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啊,這些……畢竟是南洋那邊流傳的,我才不相信那麼一個柔弱的老女人,會有那麼大的能力,說不得,就是她自己散出那些謠言,好抬高自己的身價。」

張力憤憤不平的說道。

梁春輝長嘆一口氣,看向張力的眸光,就如同看死人一般,當然,這種目光肯定隱藏在最深處。

「呼,或許你說的有道理吧。」

「這樣,你去把扎昆的屍體收斂一下,然後給那個老妖婆送過去,畢竟是因為我飛鷹社而出的問題,再送一千萬的撫恤金過去。」

梁春輝眼眸閃爍著陰毒,淡淡吩咐道。

「一千萬?」

張力長大了眼珠子:「老大,我們聘請這對師徒來的時候,就已經給了五千萬了,這再給一千萬,不合適吧……」

「那就兩百萬,你親自拿過去,態度好點,試探一下她的嘴風看她幫不幫我們出賽。」

「放心,這件事剛好了,好處少不了你的。」

梁春輝拍了拍張力的肩膀,拿著手裡的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行,那我現在就去辦!」

張力裂開牙笑道,一口乾了酒杯里的酒,就帶著自己的小弟,抬走扎昆的屍體離去了。

「白痴!」

見到張力離開,梁春輝的眸光卻是冰冷下來。

那個老妖婆的徒弟死了,飛鷹社就算再怎麼,也需要付出一個代價,而這張力等人,顯然就是梁春輝推出去的替死鬼!

「小劉,你今晚去一趟張力的地盤,以後他的位置你來坐。」

梁春輝搖曳著酒杯,口中淡淡開口道。

「明白,明白,多謝老大!」

名叫小劉的光頭大漢,喜出望外。

……

宴會還是在繼續。

只不過會所里的氣氛有些巧妙,大家都是保持著固定的交流圈子,喝酒交談的時候,眼神也是有意無意的瞥向猛虎幫那邊。

準確的說,是瞥向那邊那個神情淡然的青年。

宴會翹著二郎腿,慵懶的坐在沙發里,微眯著眼睛無視了大部分暗中投過來的眼神。

這些眼神,最多的還是疑惑,也有一些宛如飛鷹幫的惡毒的眼神,當然,夏文清投過來感激的眸子,也沒有掏出他的感知。

楊浩回過頭來,看著夏文清在遠處舉著酒杯朝自己恭敬敬酒,嘴角微微揚起,也是虛舉了下酒杯,然後一飲而盡。

「吱嘎!」

就在這時,厚重的鐵門被推開,一行人龍行虎步的大步闖進來。

沒錯,就是闖進來,因為這些人臉上的神情,全部都是傲然無比,好似在座的人都沒有能夠入眼的。

「楊先生,這些人……就是東陽市魏家!」

虎彪沉聲說道。

東陽魏家?

東陽市地下勢力的扛把子!

楊浩的眸子微眯了起來,魏家他早就調查清楚了,黑白兩道通吃,尤其是白道,東陽警察局局長以及市委,都是魏家的人!

可以這麼說,東陽市無論官場還是江湖,全部都要看魏家的臉色行事!

可是今天,東陽魏家,卻是來到了中海市!

「呵呵,這兒好熱鬧啊,各位中海市的同道們,別來無恙嘛。」

一道溫和的笑容響起。

只見一名白髮老者,住著拐杖笑呵呵的走上前來,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名二十齣頭的花季少女,很是漂亮。

在這二人身後,還跟隨著幾十名青衣大漢,腰間鼓鼓顯然是有備而來,而且各個虎背熊腰,凶神惡煞。

「哼!魏嘉祥,你不在你們東陽市好好待著,來我中海市做什麼!」

宴會裡,一道聲音響了起來,帶著濃郁的嫌棄。

中海市雖然要比東陽市繁榮好幾倍,可是早就已經被他們這些商界黑道大佬瓜分了,現在這魏家橫插一腳,擺明了就是要搶奪利益。

「呵呵呵,我這把老骨頭在東陽市待夠了,聽說中海市這邊人傑地靈,自然是要過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啊。」

