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你說對了,我這輩子確實沒有機會成為億萬富翁。」

還有一句話顧銘沒有說,那就是,他現在身價已經十幾個億了。

只要他不浪,資產只有越滾越大的份,沒有縮水的可能。

梅正文一副他早有所料的樣子,心裡則是在想,是不是應該把這個消息告訴孫茜,讓孫茜告訴她的漂亮閨蜜秦思雨。

不過仔細想了一下,他覺得時機還不成熟,乃怕現在讓秦思雨知道事情真相,對他沒有好印象的秦思雨現在也不是他的菜。

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他不幹,還不如賣顧銘一個人情,讓顧銘說點他騙女人的招數,等到時機合適,再捅顧銘一刀。

梅正文立馬保證道:「你放心,我不會把這事情告訴你女朋友的,不過作為回報,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讓孫茜和秦思雨對你有錢這事深信不疑的。」

「這個嘛……」

此時,顧銘已經肯定,梅正文就是一騙子,這不禁讓他想起柳秀眉,回憶起那天下午的情景,他彷彿又看到柳秀眉在他面前痛哭落淚。

他覺得他應該做點什麼。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打開慧眼觀看了一下梅正文的氣海,發現此人背負數十情債,還有大量橫財入賬,肯定他是騙財騙色的騙子。

憑藉他的實力,抓住梅正文輕而易舉,不過顧銘不打算這樣做。

他要讓梅正文自投羅網,讓梅正文餘生只要回想起這件事情,就痛不欲生。

顧銘笑著說:「騙人,是一件非常有技術含量的事情,三言兩語說不清楚,要不我們找個好地方好好聊聊?交流一下經驗。」

梅正文一愣,驚訝道:「你看出來了?」

顧銘微笑道:「我聞到你身上有同行的氣息。」

「小子,可以嘛!!還有這本事。」

梅正文自然不信顧銘是聞出來的,但顧銘既然已經猜到,那就沒有必要裝了,點頭說:「行,我們去交流交流。」

很快,電梯停下,兩人出去,分別來到各自的座駕前。

看到顧銘開的居然是一輛嶄新的勞斯萊斯幻影,梅正文大跌眼鏡道:「你開這?」

「嗯!!」

「租金不便宜吧!」

「肯定!!」

「不過,這錢花得值,如果我不花這錢,怎麼拿下秦思雨那等漂亮的美女?」

顧銘傳授經驗道:「車是人的第二張名片,比衣服還重要,車不好,別人是不會相信你有錢的。」

「這倒是!!」

梅正文眼饞的看了一眼,他其實也想換一輛這樣的豪車,可是奈何租金太貴,負擔有點重,最後只能選擇一輛價值百萬的大奔。

上車前,梅正文問了一句,「我們去哪?」

顧銘微笑道:「你跟我來就是了,保管是你沒有去過的地,不去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心裡,顧銘補充道:「去了後悔八輩子。」

「這還我還真得去瞧瞧。」梅正文感興趣的說。

兩人上車,顧銘前方帶路,並撥通了林佳的電話,簡單的寒暄后,把他今晚遇到的事情講了出來。

林佳當即怒道:「那人在哪裡?」

顧銘把他的打算講了出來,林佳有些不滿,因為她擔心人跑了。

不過,不滿歸不滿,她還是很配合顧銘的,說:「行吧!就按照你說的辦,我會穿便裝出來,只要他下車,立馬抓住他。」

重生之廚女當家 「好!!」

兩人沒有就此掛掉電話,聊起了其它事情,顧銘詢問有沒有找死、想放丁偉出去的人。

林佳笑著說:「事情已經鬧大,那丁偉違法違紀的證據確鑿,誰敢趟這攤渾水?」

「不過,紀局現在的日子不好過,所有人都拿他當瘟神看,恨不得離他越遠越好。」

「聽說紀局的老婆也因為這事跟紀局當眾發飆,嚷嚷著要離婚。」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令人唏噓。

然而,結果……

出租房內,秦思雨和孫茜兩人坐在沙發上聊起天來。

秦思雨問:「茜茜,你什麼時候跟他在一起的?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今天!!」孫茜不好意思說。

