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林楠的目標便是這位人仙境強者,以及整個城主府!

普通小城,對於這裡一切林楠和崔慶早已摸清,崔慶在明,林楠在暗。

除去這位人仙境強者外,整個小城雖然還有五六位人仙境高手,但並不屬於靈韻仙族的,哪怕是可能會出手,估計也不敢真正拚命。

「我自己動手,你繼續隱藏,關鍵時刻助我即可!」城主府外,林楠沉聲,對崔慶傳音說道。

這件事一出,自己勢必和靈韻仙族不死不休,他不想牽扯到崔慶。

能不露面便不露面,也是一種保護。

崔慶想了想,頓時明白了過來,這次沒有拒絕。

「放心做,我隨時出手幫你,別太衝動!」

林楠點點頭。

整個小城,強者就那麼多,城主府是靈韻仙族的嫡系力量,城主更是一位大人物的長孫,天人境巔峰,也正是林楠要殺的對象。

哪怕是那位人仙境強者出手,林楠也毫不懼怕。

斬殺之!

這次,林楠要發泄!

大白天的,城主府大門口,很是熱鬧,人來人往。

作為這座小城的掌權者,雲逸很是舒坦。

與其在靈韻仙城之中被那麼多長輩看著,有那麼多人需要自己注意著,在這小城之中,完全可以為所欲為,他是城主。

哪怕是城內的其他幾位人仙境高手也只有巴結的份。

他的爺爺,是靈韻仙族的族老,天仙境強者!

在這小城中,他便是天,隨意掌控無數人的生死。

在他身邊,跟著五六位靈韻仙族的嫡系子弟,在這小城內都是一樣的舒坦,先前剛剛從城內一個小家族中歸來,再度搜刮而來不少的資源。

就在一群人準備進入城主府休息之際,一道人影直接從一旁迎了過來,竟然毫無退避之意。

「滾開,找死嗎?敢擋城主的路?」一名靈韻仙族天人境巔峰的子弟沉聲開口怒斥道。

雲逸也微微掃了一眼。

能成為這座小城的主人,雖然仗著族老爺爺的原因,雲逸也不是廢材。

只是第一眼,雲逸眉頭便微皺。

在眼前這人身上,他感覺到一股危險感,一股淡淡的殺意存在。

更甚至,竟然有著一股面熟之感,似曾相識!

「你是何人?」雲逸沉聲開口,心中帶著一絲警惕。

對面,這道身影出現在他們丈許之外。

抬頭,冷笑。

「林楠!」

聽到這個名字,在場有幾人臉上帶著一絲疑惑,好像在哪聽過,但也有人直接反應過來,林楠的大名之前在整個靈韻仙城鬧的沸沸揚揚!

「林楠,是林楠!」一群人大吼而出。

雲逸一開始還真沒想到,聽到這話后,一瞬間臉色大變。

然而就這時,林楠動手了。

刀出,斬!

「撲哧!」一名跟在雲逸身前的靈韻仙族天人境年輕男子直接被一刀斬殺,毫無任何抵抗之力。

連人仙境強者,超階妖獸都能戰,能斬傷的林楠,一刀出這些普通的天人境高手根本擋不住。

一刀出,其他人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隨即反手再度一刀,其他人才算是反應過來,雲逸站在眾人身後,反應也最快,臉色狂變之餘,抽身爆退。

「大膽!」一聲爆喝,直接在小城上方響起。

然而剎那間一刀直接劈殺而至。

「撲哧!」

一刀之威,雲逸躲了過去,然而右臂直接被斬斷,手上的須彌戒指直接一起丟掉,剎那間直接被林楠一把收了起來。

「啊……」雲逸慘叫,多久沒有這麼慘叫過了,一直以來他都是主宰,何曾遇到這一幕。

「給我殺了他!」雲逸怒吼而出。

然而等到他反應過來之際,身邊七八名靈韻仙族的天人境高手已然全部被斬殺,一個不留。

林楠手持長刀,還在滴血,一臉冷笑寒意的看向雲逸。

「今日,先找靈韻仙族收上這麼一筆利息!」林楠寒聲。

頓時,雲逸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嚇個半死。

右臂被斬,須彌戒指都被林楠收走,哪怕是有特殊的寶物,但也無法動用,感受到林楠滔天的殺意,他嚇個半死。

「不,你不能殺我,我爺爺是族老,是天仙境強者!」雲逸開口。

城主府內,更是剎那間一股強大氣息爆發而出,那位人仙境強者發現了城主府門口的動靜。

林楠連殺七八人,氣勢大爆發,光天化日之下根本無所隱瞞。

「混賬!」這位人仙境強者怒斥一聲,瞬間沖了出來,要保護雲逸。

人在邊緣 然而剎那間,林楠速度更快,直接不予理會,對著雲逸直接斬殺而去。

「不!」

雲逸大吼大叫。

「救我!」 秦未央帶著笑容的臉上,掛著眼淚,讓路彥昭的心臟,都一陣一陣的收縮。

她說:"而且,我脫離修羅門之後,也不怕找不到合適的骨髓了,我當時那麼喜歡你,你還能救未銘,我那時,甚至覺得,這可能是上天的恩賜,你知道嗎?其實,對於你的人品,我還是很認可的,所以,我當時就像是快要死的人,突然絕處逢生一般,我真的很開心,我當時就在想,我是不是那個時候,表現的太想擺脫季修了,所以,最終才讓未銘放棄了求生的信念,不想再拖累我!"

