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宇聞言白了菲爾德一眼,見菲爾德一副要去的樣子,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在韓宇想來,這一趟去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事情發生。

在柯雅的帶領下,韓宇一行人上路了。在密林裏,精靈是最好的嚮導,順着昨天往返的路徑,柯雅帶着韓宇一行人鑽進了密林。只是讓人感到不解的是,柯雅在帶着衆人走進密林足足轉了將近三個小時,依然沒有找到昨天她和辛西婭看到的建築物。

“奇怪,我記得明明就在這附近的。”柯雅自言自語的說道,同時不死心的左右看了看。韓宇沒有催促柯雅,因爲韓宇相信柯雅不是一個撒謊的精靈,也不是一個喜歡亂說話的精靈。否則當韓夢馨問話的時候她也不會主動交待自己帶着辛西婭出來玩這件事。

但如果柯雅沒說謊,那就說明這裏面有着古怪。

韓宇讓衆人原地休息,而自己則爬上了附近最高的樹木。說是爬也不確切,應該說韓宇是飛到了一棵高樹上。俯視四周,韓宇發現了一塊瀰漫着白霧的區域。

“柯雅,昨天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現的那個建築羣?”回到地面的韓宇問柯雅道。

“唔,按照時間推算,也就是這個時候。”柯雅回憶了一下後答道。

“是嗎?”韓宇將信將疑的再次飛到了高樹上。這回有了發現,之前那片瀰漫白霧的地方,白霧漸漸撒開,露出了隱藏在白霧中的東西。

一片墓陵。

墳墓,死者最後的歸宿。古代人類對於自己死後的墳墓是很講究的,但凡是有點錢的,都會在生前就開始安排自己的墓地。從棺材的選料到所選墓地的風水,這裏面都有很大的學問。有權有勢的墓地,諸如帝王將相一類的,別的方面先不說,但說目的的面積,那就是一個很龐大的面積。要擱在現如今這個寸土寸金的時代,那就是一筆十分巨大的財富,再加上各種各樣的陪葬品,也難怪盜墓賊層出不窮。爲了防備那些盜墓賊,但凡是大墓,內部都是設下了層層機關,像帝王陵墓,更有的是在墓陵完工以後,直接將修建墓陵的那些工人全部殺死,以防墓陵的祕密被人知曉……這說得有點遠,還是繼續說墓地好了。那些帝王將相在生前享盡了人世間的榮華富貴,想要在死後繼續享受,甚至還想要將自己的榮華富貴留給自己的後代,於是這纔有了規模宏大的墓陵。每一座規模宏大的墓陵,都是在向世上表示着墓陵的主人在生前是如何的了得。

而被韓宇發現的那片墓陵,但從規模來看,即便不是皇帝一級,也是王爺一類的。只是在雙子星,爲什麼會出現這樣一片墓陵呢。在送精靈一族來這裏之前,韓宇等人曾經將整個雙子星巡視過一圈,並沒有發現有任何人類存在的跡象。可讓人費解的是,一座只有人類纔會去修建的墓陵卻偏偏出現在了沒有人類生活的雙子星上。

“難道那是遠古人類留下的?”帶着這個疑問,韓宇一行人來到了那片墓陵的附近。一見那些建築,柯雅連聲說道:“就是那裏,我和辛西婭就是看到了那些建築。”

聽了柯雅的話,韓宇微微點了點頭,對柯雅說道:“柯雅你回精靈部落去,和八方和菲爾德一起回去。菲爾德,回去以後讓林珂把勇氣號開過來,同時做好戰鬥準備。”

“怎麼?難道會有什麼危險?”菲爾德不解的問道。

韓宇聞言答道:“有備無患。誰知道那座墓陵裏埋得是誰,萬一又是一個血魔類的存在,我們也好有個應對的準備。”

聽了韓宇的回答,菲爾德沒有再說話,帶着石八方和柯雅向着精靈部落的方向跑去。等再也看不到菲爾德等人的身影以後,韓宇回頭問寧平道:“怎麼樣?有興趣跟我一起去那座墓陵探探險嗎?”

