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帶著蘇家的幾個子弟。

神魂突然出竅,蘇染的肉身就盤坐在了地上,身上漸漸地結了一層冰霜。

因為事出突然,並沒有人給她護法。

原本一直在暗處觀察的乞丐,忽然就在這個時候向著蘇染的身體撲了過去。

他面上髒兮兮的,眼中卻閃爍著狂熱,「誰都不可以動屍王,誰都不可以阻止我們永生!」

那匕首還未落下,就被先一步趕到的蘇鐵擋住了去路。

寵妻入骨:總裁老公是隻狼 誰料那乞丐也並非普通人,不過幾下子就將蘇鐵給刺傷了。

幸虧蘇鏡趕到,雙方才膠在了一起。

蘇二則是慌忙地護在蘇染的周圍,她倒是有心想要請神上身。

可是天時地利人和,完全不佔優勢。

卻說蘇染,她的每一步都快如閃電,與那屍王你來我往,不分你我。

只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紅白相間的殘影。

不過那屍王這次卻是留在那小的棺槨周圍,不肯離開一步。

「老祖,救我!」

一道虛弱的聲音忽然從那棺槨里傳了出來,蘇染分神看過去,就見蘇一的影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在那小小的棺槨里。

只隨著女屍胸前那顆東珠的閃動,蘇一的身形也越來越淡薄。

蘇染心中大怒,對著那屍王更是絲毫不留手。

這一拳過去,竟將對方的前胸上轟了一個窟窿,另一邊那黑斗篷與孫家前任族長之間的鬥爭也進入了白炙化的階段。

孫耀琦的屍身已經被那黑斗篷傷得七零八落,他卻好似意志不絕似的一遍遍地向著那黑斗篷撲了過去。

「纏人的瘋狗!都變成這副模樣了,還不依不饒!」那黑斗篷捂著胸口後退了幾步,一口血從嘴裡噴了出來。

另一側的孫族長則是看得滿心焦灼,顯然是對於這樣的場景,他們幫不上絲毫的忙。

意識模糊的孫榮也似有所感的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

娛樂抽獎人生 「老祖——」

棺材里的聲音越來越弱,眼看著就都要被那女子身前的東珠給吸了進去。

蘇染忽然冷喝一聲,強大的威壓排山倒海一般震了過來。

不僅那屍王連連後退了數百米,就連一直是和孫耀琦糾纏在一起的黑斗篷見狀也是吃了一驚

更是想也沒想的一溜煙的跑了。

速度之快超出眾人的想象,可誰也沒有能力去追上。

另一邊孫耀琦因為突然失去了對手,變得有些茫然,很快就在月光下碎裂成了一塊塊,然後蒸騰出一道道灰色的煙霧,消失不見了。

那邊被蘇二等人纏住的神秘乞丐也想要效仿,可惜他面對是三個天師。

縱使他的修為要高一些,此時此刻也是雙手難敵四手。

「別讓他跑了!」蘇二對著對面的兩個人大喊了一聲,這吳家宅子里就剩下這麼一個知情人了。

若是真讓他跑了,很可能後患無窮。

另一邊蘇染這一下成功地得到了機會,青色的衣袍瞬間就將那個小的棺木蓋子掀飛了起來。

幾乎是想也沒想的她抓住那枚東珠就是用力的一扯。

這一下,裡面原本還未覺醒的女屍,忽然睜開了眸子。

只可惜她的氣息微弱,根本不足以起身。

不過這倒是讓一直想要復活她的屍王興奮異常,荷荷得就沖了過去。

連蘇染等人也拋下不管了。

蘇染則趁機將蘇一那絲參與的神魂搶救了下來,手裡握著那顆東珠有些遲疑。

以前這種東西,她也沒少見。

不過是水族滋養出來的,有些靈氣罷了。

很多女仙都喜歡將之製作成首飾用來佩戴,沒想到現在手裡的這一顆,似乎有了生命。

握在她的手裡竟然還想要吸收她體內的精氣。

簡直是好笑。

東珠在蘇染的手裡逐漸地捏出了一道裂紋,那具女屍則是凄厲地發出了呼呼的叫聲。

急得那屍王團團轉轉,竟是直接丟下了蘇染。

另一邊的山魈見狀又想衝上去,不過這一次卻被蘇染擋住了去路。