秦未央說著,雙眼獃獃的,看起來有點無神。

路彥昭心疼的要死,他抬起手,卻被秦未央擋住了:"不要碰我,不要安慰我,我怕自己捨不得,路彥昭,我知道我們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再勉強你了,能跟你在一起一年,我很高興,我跟你解釋這些,也是希望以後,你不要對感情有陰影,覺得人家姑娘,靠近你就有利用你的嫌疑,我也不想讓你再帶著對我的恨生活,如果分開,就讓我們相忘於江湖!"

路彥昭的手,慢慢的放下來。

聽到秦未央的話,他的眼眶都紅了。

他閉上眼睛,讓自己的淚水,流回心裡,他這才開口:"未央,我欠你一句對不起,就算是你利用了我,你是修羅門的人,我當初也不該說那些傷人的話,我應該給你機會,讓你解釋的,畢竟,就算是不能在一起,我也希望,我們各自安好!"

秦未央咬了咬唇,眼淚不爭氣的又充滿眼眶。

她低著頭,點點頭,悶悶的開口道:"恩,各自安好,路彥昭,你走吧,我不想讓你再看見我哭,在你面前,我已經哭過好多次了,你走,我也不看你,今天晚上,就當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會在晚宴之後離開,因為沉風要陪著朵朵,我也想等他一起離開!"

路彥昭心裡酸澀的要命,他點了點頭:"你不用解釋,你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

路彥昭說完,狠了狠心,轉身,向著晚宴大廳走去。

他剛抬腳離開,秦未央的眼淚,已經收不住,刷的一下,就哭了出來。

眼淚落在紅色的高跟鞋尖山,暈染開來。

秦未央的嘴角,勾起一抹難過的笑容,她和路彥昭,最終還是分開了。

沒有歇斯底里,沒有爭吵,他們最後是心平氣和的談了這麼多,分開,各自安好。

她原來以為,路彥昭恨她,就算是分開,也不會讓她好過。

可惜,她想錯了,他願意讓自己離開,彼此平靜,互不打擾。

就在秦未央低聲哭泣的時候。

在露台旁邊的宴會廳,靠牆的陰影處,玉玲瓏端著一杯酒,神色複雜。

果然,路彥昭也活著。

在她今天剛知道秦未央還活著的時候,她就猜測,路彥昭也應該沒死。

現在,果不其然是這樣。

只不過,想到季修對路彥昭恨之入骨,對秦未央念念不忘,玉玲瓏的心裡,突然就升起一種瘋狂的心思。

要是,她能讓秦未央身敗名裂,路彥昭和季修,還會再喜歡她嗎?

季修那麼恨路彥昭,她要是做點什麼,讓路彥昭生不如死的事情,也算是幫季修報了仇吧。

季修既然讓自己去勾引路彥琛,那還不如……讓秦未央去,如果路彥昭得知,自己的哥哥和秦未央在一起的時候,兄弟反目,葉一朵厭惡秦未央……

想想這些事情,玉玲瓏就莫名的興奮。

玉玲瓏向來是行動派,而且,她也知道,今晚會有大事發生,季修為了這一天,已經準備了好久。

她就算是想製造點混亂,也不過是添了一點混亂而已。

玉玲瓏勾了勾唇,去喊了一個服務生過來,遞給服務生一把鑰匙,然後,在他的耳邊嘀咕了幾句,這才轉身,離開。

今晚,季修安排的人,混入晚宴的不少,她如果加以利用的話,她的計劃,肯定沒問題。

想到這裡,玉玲瓏就更加勝券在握。

話說,秦未央正在努力調節情緒,畢竟,她一回還要出去,她不想讓別人看出來,她哭過。

結果,還不等她調整好狀態,就有一個服務生走進來。

對方看著秦未央,開口道:"請問,您是秦未央秦小姐吧!"

秦未央紅著眼睛,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我是,請問你是誰?"

對方立馬自我介紹:"我是今晚的服務生,也是一年前,在路彥昭老大身邊的手下,今天晚上,這邊人手不夠,我就過來幫忙,剛才路老大把這這把鑰匙給我,說這是320休息室的鑰匙,他說您狀態不好,可能需要休息,等您休息完了之後,把鑰匙放在房間的茶几上就行,我們打掃房間的時候,會順便收走!"

