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我會通知他們的,老大,我們下面要幹什麼,是不是要去日本鬧騰啊……」冷鋒有點期待的說。

「哎,我說你著什麼急啊!急著去日本幹什麼,找幾個日本妞,是不是想試試那些日本女孩啊! 極品修真強少 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像AV裡面那樣是吧!」黃然看著冷鋒說到。

「老大,你這就冤枉我了,我是那種人嗎?我雖然看過,但是我……」冷鋒這個時候突然不說了。

「你什麼啊……」黃然看著冷鋒說到。

「沒什麼老大,我們現在去幹什麼啊……」冷鋒趕緊轉移話題。

「別轉移話題,趕緊說,要不然我們去日本的時候,把你扔在家裡看家……」黃然這個時候看著冷鋒,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不要吧!我說,我說還不行嗎?」冷鋒這個時候突然低著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老大,雖然我以前是混黑社會的,今年也二十多歲了,但是人家還是一個,還是一個……」冷鋒這個時候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什麼,再不說我走了……」黃然這個時候做了一個要走的姿勢。

「老大,我說,我還是一個處男呢……」這個時候冷鋒一咬牙,說了出來,那張冷酷的臉上竟然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什麼,處男,你還是處男……」黃然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冷鋒羞得差點挖個坑把自己給埋進去,黃然笑著走開了,冷鋒有點不好意思的跟著他。

「老大,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啊……」殘月這個時候走了出來,好奇的說。

「沒什麼,就是冷鋒這小子……」黃然又笑了起來。

「堂主,我找你有點事情,我剛學了一個招式,我們切磋一下,切磋一下……」這個時候冷鋒趕緊跑到殘月身邊,拉著殘月就走了出去,要是被殘月這個烏鴉嘴知道了,自己還不丟死人啊!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長安凡子《逆天心瞳》) 這時向美蘭的手機也響了。

一看是個陌生號。

接起,一聽到唐小芯問好的聲音,向美蘭滿臉笑容,一開口就差一點喊上親家母了。

幸好還剩下一絲的理智,改口道:「席太太!」

一旁的白芬珠看見她這樣,放下手機,好奇盯著她看。

更好奇對方究竟是誰啊,居然能讓向美蘭這麼熱情。

手機另外一端的唐小芯,笑說:「手機號碼是我找臨嘉要的,我現在看首飾,準備給小檸檬買的,想讓你過來看一看,給點意見,你現在有空嗎?」

「有空啊!」難怪她們會成為親家,原來所想的事,都能想到一塊去了。

「需要我派人去接你嗎?」

「不用了,你給我地址,我現在馬上過去。」

收到地址后,向美蘭就跟司機說一聲。

「到底是誰啊?」白芬珠好奇問。

「就是未來親家母啊!」

「難怪了,瞧把你看高興的,又說了什麼讓你高興的事了?還是說,你未來兒媳婦懷孕了?」

向美蘭嬌嗔:「你說什麼呢!」繼而,頓了頓,又說:「要是我家兒子能讓我兒媳婦懷孕,我立馬買幾棟商場給我兒媳婦,關鍵這是不可能,而且未來親家母不允許。」

尤其要是讓席錦琛知道了,恐怕都要把她家兒子的腿,給打斷了。

「我一直聽你說你兒媳婦,但我還真不知道她是誰家的女兒?」白芬珠想起她剛才喊了對方『席太太』,隨後又說:「是席的,但粵城姓席的人家,不錯的,也有幾個,就是不知道說的,究竟是哪一家。」

