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振東低下頭來吻她,他覺得,女朋友吵架的時候,沒有什麼是一個吻解決不了的。

而且他跟慕十七最近關係很好。

卻不想,他剛剛靠近,她並沒有接受,而是果斷別開了臉。

霍振東的臉停在她前方,聲明親暱,夾着幾分困惑,“十七?”

她還是第一次,這樣躲他。

“有人告訴我,你跟蘇小姐睡過,是不是真的?”慕十七並不是喜歡藏着話的人,這件事情越想越生氣,她索性直接問出來了。

如果不問出來,她覺得自己心裏會難受。

這個問題,問得霍振東心裏一沉。

她……竟然知道了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誰跟她說的?

“誰告訴你的?”慕十七感覺到霍振東的臉色明顯冷了下來。

慕十七望着他,“我就想知道,有沒有?”

她的聲音裏帶着幾分急切,她只想知道答案。

只想知道,他有沒有……跟蘇琳歡有過那種事情。

霍振東暗着眸子,他可以撒謊的,可……看着她的眼神,他實在不忍騙她。

她對他一直很好,人又真誠,他如果在這裏撒謊……

“有。”霍振東望着慕十七,直接承認了。

她知道了,也好……

這是他人生中的一個污點,被葉繁星教訓過之後,霍振東也一直在後悔自己當時的所作所爲。

可那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他跟蘇琳歡的事情,永遠都會在。

十七既然知道了,他也不好再騙她。

如果她因此,不再喜歡自己,那也是他活該吧!

他的話剛剛說完,慕十七的眼眶就溼了。

果然有……

她看着霍振東,“你髒死了。”

你髒死了!

霍振東大概沒想到,會聽見她說這樣的話。

只需要一句話,似乎就給他判了刑。

“十七。”霍振東望着她,很想叫住她,慕十七已經打開門走了出去。

出門的那一刻,眼淚就落了下來,她委屈得要命,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



葉繁星陪珊珊聊了一會兒,傅景遇在那裏照顧着小雨滴,直到顧崇林回來了。

顧崇林說:“開飯了,你們下去吃飯吧!”

他忙了大半天,終於有時間來看一眼珊珊和孩子。

葉繁星和傅景遇也不好留在這裏當電燈泡,下樓去吃飯,看到慕十七一個人坐在那裏,她那桌一個人都沒有,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在還沒有當上皇帝,還沒有搶回夜聖的江山,在還沒有得到他想要的一切,這些兒女情長不該屬於他,這些兒女情長只會讓他壞事。

即便知道,這些兒女情長會讓他壞事,可是他還是控制不住的去想,輾轉反側每個日夜,甚至,他在別人的女人身上的時候,想的也是她,將別的女人當成是她。

這些自欺欺人的想法,都不該屬於他的,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有一個女人竟然會能左右他的心思,左右他的想法,左右他的生活,會在他的心裏抹之不去,讓它因爲它產生那麼多情緒。

他發現他的腦袋又疼了,疼的特別厲害,快要爆炸了。

他的注意力不在苟樂身上,而是轉過身坐到茶几上,倒了一杯茶,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看到他這樣,苟樂壯壯膽子,繼續說道。

“王爺,天下的女人何其多,又不差公主一個,即便是王爺再喜歡,日後當上皇帝。 傲嬌學霸︰腹黑校草請指教 公主還不是王爺手到擒來的事。王爺現在確實不該被這些兒女情長牽絆,更不能因爲公主而損失了大忌。”

“王爺是局中人,看不出什麼自然感應不到什麼,但是屬下是局外人。公主做的那些事屬下雖然不知道,但是都看在眼裏。屬下能感覺得出來,公主對王爺再沒有往日的半點感情可言,甚至,往深了看,看還能看到恨意。”

“屬下的命是王爺救的,屬下也是王爺一手提拔一手栽培的。無論何時,屬下都不會出賣王爺,屬下只會爲了王爺着想。屬下冒着大不敬,就是要爲王爺指明這些。王爺不要被人矇在鼓裏,也不要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屬下也是爲了王爺好。”

“再這樣下去,王爺一心都在公主的身上,早晚自己所密謀的一切,都要毀於一旦。”

雖然不滿他的以下犯上,但是他說的句句在理,他的每一句話夜冰微都無法反駁。

夜冰微沉默着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飲下。

“繼續說下去,除了安康以外,你還懷疑誰?”

