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在逗我。”段家瑞也算是回過神來,兩個人鬧在一起。

好一會兩個人才坐好開車回家。

除了公務難得的清閒。

飯後,段家瑞和溫柔一起坐在室內鞦韆上,慢悠悠的晃悠着,溫柔手裏拿着一本書,段家瑞拿着一份文件,自己忙自己的,互不打擾,又可以相互汲取溫暖。

牆上的時鐘,慢悠悠的走着,有那麼一瞬間,段家瑞覺得時間是停住的。

溫暖的一夜。

陳霞跳樓事件,終於有了結果,確定陳霞是自殺無疑,跟瑞城國際沒有任何關係,全程都有隨機網友參加,所以相對有公信力。

輿論淡了下去。

溫柔和段家瑞被跟拍了那麼久,自然很多情深意濃的照片。

人們也開始接受段家瑞和溫柔在一起的事實,至於冷御被打事件,自始至終冷家人都沒出來說話,兩個人才叫打架,一個人什麼都不算,也就掀不起什麼風浪。

一切都慢慢的安穩下來。

溫柔覺得時機相對成熟就跟段家瑞商量自己想換個工作。

“還惦記着去藍思辰那做助理。”段家瑞悶悶的開口,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

“不是的,他那估計都招滿人了,我就是隨便轉轉,看看有什麼工作可以。”溫柔笑着說道。

“要是他還沒招呢?”段家瑞問道。

“沒招就去。”溫柔回答的乾脆。

“你,你!”段家瑞氣結,看着一摞子的文件,想着溫柔要去藍思辰那,他一口氣哽在嗓子裏,不上不下,難受的他想打人。

“好了,家瑞,爲了避免審美疲勞,我們各自忙碌。”溫柔一錘定音,直接轉身離開,自己開着車子。

藍思辰這是溫柔的首選。

溫柔撥了藍思辰的電話,電話很快被接通。

“藍思辰你在做什麼?”

“在孤兒院,姑姑這邊恢復的不錯,我過來幫忙。”藍思辰的聲音傳來,電話那邊還有孩子們清脆的笑聲。

“我馬上過去。”溫柔說道。

“好,我等你。”藍思辰應聲,掛斷了電話,眸底閃過一抹期待。

“誰要過來?”王媽媽問道。

“柔柔。”藍思辰收回心神,笑着說道。

“柔柔,有段時間沒見到她了,現在不忙了?”王媽媽眸底滿是期待,她還挺想溫柔的。

“應該是吧,瑞城國際現在也算是徹底洗白了,她是老闆娘也不用自己工作,可能就出來轉轉。”藍思辰答道,他正在一點一點分析溫柔出來的目的。

她主動找到自己說明她想過來自己這上班。

藍思辰猜測道,眸底閃過一抹欣喜,如果溫柔過來,他想對付段家瑞易如反掌,段家的賬也到時候好好算算本金了!

四十分鍾後,溫柔到了孤兒院。

王媽媽已經可以走路,看見溫柔緩步走了過去。

“柔柔。”

“王媽媽。”

二人見面,俱紅了眼眶。看清爽的小說就到【頂點小說網.io】 “說女人是水做的,這話一點都不假。”藍思辰打趣的開口。

溫柔和王媽媽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表姑姑您現在身體眼看着就要恢復,孤兒院也一切按部就班,安穩的不得了,柔柔那邊也一切塵埃落定,都是好事,就算你們多愁善感也應該笑不是。”藍思辰接着說道。

“律師就是律師,口才了得。”溫柔打趣道。

藍思辰哈哈一笑,“我就當你在誇我。”

“這就是誇獎,不用懷疑。”溫柔笑着應聲。

王媽媽也笑起來,雖然心裏有些遺憾,她始終希望溫柔能跟藍思辰走到一起,但,問溫柔和段家瑞相處的很好,段家……聽說老夫人一病不起,現在也沒什麼人阻止他們在一起,這樣,也挺好。

三個人一起說了會話,溫柔就把王媽媽送回去休息,她和藍思辰一起幫着洗衣服幹活。

中午二人在孤兒院吃的飯,下去一直到兩點多,孩子們都睡着,他們才一起出了孤兒院。

“你開車來的嗎?”藍思辰問道。

“嗯。”

“我的車送去保養了,介不介意我搭個順風車。”藍思辰笑着說道。

“當然不介意,上車。”溫柔笑着應聲。

兩個人一起上了車子,溫柔才開口說起工作的事,“你那邊助理招到了嗎?”