「唐小芯,唐女士你該聽說過吧!」

「當然。」雖然唐小芯不怎麼跟她們這些太太們有交集,但是名聲可是在她們這些太太們之中,最響亮的了。

「我未來兒媳婦就是她女兒。」

白芬珠瞬息間驚愣了,真的沒想到向美蘭未來的兒媳婦,會是唐小芯的女兒。

「你兒媳婦長什麼樣的,我倒很想見一見。」而且她也聽說唐小芯的女兒,極少在眾人面前出現。

前一陣子她都還聽她老公說,現在唐小芯的公司,大部分都是交給唐小芯的大兒子席東俊管理。

「有機會的。」

「那這次我跟你一塊去,見一見你未來親家母?」白芬珠提議。

「行啊!反正是去買首飾,人多,也好給點意見。」

當向美蘭她們到了,商場品牌的珠寶店,意外看見了席薇檸和方語嫣。

席薇檸跟向美蘭問好,還介紹了身邊的方語嫣。

向美蘭也向她們介紹了白芬珠。

白芬珠目光一直盯著,看上去像三十歲的唐小芯,眼中閃爍著喜悅和崇拜,「席太太你好!我一直都是聽說你的事,沒想到我今天看見真人了。」

聞言,唐小芯臉上略顯窘態,「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哪普通人啊!」對她而言,那就是偶像。

跟白芬珠寒暄了一陣子,唐小芯轉跟向美蘭說:「今天大家真是難得有空。」

她帶女兒和表侄女出來買首飾,又想著跟楊家也要成為親家了,於是就趁這個機會,多跟向美蘭來往。

「的確是這樣。」

接著,唐小芯和向美蘭都特別有雅興,看了十幾套首飾,仍不覺得有絲絲的疲倦。

席薇檸和方語嫣跟在她們身後,剛開始試戴首飾,到了後面,都試累了,再到最後就覺得特別無聊。

了解女兒的人,莫不過就是她親媽,唐小芯就不好再拉著向美蘭繼續挑看,而是選中了五套首飾,讓珠寶店的經理送去家裡。

然後帶著所有人,就找了個地方歇腳。

唐小芯跟向美蘭、白芬珠閑談起來。

白芬珠的眼神就一直飄落在方語嫣身上。

唐小芯笑問:「怎麼啦?我表侄女有什麼嗎?」

「長得挺標緻的。」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男朋友了。

如果下次她兒子把女朋友帶回家,要是她不滿意,倒是可以安排方語嫣,跟自己兒子相親。

向美蘭笑說:「經常跟你打麻將的宋太太,你還記得嗎?」

「記得。」席秋怡。

「語嫣喊她就是小姨。」

「難怪我就覺得她有點眼熟了,原來跟宋太太的輪廓,有點相似。」敢情姐妹都是長一個模樣的。

怪好看的。

等從商場出來后,唐小芯和向美蘭她們談的話題,兩個女孩都不感興趣,於是決定讓席薇檸她們先走了。

唐小芯早在歇腳時,就給席秋怡發了信息,知道她就在家裡,於是就帶著向美蘭和白芬珠過去。

四個人打麻將正好可以湊一桌。

唐小芯跟向美蘭,就會談起楊臨嘉和席薇檸訂婚的事宜。

三四個小時的麻將打下來,兩個人都已經商量的七七八八了。

只等楊臨嘉一家人上席家坐坐,仔細談剩下的細節。

向美蘭送白芬珠回家。

一進大廳,兒子沒回家,老公馬健成坐在看新聞聯播。

白芬珠的神情鬱悶走過去。

「怎麼啦?」馬健成聽到動靜,目光從新聞聯播上轉落在她身上。

白芬珠把名牌包包甩在沙發上,往馬健成身邊靠近一些,「馬健成你家的風水真不行。」

「啊?」

馬健成一頭霧水看著她。

怎麼就無緣無故扯到他們家風水了?

而且,前一陣子他老婆不是說了,不信風水的嗎?

「你看人家楊家,風水多好啊!兒子一找女朋友,就找一個了門當戶對,性格又特別好的女朋友,過一陣子就要訂婚了,你再看看咱們家兒子,給他安排相親,也不去,他自己也不找一個,好一點的女朋友,我都快瞅死了。」

「美蘭送我回來的路上,可沒少誇她家兒媳婦,什麼時候才輪到我,也有個這麼好的兒媳婦啊。」

「這緣分的事,不能強求。」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但你要是見到美蘭的兒媳婦之後,你就會理解,我恨不得想把兒子塞回肚子,重造的心理了。」

