脫和張梁的面前「抱歉,我來晚了。」一個翻身坐上了張梁坐騎的廖化對彭脫抱拳「我現在就帶人公將軍走,多多保重。」

「我一定會儘力拖住漢軍,為你們獲得更長的逃走時間。」彭脫對著周圍的黃巾士卒大喊「兄弟們,我們絕對不能夠讓官軍抓到人公將軍,所以我們現在要死戰不退,拖住這些官軍。為了那些依舊被欺凌的百姓,你們敢不敢?」

「敢!」筋疲力盡的黃巾士卒大聲喊道,完全不像是一群筋疲力盡的人所擁有的聲音,破釜沉舟的黃巾士卒們爆發出了巨大的潛力,死死的擋住了面前的漢軍士卒,讓載著張梁的廖化能夠有更長的時間逃離漢軍的追捕。

「你就別負隅頑抗了,黃巾亂黨早晚會有被漢軍平定的時候。」被彭脫拖住的馬軍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梁和廖化從自己眼前逃走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只要大賢良師和她的兩個妹妹有一個人還活著,黃巾軍就不會消失,只要還有一個百姓被酷吏壓迫,你們口中的『黃巾亂黨』就會一直存在下去。」攔住了馬軍侯的彭脫一臉不屑「想要平定黃巾,你是在白日做夢!」

武將技是輔助系『鷹眼』的馬軍侯在和武將技是『刀將』的彭脫的戰鬥中處於下風,在加上彭脫在戰鬥中一副以命搏命的樣子,束手束腳的馬軍侯很快就被彭脫在身上留下了幾道血痕。

彭脫趁著一個機會把自己手中的刀架在了馬軍侯的脖子上「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若是投降我軍,我就饒你一命。」

「絕不!」發起狠來的馬軍侯絲毫不顧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轉而把自己手中的刀捅向了彭脫。

發現馬軍侯動作的彭脫側身避過了馬軍侯的攻擊,右手中的刀劃過了馬軍侯的脖子,眼中失去了光彩的馬軍侯捂著脖子倒地,隨著馬軍侯的陣亡,戰意盡失的漢軍士卒紛紛向後退去。

宋傑和莉莉絲正好在這個時候趕到,宋傑趕緊大喊道「都別慌!我們要為馬軍侯報仇!」

看到宋傑到來的漢軍士卒們再度擁有了主心骨,再度圍上了黃巾士卒和彭脫。宋傑徑直來到了彭脫的身邊,抽出自己的單手劍攻擊彭脫。

「你一個男人居然敢和我對戰,看來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彭脫臉上滿是蔑視之色,手中的大刀徑直砍向了宋傑的脖子。

看到只前還和自己有說有笑的馬軍侯死在面前的宋傑心中滿是怒火「要死的人是你!」手中的弒神隨即架在了彭脫的刀刃之上。

「沒想到你居然能夠擋住我的刀。」看到擋住自己攻擊的宋傑,彭脫一臉意外「男人,你提起我的好奇心了。你究竟是怎麼做到有這種實力的?」

宋傑沒有回答彭脫的問題,而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彭脫「既然你的實力只用這種程度,那你就死定了!」宋傑說著就在用弒神格擋住彭脫的攻擊后,抬起左臂向彭脫的身體靠近,隨著一縷寒光籠罩在彭脫身上的藍光消失,彭脫頭上的『刀將』也在變成光塵后化為烏有。

「這不可能!」一臉不相信的彭脫隨即倒在地上,魂歸天外。看到宋傑解決了彭脫的黃巾士卒們四散而逃,不少黃巾士卒在黑暗之中走進了還沒有被觸發的陷阱中,只有極少數的幸運兒才安然無恙的逃出了漢軍的陷阱陣。