“好啊。”寧平隨即答道。

兩個膽大的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墓陵。就見墓陵的大門口,蹲着兩隻巨大的烏龜石像。

“石頭烏龜?”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

一旁的寧平聞言糾正道:“這不是烏龜,這叫贔屓(bixi),是一種神獸。相傳龍生九子,各有不同,這個贔屓就是九子中的老大。要區別烏龜和贔屓的區別,就是看這個嘴,沒牙齒的就是烏龜,有牙齒的就是贔屓。”

“哦,長知識了。”韓宇一臉你了不起的看着寧平說道。

寧平見狀白了韓宇一眼,邁步朝墓陵內走去。韓宇連忙跟了上去,好奇的問道:“寧平,平時我也沒看你看過書呀,你是怎麼知道那個石頭烏龜叫贔屓的?你不會是在蒙我吧?”

“我沒那麼閒。”寧平白了韓宇一眼後說道:“這個東西我在自己家的墓陵園裏見過。”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你還是皇帝的兒子呢。”韓宇一拍手,做恍然大悟道。不過隨即又問道:“你沒事跑死人待的地方去做什麼?”

“你沒掃過墓?”寧平沒好氣的反問道。

“掃過啊,每年都和夢馨一起爲父母掃墓。哦,對了,你也會去掃墓的。”

“廢話!”

就在韓宇和寧平說話的工夫,一個黑影從韓宇的身後一閃而過。韓宇警覺的回頭看了看,卻什麼也沒發現。寧平不解的問道:“韓宇,你在看什麼?”

“剛纔,好像有個什麼東西從我的背後跑過去了。”韓宇不確定的答道。

寧平聽了以後也看了看左右,對韓宇說道:“眼花了吧?或者是附近的什麼動物從你背後竄過去了。總之韓宇我可警告你,這裏是墓陵,不要亂說話。”

看了看寧平,韓宇突然笑了,“對哦,我想起來了,貌似某人對那些神啊怪啊的什麼不怎麼感冒啊。放心吧,寧平,這裏雖說是墓陵,但絕對不會鬧鬼的。你想想,這裏就相當於是鬼的家呀,有誰喜歡在家鬧事的。”

“閉嘴!”寧平大喝一聲,怒視着韓宇。叫他別說這個他偏說,這不就是故意的嘛。

“嘿嘿……”韓宇嘿嘿一笑,面對快要暴走的寧平,聰明的閉上了嘴巴。

狠狠的瞪了韓宇一眼,寧平對韓宇說道:“你走前面。”

“啊?哦,行啊。不過寧平,你不擔心鬼會從咱們後面過來嗎?”韓宇無所謂的答應了寧平的要求以後問寧平道。

“要是真有鬼從後面過來,我先捅死你,再捅死鬼。”寧平瞪着韓宇說道。

“哎呀,你這可就有點不講理了啊。鬼找你,你找我算賬幹什麼?”

“因爲那都是你招來的。”寧平一字一句的答道。

聽了寧平的回答,韓宇知道不能再逗了,再逗眼前這個傢伙很有可能先拔劍砍自己一頓,然後纔會繼續做事。而見韓宇終於老實的走在前面探路,寧平緊張的心情總算是放鬆了一些,可以有心思觀察一下這座墓陵的地面建築了。

因爲時間的關係,這座墓陵的地面建築顯得有點殘破,有的地方甚至已經只剩下一個地基,但即便是隻有一個地基,那也可以從地基的大小上看出這座墓陵在完整的時候是多麼的巨大。

“沙沙~”

就在寧平左看右看的時候,身背後突然傳來一陣聲響。寧平就感到身背後的汗毛幾乎在一瞬間全部豎了起來,“噌”的一聲拔出了青雲劍。身後發出的聲音讓韓宇回頭一看,頓時被嚇了一跳,趕忙舉手叫道:“寧平,我可什麼都沒幹啊。”

沒有心思理會韓宇,寧平掃視着身後,除了樹木,什麼都沒有發現。

“韓宇,要不,我們等等菲爾德他們吧。”心裏有點發毛的寧平向韓宇建議道。

韓宇聞言有些無語的看着寧平,他沒有想到,身手不凡的寧平竟然會害怕鬼怪之類的東西,忍不住出聲說道:“我說寧平,你就不能膽子大一點嗎?不就是鬼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童年陰影。”寧平苦笑一聲答道。 當林珂等人駕駛着勇氣號飛臨墓陵上空的時候,就見寧平和韓宇正在墓陵的出口處等待。看韓宇一副百無聊賴以及寧平略有些躲閃的眼神,林珂等人立刻會意了。寧平怕鬼並不是一個祕密,勇氣號上的人都知道。

“好啦,人來的差不多了,我們現在可以進去了吧?”韓宇問寧平道。

衆人的到來好像也讓寧平膽壯了一些,點頭對韓宇說道:“你打頭陣。”

“還我啊?”韓宇問道。

“當然,誰讓你是團長。”寧平一副理所當然的答道。

“那你呢?”