“是!”

聽到他這麼說,苟樂心下一喜,自知自己說的話。王爺都聽進心裏去了,那就說明。現在的王爺還是有理智,分得清好壞的,也並非是被安康迷惑的是非不分。

他臉上出現濃濃的喜氣。

“屬下還懷疑李大人,通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屬下一直都在暗暗的觀察着公主和李大人,發現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屬下懷疑,李大人和公主之間……”

隨着他這句話未落,夜冰微重重地拍響茶几。

沉悶的響聲,向外透露着他的不滿與不悅,苟樂哆嗦了一下。

“王爺……”

夜冰微臉上的冰冷,已經彰顯臉上,他冷喝一聲,“繼續說下去,誰允許你停的?”

“是!”

苟樂硬着發麻的頭皮。繼續恭敬的說道。

“屬下懷疑李大人和公主之間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不下幾次屬下都看到他們私自在一起。” 葉繁星走了過去,在她身邊坐了下來,“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裏?霍振東呢?”

葉繁星一邊說,一邊拿自己的碗,陡然看見慕十七的眼睛都是紅的。

十七竟然哭了?

葉繁星的手都有點顫抖,“怎麼了?”

竟然一個人在這裏哭。

說別人就算了,偏偏還說慕十七。

慕十七直接埋頭過來,抱住了葉繁星,“星星。”

傅景遇在旁邊看着這一幕,一臉的蒙。

正好看到姐夫和姐在前面的桌子,傅景遇對葉繁星說:“姐在那邊,我過去一下,你聊完了自己過來。”

“嗯。”

葉繁星看着傅景遇走了,才望嚮慕十七,“你沒事吧?”

慕十七特別特別的傷心,她好不容易有了喜歡的人,可現在又知道了這個。

她雖然理解,但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才發現這是件多麼難以忍受的事情。

“十七……”

葉繁星望着慕十七,“要不要我去幫你把霍振東叫過來?”

她想,有霍振東來哄一哄,她會不會好一些?

結果慕十七一聽到霍振東這個字,就直接否定了,“不用。”

“他惹你生氣了?”之前還是甜蜜的偶像劇,一轉眼,怎麼就弄成這樣了?

慕十七道:“有人跟我說,他跟蘇琳歡上過牀,他承認了。”

“……”葉繁星聽到這個消息,心裏咯噔一下。

這件事情自己一直瞞着,慕十七是怎麼知道的?

“誰告訴你的啊?”

“那個姓趙的……”

“趙嘉淇?”葉繁星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還真是她。

不過讓葉繁星沒想到的是,趙嘉淇竟然知道這件事情。

先不管她是怎麼知道的,她竟然敢把這件事情拿到慕十七面前來說,她是想死嗎?

“嗯。”

葉繁星輕輕拍着慕十七的肩,眼下的重點是安撫好慕十七,“她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她說的話,你別太當真。”

“可是這件事情本來就是真的,不是嗎?”她在意的不是趙嘉淇那些話,而是這個事實,“霍振東自己也承認了。”

葉繁星頭痛得很,他倒是還真敢承認。

他難道就不會撒個謊,推到趙嘉淇身上嗎?

葉繁星硬着頭皮安慰道:“就算這件事情是真的,你看,霍振東他自己都承認了,證明他很尊重你,不想欺騙你。 全世界都想圈養我[綜] 否則,他完全可以不承認的。但如果,他是個做了不敢承認,還想着各種辦法騙你的人,你會原諒他嗎?”

慕十七聽完葉繁星的話,抽泣了一下,擡起頭看着葉繁星,“你說的好像有道理。”

葉繁星說:“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重點是以後,跟你在一起後,他還會不會喜歡別人。你覺得呢?”

那時候,他也不認識慕十七。

葉繁星想,霍振東現在應該也會很後悔吧!

