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正在和三名聖級強者激斗的葉昊,瞬間雙目赤紅,口中憤怒的大喊……

雖然他一直在半空中戰鬥,可他從未放棄對下方的監控。

葉天的動作,就在他的眼裡……

而因為葉天的動作,讓他的動作有所遲緩,結果被綠袍老祖的骷髏項鏈擊中了後背,頓時哇的一聲,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沒用的,就算天兒不破壞陣法,你們也扛不住多久了!」年庚的嘴角流露出一絲微笑……

毫無疑問,葉天的行為,是來自於他的授意……

本來只是一步閑棋,卻不想因此牽制了葉昊分神,從而將其重創,這倒是意料之外的結果。

「年庚,你該死!」葉昊嘴角溢血,手持法劍,遙指年庚……

「你還是太年輕了,撂狠話是沒用的,最總要的是——實力!」

年庚冷笑一聲,手中的玉簫飛起,直接化作一道道音波,衝擊向葉昊。

這個時候的葉昊,再也不敢分心,本來以一敵三就有些打不過,現在更是受了傷,如果再分心的話,那可真就是找死了。

他可不認為,自己的這位岳父大人,會對他手下留情!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下方的陣法,隨著葉天將陣旗拔起,彷彿引發了諾米骨牌效應一樣,原本脆弱時的玻璃瞬間粉碎……

轟隆隆……

一名聖級強者的攻擊這一次直接作用在天雲山上。

幾乎瞬間,天雲山主峰半山腰彷彿是被什麼東西給咬了一口一樣,無數巨石滾滾而下,在這一擊之下,更有十多個葉家族人瞬間死亡……

「噗嗤……」

陣法破碎過後,葉家老祖也撐不住了,直接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雙眼無神的看著天雲山下方……

這裡可是他守護了數百年的地方,難道,今天就這麼毀了嗎?

葉天,為什麼要背叛?

「都給老娘悠著點,不要毀了天雲山的靈脈,年老祖可是答應我,以後這裡就是我的修行到場了!」毒蠍猙獰著飛撲到一名年輕的葉家先天身邊,直接一指黑氣彈出,沒入那年輕葉家弟子身上,那年輕葉家弟子身體抽搐了兩下,瞬間昏迷過去……

殺?

對於這些小可愛,她可捨不得直接殺死……

「葉天,你給我受死!」

陣法被破,葉家眾人明白,葉家完了!

其中有部分人朝著山下逃命而去,也有部分人太過於痛恨葉天,直接朝著葉天殺了過去……

「都給我悠著點,哈哈,那些先天,尤其是肌膚細膩的女性先天,都給佛爺我留著,這可是年老祖承諾給我的好處!」

此時的歡喜和尚,一手抓住一名葉家女先天,另外一隻手,直接打暈了另外一名女性先天……

葉家老祖見狀,顧不得重傷的身體,直接拖著法劍,朝著歡喜和尚刺去……

「老傢伙,你已經傷的這麼重了,竟然還想跟佛爺我打,看不起誰呢?」

歡喜和尚直接舉起他手中的大缽,一擊打在葉家老祖的法劍之上,瞬間法劍被撞飛,葉家老祖更是一口老血吐了出來……

「老傢伙,你給我去死吧!」

毒蠍不知何時,出現在葉家老身側,一柄毒勾,直接刺穿了葉家老祖的後背……

「該死,都給我住手!」

就在這時,葉擎和小金終於趕到,天雲山竟然被破壞成這個樣子,到處都是死掉的葉家人屍體,葉擎瞬間炸毛了……

「擎兒,你快走,不要過來!」

葉昊看到葉擎到來,先是一喜,隨後想到他們的處境,不由得苦笑著大聲道。

葉擎來了又有什麼用?

無非就是多送一條人命罷了!

