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我們中午吃過飯,下午沒用多長的時間,阿贊就到了,我們把手裏面的東西你給阿贊看,這個時候他的手上,是一個手鍊,阿贊將自己的手鍊,靠近那兩個黑色的鐵塊,然後竟然驚奇的發現原本是白色的鐵鏈,竟然變成了血紅色。

阿讚的眉頭深鎖看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解決的事情,我們讓阿贊先坐下來休息,有精力了,再來解決這件事情。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僧袍,看起來應該,是一個黑衣阿贊,看來是修煉黑魔法的,但是,其實對於阿贊,我並沒有太大的區分,我覺得只要是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的不管是黑阿贊,還是白阿贊,都算是好的,我都對他們充滿了尊敬,。

阿贊看起來瘦瘦高高的一件炮子套在他自己的身上,很寬鬆,風一吹,就搖擺起來了,那手也是乾枯的厲害,手腕上的那根鏈子,就鬆鬆垮垮的,攬着他的手脖上面,他摘下書包,上面那個已經變成血紅色的手鍊放到桌子上,靠近那兩個黑色的鐵塊,這個時候我竟然看到那個血紅的手鍊,竟然像是一下子充了血一樣,變得晶瑩剔透,血紅血紅的然後竟然輕輕的開始顫動起來,我心中,有些害怕,總覺得他缺點裏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瑞奇叫了一聲,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就趕緊的,轉身,看過去。 就在阿贊對着那兩個黑色的鐵礦施法的時候,我忽然聽到瑞奇喊了一聲。我不知道他喊什麼。就轉過身去看,這個時候我就看到在瑞奇的身旁。竟然站了一隻巨大的神獸,而這個神獸,就是瑞奇的神獸麒麟獸。

我趕緊的跑過去問,瑞奇怎麼了爲什麼會把麒麟手給招出來?日輕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不是我把他找出來的。是他自己忽然就跑出來的。

我看了一眼麒麟獸,好在他沒有什麼瘋狂的舉動。只是愣愣的看着,他所在的方向。心中納悶,難道這阿贊還認識這個麒麟獸不成,想來也不可能了,阿贊是泰國人。他們修行的都是泰國的黑魔法,應該對中國的上古神獸沒有太大的牽連。

但是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了。阿讚的手中還拿着那兩塊黑色的鐵塊,而據雬月和軒轅上祁所說。那個鐵礦也是上古之物,如果他們都是上古之物的話,是不是?他們之間有什麼關聯呢?

這個時候不願和軒轅上齊也走了過來。雬月想要念咒語。將麒麟獸給收回去,畢竟這個麒麟獸在房間裏邊兒個頭有點太大了,都快把天花板給頂着了。

不過他剛剛要念咒語的時候卻被軒轅上祁給阻止了,軒轅上祁指了指神獸,又指了指桌子上面的那兩塊鐵礦,說道,“我看看麒麟獸,對着鐵塊很感興趣,是不是他會知道一些什麼呢!”

在去看麒麟獸的時候,果然,他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那兩個黑色的鐵礦,眼神裏邊兒,看起來也不像是仇恨,而是呆呆的,莫非他也只是,在猜測?

雬月也覺得軒轅上祁說的對,他沒有將麒麟獸收進去,但是他念了一個咒語,使得麒麟獸體積沒有那麼大了,而是變得像一隻哈巴狗一樣大小,還別說,這麼大的麒麟獸變成一個哈巴狗一樣的小寵物,還真是萌萌的,看到他變成這麼小,瑞奇,將她抱了過來,直接走到桌子上就對着那兩個黑色的鐵塊,吻了起來,他不停的吻,吻過來吻過去。