通過和士卒的溝通,知道了愛莎她們前去阻擋黃巾后軍,還有皇甫嵩的大軍遲遲未能趕來的宋傑緊緊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皇甫將軍的大軍還沒有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主人,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趕緊去追廖化和張梁,抓住她們。」莉莉絲拉住了宋傑,隨後又對自己剩下的漢軍士卒說到「你們都去增援剩下的士卒,我們去抓廖化和張梁。」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主人,快跟我來,我們要趕緊找到廖化和張梁,可不能讓她們跑了。」莉莉絲說著就拉著宋傑向她們離去的方向追去,當視野中已經看不到任何其他人的時候,背後出現惡魔之翼的莉莉絲帶著宋傑飛上了空中。

在空中快速飛行的莉莉絲沒過一會兒就看到遠處森林中若隱若現的藍色光芒「主人,我找到她們了,現在我就飛下去攔住她們。」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的莉莉絲帶著宋傑在張梁和廖化的前方不遠處落地。

取出一把飛刀的宋傑和莉莉絲躲在樹后,聽著逐漸變大的馬蹄聲估算著她們距離自己的位置。在確定好位置從樹後走出,手中的飛刀激射而出,發出一聲悲鳴的戰馬隨即倒地不起。

在看到樹后出現了一個熟悉人影的廖化立即意識到大事不妙,當看到一縷寒光飛向自己后,立即抓著張梁跳離戰馬,看到戰馬倒地的廖化臉上露出情形之色抽出自己的環首刀把張梁護在自己身後,一臉警惕的看著宋傑和莉莉絲。

「廖化將軍,我們又見面了。」宋傑好奇的打量著廖化身後的張梁,穿著一襲黃色長袍的張梁如同鄰家女孩一樣清純可愛「沒想到張梁將軍如此可愛,真是令人難以與黃巾亂黨的首領聯繫起來。」

「我們才不是亂黨!」冷若冰霜的張梁指著宋傑「師傅已經說過了,天下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皆是因為漢室氣數已盡。隨後的諸侯爭戰必回會讓百姓的生活更加苦不堪言。我們三姐妹便是因此才按照師傅的指示反抗漢室的。我們要為天下百姓平定天下。」

宋傑一臉憤怒的指著張梁「這天下就是因為你們才大亂的!自黃巾之亂開始,有多少人被殺,有多少百姓流離失所,又有多少地方因此而焦土一片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你們三個!」

「這不可能!師傅說了,只要按照她的計劃行事,我們就能夠讓天下恢復太平。為了讓天下恢復太平,這一切的犧牲都是值得的。」張梁頭上出現了金色的『人公將軍』臉上滿是憤怒「我要殺了你這個誣衊師傅計劃的人!」

「有趣。」看著突然暴怒起來的張梁,莉莉絲的臉上出現了一個笑容,在宋傑的耳邊吹了一口熱氣「主人,看來她們的師傅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呢。她的身上有股奇怪的力量,感覺應該是某種魔法,而不是她自己的力量。」

「要是主人你能夠生擒她,我就能夠好好的研究一下她身上的奇怪力量到底是什麼了。說不定還能夠知道一些關於她師傅的事情。」

「好,那我就把她們兩個都生擒了。」宋傑點頭后就沖向了自己面前的廖化和張梁而去,莉莉絲自然也沒有無所事事的待在原地,而是對廖化和張梁使用了精神魔法,干擾兩人的注意力。

趁著兩人恍惚的時候,宋傑輕鬆的來到兩人身邊,在把兩人的武器都解除了後用繩子把兩人都捆了起來「莉莉絲,你現在就好好的研究一下張梁身上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東西。」

莉莉絲走到五花大綁的張梁身邊,伸出自己的右手放在她的腦袋上,閉上眼睛用自己的精神力尋找張梁身體中的詭異力量,沒一會兒就研究明白這股力量是什麼的莉莉絲看著宋傑「主人,那股在她腦海中的力量就是她所謂的『師傅』用來控制她的來類似法陣的東西。」

莉莉絲又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張梁,臉上掛著一個燦爛的微笑「你的師傅只是把你們三個當成棋子而已,我現在就幫你解決這個問題。」隨即就利用自己的精神力攻擊張梁腦海中的詭異力量。

