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那家長卻無所謂的道:「小孩嘛,都這樣,調皮,我也管不了。

你一個大人,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幹嘛?

真是小氣鬼!」

「你……」

蘇菲氣的吹鬍子瞪眼,眼淚差點沒掉下來。

明明是對方錯了,自己居然還成小氣鬼了?

天下間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家長?

看到這一幕,鹿一凡微微一笑,輕輕拔起一根頭髮,撒豆成兵術施展!

鹿一凡的虛擬爺爺,鹿尼瑪老爺子立刻被頭髮幻化了出來。

這時鹿一凡走到那家長的面前,一把扯掉了他的褲子,連個褲頭也沒給他剩下,然後調皮的沖著那家長做了個鬼臉,跑掉了。

「卧槽泥麻辣隔壁啊!!!把老子的褲子換回來!!!」

熊孩子家長憤怒的吼道。

撒豆成兵術幻化成的鹿尼瑪這時咳嗽著走了過來道:「怎麼了?怎麼了?剛剛我看到我孫子跑過去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熊孩子家長一看,鹿尼瑪跟鹿一凡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立刻揪著鹿尼瑪的衣領道:「你還好意思說!

你孫子把我褲子連著褲衩都給搶走了!

你怎麼不管管?」

鹿尼瑪聳聳肩,無所謂的道:「小孩嘛,都這樣,調皮,我也管不了。

你一個大人,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幹嘛?

真是小氣鬼!」

噗~~~~~

這熊孩子家長差點沒氣吐血了!

你妹的!

末戀總裁先婚後愛 這不是自己剛剛才說的話嗎?

現在居然用到我身上來了!

而且你見過二十歲的孩子嗎?

你家二十歲還是孩子?

那特么是巨嬰才對吧!

還沒等這熊孩子家長發難,鹿尼瑪見到列車警察過來了,立刻哀嚎一聲,就地一躺,哭吐白沫的顫抖了起來。

那列車警察趕緊跑過去問情況。

鹿尼瑪拉著列車警察的手,哭著道:「同志啊!他……他打我!就因為我孫子是個孩子,調皮了一下下,他就揪著我的衣領打我!!!」

和美女總裁荒島求生 列車警察過來的時候,看到了這家長揪鹿一凡的衣領。

於是他怒喝道:「你這人怎麼回事?小孩子調皮,你教育教育就是了。

打人家老人幹什麼?

你看看給人家打的!」

「我……我沒打啊!沒打啊!不信你問她!」熊孩子家長著急的指著蘇菲道。

蘇菲先是一愣,然而看到鹿尼瑪對著她在眨眼,蘇菲立刻反應過來道:「警察同志,我作證,他打了!

而且打的特別沒人性!

還有,他家的小孩也被他教唆去掀我裙子,差點讓箱子把我給砸死!

我懷疑,他有反社會傾向!」

(本章完) 那熊孩子家長臉都綠了!

「你……你這個小娘們怎麼瞎幾把胡說呢?明明是這死老頭子的孫子先搞我,他又過來訛我的!」

警察低頭問鹿一凡的分身道:「大爺,您哪裡不舒服啊?」

鹿尼瑪哆嗦著道:「哎喲我的胳膊肘啊!哎呀我的波棱蓋啊!哎喲,我的腰間盤啊!!!」

「這些地方都疼嗎?」警察問道。

「警察同志,我可沒碰過他這些地方!」那家長趕緊道。

「哎喲~~~都不疼啊!!!」鹿尼瑪道。

快穿寵夫系統宿主有點冷 「你別大喘氣行不行?!會嚇死人的!!!」熊孩子家長暴喝道。

「哎喲,我的心臟啊……疼死了!!!警察噓噓,他吼我!我……我有心臟病……我要求他帶我去醫院出錢做檢查!

最好幫我立刻安排換心手術!

錢也不多,器官費用加手術費還有後續的營養費來個一千多萬就夠了。」鹿尼瑪表情扭曲的捂著自己的心臟道。

卧槽!

本來還慶幸這老頭沒啥毛病的熊孩子家長一聽,直接嚇的都快尿了!

要是這老頭真的心臟有問題,再訛上自己一筆,怕是沒個百八十萬根本下不來!

尤其是這種敢提出去醫院的老頭。

身體上指定有毛病!

警察點點頭道:「嗯,這樣也好,先讓嫌疑人帶您去醫院體檢一下吧,費用嫌疑人出。

您沒意見吧?」

鹿尼瑪瞪了一眼熊孩子家長,冷哼道:「本來就該他出錢!俺這心臟都是他給弄壞的!!!」

「老不要臉的你……」

「還敢罵我!!!哎喲!!!俺滴個心臟啊!!! 神級插班生 疼啊!!!」鹿尼瑪馬上滿地打滾了起來。

「你閉嘴! 無盡的遺落 把人家弄出心臟病來了,你本來就該賠償!

人家要求的沒毛病,你想犯罪潛逃嗎?

如果現在逃走,坐牢三年以上,十五年以下!」警察厲聲喝道。

「警察同志,不是,不是這樣的……」

熊孩子家長知道這關是過不去了,只能一咬牙道:「老爺子,您看這樣行嗎?

我賠給您一千塊錢,您自己去醫院可以嗎?」

「一千塊錢?打發要飯的呢?哎喲我的心臟喲!!!」

「好好好!一萬塊錢總行了吧?!「

「五十萬!少一分,你就直接帶我去醫院吧!咱就正規流程檢查,查出啥毛病,你就一直在醫院伺候到我病好了就完事了。

咱不訛人!」

卧槽!!!

這還叫不訛人?