“我跟在你後頭。”

韓宇聞言笑問道:“你就不怕鬼從旁邊衝出來?”

“哼,要是真有鬼從旁邊衝出來,我就拿你做擋箭牌。”寧平冷哼一聲答道。

蓮蓬忍着笑開口說道:“好啦你們兩個,韓宇打頭,寧平在後,唔,八方你在最後。剩下的人留守勇氣號,做好接應工作。”

在勇氣號上,蓮蓬的指揮能力是最好的,所以聽到蓮蓬的安排,衆人都照做了。韓宇第一個進入墓陵,緊跟着寧平和石八方也進了墓陵,剩下蓮蓬等人則回到勇氣號,打開監視器觀察着四周的動向。

站在墓陵的入口處,看着兩扇緊閉的石門,韓宇先是雙手合什,隨即嘴裏唸叨了起來:“長眠於此的亡者啊,我不是有意冒犯,只是有人因爲誤闖了這裏以後遭到了詛咒,所以我們來到這裏,希望可以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你要是想要找人算賬,看到我身後的那一位了嗎?嗚嗚……”不等韓宇把話說完,寧平已經伸手捂住了韓宇的嘴,接着說道:“這個混蛋是我們的團長,有仇有怨的找他就可以了,他很希望和你們做朋友。”

“呸呸~寧平,你剛纔說的那叫什麼話?”韓宇一邊吐口水一邊質問寧平道。

“哼,你還好意思說我?你剛纔想說什麼?”寧平針鋒相對的反問道。

“韓宇,寧平,別吵了,我們還是趕緊辦正事吧。”一旁的石八方連忙勸道。

……

說歸說,但墓陵的大門卻不會被說開。韓宇看着墓陵的大門只砸吧嘴。這個破門,從上到下一點縫隙都沒有,就是想撬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可強行破開,又擔心會破壞墓陵內的東西。

“難道想要弄開這個門還需要一點敲門嗎?”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

炙熱牢籠,總裁的陷阱 對於韓宇的想法,寧平嗤之以鼻。要這裏是個藏寶貝的地方,哪還有這種可能。可這裏是什麼地方,墓陵啊,埋死人的,難道你還指望被埋進這裏的死人從墓穴裏出來,給死人留給出來的門不成。在將死者安放入墓穴以後,墓穴的大門就會被封死。除非從外面強行破入,否則沒有別的辦法。

“寧平,你有什麼辦法?”韓宇開口問寧平道。

寧平聞言搖了搖頭,答道:“沒有辦法。除了動粗,我想不出還有別的辦法。”說着,寧平拔出青雲劍,用力一揮,鋒利的青雲劍在墓穴的石門上留下了一道白印。韓宇湊過去看了看,出口叫道:“我靠,好硬的石頭。”

“嘁,你們閃開一點。”寧平不爽的對韓宇和石八方說道。

一見寧平準備動手,韓宇連忙勸道:“等等,別衝動,讓我來試試。”

“怎麼?難道你有辦法?”

“我沒辦法不代表別人沒辦法呀。八方,你回去問問林珂他們,我和寧平在這附近搜索一下,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機關之內的。”

雖然寧平對於韓宇的想法不以爲然,不過既然韓宇不讓自己動手,自己也樂得清閒。和韓宇分頭開始搜索墓穴石門的附近。結果自然是一無所獲。墓穴石門的附近就像是禿子的腦袋,一根雜草都沒有。整齊而平滑的石頭,中間沒有切痕以及任何疑點。

而林珂那邊在聽了石八方的彙報以後,蓮蓬隨着石八方來到了墓穴石門處和韓宇以及寧平匯合。檢查了一番石門以後,蓮蓬拿出帶來的水晶球,開始預測。

“韓宇,這座墓穴中,好像有我們需要的東西。”蓮蓬收起水晶球,緩緩對韓宇說道。韓宇聞言一愣,不由問道:“蓮蓬,你確定?”