聞言,馬健成啼笑皆非,「楊家的兒媳婦,也不至於有這麼好吧!」

「我一點都沒騙你,對方就是席錦琛和唐小芯的女兒。」

還有一章! 金三角那個巨大的訓練基地,一部分黑衣龍衛站在牆頭,這裡的防護比監獄要嚴密多了,看上去好像一個巨大的斗獸場,讓人看到都有點不寒而粟……

而在哪巨大的訓練場上,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一個個穿著單薄的衣服,但是他們臉上卻都充滿了頹唐,更多的是絕望,還有一些人則是目光冰冷,各色各樣的人都有,男人、女人、年輕人、中年人、甚至有老人,這些人都是黃然從大陸弄過來的死囚犯,還有一些無期徒刑,他們都是自願來到這裡的,反正他們在監獄裡面也是等死,而來到這裡,還有一絲活著的希望……

「都給我站好,排好隊,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說話,不許亂動,不想死的最好聽話一點……」冷鋒這個時候穿著一身迷彩服,帶著一個貝雷帽,臉上畫滿了油彩。 百萬新娘哪裏逃 而黃然冷冷的看著下面的人,此刻的黃然和冷鋒的打扮一樣,身上散發出一股威嚴,同時在上面還有幾十個黑衣龍衛,同樣的裝扮,每一個人都露出殺氣。

那些死囚慢慢的動了起來,他們可不敢隨意得罪這些人,說不定這些人就能隨時擊斃自己。誰不珍惜生命呢,生命可是很寶貴的,特別是在這些死囚的心裡,他們比一般人更知道生命的珍貴……

「歡迎你們來到修羅場,我以後就是你們的總教官,你們可以叫我死神、惡魔、垃圾、變態。什麼都無所謂,因為我的任務就是在訓練中慢慢的折磨死你們,你們都是該死之人,來到這裡也是你們的幸運,但同時也是不幸,因為你們很快就會發現,這裡等待你們的將是生不如死,別奢求有什麼憐憫,也別期望我能把你們當人看,因為你們就是一群垃圾,一群隨時可以殺死的垃圾。在你們的前面,就是一片刀山火海,你們闖過去,那就重新變成了人,獲得了新生,闖不過去,那就下去跟閻王去混,你們可以選擇逃跑,只要你們有信心……」黃然的話很輕,但是聽著這些人渾身打顫,那種邪惡的感覺讓人的身體發毛,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從今天開始,你們沒有名字,只有編號,你們也不必把自己當人看,人身上的權力你們身上是沒有的,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你們可以在裡面打架鬥毆,甚至可以殺人。但是不能用陰險的招式殺人,只能單打獨鬥。不準*女人,其他的無所謂,現在開始發服裝,明天就是你們的生命倒計時……」冷鋒的聲音響了起來,這個時候訓練基地的倉庫門慢慢的打開,工作人員開始給這些人發服裝……

「冷鋒,這些死囚的素質你怎麼看……」黃然笑著問。

「呵呵,四萬多囚犯,能活下來的不能超過一萬人……」冷鋒慢慢的說。

「我不渴望數量,我要求的是質量,別說一萬人,就是最後只剩下一千人也無所謂,他們本來就是該死之人,死了也沒有什麼可惜的。他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可以放棄,他們不可以,你看著吧!這批人的潛力是無限的,一旦人被*到絕路上,他們的潛力就會爆發出來……」黃然微笑著說。

「恩,真希望他們這些人裡面能出現一些不錯的人,我們黑龍衛人數有點少,要是有一萬黑龍衛,那我們還不縱橫天下啊……」冷鋒這個時候笑著說。

「你想的到很美,我告訴你,外面的強者多著呢,你以為能成為黑衣衛就能成為黑龍衛嗎?沒有那麼簡單,你們這五百人,要不是老子時刻照顧著你們,你們現在能剩下一百人就不錯了,他們這些人就不會有這麼好的待遇了,即使有一萬人成為黑衣衛,最後能成為黑龍衛的人也不會太多……」黃然這個時候笑著說到。冷鋒也撓了撓頭……

冷鋒這一批黑龍衛,是黃然的家底,他當然不捨得讓他們出現危險,再說這五百人每一次都是黃然帶隊,很多時候都是黃然解除危險。這五百人才能完好無損的成為黑龍衛,以後黑衣衛要成為黑龍衛,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了,黃然也沒有精力帶著他們。能不能就在於他們了……

