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買了票,又買了爆米花和奶茶,進了放映廳。

恐怖片就是恐怖片,就算是在過年這種流量節日,上座率還是很低。

莫承佑覺得沐暖暖很機智,放映廳人很少,減少了沐暖暖被人認出來的危機。

沒等多久,燈就熄滅了,電影開始了。

沐暖暖索性把口罩取下來,反正這麼黑,也沒幾個人,不會有人注意到她。

她一邊拿著爆米花吃,一邊瞪大眼睛,看得目不轉睛。

莫承佑覺得還好,其實不怎麼嚇人。

就是背景音樂老是一驚一乍的,營造出的恐怖氛圍,讓他頗不適應。

他轉頭觀察沐暖暖,見她看得非常專註,頓時心裡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失落。

她這是什麼奇怪的愛好?

喜歡看恐怖片?

忽然,畫面中跳出來一張恐怖的小丑臉,前排僅有的幾個觀眾發出了一陣凄厲的害怕聲。

莫承佑被嚇得一抖,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他心裡暗罵一句狗屎電影,裝作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旁邊的沐暖暖。

見她眼睛睜得大大的,小臉上還透出莫名的興奮和隱隱的期待。

莫承佑:……

好吧,他輸了。

沐暖暖看得非常認真,還不忘吃爆米花,一大包都快見底了。

莫承佑見她的小手在裡面亂抓,索性拿出一顆遞給她。

她完全沒有發現,接過來就往嘴裡塞,就跟小倉鼠莫小佑一樣的可愛。

對了,沐暖暖去劇組拍戲期間,一直是雲舒在照顧莫小佑。

過年雲舒也順便把莫小佑帶回家去養了,等放完假再帶回去。

莫承佑像是找到了什麼新的樂趣,單手撐著頭,另一隻手幫沐暖暖遞爆米花。

直到兩人指尖不經意的擦過,兩人都愣了愣。

沐暖暖下意識扭過頭,就看到莫承佑那雙黑眸正深深地看著她。

「那個……你怎麼不吃?」她沒話找話,想化解這奇怪的氣氛。

莫承佑忽然湊過來,深深口勿住了她。

沐暖暖就像是被人給按了暫停鍵,瞬間迷失在這個口勿中。

接下來,沐暖暖就無心看電影了,傻乎乎的往嘴裡塞爆米花。

她亂七八糟的想著:以前聽人家說,負責放映電影的工作人員居高臨下,把下面發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那種自以為趁著黑暗在電影院搞來搞去的傻逼們,其實被人看了直播還不自知。

沐暖暖越想越是覺得心驚肉跳,總想抬頭朝著放映廳的後面看過去。

但又覺得這麼太明顯了,她不敢看。

她只能安慰自己,沒事的,莫承佑只是親了她一下,又沒有脖子以下的描寫,就算被看到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沒事的。

電影放映員這種事情看多了,早就見怪不怪了,她才不要大驚小怪。

好不容易熬到了電影結束,沐暖暖早早戴上口罩,拉著莫承佑就往外面沖。

衝到門口的時候,她鼓起勇氣往牆上面看,果然看到那裡有一個小洞。

沐暖暖:原來傳說是真的。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耳邊忽然傳來莫承佑一聲低沉的笑容,「我好多年沒看電影了,小時候我第一次去電影院看電影,還是和我父母一起。」

「嗯?」沐暖暖來了興趣,瞬間忘記可能被放映員看到介面勿現場的尷尬。

莫承佑想起了久遠的回憶,臉上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小時候的我很頑皮的,故意做一些惡作劇,讓別人害怕我。班裡的同學炫耀和爸爸媽媽一起去看電影,我很不屑一顧,其實我內心也很想和父母去看電影,想讓他們陪著我。

那時候,我爸爸做了一些錯事,我媽媽還沒有原諒他,但為了我,我媽媽也和我們一起去看電影了。」

他輕輕的笑了,「時間一晃,都是過去那麼久的事情了,我爸的追妻之路非常艱苦,好在最後還是抱得美人歸,贏回了我媽媽的芳心。」

「暖暖。」莫承佑忽然停下腳步,俊美的面容變得認真起來,「我們莫家的人不會輕易愛上一個人,但只要是認定了那個人,就是一生一世都不會變的。我爸爸是這樣,我妹妹是這樣,我也是這樣的。」

沐暖暖心跳如擂鼓。

什麼呀,剛看完恐怖片就告白,簡直讓人手足無措呀!