就在莉莉絲解決了張梁腦海中的詭異力量的時候,張梁臉上變得無比陰沉,一個不男不女的聲音從張梁口中出現「我記住你們兩個了。居然敢壞我大事!」

看著說完這句話暈過去的張梁,宋傑和莉莉絲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看來我們攤上了一個大麻煩。」

「你們究竟對人公將軍做了什麼!」五花大綁的廖化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暈倒在宋傑懷中的張梁一憤怒,向著三人的方向跑去。

一手擋住了廖化的宋傑開口「我們可沒對她作什麼,這一切都是她師傅做的事情,所謂的『蒼天已死,黃天當立。』都是假的,這一切都只是她的陰謀。」

「我是不會相信你的!」臉上忽然一紅的廖化大聲喊道「淫賊!你還不快鬆開我!」

宋傑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放在了廖化的左胸上,下意識揉了一下的宋傑趕緊鬆開了自己的右手「額,不好意思。」

莉莉絲一臉好奇的看著宋傑「主人,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急色了?」

宋傑有些尷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這只是一個意外。」隨後轉移了話題「我們現在就把她們帶回去,後面可是還有張寶的大軍需要我們解決。」

莉莉絲臉上滿是狹促的笑容「主人,你這是在轉移話題嗎?」

「當然不是。」把張梁抗在自己肩上的宋傑搖頭「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好了,我們快走吧。愛莎她們可是在最前線。」隨即推了莉莉絲一下,用行動催促臉上滿是狹促之色的莉莉絲。

「好的,我們現在就走。」抱住廖化的莉莉絲煽動自己身後出現的翅膀,帶著一臉驚恐的廖化飛上了天空。使用矢量操縱的宋傑也輕逐漸升空,兩人向著自己來時的方向飛去。

臉色煞白的廖化聲音中充滿顫抖「你,你們到底是人還叫妖怪?」

「我們可不是妖怪,我們是惡魔。」莉莉絲在廖化的耳邊小聲說道「要是非要把我們說成妖怪的話,那我們就是那種可以吸人陰氣、陽氣的妖怪。不過我和我的主人都喜歡吸陰氣而已。」聽道莉莉絲的解釋,一臉煞白的廖化嚶嚀一聲暈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的宋傑臉上滿是無奈之色「莉莉絲,嚇唬她好玩嗎?」 「我才沒有嚇唬她呢!我說的是實話,魅魔本來就是要通過與男人或女人做只有大人之間才能夠玩的遊戲提升自己的實力的。」莉莉絲一本正經的看著宋傑「主人,您可不要忘了您的種族哦。」

宋傑一臉疑惑「種族?我的種族是人類,又不是魅魔,我才不需要用這種方式提升自己的實力。」

「主人您現在明明是就是一個純血魅魔嘛!就不要再把自己當成人類了。」停下的莉莉絲轉身看著自己身邊的宋傑「所以主人您就不要再把自己的種族當成人類了。」

一頭黑線宋傑搖頭「我才不是魅魔!我是人類。」

「主人,您就認清現實吧。」莉莉絲的用空出來的左手拍了一下宋傑的肩膀「您早就不是人類了。」

就在宋傑和莉莉絲為此爭論不休的時候,系統的聲音在宋傑腦海中出現「莉莉絲說的沒錯,魔王大人您現在早就已經不是人類了,您現在可魔王啊。」

三國之北境之王 「好吧,你贏了,我現在的確不是人類而是魔王了。」宋傑一臉無奈的點頭,隨後說道「好了,我們還是加快速度吧,希望愛紗她們的防線還沒有被攻破。」

「好吧。」點頭的莉莉絲雖然沒有惡魔之翼的扇動頻率,但是飛行的速度卻變快了。漂浮在空中的宋傑也在自己的身後釋放出了旋風,提升自己的速度,兩人隨著逐漸出現的陽光,趕往愛紗所在的位置。