“嗯,我的預測很少出現錯誤。”蓮蓬鄭重的點頭答道。

“嘖嘖,要是這樣,我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蓮蓬,有辦法打開這道石門嗎?”韓宇打量着墓穴的石門問蓮蓬道。

“辦法是有,只是不知道靈不靈?”蓮蓬不確定的答道。

“這麼說,就是有辦法。先試試再說,反正我們還有時間。”

聽到韓宇的回答,蓮蓬點頭說道:“既然這樣,那韓宇你就放火燒這道石門,注意啊,只是燒這道石門,別的地方可別燒。”

“哦,放心,這點控制力我還是有的。不過要燒到什麼時候?”沒有去問蓮蓬讓自己這麼做的理由,只是問蓮蓬自己要燒多長時間。

“燒到石門完全變紅爲止。”蓮蓬隨即答道。安排完韓宇要做的事,蓮蓬轉而對寧平說道:“我記得在來的時候發現這座墓陵的東南方向有一個水潭,寧平你和八方帶一臺抽水機去,然後把水管接過來。”

“你是打算利用熱脹冷縮?”寧平開口問道。

蓮蓬微笑着點了點頭。寧平想了想,覺得蓮蓬出的這個主意有點靠譜,便和石八方一起拿着從勇氣號上搬下來的抽水機,按照蓮蓬所指的方向去準備抽水。

等到寧平和石八方的水管接到墓穴石門前的時候,那道擋住韓宇等人前進的墓穴石門已經被韓宇的火焰燒的通紅。

“韓宇,讓開。”寧平端起水管對韓宇說道。韓宇聞言點了點頭,將蓮蓬給拉到一邊。等韓宇和蓮蓬退到寧平的身後,得到寧平通知的石八方打開了安放在水潭邊的抽水機。

一條水龍猛撲向燒的通紅的石門,產生的水蒸氣瞬間就將石門附近的一切給籠罩。等到水蒸氣散去,再一看石門,這個時候的石門上出現了明顯的縫隙。

“成功啦。”韓宇高興的叫道。

蓮蓬也很高興,對韓宇說道:“接下來就看你們自己的了,我回勇氣號上去了。”

“嗯,我先送你回去。”韓宇點頭答道。

趁着韓宇送蓮蓬回勇氣號,石八方將抽水機從水潭邊搬回來的工夫,寧平走到墓穴的石門前,伸手按在了石門上。因爲煅燒,石門還有些燙。寧平試着用力推了推,石門紋絲不動,又試着用青雲劍劃了一下,比剛纔那一劍的效果要明顯了許多。

“沙沙~”

就在寧平準備在韓宇回來之前弄開石門的時候,之前在自己身後出現的聲音再次出現了。寧平猛一回頭,這一次因爲動作快,寧平看到了一道黑影。雖然是轉瞬即逝,但寧平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沒有眼花。看了看四周,這個時候,墓穴入口處,竟然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尼瑪!

寧平不敢輕舉妄動,只盼望韓宇他們能趕緊回來。要說起來,寧平的膽子其實並不小,就是面對比自己實力強橫的對手,寧平也毫不畏懼。但這個事情怎麼說呢?是人總有一個害怕的事物。有的怕顏色,比如紅色,藍色;也有的怕小動物,比如蜘蛛、老鼠,還有的怕鬼怪,並不是說心虛的人才會怕鬼怪,這個怕什麼,很大程度上都和小時候的經歷有關。而寧平,害怕鬼怪之類的東西就和小時候被自己那幾個無良的兄姐帶着去玩練膽遊戲有關。

獨自一人站在墓穴石門的正對面,寧平此時已經把青雲和襲風兩柄劍全都拔了出來,目光警惕的掃視着四周,注意力高度集中。任何風吹草動都別想逃過寧平的眼睛。

這種警惕直到韓宇回來。一見寧平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韓宇立刻跑了過來,低聲問道:“什麼情況?”

“……你們離開沒多久,我看到了一個黑影。不過一轉眼的工夫就不見了。”寧平低聲答道。

韓宇聞言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不由微微皺了皺眉,對寧平說道:“寧平,要不你還是回勇氣號吧,我和八方下去看看好了。”

“你不相信我?”寧平看着韓宇問道。

“寧平,你太緊張了。墓穴裏的環境肯定比這裏更加的陰森。”韓宇沒有正面回答,淡淡的說道。

“……韓宇,我想要克服自己這個毛病。”寧平沉默了一會,對韓宇緩緩的說道。

聽到寧平這話,韓宇咧嘴一笑,對寧平說道:“那你要保證到時候不會拖我的後腿。”