忽然他吊起鐵塊來,在鐵塊的一角上不停的,撕咬,本來我想這是鐵的,這一隻哈巴狗一樣的東西,怎麼能把它咬開了但是我忽略了他的一個身份,麒麟手臂竟是神獸,在他的嘴中,我聽見咔吧的一聲,他竟然把那個鐵塊兒的尖尖的東地方,給咬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瑞奇大喊了一聲,不好我不知道怎麼了,手忙腳亂的,把瑞奇給抱到了一邊兒,只見阿贊,已經從懷中拿出一個,頭蓋骨一樣的東西放到桌子上面,然後嘴中唸唸有詞,這個東西我是認識的,因爲王星靈那裏也有一塊,這個東西叫域耶,緊接着阿贊快速的念出了咒語,那個域耶在桌子上,不停地旋轉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而與此同時,被麒麟獸咬開的那個鐵礦裏面開始飄出一團,黑霧的東西了,說的是黑霧,但是又不太像,因爲你能清楚的看到一點一點的顆粒,就這樣逐漸的蔓延開來,它蔓延的速度非常快,就像是,將一塊鋼化玻璃打破的時候,那種蔓延的碎裂的裂紋一樣。

我看到那些裂紋,都快要蔓延到我們的身上了,就趕緊大叫着讓大家,快點躲開,還沒有等我等我們起身的時候,那些顆粒狀的,黑色的東西,竟然快速的朝着,阿讚的那個域耶裏面,飛奔而去。

看到這種情況,我心中稍稍放了心,你以爲是阿讚的,咒語起了作用,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更加的,感到恐懼了,因爲那些黑色的顆粒好像是無窮無盡一樣,很快地將整個域耶,連帶着阿贊,整個人慢慢的都埋得起來,我害怕起來了,驚叫着喊起來,讓雬月和軒轅上祁,趕緊上來幫忙。

而我下意識地念起了,老人給我的那個紙上,能夠壓制,老祖的法術的,咒語。

然而我們的咒語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那黑色的顆粒還是源源不斷的,往我身上,埋了過來,雖然是顆粒,但是它像波浪一樣,一下子涌了過來,我們半個身子都被埋起來了,如果再不想辦法的話,我們整個身子都要被埋在這黑色的顆粒裏,這個時候我想起了麒麟獸,因爲那個黑色的鐵礦,就是麒麟手咬開的,那他自己有沒有辦法呢。

我讓瑞奇趕緊召喚麒麟獸,麒麟獸從一片顆粒狀的黑霧當中鑽了出來,他小小的腦袋,從,黑色的顆粒裏邊,露出一點縫,然後用力的往外擠,終於把整個身子都擠了出來。

我現在也不管它能不能聽懂我們說話了就朝着他喊,你快點把這些東西收回去啊!

那麒麟獸聽到我說的話一樣,仰頭吼叫了一聲,接着我竟然發現那些黑色的顆粒,已經停止,蔓延了。

心中竊喜,幸好沒有事情。

我們把阿贊從黑色的顆粒裏面扒出來,這個時候整個房間裏面已經鋪了厚厚的一層顆粒了,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反正是從那一個小鐵塊,飛出來的。

阿贊大喘了幾口氣說道,“這東西可真厲害呀!”

聽他這話,好像他知道這是什麼,我趕緊的問道,“阿贊,是否你是不是知道這個東西呀!”

他點點頭道,沒錯,我在幾年前來中國的時候的確見到過這個東西,不過那時候是在一個山上,據說是什麼上古之物?

既然他們都說這是上古之物,想來不假,那就是上古之物,但是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呢?跟這些人的失蹤到底有什麼關係?就在這個時候,那些顆粒狀的黑霧竟然像是,得到了什麼指示一樣,一下子全都飛到了,那個黑色的鐵塊裏面,就在這個時候雬月,忽然說道,他知道了,然後招呼也不打就直接,拉起那朝着爸媽的房子,所在的方向走去,到了爸媽的房子裏面雬月打了一聲招呼就往我姐姐莫瑜鎮房間走去,到了姐姐莫瑜的房間裏邊,雬月將整個房間,都封閉,關上門窗,然後把那個黑色的鐵塊從懷中拿了出來,剛纔的時候,那些顆粒已經回到了黑色的鐵礦裏,但是雬月,現在長了些黑色的,顆粒,又開始往房間的地上倒,我一看這樣嚇壞了。

剛纔這黑色顆粒的威力我們都已經見識到了,那現在雬月在做什麼?這是,叫自掘墳墓嗎?