躲藏在樹木後面的愛紗看著樹葉間灑下的絲絲陽光,一臉凝重「所有人做好準備,敵人很快就要進攻我們了,我們一定要守住,為馬軍侯爭取時間!」

「關羽大人!」一個傳令兵來到了愛紗面前「馬軍侯她已經戰死了,宋軍侯和那位名為莉莉絲的外國人去追張梁和廖化,剩下的士卒都來了。」

「馬軍侯居然戰死了。」聽到傳令兵帶來的消息,愛莎臉上滿是哀傷之色「雖然已經做好了隨時都會有認識的人戰死的準備,但是當真的知道的時候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唬退皇甫嵩大軍的張寶也在確定了皇甫嵩大軍盡數回營后,留下五千黃巾士卒配合著黑霧進行防守,親帥剩下的一萬五千黃巾大軍向著森林深處前進,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被愛紗擋住的黃巾殘軍附近。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還停在這裡?」拉住一個黃巾士卒的張寶臉上滿是憤怒之色,一連串的問題伴隨著怒氣砸向了自己面前的士卒「其他的將領呢?為什麼一個渠帥和勇將都看不到?」

「地、地公將軍,我們被漢軍攔在這裡了,雖然夜色之中我們無法數清敵人到底有多少,但是敵軍之中有兩紫一藍三名大將挑起了斗將,把諸位將軍盡數解決了。」臉色煞白的黃巾士卒隨即把發生的一切如實告訴了張寶。

高齡正太圈養記 張寶隨即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黃巾士卒手指方向的樹林中「哦,居然還有兩條大魚藏在對面,不過在森林中和我作對就是你們自尋死路了!」

從自己的衣服中取出了太平要術中卷的張寶看著隱藏著敵人的樹林開始念咒,隨著她臉色變白向後倒去,成為愛紗等人掩體的樹木和灌木紛紛『活』了起來,樹枝、樹葉、草葉紛紛詭異的移動起來。

被親兵扶住的臉色慘白的張寶咬破自己的舌尖,用劇痛強行提起自己的精神,看著被自己釋放過法術的樹林「紫色將領又怎樣,我就不信你們能夠從我的『嗜血森林』中跑出來。」

「大人,自從黃巾妖道施了妖法之後,樹林就變得詭異起來了,我們是不是要儘快離開這片樹林。」張寶並沒有在暗處釋放道術。所以在最前方偵查的斥候在發現森林的異常和張寶的行為之後,迅速來到了愛紗身邊彙報發生的事情。

「當然要,另外吩咐下去,所有人一定要提高警惕,這些樹木、灌木也許會成為我們撤退時的障礙。」愛紗點頭后便安排自己的親兵把撤退的消息發布給所有的士卒。

儘管得到了命令的漢軍士卒已經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了集結並開始撤退,但是依舊有不少的士卒被『活』過來的灌木樹枝和草葉困在了原地。

看到這一幕的愛紗立即把大家喊到一起「元福,你在前做先鋒。天色逐漸變亮了,也許會碰上黃金亂黨,切記要小心行事、」隨即又看向了成為了丫鬟的菊和蘭「菊、蘭,你們負責保護兩側。玲玲和我一起去救那些被困住的士卒。」、

玲玲立即一臉興奮的沖向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個被困住的士卒,手中的蛇矛在草葉上劃過,解除了他的困境「哼哼,玲玲已經完成第一個了。」

一臉無奈的愛紗則是沖向了最遠的士卒,可是還沒等到愛紗趕到,捆在士卒脖子上的樹枝就已經勒斷了他的脖子,士卒抓住樹枝的雙手也無力的垂下,已然活不成了。

「該死!」看到這一幕的愛紗低聲咒罵了一句,只能把自己的目標換成下一個士卒。隨著第一個士卒被樹枝解決。

其他的士卒也紛紛明白了自己身上的東西是要取自己性命的,於是紛紛拔出自己的武器攻擊著困住自己的樹枝、草葉、灌木叢。但脆弱不堪的樹枝、草葉卻變得堅硬如鐵。

無論是朴刀兵、刀盾兵手中的大刀,還是長槍兵手中的槍尖,亦或是弓箭手隨身的匕首和背後箭壺中的箭簇都無法對這些以往能夠輕鬆弄斷的細樹枝和草葉有哪怕是一絲的效果。

「給我斷!」愛紗來到了被樹枝捆住脖子的士卒身邊,一刀劈下,輕鬆的斬斷了樹枝后,皺起眉頭「居然只有這樣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才能夠解決這些樹枝草葉。」