本來,秦未央還有點警惕,但是,聽到是路彥昭的手下,又聽到對方說了,是一年前在路彥昭手下。

秦未央便放心了一點,她知道自己這會眼睛很腫,估計沒法見人。

她便接過鑰匙,說了句謝謝,從宴會廳邊上,向著休息室走去。

秦未央一走,那個服務生,立馬看了一眼玉玲瓏的方向,點了點頭。

玉玲瓏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已經搞定一個了,還剩下下一個,得好好想想辦法才是。

畢竟,路彥琛可不好騙呢,只不過,只要是人,就會有弱點,她還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她搞不定的人。

想到這些,她頓時胸有成竹轉身,向著葉一朵走去。

葉一朵剛剛跟路彥琛分開,臉上這會還帶著淡淡的紅暈,手指上的戒指,顯示著她現在的身份。

看著她這模樣,玉玲瓏打心眼裡羨慕。

因為她這種身份,就算是喜歡一個人,也不可能這麼高調的示愛。

更何況,她喜歡的人,她都不敢大聲說出他的名字,更不敢在他面前,說出她的感情。

說起來,她其實很羨慕葉一朵。

葉一朵的洒脫和幸福,都是她最羨慕的,她想,如果不是身份對立的話,其實跟葉一朵成為朋友,也很好。

其實,在她們相處的過程中,她自己都分不清楚真心和假意了。

因為葉一朵的真誠,真的有打動她。

可是,季修卻是她的軟肋,季修說一句,她便願意上刀山下火海。

所以,她們最終只能是敵人。

玉玲瓏看著葉一朵和雲夢恬在說話,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她的目光在宴會大廳掃了一圈,立馬走到一個服務生旁邊,端起一杯酒,開口道:"待會告訴路彥昭,葉一朵去了320休息室,給他準備了驚喜!行動的時候,我會在無線耳麥里告訴你,可以了!"

玉玲瓏的語速極快,說完,她就端起一杯紅酒,笑著向著葉一朵那邊走去。

話說,就在玉玲瓏去找葉一朵的時候,秦未央已經到了休息室。

她在休息室里,看到了準備的甜點和飲品。

因為秦未央知道,這個休息室,是路彥昭特地讓自己來休息的,所以,她對這裡的一切,都覺得有安全感。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秦未央也沒有吃東西,她哭的嗓子有點干,端起旁邊的白開水,喝了一口,這才走到沙發旁,坐下來休息。

房間里有一個精緻的熏香,味道淡淡的,還特別好聞。

秦未央就這樣安靜的待著,覺得挺安心的。

與此同時,玉玲瓏已經到了葉一朵旁邊。

雲夢恬一看見玉玲瓏,就忍不住皺眉:"怎麼又是你啊,你陰魂不散的,能不能消失啊!"

葉一朵皺了皺眉,無奈的看著雲夢恬:"小夢,好好說話,玲瓏是我朋友!"

雲夢恬想到秦未央那會,拿著她手機,發給路彥琛的消息,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朵朵,或許過兩天,你就不這麼認為了!"

玉玲瓏的神色始終很淡定,彷彿雲夢恬的話,對她沒有任何影響。

葉一朵無奈的看了一眼雲夢恬,又抱歉的看著玉玲瓏,不好意思的開口:"玲瓏,你別介意啊,小夢說話,向來都是這麼心直口快的!"

玉玲瓏笑了笑:"我怎麼會介意呢,這種小事,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玉玲瓏說完,突然眉頭打結,下意識的捂著肚子,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葉一朵瞬間有點慌了:"玲瓏,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玉玲瓏臉色難看,她臉上的痛苦加深:"我肚子疼,好像是生理期來了,我想去趟衛生間,朵朵,你能陪著我嗎?"

葉一朵剛想說完,雲夢恬直接開口:"什麼肚子疼啊,誰知道是真的,還是假裝的!"

玉玲瓏的眸子沉了沉。

不管,怕被葉一朵發現什麼,她也不敢表現的太明顯。

她咬了咬唇:"朵朵,我自己一個人去吧,你在這裡陪雲夢恬吧!"

玉玲瓏說完,就要一個人離開。

葉一朵立馬急了,她拉住玉玲瓏的胳膊,開口道:"我陪你去吧,讓小夢一個人在這裡等吧,你肚子不舒服,我陪你著你比價重要!"

雲夢恬的臉都黑了,什麼叫玉玲瓏肚子不舒服,陪著她更重要啊!

那感情自己,就是不重要的那個唄。 雲夢恬想到玉玲瓏的身份,她真的恨不得現在戳穿她,讓她虛情假意的在朵朵面前,裝模作樣。

可是,想到兩個哥哥的叮囑,她還是忍住了,她也不想弄得葉一朵不開心,更不想讓她好好一個生日,以鬧劇結束。

雲夢恬咬了咬牙,開口道:"肚子疼嘛,好說啊,你早點說,我陪你去啊! 重生之商業領袖

雲夢恬一臉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走到玉玲瓏旁邊,伸手就拉著她的胳膊,向著衛生間走。

看著雲夢恬這個樣子,葉一朵忍不住皺眉:"小夢,你發什麼神經呢?你放開玲瓏!"

聽著葉一朵這話,雲夢恬氣的想揍人:"葉一朵,你這是沒事找事吧,我都願意陪著她去了,你還想怎麼的啊!"

葉一朵皺眉:"小夢,你看看你那一臉假笑,那咬牙切齒的樣子,我敢讓你陪著她去嗎?還是我陪她去算了!"

葉一朵說著,就走到玉玲瓏另一邊,伸手去拉她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