「今天?才一天你們就滾床單了?」

「嗯!」

「這……」

秦思雨當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孫茜,這是不是太隨便了?要知道她和顧銘認識兩周多了,還沒有滾床單。

孫茜不好意思道:「其實一開始我也沒想,只是想把他帶回家裡來坐坐,沒想到最後發展成了滾床單。」

「你了解他嗎?」

「嗯嗯!!」

「你了解他什麼?」

藍橋幾顧 「他家很有錢,對我也很好,思雨你是知道的,我不像你,有那麼多大老闆和闊少追求你,我難得遇到一個有錢又對我好的男人,我不想失去他,我願意接受他提出的一切要求。」

「你就不怕他是騙你的?」

「怎麼會,謝少他不會騙我的,他說他是發自內心的喜歡我,不僅給我買名牌衣服,他還說過幾天要送我價值連城的珠寶。」

秦思雨:「……」

合著孫茜說的喜歡就是願意給她花錢啊!!

馮妍為了錢甘當別人的情人,孫茜為了錢,願意跟才認識一天的男人上床,她這心沒由的難受起來。

可是,她卻沒有去辦法去怪這兩人,因為她也差點因為錢,出賣了自己。

她越發的覺得顧銘的珍貴,越發的珍惜顧銘對他的愛。

同時,她叩問自己,她的堅持有沒有意義。

沒有給她答案,唯有她自己。

我的未來女友 半個小時后,顧銘來到林佳所在派出所附近的一條街,看到了身穿白色緊身運動服的林佳。

那胸、那腿、那腰、那臉蛋,當真絕了。

「兄弟」太過迷人,身材太過火爆,這顧銘哪裡把持得住,下車后,趕緊上前摟住林佳的水蛇腰。

感受到那份驚人的柔軟和彈性,顧銘瞬間就滿足了,不枉他大晚上給林佳送功勞來。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林佳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就不在反抗了,但嘴裡卻十分瞧不起的說:「一點定力都沒有,你這以後不栽在女人手中,我跟你姓。」

顧銘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栽在女人手中,我認!!」

林佳:「……」

不知道怎麼說顧銘,她只能放任顧銘輕薄她,因為唯有如此,梅正文才不會以為她是警察,才會主動送上門來。

兩人在街邊熱吻起來,羨煞旁人。

一直跟在顧銘身後的梅正文見狀,那叫一個驚訝。

高手!這絕對是高手!他已經等不急的想要顧銘傳授他經驗了。

同時,他還在想,顧銘帶他來見一位美女幹什麼,難不成是想通過實戰來顯擺他的本事?

他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下車后,立刻上前觀摩起來。

當然,不是觀摩顧銘和林佳熱吻,因為已經結束。

不是顧銘轉性了,而是林佳不願意,她現在還沒有膽子跟顧銘在街上來一場耗時幾分鐘的濕吻,意思一下,證明她是顧銘泡到的女人就行了。

「美女你好,我叫梅正文,顧先生的朋友。」

狗改不了吃屎,見到美女,梅正文熱情招呼的同時,忍不住又把手伸了出來。

然而,這一次……

咣當!!

手銬直接銬在了他手上。

梅正文傻眼了,懵圈了,傻傻的問道:「美女,你這是幹什麼?」

「送你去該去的。」林佳冷聲說。

「哪?」

「監獄!!」

「憑什麼?」

「就憑我是警察!!」林佳擲地有聲道。

他是真沒有想到,顧銘居然賊喊捉賊,先擺他一道。

真以為他是好惹的?不讓他好,那誰都別想好!!