就在愛紗和玲玲幫助二十多個士卒擺脫困境后,『活』過來的大樹樹枝鬆開了士卒的屍體開始不斷的搖晃,困住士卒的草葉和灌木也變得越來越緊。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姐姐,小心!」就在向回趕的愛紗又幫助了一個士兵脫困后,聽到了小臉慘白的玲玲的大喊,於是下意識的回頭。一片激射而來的綠色樹葉映入了愛紗眼帘中。

「你快跑!」推了漢軍士卒一下的愛紗轉身看著迎面而來的樹葉,一邊緊緊的盯著逐漸靠近的樹葉,一邊緩緩的向後倒退,頭上出現『武聖』做好了使用全力抵擋樹葉的準備。

聽到玲玲大喊的菊在發現了後方的異樣之後立即停止前進,對著漢軍士卒們大喊「轉身,結陣!」逃出了詭異森林範圍的士卒們立即轉身,刀盾兵聚攏在一起,左手的圓盾魚鱗一樣的排列起來,用於抵擋翠綠的樹葉雨。

依舊沒能擺脫植物枷鎖的漢軍士卒們仍在使用自己手中的一切利器試圖割斷困住自己都植物,但當細密的樹葉飛過後,一切的掙扎都隨之結束,被刀鋒般犀利的葉片劃過的漢軍士卒紛紛倒地變成了一堆碎肉。

愛莎揮舞著手中的青龍偃月刀把一片片飛向自己的葉片盡數擋住,一步步向後退去。玲玲則在樹林出現異常的第一時間被同樣聽到聲音的蘭帶到了開始結陣的漢軍士卒陣后「玲玲,你就在這裡呆著,不許亂動。」

蘭的話音剛落,密集的樹葉一小部分飛進了地面,剩下的樹葉直接飛進了刀盾兵的盾陣中。當所有的樹葉都被盾牌擋住,蘭從盾陣的後面走了出來查看遍布細縫的盾陣,倒吸一口冷氣「還好木盾夠結實,不然我們現在都成一堆碎肉了。」

轉身跑向盾陣的愛莎在看到詭異活動的植物開始向著盾陣擴散后大喊「所有人快跑,這些植物都中妖術了!」

蘭,菊同樣也看到了『活』的植物在不斷向著盾陣方向接近,於是趕緊帶著剩下的士卒套路逃離這些詭異的植物。在逃開了詭異植物的擴散範圍后才鬆了一口氣。

愛莎絲毫不顧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柔軟的草地上,用手擦拭著額頭上細密的汗珠「總算是擺脫了那些詭異的植物,剛才最少有一百個士卒死在了那些植物中。可惡的黃巾妖道,我總有一天會解決掉她,為那些士卒和馬軍侯報仇。」

「主人,你快看,那裡的植物好奇怪啊。」和宋傑在空中尋找愛莎大軍的莉莉絲忽然發現了遠處森林中的異樣,於是趕緊為宋傑指出了方向「而且那裡還有能量波動,應該是張寶在使用道術。」

向遠方眺望的宋傑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情況「我怎麼沒有看到,不過莉莉絲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過去看看。」宋傑說著降低了自己的高度,和莉莉絲一起向著她指的方向走去。

「看起來沒什麼異常,莉莉絲你是不是帶錯路了?」跟在莉莉絲身後的宋傑看著周圍彷彿已經走過了一遍的樹林,皺起了自己的眉頭。

「當然沒有,主人您就放心吧,我是不會帶錯路的。」指著灌木叢的莉莉絲臉上露出笑容「您看,我們這不是找到愛莎她們了嘛。」說著就從灌木叢中拽起了一個趴在地上的漢軍士卒。

「軍侯大人?真是太好了,我現在就回去告訴愛莎她們這個好消息。」被莉莉絲拽起來的漢軍士卒一臉興奮,大聲喊著「關羽大人,軍侯大人和那個外國人回來了!」沖向了大家休息的位置。

