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中午,李承乾正在東宮的寢宮之中悠閑自得。

卻有一個不待見的人出現了。

「太子殿下安好?」

「是孔師啊!」

竟然是孔穎達!這老傢伙要幹什麼?

「是老夫,近來皇上一直要求老夫過來教教太子殿下……」

他果然還是抵不過李世民的命令,不得不來教他,可是他有什麼可教的呢? 從UP主開始 李承乾可比他要聰明,這幾天,李承乾也將所有的書都看過了一遍,可謂是信手拈來。

不行,得想個辦法讓他離開東宮,不然,可真是不得安寧。

可不等他開口,卻傳來了小黃門的聲音。

「皇後殿下駕到!」

李承乾心中一個激靈,什麼?皇後來了,她來幹什麼?

可不等他反應過來,長孫皇后已經進入了寢宮之中。

「乾兒!」

長孫皇後人沒到聲音先到了,孔穎達亦是上前道。

「拜見皇後殿下!」

「母后您怎麼來了?」

李承乾也是迎了上去。

長孫皇后一見他,便露出慈目,那是母愛的感覺。

「沖遠也在啊!」

孔穎達頜道。

隨後又對李承乾道:

「乾兒來,母后讓宮裡人到興化坊的長安冰食買了一份加了冰的四果湯,聽說他們說這東西對降暑效果還不錯,我尋思著這天氣燥熱,便讓人帶來給你嘗嘗。」

長安冰食現在可是時髦詞語,到處都有它的傳說,就連皇后都知道,證明這流傳度還挺大的。

長孫皇后又道:「這做長安冰食的人可真會做生意,他們每天限量發售,這一份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買到的!可不能浪費了。」

這不是在誇獎自己嗎?要知道這一切都是他主使的,怎麼開店,怎麼賣,以及一些流程都是他手把手教導給鄒鳳熾的。

隨後,便有一名小宮女將那所謂的加冰四果湯給奉了上來。

李承乾一見這一碗晶瑩剔透的四果湯,陷入了沉思。

因為這玩意兒他是要多少有多少,最近這幾天也早就吃膩味了,沒想到長孫皇后還特地讓人去買。

真是慈母啊!

她還捨不得吃,於是,他便說道:「母后,兒臣有吃過了,東宮裡還有十來份,兒臣正想送過去給你們嘗嘗呢!」

「喔?你哪裡弄得了這麼多?」

長孫皇后美目流轉,原來李承乾早就有了四果湯,還是十來份!自己好不容易搞到了一份,李承乾卻比自己多了十來倍。

「母后,您記得之前兒臣所說的那個商人沒有,便是他送來的。」

「喔?原來是這樣,這商人倒很會做人。」

「母后,您嘗嘗看好不好吃?」

這一份四果湯,李承乾是不會吃的,直接遞給了長孫皇后。

長孫皇后欣慰的點點頭,便嘗了起來。

兩人聊得很開心,一邊的孔穎達是有些尷尬。

最後,他終於忍不住說道:「太子殿下,這學習時間要到了。」

長孫皇後有些訝異,說道:「原來乾兒在學習,那母后改天再來吧。」

李承乾心中一定,這哪壺不開提哪壺,老傢伙,你是故意的嗎?

於是便開懟了。

「孔師,你這是安什麼心!本王與母后見面的時間本來就少了,這好不容易有一個親近的機會,你卻是要剝奪我們僅存的相見機會,你是安什麼心?啊!?你於心何忍啊?這一天天的除了學習,還能幹嘛?」

這一懟,讓孔穎達嚇了一跳,說得好像自己要拆散這一對母子一般。說的好像自己就是一個罪人。太子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也要親情。

他一時愧疚失了神。

「老夫沒有那個意思。」

「你下去吧,我與母后還有些話要說!」

孔穎達被說得滿臉通紅。

但是他又能怎麼樣呢?

「太子殿下,老夫怕是無能,老夫這就與陛下請辭!告辭!」

老傢伙挺能哀嚎的,又是這招,,他就不能給點新鮮的嗎?

李承乾才懶得管他。

因為懟完的同時系統也來了提示。

提示:

孔穎達掉下三個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屬性。

屬性一:政治+2

屬性二:魅力+3

屬性三:智力+3

這次竟然沒有技能,是不是懟過一次的人技能就不會再出現?

不管了,先選擇再說了,李毫不猶豫的選了一個智力+3的。

面板刷新。

宿主:李承乾

智力:17

魅力:0待解鎖

武力:0待解鎖

政治:0待解鎖

統率:0待解鎖

技能:過目不忘、治國之才、強身健體

回到現實。

一邊的長孫皇后看呆了,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李承乾將一個老師說得是一氣急敗壞的離開。