有一滴冰涼落在臉上,沐暖暖抬起頭,看到竟然下雪了。

這還是今年的第一場雪呢!

雖然是落地就化的小雪,但也足夠讓人驚喜了。

在路燈透過的光線中,雪花細細密密的飛舞。

沐暖暖回頭,看到一雙深邃幽深的眼睛。

那眼神深情而專註。

一如他所說,一旦愛上,一生一世都不會改變了。

沐暖暖想起前世,她顛破流離,在一個大雪紛飛的下雪天,凍得在出租屋裡瑟瑟發抖,而沒有錢交暖氣費。

房東來敲門,說有人幫她交了暖氣費了,馬上就給她供暖。

她詫異的追出去,在破舊的小區大門外,看到一抹高大修長的身影。

是莫承佑來救濟她。

他並不會常常出現,但每次出現,都是在她最落魄的時候。

她還記得,房東問她要不要見一見莫承佑,她拚命搖頭,躲在出租屋裡不肯出去。

而當他黯然離去時,她卻又追了出去,只能悲傷地凝望著他的背影……

那時候也下雪了,但他們沒能夠一起看雪。

而是只能在雪中看著彼此的背影……

那些塵封的前塵往事只有她一個人知道,他永遠不會再嘗試那種黯然傷神。

真好。

雪一片一片,慢慢飛舞。

她的眼中只有他。

莫承佑覺得自己的心跳都慢了半拍,呼吸也慢了下來。

過了好半天,他忽然問:「你有沒有喝過旺仔牛奶?」

「嗯?」沐暖暖摸不著頭腦,「喝、喝過?」

只有莫承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緊繃得有多厲害。

他忽然語氣加重,「再看就把你喝掉!」

沐暖暖眨了眨眼睛。

眼前忽然一黑,莫承佑把外套脫下來,蓋在兩人的頭頂上。

世界瞬間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他們彼此的呼吸聲。

他猛地湊近,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勺,深深的口勿了下去。

如果說之前在電影院那個口勿淺嘗即止,那麼現在這個口勿就是狂暴急雨。

「哎呀,他們在幹嘛呢?」路人好奇發問。

「該不會是在介面勿吧?」

「好甜呀!」

沐暖暖聽到路人的八卦聲,猛地回過神來。

頭丁頁上是男人寬大的外套,帶著他身上清爽的雪松香氣,絲絲密密的將她包裹住。

莫承佑一隻手撐起了外套,一隻手拉著她的小手,低聲說:「走吧,雪下大了。」

沐暖暖小臉紅紅的點頭。

莫承佑用外套當傘,將沐暖暖帶到了自己停車的地方。

他的嘴角還帶著她唇上的香味。

車子里空間又小,她的香氣無孔不入的鑽進他的鼻尖。

他莫名燥熱起來,詢問沐暖暖的意見:「我可以開冷氣嗎?」

超自然事物調查組 沐暖暖眨了眨眼睛,遲疑著說:「可是外面在下雪呀?」

下雪還開冷氣?

莫承佑暗暗懊悔他說話不經過大腦,可他現在就是熱得要命,急需要吹冷風冷靜冷靜。

他只好故作鎮定地把窗子按下來,還掩耳盜鈴的解釋:「要保持車內空氣流通,這樣才不容易感冒。」

被窗外夾雜著雪花的風一吹,他打了個噴嚏,「阿嚏!」

沐暖暖歪頭看著他:???

莫承佑:……

這是什麼大型翻車現場!

「看到了吧,剛才那個是錯誤的示範。」翻車也不能輸!

沐暖暖捂著嘴偷笑,她居然發現莫承佑好可愛!