「哥哥!」坐在歡歡身上一臉疲倦,不時點著腦袋的玲玲立即提起了精神,跳下歡歡直奔斥候的方向跑去,在看到了宋傑之後直接衝進了宋傑的懷中。

把玲玲抱起來的宋傑詢問走到自己面前的愛莎「愛莎,皇甫嵩將軍的援軍還沒有趕來嗎?」

「沒有。」愛莎搖頭「我們不僅沒有等來皇甫將軍的援軍,還遭受了黃巾亂黨妖道的妖術攻擊,有一百多個士卒都死在了她的妖術下,再加上之前的損失,我們剩下了一千三百多人,主公,我們現在怎麼辦?」

聽到愛莎介紹的宋傑皺起眉頭陷入了糾結之中「皇甫將軍居然沒有派出軍隊支援我們,難道這一切都是黃金亂黨的計謀?那也不對啊,我和莉莉絲的確是抓住了廖化和張梁。到底是怎麼回事?」

「主公你抓到張梁了?」愛紗這才注意到宋傑和莉莉絲的身上都背著一個少女。

「嗯,還有想要帶她逃離森林的廖化。」點頭的宋傑指著自己肩膀上的黑髮少女「她就是廖化,武將技是藍色的『先鋒』。」

負責偵查敵軍動向的斥候在發現了黃巾的動向後立即向宋傑彙報「軍侯大人,黃巾亂黨開始向我們進軍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思考了一下的宋傑做出了決定「我們的兵力處於劣勢,所以絕對不能和黃巾亂黨硬拼,現在我們按照我們知道的黃巾亂黨的路線離開這裡,希望能夠避開黃巾亂黨的偵查。」大軍即開始向著遠處前進。

「地公將軍,大多數的敵人都躲開攻擊,他們現在應該向著別的地方逃跑了。」前往檢查戰果的黃巾士卒來到張梁的身邊彙報「死在道術下的漢軍士卒只有一百多個。」

躺在簡易擔架上的張寶聲音無比虛弱「那就算了,眼下最終要的事情是前往黑山和找到張梁。至於那隊漢軍逃就逃了吧。通知後面的士卒,跟上我們,咳咳。」

「張寶姐姐,你還是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事情都交給我來處理,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波才拿出一張潔白的手帕為張寶擦拭著她手上和嘴角咳出的鮮血。

「那就都交給你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可能就堅持不到抵達黑山了。」看著能夠獨擋一面的波才,張寶這才躺下,閉上眼睛開始休息。

「我一定會找到張梁姐姐,然後帶領大家一起前往黑山的。」看著躺在擔架上的張梁,波才做出了決定「全軍出發,目標黑山!」黃巾大軍在波才的命令下向著黑山的方向前進,同樣也是宋傑等人離去的方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主公,這個計劃真的能行嗎?」愛莎臉上滿是疑惑「黃巾真的不會識破我和莉莉絲的偽裝嗎?」

一直沉默不語的張梁抬頭看向宋傑,目光中滿是堅定「我可以幫你們,但是你們一定要保證我姐姐的安全,另外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單獨談談,可以嗎?」

「好。」點頭的宋傑斬斷了張梁身上的繩子,和張梁一起走到了一個大樹下,宋傑對著愛莎和親兵們開口「你們就別過來了,我和張梁單獨說幾句。」

看到其他人都在遠處看著這裡的宋傑開口「你現在可以說了,他們都在遠處。」

深吸一口氣的張梁鼓足勇氣說道「我想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我只記得你和那個紅頭髮的女人想要抓住我們,之後的事情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你能告訴我嗎?」

宋傑把昨晚的事情告訴張梁「就是這樣了,你們三姐妹只是被你們的師傅利用了而已,她的目的絕對不是什麼讓天下恢復太平。你的兩個姐姐腦海中應該也被你們的師傅留下了這樣的印記。」