“還不知道到時候誰拖誰的後腿呢?”寧平眼睛一瞪,沒好氣的答道。

“反正不會是我。”韓宇聳聳肩說道。

寧平聞言連忙不甘示弱的說道:“也不可能是我。”

“那難道是八方?”韓宇看向了一旁的石八方。

見韓宇提到自己,石八方苦笑了一聲,一臉無奈的對韓宇和寧平說道:“兩位,說完了嗎?要是說完了咱們就趕緊進去吧。”

墓穴石門被韓宇掄起火焰大錘給生生的砸開了。等到塵埃落定,漆黑的墓穴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我先下去了。”韓宇說了一聲,當先走進了墓穴。寧平見狀咬咬牙,邁步跟了進去,石八方跟勇氣號聯絡了一次以後,也連忙跟着走進了墓穴。

往下走了二十四級臺階,韓宇走到了一個平整的地方。因爲墓穴中無光,所以只能用隨身攜帶的手電照亮。此刻韓宇等人所在的地方是個大殿,藉着手電的亮光,韓宇可以看清大殿的兩側排列着一共八尊石像。每一尊石像都被雕刻的活靈活現,彷彿只要有口氣就會活過來一般。石像和人類的長相類似,唯一不同的就是人類只有兩隻手,而八尊石像,則是擁有四隻手,而且每一隻手上都拿着一把武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沒有一樣重複的。

一邊打量着八尊石像,韓宇三人一邊往墓穴裏面走。亮光偶爾閃過石像的面部時,總讓人感到這些石像正在觀察自己一般。寧平自走進墓穴以後就沒有鬆開劍柄,看到八尊石像以後,寧平更是緊張不已。

韓宇偶爾回頭看了一眼,見寧平那副緊張的樣子,忍不住笑道:“寧平,放鬆點。那只是一堆石頭,難道你還指望那些石頭衝過來砍我們嗎?”

話音剛落,就聽“喀吧”一聲,在地下這個大殿中,聲音很清晰的傳進了韓宇等人的耳朵裏。韓宇向寧平的身後看去,說道:“八方,這種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

石八方用力的搖了搖頭,表示剛纔的聲響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韓宇知道石八方不會騙自己,隨即拿着手電四處照了照。結果不照不要緊,一照嚇一跳。八尊石像此刻正扭頭看着自己這幾個人。

此刻的韓宇三人已經走到了大殿的中央,而面向墓穴入口處的四尊石像此刻的腦袋卻詭異的旋轉了一百八十度,死死的盯着韓宇等人,身體也正在輕微的產生晃動。

“這是什麼情況?”寧平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

只是寧平不知道,韓宇又怎麼可能知道。不過既然寧平問起,韓宇還是給出了一個答案。“這八尊石像可能是這個墓穴的守護機關吧。”

很顯然,韓宇的答案並沒有得到寧平的認同。而韓宇就算是想要再找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八尊石像卻不會給韓宇更多的時間。跳下石臺的八尊石像很聰明,一半直撲韓宇等人,一半卻直奔墓穴的出口處跑了過去。韓宇等人只能放棄退路,向着墓穴的更深處跑去。一路左躲右閃,韓宇三人衝進了大殿通往墓穴更深處的大門。也不知什麼原因,當韓宇三人跑進大門以後,八尊石像沒有再追趕,只是死死的守在門口,擺出一副此路不通的架勢。

“走吧,看來我們現在只能繼續往前走了。”韓宇無奈的對寧平說道。就在這時,石八方告訴韓宇一個壞消息,他們和墓穴外面的勇氣號失去了聯繫。

“沒有聯繫就沒有吧,這一點我們在進來之前就預料到了。走吧,去看看這座墓穴裏到底有什麼。”韓宇說完,邁步往前走去。

“韓宇你不着急嗎?”寧平出聲問道。

韓宇聞言答道:“着急又不能當飯吃。走吧,會有辦法的。大不了等我們回來的時候強行突破就是了。難道你連幾個石頭疙瘩都對付不了嗎?”