我想要阻止雬月,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因爲那些黑色的顆粒像水一樣,噴涌着往房間裏邊飛去,。

但是時間1分1秒的過去了,這些顆粒狀的黑霧並沒有像先前似的把我們的身體都埋在其中,而是這個房間像是哪裏漏了一下,那些顆粒全部順着一個洞都嘩嘩的流了下去,但是因爲黑色的顆粒太多了,我沒有辦法確定那個具體漏的地方是在哪裏?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感覺到了,一隻特別大的吸力,直接,把我往裏吸着,我來不及喊,就已經被吸到了那些顆粒狀的黑霧裏面,接着我好像整個身子,像是懸空了一樣像是掉進了一個巨大的山洞裏。

我的身子飛快地墜落着,我也不知道這種的有多久,我生怕這樣,接觸地面的時候會不會被摔死?正這樣想着的時候,我忽然就着地了,不着地的地方時是水,接着我感覺我的身子,一陣波濤洶涌,整個身子一下子掉到了水底,然後又隨着水的浮力,漂到了水面上。

我大喘了幾口氣,趕緊地游出水面,正如我推測的,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可是我明明之前在我姐姐的房間裏邊,爲什麼會到了這個山洞裏呢!

我看到這個山洞的時候我覺得有點熟悉,仔細看的時候,我一下子倒抽了一口冷氣,沒錯,這是我們之前在義山之巔的時候的那個山洞,可是這山洞都明明是在山頂上面,怎麼會在,我姐姐房間的下面呢?我在我姐姐的房間裏面,結果它墜落到這個山洞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想起來這個山洞裏面是沒有法術的,我本來想要,透過我脖子上面的九尾狐仙牌,把雬月給叫回來,但是現在想來是沒有辦法了,我只能自己解救自己了。

我環視整個山洞的時候,看到這裏面的棺材又多了不少,還在一個一個挨着一個,這些都是給那個巨大的怪物吃了嗎?他們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現在我忽然有了一種大膽的猜測,我覺得我姐姐,還有那些警局那邊失蹤的人,是不是有可能都是被運到這個地方來了?也許那些登山的人已經不夠餵養這個巨大的怪物,所以老祖,想到了辦法把外面的人,都引到這裏來,而且是用了這種卑鄙的手段。

而之所以失蹤的是我姐姐和那些警局裏面的人,我想,應該是地理位置的原因,可能老總在他們之間搭建了一個什麼樣的連接,實現了這種空間上的回傳。 現在我被困在了那個有着大怪物的山洞裏面,因爲之前的時候我和雬月是同時在我姐姐的房間裏。所以我覺得現在雬月肯定也會落到這個山洞裏面。

想到這裏。我試探着喊了幾聲,想大聲的喊。怕驚動那個怪物,所以,只是試探呢,沒想到這一喊還真找到了呀!雬月幾乎是跟我同時落到山洞裏面,那隻不過是因爲先前的時候我太緊張了。沒有注意罷了。

雬月小聲的跟我說,“我們之前他是太小看這個山洞的。我想這個山洞,一定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祕密。”我說,“有一個大怪,我還不夠嗎?難道還有什麼其他的祕密不成?”這個時候我們聽到外邊好像,有腳步聲。因爲山洞裏面本身就比較黑,所以也不需要着急找藏身的地方,然後我們就。靠近那個發出腳步聲的地方,想看看這男人到底是誰?