「原來是這樣。」張梁慘笑道「可笑我們三姐妹還想要讓這天下恢復太平盛世,實際上我們只是別人的棋子而已。把我們當成棋子還是我們姐妹的的師傅。」

宋傑詢問張梁「現在你已經知道真相了,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張梁的目光再度堅定起來「雖然我的師傅把我們當成了棋子,但是我的願望是不會改變的。我還是會為了平定天下而努力。」

「那就和我一起吧,我也準備平定天下,從此之後你們就不再是黃巾亂黨,也不會再有人視你們為反賊攻擊你們,以後也會有更好的武器裝備用於戰鬥。」微笑的宋傑向著張梁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好,不過我也有我的條件。」同樣伸出自己右手的張梁握住了宋傑的右手「主公,我希望您能夠把我的兩個姐姐從我師傅的魔爪中救出來。」

「我當然會救她們,畢竟這能擴大我們的實力。」宋傑點頭「現在我們就商量一下接下來的計劃,原本我是想利用混亂從黃巾中把張寶帶走。但現在已經用不上這個計劃了。」

「新的計劃是你和變成廖化的莉莉絲一起前往黃巾大營中,然後讓莉莉絲解除張寶身上的禁制。」說出了自己計劃的宋傑詢問張梁「你看怎麼樣?」

張梁說出了自己的顧慮「可以,那之後就怎麼辦,我總不能帶著這些黃巾士卒投靠漢軍吧?那樣只是自尋死路。」

「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張梁,你們這次出城到底是陷阱還是真的想要逃離長社?」遲遲不見援軍到來的宋傑問出了自己壓在心底已久的問題。

「當然是要逃離長社城了,我還奇怪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們行蹤並且設下埋伏的呢。怎麼到你那裡又變成我們的計謀了?」

「我也不瞞你,我們知道你們要趁夜離開長社的消息是幾個山賊帶來的。我們的計劃是先由我和馬軍侯兩隻奇兵在樹林中設伏,拖住你們前進。」宋傑說著撿起樹枝在地上畫出了計劃的示意圖。

許卿繁華盛世 「皇甫嵩將軍則會帶著大軍支援我們這兩支埋伏在樹林中的奇兵,一舉拿下你和張梁,結束長社城的黃巾之亂。但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等到皇甫將軍的援軍。看來皇甫將軍一定是遇上了大麻煩。」

「原來是這樣,還好是你抓到了我,不然我可能到死都不會知道我直只是一個被利用的可憐棋子。」

「既然你們真的打算逃離長社,你們一定找好了藏身之所,就讓廖化帶領著剩下的軍隊前往那個地方,暫時進行屯兵,等到黃巾之亂真的被平定后我們再和他們匯合,一起平定天下。」

張梁點頭「這的確是個好辦法,不過我們已經派出張燕通知大姐我們要前往黑山的計劃,所以在解決了二姐身上的禁制后我們必須儘快前往廣宗解除我大姐的禁制。」

「沒問題。我還不希望白白失去一個擁有金色武將技的武將。」宋傑自然對這件事情一百個同意。

「那我現在就和莉莉絲去,等我回來之後我會說服廖化的。」結束了和宋傑對話的張梁走到愛莎和莉莉絲的面前把新的的計劃告訴了兩人。

桃花千里縱難尋 解除了愛莎身上魔法的莉莉絲的聲音在宋傑的腦海中響起「主人不愧是擁有魅惑之瞳的高級男性魅魔,只是和她說了幾句話就把她連人帶心都騙到手了。」

「我可沒有騙人,莉莉絲你不要瞎說。」宋傑使用精神力和莉莉絲進行溝通「只是邀請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平定天下而已,怎麼就變成了騙人了?」

「莉莉絲,你還是趕緊和張梁一起出發吧。越早解決張寶身上的禁制,我們就能越早前往廣宗,解決張角身上的禁制。」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莉莉絲在用精神力回復了宋傑后帶著張梁前往了黃巾大營。

「是三將軍!快去告訴波才將軍,三將軍和廖化將軍來了!」看到向著黃巾大營靠近的張梁和『廖化』站在外圍警戒的黃巾士卒立即大聲喊道,眨眼間,所有的黃巾士卒就都知道了張梁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