根本沒有辦法靠過去。

氣憤難當地她忽然忍不住向著對面呼呼了幾聲,這幾聲鬼音的控訴。

竟是難得的讓那對屍王夫婦安靜了片刻。

很快,讓眾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就是出現了。

原本安靜地躺在棺材里的女屍忽然吻上了男屍,蘇染忍不住蹙了蹙眉,實在是有傷風化。

那山魈更是氣急敗壞,顯然是認為那女屍在向著她挑戰。

不過下一瞬,那男屍忽然拚命的掙扎了起來。

可無論他怎麼鬧騰,那女屍就是摟住他的脖子死死地不放。

「不對!」蘇染忙祭出一道是屏障,將所有的人護在了裡面。

另一邊的山魈也是一臉的震驚,站在她的角度,可以肉眼可見的,看著男屍身上騰起一道道灰色的煙氣。

那是即將消散的標誌。

————————分割線————————和昨日一樣————————愛你們

他近乎瘋狂地撲向了蘇染,帶著長指甲的手更是直抓蘇染腰間掛著的儲物袋,蘇染身子一閃,往後退了幾步。

站在她一旁的蘇二、蘇鐵和蘇鏡一擁而上,卻被那屍王用蠻力震出了老遠。

蘇鏡不甘心地將自己的護身鏡子直接從懷裡掏了出來,金色的光線折射在那屍王的身上讓他有一瞬間的停頓,可勉勉強強過了十幾招之後,到底是落了下風。

蘇染擰眉看著,一邊吩咐孫家的子弟退到相對安全的地帶,一邊觀察著戰場中的局勢。

很明顯的,屍王的本領原本比她想象的要厲害的多。

不愧是傳說中的平威將軍,明明已經被人煉成了屍,竟還保留著生前的潛意識。

這一舉一動,彷彿都是提前計算好的。

就連幾個小天師落腳的方位都絲毫不差。

這幾乎是蘇染見過的最棘手的對手了,更令蘇染沒有想到的是,原本作壁上觀的山魈。

會忽然在這個時候主動的加入他們的戰隊,直接撲向了屍王。

復仇撒旦別愛我 屍王的本事有目共睹,哪裡是她一個小小的山魈能夠抵抗的,偏偏這隻的身上就像是迸發出了無盡的力量。

連著那屍王都是一臉的疑惑,不過山魈攻擊他並沒有多久,就轉身趁勢撲向了那個較小的棺木。

對著棺木里的女子臉上就是揮了一下,動作之快,令人咋舌。

被她颳了這一道,棺木中的女子臉上很快就出現了一道皸裂的紋路,像是要化作灰燼。

那屍王仰天長吼了幾句,瞬間又有一些新的屍從地下冒了出來。

「想不到竟還是個痴情種子!」

天上的月光忽然一閃,一道道光投了下來。

那屍王忽然更急了,身上爆出紅色的血色戾氣。

幾乎同時蘇染身上的青龍玉動了動,一道殘影從蘇染的身上彈了出來,直撲那隻屍王,正好將他手下的山魈給救了出來。

那山魈原本還想要拼上這條命,誰料一下秒就被拋出了包圍圈。

連帶著蘇家的幾個子弟。

神魂突然出竅,蘇染的肉身就盤坐在了地上,身上漸漸地結了一層冰霜。

因為事出突然,並沒有人給她護法。

原本一直在暗處觀察的乞丐,忽然就在這個時候向著蘇染的身體撲了過去。

他面上髒兮兮的,眼中卻閃爍著狂熱,「誰都不可以動屍王,誰都不可以阻止我們永生!」

那匕首還未落下,就被先一步趕到的蘇鐵擋住了去路。

誰料那乞丐也並非普通人,不過幾下子就將蘇鐵給刺傷了。

幸虧蘇鏡趕到,雙方才膠在了一起。

蘇二則是慌忙地護在蘇染的周圍,她倒是有心想要請神上身。

可是天時地利人和,完全不佔優勢。

卻說蘇染,她的每一步都快如閃電,與那屍王你來我往,不分你我。

只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紅白相間的殘影。

不過那屍王這次卻是留在那小的棺槨周圍,不肯離開一步。

「老祖,救我!」

一道虛弱的聲音忽然從那棺槨里傳了出來,蘇染分神看過去,就見蘇一的影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在那小小的棺槨里。