不多會兒。就看到有幾個人擡着一個棺材走了進來,想來是有一個人中了他們的計,被關進來的人。

跟先前一樣。那人把棺材放下之後。匆匆忙忙離開了。

我上前去,想要打開棺材打開看看雬月阻止了我,雬月告訴我說這棺材上面,都有經紋咒語,很可能是老祖的,弟子,他們想要做什麼纔在上面寫的經紋咒語,如果一旦動了這棺材,擔心會驚動老祖和他的徒弟們。

我一聽,覺得雬月說的有道理,就沒有再動那些棺材,但是我覺得我的姐姐肯定也在裏面,我不動這些棺材的話,怎麼能找到我的姐姐呢?雬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擔心,他說,這一次是想着要把老祖的窩給他搬了,只要能解決掉老祖,其他的人自然也就能夠被解救了,

端了老祖的老窩?我一聽雬月這麼說,心中嚇了一跳,這老祖是誰呀?也不是我們一般人能對付的呀!我覺得這個太冒險。

我和雬月一起朝着山洞裏面走去,這個山洞之前有我們,呆過一段時間的地方,我們重新回到那個點,在這裏,我們開始檢查所有的東西,因爲當時我在這裏呆的時間比較短,所以並沒有發現異常,但是雬月卻說裏面的東西包括,很多東西的方位都已經變過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裏面好像,有一點輕微的動靜,非常的微弱的聲音,但是我非常確定,就是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藏在那裏面,我有些害怕,因爲畢竟在之前的時候在裏面看到過那麼巨大一隻怪物,就在想這動靜會不會就是那個怪物發出來的?那他這是馬上就要過來了嗎?

我告訴了身邊的雬月,但是雬月說他們之前已經多次試驗過了,那個怪獸根本就不敢到這裏面來,這裏面應該有什麼讓他特別害怕的東西,

現在雬月要找的也正是這個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讓這麼大的一個怪獸感到害怕?是一件武器還是一個人還是一個法術?

雬月聽到我說那個牆上有動靜之後,開始找了一個東西,敲打那一面牆,他敲打牆的時候,我覺得那個動靜越來越大了,忽然,一種強烈的不祥的預感向我襲來,我大喊了一聲,快跑雬月

雬月的反應速度非常快,聽到我的喊聲之後,他飛快的抱起我朝着後面跑去,在我們撤出去有上百米遠的時候就看見在我們的前方有一面牆,像扇門一樣被打開了,而且藉着燈光我能夠看得出來,從裏面揮發出來的就是那種,灰色的顆粒一樣的武器。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難道我們先前見過的那些,顆粒狀的黑霧,都是從這個地方出來的嗎?

但顯然這個地方的黑霧不像之前似的那種,他是飄散着的,而且飄散到我們身上之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雬月帶着我繼續往裏走,穿過那面牆之後,我們看到裏邊,不遠處竟然是有燈光的,有燈光說明有人,但是誰會在這個地方居住?

我和雬月躡手躡腳的朝前走去,生怕驚動了誰。

走了大概有幾分鐘,就看到一扇很大的門,大門是打開着的,但是在門的兩邊站着侍衛,再往前走了,我怕發現我們他,我們面前此刻正好是擋着在一個大石頭,他們看不到我們。

雬月朝着兩個侍衛的,身上扔了兩張符紙,然後才帶着我走進了那扇門,我也不知道雬月的符紙是做什麼用的,反正我們走過那扇門的時候,那兩個侍衛好像根本就看不到我們一樣。

進入裏面之後,發現裏面還有巡邏的隊伍,雬月帶着我直接到了一間房子的屋頂上面,然後我們就在房頂上匍匐前進,當走到一間房子的屋頂上面的時候,聽到下面竟然有人說話。

索性我們就趴在上面聽了起來,這裏面的人說的話讓我們聽的越來越心驚,他們正在密謀一件事情,聽到裏面有人說,是想要用活人祭祀,用死人開路。

一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弄明白這個活人祭祀死人開路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感覺到胳膊被雬月的手緊緊的抓住,抓的生疼,我都能感覺到他內心的憤怒。

隨後雬月在屋頂上面坐下了一個結界,然後,就帶着我離開了那個地方,離開之後,雬月直接瞬移到了別墅裏邊,我們將見到的那些事情都跟軒轅上祁和蘇溫柔說了,軒轅上祁表現出來的氣憤的神情跟雬月是一樣的,十分憤怒,眼睛都變得通紅通紅的,