畢竟,現在的葉擎,還只是先天強者,哪怕是先天無敵,在聖級強者的眼裡,也不算什麼。

「爹,您受傷了?該死的魔崽子,竟然敢在天雲山撒野,通通都給我去死!」葉擎暴怒……

「嘖嘖,哪裡來的小傢伙,這身體,還真是強壯,讓姐姐我好好疼疼你吧……」

毒蠍嘴裡嘖嘖有聲,聲音之中夾雜著魅惑,而後直接走向葉擎……

「好啊,那就來吧!」葉擎故意裝作是被毒蠍的聲音給魅惑住了,雙眼泛著迷離之色,看向那毒蠍。

毒蠍不疑有他,直接靠近葉擎,畢竟她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自信的,堂堂踏入二竅元丹已經數百年的強者,論輩分上,比葉家老祖都要稍大一輩,如果連一個小輩都魅惑不了,那她這麼多年豈不是白活了?

「擎兒,醒來,那是毒蠍!」 秀爺快穿之旅 葉昊在上空中著急的大喊道。

「別叫了,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年老祖冷哼一聲,手中的玉簫瞬間化作一根數十米長的鐵棍,直接砸向葉昊。

此時的葉擎,心中十分得意。

以他的實力,想要靠近聖級強者確實不容易,但是聖級強者主動靠近他,那偷襲起來還不簡單?

很快,毒蠍來到了葉擎的面前,伸出蔥白的手指,撫向葉擎的臉頰……

「真是一個英俊的少年郎……」

「是嗎?只可惜,我對你這個老妖婆,可沒什麼興趣……」

葉擎聞言,開口道。

在聽到葉擎說話的瞬間,毒蠍就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只可惜,這個時候,已經沒有讓她逃走的機會了……

葉擎直接一把抓住其手臂,另外一拳直接踹在她的肚子上,趁著她劇痛的瞬間,一把掐住了毒蠍的脖子,而後先天真氣直接入侵毒蠍的身體,摧毀她體內的大部分經脈……

「你……你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元丹境強者,竟然被一個先天強者給生擒了?

這是什麼操作?

一拳下去,竟然能讓自己毫無反手之力,就算普通元丹境強者都沒有這樣的力量,這傢伙到底是不是人?

「怪物?嘿嘿,自己一身毛,偏說別人是妖怪,你這老巫婆,算是死到臨頭了!」葉擎冷笑道。

「死?哼,老娘我活了四百多歲,早就活夠了,少年郎,你很不錯,臨死之前,能拉著你一起陪葬,我倒也不冤枉了……」

「一起死吧……」

毒蠍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擺脫葉擎的控制,他的肉身力量實在是太強了!

而她的修為,還遠遠沒有到了能夠脫離肉體還能存活的地步,那麼只能用元丹境強者的最後一個大招,自爆,和敵人同歸於盡…… 毒蠍逆轉體內真元,調動渾身僅存的發力,逆行經脈,倒灌元丹。

「想要自爆?問過我沒?」葉擎醫一聲冷笑,隨後一拳,重重的擊打在毒蠍的腹部丹田,瞬間將毒蠍凝聚倒灌的真元力一拳轟散,巨大的力量甚至直接將毒蠍的元丹打出了幾個裂紋……

「噗嗤……你……你竟然差點毀了我的元丹?」毒蠍猛然一口鮮血噴湧出來,而後帶著滿臉的怨毒神色,死死的盯著葉擎。

「元丹?那可是個好東西啊!」

葉擎聞言,嘴角流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聖級強者的一身精華幾乎全在元丹,奪了此人的元丹,倒是可以為自己提供不少能量。

「你,你想做……做什麼?」毒蠍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到。

「你說呢?」

葉擎咧嘴,露出兩排大白牙,右手成爪,直接破開了毒蠍的腹部,隨後一顆血淋淋的,拇指大小的圓球被直接掏了出來,上面浮現有兩道雲紋。

「想不到我毒蠍橫行一世,最後竟然是死在了你這個小輩的手裡……」毒蠍帶著滿臉的不甘神色,隨即感受到生命力被抽空的虛弱,慢慢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毒蠍!」

歡喜老祖驚怒不已……

「叫什麼叫,馬上就輪到你了!」

葉擎大喝一聲,隨即將真氣灌輸進入羽翼法器之中,整個人直接振翅高飛,朝著歡喜老祖殺了過去……

如果說葉擎的表現已經足夠驚艷,但小金的表現,才是真正的逆天!