看她笑了,他的嘴角也情不自禁的上揚。

旖旎的氣氛消散,又恢復了輕鬆甜蜜的氛圍。

莫承佑的車在沐暖暖家附近的超市停下來。

他說:「我來的匆忙,沒準備什麼禮物,我去買點。」

「不用啦,你又不是外人,還買什麼禮物!」沐暖暖想也不想的就說。

說完才發現自己說的這叫什麼話啊!

莫承佑笑:「你在這裡不要走動,我去買幾個橘子。」

沐暖暖:總覺得這句話哪裡怪怪的?

她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氣呼呼的下車去追上莫承佑,「好呀,你敢冒充我爸爸!」

「口罩呢?」

「呀,忘在車上了。」

沐暖暖想回去拿,莫承佑說:「這樣就可以。」

農家小福女 綜美劇天才不值錢 他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取下來,給她戴上。

一圈一圈的圍好,把她的小臉都遮住,只露出一雙又乖又軟的眼睛。

莫承佑笑起來,摸摸她的頭,「走吧。」

兩人買了超級多的幾大袋水果,莫承佑大有把水果店搬空的架勢。

沐暖暖連聲說不要了,才阻止他繼續買下去。

汽車開到小區外面,莫承佑打開後備箱。

沐暖暖無語地看著,他後備箱滿滿當當的高檔禮品盒,「這叫沒帶什麼?」

莫承佑好脾氣的解釋:「我太忙了,沒時間親自準備禮物,這些都是讓助理去買的。多少都得自己親自去買一些,這樣才算誠心。」

對待沐暖暖的事情,他爭取每一件事都親力親為,把每一件事情都力求做到最完美。

沐暖暖心中一甜,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忽然一把把圍巾拉下來,湊到他的臉頰上飛快的親了一口。 沐暖暖親完就跑,達成完美作案現場成就。

莫承佑回過神來,抬手摸摸臉,被她親過的地方又甜又軟,一顆心也軟得要命。

剛剛那種莫名發熱的感覺又來了,他借著提禮物的動作遮擋,快速的整理了下褲子。

不能破壞他在暖暖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莫承佑兩隻手提著滿滿當當的禮物,健步如飛的往前沖,三兩步追上了逃跑的小姑娘。

小區裡面有幾個小孩在放炮,突如其來的扔在了沐暖暖的腳下。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一把被莫承佑給拉進懷裡。

他難得的沉下臉,「去沒人的地方玩!」

那幾個小孩被唬了一跳,扭頭就跑。

沐暖暖覺得好好笑。

這人怎麼這麼凶呀?

莫承佑平時的脾氣很好,沐暖暖還從來沒有看過他發火的樣子。

她覺得新奇又好笑,眼睛眨啊眨的。

「又看我?還想喝旺仔牛奶?」莫承佑挑眉。

沐暖暖趕緊移開視線,什麼呀,這裡可是她家小區,她要臉!

沐家的電視機開著,燈光溫暖,樸實又溫馨。

冉芳華正在和面,準備明天包餃子,沐正則在整理買回來的紅燈籠,沐姍姍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手裡還抱著一本習題冊。

「姍姍,你要看電視就好好看,不看就回房間去學習,怎麼還一邊看電視一邊看書呢?這樣你能看進去嘛?」

「我趁廣告的時候就看書啊!」

冉芳華擦了擦手,決定過來好好溝通下,讓女兒學會什麼是專心。

「咦,你頭髮怎麼這麼順滑?」冉芳華忽然發出靈魂拷問。

沐姍姍心裡一驚,眼看洗頭的事情瞞不住了,正想要找借口矇混過去。

正好在這時候,門鈴響了。

「我去開門!」

看到是莫承佑和沐暖暖回來了,沐姍姍高興地喊起來,「爸爸媽媽,姐和承佑哥回來啦!」

冉芳華和沐正則都驚喜不已。

莫承佑送上了一大堆禮物,彬彬有禮的說了許多拜年的好話,把沐家夫妻樂得嘴都合不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