嬌妻在下:總裁請疼我 一聽韓宇這話,寧平安下了心來。只要不是什麼鬼怪,寧平什麼都不怕。見寧平不再說話,韓宇一行人繼續上路。

經過一段大約百米的迴廊,韓宇一行人來到了另一個大殿。這裏應該就是墓穴的中心了。

大殿整體呈圓形,中央位置停放着一個棺木,而在棺木的四周,挖了一圈土,形成一個圓環,裏面更是裝滿了銀白色的水銀。大殿的周圍一共被開鑿出了十二個陪葬室,除了平常要用到的工具以及金銀珠寶以外,還有武器和已經變成乾屍的戰馬。

“或許這個墓穴的主人生前是個將軍。”韓宇自言自語的向着大殿中央的圓環走去。寧平則和石八方分左右沿着大殿的牆壁走着,想要看看十二個陪葬室內都有些什麼。

來到圓環的旁邊,韓宇伸頭看了看中央位置的那口巨棺,心裏在盤算到底是打開看看,還是打開看看。

就在韓宇沒有下定決心的時候,突然就聽石八方傳來一聲驚呼。韓宇和寧平立刻衝了過去。順着石八方手指的方向看去,韓宇和寧平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在石八方所指的陪葬室內,竟然並排坐着四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看年紀這幾個女子沒有超過十六歲的。

努力穩了穩心神,韓宇仔細的看了看,伸手按住了寧平準備撥劍的右手,低聲說道:“這些都是死人。”

“死人?”寧平聞言一愣,隨即醒悟過來。不過仔細看了看以後,寧平不解的說道:“死人怎麼會沒有腐爛啊?”

“……應該是那個的緣故。”韓宇指了指大殿的那個圓環坑答道。

“水銀?”寧平問道。

“嗯。”韓宇點點頭,走到四個女子的身邊,低聲說了一聲:“得罪了。”說完,韓宇抱起了一個女子,走到了大殿內。原本女子在陪葬室內,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被韓宇搬到外面以後,韓宇等人看清楚了,這個女子的身上有着一片青紫色的癍塊。將女子輕輕的放在地上以後,脫掉了女子的鞋子,果然就看到女子的腳心位置,分別有着一個洞。緊跟着韓宇看了看女子的頭頂,又是一個洞。

寧平默默的看着韓宇在那裏檢查女屍,已經明白了這些女屍爲什麼會不腐。 妻限99天,權少步步淪陷 而石八方卻不明白。寧平見狀解釋道:“這些女子在活着的時候,除了口服水銀之外,在頭頂、後背、腳心等位置會挖洞,然後灌進水銀,等到死後再用水銀粉抹遍全身,就象做了標本一樣,歷經萬年,皮肉也不會腐爛。這種技術可以保持屍體的外貌,不過必須要用活人,因爲死人的血液不流通,沒有辦法往裏灌……”

“別,別說了。”石八方聲音有些發顫的打斷了寧平的話,同情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屍說道:“真是殘忍。”

“是啊,很殘忍。所以但凡是敢用這種方法的,墓主都他媽不是好人。就算被人掘了祖墳,那也是活該。”韓宇停下了檢查的工作,用火焰爲自己的雙手消了消毒後說道。

“現在怎麼辦?”寧平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屍,問韓宇道。

“先暫時放在這裏,等我們出去的時候想辦法把這些女屍運出去找個地方埋了。這些女屍陪着這裏的墓主人過了這麼久,也該還這些女屍一個自由了。”

對於韓宇的決定,寧平沒有反對。看了一眼停放在中央位置的棺材,問韓宇道:“現在要去看看那座棺材裏有什麼嗎?”

“看看吧。我想要看看是什麼混賬東西竟然做出這種殘忍的事情。”韓宇聞言答道。

意見達成一致的二人剛想要走,就感覺身後有人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角。可石八方就站在寧平的右邊,這個位置是不可能同時拉到韓宇和寧平身後的衣角的。

韓宇和寧平就感到渾身涼颼颼的。脖子有些僵硬的扭頭一看,只見被韓宇抱出來的女屍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站了起來,雙手分別拉住了韓宇和寧平的衣角。

韓宇三人就感到頭皮發麻,石八方兩眼一翻白,竟然昏了過去。而寧平此刻卻頭腦異常清醒,他是多麼希望自己可以和石八方一樣昏過去呀。可越是緊張,尼瑪就是昏不過去呀。

好在還有韓宇,在經過短暫的驚慌之後,韓宇飛起一腳,將女屍踹了出去。大聲衝寧平吼了一聲之後,扛起地上的石八方撒腿就跑。被吼了一聲的寧平也回過神來,見陪葬室內的另外三具女屍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一蹦一蹦的往自己這邊過來了,當即怪叫一聲,追上了韓宇。

……

“韓宇,你不是說要埋了她們嗎?你去呀。”寧平一邊跑一邊對韓宇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