直到後來的時候,雬月開口解釋說,這個,活人祭祀,死人開路,是一種能夠讓凡人到達天堂的辦法,但是,這種方法只是在古籍之中有所記載,古往今來,還從來沒有人真正用過這樣的方法,因爲太過殘暴,如果這個方法,真的,實現的話,不光要老祖抓去殺死的那些人,還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因爲這一事件而喪命。

我和蘇溫柔聽到了之後,都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沒想到昇仙還有這樣的方法,本來昇仙應該是在修養到了一定程度之後,才能夠完成的,但是現在這種捷徑,有點太過殘暴了,爲了自己的成仙,竟然要犧牲成千上萬的人,這得是,多麼狠毒的一個人呀!我這樣的人真的能夠成仙的話,那這天地間就真的沒有,道法之說了。

雬月和軒轅上祁,決定要阻止這場事件的發生,成仙之門的捷徑必須要等到,月圓之日,天地人,三界之門,全部打開的時候,才能夠進行。

而中間有一個決定的點,那就是,要找到這天地人三界之門的中心點,此人只有站在這個中心點的地方,才能夠成仙成功,看老祖現在的陣勢,應該是他已經找到了這個中心點,如果我們猜的沒錯的話,這個中心點,應該就是在我們所在的這個城市的附近,或者就是在這個城市裏面,不然的話,老祖也不會將所有的矛頭都指向這個城市。

可是我們現在連這個中心點都不知道在哪又怎麼去阻止他呢!雬月和軒轅上祁決定先找到這一個中心點再說,開頭的幾天,我們幾乎全部都是在房子裏研究各種各樣的地圖,幾乎用盡了一切的辦法,都沒有能找到,能夠採取中心點的方法。

這個時候雬月派出去的,一個小鬼,帶回來了一個消息,說是在城東的你坐飛機的山上,近幾日出現了奇怪的現象,我又問他具體是什麼奇怪的現象那人回答說,比如水可以逆流,人可昇天,冬季開花,夏季下雪,各種異常的現象。

當地的老百姓都以爲是,要遭天譴了,整日整夜的,供奉,那山上的寺廟。

再具體問的時候,那小鬼就不知道什麼了,雬月和軒轅上祁啊!,決定去趟那座山上。

化龍天尊 他們兩人去又怕把我和蘇溫柔,放到家裏面太過危險,但是如果不是兩個人去的話,又怕遇到什麼樣的事情,一個人解決不了,所以最後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全家出動。

當天晚上,我和蘇溫柔收拾了行李,吃的住的用的還有兩個孩子用的,都收拾好了,裝成了一個小的行李箱,我們準備拖着出門。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雬月和軒轅上祁帶着我們,直接瞬移到了那個山腳下。

這是一個落魄的村莊,裏面都是一些,很破的房子,還有都是一些老人,好像就沒有年輕人一樣,到處都是在門口搬着馬紮坐着的老年人,我們找到了一個,幾個老頭老太太聚集着的地方,向他們打聽那座山叫什麼名字。

其中一個老太太,跟我們笑呵呵的說道,那個山上還是不要去了,去的人是要遭天譴的。

天生異象是要遭天譴,這是老輩人的說法,所以他們這樣說,也不足爲怪,聽到了他的意思,他應該是知道不少的東西,我們索性坐下來跟他們聊聊。

那些老太太也都是愛說話的人,所以我們一聊,他們也就聊了起來。

其中一個穿着白衣服的老太太說道,這村裏面裏面要遭天譴了。 那老太太說到自己的村子要遭天譴的時候,臉上並沒有露出悲哀的神情。而是。看起來好像很輕鬆一樣,我們覺得這其中必定有它的原因。接下來了他的給我們說了,這村子裏面發生了一些事情。

大約是在十年前的時候,有一天晚上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婦女和一個小孩,看樣子。是像那種家中遭遇了什麼災難而流離失所的人,大概是想在這裏找一個地方住。當時也不巧了,因爲時間太晚。所以很多人都已經關門休息了,他們沒有找到住宿的地方,直到很晚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人,從。村頭往村裏邊走。