“一直在給你留着,可惜你不來。”藍思辰打趣道。

“真的嗎?”溫柔眸子一亮。

藍思辰頓了一下,“聽你的意思是真的想來,不是開玩笑的。”

“當然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溫柔笑笑。

“那太好了,我的助理一直虛位以待,你能來,我雙手歡迎。”藍思辰看着溫柔,笑的如沐春風。

“那,謝謝老闆。”溫柔說道。

“不客氣,溫助理,現在麻煩你送我回家,謝謝。”藍思辰迅速進入狀態。

“我是不是應該說,是,老闆。”溫柔應聲,語氣輕快。

藍思辰哈哈一笑,“有前途。”

兩個人笑起來,一路上氣氛都非常的融洽。

車子很快到了藍思辰家。

“柔柔,你這兩天休整一下,隨時可以過來上班。”藍思辰下車前說道。

“好,我這一兩天就過去,去之前我給你打電話。”溫柔笑着應聲。

藍思辰下車揮揮手。

溫柔微微頷首,開車離開。

藍思辰看着溫柔的車子走遠,眸光越發的甚遠,有些賬,真的到了清算的時候,段老夫人,是不是也該去見該見的人了!

溫柔一路回家,一直在想,怎麼跟段家瑞說。

儘管她早上已經算是打過招呼了,但,段家瑞表現的就非常的排斥,現在自己真的去了,總要給他點甜頭吃吃,否則他一定會鬧。

溫柔小臉緋紅,暗自決定今晚要主動一次,但,主動,她還從來沒有過來,基本都是段家瑞主導,她糾結了許久,上樓之後開了電腦,查了查,女人怎麼勾……男人。

看完之後小臉滾燙。

溫柔剛剛關上電腦,段家瑞推門走了進來。

“怎麼這麼早?我還沒做飯。”

“早嗎?已經過了下班的點,你在幹什麼,臉這麼紅,看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了?”段家瑞打趣的一笑。

“才沒有,不許亂說。”溫柔有些心虛的推開段家瑞,“我去看看有什麼能吃的。”

“要是不想動就點餐。”段家瑞跟着溫柔出了臥室,直覺告訴他今天溫柔有些不一樣。

“沒事,很快。”溫柔利落的打開冰箱,拿了幾樣食材出來,很快的解凍,切好,接着入鍋,一個小時之後,兩個人坐在了餐桌前。

溫柔拿了紅酒。

“要跟我喝酒?”段家瑞眸底滿是笑意,看着溫柔。

“喝一點嗎?”溫柔紅了臉問道,人比花還嬌,笑比酒還醇。

段家瑞哪裏還有拒絕的能力,立刻點頭,這會溫柔要什麼他都會給。

“好。”


溫柔倒了酒,兩個人相對坐下,微微碰杯。

段家瑞一飲而盡,溫柔喝了一小口,她很少喝酒,不似段家瑞以前就像是在酒缸裏一樣。

“多喝點。”段家瑞笑着給溫柔倒了一杯。

“嗯。”溫柔應聲,大口的喝起來,她仰着頭,脖子白晶光滑,美的有些耀目。

看的段家瑞嗓子裏有些冒煙。

“你,吃,吃菜。”溫柔頭微微有些發暈。

“好,吃。”段家瑞應聲,吃了起來,每一口都是甜的。

溫柔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頭暈暈的,她撐着桌子起身,“你,我,在房間裏等你。”

“好。”段家瑞應聲,嗓子沙啞的厲害,他已經被燒着了,但還是很好奇溫柔接下來要做什麼,等着她上樓,五分鐘之後才上了樓。

溫柔上樓之後,扯掉自己的衣服,換上了段家瑞的襯衫,她的身材嬌小結實,段家瑞的襯衫相當於她的短裙一樣。

溫柔看着自己修長的雙腿,小臉滾燙,正準備改變主意的時候,房門被推開,段家瑞走了進來,看着眼前的美景,段家瑞連呼吸都放緩了。

“柔柔……”