九竅元丹,那怕只是出成,其實力比起葉昊和那年老祖來都要稍高一籌。

天劍門的那名一竅元丹強者,連小金一招都沒接下,直接被一爪子抓爛了腦袋,神醫谷老祖距離此人不遠,殺心大起的小金直奔此人而去。

有了準備的神醫谷老祖雖然僥倖逃得一命,但仍舊受了重傷,驚嚇之下,直接朝著遠處,頭也不回的飛走了……

一隻鳥而已,差點一爪子把他給開膛破肚了……

神醫谷老祖一走,其他幾個聖級也顧不得殺人,紛紛四處散去,然而葉擎和小金自然不可能讓他們如此輕鬆離去,奮力去追。

小金本身就是飛禽,再加上上古凶獸的血脈傳承,速度很快,倒是追上了一名聖級強者,可葉擎就差多了,他本身只是依靠法器的力量飛行,在速度上自然不佔什麼優勢,追了一陣之後,只能搖頭嘆息,看著那些傢伙越走越遠……

「哈哈,年庚,你的計劃又失敗了!」葉昊滿嘴污血,但卻笑的十分開心。

他雖然身受重傷,但並未身死,天雲山雖然遭受了重創,然而葉家底蘊還在,很快就能恢復盛況!

「哼,我們撤,小心不要被那大鳥給纏住了!」

年庚深深的看了一眼葉昊,而後冷聲一聲,急速飛走……

他也是沒辦法,金色大鳥的實力明顯比他還要強上一些,葉昊雖然身受重傷,但是實力猶在,無人牽制的情況下,他們想要殺死葉昊也需要時間的,現在卻是沒有機會了……

年庚等人離去,葉昊也沒有再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的潛力可比這些人大多了,報仇,那是遲早的事,眼下,自然還是自己的傷勢和族人更加重要一些。

「擎兒,多虧你能迅速趕到,否則的話,今天我可就栽了……」

葉昊看著懸浮在自己身邊的葉擎,心中十分欣慰,當然,也不免遺憾,如果,這是自己的兒子,那該多好啊……

「爹,您先別說話,我為您療傷!」

葉擎說著,一手搭在葉昊的後背,眉心空間中,大量的信仰之力化作生命之能,融入葉昊體內,迅速恢復其傷勢……

「好神奇的能量,充滿了生機,可惜,當年我若是有這樣的能量,你娘,或許就不用死了!」葉昊驚喜過後,感嘆道。

信仰之力,那可是神明才能掌握的能量,自然是非同凡響。

「您老好好修鍊,遲早有一日,也能掌握這種能量!」 重生一二事 葉擎笑道。

當然,他這只是鼓勵的話語……

想要成神,或是接近神,哪有那麼容易,信仰之力,一般情況下,只有神靈,或是即將成為神靈的強者,才能掌握,葉擎屬於特例……

「或許吧……好了,不必浪費你的能量,我現在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快去看看其他人,該死的傢伙,也不知道這次我們葉家死了多少人,還有老祖……葉擎,快,快去看看老祖怎麼樣了!」葉昊頓時道。

葉家老祖的實力可不如他,先是受到大陣反噬,又被幾個同級高手圍攻,也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

「我這就去!」

葉擎聞言點頭,撲閃著羽翼,迅速朝著葉家老祖的方向而去。

「擎兒這對羽翼,倒是一件好法器!」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來,葉擎現在並非聖級強者,只是憑藉一對法器羽翼,才能飛的起來。

葉擎迅速趕到天雲山上,找到葉家老祖,此時的葉家老祖,可以說已經是氣若遊離,隨時可能掛掉……

本來他的年齡就不小了,沒有多少年好活,這次受了如此之重的傷勢,如果沒有葉擎在話,就算是現在救回來,元氣大傷的他,恐怕也活不了幾天了……

「老祖,你感覺怎麼樣?」

葉擎說著,開始使用信仰之力為其療傷。

「呵呵,還行吧,多虧你及時趕到,否則的話,這天雲山就要化成焦土了……你……你不用再浪費自己的能量幫我,我的身體情況如何,我自己清……咦……你小子,這……」

葉家老祖,本來感覺自己已經油盡燈枯,沒救了,不想再讓葉擎在他身上浪費精力,結果沒說幾句話的功夫,再感受一下身體的情況,發現自己的身體,非但傷勢在迅速好轉,就連損傷的元氣也在迅速的補充……