你想啊,這大半夜不在家的人必定不是什麼守規矩的人。

沒錯,這個人就是村裏有名的混混。名叫大水,大水生性懶惰。他的父母在世的時候,還能吃上現成的飯菜,但是後來父母都去世了。他也沒有任何的經濟收入。所以就四處晃盪着去轉一些說不到明面上面的錢財。

說是不入門的錢其實也就是一些,偷雞摸狗的事,這母子二人遇見的,正是這個大水,那女人雖然是已經有了孩子,但是長相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大水一看這人,便起了歹意,而那個時候,正好這個女人,想讓大水給他提供一個住宿的地方。

女人也不知道是家裏面遇到了什麼樣的事情,看身上穿的衣服首飾之類的都是一些大戶人家用的東西,身上的錢財自然也不會少了,有這樣的好事兒,大水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當晚就給這對母子收拾好了一間房屋,讓他們住下了,大水家的房子雖然簡陋,但是,總比露宿街頭要好一些吧!

第二天,這對母子起身告辭,但是大水卻偏說,人家沒有付住宿的錢,所以這事兒就都鬧到了村長那裏,事情鬧得很大,村子裏面的人都知道,那個女子一直哭哭啼啼的說是自己的錢都在大水的家裏給弄丟了。

但是這也沒有人作證,在一個說了,這外地來的的母子在村裏邊兒有沒有什麼親戚朋友的,誰會幫他說話呀!村長也是一個霸道慣了的人,看到這種情況,再加上私底下大水也是給村長什麼好處,哪裏會幫着外人說話?

原本這大水的目的是想要讓那對母子,留在家中,誰成想女子的性子可是剛烈的,到了最後,那女子覺得自己受了屈辱,竟然一頭撞在牆上,就這樣撞死了,可憐剩下一個,只有四五歲的男孩,求遍了所有的人,讓他們幫幫自己的媽媽,最終卻沒有一個人伸出援助之手,最後那女人就一直流血身亡。

這鬧出了人命,大家擔心這事兒攤到自己身上,都漸漸的散去了,那小孩在母親的身上一直哭,一直等到晚上的時候,還有人聽見他在街上,低聲的哭,

但是第二天一早的時候,那小孩就不見了,他母親的屍體也不見了,村裏人就以爲這事兒就過去了。

然而並沒有,這才只是事情的開端而已,

大家都沒有把這事兒當成事兒,時間慢慢的過去了,直到有一天,一個村民出去打獵,打獵沒打成,渾身是傷的回來了,家裏人問他怎麼回事,他就說是在外面碰見了,那個當初死在村子裏面的那人的孩子,大家在細問之下,知道了事情的具體經過,當時大家以爲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我們誰也沒有看到那個孩子的去處。

或許是在那天之後,那孩子跑到了山上,然後就這樣存活下來了呢!

但是那個打獵的人就直搖頭,直到後來的時候,聰明才知道,原來那個打獵的人是在亂墳崗上遇到的那個小男孩。

亂墳崗是他們村兒去山上的時候必經過的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很詭異,發生過很多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每一次大家經過那個地方的時候,都是結伴而行,沒有一個人敢獨自經過那裏,但是如果那個小孩,還活着的話,他自己一個人在那裏,似乎有點讓人難以置信,但是畢竟沒有發生什麼其他的事情,所以這件事情,被時間一隔又過去了。

直到後來的時候,有一天大家竟然在亂墳崗上看到了已經死去的大水,由於大水經常在外面晃盪,所以大家根本不知他是在那天消失的,反正當人們看到大水的時候,就發現他已經死在了亂葬崗上面,而且更爲恐怖的是,大水的死法跟當初的那個死在他們村的外地女人的死法是一樣的。

這件事情在村子裏面引起了十分大的反響,因爲當時是有很多人都參與了這件事情的,所以大家都十分的恐慌,甚至直接有人揚言說他們的鬼魂來報仇了。

爲了安撫村中人的情緒,村長說,便是報仇,也只是找大水報仇罷了,因爲當時殺死他母親的是大水。

村裏人聽到村長這麼說,頓時都有了,主心骨,但是後來的事情更加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一天早上大家都還沒有起牀,天還沒有亮,就聽到外面有鬼哭狼嚎的聲音,好像是誰家又死人了,出門去問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真的是又死人了,而且死狀,是一樣的。