「這一路過來,中海市的面貌很是不錯,給老頭子的印象很好啊。」

魏嘉祥笑眯眯的說道。

聽到他這話語,在場的人都是臉色陰沉,看來東陽魏家,是鐵了心要來搶奪中海市這塊蛋糕了啊。

「東陽魏家,莫非是要改名叫做,中海市魏家了嗎?」

梁春輝陰沉著臉站出來說道。

魏家來搶奪利益,首當其衝就是中海市的本土黑幫勢力,蛋糕雖然大,可是早就已經分好了,魏家這突然出來,顯然就是要虎口奪食了。

「魏老,你年齡這般大了,在東陽那地方養老豈不是更加舒服,和我們這些小輩出來搶食,不合適吧。」

又是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

金洪幫的夏文清站起身,看著魏家那邊笑道。 梁春輝見到夏文清站出來,只是冷哼了幾句並沒有說什麼,我們四大城區再怎麼明爭暗鬥,都屬於中海市內的爭鬥,現在東陽魏家插手,自然是要先聯手對外。

這不僅僅是金洪幫和飛鷹社的決定,而是整個中海市四大城區的決定!

「中海市的蛋糕就這麼大,你們魏家獨佔了東陽,吃著嘴裡的蛋糕還想著別人的碗里的,未免太貪婪了吧!」

虎彪看了楊浩一眼,發現後者並沒有表態,於是站起身來,朗聲說道。

至此!

東陽魏家剛一出現,就出現了被中海市三大勢力圍攻的趨勢!

見到這三位大佬出面,在場的人都是神情一振,中海市的蛋糕中再怎麼分割,利潤都只是在他們終究流轉,這隻不過是賺得多和少的問題。

可若是東陽魏家來搶奪,那他們可真的是血本無歸了。

所以,見到三位大佬聯手站出來,所有人都是大感快意。

「沒錯,你們魏家在東陽市經營那麼久,還想著咱們中海市,這也太貪心了吧!」

「我記得前些年,咱們要去東陽市搞些建設,求爹爹拜奶奶都沒有人搭理我們,現在你們魏家要來,我們也不同意!」

「就是,堅決不同意,你們東陽魏家再怎麼牛,還能抵擋我們整個中海市不成!」

有著三位大佬撐腰,其餘的人膽子也是變大了起來,宴會裡面瞬間就喧鬧起來。

「哼!都嚷嚷什麼?」

「你們若是不服氣,就來和我魏霸打一場,都是道上的人,像個娘們一樣刷嘴皮子算什麼事!」

一道沉悶的瓮聲,突然從魏家的人群里響起。

伴隨著這道聲音,一名身穿西裝,年齡大概在三十多歲的男子,漫步而出。

這名男子劍眉星目,容貌很是帥氣,再加上寸頭和眉角的刀疤,也是增添了一抹霸氣,而且這人的話語聲響徹整個會所,將眾人的喧鬧瞬間鎮壓,明顯實力也是不俗!

魏霸!

東陽魏家,三代子孫中最為出色的魏家人。

據說這魏霸天賦異稟,戰鬥力驚人,更是在西伯利亞特訓營裡面磨礪了五年之久,一身殺人技恐怖非凡,尋常的內勁宗師,都不是他的對手!

東陽魏家這些年這麼霸道狂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這個魏霸!

「怎麼?看到我都不敢說話了?」

「我還是那句話,誰的拳頭大就是王道,不服氣的就手底下見功夫。」

魏霸腳步沉穩,踏前一步在地面上輕輕一踩,隨後收回腳步!

在他那一踩之下,一個清晰的腳印,驟然出現在地面上。

嘶!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神情一震,這個魏霸的實力,簡直要比剛才那個扎昆,更加的恐怖啊!

「哼,魏霸,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威脅?」

虎彪陰沉的眸子,死死盯著對面那道身影。

「呵呵,威脅?」

魏霸嘴角揚了起來:「這就是威脅,你能奈我何?中海市這塊蛋糕,我魏家一定要分一塊!」

這就是威脅,你又能奈我何?

囂張,狂妄,霸氣!

魏霸的這句話,不亞於直接挑釁在場的所有人!

「哼!東陽魏家,你們在東陽市確實是一方雄主,可是現在你們處在的位置,可是我們中海市!」

「你們再強,能強得過我們所有人聯手?」

三位大佬面帶怒容,不懷好意的盯著魏霸。

「嗤,一幫垃圾還敢這麼囂張,信不信老子帶領雪狼軍團,滅了你們!」

魏霸嗤笑一聲,露出森白的牙齒,陰森笑道!

轟!

雪狼軍團!

西西伯利亞中,最為強大的雇傭兵組織?

會所里所有人全部都被這句話震懾住了,西西伯利亞位於冰天雪地的北方,常年都是酷寒而且環境惡劣無比,從那裡磨礪出來的雇傭兵,個個實力可是非凡啊!