第二天早上五點,多有的囚徒都集中完畢,二百多名黑龍衛分別帶走一部分人,幾萬人不能在一起訓練,只能分成一片又一片的區域……

在訓練場的最邊上,有一個巨大的架子,上面貼著很多號碼,這是他們的編號,那些囚犯如果死亡之後,上面的編號就會被撕下,囚犯們看著那些編號,心裡都有點恐懼,他們誰也不願意自己的號碼被撕掉……

「看什麼看,給我跑,圍著*場跑,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停下……」黃然大聲的喊著,黃然是總教官,這裡的一切都必須聽他的,那些囚犯也不敢反抗,開始了奔跑,後面那些黑衣龍威一個個表情嚴肅的看著這些囚犯,看著他們狼狽的樣子,一個個面無表情,手裡面拿著黑色鞭子,每個人的臉上看上去真的很邪惡。

不停的喊聲催著大家,有些老人已經受不了,他們的身體本來就弱,年紀又大了,這麼瘋狂的奔跑他們根本就受不了,但是後面的黑衣龍衛卻不管這麼多,跑不動就打,*的鞭子抽在那些人的身上,別怪他們殘酷,在這裡就是這樣,只有生和死。再說能進到這裡的人,沒有一個是好人,即使有幾個被冤枉的,那也自認倒霉吧!

整整兩個小時,不停的跑兩個小時,最後很多人都累暈過去了,但是還有一些人堅持了下來,而能堅持下來的不足兩千人。

「開飯……」巨大的喊聲響了起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飯菜還不錯,比監獄裡面的飯好多了,每一個都好像餓了幾天的餓鬼一樣,狼吞虎咽的吃著,黃然當然要他們吃飽一點,只有吃好了,他們身上的潛力才能全部被壓榨出來。幾名龍衛走到那個架子上,撕下來一些編號,這個時候那些囚犯都默默的沒有出聲,僅僅兩個小時,就死了幾十個人,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編號就被撕下來了……

「速度快一點,不想死的就快一點……」黃然的聲音繼續響了起來,囚犯們已經麻木了,這個時候很多人已經變成了一個木偶,沒有了思想,忘記了一切,在他們後面,子彈留下了一個個彈坑,在高牆上,幾個黑龍衛*縱著重機槍,開始瘋狂的掃射……

來到這裡一個星期,那些囚犯終於體會到了什麼是地獄,什麼是冷血,那些穿著迷彩服的人好像一個個魔鬼一樣,生命在他們手裡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

每天的只有四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其他的時間就是訓練和睡覺,而那種訓練,讓幾個出身特種兵的死囚也感到心寒……

每天四點就開始起來跑步,兩個小時的越野,半個小時的吃飯時間,然後又開始了訓練。跑步如果速度慢了,那身上就會挨鞭子,如果你敢躺在地上不動,那麼你就要吃槍子,僅僅一個星期,就死了一萬人,看著那個巨大的架子,越來越多的號碼被撕了下來。這些死囚已經徹底的麻木了,有的人甚至就放棄了,他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會堅持多久,他們寧願死也不願意過這種生不如死的生活。

現在留下來的,四十歲以上的人幾乎沒有,因為那些人早已經被剔除了,女人也越來越少,本來女人的身體就弱,但是在這裡沒有男女之分……

這裡的所有訓練,都會死人,八百米障礙的時候,炸彈不斷的響起,子彈不斷的亂飛,這裡受傷基本上就是死亡,沒有人會管你們,也沒有任何人會憐憫……

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在人群中跑著,臉上面目表情,身上已經被汗水濕透了,但是他的步伐卻沒有亂,很有節奏的跑著,黃然看著那個年輕人,輕輕的笑了笑,然後繼續喊著……

死亡、不斷的死亡,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大自然的法則,在這裡展現的淋漓盡致,適者生存。這裡的淘汰就代表著死亡,他們早已經被訓練折磨的沒有思想……

他們沒有發現,自己的實力越來越強大,他們也沒有發現,自己越來越適應這裡的生活。他們已經漠視生命,生命在他們的眼裡面沒有任何的意義……

他們習慣了子彈在身後到處亂竄,他們習慣了身邊的人越來越少,習慣了吃生肉、甚至習慣了殺人。他們學到了很多很多的東西,但是學這些東西的目的,只是為了自己能活下來。僅此而已,他們不知道這樣的生活還要有多久,他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死去,生活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每天都訓練,每天在一群人的折磨中度過……