而且這次的忍讓大家誰都沒有想到,由於這次死的是村長,接下來村民更是恐慌不已,甚至有的人已經準備要,背井離鄉了,

事情沒有因爲村民的恐慌而又任何的改變,死人的頻率從一開始,很長時間,是一個,到後來的,每一天都有死人。

老人說到這裏的時候,臉上開始露出,恐怖的聲音,好像是想到了什麼,讓人十分害怕的事情。

“那你們村就是因爲這件事情,所以遭到天譴嗎?”我問那個老人道。

老人搖搖頭,蒼老的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神色,他接着說道,

“是村民們的愚昧無知,還有膽小怕事,害死了他們。”

當時每天死人的情形把村民都嚇壞了,尤其是當時跟這件事情有關係的那些人。大家就坐到一塊商量,他們覺得不就是一個小孩,還能讓一個小孩把整村的人都做不成,所以就找了一個,風和日麗的,集結了村子裏面大部分的人,到了亂墳崗上。

亂墳崗上都是那些,窮的,沒有錢,下葬的人死後,所待的地方,有的是一個沒有墓碑墳頭,但是有的就連墳頭都沒有,直接暴屍野外。

而就是在那一晚,所有,到亂墳崗上去找那個小孩的人,都沒有再回,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就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個人都沒有回來,那些留在家裏的,有的到亂墳崗上去找家人,但是,什麼都沒有,甚至連痕跡都沒有。

所以這件事情,一直成了村裏邊的人解不開的一個謎,而之後到了後來的時候,,這裏除了那些老弱病死正常的那些,沒有在一起發生過什麼詭異的事情了。

“那後來呢?這件事情就過去了嗎?”我問老人的。

老人搖了搖頭說道,哪有那麼容易,如果有那麼容易的話,又沒有天譴這一說了。

那人接着說道,在村子的前面這座山,叫做五仁山,據說是當年有五個人,堆積的石頭,做成了這座山,當時做這座山的目的就是爲了保護這個村子裏面的村民,所以山上有一座寺廟,是村民們每年都要拜祭的地方,。

但是直到今年的時候,才發現這寺廟的周圍,發生了一些,特別奇怪的事情。

聽到這裏我趕緊的說道,是不是那些誰可以逆流,還有夏天的時候會下雪,冬天的時候樹會開花。

那人老人驚奇的看着我,但是隨後,又釋然了,他說道,“必然是這裏發生的事情已經傳到外面去了,你們大概是那些叫什麼旅遊的人來來這裏遊玩的吧,我勸你們還是趕緊的走吧。”

聽完老者的敘述,我倒是陷入了沉思,如果這麼說來的話,那說明這個山上那些奇怪的現象是因爲這個村子裏面遭天譴的原因,而不是因爲老祖的緣故?

告別了老者之後,我們繼續往山腳下走去,到了山腳下的時候才發現這裏的景象跟村子裏面那種破敗的景象竟然完全不同,這裏全都是一些枝葉繁茂的大樹,想想現在可是已經是冬天了,竟然還有這麼繁茂的大樹,實在是讓人感到驚奇。

看來這個地方果然是有些不同凡響的。

再看看這些大樹,雖然都是一些說不上名頭的大樹,但是看起特別粗,我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粗的大樹。

雬月說這種樹名叫阿里山神樹,從樹木的粗壯程度來看,至少離現在要有好幾千年的歷史了。

我看着這棵大樹粗厚的樹皮上面紋理,心中十分的感慨,不知道這樣的大樹,在這幾千年裏面又經歷了怎樣的歷史,肯定也看透了這歷經千年的人世間的變換吧,有的時候我也在想,我們人類生存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無論這個人又多麼的厲害,多麼的有錢有才,但是終究躲不過一死,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不管你買多麼好的墓碑,但是死了就是入地了,這樣所有的人都已經公平了,沒有了任何的糾葛。 我有的時候就在想,對於人而言的話。太過認真和較真畢竟不是什麼好事兒。所以總要想着不要這麼較真,一旦不對一件事情較真的時候。這樣纔會好一些吧。