「母后,兒臣已經是全學會了,求您與父皇說說,不要再請老師了。」

上次的事情,長孫皇后也是有聽說過,李承乾的表現十分亮眼。

種植女仙在古代 「好吧,母后回頭試試!」

「謝謝母后,來母后我們到後花園逛逛!」

「好好好……」

與長孫皇后愉快的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李承乾便將她送走。

馮孝約找到他輕聲說道:「太子殿下,鄒鳳熾有找!」

「好,我們再去找他一次!」

「可是皇上那裡?」

禁足剛過,又出去的話,恐怕不好。

「沒關係!我們小心一點就好!」

「是!」 李承乾與馮孝約二人喬裝打扮,偷偷的出了東宮,這一次,他們更加隱秘低調,也沒有被任何人得知。

他們一路趕往興化坊的長安冰食店面所在。

這裡那是人山人海,有許多人頂著烈日都在排著隊,為的是那一份份的冰砂與四果湯,以緩解夏日帶來的燥熱。

兩人到了門口,與店門口的小廝打了聲招呼。

「和你們掌柜的說一下,便說李公子來尋!」

馮孝約直接說道。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集中於他們身上。

這裡排隊的不乏楊公子、王公子,甚至於其他貴族之類的存在,他一個李公子想走後門來買東西?

再看看李承乾,不過九歲大小,這種年紀是與大人一起來買冰食的吧?可是看馮孝約又像是他的兄弟。

所以不等小廝回答,有人叫了起來。

「喂!來這裡的都是有同一個目的,你們是誰?難道想走後門?」

「對,快去排好隊,興許還能買到一份冰食。」

「可不是,老實點不好嗎?」

「這裡的掌柜的就算是我們也沒能見著!你們憑什麼能見?」

這些人明顯的將他們當成和這些人一個目的的人。

但是他們不是,李承乾可是這店的大股東大老闆,他也有辦法讓這些人買不到冰食。

李承乾對於這些人的反應已經稀鬆平常,也是無所謂了。

小廝依然未動,真的讓人捉急。

馮孝約氣直接上來,揮起手。

「還不快去!讓我們公子等急了,你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他覺得這表現十分平常,可是在人們看來,卻是如此囂張,讓有些人看不下去。

這時一個白凈少年站了出來,他上下打量了李承乾,露出了一些鄙夷神色。「哼,穿成這樣,還想來買冰吃?真是不開眼!這裡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來的!」

少年冷嗤一聲道,顯然是看不起樸素打扮的李承乾。

李承乾心想,我也不想低調,但並不代表我好欺負。心中早就想教訓一下這傢伙。

BOSS寵妻太兇勐 少年十分聒噪,又說道:「你們如果想買冰食,就老實跟著我混,興許我心情好,給你施捨一些。如果不想的話,就滾回你的貧民區!」

馮孝約耐不住,直接反問:「誰說我們要買冰食的?別太自以為是了!」

那人反問:「不買來這裡幹什麼?找掌柜聊人生嗎?」

「讓開!」

李承乾冷然道。

白凈少年反而笑了。

「你以為你是誰?讓我們讓開!?」

李承乾沒有任何畏懼,直接往前一步。

少年被無視,直接氣得跳腳,他阻止道:「你們不能進去!」

所有人都動了起來,看樣子有事要發生了。

那小廝早就被嚇壞了,表情慌張的直接小跑入店中。

「好狗不擋道!讓開!別在老子面前囂張!趕緊回去找你有錢的爹搖尾巴!看能不能乞討一起錢出來買冰吃!」

李承乾囂張的喝道,這些不開眼的人,敢擋自己,真的是活膩了。

本不想惹事的,這少年非得讓自己生氣,槍打出頭鳥,那麼這傢伙就要教訓一下了。

白凈少年臉色漲紅。「你說什麼?」

矛盾一觸即發。

本來以為可以順利進去的,不想這裡人多嘴雜,平添許多不爽。

「你還要我罵第二遍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樣找罵的人!」

對於這些人多管閑事,李承乾忍不住懟了一下。

「你……」

「你什麼你!罵你還覺得浪費口舌,給我滾開。老子沒空理你!」

雖然懟得很強烈,但是這人身上卻是沒有掉下任何的屬性,那就是說這貨也不是什麼名人,那就別談什麼屬性了。

眾人竟然會心一笑,讓白凈少年有些無地自容。

馮孝約這個時候也做好了準備,隨時可能大幹一場,他做為太子護衛,還從來沒有怕過。

「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兄弟們,給他點顏色看看!」

在人們看來,李承乾頂著九歲孩童的顏值,卻敢如此囂張,讓大家以為,一定是哪個官家子弟的孩子。否則不敢這麼罵人啊。

但是能買得起冰食的人,能來這裡的人,哪個不是達官貴人的子弟?哪個後台不硬的?

要知道一碗冰的價格頂得上有些窮人半年,甚至一年的收入了。

可是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的後台必定沒有李承乾硬。

白凈少年的話一落音,便有四人將李承乾與馮孝約圍困了起來。

看來是有備而來的。

至於其他人則是持著看好戲的態度,就在邊上看著。

「馮孝約,打趴他們,別整死就好!」

李承乾緩緩的說道。

整死了,指不定還要受到重視,讓李世民知道了,可能還得多費口舌。

馮孝約會意,摩拳擦掌的。

「放心,我知道了!」

完后便出了手,他朝著這四人擊打了過去。

轟轟轟轟

幾個拳聲過後,有人躺在了地上哀嚎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