溫柔長睫輕顫。

“柔柔!”段家瑞上前,猛地抱住溫柔像只猛獸忽然發現了自己的獵物,只想緊緊的壓在身下。

兩個人糾纏了許久。

直到彼此精疲力竭才停下來。

溫柔枕着段家瑞的胳膊喘着粗氣。

段家瑞眸底滿是滿足,“每天都這樣,我早晚會被你榨乾。”

“我,你,我才沒。”溫柔小臉滾燙。

“我也沒說你這樣。”段家瑞輕笑出聲,他的柔柔永遠都那麼可愛。

“家瑞。”

“怎麼了?”段家瑞敏銳的察覺到溫柔的欲言又止,立刻追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溫柔微微遲疑了一下,他們剛剛那麼親密,極致的快樂讓她整個人都是軟軟的,總覺得在這個時候說掃興的事,不好。

“有什麼事都可以說,乖,說吧。”段家瑞側身,話說的鄭重。

溫柔微微遲疑了一小會,還是啓脣,“我,今天去了孤兒院,藍思辰也在,他的助理沒人做,我準備過去上班。”

段家瑞全身的熱情瞬間全部熄滅,他怎麼能接受溫柔對他熱情是因爲要去另一個男人身邊工作。 溫柔輕輕的環住段家瑞的胳膊。

“我本來想明天跟你說的。”

段家瑞側眸看着溫柔,那意思,是哪天說的事嗎?

“家瑞……”溫柔低低的出聲,小腦袋靠在段家瑞懷裏。

段家瑞真是一肚子的火發不出來,收緊了懷抱,“藍思辰就那麼好。”

“我沒說他好啊。”溫柔側着身子,看着段家瑞,“只是,我對法律感興趣,他能教我,工作都合心思就想去做。”

段家瑞看着溫柔一臉的認真,還能說點什麼!悶悶的吐了兩口氣,“約法三章。”

“嗯?”溫柔眨眨眼。

“不許加班,不許出差,不許在一個辦公室工作。”段家瑞悶悶的說道。

溫柔頓了下,“出差和加班的事,我明天告訴藍思辰,他應該不會反對。”

段家瑞悶悶的哼了一聲。

“至於辦公室,本來就不在一個辦公室,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溫柔接着說道,有點討好的親了親是段家瑞的側臉。

段家瑞再心不甘情不願,也阻止不了既定事實,只能悶悶的接受。

溫柔還想說點什麼,段家瑞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既然有些事情上他左右不了,那總要收點利息不是,兩個人折騰了許久,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段家瑞起來的時候溫柔還在睡,她昨晚真是累及了。

段家瑞眸光柔軟,脣角微微揚起,沒叫醒溫柔,一個人輕手輕腳的出了臥室,簡單的弄了點吃的,出門上班。

溫柔一直睡到九點鐘才起來,身側的位置是空的,她頓了一下,才想明白段家瑞是去上班了,微微抿脣起身,她習慣了醒來能看見他,這會總覺得好像是少了什麼。

溫柔收拾了自己之後,撥了段家瑞的號碼。

電話很快被接通。

“醒了。”段家瑞笑着問道。

“嗯,你早上吃東西了嗎?”溫柔問道。

“吃了麪包。”段家瑞應聲。

“等下我去給你送午飯。”溫柔想了想說道。

“好,我等你。”段家瑞應聲。

“老闆,開會時間到了。”藍可可的聲音響起。

“你先忙,中午見。”溫柔急忙掛斷了電話,生怕打擾段家瑞工作。

段家瑞看着黑了屏的手機,不善的瞧了藍可可一眼。

藍可可堆起一個笑,“知道你們你儂我儂的,晚上回去黏糊哈。”

段家瑞傲嬌的挑眉,起身去了會議室。

溫柔簡單的吃了點東西,起來看看冰箱裏的食材,沒什麼東西,列了單子,去了超市。

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