把一切的事情都當成是一個過程,在這個過過程中,我們永遠不可能會多麼的完美,因爲我們永遠都只是萬千衆人中的一個,人總是越低調越好的。

師父大人又被師娘揍了 想到這裏。我忽然有種十分輕鬆的感覺,也終於明白自己這是活在別人的眼光中罷了。即便是別人把我當成一個絕對的一無是處的人又能怎麼樣呢,接下來日子我們不過是還要接着走下去。

我還是覺得只要用過心。只要心是真誠的就好了,別人如果不能夠接受這份真誠的心的話,那也只能夠如此,以我們的水平。只能夠完成成這個樣子,這樣也是一個完全接納自己的過程。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看着雬月和軒轅上祁還有蘇溫柔說道。 重生之天價經紀人 “我們還是到山上去吧。”

他們點點頭,我們繼續往山上走。

有的時候。我覺得爬山也像是在經歷一種人生一樣,這山路崎嶇,總有難走的時候。和容易走的時候。如果有一個人的扶持就會好很多,但是如果自己一個人的話,就會孤單的很多。

我想我從來都是隻想要做一個平凡的人,努力的過好自己的生活,然後每天都看到日出日落,但是,我們每個人都不可能會永遠的選擇蝸居在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所以所有的東西我們都要學着去做,但是永遠不要苛責自己。

就在我們走到山路的一半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有一陣陰冷的風吹了過來,這冷風就像是是從地獄裏面吹出來的,讓我一下子就打了一個寒顫。

我立即問到,“這是從哪來的風?”

就在我擡頭的時候,看到前面有一片空地,那空地上面散落着不少的墳頭,我一下子就想起來他們先前說的那個亂墳崗。

我指着那個亂墳崗說到,“這不會就是他門口中的那個亂墳崗吧。”

雬月點點頭道,“應該就是。”

就在我們話音剛落的時候,就忽然聽到軒轅上祁背後揹着的靖兒開始哇哇大哭起來。

軒轅上祁和蘇溫柔把靖兒抱在懷裏面怎麼哄都不管用。

我們就地休息,看着靖兒哭的漲紅的臉,我就懷疑是不是這個地方有什麼東西,讓靖兒覺察到了。

靖兒待在蘇溫柔的懷中,小腿使勁的蹬着,嘴巴大張着,小臉漲的通紅,眼淚都流了出來,哭的那叫一個痛,把蘇溫柔急的不行,但是不管怎麼安慰都不行,連吃奶都不行,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在靖兒的胳膊上面竟然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手印。

那手印並不大,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孩子的手印,正好印在了靖兒右手的手腕上面,清晰可見。

“這是什麼?”我趕緊抓起了靖兒的胳膊,跟大家問道。

雬月和軒轅上祁這個時候也意識到了,他們對着靖兒的胳膊看了一針,軒轅上祁急的滿頭大汗,大概是因爲靖兒哭的實在是太心痛了,相比他這個時候也顧不上想起什麼了,倒是雬月有種欲言又止的感覺。

這個時候也不是藏着掖着的時候了,我趕緊的催促雬月道,“雬月,你要是看出來了,就趕緊的說吧,這都快急死了。”

雬月,這纔開口道,“我覺得從這個手印上來看,這好像是一種叫做魅的東西。”

他輕輕開口道。

語氣裏面十分的不確定“但是,我不是太確定,因爲這個地方完全沒有產生魅的條件。”

魅?

我還從來沒有聽過這個東西,連忙的問道,“這魅是什麼東西,他爲什麼直接衝着靖兒就來了,瑞奇倒是沒事兒呢。”

我一邊說着,一邊講瑞奇攔在懷裏面,說實話看到靖兒這個樣子,我一面是害怕靖兒出事兒,也很害怕瑞奇出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