而且。

西西伯利亞集訓營你們,全部都是窮凶極惡的雇傭兵殺手之內,慘烈的內部廝殺更是晉級的第一個任務。

所以,西伯利亞的雪狼軍團,是最為恐怖的雇傭兵之一!

「魏霸,你少來唬人,西伯利亞的雪狼軍團,怎麼會服從你的吩咐!」

梁春輝陰沉著臉說道。

「怎麼,你不信?」魏霸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諷,淡漠道:「要不,你飛鷹社先來試試?」

「你!」

梁春輝眉頭一皺,但還是沒有說什麼。

「慫貨。」

魏霸譏笑搖頭,旋即看向旁邊的夏文清:「你金洪幫,敢不敢來試試?」

夏文清看著對面魏家人胸有成竹的笑容,內心一凜,苦笑著搖搖頭並沒有說話,退了回來。

「呸!」

「都他媽是一幫慫瓜,老子今天就告訴你們,以後中海市,就是我魏家的地盤了!」

魏霸暴喝一聲,一把撕開身上的西裝,一頭兇狠的雪狼紋身,正紋在他的胸脯之上!

「老子是雪狼軍團第三隊大隊長,雖然指揮不動所有的雪狼軍團,可是麾下,也有百名頂尖高手,人雖不多,可要滅掉你們卻也綽綽有餘!」

「現在,你們誰還對我魏家,有什麼非議?」

魏霸囂張的說道,眼眸中儘是睥睨霸氣。

見到魏霸胸口上那頭雪狼,在場中有些見識廣的人,也是面露苦澀。

西伯利亞雪狼軍團,普通戰士只准紋胳膊,是普通的雪狼紋身!

只有大隊長級別,才有資格紋在胸口,紋的也不是普通雪狼,而是冰原上最為兇殘強悍的雪原巨狼!

西伯利亞雪原巨狼,那可是敢和北極熊廝殺的存在,足可以顯示血狼軍團的強悍!

「中海市的孬種們,既然都沒有意見了,那便給老子乖乖散開!」

魏霸睥睨全場,發現所有人都是一臉畏懼的神情,不由得滿意的點點頭。

可是他的這股滿意,很快變凝固住了。

因為!

一道輕笑聲,從人群後方淡淡傳了過來。

「嘖嘖嘖,雪狼軍團,好威武霸氣的名字啊,原來還是世界上頂尖的雇傭兵組織啊,好厲害,好牛逼的名字啊!」

「只是……」

「只是,這麼厲害的軍團,你敢帶他們入境華夏嗎?換句話說,你的前任大隊長是怎麼死的,心裡就沒點逼數嗎?」

淡漠的聲音,夾雜著濃濃的嘲諷傳了出來。

一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楞住了,只有魏霸的臉色陡然變幻,陰晴不定很是難看!

「誰!是誰在後面鬼鬼祟祟,給老子滾出來!」

魏霸陰森的眸子,死死盯著人群中某個方向。

他的目光殺機肆虐,根本沒有敢直視他的氣勢,所有擋在前面的人紛紛讓開,露出人群最後方,那位翹著二郎腿,慵懶躺在沙發上的青年。 「你是誰?」

魏霸微眯著眼眸,死死盯著楊浩問道。

說實話,在看到說話的人,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青年的時候,他的內心竟然是重重的鬆了口氣。

「還好,這個小子看起來完全陌生,應該不是李青峰他們那些瘋子!」

魏霸鬆了口氣。

去年年底,西伯利亞雪狼軍團在華夏邊境執行任務偷渡入境並且奪取了機密情報,可是在離去的時候,卻是被華夏龍刺發現蹤跡,雙方火線搏殺足足持續一周,最終以雪狼軍團的慘敗告終!

也正是因為那次的任務失敗,血狼軍團中層隊長損失殆盡,才輪得到他魏霸成為大隊長!

而去年率領龍刺的,正是龍刺現任龍首,李青峰!

至此一役,西伯利亞血狼軍團對華夏龍刺,可謂是恐懼到了骨子裡,作為雇傭兵的境地,華夏果然名不虛傳!

「哼!我這次回魏家,做了充足的準備,龍刺絕對不會在這麼短時間內,發現我的蹤跡!」

「在這中海市,只要不引出龍刺的人,誰能阻我!」

魏霸想到這裡,內心稍定,繼續看向那個神色淡然的青年。

「小子,你到底是誰?」

魏霸的語氣森然起來:「在國內,你還是第一個敢這麼和我說話,還完好無損的人!」

「呵呵,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