熊孩子家長沒轍了,只能哀求道:「老爺子,對不起對不起,剛剛是我們家孩子不對。

也是我教育的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見識。」

鹿一凡豈是那麼好忽悠的人?

現在原諒他了,以後還是不長記性!

「別別別,我老頭子就是對事不對人。咱該去醫院去醫院,沒事不用賠錢,但是有事你也不能不擔責任。

正規法律流程走著就行,反正我孫子認識全國最好的律師團隊,讓你賠個千八百萬的沒啥問題。

嘻嘻!」

最後一句「嘻嘻」,讓熊孩子家長心中怨恨無比!

尼瑪!

死老頭子油鹽不進啊!!!

最後,熊孩子家長只能認倒霉,東拼西湊的在警察的調和下,賠了五十萬元。

下了火車,這家長二話沒說,直接把他剛剛還當成寶貝一樣的兒子給打的嗷嗷大哭,怕是一輩子也不敢再皮了。

沒多久,鹿一凡本尊回來了。

蘇菲激動的對他道:「臭流氓,你怎麼才回來啊!

剛剛你爺爺太牛逼了!

真的是太解氣了!

教訓的那熊孩子家長一愣一愣的!

你沒看到他剛剛那個臉喲,一陣白,一陣綠的,哈哈哈,快樂死我了!」

十分鐘后,鹿一凡跟蘇菲同時下了火車。

「終於要跟你分開了!臭流氓,咱們後會無期哈!」蘇菲輕鬆寫意的道。

鹿一凡看了一眼周圍幾個抽著煙,眼睛一會兒喵向蘇菲的胸上,一會兒瞄在她的包包上的幾個社會青年,玩味的笑道:「確定不想再見到我了?

說不定我能幫你大忙喲!」

「你可拉倒吧!我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才遇見你的!咱們還是這輩子別再見了!拜拜吧您內!」

蘇菲言罷,趾高氣昂的扭頭朝著火車站外面走去。

鹿一凡神識外放,默默的感應著蘇菲的周圍人群流動。

果然,沒多一會兒,那幾個染了一頭五顏六色頭髮的社會青年在一個角落裡把蘇菲給圍起來了。

為首染著紅毛的,年齡大概二十三歲,打著耳釘,抽這根煙,笑眯眯的盯著蘇菲道:「包拿出來吧!」

蘇菲瑟瑟發抖的道:「你們……你們這是違法的!警察就在那邊!!!」

「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那紅毛狠狠的將一口濃煙吐在蘇菲臉上道:「犯法?

在火車站這一塊,你山雞哥我就是法!

哥幾個,給丫錢包拿過來!

然後衣服扒了按牆上,讓哥好好爽爽!

哥這幾天快憋死了,要來一發不戴套的!

順便告訴你,哥可是有性病的喲!」

蘇菲直接下的眼淚都出來了。

趕緊求饒道:「哥!紅毛哥!錢給你!都給你!別動我行嗎?求你了!」

「不好意思,現在說晚了!它特么都石更成這樣了!你說讓我怎麼饒過你?」

紅毛指了指自己的褲襠,邪笑著道。

蘇菲拚命的後退,突然感覺一個寬厚的肩膀擋住了她。

她嚇得趕緊往後一看。

來者居然是鹿一凡!

蘇菲跟遇見了什麼大救星似的,趕緊哭著喊道:「臭流氓,救我啊!」

鹿一凡低頭玩味的笑道:「哎,剛剛不是還說再也不想見到我的嗎?」

「我……我……」蘇菲羞臊的低下了頭,不敢說話了。

紅毛青年抽著煙,觀察了一下鹿一凡和他的周遭。

等看清楚是一個比自己還年輕的傢伙,身邊也沒別的幫手時,這紅毛才不屑的笑道:「兄dei,這是我女朋友,剛剛鬧了點小矛盾。

這事吧,你就甭管了,把人交給我,這裡沒你什麼事,你該幹嘛幹嘛去!

要是非要多管閑事,那可就別怪哥手裡的刀子不認人了!」

(本章完) 鹿一凡嘆了口氣道:「真的,像你們這樣作死的混混,我不知道拍死多少個了。

若不是為了裝個逼,我真的都懶得理你們。」

紅毛抬眼掃向鹿一凡,猙獰的笑道:「就你?小子,聽過一句話沒有,叫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不該管的閑事你管了,就會死!」

鹿一凡聲音高了八度道:「若是我偏要管如何?」

「好小子,聽口音,你是江海省那邊的吧?

老子最討厭你們江海人了,素質低的一匹!

今天你敢管老子的事情,老子就讓你們這群外地人嘗嘗厲害!」

言罷,另外幾個青年圍了過來,將鹿一凡和蘇菲圍在中間。

紅毛青年看看鹿一凡這邊,雖說他人高馬大,但是自己這邊十對一,再怎麼也是自己佔據絕對優勢!

擺出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紅毛青年獰笑的看著鹿一凡,就像是貓盯著耗子一般道:

「特么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跟誰在這裝逼呢?

你以為你誰啊?

你現在再跟老子拽一個試試!」

沒等鹿一凡開口,那邊一個綠帽大聲嚷嚷道:「大哥,這小子應該是這妞兒的男朋友。

我看網上不少綠帽里,就有當著美女男朋友輪美女的情節!

賊雞兒刺激!

要不咱們今天也玩玩試試?」

紅毛聞言,眉毛一挑,看著蘇菲豐滿且性感至極的身材,流著口水道:「嘻嘻!

大保健哥是做了不少!

但是這種還真沒玩過!

好像很刺激的樣子!

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