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喜歡的人,卻發現自己身上多了永遠洗不掉的污點。

人都是這樣的,總有一天,會爲自己的錯誤而買單。

慕十七知道葉繁星說得挺對,可她心裏依舊難受,“我挺難過的。”

(其實這種事情現實中應該挺多的,如果你們是十七,會原諒霍振東嗎?今天9章完成,明天見哦。晚安,月底繼續求月票) “李大人是王爺的人,沒有王爺吩咐,不該和公主走的那麼近。況且,李大人應該知道王爺和公主的關係非比尋常。在沒有得到王爺的允許之前,就更不該和公主走的那麼近。”

“他們走的很近?。”

夜冰微聲音平靜,淡淡的看着她,帶有審視,帶有懷疑,帶有猜忌。

“你親眼看到他們走的很近了?。”

“在錦州的時候,屬下看到他們拉拉扯扯,當着屬下的面也不知避諱,直到屬下走近的時候,他們看到屬下,才鬆開手。”

夜冰微勾脣冷笑。

“既然如此,爲何早不和本王說?。非要等到現在才和本王說?。”

苟樂害怕的低下頭,“屬下不敢。”

“不敢?”

夜冰微嘴角的冷笑弧度加大。

“是真的不敢?還是說的是假話?。你故意藉此來誣陷他們?。”

“王爺….”苟樂不敢相信的擡起頭,他沒有想到,他的話說到這種地步,王爺居然還向着他們。

他可是王爺一手提拔上來的,他的心腹下屬,如今他的一句話,這麼多的解釋,他說的那麼多,句句是在爲了王爺,竟然得不到他的相信,王爺心裏居然還在偏向公主,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五味雜陳,應有盡有。

他的忠心在於王爺,在錦州砍斷他的一隻手臂,他還能忠心於他。而不是對他是有隔閡,心有間隙。

苟樂如今聽到他這麼說,心裏涌出來的不知是什麼滋味。

以前的王爺對他的話深信不疑,如今的王爺,卻對他的話保有質疑。

在王爺的眼裏,一定認爲他是還在記恨於錦州公主,誣陷她,讓王爺砍了他一隻手臂的仇。

他臉上的表情轉換莫測,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說的這麼多,王爺似乎都沒有聽進去,就算偶爾聽進去了,也是在強忍着聽進去。

最終,他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壯着膽子,將頭擡起。

“王爺這麼相信公主,不相信屬下的話,可以先從李大人的調查起。李大人雖然是王一手提拔上來的,可是卻是公主在皇上那吹了枕邊風,給的這個高位。李大人對王爺是忠心的,但是對公主也是心存感激的。況且李大人。又是青年才俊,公主長得貌美。又到了及笄的年紀。世上男子拒絕的了公主的美貌,沒有一個不會對公主動心,屬下懷疑……”

“你懷疑什麼?懷疑是安康利用了李尋?合夥李尋出賣本王?”

“是,屬下確實認爲。”

苟樂壯着膽子擡頭,準備迎接他的雷霆之怒。

然而他等了半天,夜冰微都沒有朝他發火,他不由詫異,擡頭看他。

“王爺……”

“你的話說得不無道理,但是安康出賣本王?他爲何要出賣本王,理由呢?他的殺父仇人是狗皇帝,這是她一直以來都知道的事情。慕容夫人他們也從未在她的面前說錯過什麼,說漏過什麼。當年的事除了本王和他們以外,沒有旁人再知道。” 葉繁星說:“吃點東西吧!”

因爲慕十七哭得很不像樣,葉繁星也沒帶着她去姐夫他們那邊湊熱鬧,因爲那桌都是認識的人。

葉繁星就在這邊陪着慕十七,吃了些東西。

好在,吃了些好吃的,慕十七就沒那麼哭了。

沒有什麼,比食物更能安慰一個吃貨。

霍振東從樓上下來,看到慕十七在那裏跟葉繁星一起吃飯,同桌都是不認識的人,想走過去,但想起慕十七之前說的,又忍住了。

他轉身,走向了另一旁,正好傅景遇旁邊有個位置,他坐了下來。

傅景遇:“……”

這個位置原本是給星星留的,結果葉繁星一直沒過來,現在霍振東過來了,可他怎麼覺得哪裏怪怪的?

傅景遇看了霍振東一眼,霍振東望向他,“怎麼,有人了?”

“沒有。”

霍振東心安理得地坐了下來,開始吃飯。

比慕十七相比,他是個很理性的人,就算跟慕十七吵架了,他的臉色,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彷彿根本沒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