甚至於,還有兩滴散發著莫名能量氣息的東西,正在融入他的元丹,緊接著,他的元丹開始迅速發生變化,原本只有兩道雲紋的元丹,竟然慢慢的生出了第三道雲紋,頓時讓他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元丹竟然還能提升?

這種事情,他聽都沒聽說過!

年齡這麼大,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勢,竟然還能好轉?

皇后她每天都想篡位 這簡直就是個奇迹! 「老祖,怎麼,現在還想死嗎?」

葉擎帶著滿臉的笑意,收回了手掌……

他剛剛在給葉家老祖療傷的過程中,順道使用兩滴信仰之力,將其元丹進化了一番,從兩竅變成了三竅……

別看只是一竅只差,起碼可以讓葉家老祖的實力增強五成之多!

「廢話,傻子才想死……小子,這個人情,我算是欠下了!」葉家老祖感慨道。

完美小姐進化史 「呵呵,老祖,什麼人情不人情,我們都是一家人!」葉擎笑道。

「是,一家人,一家人……」葉家老祖聞言連連點頭……

隨後,葉擎,葉昊,葉家老祖三人開始解救葉家其他人,而這時候小金也飛了回來,一隻爪子的下方還抓著一具屍體,顯然是某個倒霉的聖級強者……

幾個小時候,葉家家主的大院里,看著滿地的屍體,葉昊面無表情,葉家老祖神色冷漠,而葉天和大夫人年子君兩人,則是被迫跪在地上,心中滿是惶恐不安……

「都統計出來了嗎?死傷了多少人?損失如何?」葉昊低沉的聲音在大院里響起……

「啟稟家主,統計好了,留在天雲山頂一共有一千零三十二人,死兩百零七人,傷五百七十二人,其中有就九十三人落下了終身殘疾……」

「而死去的兩百零七人中,三十七人為我葉家先天強者,其中執事十三人,外門長老七人,其餘都是內門長老,包括大長老和三長老兩位……」

「另外,天雲山大半房舍倒塌,靈藥損失過半……」二長老站起身來,聲音低沉道。

聽到二長老報上來的損失,葉昊的表情瞬間變得冷厲起來……

死傷慘重啊!

葉家先天強者總人數過百,這下,一次去掉了三分之一!

其中,執事和外門長老都是葉家客卿或是僕人晉陞,執事為先天初期,外門長老為先天中期或是後期……

而擁有葉家血脈的人,成就先天,則統一為葉家內門長老,這一下就死了十七個,而且還包括大長老和三長老兩個先天後期的強者!

沒辦法,雖然距離打破天雲山和葉擎到來,只有短短的一會,然而聖級強者的破壞力實在太大,而且速度也非常之快,不管是先天強者,還是普通武者,對他們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他們隨意一招過去,正面被擊中的武者幾乎不存在能活下去的可能,而受傷的人,則多數是被一些餘波給波及到的……

先天強者,先天強者們,顯然是那些聖級強者的首要目標,葉家所有的先天強者中,從葉家那些先天強者中,幾乎沒有受傷,全是死亡,就能看出一二來……

「房舍倒塌,無所謂,再修建就是,靈藥……沒了也就沒了,我們有聚靈陣在,影響不大,受傷之人,要妥善安置,血債,必須要用血來償!」葉昊一字一頓道。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

緊接著,下方倖存的葉家眾人,開始大叫起來……

「好了,他們一個也跑不掉,自然有找他們清算的時候,不過在此之前,葉天,你可只罪?」

葉昊深吸一口氣,看向跪在一旁的葉天……

「爹,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是被外公給騙了,是他騙了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的,爹,你要相信我啊……」葉天頓時磕頭如搗蒜,嘴裡嗚咽道。