也有試圖逃走的人,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逃出去的,那些穿著迷彩服的人,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他們永遠沒有辦法逾越,只能被動的接受這一切,直到死亡……

(三更了,這幾天花花都漲的很少,但是笑笑還是努力寫好,這幾章可能寫的沒有太多的熱血,但是熱血很快就來了,大家多多支持哦!星期六星期天有點事情要處理,可能更新的有點少,希望大家理解哦!呵呵,笑笑又該上課去了,每天上課很累,五月份就要考試了,必須抓緊時間複習……) 「什麼?」瞬息間,馬健成非常驚訝地看著她。

「你看看你,我之前聽美蘭說的時候,也是這個表情,後來我見席太太之後,我們還在一起打麻將……」白芬珠拉著他,跟他說了一大堆有趣的事。

最後白芬珠遺憾嘆氣說道:「要不是都快跟楊家訂婚了,我都想慫恿你家兒子,跑去追薇檸了。」

馬健成哭笑不得:「幸好你沒這麼干。」

「不過,席太太的表侄女倒是不錯,就不知道有沒有男朋友了。」

「你沒問嗎?」馬健成很好奇。

「我那是怕嚇壞人家女孩子,她還在讀大學,等以後我跟席太太熟了,我就可以問一問她了。」

「近期我還想著跟唐氏合作項目。」

聞言,白芬珠沖他得意的挑了挑眉,「要不我找美蘭,讓她跟席太太開口?」

馬健成想了想,搖頭:「還是算了,我現在在跟席東俊接觸。」

「那行吧!」白芬珠又想起自家兒子,嫌棄地沖馬健成撇了撇嘴,「你啊,有空了,就給你兒子打電話,他之前答應過我的,要把女朋友帶回來,到時你也過目一下,真要是不合適了,你就直接甩臉色。」

「為什麼是我?這種事情不應該是你們女人來做,會比較好的嗎?」

「誰規定我非要當壞人了?」白芬珠斟酌了一下,「你這次當壞人,然後我再想辦法,重新給你兒子介紹女朋友。」

「這……」馬健成猶豫看著她:「要是萬一你家兒子真的很喜歡對方,那怎麼辦?難道真的要拆散他們嗎?」

「如果真的喜歡,我也考驗一下那個女孩子,是不是真心喜歡我們家兒子,還有性格人品等等之類的,她要是個好的,我自然也會接受。」

聞言,馬健成點點頭,「行吧!這次我就當個嚴肅的爸爸。」

「嗯!」

過兩天,白芬珠又打電話馬寧,催他把人帶回家,這是最後的期限。

被迫於無奈,馬寧只能答應她,晚上帶回去吃飯。

白芬珠中午的時候,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讓家裡做飯的阿姨,多準備好幾個菜。

然後就去書房,打開保險柜,左挑右選的,就拿出了近期剛買的項鏈,用來當見面禮。

她是覺得,就算是自己不喜歡對方,只要是自己兒子喜歡,那也能接受,所以見面禮也是要送的。

下午四點多,她就接到馬健成的電話。

說是要延遲回家。

白芬珠的暴脾氣一下子也上來,直接懟他:「錢永遠都是賺不完的,你兒媳婦就只有一個,我不管你,你趕緊給我回來。」

馬健成一聽到老婆發脾氣,趕緊說:「我馬上把會議交給總經理去開,我準時回家。」

白芬珠的火氣雖是被他的話,撫平了不少,語氣還是透著絲絲的不滿,「嗯!」

然後就把電話掛了。

到了五點鐘,馬健成已經到家了。

五點半,馬寧帶著方語嫣回來。

馬寧剛要介紹方語嫣時,他就看見向來對他都是暴脾氣的母上大人,轉眼間就來到他跟前,非常熱情的握著方語嫣的雙手,欣喜若狂地說:「原來是你啊!我們真是有緣分啊!」

方語嫣一臉懵了的表情,看著白芬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