只隨著女屍胸前那顆東珠的閃動,蘇一的身形也越來越淡薄。

蘇染心中大怒,對著那屍王更是絲毫不留手。

這一拳過去,竟將對方的前胸上轟了一個窟窿,另一邊那黑斗篷與孫家前任族長之間的鬥爭也進入了白炙化的階段。

孫耀琦的屍身已經被那黑斗篷傷得七零八落,他卻好似意志不絕似的一遍遍地向著那黑斗篷撲了過去。

「纏人的瘋狗!都變成這副模樣了,還不依不饒!」那黑斗篷捂著胸口後退了幾步,一口血從嘴裡噴了出來。

另一側的孫族長則是看得滿心焦灼,顯然是對於這樣的場景,他們幫不上絲毫的忙。

意識模糊的孫榮也似有所感的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

「老祖——」

棺材里的聲音越來越弱,眼看著就都要被那女子身前的東珠給吸了進去。

蘇染忽然冷喝一聲,強大的威壓排山倒海一般震了過來。

不僅那屍王連連後退了數百米,就連一直是和孫耀琦糾纏在一起的黑斗篷見狀也是吃了一驚

更是想也沒想的一溜煙的跑了。

速度之快超出眾人的想象,可誰也沒有能力去追上。

另一邊孫耀琦因為突然失去了對手,變得有些茫然,很快就在月光下碎裂成了一塊塊,然後蒸騰出一道道灰色的煙霧,消失不見了。

那邊被蘇二等人纏住的神秘乞丐也想要效仿,可惜他面對是三個天師。

縱使他的修為要高一些,此時此刻也是雙手難敵四手。

「別讓他跑了!」蘇二對著對面的兩個人大喊了一聲,這吳家宅子里就剩下這麼一個知情人了。

若是真讓他跑了,很可能後患無窮。

另一邊蘇染這一下成功地得到了機會,青色的衣袍瞬間就將那個小的棺木蓋子掀飛了起來。

幾乎是想也沒想的她抓住那枚東珠就是用力的一扯。

山河枕 這一下,裡面原本還未覺醒的女屍,忽然睜開了眸子。

只可惜她的氣息微弱,根本不足以起身。

不過這倒是讓一直想要復活她的屍王興奮異常,荷荷得就沖了過去。

連蘇染等人也拋下不管了。

蘇染則趁機將蘇一那絲參與的神魂搶救了下來,手裡握著那顆東珠有些遲疑。 幾個人將他押到蘇染跟前,他還在罵罵咧咧的。

下一瞬一道光就從蘇染的身上直接籠罩在他的身上,紅色的的絲線拉扯的那人面露驚恐,望向蘇染的目光里滿是哀求。

可頭一次蘇染郎心似鐵,不過須臾那乞丐就萎靡在地。

連一絲神魂都未曾留下。

周圍一片寂靜,針線可聞。

蘇二也瞪大了眼睛,這還是老祖第一次擋著她的面殺人。

就見原本盤膝坐著的蘇染忽然站了起來,走向院中一塊凸起的荷花石雕旁。

盈盈的月光正落在上方,如掬了一旁清泉。

蘇染抬手就按在了上方,就聽整個吳家大宅內,一盤轟隆之聲。

片刻的時刻,散步在各處的子弟們的呼應聲就傳來。

「這裡發現了一個密道!」

「我這裡也是……」

「這裡有東西打開,好多金銀財寶。」

「這吳家真不愧是當年的首富,我看那什麼鬧鬼的傳聞,該不會就是怕這些東西被人帶走吧?」

嘰嘰喳喳的一片瑣碎,全然沒有蘇染要聽見的那個。

好半晌才有聲音傳來,是蘇鏡和蘇鐵背著蘇一在一幫子弟簇擁下趕了過來。

蘇一早已經昏厥了過去。

「老祖!」幾個見到蘇染不由得頓了頓。

蘇染抬了抬手,對他道,「快去吧!」

外面的救護車聲早已響起,蘇鏡等人不敢耽擱。

一時大院里十分的安靜,就連孫榮與那乞丐的屍首也都被人抬走了。

院子里唯獨剩下蘇染、蘇二與孫家族長三人。

「蘇老祖,可是那裡還有什麼不對勁?」孫族長在她的身後問道。

就在此時那隻山魈忽然跑了出來道,「老祖,求您,求您救救吳家上下百口人,求您讓他們解脫吧!」

跪在一旁的還有穿著紅衣的「吳妙荷」。

視線瞥見她,孫族長的身子不由得顫了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