他當即說道:「警察同志,這小子也是騙子,還敢欺騙到你頭上,你快把他抓起來。」

顧銘說:「我可沒有欺騙她。」

「誰信?」

梅正文果斷把他知道的事情講了出來,說:「警察同志,我剛才親眼看到這小子欺騙一名女子,你要是不信,我現在就可以打電話求證。」

林佳:「……」

難怪顧銘身上香味那麼濃,敢情是剛從別的女人身上下來,她真恨不得把顧銘這花心大蘿蔔也給銬了。

可是,花心不犯法啊!除非顧銘喪盡天良強迫別人。

顯然,顧銘不是那種人,這一點她還是可以肯定的,否則那天晚上,顧銘就不會只在外面徘徊,絕對的不顧她的反對進去。

當然,這些事情林佳不會告訴梅正文,說:「他是不是騙子,不是你該管的事情,老老實實跟我去派出所,把你的事情交代清楚。」

「你……你……你怎麼當警察的?」

梅正文氣得要死,第一次遇到這麼不負責任的警察。

「這還不用你來教。」林佳一點面子都不給的說。

梅正文不傻,這個時候他算是看明白了,顧銘指定跟這位女警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否則對方不會如此包庇顧銘。

這顯然是顧銘今晚敢帶他來見警察的底氣所在。

同行是冤家,他這是著了顧銘的道啊!他非常不甘心。

四處晃了一眼,確認周圍沒有其他警察,他奮力掙扎,把林佳手中另外一半手銬掙開,準備逃走。

這也行?這要是都讓騙子逃走了,林佳這警察白當了。

沒得說,林佳當即就是一腳甩出,修長的美腿劃出一條弧線,甩在梅正文的身上。

慘叫聲響起,梅正文被林佳一腳撂倒在地上。

林佳上前,美腿一抬,踩在梅正文後背上,居高臨下的說:「現在老實沒有?」

「老實了!老實了!!」

這一下,梅正文真老實了,也明白為什麼一個女警敢一個人來抓他這個大老爺們,感情別人身手不凡啊!!

林佳把腳拿開,喝道:「老實了就趕緊起來跟我走!!」

梅正文爬起來,用憤怒的眼神看著顧銘,恨不得把顧銘給活吞了。

顧銘毫不在意,揮手與林佳告別,然後開車回家。

馮家,馮妍無聊的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並時不時不安份的扭動一下她迷人的嬌~軀。

她有些等不急了,迫切想要得到男人的滋潤,可顧銘卻沒有回來,她能怎麼辦?唯有……

動聽的哥聲隨之響起。

「咣當!」

開門聲響起,打開門進屋的顧銘正好瞧見這一幕,當時就激動了。

把門關上,把鞋踢開,他迫不及待的走了過來,迫不及待想要替馮妍效勞,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過去。

馮妍動作不停,扭動著嬌軀,拒絕道:「不要,我不要你這糟老頭子碰我。」

顧銘:「……」

這是要翻天?

他當即大怒,把馮妍摟過來,「嘶拉」一聲響,馮妍今晚穿的黑色弔帶裙已經被他撕開,露出隱藏在裡面的潔白肌膚。

暴力,簡直太暴力了,馮妍突然發現,她好喜歡這種這種感覺。

就是有點費衣服,不過這沒事,現在顧銘不差買衣服這點錢。

「不要!!我不要你這糟老頭子碰我。」

嘴上依然拒絕,但馮妍手可沒有閑著,已經放棄剛才的陣地,去解顧銘襯衣上的紐扣。

很快,兩人就把對方剝得一乾二淨,大戰上演。

兩個小時后,顧銘心滿意足的從馮妍身上下來,馮妍心滿意足的靠在顧銘懷裡,顧銘習慣性的把玩起馮妍嬌小糰子。

馮妍不滿道:「別玩了,都玩了這麼久,一點用都沒有,你是不是騙我的?你的那什麼慈悲手壓根就是假的。」

顧銘:「……」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拜謝。 這一刻,顧銘多麼希望第二神通出現,讓馮妍知道他的厲害。

可是……

說多了都是淚,他只能暗下決心,一定要儘快把第二神通激活。

馮妍不知道這些,以為她今天拆穿了顧銘的謊言讓顧銘很沒有面子,馬上改口,撒嬌道:「其實,我覺得你的慈悲手還是很厲害的,抓得人家好舒服哦,這麼舒服,它要是不長大,它都不好意思的。」

顧銘:「……」

這假的,簡直不能太假。

馮妍都笑了,不在繼續敷衍顧銘,轉移話題道:「剛才你說的都是真的?」

「什麼真的假的?」

「就是你說買套豪宅,把我們都接進去住這事。」

「你怎麼想的?想去嗎?」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